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翻了路边一碗米,阴差阳错成了地府鬼差

莲蓬鬼话 123186 2705

我叫徐通,今年大三,在我寝室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的一个室友,刘昊,他死了。

饿死的。

第一天,刘昊水米未进,照常上课。回到宿舍后,照常打游戏。我问他要不要吃饭,他说不饿。

第二天,他脸色些许苍白,但看上去精神很好。这一天,他依然水米未进,下午体育课游泳,他游得比我还快,丝毫不像是两天没吃饭的样子。晚上我们寝室几个打算出去吃顿好的,谁知道刘昊说不出去。

到了凌晨零点时分,我起夜。

当我打开了厕所的门时,一个身影突然朝我扑来,一下将我撞倒在地。

那人将我撞倒之后,发了疯地想逃。

就在他撞我那一霎,我已经看清了那人的样貌,是刘昊!

“刘昊!”我一把抓住刘昊的手,让他逃不掉。

刘昊低下头,满脸痛苦之色,眼眶里更是泪花闪烁。

我心中一酸。

猛然间,刘昊脸色剧变,变得阴沉起来。他目光冰冷地瞪着我,眼神里尽是嘲讽。

“刘昊,你没事吧?”我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刘昊这几天的言行,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死,活活饿死!”刘昊指着自己,面容狰狞地冲我说道。

说完,他得意地大笑了起来,笑声阴森。

随后,刘昊快速地爬回床,继续睡觉。

我愣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那根本不是刘昊的声音!

第三天,他脸色更苍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不过,他的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回到宿舍后,他便是躺下睡着了。

黄昏时刻,我一个人在跑步。

当我跑到距离沙地还有几米处的跑道时,我看到有个人跪在沙地那里,双手使劲地刨着什么。

那人一边刨,一边发出轻轻地咀嚼声。

我悄悄走了过去,当我看到那人侧脸时,悚然大惊。

是刘昊!

“刘昊,你疯了?这是沙子,不能吃的!”我见到刘昊嘴里满是沙子,急忙一把打掉他手中的沙。

“徐通,我好饿,我真得好饿啊!”刘昊眼眶当中泪花闪烁,一副极度饥饿的样子。

“你去食堂吃饭,去超市买东西吃也好啊!”我急切地说道。

“徐通,我不想吃沙。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刘昊说着,将我推开,又抓起一把沙子往嘴里塞。可他根本咽不下去,剧烈咳嗽几声后,又喷了出来。

“刘昊,刘昊你怎么了?”我吓坏了,刚想去阻止刘昊,却没有想到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脚将我踩在脚下,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们不让我吃东西,我也不让你们吃!哈哈哈!”

刘昊的声音,让我觉得极为陌生,而且还带着报复的味道。

第四天,刘昊整个人无精打采,而且脸色极差,嘴唇干涩,眼眶也黑了起来。

看到刘昊这样,我吓坏了,感觉要出事情,急忙给班主任打电话。

班主任也劝过了,但刘昊依然坚持不吃东西。

事情越发严重,班主任上报学校领导,并给刘昊父母打电话,请他们立刻来学校一趟。

院长、校长等学校领导来我们寝室,先后看望刘昊。不到两个小时,刘昊的父母火急火燎地赶来了。

可不管谁劝,刘昊都始终不肯吃东西。或许是,他想吃,但有谁不让他吃。

无奈之下,刘昊的父母跟学校领导商量,强行让刘昊吃东西。然而,这换来了刘昊极为强烈地挣扎。

谁都没有想到,连续四天没有吃过东西的刘昊,力气异常地大,几个身强力壮的体育学院的魁梧男生都摁不住他。

刘昊面容狰狞,像是一只发怒的豹子似的,目光凶狠地瞪着所有人。

他的母亲痛哭流涕,父亲也是泪花闪烁。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连续尝试数次,刘昊的体力终于不支,倒了下去。校医院的医生,急忙给刘昊静脉注射葡萄糖,然后给他喂稀粥。

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葡萄糖注射液根本输不进去。而且,灌进去的稀粥,也在他剧烈的呕吐下,全部吐了出来。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但他却还有气息存在,这显然不符科学常识。他面如死灰,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他的母亲,撕心裂肺地痛苦着,父亲也泪如雨下。

学校领导虽然竭力想帮忙,可却手足无措,根本无从下手。

坚持到第五天深夜,刘昊的生机到了枯竭的地步。到了最后时刻,他竟然开口说话了。

“徐通,徐通!”

