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饭,鬼闻香,南来北往都是客,不吃我的饭,怎么入轮回

莲蓬鬼话 145659 977

在我们家乡,有这么一种说法:眉心,也就是两条眉毛的正中间有痣的话,是一种非常不吉利的面相,男女皆是如此。因为这颗痣代表的是“孤克”,恋爱婚姻会非常的不顺利,并会因恋爱婚姻招致健康和多方面的灾祸上身。如果是红痣,则会尤其厉害。

很不幸的,我就有这么一颗痣。红的。看网上有说法是如果这颗痣不在正中的话就是吉象,我专门买了一把最小刻度为零点五毫米的尺子来量了很多次,希望它哪怕有零点几毫米的偏差,那我这“孤克之命”还能反凶为吉。

但人生最缺的是惊喜,最不缺的是惊悚,我这颗红色的朱砂痣,就像用CAD制出来的工程图一样,稳稳当当地屹立于我的眉心正中,连零点一毫米的偏差都没有。我为什么这么自信呢?因为我不光会用尺子量,我还会拍照啊。我把自己的大头照输入电脑,所有的绘图软件都会告诉我一个无比一致的结论:这颗痣已经铁了心要占据我眉心最正中心的位置了。

事实证明,我都快十八了确实还没有女朋友。但我一点也不自卑,因为没有女朋友,并不代表没有女人喜欢我啊。相反地,喜欢我的女人还很多。这所谓的孤克之命发生在一位标准的帅哥身上,其实不过是自己不肯屈就罢了。

忘记说了,我对自己颜值还是相当自信的。现在不是有个很火的网播选秀节目嘛,选小鲜肉,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练习生的(没看过的自行百度,此处不打广告),里面有个当红流量CXK,嗯,看过的人都说我很像他。其实吧,我觉得只能算有五分相似,因为自我感觉还是比他更硬朗帅气一些。尤其是我眉心的那一颗朱砂痣,这可是PS都模仿不来的。

当然,对于这颗朱砂痣,与其说是乐观,还不如说是认命。一开始我也并不接受这个过于醒目的存在的,在我不信邪的时候,因为它的存在,影响了我的男子气概,好好一纯爷们非走不了硬汉风格了,还被那一群嫉妒成灾的单身狗们嘲笑为美人痣。而当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慢慢开始信这个邪的时候,这个代表“孤克”的存在,在寂寞孤独冷的夜晚,还是会勾起我的些许感伤。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问苍天,本帅将情归何处。

亲们也许会问,既然我并不喜欢这颗朱砂痣,那激光打掉不就行了啊。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确实试过。不光是激光打过,还自己用指甲抠过,当时是可以弄掉,但没两天就又长出来了。这些年来虽然没有变大,但也异常顽固。无奈我也只能随它去了,因为人生还有很多小目标要去实现,咱有痣青年也不要把有限的光阴浪费在无限生长的一颗痣上。慢慢的,我也就惯了。我这略显白皙单薄的小身板也走不了硬汉风格,倒不如接受命运,堂堂正正地做一枚小鲜肉。

但事实的真相是,我之所以接受这一枚痣的存在,是因为我顾不上它了。相比起这颗朱砂痣的存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更加让我困扰,甚至是惶恐。我隐约地感到,我摊上了大事。

  • 决战罗型 2018-04-21 10:23

    哦,有颗青色的痣

  • ty_丰1 2018-04-21 18:55

    道教可以化解,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道观可以去茅山的崇禧万寿宫

  • 本尊方方土 2018-04-22 06:42

    评论 ty_丰1:一看就是小说啊

  • 龚明翠 2018-04-22 08:22

    到医院把根挖出来就行了,不然还要长出来,我带我侄子去医院取过

  • 不能放的屁 2018-07-13 13:59

    你们入什么戏,一看就是小说。

事情最开始是发生在年前。那天爸妈非要拉着我一起去串门,到他们的一个朋友家里去,看他们打麻将。我无聊啊,那家居然没有wifi,电影看不了,王者荣耀玩不了,我那可怜的2G流量还要留着应付各种熟女辣妹的撩骚呢。因为无聊,我就叼着棒棒糖在屋子里到处乱转。

突然,我看见那家阳台角落里站着一个小女孩,那女孩背对着阳台门站着一动不动。我心里很奇怪,心想刚刚怎么没看见这小孩?

