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没有哥斯拉,只有夜叉僵尸这些怪物?

莲蓬鬼话 420604 1290

爷爷在小时候经常跟我讲述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记得最清晰的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赤衣凶,笑面尸,青桐椁,竖葬坟。

那时候爷爷很郑重的告诫我,你天生命运多舛,这辈子肯定不会平凡。如果你真的遇上了这些玩意儿,须得如此这般,才有可能免于灾难。

我一直以为爷爷跟我说的只是故事,直到我大学毕业后,才知道有时候故事之所以存在,其实是有原因的。

那时候我在青岛大学毕业,因为就跟人争风吃醋,用啤酒瓶把人的脑袋给花了。结果对方背景涉黑,我不得不连夜跑回了河北。寻思着回村子的话,指不定会被人追上门去寻仇,干脆就留在了石家庄。

爷爷知道这件事后气的吹胡子瞪眼,骂了我一顿后,就给了我一个电话,要我去找张无忍,他会给我安排一个工作。

说起来张无忍跟我家还是亲戚关系,仔细论辈分的话,他还得喊我表叔。记得第一次见张无忍的时候,他开着一辆崭新的自由光,穿着一件军旅风的M65,动作干练,眼神锐利,跟我这个留着长头发的社会青年完全是两个模样。

我当时眼珠子就掉了出来,说老张,可以啊。都买车了?

二十郎当岁就混上一辆自由光,其实我心里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于是就问他,在石家庄到底干些什么?我都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始工作了。

因为我俩年纪差不多,所以很快就打成了一片。我问了他几句关于工作的事情后,他就告诉我,今晚上正好要去给一个客户处理事情,你跟我一块。记住,你算是新人,今晚上要多听,少说。机灵着点,跟我干一年,保证你也能买辆车。

我听说一年买车,当场激动的脸都红了,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说,老张,不会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吧?

张无忍说,想哪里去了?就我家老爷子那脾气,我要是敢违法乱纪,他分分钟就剁了我。

我心说也是,张家老爷子跟爷爷关系很深,年纪虽然老了点,脾气却越来越大,而且嫉恶如仇,张无忍如果敢在外面干坏事,他第一个就得大义灭亲。

张无忍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安稳了下来。当天傍晚他就请我去搓了一顿,期间我问过他几次关于工作的事,可张无忍却只是说今晚你就知道了。

那时候我真的好奇极了,所以也没喝多少酒。到了八点半的时候,他结了账,带着我就上了那辆白色的自由光。

车辆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栾城,这地方以前是个县,现在改成了区。我们顺着青石线一直往前,然后拐了个弯,就到了一家小小的酒吧,酒吧的名字挺有意思,叫“果然”。

张无忍把车停好,带着我就直接进了酒吧,灯红酒绿中,一个穿着米黄色休闲群的女孩冲我们喊了一声。张无忍走过去,就问,你就是青青?

那女孩点点头,说喝点什么?

张无忍随手点了两杯果汁,然后笑着说工作时间,不喝酒。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无忍,这位是我的搭档,何中华。

青青说,你们真的能帮我吗?

张无忍耸耸肩,你得先说出你的故事来。

青青嗯了一声,说,最近我总是在做梦。

做梦不奇怪,是人就会做梦。关键问题是青青一直在做同一个梦。她梦见自己要结婚了。未婚夫是一个又黑又壮,还长着胸毛的男人。每天晚上,这个长着胸毛的男人就站在自己床前,用一双很淫邪的眼睛看自己,偏偏她却不能动。

如果说是偶尔也就罢了,可是最近半个月来,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这个黑毛男人站在自己身边。为此青青一到了晚上,就害怕的不敢睡觉。所以她半个月来,几乎每天晚上都在人多的酒吧里度过,天亮后才敢回去睡觉。

青青说到这的时候喝了一口酒,眉宇间满是疲惫。

张无忍问她,那个男的除了相貌上,还有没有其他的特征?

青青想了一下,说,他的手腕上缠着一根红线,红线的那一头好像系在了我的手腕上。我在梦里也想过逃跑,可是那绳子剪不断。

  • 决战罗型 2018-05-11 15:56

    ....

  • 米酒香浓 2018-05-17 08:46

    人多的酒吧里不是比梦中更危险吗

  • handibaco 2018-05-17 16:42

    把老家都给翻出来了,第一次看见老家出现在莲蓬鬼话

张无忍点点头,跟我说,老何,把包拿过来。

我这才想起自己是他的助手,急忙把包打开递过去。

张无忍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之后,里面就冒出了一股淡淡的槐花香。他把香水洒在手上,来回搓了几下,伸手按在了青青的右手上。

再松开手的时候,一道红线清晰的出现在了她洁白的手腕上面。青青哎呀了一声,说,就是这个!