听到刘昊那极为嘶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后脊梁窜起一股寒气。

我来到刘昊床边。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刘昊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他那枯瘦的手,如钢爪一般,死死地抓住我,锋利的指甲竟然掐到了我的肉里。

我忍着疼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徐通,我不想死,我真得不想死。”刘昊双眼布满血丝,语气里充满了不愿意,看上去很是可怜。随后,他猛地将我拉到他的身前,目光变得狰狞起来,嘴唇轻轻蠕动,一字一句地说道:“下一个,就是你。”

刹那间,我如遭雷劈一般,呆立当场!

哈哈哈!

刘昊发了疯似的大笑了起来,笑得我冷汗淋漓,浑身直哆嗦。

几秒后,刘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这个世界。

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快速地为他检查,希望可以挽救他的生命。我被人挤到了一边,呆呆地站在墙角,一直在想刘昊的那句话“下一个,就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

刘昊,饿死了!

活活地饿死了!

葬礼上,我看着刘昊的黑白照片,脑子里很是混乱。

刘昊的血液停止不动,但他却还有气息存在,这显然不符科学常识。他面如死灰,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他的母亲,撕心裂肺地痛苦着,父亲也泪如雨下。

学校领导虽然竭力想帮忙,可却手足无措,根本无从下手。

坚持到第五天深夜,刘昊的生机到了枯竭的地步。到了最后时刻,他竟然开口说话了。

“徐通,徐通!”

听到刘昊那极为嘶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后脊梁窜起一股寒气。

我来到刘昊床边。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刘昊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他那枯瘦的手,如钢爪一般,死死地抓住我,锋利的指甲竟然掐到了我的肉里。

我忍着疼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徐通,我不想死,我真得不想死。”刘昊双眼布满血丝,语气里充满了不愿意,看上去很是可怜。随后,他猛地将我拉到他的身前,目光变得狰狞起来,嘴唇轻轻蠕动,一字一句地说道:“下一个,就是你。”

刹那间,我如遭雷劈一般,呆立当场!

哈哈哈!

刘昊发了疯似的大笑了起来,笑得我冷汗淋漓,浑身直哆嗦。

几秒后,刘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这个世界。

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快速地为他检查,希望可以挽救他的生命。我被人挤到了一边,呆呆地站在墙角,一直在想刘昊的那句话“下一个,就是你”。

这是什么意思?

刘昊,饿死了!

活活地饿死了!

葬礼上,我看着刘昊的黑白照片,脑子里很是混乱。

猛然间,我发现照片上的刘昊,嘴角上仿佛多了一丝笑容,是嘲笑。

紧接着,我看到黑白照片上的刘昊,面容逐渐变幻,最后变成了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男人。

他颧骨突起,眼窝很深,很是消瘦,仿佛一个许久没有吃过东西的人一样。只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仿佛看透了我的灵魂一般,吓得我魂不附体。

呵呵!

陌生男人轻轻地笑了一声,吓得我头皮发麻,四肢颤抖。

我扭头看向四周,身旁的人都没有任何异样,难道,他们没有看到那照片的古怪吗?

当我回头再看刘昊的照片时,那个陌生男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回到寝室,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黑屏电脑,出了神。

“下一个,就是你。”

刘昊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回响,根本无法挥散。

难道,这是暗示,我会如刘昊一般,诡异地饿死?

我想起刘昊之前的怪异举动,和匪夷所思的言行,那根本不像是一个常人做得出来的。难道,是鬼?!

