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头条】我在某宝开店遇到的那些奇葩事儿

莲蓬鬼话 1048228 9962

可能涯友们都在某宝买过东西,但是我卖的这个大家估计都很少遇到。

因为我卖的东西就是那种电视电影里道士用的法器,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是迷信,不相信。

但是这些东西真的有用,不然也不可能到现在还没衰败。

其实我一开始卖东西的时候,只想着给店里增加些收入,但是没想到,上门的第一个客人,居然就是白无常!

这个故事得从下面开始慢慢说起了。

“宝贝已成功发布,通常30分钟后才能在搜索中显示,请耐心等待。”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周昊挥拳喝道:“yes!”

这才上架了一个产品,周昊便开始兴高采烈,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纸房子、纸车子、纸花轿,顿时感觉前方的路还很远。

他的师父张善元在二十年前将他捡了回来,开了个花圈寿衣店,平时帮人“算卦”、“看风水”,愣是将他拉扯大了。

忙活了一下午,周昊终于把店里所有的产品都上架完毕,将店铺取名为“阴阳轩”虽然没有创意但能体现自己的经营范围。

“叮咚,您有新订单。”

看着手机上的提示消息,周昊手忙脚乱的点开“待发货”——原矿朱砂30克装。

收件人信息:谢必安,酆都鬼城-往生街道-留魂路444号元帅府。

谢必安?这不是地府十大阴帅之一的白无常吗!常听师父提起,还吹牛说和他关系很好。周昊当场就怒了,老子开店头一天还没来得及放炮呢就有人消遣我?

他点开“与买家联系”,用两根食指在键盘上戳着打字。

“你搞什么?是不是有病?”

对方几乎下一秒就回复了:“别废话,赶紧发货!”

这是复制粘贴的吧?不然怎么回这么快?周昊早就耳闻做网店的竞争大,有些同行会用小号来买东西然后给差评。

周昊也不是怕事,但始终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殊不知他这种信誉度不到一颗心的,大卖家根本搜索不到他的产品,更没工夫打击他的店铺。

“阁下不会是同行吧?”

对方又是瞬间回复:“说了别废话,再磨叽当心本帅给差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周昊指着屏幕把自称谢必安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好,发货就发货,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非得千里约个架打残你!再不济也得半夜砸你家窗户!周昊想着就把一小盒朱砂从柜台里拿了出来。

他当即就打开手机版的千牛app点击了发货,因为用手机可以扫描输入快递单号。

空白的快递单还抓在手上,他愣住了,这……这地址怎么写?

酆都?

什么鬼?

搞事情啊!

周昊再次联系了那个买家。

“你地址……”

周昊忽然跳了起来。“我朱砂呢!”刚才明明就放在跟前了啊!

他的笔记本电脑是刚放暑假时他师父给他买来准备读大学用的,光靠学校里那几节电脑课是没法提升打字速度的,所以打字都是低头看着键盘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敲出来的。

可没打几个字出去他就发现朱砂不见了。

“叮咚,发货成功!”

看着手机上的提示消息,周昊愣了。

难道……

不可能!

可是……

没有可是!

“对方已确认收货,三十冥宝已到账。”

朱砂是一块钱一克,看着手机里多出来的三十冥宝,周昊又懵了。

  • 特价求求网 2018-01-30 15:34

    这种事很正常

  • u_108634208 2018-01-30 17:02

    楼主少见多怪了

  • 孔祥法 2018-01-30 17:56

    不要大惊小怪!

  • ty_明澈490 2018-01-30 21:20

    竟有此事

  • 吃鱼阿 2018-01-30 21:35

    正常现象

  • 泡椒洋芋丝 2018-01-30 21:51

    常有的事

  • 我要OB了 2018-01-30 23:13

    不值得一提

  • 广东夫妻 2018-01-30 23:47

    楼主遇上还能主动付款的鬼,你人品爆发啊!我就遇过一个不付款的女鬼,打电话到我上班的郎酒吧把我应召过去,完事了她一个铜板都不给,可怜哥在她身上打了全套一百零八招!!!说起来满满都是沧海桑田啊!

  • dancy9 2018-01-30 23:58

    ……

  • 酒德利集团 2018-01-31 01:13

    哪个月不收到几次死人钱?那还叫玩家?

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周昊决定还是问问那个谢必安吧。

“亲?还在吗?冥宝是什么?”

