我被鬼缠身,阴阳眼邻居说是我的前世害死无数条命……

36446 414 莲蓬鬼话

这事得从那天晚上说起……

我是一家企业的行政助理,业余时间写小说挣个零花钱,那天电脑抽风,半夜便去网吧上网,谁知看着一部玄幻小说就睡着了,还做了个这样的噩梦:

黄昏时分,磅礴大雨,并不宽敞的街道两旁林立着拥挤的门面店,还堆着一些摊贩摆摊用的东西,显得有些拥挤,凌乱。雨下得太急,雨水来不及疏通,街道上水已经有十几厘米深,上面漂浮着各种赃物,五颜六色的食品袋,一次性碗筷,碎烂的菜叶,残羹饭渣……使得原本就腥臭的雨水更加难闻。

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街头门店雨搭下站着站着一位身怀六甲的女人,隔着雨幕,焦虑地眺望着远方,大概是在等家人。

她面前的雨中好像站着一位长袍老道,一手持着洁白拂尘,一手托着白胖的婴孩,雨水竟也没有沾湿他半分,而那女人竟没有看到她一般。

可突然从对面街道横冲直撞来一辆轿车,仿佛是失控了般,水花四起,更撞翻了两边的桌椅摊贩用的东西,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而车子也冲着女人的方向飞来,速度之快,她几乎来不及呼救,更来不及躲闪,便被车子撞在了身后的卷闸门上,哐当哗啦的声音四起,鲜血更是四溅,染红了雨水和车前的玻璃……

而几乎同时,老道将婴孩向外抛去,高声喊道:“你若到来,便是辰曦!”

“不要!”我尖叫着,挥舞着手臂想要帮忙,却只听到乒乒乓乓东西落地当的声音,随即哄堂大笑,议论声都纷纷传入我的耳朵。

我这才清醒自己还在网吧,刚才只是做了场噩梦,大口大口的吐着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在一片嬉笑声中尴尬逃离。

实在诡异,我已经连续一个礼拜做这个梦,梦里似乎很清楚他们的相貌,可醒来完全没有印象。莫非真的如他们所说是我最近写小说有些走火入魔?

为了生活,胸无点墨的我兼职写网文,跟随流行的灵异或玄幻也算勉强凑够生活费。

文字这东西,好像是有灵性的,你越是与它们亲近,它们越是让你觉得享受,甚至产生依赖。所以当电脑休克后,我便日日下班后混迹在网吧里。

啃着路边摊买的烤鸡腿,走进楼里,才发现,电梯居然坏了!

要爬到十二楼,对于从不运动的我来说是一件残酷到了极致的事情。可是除了走楼梯,也没其他选择,回网吧吗?有点不太可能,刚才风一吹,我身上汇聚的网吧的各种味道都扑鼻而来,烟味,酒味,各种盒饭味,劣质香水味……真怀疑人在那个环境当中的时候居然能坦然接受,还觉得是人家仙境呢!此刻却又如此虚伪的嫌弃起来,当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环境造就一个不一样的英雄。如果屎壳郎的习惯了在蜜罐中生存,会否鄙视自己那些还在尿深屎热当真的同类呢?

哈哈哈……想到这个,我忍不住自己嘿嘿笑出声来,只是还没有笑完就完全被眼底下的东西憋了回去,地上洒落着几件衣服,很不幸的是我的脚已经踏在了上面,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闻的腥味。

接着便是低低的尖叫声和抱怨声压过我耳机里面播放的小岳岳的五环而直刺我的耳膜。

人的脑波是很神经病的东西,有时候遇到无法掌控的事情就会忘记逃逸。而且会处于本能并非好奇去查看个清楚。

而我嘴巴你的鸡腿都没有拿出来,就那样抬头了,下一秒我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或者戳瞎我自己的眼睛。

  • 项络臣 楼主: 2017-04-08 18:02

    欢迎加入群交流:191590699

  • 小星0E 2017-04-11 17:18

    有没有微信群,不用qq啊

一具透着红润还在花枝乱颤的玉 体正坦露在我的面前,挂在一个衣着还不算凌乱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是斜靠在墙上的,正歪着头看着我,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射出的两道光芒似乎要炙烤化我,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眼珠很黑很亮,像是两颗黑钻石,很是迷人,似乎一不小心看到它们的人就会被吸进去。

被人这样撞见,他居然没有一丝尴尬,反而咧嘴,嘴角上扬,挂着一丝捉弄而有些邪气的笑意,只看他红唇白牙,精致得如同刀雕刻出来的人物。

女人如果此刻下来就意味着一切都曝光在我的眼前,而男人也没有松开她的意思,只是转了转身子,让她背对着我。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我片刻,更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可以过去了。

但是我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竟然是傻住了的,那女人忽然怒骂我:“没见过吗?看够了吗?还不走?”