我走了过去,看到那小女孩长相挺乖巧,就笑眯眯地问她,“你怎么不进来玩?”

女孩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方,我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除了灰扑扑的天色,连只路过的鸟都没有。我又问她,“你在看什么呢?”

她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蹲下来。我也跟着她蹲下来,继续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不喜欢说话吗?”终于我的话痨属性引起她的一丝注意,她略显僵硬地扭过头来问,“你在和我说话吗?”

我靠,现在的小孩子说话怎么都这么酷啊!我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皮,干巴巴地说,“是啊,不然我和谁说话啊。”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后背竟然没来由地浸冷一下,狠狠地打了个冷颤。我继续尬聊,“你在这里看什么呢?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呢?”

“那里有个门,可是我不想去。”女孩微微翘起手指,犹犹豫豫地指向前方。

“哪里有门?我可没看见。”我朝前望去。那家在高层上,具体是几楼我忘记了,但确实很高,从阳台望出去能够看到的都是其他矮楼的楼顶,还有就是一望无际的天空。那个时候天色已经擦黑,除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在陆续点亮,哪里有什么门?

  • 寂静的小山村wlc 2018-04-27 15:26

    哦,小小年纪竟这样迷信,太不应该啦!

  • 18268164268 2018-07-12 20:10

    人与人之间的智商相差无几,不会读书的人,书怎么写就怎么做;会读书的人,在做之前先思考作者为什么这么写。 ——气数学

各位大仙,小女子新作开张啦!人吃饭,鬼闻香,南来北往都是客,不吃我的饭,怎么入轮回!

有人就来吱一声,没人我就继续去给鬼做饭啦~ 过会我再来问问~

“九星,来吃饭了。吃了饭我们就准备回去了。快来。”

“诶,好。”我应声收回视线,转头想喊那女孩一起去吃饭,却发现刚刚蹲我旁边的小女孩不见了。当时我心里挺不高兴的,心想怎么会有这么没有礼貌的人,走也不说一声。

后来吃饭的时候,我环视了饭桌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小女孩。我偷偷戳了戳我妈,“妈妈,刚刚那个小姑娘怎么不来吃饭?”

“小姑娘?哪里来的小姑娘?”我妈觉得奇怪。

我挠挠头,有些懵,“就是刚刚在阳台上的那个小姑娘啊,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扎着两个小麻花辫。啊,对了,就是她啊。”我指着前方墙面上挂着的一张照片,突然瞪大了眼睛。

我这话一出口,不光是我自己,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其中有个阿姨捂着脸就开始哭。我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正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我妈一把捂着我的嘴巴,一个劲地说,“别听他的,小孩子家家口无遮拦。玲玲此时必定已经走在黄泉大道,你们不要牵挂了。你胡说什么呢你!”说着我妈在我后脑勺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我捂着后脑勺,顾不上疼也顾不上委屈。在我的视线之中,墙上挂着的那张小女孩的彩色照片渐渐褪去色彩变成黑白,这时我才后知后觉地看到照片前方摆放着的香炉,里面插着三支香!然后我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听到房间里凄凄惨惨的哭声,看到大人们脸上或同情或悲苦的神情,感受到家中办理白事时候的那种压抑憋闷的气氛!

我妈推着我的走到刚刚那个阿姨跟前,抱歉地说,“他姨,你可要节哀。坟地的事情你放心,我和我家老蒙必定会给选一块好的风水阴宅。我们先走了。”那个阿姨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我看见我爸接过那家人递过来的一个棕色信封,然后我们就离开了。

在路上,爸妈一直没有说话,气氛一度凝重。后来还是我先打破僵局,“爸,妈,那个小姑娘是死了吗?”