对方再次瞬间回复:“看在你朱砂纯正的份上本帅就告诉你,你们阳间的‘元宝’是从元朝开始的,取‘元朝之宝’的意思,冥宝,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一次,周昊是彻底傻了,因为之前如果真是同行通过已经打好的字来复制粘贴达到快速回复的话,那这次的问题可是有针对性的,人类的手速不可能达到!

周昊发了两个疑问的表情,道:“那,那你真是白无常?”

“什么你?叫七爷!”

“好嘞七爷。”

“还有何事?有屁快放!”

周昊拼命压制住震惊的情绪,想了想问:“那我收到这冥宝有什么用?我还没死呢。”

手机那头的白无常眼珠子一转,道:“怎么不能用,地府的阴神都有店铺,等你销量有一颗钻了甚至可以和天庭的仙官做买卖,像你现在就可以来我店里看看的嘛~/害羞/害羞。”

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周昊闻言顿时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回复了一个OK后周昊就点击了“他的店铺”,进去看了看,都是些符咒法器什么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周昊就买了一张镇尸符和一张聚阳符,三十冥宝正好用光,货也是瞬间收到了。

那头的白无常露出一个发自奸商的笑容后就关闭了会话窗口。

这年头哪里还有僵尸?聚阳符,看宝贝介绍详情就是快速聚集阳火的符咒,周昊给这两张符重新取了个名字——鸡肋。

殊不知,就在今天晚上,周昊愣是靠这鸡肋才逃过一劫。

此时的周昊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赶紧上图好评啊!

“卖家发货很快,宝贝质量也很好,效果立竿见影,绝对不是刷的,良心评价!”

没多久周昊的师父张善元就回来了,打了一下午牌,输了钱心里不高兴板着脸就进来了。

简陋的八仙桌上师徒二人正在吃晚饭,蒜泥空心菜、韭菜炒蛋、榨菜肉丝汤,简单但能满足温饱。

“晚上跟我出去一趟。”张善元说道。

周昊心知准没好事,道:“晚上我要看店,今天头一天就开张了。”

张善元一听,放下了筷子,俯身仰视着周昊问:“卖了啥?挣了几个钱?钱呢?”

“刚发出去人家还没确认收货呢,哪儿那么快啊,就一盒朱砂,三十块,干嘛?你不是说卖的钱归我吗?”周昊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

他可不敢告诉师父是白无常买的,赚来的什么冥宝还被他买了两张鸡肋。

张善元有些失落,又拿起筷子,扒了一口饭,道:“归你,但你可不能耽误我生意,晚上你去帮我守夜。”

古时候的人害怕亡者灵魂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会点上蜡烛香火为亡灵照亮来去的路。

这一定又是周边有人死了张善元去超度,完事儿后就会大吃一顿,这时候就要派人来守夜。如果守夜人是张善元带来的,那么就能多加四百块钱。

周昊不情愿地问道:“又是谁死了?”

“李老二家的姑娘,肚子被个有钱人搞大了不认账,一时想不开就在学校里上吊了,造孽啊。”

周昊也惋惜了一阵,说:“知道了,去的时候喊我一声,我吃饱了。”随后周昊就坐在电脑前玩起了手机。

反正晚上是有宵夜吃的,那还吃这粗茶淡饭干啥?

听白无常说地府的阴神也是有店铺的,周昊就打开淘宝APP的首页翻看了起来。

整体页面色系是黑色的,以往是橘黄色,不过这都不要紧,已经不算惊悚了,关键是诸葛孔明的八阵图、孟婆的孟婆汤、钟馗的斩鬼剑、酒神杜康的啤酒……

等会儿,啤酒?吹牛逼呢吧,地府有啤酒吗?还卖三千冥宝一瓶!

周昊想都没想就点了进去,毕竟,这里头……有商机啊!

宝贝详情介绍:“通过特殊渠道从凡间引进,仅此一瓶,售完即止。”周昊又往下拉了拉页面。

“此店铺因涉嫌售卖凡间商品现已查封,以儆效尤!”

怎料等了半天的刷新结果是这个,周昊不禁吓了一跳。凡间的商品不让卖?赶紧看看自己的店铺。

“还好还好。”周昊拍了拍胸脯,随后想着,难道我是个BUG?没被发现的漏洞?

管他呢,是福是祸躲不过、要死要活屌朝上!