“确实没见过。”所以我脑子如同被抽干了氧气一般,竟然含着肉傻乎乎的回答了这么一句。

那女人想要再说什么,男人咳嗽了一声,她便住口了。

今天到底是身日子,我的脑子真的秀逗了,居然反问道:“这里不是楼梯吗?我难道还在做梦?”

没人看吗?

  • 小星0E 2017-04-11 17:19

    有啊有啊

  • 项络臣 楼主: 2017-04-11 17:43

    评论 小星0E:谢谢,暂时木有微信群呢。个人微号:项络臣

  • 项络臣 楼主: 2017-04-11 17:48

    评论 小星0E:暂时没有微信群,有微信号:lizi772277(上面那条发错了??)

其实我在这里说的很慢,但是发生的时间很短很短,不到一分钟,或者不到半分钟吧。随着一阵凉风吹来,我的脑子彻底清醒了,我忙低下头,颤抖着腿和咯咯打架的牙齿,想要转身跑下楼去,可就在这时,楼下隐隐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我想是不是应该下去提醒他们先别上楼?

但是很不幸,我因为急急的转身,忘记了脚下的衣服,所以被拌了一下,惊慌得还没发出声,就直直的摔了下去。

可忽然之间腰间便来了一股力量,将我席卷袭来,更被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抱住,很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稳稳的放在了一边。

原来是这个男人,他嘴角笑意很浓,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尽管我不愿和他对视,可是眼睛却不受控制的也回视着他,心快要跳出来了,身体一个劲的抖,抖得自己都想哭。

余光看到那女人抓起地上的衣服顾不上穿戴整齐就拉开旁边的门跑了出去,门缝里却给了一个阴冷、抱怨和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

楼下的人已经到了我们跟前,各自看了我们一眼,便又有说有笑的走上楼去,我脸刷的一下滚烫起来,为什么我自己反倒有一种羞 耻感呢?从内到外都觉得好羞耻,那感觉就好像是我自己脱了光被人怎么了时突然被外人撞见一般。

追追追。等你更新

@再业幸 2016-10-31 09:26:00

追追追。等你更新

-----------------------------

一定不会让你久等

楼内又恢复平静,男人这才松开我腰间的双手,大步走上楼去,拐弯时忽然又站定回头看了我一眼,我马上扭过头去装作没有在看他,却听到他冷笑两声。

笑屁!这种男人,真是恶心,好狗还知道不挡路呢,他居然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情,居然还笑得出来,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的似的。

不知道是中毒太深,还是其他,眼前总是晃动着他那张帅得逼人的脸,那双能洞悉一切的眼睛。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挨着我躺下,颀长的手指挑起我脸上的头发别在耳后,发出细微的笑声,更轻声说:“梳洗干净,倒也勉强能看得下去。”

我伸手推了他一下,小声嘟囔:“辰阳,别闹了,我好累,好困的。”

辰阳是我的哥哥,我叫麦辰曦,我们是双胞胎,但是长得一点也不像。他比我大三分钟,虽然不是高富帅,但是绝对的高帅,可我却长得一般。

看他安静下来,我翻身接着睡,可忽然感觉一只手落在我的腰窝,三月的天气还是很寒的,而我的体温比一般人都略低一度半,所以身子会凉很多。这手心的温暖一点点透过我薄薄的衣服渗入我的肌肤让我觉得很舒服,很想让这手心能够变得大一些,将我整个人包裹其中,温暖我的全部,我的心,让我睡得踏实一些,不要再被冻醒。

可是这手却没有老实,在我身上来回移动着,竟然落在我的屁股上,虽然平时他对我也格外疼爱,总当我是小孩子一般爱抚不已,可现在却带着一些不一样的感觉,这感觉怪怪的。让我身体有些燥热不安,理智告诉我,他不能这样,我们是亲兄妹,嫡亲嫡亲的,一个胎盘出来的。

很多人都认定龙凤胎是异卵双胞胎,而异卵双胞胎又是两个胎盘,可我们兄妹两个却是一个胎盘。

这让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连医生也惊愕不已,其实我在后来的医学书上看到,我们俩并不是特例,国内国外也又很多这种情况的。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哥哥觉得是他在娘胎里时虐了待了我不少,更认为是他携带他的胎盘把我的那份给吞食掉了,而我才可怜兮兮的寄养在他的身边的。因为B超中,我的空间是非常小的,而且每次检查我都是蜷缩成一个团的,他倒舒展得开,我们两个在胎盘中就像一个篮球手抱了一只篮球。

辰阳总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就不会这样发育不良,相貌也没有长匀称了,所以一直对我都是能让就让,能忍则忍,能答应的要求绝不回绝。

这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我们真的是一个娘生的,他再怎么色也不能对我下手!

