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救了一个厉鬼,恐怖的事情接踵而来

232206 1512 莲蓬鬼话

从古至今,鬼神在民间故事里是一代一代口口相传的,也有很多意想不到令人惊奇的故事在民间流传,或真或假,不能分辨,但一直存在着。历史一直到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轰轰烈烈的破四旧(旧文化,旧思想,旧习惯,旧风俗),后来发展到破庙砸佛,毁灭性去除旧的东西,所有的鬼神之说统称为封建迷信。经过这次运动,很多古老的遗传下来的,但让人无法解释的民间异能就这样丢失了。关于鬼神之说,不管迷信也好,科学无法解释的异事也好,至今却一直存在,也一直让人扑朔迷离,无法做出正确解释的,虽然被称为迷信,用我的话来解释这两个字,就是:让人又着迷,又相信。

我本来没什么故事的,但小时候也出现过几件奇事,后来因为职业问题,撞到的奇事也多,如今想来,必是有因才有果的。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中期,在我上面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哥哥,下面是一个妹妹。只是可惜,哥哥在一岁时因为医学不发达,父母也不小心,哥哥在一次高烧不退时夭折了。曾听妈妈说,哥哥过世后,有一晚她做梦,一个白胡子老头对她说:“再给你送个儿子来,以后你一定要小心了。”后来,妈妈就怀上了我,妈妈说我是土地公公送给她的儿子,所以,从小我就拜了土地公公为干爹。

我这样开头,并不是说我有什么神奇之处,其实我很普通,普通得跟和我一起玩的小朋友一样,就是乡下的一小屁孩,而且比其余的小朋友更胆小怕事,懦弱,没有乡村野孩子那般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因为我这种性格,很多时候是受同龄小孩子欺负的,记得十岁那年,也就是那年,我碰到一件奇事,我也因那件奇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懦弱性格和命运。

那是一个夏天的下午,太阳火焦火焦的,热得让人难以忍受。但农村的孩子是不怕热的,我们放学后要干农活,最轻松的事情便赶着牛儿来到河堤旁放牛,那时河里的水很浅,也很干净,河里还有很多干净的河沙,我们把牛放河堤上,把牛綯搭在牛背上让它们自己自由自在的吃草,我们自己则脱得光溜溜的,泡在水里,很是解暑。在河的两岸,有座古老的木桥,木桥已经很残旧了,桥的一头已经断了一截,后来村民用一块木板连着,木板很窄,但我们不怕,要是天气凉快,我们会在木板上跑来跑去,因为下面是柔软的沙滩,就算摔下去问题也不大,胆大的伙伴还会故意从桥上跳下去,每次一点事也没有,不过我胆小,不敢跳,所以,每次都是被他们嘲弄的对像。人一软弱,便有人欺负,我受他们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他们每次也不是很过分,过去了也就算了。直到那天,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天,我们出去的时候天气还算正常,只是很热,其余都还好好的。我们脱光衣服在河里玩了一阵,或抓鱼,或在水里翻滚,我们正玩得高兴,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乌云滚滚,远去电闪雷鸣,眼看大雨就要倾盆,我们忙把牛栓在桥墩上,准备过河到对面的变电室躲雨。我们刚想淌过河水,却发生了诡异事情,还没下雨,上游很突然的,大水滚滚而来,我们吓得赶紧往回跑。小朋友们跑在前面,我比他们慢,看着滚滚而来的河水,我的腿都软了,偏偏这时,我的两条腿竟然陷进软沙里,那软沙最是可怕,软如沼泽,上面的沙把腿死死箍住拔不出来,脚底却很松软,不但拔不出来,人还一直往下陷,我急得哭了起来。

  • 庙坡山人 2017-07-27 12:10

    小说?

  • 庙坡山人 2017-07-27 12:11

    是小说吧??!!

  • 粉色伤感 2017-07-27 12:12

    这都看不出来!!蠢……

  • 稻村渔夫 楼主: 2017-07-27 12:23

    评论 庙坡山人:是啊

  • 杨木木11 2017-07-29 09:46

    肯定是小说啊

  • 丶兎o尐苩 2017-07-29 12:41

    竟然还有人跑到鬼话来指望看真事。。。。

  • 土拨鼠爱吃蝰蛇 2017-07-29 15:27

    评论 丶兎o尐苩:就不能有的人很单纯?