南社新村,这是一块城乡结合部,往东是市区,往西是乡下,破破烂烂的,路边电线杆上到处都是特快一针灵的广告,空中电线交至如同乱麻,家家户户盖着三层的小楼,大部分本地人靠租房子给外来打工者赚钱,自己成天打麻将,日子过得挺宽裕。

李家庭院内,朦胧的月光下,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气息,发了霉的围墙上爬着歪歪扭扭的枯藤。

院子内,门板架在两张长条凳上,躺在上面的正是那上吊死的女尸,女尸头部两侧放着两只蜡烛正摇曳着,脚前摆着一只焚化缸,缸前有一垫子是让家属跪着烧纸钱用的。

因为今天停电,空调用不了,天气又热,李老二害怕尸体臭了就安排在院子里了。

女尸伸出的整条舌头已经被塞进了嘴里,突起的眼球也按了回去,但留在脖子上的勒痕一时半会却磨灭不掉,两侧的烛光摇摆不定,此时周昊方才感受到仲夏的夜晚有些凉意。

张善元超度一番后正在不远处的棚子里大吃大喝,周昊听厌了周围青蛙和乌鸦的叫声,拿出手机玩起了探探。

翻了半天也没撩到妹子的周昊心烦意乱。总觉得这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不由看向那女尸。

树上的乌鸦猛地叫了一下,落入周昊眼帘的是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眼,往下看了看,那条已经有些发黑的舌头也吐了出来。

头皮发麻!

周昊吓得连退了两步,听师父说,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貌似要……尸变?

他赶紧捡了根树枝蹑手蹑脚地将女尸的舌头塞了进去,又把眼珠子也按了回去。看了看师父那一块喝得正高兴,吹胡子瞪眼的。

再一回头……

妈呀。

又睁眼吐舌了。

这事儿就算让张善元出面估计也解决不了,毕竟自己的师父有几分道行周昊还是知道的,基本是负数,于是他赶紧拿出手机找了白无常。

“七爷!救命啊!”周昊还把女尸的脸拍了过去。

白无常的回复速度众所周知,一语道破玄机。

“枕头有问题!”

  • 广东夫妻 2018-01-31 00:02

    楼主第一句不完全对!要死要活吊朝天?万一被鬼鸡女干呢???不就是趴着死了……

原来,死人用的枕头都是那种硬邦邦的,而且很高,用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是为了防止死者体内血液倒流,而用白无常的话就是能让死者双眼紧闭,死能瞑目;头高过脚,方便灵魂离体;另外也能取一个“高枕无忧”的寓意。

可周昊眼前这女尸的枕头,竟然像是活人用来睡觉的枕头,虽然绣了龙凤在上面挺好看的,但完全不能拿来给死人用!

得到指点的周昊赶紧走到墙边捡了两块黄砖,给女尸换上后就把那龙凤枕给甩得远远的。

“你干什么。”

周昊一回头,说话的是个烫着卷发的中年女人,眼睛周围哭得红红的,好像是女尸的妈妈。

“我……”周昊一时语塞,总不能说马上要尸变了吧?

没给他解释机会的中年女人把他推到一边来到女尸前,含泪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脸,转身对周昊冷声道:“你给我走远点。”

“不是……我……”

中年女人说着就要把那龙凤枕头给捡回来,说什么也不行啊,周昊立刻上前阻止。

“阿姨您听我说,不能用这个枕头,会出事的。”

女人拨开周昊把枕头换了,指着周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雯雯都这样了用个好点的枕头都不行吗?还会出事,出什么事,雯雯能跳起来吗?”

“不是……不是……真的不行。”说着周昊就要上前换枕头。

  • 广东夫妻 2018-01-31 00:07

    深夜看此文,特有感觉!嘿嘿嘿!

“你给我让开,再不让开我叫人了。”中年女人不断推着周昊。

可推着推着,女人的力气越来越小,最后甚至不推了,周昊看到中年女人的表情有了变化,从愣神,到惊讶,再到害怕,最后连双手都悬在空中哆嗦了起来。

咔……咔……咔……

门板与长条凳间发出一阵轻微、渗人的摩擦声。

月光照射下,周昊清楚地在女人眼珠子里看到了一个穿着寿衣的女人正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雯雯……”女人捂着嘴巴,眼泪滑落了下来。

一阵阴风呼地吹来,周昊很快便从恐惧中醒来,扯着中年女人的袖子跑到一边,女尸的速度很慢,周昊立即掏出手机给白无常拍了个小视频。

“我靠!你搞什么!吊死的吧!怎能见月亮!暴尸啊!”