当我想到“鬼”这个字眼时,我的心中,不禁一阵惶恐。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也要死吗?”我站了起来,神情焦急地来来 走动,像没头的苍蝇。

以前,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可如今,刘昊的死,让我不得不对自己这个信仰产生了怀疑。

如果不是鬼做的,那刘昊怎么会死呢?

从他种种表现来看,他根本是身不由己。

是那个男人?

我猛然想起了刘昊遗照的事情。

  • 那台风琴 2018-01-28 16:53

    请原谅我刚刚竟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肯定就是那个男人。

他是鬼,他是鬼!

叮咚叮咚!

手机响了。

啊!

神经紧绷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吓得叫了起来。

我稍稍回了神,看到手机亮了之后,方才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但我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我极为害怕地走向了手机。

我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两条新短信。

第一条,是我女朋友邱玉婷发来的——徐通,来学校门口接我。

第二条,是未知号码发来的——今晚,千万别出学校。

我怕了。

我怕那鬼会害我的女朋友。

管不了那么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一个劲地朝着校门口冲去,一边跑一边给我女朋友打电话。

果然,电话没人接。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现在打谁的电话,估计都是没人接。

我跑到了校门外,看到稍显冷清的大街,我左顾右盼。

校门外,只有几辆停靠在路边的电三轮在等生意。偶尔会有成双成对的男女嬉笑着出学校,朝着不远处的小旅馆而去,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

“出来,你给我出来!”我像是发了疯似的大吼大叫。

学校门口的保安立马看了过来,都以为我真得疯了。

呼呼!

一阵冷风袭来,萦绕在我身旁,让我感到莫名地胆怯。

是鬼来了?

“我跟你有什么仇恨?”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在旁人眼中,我真得是疯子。

身旁的冷风一下消失了。

“我们本来无冤无仇。”突然,一个保安面目呆滞地开口说话道。

我猛地回头,看到了那个开口的保安,猛地一惊。我发现,那保安的面容,和我在刘昊遗照上看到的面容,一模一样。

他被鬼上身,成为鬼保安了!

“你为什么要杀了刘昊?”我心里很害怕,但如今害怕也没用,只能继续问下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斗不过鬼。

“他该死!”鬼保安脸色惨白,陡然一怒,冲我大声喝道。他站在学校门口,好像很怕我逃回学校似的。

“你到底是谁?我们根本不认识你!”我嘶声力竭地大吼着。

“你们确实不认识我,但是,你们该死!”鬼保安笑了起来,笑声凄厉,令人头皮发麻。“我就喜欢看着你们害怕的样子,好玩,很好玩。哈哈哈!”

“这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你要杀我,起码也该让我知道理由吧!”事到如今,我也别无选择。如果一个鬼要杀我,我根本反抗不了,只希望临死前能够知道为何而死。

鬼保安走了过来,他双目漆黑,如墨一般,非常空洞。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嘴唇纤薄的他,看上去有些尖酸。再加上,惨白的肤色,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呵呵!

冰冷的笑声传来,吓得我直哆嗦。

他伸出了右手,握住了我的喉咙。

他的手好冷!

他要杀了我吗?

我想挣扎,可我发现,握住我喉咙的手,力量异常强大,我根本逃不了。我就站在那里,满目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被鬼上身的保安。

这时候,其他保安跑过来了。

结果,鬼保安猛地一甩手,将那几个保安全都放倒在地。他将我举在半空中,手指发力,我顿时感觉呼吸困难。

“放开他!”