你邻居说错了,你是间接杀人比较多,如果你前世直接杀人这一世是不会有鬼来缠你的,你的业就够让鬼退避三舍了。

@王爵小丑 2016-11-01 10:25:00

你邻居说错了,你是间接杀人比较多,如果你前世直接杀人这一世是不会有鬼来缠你的,你的业就够让鬼退避三舍了。

----------------------

哦,请多多赐教,我正一头雾水呢。

@紫月灵幽摆 2016-10-31 20:36:00

顶一下

-----------------------------

谢顶,请多多关注更精彩,请多多指导

@皇族少爷圃 2016-11-01 12:11:00

看看

-----------------------------

一定要每天来看看我,会想你的,请多多关注更精彩

@无字碑勒tp 2016-11-01 10:53:00

看看

-----------------------------

一定要每天来看看我,会想你的,请多多关注更精彩

@牧笛第蒂wb 2016-10-31 21:46:00

顶一下

-----------------------------

一定要每天来看看我,会想你的,请多多关注更精彩

“辰阳,你找死啊!”我尖叫着坐起来,连个人影也没有。他还没有回来,那刚才是我在做梦吗?不可能啊,因为有人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真实,很真实!我身上甚至还带着那样的温度呢,何况我出手也很快的,就算是有人也不会藏得这么快吧?

安静的房间,只有我来回走动的声音和我的呼吸声,窗口的风忽然吹来,我竟觉得有一丝阴寒,心里怯生生的,难道夜路走多了会遇到鬼?我写灵异故事,也相信灵异事件,但是不相信会发生在我的身边,总觉得自己和那些是无缘无份的。

所以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在凌晨自己吓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走过外面的试衣镜,竟然不知道身上裹着的浴巾什么时候滑落了。

看到胸口前的七根白色汗毛又长了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人家男人胸前有胸毛那叫性感,男人味!

可是我是一个女人,妈妈说我出生就带着七根白色汗毛,足足长五厘米,大家还开玩笑说孙悟空有三根救命毫毛,我居然比他还多几根,所以我定是仙人转世,所以这汗毛一定是福气的标志。可是哪个笨蛋天使会愿意投胎成我这样既无金玉其标,更是败絮其中的女人呢?

曾经也给我的青春年少带来无尽的自卑苦恼,无数次连根拔掉,没多久又会长出来,不多不少,只那七根。

反正没长在脸上,也就随了它的便去,不过倒也有个好处,就是在失眠时数着它们打发漫漫长夜。

又想起刚才那女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脑海中忽然涌出一句诗来,形容女人是最恰当不过:“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欣赏完自己的身体,便又倒在床上睡去,身边似乎躺下一个人,脖颈下也多出一条手臂,那样圈着我,而柔软温热的唇贴着我的耳下,细微的呼吸,吐露着温热潮湿的气息,偶尔有舌尖滑过我的耳垂。

早已吓呆的我做不出任何反抗,只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声,接着是薄唇已经落在我的脸上,唇边,所到之处,皮肤如同被电流击了一下扩散在我的肤纹理里,也慢慢渗透到我的细胞里,而且迅速的传递到我的大脑和身体。

渐渐得我身体虚乏得厉害,连眼皮也睁不开了,可求生的本能让我开始争执,呼叫,但是身体被他紧紧钳制着,呼叫声也被他堵在了喉头,灵巧微凉的舌在我的口腔内横冲直闯一阵,直到捕捉到我颤抖的舌才温柔下来,但是他并没有与我相互交织,而是在传送着一波波的气息在我口腔深处。

救命啊!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只有大口的吞咽,拼命的呼吸,房间内也只有我的喘息与吞咽声。

在他终于停止下来,享受般地亲吻我的唇舌时,我也冷静了下来,含着他的舌便咬了下去,只听到一声低吼和自己的牙齿相撞的声音。

我猛地坐起,身边空无一人,原来真的是一场梦。

我摸了摸瑟瑟发痛的唇,为何梦,如此逼真?

起身拉开窗帘,看着天上昏暗的月牙,我深吸口气,居然发现嘴里有一种咸腥的味道,胃里便冒出了酸水,忍不住吐了,吐出的污秽中有血淋淋的肉块。

我心口一紧,身体瘫软倒在地上,本能地捂住眼睛尖叫着。从前经历过的恐怖事件,与此刻比起来都只是小巫见大巫了。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拧到一块了,每一口呼吸都带着利刃似,疼痛得仔细。

可是越害怕越忍不住再去看一眼,慢慢张开指缝,面前一张血盆大口朝我扑来。

“不要!救命啊!”没有逃跑的力气,没有反抗的勇气,只能紧缩着身体,疯了一般的呼救。不知过了多久,辰阳才冲进来,我早已麻木不堪,精神恍惚,双手却紧紧抱住他,就像在被淹死的湖里抓到了一根救命的浮木,更像一个堕入悬崖的人抓住峭壁上一根弱小的稻草一般。

辰阳抱着我,焦急地问:“辰曦,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家里来贼了吗?你有没有受伤?”

我语无伦次,只高喊着:“鬼,有鬼,有鬼!他要杀我,他要强 奸我,他亲我……”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