张无忍收起瓶子,用一种很古怪的语气说,你小时候跟人定了冥婚。现在人家来带你走,如果我们不插手,你熬不过一个月的。

青青的脸当场就吓得惨白,但是却仍然狐疑的说,我从来没跟人定过冥婚啊!不可能!

张无忍笑了笑,那时候你应该还小。你仔细回忆一下,小时候是不是跟人玩过拜天地的游戏,仔细想想。

青青咬着牙在那边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青青在九岁的时候,一个表嫂来到了她家。表嫂对她很好,给她好吃的,又带她出去玩。还在一个屋子里玩拜堂成亲的游戏。依稀记得那时候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女,对面桌子上还有贡品和照片。

但那时候青青才九岁,什么都不懂,只觉得拜堂成亲很好玩啊,就这样玩的不亦乐乎……

这件事过去很久很久了,以至于青青早就忘了。现在张无忍一提出来,她立刻就想起了这件事。

我听了觉得有点好笑,这算是被人骗婚了吗?不对,准确点来说应该是被鬼骗婚了。现在人家要带她走了,被鬼带走,岂不就是一条人命?

张无忍说,你在九岁的时候跟人定了冥婚,虽然这并不是你本意,可是生辰八字和婚书都烧了,无从更改。不过这事也不是没转机,因为冥婚同样可以离婚,我这边要价三万,今晚上就能帮你搞定。

我听到这的时候,总算是明白张无忍是干什么的了,难怪他在石家庄混的风生水起,这一晚上就要三万块钱,不发财才叫奇怪呢!

青青猛点头,事实上三万块钱跟自己一条命来比,孰重孰轻傻子都知道。

张无忍冲青青点点头,说,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没有难度。关键就是那个男人的坟墓位置。这样,我先去采办一些东西,你现在就联系你那个表嫂,务必问出当时那个男人的姓名,生辰八字,还有坟茔的位置。

如果她不告诉你,你就说,阴媒不是那么好做的,不然我死的当天晚上,必定会带你一起下地狱。

看着青青咬牙切齿的点头,张无忍就带着我离开了酒吧。他开车直接去了郊区的一家殡葬服务店,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纸张,朱砂,还有红绳。又用朱砂调匀了之后,在纸上开始写字。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写的满了龙飞凤舞的方块字,大概意思就是人鬼殊途,无法伺候你了,请你在下面再找一个合适的妻子等等。

简单点来说就是一封离婚协议。

张无忍写完了之后,又买了两个漂亮的女纸人和一大堆冥钞,塞在后备箱里就直接返回了果然酒吧。我们才到酒吧门口,就看到青青正在东张西望,像是在等我们。

张无忍直接把车停在了她门口,说,上车。

青青一上车就说,地址都拿到了,当年表嫂果然是在坑我,气死我了。开始的时候她还不想说,后来我按照你说的话一吓唬她,立刻就什么都说了。

张无忍说,阴媒这种事,忌讳其实很多的,你这样说她当然害怕了。不说这些了,你告诉我坟茔在哪里?

我看了一下地址,在南高乡。不堵车的话半小时就能到。一边说,一边开了车上的导航。

张无忍说时间正好。然后一踩油门,就直奔南高乡。

南高乡其实是青青的老家,但是坟茔的位置却在龙化村。我们用了半小时就赶到了青青所说的位置。

荒野里乌漆嘛黑的,只有越野车的疝气大灯犹如利剑一样照过去。我们顺着乡间土路颠簸了十几分钟就停了下来,再往前看,却是高高矮矮的坟地。

  • 似雨像风 2018-05-17 13:07

    地名虚拟就更好了 老铁 我是石家庄的 你说的地名基本都知道 小说用假的就好啊

  • 红素礼城 2018-05-19 09:53

    666 前排占个坑

张无忍塞给我一把手电,然后熄火,关灯。我也拿出了手电,只觉得周围阴风惨惨,不由打了个哆嗦。可转念一想,怕个毛线啊?要是这点场面都镇不住,张无忍这家伙不知道该怎么笑话我呢。

张无忍问青青,那个人叫什么?生辰八字是什么?照片有没有?

青青说,没有照片,名字叫秦爱国,生辰八字是辛酉,壬辰,乙亥,丁丑。

这些信息都是青青的表嫂提供出来的,只不过十几年前发生的事,照片还真找不到了。

张无忍说嘴里念着秦爱国的生辰八字,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四方形的碟子,仔细摆弄了一会儿,就说,跟我来。

我们在坟地里绕来绕去,中间不知道惊动了多少老鼠野狗,每一次出现,青青都吓得脸色苍白,不过还好,却没叫出声来。

几分钟后,张无忍停在了一座坟头前面,他拿着手电在墓碑上照了一下,说,就是这了。

我凑过去看了一下,只见墓碑上写着秦爱国的名字,还有立碑的时间和生卒年月。

我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也太神奇了,要知道这个坟地起码有几百座坟头,从里面找出秦爱国的坟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老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惊讶,可我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还有我们的客户就在旁边。张无忍从我手中接过包裹,点燃香烛,摆放好纸人,拿出来了一根红绳,一头拴在墓碑上面,另一头绑在了青青的手腕上。