突然,一声厉喝响起。

鬼保安扭头一看,见到来人之后,猛地瘫软了下来。

我落地之后,摔在地上,剧烈咳嗽了起来。那个被上身的保安,就躺在我旁边,昏睡过去。

这时候,一个穿着风衣的魁梧男子走了过来。他扶起了我,摸了我的手一下,好像是再给我检查。

“谢谢。”我急忙感谢。

“小子,你真得想死吗?叫你别出来你还要出来。”魁梧男子拍了我脑袋一下,很是生气地训斥道。

“如果那鬼要杀我,我能逃掉吗?与其终日惶恐偷生,还不如干脆死了。”我也深感无奈。

“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点骨气。”魁梧男子很是欣赏地点了点头,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令牌,递给我。“下次再碰到那东西,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它自然就会滚得远远的了。”

我看到那块令牌,巴掌大小,呈现灰黑色。它做工精细,摸起来很有质感,但却透着一股渗人的冰冷。

“这是?”我很好奇,这牌子是什么东西。

“别问,你把它带在身上就是。”魁梧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呵呵一笑,转身就走。

我仔细摩挲了两下那块牌子,刚想问那个男子是谁,抬头一看,四周空空荡荡的,那个魁梧男子早就消失了。

这时候,那个被上身的保安也醒了。他的同事们对刚才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

我没有搭理他们,朝学校走去。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想起了魁梧男子跟我说的一句话——叫你别出来你还要出来。

我立马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翻看信箱。

“今晚,千万别出学校。”

别出学校?那鬼如果想杀我,大可以在寝室下手,为何要骗我出学校呢?而且,发这条短信叫我别出来的人,难道就是刚才那个风衣男人?他怎么知道有鬼要害我?而且,恰好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来救了我。

他到底是谁?那个鬼,又是谁?

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啊?

我往前走了百十米左右,路旁的树,诡异地摇动了起来,阵阵寒风扑面而来,让我感到丝丝恐惧。

那鬼,回来了?

我急忙掏出令牌,往前一伸。

很快,寒风散去,大树恢复正常。

“这牌子,还真得有用?”我欣喜不已。

“我对付不了你,但我可以对付你女朋友。嘿嘿,你女朋友那么漂亮,我还真想去尝尝她的味道呢。”

路过的一个男生,突然对我说这话。随后,那个男生晕倒在地。

猛然间,我感觉要出事,一个劲地朝着女生宿舍跑。

我一边跑,一边拨打我女朋友的手机。

谢天谢地,她接了。

“小婷,你快出来!”我迫不及待地大喊道。

“这么晚了,徐通,你要干嘛啊?”她还以为我要约她做其他事情。

“没时间解释了。你快点出来,不然就晚了。”我使劲地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小婷听到我的语气确实非常着急,也就知道我真得没有在开玩笑。

“那好吧……啊!”

突然,小婷的声音戛然而止,好像出了什么事似的。

“小婷,你怎么了?”

“小婷,你别吓我,你快下来。”

……

接着,小婷寝室里变得嘈杂起来,我听到那些话,心中一阵惶恐。

那个混蛋,竟然真得动手了!

我拼命地跑,使出吃奶地劲,几分钟后跑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我也不管那么多,一个劲地往上冲,宿管阿姨想拦我都拦不住。

我冲到了小婷寝室门外,此时,整层楼的女生都出来了,全都汇聚在她们寝室门口。

“小婷!”我喊了一声。

这时候,女生们都惊慌了起来,一些人穿着睡衣,还有些女生穿的更是暴露呢。一个大男生突然闯进来,她们不慌张才怪。

和小婷一个寝室的女生见到我来了,急忙冲过来,说道:“徐通,你快进去看看,小婷好像发疯了。”

我挤过人群,进入寝室。

小婷衣服破烂,站在床上,一副要往下跳的样子。她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眼神里满是嘲讽。

我刚刚跑进去,小婷便朝我跳了下来,一下将我砸在地上。我感觉她的皮肤好冷,比常人冷多了,像是刚从冰箱里出来似的。

我顾不上疼痛,忙不迭地掏出令牌。

一阵寒风散去,小婷晕了过去,体温恢复正常。

“哈哈,你女朋友的皮肤真好呢。”突然,寝室门口一个女生发出了男人的声音,吓得其他女生尖叫着仓皇逃跑。

“混蛋!”我扶起小婷,看到她衣衫破烂,心中愤懑不已,大声冲那鬼女生吼道。“你还算男人吗?有本事冲我来啊!”