  • wutingjun 2017-07-29 17:43

    评论 庙坡山人 :教你在鬼话判断的经验,讲真事的篇幅都很短的。

  • ty_126730090 2017-07-29 21:31

    你描述的上游大水突然滚滚而来跟我小时候听到的故事一样,那种河岸边的泥沙踩上去确实很吓人,很快就会陷下去,想要拔出腿来很艰难

  • 離中虚 2017-07-30 16:39

    评论 庙坡山人:看真事的话,可以去未知学院板块,哈哈哈。

这时,大水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只得大声喊前面比我大一点的伙伴,要他来拉我一把,那个叫赵明亮的伙伴回头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看着滚滚而来的河水,还是毅然的向前跑了。我和赵明亮关系最好,他都不肯拉我,别的伙伴自然更加不可能来救我,我只能靠自己,我拼命的想把脚拔出来,可是,软沙如同无底洞,我的挣扎只能让我越陷越深,眼看着小伙伴跑到了岸上,看着河水离我越来越近,我完全绝望了。

这时,天空的乌云越来越浓,云层压得越来越低,惊天的闪电划破天际,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连栓在桥墩上的牛群吓得拼命想挣脱牛綯,牛綯一头箍住了鼻子,根本挣脱不了,牛只能一阵哀嚎。当时的情景,一切都像世界末日要到来一样,非常恐怖。小伙伴们在河堤上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马不停蹄的跑向木桥,彻底的放弃已经陷入绝望的我。

看着河水越来越近,我很突然心情平静下来,放弃了挣扎,等待死亡的到来。我不知道别人遇到这种事情心情是怎样的,但当时我真的,真的很平静,没有眼泪,没有了恐惧,就是那么平静,平静的等那大水把我淹没。

后来有老人说,那天的大水很奇怪,平时就算在春天,也要下了几天几夜的大雨,河里才有这么大的大水,那天大水来得那么奇怪,应该是安龙山的龙修炼成仙,出道升天的日子,才会有这么大的大水,不然不好解释。

原来,我们村子背靠一座大山,叫安龙山,传说在大山里面的山洞里,有一条龙在那修炼,传说还说,曾经有人经过安龙山的安龙洞,那人曾经看见过那条龙。

安龙洞很大,里面有一股泉水流出,泉水甘甜可口,我们全村的人都是在那泉口取水喝,但从没有人进那洞里看过,因为不敢。不敢是有缘故的,据说在明朝朱元璋血洗湘乡时,曾有几百乡下人人躲进安龙洞,官兵进去围剿,但进去的官兵出来都变成傻子,痴痴呆呆,嘴里一直念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可究竟怎么可怕,没人说得出来。没过几天,那些进去过的人都死了。那带队官兵不信邪,亲自带人进去,他出是出来了,但没比先进去的人幸运,别人问他里面怎样,他也只是回答: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其余什么都问不出来。自此后,再也没人敢进那山洞。后来因为机缘凑巧,我曾进去过,发生过一些事情,此是后话,暂且按住不表。

话归正题,就在我陷入泥沙时,天空越来越暗,终于,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一个一个闪电伴随着雷声在我身旁落下,把河沙炸得扬了起来,我还是陷在沙里不能动,只能眼看着洪水冲过来,那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放弃徒劳的挣扎,闭上了眼睛。谁知,我刚刚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自己身子很轻盈,在大水来临时,我猛然间浮在了滚滚而来的河水上面,河水漫过了木桥,我又轻盈盈落在桥上,而伙伴们也只才跑到桥的那一头,他们下意识的回头看我,只见每个人都露出惊骇的目光,那种目光很是惊恐,他们看见的仿佛不是我,而是看见了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在我们乡下,在小孩的眼里,最可怕的东西自然是鬼了,对了,就是鬼,只有看到鬼他们才会吓成那样。

天气如此恶劣,河水还在上涨,我哪里还去管他们害怕什么,我迅速跨向那临时搭起的木板,因为我再不跑到岸上,只怕这块临时木板也会被大水冲走。我也不去想我是怎么从陷入的沙里来到桥上的,活命要紧,我赶忙伸脚去踏木板,谁知,伙伴中胆子最大,力气也最大的柳俊看见我要过去,他突然把木板掀翻,那木板掀翻后,被河水一冲,去了下游很远。当时我惊呆了,呆呆的看着柳俊,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害我,不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办。

柳俊也看了我一眼,眼神还是很害怕,他转过身,带着伙伴们冒着雨跑向变电室,把我丢在了桥上。

漫天的大雨,滚滚桥下的河水,我正惶恐不知道如何是好,就是那么突然,天空一下就云收雨散,河水退了下去,这时,一条彩虹挂在天上,彩虹的虹脚一头落在木桥的上面,一头落在天边。虹脚很宽阔,罩住了整座桥和桥周围的河面,包括我也完全沐浴在彩虹里,只见一条青龙从我身后跃起,顺着彩虹游向天际,我沐浴在彩虹里,看着渐渐远去的青龙,我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因为我知道安龙山的故事,我也听过龙涨水升天的故事,一定是青龙救了我,我心中充满感激,所以没有再害怕。

