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做殡葬行业的,见谁都得先说句升官发财

莲蓬鬼话 523473 5810

我姓陆,单名一个景字,从小在小山村长大,家里只有我跟三叔两口人。我三叔姓冯,叫冯三,不过村里人都叫他冯老狗,我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三叔并不是我亲叔,我是别人送给他养的。至于我的亲生父母,他不肯告诉我,我也没想问。

我们家从事的这门营生,按现在好听点的说法叫殡葬行业,不过在以前,可没有这么文绉绉的叫法,都管这叫接死人生意的,主要是帮尸体化妆,走法事,顺便看下风水。

在古代的时候,刑法是很严酷的,像什么炮烙啊、腰斩啊、车裂啊、五马分尸啊,花样多得不能再多。这样下来的尸体,不用说也知道会有多可怕。而做我们家这行的,就不可避免地要跟这样的尸体打交道。

就比如炮烙死的,要先用清水把尸体清理干净,再用动物的脂肪混合胭脂涂抹在尸体上面,然后画上五官。腰斩的就比较麻烦,因为有时候一刀下去人还能挣扎个片刻,就这片刻功夫,足以让尸体的内脏乱成一团。收拾的时候就得把尸体掏空,然后用棉花一类的东西填充,之后再用鲨鱼线缝好。

幸好到了我这一代,早已经没有了这些个乱七八糟的酷刑,不然还真闹心。

后来又过了几年,转眼我十二岁了。有天傍晚,我一个人从学校回来,发现村里来了一辆卡车,就停在我家门口。很多小孩子围着指指点点,见我过来,轰的一下都散了。

我回到屋里,正好看到几个人往外走。领头的是个脸色发黄的年轻人,皱着眉头,神情郁结。长得是挺清秀的,就是气色很不好。在他身后跟着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回到卡车上一阵磨蹭,抬下来一口棺材,放到我家堂屋里。

我虽然年纪小,也看出了点蹊跷。以前我跟三叔跑灵堂,尸体最多停留几天,就送去殡仪馆火化。可眼前这些人,不在家好好守灵,反而送到我家来,肯定有问题。

“就拜托您了。”那脸有病容的年轻人冲我三叔拱拱手,就带着其他人上了车,匆匆离去。

他们走后,我就问三叔,这次来的尸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就比如上回王大明那次,尸体运回来后,就是直接送到我家,让我们来缝个布脑袋。

三叔去把门关上,绞着眉头说:“他娘的,这帮人要求必须土葬!”

“土葬?”我有些意外。近些年来农村也开始推行火化,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殡仪馆。不过我们这边毕竟是偏远农村,管得也不是太严,不时还是有人偷着土葬的。

这要求也不能说太过份,还算正常。

“正常,正常个屁!”三叔黑着脸道,“入殓、法事和落葬,全交给我们来做,他们完全不参与!”

这我就想不通了。入殓、看风水、做法事什么的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但下葬的事,无论怎么说,死者家属才是主角啊。

我去看了那棺材,弄得还挺隆重的。棺木做的十分厚实,按纹理看应该是柚木所制,造价应该不低。棺盖上覆着黄色经帛,密密麻麻写着往生祷文和一些劝人弃恶从善之语。墨斗线压着经帛,垂直而下捆住棺身。

“靠,这是棺椁啊!”我注意到这棺材的体积比普通的要大上不止一圈。除了业内人士,一般人都不怎么分得清棺与椁的区别,都统称为棺材。其实棺是装死人的,而椁是套在棺外面的,一般用来放殉葬品。

我用手摸了摸,马上就把手给缩了回来。这棺材冰凉冰凉,看来里头还放了冰块之类的东西。

“你看看这个。”三叔指了指捆着棺材的墨斗线。我没看出什么名堂,就是觉得这个结打得好像比较特别。

“你这脑袋瓜子,是不是光想着你们班那些小姑娘了?这叫七星旋扣,我没跟你说过?”三叔骂道。

“你说过的事多了去了,我要都记得,那不是要上天?”

他这么一说我就有印象了。这是墨斗线的一种打结方法,只有干我们这一行的业内人士才懂。我就有点奇怪,这说明已经有同行经过手,那帮人为什么还要找上我们?

三叔让我退开一边,也不知从哪拔出个线头,三两下就把墨斗线给解了,跟我合力把棺盖推开一条缝。

这棺材又高又大,我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好奇地扒着棺材往里看。里面寒气森森,怪不得套了椁,原来这夹层是用来装冰块的,冰块到现在已经融了不少,剩了一些浮冰。

棺中躺着一具小姑娘的尸体,跟我差不多同龄的样子。由于有冰块镇着,尸体犹如活人一般。没有起黑点,也没有腐臭,反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糜香。这小姑娘穿着一条大红色的裙子,布料很柔滑,看着像是缎子。