妈妈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神有些游离。爸爸的面色也非常凝重。爸爸看了我好半天,沉沉地问,“九星,你真看到那孩子了?”

“是的。”我点头,笃定地说。“我还和她说话了呢。”

爸爸妈妈神色即紧张又凝重地对视了一会,然后直到回家都没有再说任何话。我只感到全身一阵一阵的发冷,就像由内而外的透着寒气。我妈摸了一把我的额头,居然发烧了。回到家,我昏昏沉沉的把鞋子一踢,正准备进门,被我爸拦住了。他端出来一个火盆放在门口,让我在上面来回过了三次。我妈则从后院摘来一枝柚子叶,沾上了井水往我身上撒。我也说不上来个怎么回事,只是这些事情做过之后,我确实觉得浑身通泰轻盈,当天晚上睡得异常的香。第二天一早醒来,烧已经退了。

刘明

起床后,我爸给了我一个用红绳穿过的木块。那木块一看就是才加工的,还散发着淡淡枝木香气。我妈告诉我,那是我爸一晚上没有睡觉给我做的桃木块,用来安魂凝神的。

不说你也明白了,我们家确实就是干那个营生的。据说我家祖上在这方面还挺厉害,方圆百里都有一定的名气。只是这一代传下一代慢慢就弱了下来。解放以后,国家破四旧,杜绝封建迷信,这祖传的技艺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苟延残喘到我爸这辈,也不过就是给人家算算八字,看看阴宅,探探风水什么的。有时候谁家的孩子被鬼撞了,也会请他们去给看看,那个时候我妈就会跳个大神,多数倒也会好。

但是那天爸妈都很不开心,并没有因为我的好转而放轻松。我爸更是嘱咐我,桃木块千万不能摘下来,一定要戴满七七四十九天。我本来是新时代的接班人,唯物主义的好青年,此时也开始害怕了:“爸,我这是不是撞邪了?”我爸抽着烟摇摇头,挥挥手示意我进屋去。

我爸在家就是权威的存在,他说一我是绝对不敢说二的,只能悻悻的回屋。

我听到我妈对我爸说,“要不要封一下啊?不然将来可怎么办?”我爸沉默了半天,粗着嗓子说,“不封,封了也没用。”

  • 15060009927 2018-06-10 00:34

    评论 路小黑:楼主,怎么联系你?!有急事想请你帮忙!

  • 路小黑 楼主: 2018-06-10 19:47

    评论 15060009927:我能帮你什么忙呢?哈哈,如果要找我的话,可以给我站内短信的~

  • 15060009927 2018-07-12 19:16

    评论 路小黑:楼主好,站内短信我不会操作。我请你帮忙是因为你说你有阴阳眼

楼主先去洗澡啦,希望回来能有客人光顾~ 楼主已经将桌椅板凳都摆好,客人要来了就先请自助用餐吧~

楼主洗澡回来啦,哎呀,怎么都没有人回复啊~ 不过没关系,刚开张的饭店总是要多做做宣传嘛~~ 咱们这是闻香饭店,那大家都说说你们喜欢吃些什么,后面我给加进去!

  • 路小黑 楼主: 2018-04-18 06:00

    允悲~ 一晚上了,居然饭店里还是这么冷清~ 捂面~ 那我先说说我喜欢吃的吧~ 我喜欢吃辣子鸡,喜欢吃羊肉粉,喜欢吃炒土豆,所以这些后面都会有写到哦~

  • 94657516 2018-04-19 18:48

    我在看,楼主加油

  • 剑胆琴心P 2018-04-19 20:05

    洗个澡用了72分

  • 剑胆琴心P 2018-04-19 20:09

    算错是48分????