周昊这才想起来之前的照片只拍了脸,没拍到周围的环境,打字是没这心情了,按着语音问:“我也不懂啊,现在咋整?”

“额头是鬼魂、尸体的鬼门,拿镇尸符吐点口水直接拍上去,尽量别用聚阳符,不然震散了魂魄还得找,本帅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在恶狗岭斗狗,你要是害本帅加班,本帅保证把你剁碎了喂狗!”

“什么时候了你还玩手机,快想办法!”此时,中年女人才回过神,抓着周昊的胳膊紧张道。

刚被白无常威胁了一顿,这女人又在叨叨,周昊甩开她的手,不爽道:“还不是你!换什么枕头!”

女人又一愣,看了看行动缓慢的女儿,低头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你给我走远点。”周昊学着她之前的话。

女人闻言乖乖走到一边。

周昊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鸡肋,选出了镇尸符,正准备上前,想起了林正英贴符的时候好像都是要念咒的。

“七爷,要不要念个咒?不然会不会不管用?”

“符咒本帅都敕过了!别废话了!直接拍!!!/愤怒/愤怒/愤怒”

得嘞。

周昊快速绕到女尸身后对着镇尸符背面吐了口口水就弯过女尸脑袋拍了上去。

阴风戛然然而止。

神了!

还真不动了!

中年女人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那群后知后觉喝酒的老爷们儿也走了过来,发现雯雯站着,也很是惊讶,又请了周昊的师父上前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张善元像是喝多了,打着晃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女尸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下了镇尸符。

“不要!”周昊失声喊道。

“什么玩意儿黏了吧唧的。”说完愣是给撕了。

撕了!

干嘛啊!

搞事情啊!

下一秒,女尸动了,一把掐住张善元的脖子。

中年女人,包括那帮老爷们都陷入了恐慌,有两个胆子大的甚至去掰女尸的手臂,但结果却是纹丝不动还被女尸的另一只手拍飞了。

“小师傅,你快想想办法,想想办法!”中年女人抓着周昊边摇边说。

“是啊小师傅,快!”男人们也说着。

这咋整?用聚阳符的话她魂魄可是会被拍散的。

但此时张善元的眼珠子都往上翻了,一把年纪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罪。

师父将我养大对我有养育之恩甚至说救命之恩。

雯雯是吧,对不住了!

周昊迅速掏出聚阳符吐了口口水拍在了女尸的脑门上。

聚阳符顿时发出一阵金芒一闪而过。

一阵空灵的惨叫传来,听的所有人都心惊胆战,汗毛竖起,女尸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和死亡擦肩而过的张善元清醒了很多,一屁股坐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喘着新鲜空气。

部分人去把女尸抬回了门板上,另一部分人则是询问张善元要不要紧。

只见张善元扶着脑袋,悔恨道:“贪杯误事啊,酒后法力全失啊,唉!”

周昊暗暗想道,演员,绝对的演员,我视而不见吧……

李老二将张善元扶了起来,道:“张真人,我闺女怎么,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中年女人欲言又止,低下头不说话了。

张善元眼中露出一丝慌张,旋即看了看门板上的女尸,发现女尸脑袋边上多了两块砖头,指着说:“你自己看看吧……”心里却想,你问我我上哪儿知道去?

雯雯的父亲顺着手指看过去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很是不解,正想追问,中年女人知道事情兜不住了,说道:“都怪我不好。

  • qq22qq2q 2018-05-31 16:57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看了看周昊,低头道:“小师傅知道枕头有问题特意换上了砖头,是我不讲道理……”

听她说完事情的经过后张善元一拍大腿,道:“是啊!断然不好这样子的。”

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在周昊的提议下把女尸拉回屋子里张善元守夜,周昊去大快朵颐了起来。吃完后也差不多快天亮了,这一老一少就骑着电动车回去了。

“小子,说说今天怎么回事,你怎么懂的比我还多?还有那符咒哪里来的?”张善元一边数着钱一边问道。

说辞周昊早就想好了,说这些知识是在小说里看来的,符咒则是今天中午倒完垃圾回来时扶了一个老人家过马路,老人家送给他的,正好派上用场。

张善元停止了数钱的动作。

“怎么了?”周昊心想不会没蒙过去吧?

张善元一把将钱甩在桌子上,悔恨道:“钱要少了,要少了啊!货真价实的符咒上哪儿找去。”

“不少啦,一千块呢,我洗澡去了。”

躺在床上的周昊正准备睡觉,手机响了。

“你小子用了聚阳符?”