长得是挺好看的,就是脸色苍白,嘴唇发乌。不过这是死人该有的样子,也没什么好特别的。

我是没看出什么毛病。

还是三叔眼睛尖,指着尸体的脖颈处说:“那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这小姑娘一头乌黑长发,分成两股,梳理得整整齐齐掩在胸口,刚好遮住了颈部。这也没毛病啊,我们班里好几个小姑娘都是这样打理头发的。

三叔让我滚进去检查一下。

我也没说什么,套了个手套就麻利地攀着棺壁进了棺材。以前我就经常给尸体化妆,见过的尸体多了去了。况且这口棺材里非但没有那种难闻的腐臭味,反而有股挺好闻的香气,就是冷了些,里头寒气逼人。

三叔让我把尸体的头发拨开看看。

我照做。结果只看了一眼,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小姑娘雪白的头颈处有一圈紫红色的印子,刚才被头发挡着看不清。这并不是什么东西勒出的印痕,而是一圈细密的针脚。

这小姑娘的头居然是被缝在上面的!

以前还有斩刑的时候,被处决的犯人在下葬前都会先用针线将脑袋缝回脖子。后来民国改用枪毙后,这种就基本不怎么能见到了。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前两年我们接过一单生意,事主是车祸身亡的,那人的脑袋就是三叔一针一针缝回去的。

但这具尸体,全身上下皮肤完好无损,不可能是出了车祸。

三叔让我把尸体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我为难地看看他,这种行为已经算是猥亵尸体,在我们行内是绝对不允许的。

三叔阴沉着脸,说让你脱就脱,废什么话!我看他的表情,知道事情可能不简单,也不再犹豫,三两下就把尸体外面的裙子除了下来。

剥下裙子后,里头居然就再没有一件衣物,光溜溜一具躯体。

这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三叔盯着尸体,脸色更加难看了。我回过神来,注意到小姑娘雪白的身体上,除了脖颈处有一圈针脚之外,同时在手臂齐肩位置以及大腿根部,分别有一圈针脚。

照这么看来,这具尸体的头部还有四肢,竟然都是用针线缝上去的?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事情。三叔让我别盯着看了,赶紧把衣服给人家穿回去。我熟练地收拾好后,正想从棺中爬出,突然头皮就是一麻。那女尸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白晃晃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连滚带爬从棺里逃了出来,跪倒在棺材前“咚咚咚”给她磕了几个响头。这是干我们这行的规矩,如果遇到诡异的事情,有可能是不小心触犯了尸体,必须赶紧赔罪。

刚刚我还脱了她的衣服,这已经是属于大不敬。三叔紧张得额头冒汗,见我再次爬进棺材把女尸的双目合上,这才低低骂了句“他娘的”,松了口气。

经过这一遭,我们也不敢再多停留,赶紧把棺盖合上。三叔正要把墨斗线也重新捆上,就听到外头有人“砰砰砰”的敲门,把我们给吓了一跳。

我去开了门,原来是我们村里的林大婶,满脸焦急,一见我就抓着我的手问见没见过她闺女。

我被她抓得有点疼,吸着气说昨天开始就没见到过。

林大婶家的闺女名叫林文静,跟我是同学。说起她,跟我还有点渊源。当初田老师就是安排她坐我旁边,结果被林大婶杀进学校,指着田老师的鼻子整整骂了一个下午。

虽说最终没跟她做成同桌吧,不过这小姑娘性格温柔,倒是并不像其他小孩子那样避忌我,有时候还能跟我说上几句话。

因为小姑娘长得水灵,我还是挺关注她的。不过从昨天开始就没在学校见到她人,还以为是跟林大婶他们走亲戚去了。林大婶说她闺女昨天一早去给她姨送鸡蛋,结果到今天一问,她姨压根就没见到丫头过去。

林大婶两口子当时就急了,火急火燎地去找人。可是村子里里外外找了个遍,都没有她闺女的踪影。紧接着林家所有的亲戚还有村里的邻居都发动起来,帮着一起找遍了方圆十几里,愣是没半点消息。

实在没办法了才找上我们家来,问我有没看到过她家闺女。

我一听心里也挺着急的,在我们村,林家丫头算是唯一能跟我讲上几句话的同龄人。三叔关了门,带着我也跟着大家一起找。

农村里人情重,基本都是守望相助,不用村长发话,几乎全村人都被发动起来。一直找到后半夜,我们这些小孩子还有女人都先回家休息,三叔等一批男丁则继续在外头找。

我回到家后把门锁好,进去里屋爬上床,躺下很快就睡着了。干我们家这行的,平时见多了尸体,家里停着一口棺材,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我跟着大人们折腾到半夜,也是累得狠了。睡了不久,耳边模糊地听到有“咯咯”的声音。刚开始我睡得迷迷糊糊,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后来那声音越来越响,像是直接钻进我骨子里。

我陡然被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四周黑乎乎的。我叫了几声三叔,发现没人应,就爬下床开了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三叔他们去找林家丫头的一批人还没回来。