雨停后已是黄昏,家里大人自然不放心我们,他们找来时,其余的小伙伴躲在变电室屋檐下脸色苍白,簌簌发抖,只有我一个人在桥上,牵着我家的大水牛,等待大人搭桥接我过去,而伙伴们的牛却被大水冲走了,我记得当时,我的牛也是栓在桥墩上,至于牛如何来到桥上,如何会牵在我手里,几十年后的今天,我都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农村里丢了牛是大事,小伙伴们回家说河里涨大水,牛是被河水冲走的,甚至还说我被陷在沙里,是被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送到桥上的,他们说得很认真,但下大雨的时候大人们都在家里躲雨,自然没看到河里涨水,小伙伴口径一致,他们的父母自然来问我,我生气柳俊他们掀翻木板,害我差点被河水冲走,我便根本不提我被沙陷和涨大水的事情,只说下雨,我怕牛乱跑,牵牛上桥想回家,谁知木板被柳俊掀翻,我只能和牛站在桥上,至于涨水,我惊讶的说:“哪有,叔叔伯伯们来时,河里可曾涨水。他们欺负我,所以我乱说,他们还说有鬼,有鬼我怎么还能站在这儿说话。”我说出这句话时很冷静,冷静到大人都相信了我。

因为我的牛没丢,加上大人他们也不相信涨水那么荒唐的事情,问过我后,回家把小伙伴们结结实实揍了一顿,那些小伙伴百口莫辩,怪我不圆谎,以后更加故意疏远我,很少跟我玩了,刚好我也不喜欢热闹,以后一出去放牛,我便带本书在身边,因为我想要知识改变命运,因为,在我心里,这个小山村不是我最终的目的地。

长蛇开路入寺庙 恶鬼翻身霸村庄

村里的小伙伴们把我孤立起来,不跟我玩,我也犟,懒得和他们和好,本来就是他们见死不救,错不在我,你们不跟我玩,我何必理你们。那时村里还有很多和我年龄上下的女孩子,我便和她们玩儿,跳皮筋,踢毽子,玩石子儿,过得一阵子,我竟然比她们还厉害,让她们非常的崇拜我,记得从那时气,我的女人缘一直很好。

村里丢失的牛几天后找到了,牛原来被冲到下游很远,大人们这才相信那天果然涨了大水,而且大水来得也蹊跷,他们这才知道错怪了自己的孩子,说我是谎话惊。这一注意,问题就来了。那天一同放牛的五个小伙伴里,除了我一个人,赵明亮他们每晚都做噩梦,他们四个人很快消瘦下来,这样过得半月,每到夜里,他们像是半梦半醒之间,不停的说着胡话,情形如鬼上身,这种怪事很快传遍了村子,大家都知道,这种症状,属于恶鬼缠身的样子。孩子们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打针吃药也起不了作用,最后四家商量,决定请法师前来驱魔除鬼。

那时,国人刚从文革时期过来,那些个有点驱鬼本事的人都斗怕了,懂这行的都深藏不露,深怕再一次运动的到来。四个人的父母四处奔波找人,却没有什么结果,他们虽然找来一两个,到这看一下情形就匆匆走了,临走时说的都是同一句话,我不行,你们赶快另请高明,迟了只怕不好。他们这样一说,四人的父母更急了,正所谓病急乱投医,他们上了安龙山。

原来在安龙山上有一座破庙,破庙里住着一个外地来的疯疯癫癫的道人,那道人来了十多年,经常下山来化缘,因为他穿得破破烂烂,小孩子们便拿小石子砸他,但他虽然疯疯癫癫,却从不对惹他的小孩发火也不打人,只是化点米菜,便又回到山上,与村里的人相安无事。

至于四个孩子的父母去找他也是有原因的,早两年村里有人动土时撞煞,那煞很严重,当时动土那人就口吐白沫,眼看不行了,刚好那道人在村里化缘,用指议论,说是阎王煞,问了那人的生辰八字,然后请了一碗清水,点上香,拇指在指间一轮,弓上手指朝天弹水,只见他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拿出一道符来,串在香上,用火点燃,把符灰撒在清水碗里,让人把那碗水喂了中煞之人,那人符水下肚,没想到立马精神了。在当时虽然奇效,村里人不大相信迷信这些东西,加上道士邋里邋遢,都以为那村人本来没事,要好了,道士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事情过去了,村里的人都渐渐淡忘了,只是如今这四个孩子明显是撞邪,而且请来的师父都不敢接手,证明搞小孩的肯定是个厉鬼,没办法了,病急乱投医,他们只能去找那道士。反正找不到别的法力高强的人,孩子们眼看不行了,那么,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孩的父母找到道士说出因果后,道士要他们晚饭后把孩子背到山上庙里,因为白天孩子们虽然痴痴呆呆,到底没事,要到晚上才发颠发狂,只能证明厉鬼要晚上才能出现。事情确实也是这样,每到晚上他们发狂的样子,别说村民,连他们父母都害怕了,这件事情弄得整个村子人心惶惶。