周昊坐了起来,这才想起来,那个雯雯的魂魄应该被震散了。

“是的,事态紧急,我也没有办法。”周昊战战兢兢地按了“发送”。

“哦没事,今天本帅心情好,赢了五千冥宝,不追究你了,她的命魂丢了,其它的都已经在地府了,日后你们还会相聚的,到时候给我送过来就行了。

松了一口气的周昊拍了拍心口。

“[淘宝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拿去爽。”

周昊立刻开了红包——八十八冥宝!

这白无常还是真的喜怒无常,之前还说要拿他喂狗现在却给他发了个红包,虽然赢了五千才发了八十八但总比一毛两毛的好,而且八十八能买很多东西啦!

“多谢七爷!”

白无常轻笑一声,心想要是那具行尸闹出人命来自己去加班的话上哪儿赢这五千去。

“客气,你去把这个买来,可以助你在阳间赚钱。”随后发了一个链接。

周昊赶紧点进去看了看,是一本叫做《相诀》的书,点进首页后发现竟然是袁天罡的店!

袁天罡是谁?

不熟啊。

管他呢,白无常推荐的能有错吗?

这本书售价八十冥宝,立即购买-提交订单-确认付款-付款成功。

“叮咚,卖家已发货。”

手机提示音一响,随后屏幕大亮,照得周昊眼睛生疼险些把手机都给扔了出去,屏幕发出一阵玄妙的光芒,无数古老的文字、地图,庞大的信息正在快速输进周昊的大脑。

短短几秒钟就结束了。

龙脉、五星穴、青龙白虎砂、水之五大局、砂水分配及五黄点……

我的天,原来风水讲究这么多,以前张善元给别人看风水时说院子里有个池塘就能发财,用他的话将就是哪个有钱人家里不搞个游泳池耍耍?

风水之法,来水流入明堂方吉,如果来水未流入明堂,那水不到堂。风要藏、水要聚,这才是风水,水都没到堂怎么聚?关键是要找到明堂的所在,这个还要配合主人家的生辰八字,命里是否喜水,总之讲究很多,哪里像张善元说的那么简单。

周昊以前总觉得师父是个有道心,无道行的神棍,现在,整个一老骗子啊!

第二天,周昊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师父肯定又是去打牌了,自己看店。

“吱~”一阵刹车声传来,店门口停下了一辆敞篷宝马Z4。

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可谓明眸皓齿、眉清目秀。着一件黑色蕾丝连衣裙,得有八厘米的高跟鞋,要命的是那双白花花的大长腿!

“你好,请问张真人在吗?”。

“我师父出门办事了,你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

这位女人叫余秋雅,二十六岁的年纪刚从学校毕业没几年就已然是一家装饰公司的董事长了,最近她的公司里怪事频发,都已经传出闹鬼的说法了,她也是逼不得已听说南社镇上有名得道高人便慕名而来了,怎料高人今天不在家。

余秋雅不禁暗暗皱眉,问道:“那张真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不一定,快则几个小时,慢的话几个月也有可能,我师父他老人家处事随心随性,一时兴起云游一番也很常见。”

嘴上这么说周昊心里想的却是这女人肯定摊上事儿了,与其让师父赚这钱还不如自己捞一笔呢,这不正好学会了《相决》上的全部精髓吗?

“好吧,那张真人回来的时候你联系我一下,谢谢了。”余秋雅从自己LV老花款的小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周昊双手接过,看了看,道:“余小姐,也许我可以帮你的。”

余秋雅想了想,面前这年轻人的年纪怕是还没自己大呢,能有多少道行?

“额,算了,谢谢你。”说着就要走。

“余小姐面色发黄,眉间有青丝游走,如果没说错的话一定是遇上怪事了吧。”

《相决》上主要讲的是两大类,一是相地,二是相人。相地,分为阴宅和阳宅,相人,分为手相和面相。

  • ty_134760643 2018-01-30 19:19

    虽然写的鬼神,但是里面有干货。

  • ty_134760643 2018-01-30 19:20

    @谢庆生 :本土豪赏1个浪里个浪(5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U清风不识字U 2018-02-23 14:33

    秋雅?袁华?夏洛?特烦恼!