“哼,我现在是鬼,不是男人。”鬼女生冷笑了起来,样子颇为渗人。

“我跟刘昊到底哪儿得罪你了?你竟然要这么对付我们!”我真得很想杀了那鬼,但我一点手段都没有。

“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只想弄死你们。”鬼女生阴森地笑着。

“有种的话,冲我来啊!别动我身边的人,这事跟他们没关系。”我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但似乎一点效用都没有。

“那你先把牌子扔了。我杀了你,自然就不会再去害别人了。”

我猛地一怔,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牌子。

这块牌子可以保我的命,我若将它扔了,等于自杀。

我看了一眼怀里还处于昏睡状态的小婷,我心痛如绞。无奈之下,我只得将牌子往旁边一扔。

见到我把牌子扔了,鬼女生惊喜若狂,面容立刻狰狞了起来,准备朝我冲来。

“你这小子还真是够傻的,叫你扔你就扔。”正当鬼女生想杀了我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响起的同时,鬼女生瞬间瘫软下去,陷入昏睡当中。

那鬼,再次仓皇逃窜。

很快,宿管阿姨急匆匆地跑上来了。

与此同时,我也突然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

回过神之后,我看四周的环境,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这一眨眼,我竟然从四楼直接来到了地面。

这是做梦吗?

我看向了站在我身前的魁梧男子,问道:“你是谁?”

“对你救命恩人,你就这态度?”魁梧男子瞥了我一眼,有点埋怨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懒得搭理他,我觉得眼前这男子肯定知道这一切。

“一边走,一边说吧!”

我跟在魁梧男子身后。

“我呢,叫冥夜。冥王的冥,黑夜的夜。”冥夜自我介绍,我走在他身边,总能感受到一股渗人的寒冷,好像他身上挂着冰块似的。“要杀你的那东西,是鬼,那家伙叫黄风。”

“他为什么要追杀我?”我对此深感困惑。

“还记得五天前,你跟你同学刘昊回学校时,路过你们学校西北方向一处荒地时发生了什么吗?”冥夜问道。

我回想了一下。

那天是黄昏时刻,我跟刘昊骑自行车出去逛,回来的时候,我们路过学校西北方向一处荒地。那是学校购买的一处荒地,打算修建成第七教学楼。

那处荒地,以前是居民楼,年久失修之后,变成危楼。居民早都搬光了,学校要扩建,政府很快就把那块地批下来了。

我一路想下来,觉得没有什么奇怪的啊!

“当时你们骑车经过路边时,是不是看到了路边有一碗米,旁边还有香蜡纸钱?”冥夜问道。

我猛地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

当时刘昊还很好奇,大路边的,怎么会有一碗米,还有香蜡纸钱呢?

我是农村长大的,这种事情见多了。小时候,总是看到老人们在路边放一个碗,碗里装一些饭或者米,然后点香烧纸钱。

我听我爷爷说,这是给路边孤魂野鬼的东西,让它们吃了之后早点走,不要危害当地人。

刘昊是城里人,不知道这个规矩。他好奇心起,下车去看了看,我当时叫他别管这个,说会沾染脏东西的。

刘昊不相信,一脚把那碗给踹翻了,还拿没喝完的矿泉水将香蜡给浇灭了。

“你们不知道,当时黄风正好在吃这供品,没想到被你们这一搞,它啥都吃不了。所以,它一怒之下便跟你们来到了学校。当时你们俩三把火正旺,它没办法整你们。可是,在刘昊不吃饭的前一晚,你们寝室几个人出去喝了酒,回来的时候,刘昊的肩膀,被你们搭着。三把火灭了两把火,在回到傍江苑时,楼上泼下来一盆冷水,将头顶的那把火也给彻底浇灭,给了那鬼可乘之机。”

我猛地惊醒,原来是这么回事。

“你们不让黄风吃东西,它就让刘昊活活饿死。杀了刘昊之后,它也没打算放过你,所以它附体刘昊身上,说‘下一个,就是你。’”冥夜的话,让我遍体生寒。

“既然他想杀我,大可以在寝室下手,为什么多此一举地将我骗出学校?”