那天晚上,村里的人都跟了去庙里看热闹,因为要放牛,我去得晚些。我放牛回到家里,家里只有姐姐和妹妹在吃饭,父母早跟村里的人上山了。我吃完饭,已是晚上,姐姐和妹妹洗了澡在外面摇着蒲扇歇凉,我忙洗了澡就想去山上看热闹,姐姐看见我想溜,忙对我说:“钱纯阳你给我站住,爸爸妈妈说了,今晚寺庙驱鬼,小孩子不要过去看热闹。”

我知道我只要一站住铁定是去不成了,我全当没听见姐姐说话,早已跑出很远,我知道姐姐不敢追出来,姐姐本来就胆小,而这几夜,村里都能听到四个男孩子晚上在梦里凄厉的惨叫,晚上连大人都不敢出去,更何况我姐姐。

其实从我家到山上还有一定的距离,加上是七月初七八,天上只有一轮弯月,我一路兴奋,只想着赶快去看热闹,走出很远,看着四野朦朦胧胧仿佛鬼影重重,我这才开始害怕。我犹豫了,回家吧,也已经出来有很长的距离了,到庙的距离几乎有了一半,往寺庙吧,我也是越走越怕,而且上山的路满是杂草,我又没有手电筒,要是碰上蛇了怎么办,我站在那左右为难,最后到底看热闹的心战胜了恐惧,我还是往山上走去。我随手折了一根树枝,敲打路上的野草,驱走躲在草丛的蛇虫鼠蚁,借着微弱的月光往山上走去,还好由于今天上山的人多,草被踩得平平的,有什么倒还看得见。

上山的路倒也宽敞,只是两旁都是灌木丛,灌木丛里不时传来野鸟的哀鸣,夜虫的鸣叫,还有不知道名字的野兽发出的声音,人一害怕就乱想,我突然想到,我还只是个十岁孩子,只是一时冲动才往山上跑,现在是进退两难,只能硬着头皮往山上走了。我战战兢兢走到半山腰,开始看到山上庙里透过来的一点点黄光,心里才没那么害怕了。

我胆子大起来,加快了步伐,往山上冲去,由于只太用心留意山上的光芒,没注意脚下,我突然听到草响,一低头,天,一条大蛇昂着头,人立起来对着我吐着舌头,头微微的颤动,假如不是我低头看,我的身子只怕已经撞着它了,我吓得心脏一阵狂跳,头发都竖了起来,浑身虚汗直流,口里发出尖叫。

蛇感应到我的尖叫,头微微向后仰,那种情形像是要对我发起攻击,我头皮一麻,想着手中虽有一根树枝在手,但毕竟只是一根树枝,赶那些小蛇小动物还行,眼前明显是一条大眼镜蛇,我这枝条自然对付不了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人和蛇对恃了一阵,那蛇却放弃了攻击,掉头往山上爬去,我不敢再往山上走,那蛇却回头看我,然后继续前行,我把心一横,反正下山也危险,那蛇不攻击我,我不如继续前行,毕竟山上发生的事情我很感兴趣。

我就这样走着,倒反而比先前快些,因为大蛇在前面为我开路,只见大蛇前面的草丛不时有小动物逃避惊动草丛的动静,看来,大蛇不是来攻击我的,反而像是帮助我,虽然我想不通这是为何,但小孩子单纯,想不通的事情懒得费力去想,由于有大蛇开路,我很快来到庙前,那蛇又回头看了我一眼,钻入草丛不见了。

破庙在安龙山的半山腰,破庙很大,我们以前也进去玩过,大殿里供的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是木雕镀金菩萨,有两米多高,面相慈祥。偏殿里还有一些菩萨,样子都很凶,加上寺庙破烂,蛛网连结,显得有点阴森,我们以前很少进去,因为害怕。

我胆子大起来,加快了步伐,往山上冲去,由于只太用心留意山上的光芒,没注意脚下,我突然听到草响,一低头,天,一条大蛇昂着头,人立起来对着我吐着舌头,头微微的颤动,假如不是我低头看,我的身子只怕已经撞着它了,我吓得心脏一阵狂跳,头发都竖了起来,浑身虚汗直流,口里发出尖叫。

蛇感应到我的尖叫,头微微向后仰,那种情形像是要对我发起攻击,我头皮一麻,想着手中虽有一根树枝在手,但毕竟只是一根树枝,赶那些小蛇小动物还行,眼前明显是一条大眼镜蛇,我这枝条自然对付不了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人和蛇对恃了一阵,那蛇却放弃了攻击,掉头往山上爬去,我不敢再往山上走,那蛇却回头看我,然后继续前行,我把心一横,反正下山也危险,那蛇不攻击我,我不如继续前行,毕竟山上发生的事情我很感兴趣。

