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含冤身亡,为复仇我跟人学习通灵之术

117357 770 莲蓬鬼话

苏杭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运气,十年前的今天,他喝酒消愁,误从四楼跌下去摔死,魂魄却古怪的穿越到一个无比可怕的修真世界。那里充满了各种怪兽和阴谋,只有小心谨慎,阴险狡诈,并努力修炼才能活下来。可是,当苏杭奋力拼搏,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即将取得那个世界最神秘的一样宝物时,魂魄却突然离体,再一次回到了这个世界。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大学教室,摸着鼻梁上的近视镜,身边那些已经有些印象模糊的同学,让他很有些迷茫。直到放学,都没能完全醒过神来。

“老三,愣啥呢,不吃饭啦?”一个胖乎乎的男生急急忙忙收了东西,见苏杭还傻乎乎的坐在椅子上,便跑过来拉扯。

苏杭抬起头看他,这个人是……?

在那个修真世界的十年,他活的异常艰辛,称得上度日如年。很多记忆,都模糊了。仔细回想许久后,他才终于记起来,这是大学时期,同一个宿舍的好友,名叫林东。和自己一样,都是来自江浙省某地的穷苦农村。

也许因为这一点,两人相处的非常好,简直称得上亲兄弟。

再一次见到了好友,苏杭那郁闷到极点的心情,总算缓了过来。算了,失去就失去吧,反正那个世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乡。

想开后,苏杭拍了拍自己的脸,正要站起来时,教室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苏杭,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那声音充斥着一股颐气指使的味道,这让苏杭很不舒服。在修真世界里,他已经很久没被人这样命令过了。抬头望去,只见教室门口站着一个模样靓丽,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林东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怪笑说:“你们俩刚放学就秀恩爱,小心被雷劈啊!”

然而苏杭却不这样想,因为在看到这个女生的时候,他忽然记起来,自己就是在这一天失足跌下四楼摔死的。而起因,正是因为这个女孩!

她叫林巧巧,是苏杭大学的女朋友,已经相处了两年之久。就在这一天,她要向苏杭提出分手,同时投入一名富二代的怀中。前因后果,苏杭知道的很清楚。他站起来,走到教室门口,然后看到一个穿着名牌衣装,打扮同样时髦,也有点小帅气的男生站在林巧巧身旁,一脸挑衅的看着他。周围还有几个满脸嘲笑味道的男生,歪斜着身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苏杭记得,自己那一天就是因为气愤不过,和对方发生争吵,然后被这些人狠揍了一顿。若非如此,也不会喝那么多,以至于魂魄穿越到那个鬼地方。

见苏杭出来,林巧巧眼里闪过一丝复杂。她以前还是挺欣赏苏杭的,虽然家境不怎么样,但很努力学习。没有太多恋爱经验的女生,总是会对学习好的人有种莫名的崇拜感。可后来她才明白,学习不能代表一切,这毕竟是一个物质的社会。

而且苏杭的性格懦弱,别说自己了,就算一个陌生人对他发脾气,也不敢吭声。这一点,是最让林巧巧接受不了的。

所以,林巧巧没有再犹豫,她虽然看到苏杭一脸平静,与之前似乎哪里不太一样,可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一脸冷漠的说:“我们分手吧。”

“林巧巧你疯了吧?”林东在旁边一脸愕然的问。

“小胖子,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一个胳膊上纹着东西的男生走上来,冲林东瞪眼。林东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在这一点上,他和从前的苏杭完全不一样。所以虽然眼前这人看起来就是个混混,但林东依然没有畏惧。

可不等开口,苏杭突然伸手拦住他,并对林巧巧点头,说:“我知道了。”

说罢,他便拉着林东要从教室里离开。

林巧巧愣了愣,没想到苏杭会是这种反应。林东在那挣扎,大叫:“凭什么啊!你这么爱她,自己连泡面都吃不起,还省钱给她买衣服,凭什么说甩你就甩你!”

这时,跟着林巧巧过来的富二代忽然皱着眉头拉住苏杭,说:“你还没有回话。”

苏杭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修真十年,他杀过的人不知多少,只是一眼,就足以吓退无数人。那个富二代虽然家里有点钱,可什么时候接触过如此凶猛的眼神,顿时身子一僵,下意识放开了自己的手。

回归的第一天,苏杭不想惹麻烦,他很喜欢现在的平静。只是,林巧巧却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你有什么可傲气的!不就是学习好吗!你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家里就两亩地,能养活谁?我跟了你两年,你给了我什么?除了几身一两百块的衣服,还有什么?别以为学习好就行了,毕业后,还不是得回家种地!”