余秋雅一愣,震惊之余问道:“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周昊一阵暗爽,勾起嘴角神秘道:“看出来的。”

“不瞒先生说,我公司里最近确实总有怪事,员工们也人人心惶惶,坐立不安,所以就过来了。”

“那去你公司看看吧。”周昊说完就拿了几样家伙什,罗盘、朱砂什么的以前都不会用,现在可是门清儿。

苏洲豪林装饰有限公司。

在进公司前周昊粗略看了周边地形,这是一个二十几层的办公楼,整体还可以,屋前开阔,纳八方生气,整个楼外面一层刷着土豪金的漆,主力富黄帝,四周也没有电塔、电线杆之类的形煞冲撞,算不上风水宝地,倒也适合做生意。

余秋雅的公司在十六楼,八百平方大小,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

周昊打量着四周,发现这里有点阴森森的感觉,不知道是电压不稳还是什么,天花板有几根灯管也闪烁不停,员工们都无精打采、哈欠不断,总不能这些都是拿不到提成只能吃底薪的业务员吧。

“先看看你的办公室吧。”

“好的。”

来到余秋雅的办公室,大概五十平方左右,一套红木的办公桌坐落在西面,墙上还挂着一副字——海纳百川,南边是会客用的沙发茶几,北面则是一个巨大的书架放满了书。四周还有花花草草。

  • 蒿子田 2018-04-25 17:48

    @谢庆生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周昊四处走了走,问:“你这地方找人看过的吧?”

余秋雅淡淡一笑,反问道:“先生何出此言呢?”

虽说之前自己的遭遇被说中了,但,不是遇上事了谁没事去花圈寿衣店?闲得蛋疼买套寿衣穿?到了公司才反应过来,但人也请来了不能就这么让他回去吧。

周昊知道这余秋雅还是有心考他一考,便指手画脚地说了起来:“这里是九紫右弼位,属于财位,放了这么大一盆发财树,财位本就需要用重物压,加上发财树属于阔叶植物摆放得当确实可以招财。”

余秋雅饶有趣味地看着周昊等着他继续说。

“这里是七赤破军位,属于煞位,放了一盆主煞的芦荟能抵消煞气。桌不对门、身后无窗,东面开门,紫气东来,门口还有两盆枣树,所谓门旁种枣喜加祥,呵,我说的对是不对?”

听着周昊一连串地说完,此时的余秋雅已经彻底惊呆了,就这么一个生财局,还是当初在香港好不容易跟一位风水大师求来的,花了一大笔钱呢。

眼前这年轻人竟然轻轻松松道破了玄机,实在不能让余秋雅不惊讶,先前对周昊的怀疑也顿时烟消云散。

“先生真是好眼力,全都说对了,那我们现在去外面看看可以吗?”

“好……”

“咕……”正要动身,周昊的肚子忽然不争气的响了。

尴尬!

“额,来前中饭没吃,失态了。”周昊挠了挠头说道。

余秋雅看了一眼腕表都一点半了,轻轻拍了一下脑门说:“实在抱歉,我在饭点过去太鲁莽了,那我们先去用餐吧,我订位子。”

本来周昊想拒绝的,但一想放着白吃的午餐不吃那不真成白痴了吗?

“好。”

平时余秋雅在公司里都是和员工一起吃工作餐的,但今天有幸能请到这位有本事的先生可不容易,所以她决定去酒店好好招待一下。

翰堂国际大酒店,在苏洲市是一家准五星级的酒店,真正的五星级酒店也不是没有,但开车过去的话估计好准备准备吃晚饭了。

翰堂的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

这么好的酒店周昊可一次没来过,周昊心里暗下决定等会儿要猛吃一顿。

“余总,您怎么在这?这位是?”

一名梳着背头,身着一身黑色西装、黑皮鞋的男子问道,看样子得有三十岁左右。

“刘总,这位是周先生。”随后余秋雅又对周昊说道:“先生,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刘强。”

“哦,你好。”周昊说。

刘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你怎么也在这里呢?”余秋雅问。

刘强笑答:“我刚和廊桥水岸的唐经理谈了他们二期的合同,唐经理表示会着重考虑我们豪林。”

“真的?太好了,刚才没少喝吧?一起再吃点。”

“好的。”

包厢内。

墙壁上贴着金色纹路的墙纸,一张十八人能同时坐的大圆桌,一只巨大的水晶灯将桌上各色鲜花照得格外好看。

“什么?周先生是来我们公司看风水的?这像什么话。”刘强得知后有些不满。

余秋雅暗暗皱眉,太没眼力见了吧?没见我和人家说话都客客气气的吗?