我就这样走着,倒反而比先前快些,因为大蛇在前面为我开路,只见大蛇前面的草丛不时有小动物逃避惊动草丛的动静,看来,大蛇不是来攻击我的,反而像是帮助我,虽然我想不通这是为何,但小孩子单纯,想不通的事情懒得费力去想,由于有大蛇开路,我很快来到庙前,那蛇又回头看了我一眼,钻入草丛不见了。

破庙在安龙山的半山腰,破庙很大,我们以前也进去玩过,大殿里供的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是木雕镀金菩萨,有两米多高,面相慈祥。偏殿里还有一些菩萨,样子都很凶,加上寺庙破烂,蛛网连结,显得有点阴森,我们以前很少进去,因为害怕。

我来到外面坪中,村里的男男女,女都聚在一起,小声议论,我看到那道士穿着一件道袍,他以前披散的头发胡乱挽了个道髻,脸虽瘦但干干净净,人也精神。只见他前面四个小孩平躺在庙阶上,道士在坪中间摆了一个香案,手持桃木剑,在那和一个长发及腰的红衣男子苦苦相持,那红衣男子长牙外露,一脸凶相,手中一柄乌木长拐,他并不畏惧道士,看上去倒是红衣男子占了上风。

我来到父母身边对爸爸说:“爸爸,那红衣服的鬼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害赵明亮他们。”所有的人都在看道士施法,场面异常宁静,我说话声音很大,在场的大人都听到我的声音,爸爸倒吸一口冷气,惊骇的看着我说:“哪里有鬼,你是怎么上来的,小孩子别胡说。”

我看了看那红衣男子,红衣男子和道士也同时看向我,我有点害怕,靠紧爸爸才说:“怎么没有,和道士伯伯打架的就是红衣鬼,好长的头发和牙齿呢。”

我说完之后,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毕竟没人真见过鬼,见我说看见鬼,所有的人都害怕起来,开始退向下山的路,胆小的人叫了出来:“真有鬼啊!快跑。”人群跌跌撞撞开始往山下跑,爸爸拉我说:“纯伢子,别胡说,我们回家。”我挣脱爸爸大声对村里的人喊:“你们别跑啊!道士伯伯打不过恶鬼,你们跑了赵明亮他们怎么办?”

众人听我一喊,跑得更快了,原来他们看不到那恶鬼。爸爸再来拉我,我不肯走,为救赵明亮他们,我忘记害怕,早已经跑向恶鬼那边,指着那恶鬼说:“你这人怎么那样,那天我陷在河里,是你把我救上岸的,证明你有慈悲之心,你干嘛又来害赵明亮他们,你走呀,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害他们。”道士忙说:“纯阳,你不要和他讲道理,快撒尿用盆装着给我,只有你的尿才能把他杀死,我坚持不了了,不杀死他,小孩子都没救了。”

那恶鬼牙齿外露,眼神凶狠的盯住道士,一拐狠狠的砸向道士,道士顿时手忙脚乱起来。我想了想说:“道士伯伯,那天我差点被大水淹死,是他救了我,我不能恩将仇报,我只能劝他不要害赵明亮他们。”道士苦苦挣扎说:“你傻啊!恶鬼会救你,我猜是恶鬼被封印在河里某个物件上,你是纯阳之人,一定是你陷入沙中,脚踏住封印,你纯阳之力通过涌泉穴融了封印,那时刚好碰上青龙升天,惊雷把恶鬼震醒,天时地利,你把他放了出来,不是他救你,而是他借你解了封印,借你躲过天谴,你还不助我,只怕你们村子要大祸临头了。”

我说:“伯伯你骗我的,难道我叫纯阳就是纯阳之人吗?他救了我,我不会杀他的。”道士发怒了,对我大叫:“你真是牛寒心,转不过弯来,你一定要等全村灭了你才来后悔不成,只要让恶鬼吸了这四个小孩的阳气成了气候,到时候你爸爸妈妈都会被他杀死,”

我听他这么说,开始犹豫了,这时,赵明亮的爸爸递了一个盆过来,我只得褪下裤子撒尿,可是,一来人多,二来我心里紧张,根本撒不出尿来,而此时,道士由于和我说话分心,被恶鬼一拐击中头部,倒在地上,那恶鬼拿那拐杖下面尖锐的部分,猛然插向道士的心脏。眼看着道士伯伯死于非命,我急了,丢了盆子扑了过去,一把抓住那拐杖,嘴里大喊:“求求你,不要杀了道士伯伯。”后来我才知道,只有我能看见恶鬼,连道士也只能感应到恶鬼的存在,看不到恶鬼,其余的人只看到道士站不稳倒下,看着我对着空气说话。