苏杭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他忽然间明白,十年前的自己,是多么愚蠢。把所有的爱,都给了眼前这个女人,可到头来,在她心目中只留下这样一个印象。从前的自己,真的是被林巧巧的美丽蒙骗了。不过林巧巧错了,现在的苏杭,已经不是以前的苏杭。他只看了那一眼,就转回头去,拉着林东离开了教学楼。

林巧巧浑身颤抖,她在苏杭眼里,看到了嫌弃。那一刻,她甚至有种错觉,被甩的人并不是苏杭,而是自己!

刚才冲林东叫嚣的男生走上来,对富二代说:“张少,这小子也太嚣张了,要不要兄弟们……”

被他称作张少的富二代微微张开自己的手掌,缓解刚才被吓到的僵硬感。他感到了耻辱,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农民的儿子吓到!他脸色阴沉,盯着苏杭离开的方向,冷笑一声,说:“暂时不用,现在动他,谁都知道是我干的。先玩玩他,等过段时间,再找个时间废了他!”

此时,苏杭和林东已经走到食堂附近。林东还一脸愤慨,很是不满的说:“你拉我干啥,就那种女人,我非上去抽她不可!”

苏杭笑了笑,说:“算了,人各有志,没必要强求。”

林东微微一怔,盯着苏杭上下打量,说:“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太一样?有点……有点淡定从容的感觉?吃错药啦?”

苏杭微微摇头,笑着说:“没有吃药,只不过想开了某些事情。”

再一次品尝到食堂那堪称毒药的饭菜,苏杭非但没有觉得反胃,反而吃的狼吞虎咽。他太想念这个味道了,在修真世界的时候,每天都在怀念这里。如今能够回来,让他觉得好似在做梦一样。不过就算真的是做梦,他也要好好享受一番!

吃完饭后,苏杭回到宿舍,林东立刻冲两个正在看手机笑话的室友嚷嚷着:“你们两个还有心情玩?知不知道咱们402今天丢人丢大了!”

“啊?”两个室友立刻纷纷围上来,问怎么回事。

从林东口中听说苏杭分手的事情,一个个义愤填膺,吵着要为苏杭讨回一个公道。最起码,让林巧巧把这些年花的钱都给吐出来。

不过苏杭没有这意思,反而劝说他们放下这事,既然看清了那女人的底细,以后当陌生人就是了。宿舍的人顿时没了脾气,尤其是老大刘夏辉仰天长叹:“你这个人啊……没毛病!”

老二何庆生也跟着嘀咕:“这样的事都能忍,也太不男人了!”

还是林东心软,知道这种时候,不该再继续伤口上撒盐了,便说:“行了,苏杭想的开就行,倒是你们俩,想好明天校庆表演什么节目没有?”

2.十年校庆

校庆?苏杭恍惚了一阵,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大学五十周年庆。学校领导要求,要以寝室为单位,来表演节目庆祝。节目不在乎高雅庸俗,重要的是全体师生同乐一堂。

穿越前,寝室的人似乎是商量着演个小品或者来个合唱什么的,不过一个个都不是幽默细胞多的人,想的脑袋都炸了也没想出几句台词。

至于合唱,除了苏杭外,都是五音不全,合唱个屁。而当天苏杭又因为林巧巧提出分手的事情心情郁闷,坠楼而死,再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几个室友面露难色,人家宿舍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就他们这一家连个节目方向都没定。

最后老大刘夏辉说:“老三你唱歌还不错,要不然明天代表咱们宿舍唱首歌得了。”

“不是说群体节目吗?我唱歌,你们三个干什么?”苏杭一脸纳闷的问。

林东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正气:“哥几个站你身后,当你的背景板,保证让全校女生为你倾倒。我们不会嫉妒的,你放心吧!”

老二何庆生也连连点头,说:“没错!我们帮你拍手叫好,也算群体节目了,到时候万一吸引几个学姐学妹什么的来对你示爱,你记得哥几个的好就行!”