“刘总可不要看周先生年轻,他可是一名有道高人,来,我们开始吧。”

也正好这时开始上热菜了。

刘强捡了一只清水河虾放在碗里后说:“余总,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也认识一名风水大师,在苏洲很有名气。”

余秋雅理都没理,慢慢将虾转到周昊面前道:“先生你尝尝,这家的虾很鲜。”

周昊一点不客气,拿起虾盘子将自己的小碗装满了再把盘子放在了转盘上都不带说声谢谢的。

后来刘强又提了两次,余秋雅还是没理他,这顿饭这两人吃得一点都不开心,都没吃几口,好么,可爽死周昊了。

对于刘强的质疑周昊也一言不发,就是吃吃吃,磨叽的这点时间还不如多吃几口菜。

周昊不喜欢刘强,并不是他总挤兑自己,而是这人眼垂低下、人中深长,泪堂有薄黑之气、奸门乱纹丛生,可恨的是还长着一副吊丧眉,典型的人品有问题而且好色,周昊也注意到他看余秋雅的眼神并不是那么纯粹。

豪林装饰公司内。

余秋雅领着周昊进来,刘强也跟了过来,现在才三点多,员工们也很好奇余总带来的这年轻人是干嘛的。

那种阴森的感觉再次袭来,周昊拿出罗盘定睛一看,只见罗盘中央的指针一通乱转——不好!

根据《相决》所言:指针转而不止。有恶阴介入,怨恨之气徘徊不停,继而滋生阴气,生人居于此地必有伤害。

看到周昊神情严肃了起来,余秋雅上前问道:“先生,是哪里不对吗?”

周昊收起罗盘,道:“你们公司有恶阴,很凶。”

余秋雅闻言立马紧张了起来,喃喃道:“怎么会呢……”

大部分员工此时也知道,面前这年轻人是来公司看风水的,想起最近总能看到奇怪的黑影不禁希望周昊能解决掉,但再一看这年纪……算了吧。

“我们公司大楼是新建的,又没死过人,流血事件都没发生过,哪里来的恶阴,真是一派胡言。”刘强没好气地说道。

余秋雅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的,又看向周昊准备看他怎么说。

周昊转身看向刘强,问:“我有说是亡人的恶阴吗?”

刘强语塞,鼻子里轻轻发出一个哼便不说话了。

话虽这么说,但周昊也确实不知道怎么解决,怨气、阴气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他上哪儿知道去,关键是周围的布局也没啥大毛病。

“那个,厕所在哪,我刚才好像吃多了。”周昊尴尬地摸了摸肚子问向余秋雅。

“这边,右转就是。”

刘强用轻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说:“懒驴上磨屎尿多。”周围的员工看相周昊的眼神也有几分鄙夷。

周昊顾不上这些眼神,来到厕所拿出手机。

“七爷,救命哎!”

“又怎么了?你事怎么那么多!有屁快放!”

于是周昊就把今天的事情和他说了,是白无常让他买《相决》来赚钱的,现在《相决》里的东西不够用了,不得找白无常吗?

“你去找老牛,跟他买点牛眼泪看看阴气发自哪里不就行了?”

“老牛是谁?”

“地府十大阴帅之一——牛头!”。

牛头马面嘛,熟悉!闲得无聊经常找我喝酒,烦都烦死了。

这是张善元的话。

周昊搜索到牛头的店铺,点击了“联系卖家”。

“牛大帅在吗?”

“哟,这不是社会我昊哥吗?昊哥有啥吩咐?”

周昊汗颜,这牛头好赖也是一介阴司大神,元帅级别的,和自己说话能傲慢点吗?

“那个,我在凡间遇到点事,需要些牛眼泪。”

周昊有些腼腆,毕竟他在店铺里看过了,一瓶牛眼泪售价二十冥宝,他手头只有八冥宝,买不起。

“买啊,不服就是干,干就完了!”

“可我手上没有那么多冥宝……/流泪/流泪。”

“啧,牛眼泪金贵着呢,并不是随随便便的牛哭一下就行了,而是要老死的、寿终正寝的黄牛,养牛人哪里舍得让牛老死,还没老呢就杀了吃肉,很稀有的,亲!”

周昊苦不堪言,道:“那怎么办,我现在急用,牛大帅要不你通融通融,以后我有钱了再给你。”

“上次我看到杜康那老小子不知道在哪儿弄了瓶凡间的啤酒,正想买却被封店了很是头疼/坏笑/坏笑。”

周昊想了想,道:“这好办,正好我家里有一瓶祖传的啤酒,堪称人间极品,等我手上的事解决了我就回家上架卖给你可以吗?”