  • yuki的小马甲 2017-08-11 09:48

    纯阳才几岁啊~~ 说出来的话 跟大人一样, 正义凌然,还不能恩将仇报的,小孩子能有那么清晰的思路? 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言辞和人物本身的融洽感代入感太弱。 勿回,出贴。

不错,入坑

我握住拐杖,那恶鬼却身子一阵战栗,仿佛我握住拐杖让他很难受,他眼露凶光,改变了拐杖的方向,猛然刺向我,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哪里有他那么大力气,我知道,这恶鬼拐杖被我抓住,他很难受,我想,只要我能坚持一阵,一定能把他消灭,只是,我已经无力坚持了,看着离我心脏越来越近的拐杖,我闭上了眼睛,由于闭眼,两滴晶莹的泪水从我脸庞滚下。

菩萨金光降恶鬼 少年心善遇凶朋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本事能压制恶鬼,但当我抓住他手中的乌木拐杖的时候,恶鬼浑身战栗,好像在忍受很大的痛苦,我也算是个聪明人,知道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只需要抓住他拐杖,也能致他于死地,但由于我只是个小孩子,力量薄弱,道士又受伤倒地不起,村里人虽还有几个在,但都吓得和我爸爸妈妈一样呆在那儿不能动弹,帮不了我。恶鬼忍受着剧痛,把拐杖尖锐的一头插向我心脏,我拼命坚持着,可我的力气越来越小,我虽不害怕,但也不想死啊!眼看不能坚持,我闭上了眼睛,我的手本能死死的抓住拐杖,我打算,就算我死,我也要拿恶鬼垫背。

我一直闭着眼睛,却发现手中拐杖的压力越来越轻,而且我明显的感受到恶鬼的颤抖,我开始沾沾自喜,怎么也想到我这么厉害,竟然战胜了恶鬼。我睁开眼睛,却发现事情的转机并不在我,让恶鬼恐惧的也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古庙,只见那古庙的观世音菩萨发出耀眼的金光,从我背后照向恶鬼,那恶鬼缩做一团,躲在我的阴影里暂时苟延残喘,我知道,如果不是我为恶鬼挡住光芒,他只怕根本抵挡不住观音菩萨的光芒。那恶鬼用可怜的眼光看着我,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对着我说:“求求你救我,只要这次你救了我,你便是我的主人。

我说:“我如何要救你,刚刚若不是菩萨显灵,我都被你杀死了。”那鬼急得哭了说:“爷啊,就算没有菩萨,我也杀不了你,是我不自量力,我错了,今日,你如不救我,我必灰飞烟灭,如果你肯饶我一命,你就是我主人,我一切都听你的,绝不反悔。”我急了说:“我做你主人你岂不天天跟着我,一个鬼天天跟着我我还不被你吓死,我不干。”旁边道士却提醒我说:“纯阳,没事,他说话算话的,你收了他也是一件积德之事,这是你和他有缘。”

道士被恶鬼击伤,此时却动了恻隐之心,我犹豫了一下说:“观音菩萨要灭了他,自然菩萨有菩萨的道理,我难道不帮菩萨帮恶鬼?”道士说:“菩萨不常在,看今天这情形,你这一生自不寻常,你收了此鬼,对你有莫大的好处。”道士慈眉善眼,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我无法拒绝他,只得说:“我不知道怎么救他。”道士松了口气说:“你放手就是救他。”

我听了道士所说,忙松开手,只见一缕青烟,那恶鬼消失在拐杖里不见了。这时,菩萨的金光慢慢收去,道士伯伯站了起来,对那几个孩子的父母说:“原来没有什么鬼的,你们的孩子只是受了惊吓,喝了我的符水很快就会好了,你们带他们下山罢,我也累了,要休息了。”

我正想跟我爸爸妈妈下山,道士却叫住我说:“纯阳,听我说,你把这拐杖带走,一直要留在你自己身边,不能给人,不能丢失,如果丢失了,你不但会害别人,只怕还会害自己。”我一听,顿时拉长了脸说:“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会救那恶鬼,我一个小孩子,整日拿根拐杖算什么?”道士把拐杖递给我说:“有些东西,不是麻烦,而是责任,菩萨要收的鬼,你就算再有本事也阻止不了,只能说这是天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大人们总喜欢用这句等你们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来搪塞小孩子,其实,十岁时我已经看过很多在爷爷家阁楼上的小说,那是爷爷偷偷保存下来的,没在文革中毁去。那些书都是繁体字,才五岁时爷爷就偷偷教我看,我认识的繁体字比简化字还多,至于为什么要偷偷教我,因为爸爸妈妈是新社会的人,听毛主席的话长大的,对于那些旧东西,他们认为是毒草,认为是封建迷信,自然不肯让我学。不过我觉得挺好的,至少我比同龄孩子懂得多很多。