苏杭瞧着他们三人一副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做作模样,心里实在好笑。

生死挣扎了十年,怎么会瞧不出这三位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苏杭倒没想拒绝。大风大浪都经历了,区区校庆算得了什么?只是唱歌他倒没太多的想法,一来现代歌曲忘的差不多了,二来也没那份心情。

想了想,他说:“唱歌就算了,要不然我弹琴吧,你们站那当侍琴的童子就行。”

“弹琴?”老大刘夏辉一脸不解:“还有侍琴童子这一说?”

“不过学校的钢琴据说挺名贵的,不知道能不能借的出来。”老二何庆生一脸为难的说。

至于林东,则不太相信的看着苏杭,问:“你啥时候学会弹钢琴了?我怎么没见过?”

苏杭微微一笑,说:“我说的琴,不是钢琴,而是古琴。”

“古琴!”林东当场就炸了,说:“你小子玩我呢!咱们学校都没几人会这个,你跟谁学的?”

苏杭笑着说:“跟一位挺有名的大师偷偷学的。”

这话他倒没说谎,当初在修真世界时,曾有一段时间受过重伤,修为近乎全废。那段时间,苏杭失魂落魄,不知如何自处。偶然路过一处山谷,听到里面传来悠远的琴声。他被吸引,进去看到一名老先生在弹琴。声音悠扬不断,仿佛能深入人心。

苏杭在山谷中藏了整整一年,也听了整整一年。那琴声,让他回忆起自己的平生,有了诸多感触。当琴声最后一次消弭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彻底恢复,连伤势也完全好了。而当他想去山谷中找那位老先生道谢时,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张古琴,以及一本琴谱。而琴谱的第一页,则写着:“留赠有缘人。”

直到现在,苏杭也不知道那位老先生的名讳,但他却把那琴谱当作至宝。每每疲惫或心烦时,总会弹上几曲,时间久了,竟以琴音获得不少称赞。

  • sslp1111 2017-08-29 11:07

    文不错,楼主加油

  • AA马总 2017-09-12 15:34

    麻将麻将

友情顶帖

“你真会古琴?”老大刘夏辉问。

苏杭点点头,谦虚的说:“应该还行,不会太丢脸。”

刘夏辉咬咬牙,忽然说:“那行,明个儿一早,我就去找二叔借琴去。他是声乐老师,家里什么乐器都有,平时跟宝贝儿子似的珍藏。今天哥们豁出去了,只要你敢弹,哥们就敢去给你抢来!”

这事就在苏杭的点头中决定了,其他三人虽然很是怀疑苏杭什么时候学会的古琴,不过有人肯冒头解决校庆节目的事,他们倒是松了口气。不管表演的如何,起码自己不用亲自丢脸了。

当夜,三人已经熟睡,而苏杭却没有半点睡意。他躺在床上,尝试着依靠脑海中的修炼方法来吸取灵气。可也不知道是四周灵气过于稀薄,还是那多达数十种的修炼方法不管用,折腾一整夜,别说灵气入体了,就算气感都没产生。

要知道,只有产生了气感,才能感受到周围的灵气,如此方算踏入修炼的门槛。

苏杭没有气馁,他很清楚欲速则不达,为今之计,只有先想办法赚到买药材的钱,才能再尝试修炼。

第二天一早,刘夏辉就像兔子一样窜出寝室。而其他两人,则忙活着换衣服打扮。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当苏杭的背景板,不过几个单身狗,早就琢磨趁着校庆的时机,去勾搭几个妹子了。

苏杭倒没什么好打扮的,依然穿着一身略显老旧的衣裳,只是那副用了七八年的近视镜,被他取了下来。虽然魂魄的再次穿越,没有带来灵气,却意外的治好了他的近视。那副眼睛,基本可以入土了。

摘下眼镜的苏杭,看起来比之前精神许多。眼睛里,也多了几分神采和灵动。再配上那副从容的气质,倒让林东和何庆生有点意外。

“老三,你这摘了眼睛,看起来还有点小帅呢,偷偷摸摸整容去了?”林东问。

苏杭拍了拍林东凸起的肚腩,说:“你都没减肥呢,我整什么容。”

“你真会古琴?”老大刘夏辉问。

苏杭点点头,谦虚的说:“应该还行,不会太丢脸。”

刘夏辉咬咬牙,忽然说:“那行,明个儿一早,我就去找二叔借琴去。他是声乐老师,家里什么乐器都有,平时跟宝贝儿子似的珍藏。今天哥们豁出去了,只要你敢弹,哥们就敢去给你抢来!”