  • 路小黑 楼主: 2018-04-19 22:00

    哈哈哈

  • 春天远航 2018-04-20 20:07

    进来看了

  • 小小阿彭 2018-04-21 17:23

    评论 路小黑:在看呢

  • 风槿朵朵 2018-04-21 18:29

    我们想起的菜和楼主说一下 热菜 麻婆豆腐 宫保鸡丁 鱼香肉丝 糖醋里脊 咕老肉 红烧茄子 回锅肉 粉蒸扣肉 京酱肉丝 干锅香辣虾

  • 路小黑 楼主: 2018-04-21 22:50

    评论 风槿朵朵:好的好的

  • 洛埜 2018-04-22 16:27

    加油小姐姐

我昨晚做梦了,梦到了这篇小说。

不过,内容在梦里我自己脑补了。我梦见男主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性朋友。男主去见她,实则是道别。纵使女孩情忠男主,男主也同样为之情深入骨,但是,他们有缘却无分。过程巴拉巴拉,,,,,分离的时候,女孩回家吃饭,男主回店吃香。(第一章完)

  • 路小黑 楼主: 2018-04-18 09:56

    这个梦还有点意思啊~

男主最后会开店吗?我挺期待那种男主开店,然后鬼自动找上门来叙述自己故事的那一类小说。????????

  • 窗台外的小麻雀 2018-04-21 02:11

    评论 小超超xcc:有个叫鬼事事务所 的我看过,不过以前没更完,本来有追,后来懒了,一篇比较啰嗦但可以看比较久的 是 阴阳鬼探 当时看了一个月哈哈

叮咚,闲鸥前来报到,鼎鼎更健康~~~~

@小超超xcc 2018-04-18 10:11:17

男主最后会开店吗?我挺期待那种男主开店,然后鬼自动找上门来叙述自己故事的那一类小说。????????

-----------------------------

宾果~ 你说对了~~

那挺好的,就喜欢那一类故事

我被我爸赶回屋,可那毕竟是我的事情,要不弄清楚说不定哪天我这鲜肉变成肉块,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把门拉开一条细缝,我把耳朵贴在缝隙的位置偷听着我爸和我妈的对话。我家房子不大,他俩说话的声音也不算小,所以听得清楚。

我妈说,“还是封了吧,不封怎么得了?本来我们家九星额头那颗红痣就招人话的很,到现在也找不到个女朋友。这要是再弄出个那样的体质来,我还能不能抱着孙子了。”说实话,听我妈那口气,在担心之余,总还有五分嫌弃的意味。

“你这都说到那去了,真是的。”爸爸点了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我说不封就不封了,因为你也应该知道那玩意封了也没用。你说这事怎么早发现不了呢,要是九星还小,用黑狗血洗洗可能还能封住,但他现在都已经那么大,转眼就十八了,还怎么封?封了迟早有一天也会被冲开的。”

“可是有了那阴阳眼他还怎么找媳妇啊。”我妈估计脑子里就只有这个事了。

不过我一听“阴阳眼”这三个字,眼睛早就已经发出精光。我一把拉开门,冲着他们俩就喊道,“啥?我有阴阳眼?这么酷?!”

我这突然一出现,把我妈给吓得够呛。很明显我爸也愣了愣,夹着烟的手狠狠抖一下,烟灰掉在我妈的手背上,烫得她惊叫着,“哎哟你个死老头!烫死老娘了!”然后一巴掌把我把那烟拍在地上。

我爸瞪着我,生气地说,“不是让你回屋嘛!你跑出来干啥?!还偷听我们说话?你胆子真是搞大了!”

“爸,这可是我自己事,你自己刚刚都说,我都快十八,转眼就成年,我妈这都已经盼着我找媳妇生孙子了。凭什么有事还瞒着我,我们家得开明民主。是吧。”其实那会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因为我心里那个激动呀。

  • Sunyknightnight 2018-06-02 10:19

    “到现在也找不到个女朋友”“但他现在都已经那么大,转眼就十八了”。。。。

阴阳眼,那是什么玩意?我这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有了阴阳眼,就意味着能够看到鬼神的世界,这对于我们现世来说,就是异次元世界啊!别的都不说,我都已经开始盘算着去看看奈何桥,忘川河,再去会一会孟婆、阎王、黑白无常了。哇塞,那简直太酷了。