我懒得跟道士啰嗦,拿了拐杖,跟爸爸妈妈下山了,原来爸爸妈妈担心我,一直和赵明亮的父母留在山上,没被吓跑,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害怕,要我丢了拐杖,我说:“爷爷老了,这个给他几好。”他们知道我倔,便不再说话,低着头急急带我下山了。

爷爷和我叔叔住一起,星期天,我才把拐杖送去给爷爷,爷爷看到拐杖时眼前一亮。他问我哪得的,我说捡的,爷爷说:“孩子,这拐杖是件宝贝,它的手柄是黄金的,下面落地那一截是白银的,至于中间的木也很珍贵,爷爷虽不知道是什么木的,这木头坚硬如铁,还带一点淡淡的清香,价值只怕不输于黄金白银,你给爷爷,问过你爸爸妈妈了吗?”我说:“什么金子银子的,我看爷爷需要就给爷爷,要问爸爸妈妈干嘛,爷爷若是喜欢,我送给你就没打算要回来了。”

我看得出爷爷是真心喜欢,爷爷出身是个少爷,读过书,见过世面,他摸着拐杖,眼放光芒,拿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我想,那道士说恶鬼在拐杖里,我虽不信,但想着恶心,所以不想把它留在身边,至于道士说不能给人之说,我懒得去信他,我们村有个盗墓的,他把墓里盗出来的玉挂脖子上都没事,更何况我这个不是在墓里取出来的,道士之语,纯属无稽之谈,爷爷身体不好,刚好需要拐杖,他喜欢,我送他就好,免得放在身边我不自在,我也怕爸爸妈妈把我的扔了,假如真的扔了我又舍不得,所以给爷爷是最好的选择。

  • ty_嘿9 2017-07-31 18:05

    这男主够恶心够不要脸的,自己嫌拐杖里藏着鬼害怕还要送给他爷爷!

  • 棉棉绵绵 2017-08-05 15:37

    评论 稻村渔夫:作者这思路简直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庙里救了赵明亮他们后,赵明亮他们跟我更加疏远了,跟伙伴玩是小孩子的天性,虽然他们不愿意理我,但我还是去找他们玩,被他们冷落我也不在乎,就像放牛,他们不喊我一起,我看到他们出去,便赶了牛跟在他们身后,一到小河边,牛却没事,在一起嬉戏玩闹,但我只要走到他们身边去,他们就马上跑开,后来,我干脆带本书,离他们远远的看书,看着他们玩得开心,我很羡慕,却又无可奈何。

农历七月底,天气还是很热,疯了一个暑假,学校要开学了。那天放牛回家,赵明亮突然过来对我说,要我跟他们一起去池塘游泳,赵明亮主动和我过来搭讪,我欣喜若狂,又能和他们在一起玩了,这是我祈盼已久的事情,我兴奋的点头答应了。

赵明亮他们会游泳,但我不会,他们可以游到池塘中间两三米深的地方,还能摸到鱼,我却只在浅水区羡慕的看着他们。这时,潘松柏游到我面前说:“纯阳,来,我教你游泳,保证你一学就会。”我点点头,很是兴奋。潘松柏便扶起我腰,把我往深水带,我果然浮了起来,他教我摆动手脚,慢慢的把我继续往深水带,我处在刚刚会游的兴奋中,根本没在意自己已经到了深水区,我正得意,潘松柏猛然一推我身子,把我往深水推去,然后他游开了去。他没在我身边,我脚踏不到实地,开始恐慌起来,我挣扎着往浅水游去,赵明亮他们看着我挣扎的狼狈样子,脚踩着水,在那鼓掌欢笑,却没人过来帮我,那时他们那样对我,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当时是什么心态,我也从没去问过他们。

他们不救我,还在那嘲弄我,一人一句的说我,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很有本事吗?你弄了鬼害我们,你再找鬼来啊!

我是后来才记起他们曾说过这些话,我当时恐慌,对着赵明亮大喊明哥救我,赵明亮听我叫了几句,犹豫了一下,游了过来,谁知,潘松柏大喊:“赵明亮,你去救他,我们以后都不跟你玩了。”

  • ty_嘿9 2017-07-31 18:07

    这男主真婊,淹死也活该,都说了拐杖不能给别人,他嫌拐杖里藏着鬼害怕还送给他爷爷,是故意要害死爷爷吗??

  • 夷_光 2017-08-01 10:30

    评论 ty_嘿9:他还是一个孩子,哪懂这么多。

  • 小强XL 2017-08-11 16:45

    神奇了 刚开始说男主被小伙伴隔离了 男主还多不削的自己放牛自己看书耍 这会又变成小伙伴不理还要跟起去了?