这事就在苏杭的点头中决定了,其他三人虽然很是怀疑苏杭什么时候学会的古琴,不过有人肯冒头解决校庆节目的事,他们倒是松了口气。不管表演的如何,起码自己不用亲自丢脸了。

当夜,三人已经熟睡,而苏杭却没有半点睡意。他躺在床上,尝试着依靠脑海中的修炼方法来吸取灵气。可也不知道是四周灵气过于稀薄,还是那多达数十种的修炼方法不管用,折腾一整夜,别说灵气入体了,就算气感都没产生。

要知道,只有产生了气感,才能感受到周围的灵气,如此方算踏入修炼的门槛。

苏杭没有气馁,他很清楚欲速则不达,为今之计,只有先想办法赚到买药材的钱,才能再尝试修炼。

第二天一早,刘夏辉就像兔子一样窜出寝室。而其他两人,则忙活着换衣服打扮。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当苏杭的背景板,不过几个单身狗,早就琢磨趁着校庆的时机,去勾搭几个妹子了。

苏杭倒没什么好打扮的,依然穿着一身略显老旧的衣裳,只是那副用了七八年的近视镜,被他取了下来。虽然魂魄的再次穿越,没有带来灵气,却意外的治好了他的近视。那副眼睛,基本可以入土了。

摘下眼镜的苏杭,看起来比之前精神许多。眼睛里,也多了几分神采和灵动。再配上那副从容的气质,倒让林东和何庆生有点意外。

“老三,你这摘了眼睛,看起来还有点小帅呢,偷偷摸摸整容去了?”林东问。

苏杭拍了拍林东凸起的肚腩,说:“你都没减肥呢,我整什么容。”

正说着,宿管的老大爷已经拿着话筒在下面喊:“参加校庆的同学们,赶紧出来喽,姑娘们都等急了!”

而女生宿舍的大娘则喊:“参加校庆的姑娘们,别那么急,让那群牲口多等会!”

说归说,做归做,那么大的活动,谁能不想早点到场?无数人从宿舍里蜂拥而出,朝着学校大操场而去。

这次的校庆,因为参与人数是全校师生,节目也很多,所以校领导决定放在操场上办。空间大,不需要过于拥挤。

苏杭三人到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山人海。林东左瞅右瞅,口水流了一地,恨不得立刻去找几个学姐学妹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何庆生的样子也差不多,两眼直冒绿光。至于苏杭,则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

说实话,他的模样还是挺清秀的。虽然因为农村生活,不是很白,但肤色非常健康。而且他很爱干净,衣服再旧,都会每天洗一次。尤其是不戴近视眼镜后,眼中的灵动和身上的淡然相配,给人一种静若处子的感受。仅仅这份清奇的气质,就吸引了好几个不熟悉的女生偷偷看过来。

学校老师全部上阵,按照宿舍房间号,一一安排上场时间。苏杭他们的宿舍排名在中间,算算时间,大概晚饭前能轮上。

很快,随着校长站在舞台上,挥挥洒洒讲了一通话之后,校庆开始了。一个个尚处于青涩阶段的学生,不断上台,轮番挥洒着青春的汗水。看着眼前这热闹的一幕,苏杭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好啊……这样的日子,太好了……

在中午时分,刘夏辉回来了。他气喘吁吁,浑身冒汗,怀里抱着一张用丝绸包裹的长条形物体。跑到苏杭面前,他连气都快喘不过来,说:“哥们尽力了,接下来,全都看你的了。”

苏杭把东西接过来,拉开丝绸袋子看了看,是一张七弦琴。看成色,应该是几十年前产的。这种琴对苏杭来说,只能算非常普通,他随手拨弄了几下,听了听声音,点头说:“凑合着用吧。”

刘夏辉瞪起眼睛,说:“凑合着用?这琴可是我二叔珍藏的,说是建国初期一位大师的作品,你竟然还嫌弃?”

苏杭没法跟他解释,自己当年用过的古琴,可是那位老先生留下的绝世珍品。光琴身,就是千年古木所做,哪怕仅用一根弦,都能弹出非常美妙的曲子。眼前这琴与之相比,简直就是粗制滥造。不过他没继续打击刘夏辉,毕竟对方是好意。

还想看,楼主快更

时间越过越快,很快就到了下午。苏杭一直在想,自己应该弹什么曲子。激烈的?平和的?悲伤的?还是高兴的?