“祖传的?怕是不便宜吧?你牛弟最近手头紧着哩~/难过/难过。

周昊看着屏幕呸了一声,心想地府的人一个比一个精。

“其实杜康卖的已经不贵了,而且我这个是祖传的,牛大帅喜欢,就卖你两千冥宝吧!”

“痛快。”

牛眼泪根本就是废品,在地府大家都是鬼,谁看不见谁啊?却是用这废品省下了一千冥宝,关键是啤酒还有价无市,牛头开心地笑了。

“[淘宝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点开后,“二十冥宝已经到账。”

拿到钱的周昊买了那一小瓶牛眼泪也是立马收到了,因为看过宝贝详情介绍,周昊知道只要取一点涂在眼皮上就行了,于是涂上后就走出了厕所。

“抱歉哈。”周昊干干地笑了一声。

“不要紧的先生,我们继续。”

刘强却嘀咕道:“还继续什么,我请来的大师马上就到了。”

还是被周围人听到了,余秋雅皱眉看向刘强,道:“刘总,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抱歉余总,我实在不能看着你被这小骗子忽悠。”刘强昂首挺胸、问心无愧道。

刘强的手机响了,接通后知道得知那位大师已经上电梯了,十六楼的高度转瞬即到,看这速度怕是在吃饭的时候就开始联系了。

来者六十岁的年纪,造型和张善元差不多,留着山羊胡须、扎着发髻,身着一身蓝色皂衣,俨然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余总,这位是苏洲道教协会的赵青山赵真人,前辈,这位是我们公司董事长余总。”

余秋雅一看人都来了自己难道还能轰出去吗?也微微颔首喊了声前辈。

周围无心工作的员工们看了也像是救星到来,这大师模样的人肚子里肯定有货!再看那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过来打杂都嫌埋汰。

余秋雅很会做人,来到周昊身边轻声说道:“抱歉哦先生,我也不知道。”

“没事,那就让他先看吧。”说完就走到一处没人坐的位置上插上了充电器打起了王者荣耀。

反正他已经知道问题的所在了。

此举使得周围员工纷纷侧目,什么玩意,看到大师来了还不走,咋的还想留着吃晚饭呗?

“前辈,请。”刘强伸手说道。

赵青山也客气,点了点头便也拿出罗盘四处查看了起来,来来回回逛了好几遍,还用鲁班尺这里量一下那里测一下,忙活了一阵后低头嘀咕道:“不应该啊……”

随后他又问向刘强:“刘总,贵公司到底是出了什么怪事呢?”

“员工们说总能看到奇怪的黑影,而且不知怎么注意力也没办法集中,整个人没精神,还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甚至有时候公司的窗户明明关着却有阴风吹进来。”

刘青山闻言面露难色,道:“可贵公司这里的布局并没有问题,甚至还挺不错的,莫非是有人在这里下了镇?”

正在打野的周昊勾起嘴角,心想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敢问前辈什么是下镇呢?”余秋雅上前问道。

赵青山捋了捋胡子,道:“下镇就是安下镇物,可作镇宅、镇墓、镇鬼等民俗品物,大多数镇物都是用来保平安的,但也有能拿来害人的,特别是藏起来的镇物最是要命。”

“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时间长了镇物会窜,通常是窜回下镇之人家里,前人下镇,后人遭殃。所以不是深仇大恨的情况,一般不会下镇,除非是可以蒙蔽天机的得道高人。”

众人听完赵青山的解释纷纷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几名女员工看刘强的眼神都变了,刘总竟然认识这样的高人!

刘强也得意了起来,撇眼看向周昊,眼里尽是不屑。

周昊听赵青山说得起劲,和讲故事似的,也回头看了一眼,正巧和刘强来了个对眼,周昊伸出一只手将鼻子往上一推吐出舌头甩了甩。

刘强气得脸色都变了却是不好发作。

“那还烦请前辈将镇物取出,秋雅必有重谢。”

赵青山老脸一红,道:“余总有所不知,我们行当中有诸多忌讳,其中一个便是破人法术,对方若不是有深仇大恨,断然不会下镇,况且,况且说来惭愧,老头子我也没这个本事找到镇物,那是有大修为之人才能做到的。”

余秋雅慌了,下镇?听着怎么那么邪乎,关键是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谁非要走到这一步。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