赵明亮看着我挣扎,又游开了去,我心中顿时一阵冰冷,求生的欲,望让我突然非常冷静,望准浅水区方向,不再挣扎,猛然往下沉,把脚踩淤泥里,憋住气,一步一步往前走,其实我离浅水区不远,我的头很快露出水面,我正高兴,潘松柏一个猛子潜下水,用力把我一推,我一不留神,再次被撞入深水区,这时,我已经筋疲力尽,看着潘松柏他们欢呼,我慢慢的沉入水底,放弃了挣扎,放弃了求生的欲望。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也一直和他们交往,当然,他们只能指柳俊和赵明亮,因为我们一直是同学,后来,我们三个一直有很深的兄弟感情,所以那个伤疤我们也一直选择不去面对,虽然感情好,我们也刻意逃避,选择逃避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那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而且非常惨的事情,那件事情曾经让村里的人议论恐怖了很久,愁云惨雾在半年之后才慢慢淡去。在我们的童年里,那是一个很大的很恐怖的阴影,让我们都不愿意去面对,就算随着岁月的溜走,那种恐怖的记忆一直不曾散去。

瓦獐三鸣预人死,水怪救人夜惊魂

在我家乡这个地方,传说手中有一种介于人和鬼状态的东西,叫做水猴子,有说是在水中枉死的人幻变的,有说是一种本来就存在的水中生物,它们在水里异常活跃,在傍晚和夜里,喜欢袭击单身游泳的人,特别是中元节来临的时候经常有人出事。

农历的七月,大人们本来是不让我们下池塘洗澡游泳的,但我们一次总有七八个在一起,最少也有四五个,因为有伴,他们监管也比较疏松,我们一般都要玩到农历八月份才渐渐不去水中打闹,其实也是因为我们村没出过事故所以大人也管得不严,自从这次以后,一到七月,小孩子便不再下池塘,乃至后来,我们的下一代,根本不再下池塘游泳,一来孩子们珍贵,二来,污染也非常严重,这个在童年带给我们很多快乐的运动就这样消失了。

  • 木易桑 2017-08-02 21:32

    男主思维不正常,藏有厉鬼的拐杖送爷爷,被人谋害后还跟害自己的人兄弟情深,智商欠费了。

  • 木易桑 2017-08-02 21:34

    男主思维不正常,藏有厉鬼的拐杖送爷爷,被人谋害后还跟害自己的人兄弟情深,智商欠费了。

好看,弱弱的问一句还有吗?

我被潘松柏推入深水区时,连喝了几口水,头脑一片空白,心里绝望至极,我放弃了求生的欲望,等待死亡的到来,但就在这时,我只觉得跨下冲进来一物,我一下骑在它上面,它带着我向岸上冲去,我耳边只听到同伴的惊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已经站在只有膝盖深的水中,我一阵狂咳,吐出很多水,根本没留意有人再次来偷袭我。

偷袭我的人是潘松柏,我和潘松柏并无深仇大恨,那天他如同魔鬼附身,三番五次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是听到赵明亮一声惊呼:不要,我才反应过来,我本能的轻轻一闪,潘松柏虽然推到我,他却没提防我闪,他手在我背上一滑,由于用力过猛,他滋溜一下扑向水面,潘松柏游泳技术是伙伴们中间最好的,他跌到水面,莫说是浅水,就算是深水也并不可怕,但我怕,我赶忙走上岸去。

这时,太阳已经落土,天空一片灰暗,夜幕就要降临,我微微有点害怕和恐惧,准备回家,突然,身后传来赵明亮他们的尖叫,我忙回头看时,水面中间一个涟漪,其余什么都没有,只听赵明亮他们恐怖的叫着鬼呀,水猴子拖人了。然后他们飞快的爬上岸往家跑,我也害怕起来,跟在后面往家跑。到家时,爸爸铁青着脸用竹枝边抽我边骂:“就知道玩,就知道顽皮,要吃晚饭了还不晓得回来,你简直玩疯了。”我第一次觉得爸爸生气是对的,是应该的,我不反驳,也不躲,妹妹吓得哭出来,姐姐只是看着。这时,妈妈过来劝爸爸消气熄火,然后推我去换衣服。我穿了衣服出来时,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在吃饭了,我赶忙过去,妹妹看了一眼小声说:“哥哥,疼不疼?”我摇了摇头,低头吃饭。

一家人正吃饭,外面传来喊救人的声音,是个女人,声音十分凄厉,爸爸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忙把碗筷一放,往外跑去,我隐约觉得应该是潘松柏出事了,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跟了出去。

  • sslp1111 2017-07-27 12:24

    好看!!接着更啊

???!!!没了

楼主写的不错,期待后面的内容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