不等他想出来,林东忽然拉着他,咬牙切齿的说:“看,那不要脸的女人也上去了!还有那个王八蛋!”

苏杭抬头看向舞台,只见林巧巧和张少一起上了台。

3.触动灵魂的琴声

张少和林巧巧没有依照校领导的要求,与寝室同伴一起表演节目,而是搞了个二人合唱,唱的还是情歌。这两人的嗓音都算不错,虽然称不上专业,但对普通学生来说,已经算的上好。

而且林巧巧本身样貌还可以,又精心化了妆,穿着一身略显性感的修身漏背短裙,更引得不少男生欢呼。而张少则是有钱的主,光是那一身名牌,就吸引了很多女生目不转睛。

他们唱的很投入,尤其是林巧巧,一双眼睛,几乎全部放在了张少身上。看得出,她是真的动情了。不管因为钱,还是因为别的,最起码现在,她很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至于张少……苏杭忽然察觉到,张少一直在看自己这个方向,或者说,他其实早就知道苏杭的具体位置。他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和嘲讽的笑容,甚至还刻意搂住林巧巧的腰,似乎是在说:“你小子的最爱,现在被老子搂着,想怎么搞怎么搞!”

苏杭心里没有半点波澜,他收回目光,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琴,决定了究竟要弹什么样的曲子。

放开过去,重头再来。

生活,是值得怀念,又需要向往的。

那么,就以这一曲,来纪念流逝的,展望即将获得的!

几分钟后,张少和林巧巧在欢呼声中下台。张少望向某个位置,嘴角露出了冷笑。穷小子,别以为这就算完了,这只是个开始。敢吓我张少,一定让你受尽折磨,再打废你,让你一辈子都是个垃圾!

楼主开始更新了呀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天色渐黑,饭点将到。许多学生看了一天的节目,已经有些审美疲劳。毕竟学生的节目,没多少有高水平。开始是看个热闹,看个新奇,时间长,就感觉无趣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倒不如先去食堂吃点饭。

就在大部分人迈开步子要离开操场的时候,苏杭他们宿舍终于要上场了!

抱着那张琴,苏杭缓缓走向舞台。负责安排的老师一脸纳闷的看着他,然后又看看三个手举装有小石子可乐瓶的三人,心想猜测这是什么鬼节目?刘夏辉三人也很是忐忑,他们不清楚苏杭的琴艺,甚至有些后悔不该上台。下面那么多人,要是丢脸,可一下就丢遍全校了。早知道,就该脸皮厚一些,直接逃跑。就算事后被老师骂,也好过丢人啊!

相比之下,苏杭没有任何紧张感。他曾在千军万马中杀进杀出,血染衣甲。那样的大场面都不在话下,更何况现在这点小意思。

许多人看着他抱着一张古琴上台,都在低声议论这是谁?苏杭的衣服老旧,就算再干净,也能让人一眼看出是便宜货。而且还抱着一张琴,自然很容易被人当成在装B。人群中的林巧巧,也看到了这一幕。她有些愣神,怎么想,也想不出苏杭什么时候学过古琴。

张少也微微一怔,问:“他还学过这个?”

林巧巧摇头,说:“我没听他说过,也没见过他弹。”

“故弄玄虚,看样子是没好节目,所以上去糊弄人吧。”张少不屑一顾的说。

此时,苏杭已经走到了表演位置。由于是临时改变了节目,和一开始告诉老师的合唱不同,所以舞台上除了一个麦克风外,再无其它。苏杭没有在意,席地而坐,将琴摆在了双腿之上。不说别的,仅仅这份镇定,已经值得称赞。

负责主持的同学看着节目单,皱起眉头,犹豫片刻后,这才上台说:“节目稍有变动,402寝室改为古琴独奏,请大家欣赏。”

林东不满的举着可乐瓶大叫:“什么叫古琴独奏,我们三个啦啦队你没看见啊!”

这话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顿时引来哄笑声。刘夏辉跟何庆生脸都红到屁股了,赶紧踢他一下,说:“不讲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主持人也懒得跟这群人瞎搀和,直接下台了。

台下许多人都哈哈大笑,说:“行了,你们这小品不错,有笑点。”

“对啊,有创新,值得鼓励!”

“快滚蛋,我们要看学妹!”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