那“咯咯”的声音还在,像是从堂屋传过来的。我点了灯过去一看,那口棺材停在两条长凳上,“咯咯”声原来是条凳发出的,像是被棺材压得不堪重负,随时都要垮塌。

我找了些东西给条凳加固了一下,又冲棺材拜了拜,才回到里屋继续睡。后来就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过了好一阵子,才迷迷糊糊睡去,中间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林家丫头。

其实也不能说就是那丫头,只是穿的衣服跟她很像,而且披着一头长发,身高体态什么的也差不多,远远地冲我跑过来。等离得近了,我发现她居然是脑袋朝背后反转了一百八十度,手脚并用倒着爬过来的。

我当时就给吓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一看外头,天已经蒙蒙亮了。不久就听到开门声,是三叔他们回来了。我下床问了一声,三叔说没找到。

我心里一阵难过,怏怏地回去床上。之后就再也没睡着过,心里老想着之前做的梦,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事情有了新的进展。有人在村子东头的池塘里捞起了一具女娃子的尸体,脸已经被鱼虾啃烂了,尸体也已经泡得发胀。听说是被塘子里的水草缠住,沉在水底没有漂起来。

林大婶两口子当时就崩溃了,从人群里冲出去哭天抢地,“闺女闺女”的叫着,哭得撕心裂肺。但后来林文静她姨来看过,当场就说不对,死的不是他们家静儿。

一是这溺死的小女孩穿得衣服跟他们家静儿不一样。

二是他们家静儿从生下来,屁股上就有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这女娃子没有。

林大婶一听,当时就扑过去把面目全非的尸体里里外外翻了个遍。

最后确认果然不是他们家闺女,而是隔壁村子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傻丫头,不知怎么的失足落水淹死在了塘子里。

村长就带着人继续找,尤其重点搜寻附近的塘子跟河道。三叔他们搜到凌晨的那批人,回来睡了一阵子也起来去帮忙,一直忙到晚上。我留守在家里,烧好了饭等他回来吃。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林家丫头的事,让我心里有了疙瘩,每次看到堂屋里停着的棺材,总感觉心里发慌。就拿了两根白蜡烛,在棺材前点燃了,插到棺前,又双掌合十给棺材拜了几拜。

正想回里屋,突然间屋子里莫名地起了一阵阴风,烛火被吹得明灭不定,冻得我打了个寒颤。然后就听“哐当”一声巨响,那两条长凳塌了一条,棺材倒了下来,连带着棺材盖都被摔了出去。

那小姑娘的尸体滚落在地上,白生生的脸贴在地上,头发也被弄得一团凌乱。睁着双眼,白晃晃的眼球,仿佛在盯着我看。

我头皮一阵发麻,连说了几声罪过,跑过去抱起尸体,往棺材里塞回去。诡异的是,尸体出乎意料的重,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姑娘的分量。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才总算把她抬进去。

之后又发扬我的专业精神,仔细地把她凌乱的头发梳理好,把压得有些皱的裙子捋捋平,给她整理好仪容。

但我就是感觉有些怪,心里毛毛的。后来在里屋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就想起来,刚才这女尸倒在地上披头散发的样子,有点像梦里冲我爬过来的林家丫头。

我等了好久,都没见三叔他们回来,有些心绪不宁,就又回到堂屋,跪下冲着棺材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又念了一些佛祖保佑,百无禁忌什么的。之后就在棺前焚起了三炷香。

等香线烧过一半,我攀着棺壁爬进棺里,小心地把女尸翻转过来,让她背过身去。

然后掀开了她的裙子。

我突然有个毛骨悚然的猜想,我想知道,她屁股上有没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慢慢看吧,毕竟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

评论评论评论喽 更新更新

我掀开裙子,目光往下一转,在女尸的腰臀之下,果然看到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胎记。这胎记的颜色和形状,跟林文静她姨说的一模一样。

真是见鬼了!我手脚冰凉地从棺中爬出来。刚说到林家丫头屁股有胎记,这女尸屁股上就刚好也长了一个,这也太他妈巧了吧!

我突然冒出一个极端荒唐的念头:“这尸体……不会真是林家丫头吧?”但我可以肯定,眼前的这张脸,绝对不是林丫头的。虽然两人同样都长得很好看,但模样还是有很大差别。林丫头是那种有点圆圆的脸型,看上去就很温柔。这姑娘却是标准的瓜子脸,眼鼻小巧,十分精致。

这更像是……两个人的复合体。就好像……身体的躯干是林家丫头的,而头部和四肢是另一个人的!

我当时就如坠冰窟,吓得有些发抖。我跟着三叔和尸体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还从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一直捱到半夜时分,三叔才一脸疲惫地从外头回来。我把饭菜热了热端出来让他先吃着,等他差不多吃好了,才白着脸把之前的发现说了。

三叔脸色大变,嘴里嘀咕着骂了一句,领着我去棺材。这回是他亲自上马,一寸一寸查验过去。

“草他奶奶的,真是两个人!”三叔阴沉着脸骂道。由于针线的接口处理得极为精细,而且两人的肤色又极为接近,导致我们一开始并没看出来。

作者,读者喊你更新了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