“刘昊的三把火已经灭了,被黄风上身,在劫难逃。但你不同,你的三把火比常人更强,再加上灵魂纯净,学校阳气很强,所以黄风没办法在学校里对你下手,就想把你骗出学校。”冥夜解释道。

冥夜见我有些不相信,继续说道。

“其实,这个世界上,真得有鬼,只是很多人没有遇到过,所以不相信而已。有时候你想找一样东西,任凭你如何仔细去找,可就是找不到。而当你不想找的时候,那东西就出现在最明显的地方。你知道为什么吗?”冥夜看向了我,目光里带着一次嘲讽。

我摇了摇头。

“那是鬼遮眼。”冥夜解释道。“有些调皮的鬼,它没有恶意,遮住你的眼之后,让你怎么找都找不到。等它走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你要找的东西,其实就在你面前,只是被遮眼的时候你看不到而已。”

我如梦初醒,原来是这么回事。

“有时候人们在睡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床下。有的人呢,就以为自己睡觉不老实,翻来翻去的,所以滚下了床。有些人是有这种情况,但也有些人,是被搬下床的。”

越听,我心里越觉得瘆的慌,怎么搞得好像到处都有鬼的身影啊?

  • 快快的刀 2017-11-27 23:31

    遇到奇怪的事情,泰然处之就可以了。

  • 又见竹笋 2017-12-13 12:14

    呃呃呃……经常找不到东西,不找就出现,好惨死后还得变鬼

  • 我是你第9个爸爸 2017-12-13 16:50

    不是进不了学校吗?怎么进的女生宿舍?不是人有三把火吗?怎么还能想附谁体就能附谁体?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那只鬼,也就是黄风,它好像很怕你啊?你到底是谁啊?难道,你是茅山道士?”

冥夜面容一僵,在我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骂道:“茅山你妹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茅山道士。那只是你们这些人类想出来的无聊把戏而已。”

我刚想说什么,突然觉得冥夜的话,有些古怪。

你们这些人类?

他说这话,难道他不是人类?

“你用这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我是鬼怎么了?我干嘛非得是人类啊?”冥夜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着又挥起手,我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一下。“小子,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你要是想害我的话,早就害了。”我还是相信冥夜不会害我的。

“算你有点见识。”冥夜满意地点点头。

“你能帮我除了那鬼吗?”我想报仇,想泄愤。

虽然是我们先对不起那鬼,但它也不该杀了刘昊啊!它冲我来没关系,但它不该冲小婷下手,这绝对不能原谅!

“我凭什么帮你啊?”冥夜的问题,让我无言以对。

我哽咽了一下,说道:“只要你能帮我除了那鬼,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冥夜听到这话,眼神当中也是流露出一抹兴趣,更多的好像是奸计得逞的得意。

“这是你说的?”冥夜的嘴角微微勾起。

“是我说的。”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

“如果,我要你成为人不人,鬼不鬼呢?”冥夜问道。

人不人,鬼不鬼?

这是什么意思?

我感到有些困惑。

“就算这次我帮你除了黄风这只鬼,以后你再遇到其他的鬼,你怎么办?难道让我每次都出手?”冥夜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思。

“还有,像你这种灵魂纯净的人,每只鬼都想据为己有。这次还好有我帮你,如果我不在的话,你早就被鬼侵占了。不光是你,你的亲朋好友,你身边的人,也许都会遭到不测。你怎么不?”冥夜像是一个催眠师似的,一步步催眠我,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其实,灵魂纯净的人,不但容易遭到鬼惦记,也是成为鬼差的先天条件。

“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这所学校,问题非常大。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想想,为什么你们傍江苑会建成一个八卦状。”