估计我心里的这些想法已经在脸上表露出来,至少爸妈看得出那颗兴奋不已的内心。我爸叹口气,苦笑着说,“嗨,也是,这也就是我们家的孩子。这要是换了别家孩子听到这样的事情,估计不被吓傻也得呆上两天。你倒好,还兴奋地不得了。”

“那是,我可是在七星连珠的时候生的。”我搓着手说,“我就知道,在我身上肯定会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嘛。”

“你这傻小子,一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我妈笑着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

我揉着后脑勺喊道,“妈,你别一天到晚地拍我脑袋,我现在可是个人物。”

“人物个屁,”我妈说,“你就是个人精。你这家伙,除了学习什么都好奇,你要是学习能有对这些事情上心,我和你爸就没那么愁了。好啦,你们俩聊,我去给你们煮面去。弄这么一晚上,还没吃饭呢。”大概是见我是真的没有心理负担,所以爸爸妈妈也轻松很多。

我妈到厨房倒腾去了。我爸让我坐下来,他还是非常严肃地对我说,“九星,你要知道这阴阳眼不是闹着玩的。你出生的时候恰好七星连珠,我当时给你算过命格,可是无论怎么算都算不出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或许迟早有一天你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日子。不过九星,既然现在是这样了,你确定要留着这阴阳眼?”

“留着,当然留着!”我还是难掩兴奋,“并且你刚刚还不是说即便现在给我封了,也会被冲破嘛。我这好不容易能够看到异次元,可千万别给我弄废了。”说着,我连忙还把眼睛给捂上。然后我就发现捂上眼睛我爸是封不了我的阴阳眼,可是我也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又赶紧把手松开。

我爸被我给逗乐了,他说,“行。既然你认命也行,反正你是我们家的孩子,或许就该走上这条路。并且,虽说是有阴阳眼,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看见鬼。”

“为什么啊?”我问。

“你是不是傻?”爸爸说,“知道什么是轮回吗?”

“知道啊,不就是死了以后再去投胎嘛。”

“是啊,这就对了。绝大多数的人死了以后都再去投胎,回去轮回,那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有鬼的。所谓的鬼,都是因为或留恋或其他各种原因没有进入阴间,重入轮回的魂魄。你想,这样的魂魄能多吗?多了这世界不早就阴阳失衡,乱了套嘛。”

我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如此,有点道理。”这时,我想到那个小女孩,我问,“爸爸,那个叫玲玲的小女孩真的是鬼吗?”

我爸沉凝了片刻,说,“九星,我和你妈都没有阴阳眼,要想看到鬼还得抹牛眼泪。你说的那个小女孩或许正是玲玲的鬼魂,你说当时你和她说话了?”

“是的。”我说,“我记得她那个时候指着前方,说那里有扇门,但是她不愿意进去。”

“那就是了。”爸爸说。

“那我们能帮帮那个小姑娘吗?”我说,“那小姑娘看上去怪可怜的。”

我爸这时长长叹口气,“唉,其实说到底,鬼都是可怜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深深地击中了我的心底,就好像有块石头扔到湖里,“咕咚”了一声,然后沉了下去。

妈妈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从厨房出来,说,“先吃饭,吃完再说。”

吃了一口万五十年口感永远不变,味同嚼腊的面条,我抬头说,“妈,我快十八了,以后饭菜还是我来做吧。”

我话音还没落,脑袋瓜子又被我妈敲了个爆栗子。她瞪着眼睛却笑眯眯着说,“你这是在嫌弃我?我还没给你吃生的菜不错了。”

“没有,没有,我哪敢嫌弃母上大人。”我连忙赔笑,“那不是我那厨师学校不能白学嘛,学了就得有用是不。”

“你一天不好好学习文化课,倒是去个厨师学校学的倒挺好。”妈妈笑说,“也行啊,毕竟也算是一技傍身,以后出来不怕失业,再不行自己开个小馆子也能养活自己。就是那媳妇不知道啥时候……”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