我猛地一惊,对啊!在第一次来学校时,负责接待的学长都会给我们新生发一张学校的俯视地图。当时绝大多数人笑着说,学校真有创意,竟然将傍江苑的宿舍楼,建成了八卦状。

“你们傍江苑有十二栋宿舍楼,但是,却有十栋宿舍楼都是男生居住。而且,连国防生都住在这里面。另外两个学生苑,可都是男女均衡呢。”冥夜继续说道。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所学校很恐怖了。

“八卦状的宿舍楼,再加上那么多强大的阳气,鬼都不信你们学校没有问题。”冥夜继续说着,脸上挂着一抹狡黠的笑容。

“你说吧,我该怎么做?”事到如今,我也别无选择了。

“把我给你的那块牌子拿出来,你咬破指尖,第一滴血在上面。”冥夜吩咐道。

我照做。

当一滴血滴在了那块牌子上后,猛然间,我身躯一阵颤抖,眼前视野变得模糊起来,随后又逐渐清晰,但是色彩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呈现一种扭曲的状态,看上去令人有种想吐的冲动。

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体温快速下降,但摸起来,还是有点温度的。

“你看那边。”冥夜指向了我左手方向。

我转过头去,陌生的色彩和空间扭曲感,让我一时之间难以适应,差点就吐了。我忍住想吐的冲动,顺着冥夜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有两个人,前面那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后面那个人,脚后跟垫着,肤色苍白如纸,看上去有些诡异。

“后面那个,是鬼。”冥夜说道。

我猛地一惊,我,竟然看到鬼了?

“你现在拥有了与我一样的视野。不对,是拥有了和鬼一样的视野。所以,你能看到鬼了。只是,现在的你,还并非是鬼,处于半人半鬼状态,体温只是10度。”冥夜继续说道。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感觉有些难以相信。

“你现在回寝室吧!半夜十二点,你再照照镜子,你就会发现,你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说完,冥夜转身打算走了。在走之前,他又回过身来,冲我说道。“对了,你现在有个新的身份,见习鬼差。”

冥夜走了,我一个人愣在那里。

我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冥夜既然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什么不提前出来帮助我,非要等到我遇到危险,急需帮助时他才出现?

我觉得,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就是让我成为鬼差。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想着这个问题,回到了寝室。两位室友还没有睡觉,他们看到我之后,急忙跑了过来。

“徐通,你小子够牛的啊,竟然跑到女生宿舍去了!”一向不着调的岳明冲我竖起大拇指,嬉笑道。

“徐通,你这下可是闹大了。班主任知道了这件事情,让你明天去他办公室一趟。我看,校方肯定会严肃处理这事,没准你会被记大功呢。”薛云眉头微皱,看样子像是在担忧我。“你也真是的,怎么突然跑到女生宿舍去了啊?”

我想解释,可现在也解释不清楚。

就算告诉他们实情,说小婷被黄风这鬼上身,恐怕他们非但不会相信我,反而会说我是神经病的。

我随便敷衍了一句,说很累了想睡。

快到午夜十二点时,我悄悄起了床,来到洗漱台,这里有一面大镜子。

我站在镜子前,心中很是忐忑,我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我,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在回想冥夜的话——半夜十二点,你再照照镜子,你就会发现,你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

我到底会有什么不同呢?我在心中问道。

过了一会儿。

铛、铛、铛!

学校四教钟楼敲响了午夜来临的钟声。

十二点了!

我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我,时间一分一秒地消逝着。

突然。

镜子里的我,肤色逐渐变得白皙起来,但看上去更像是有种不健康的白。白皙的皮肤,逐渐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灰色,看上去死气沉沉,给人一种阴森古怪的恐怖。

在我的眉心,一点黑色逐渐变大,成为一个圆形。圆形散开,逐渐演变成为一个符号,像是一种标记似的。

我的眼睛,由黄褐色开始变黑,最终整个眼白都被染黑,仿佛一个黑漆漆的洞一样,深不见底。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