张无忍见青青害怕的直打哆嗦,就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的,一切有我。

风有点大,吹的蜡烛一闪一闪的,可这烛火是怪,偏偏就熄灭不了。张无忍把他用朱砂写好的离婚协议拿出来,让青青在上面按了个手印,就用石头压在了墓碑前面。

然后我听见张无忍说,老秦啊,我知道你能听得见,那什么,我这次来呢,是为了你俩的婚事。俗话说道好,宁做十桩媒,不拆一桩婚。按理来说这事我不该插手,可你家做事的确是有点不地道,阴阳两隔的婚姻有意思吗?

我一听张无忍这么说,当场就乐了,要是换成平时,我非得笑话笑话他不可,可是青青就在旁边,加上周围的气氛实在是恐怖,我还是保持了沉默。

张无忍继续说,那什么,我们也不亏待你,这样,这些钱你拿去用,另外再给你送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妞,日本的。你要是不满意,咱给你换成韩国的也成。但是青青这丫头还年轻,就算了吧。

你要是答应呢,就收了美女钞票,自个儿把红绳给断了,以后她走她的阳关道,你过你的鬼门关,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不同意呢……

他话还没说完,平地里忽然间起了一阵阴风,当场就把两根蜡烛给扑灭了,两个纸扎的女人和冥币吹的满天都是。青青吓得尖叫了一声,立刻瘫软在了地上。

说真的,我也吓得够呛,这阵风来的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蜡烛被吹灭了,漫天飞舞的冥币和白森森的纸人在手电筒的光束下显得如此渗人。

张无忍倒是没动,他冷笑了一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今儿这钱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老何,给我烧!

我顾不得这阵妖风,急忙拿出防风打火机把早就准备好的纸钱纸人给点燃了,火光熊熊,将我们的脸庞照耀的十分狰狞。青青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但是手上的红绳却仍然没断。

只有红绳断开,两人的姻缘才算是彻底断开了,到时候秦爱国也不能再缠着青青了。

隔了二天也没没更新,对读者缺乏诚意。大家伙散了啊~

万事开头难,作者加油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马克一个,肥了再看

我们带的纸钱很多,烧了足足十多分钟才熄灭,但是红绳不断,就代表人家不同意。张无忍恼怒起来,伸手就从我怀里拽过了背包,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今儿你要是不同意,老子还就不走了!

他拿出了七个钉子模样的木棍,随手就钉在了坟头周围,说来也怪,这木头钉子刚刚钉上去,周围的阴风立刻小了很多,漫天的灰烬都开始慢慢坠落。张无忍又拿出了一根铁棍,我注意到铁棍上面有细密的符文,在手电筒的光芒下一照,还闪烁着光芒。

俗话说鬼也怕恶人,张无忍这一发狠,估计秦爱国这家伙也扛不住了。但是夺人妻子乃是深仇大恨,换成谁也得炸毛。

张无忍伸手就将铁棍插进了坟茔里面,拔出来的时候,却带了一层漆黑的泥土,犹如灰烬。我正要说话,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声音,再低头一看,原来青青手腕上的红绳已经自己断掉了。

张无忍跟我说,老何,你和青青先上车。

我答应了一声,扶着全身发软的青青赶紧走了,临走的时候我还看到张无忍拿着铁棍站在坟头,手电筒的光束衬托着他的身影,显得十分高大。

上车之后,我就立刻打开了车灯,我看了青青一眼,说没事吧?青青脸色煞白,看样子像是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颤抖的点了点头。

我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心里却慢慢安稳了下来。

说真的,我不知道到底是真的有鬼,还是张无忍弄出来的把戏,可青青毕竟是客户,有什么疑问我也都憋在心里。

十多分钟后,我看到秦爱国的坟头那边又亮起了火光,过了一会儿,张无忍拎着包裹回来了。他直接把包裹放在后备箱,发动车子就要走。

我问他搞定了没?

张无忍轻蔑的说,这货就是一个银样镴枪头,敢说一个不,分分钟教他做人。他一手掌控着方向盘,一手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写了字的白纸,说,青青,这是你们的离婚协议,回去后找个木头盒子装起来,藏好,没事别随便打开看。

青青连连点头,说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做梦了?

张无忍点点头,又递给她一张十块钱的钞票,我注意到钞票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

他说,这张钱不是给你花的,放在你钱包里,可以辟邪。另外,那家伙不敢缠着你了,你也不用天天跑去酒吧过夜了。

青青拿着那张十元钞票就像是拿着一个宝贝,小心翼翼的放进了钱包里。她很真诚的说,谢谢你了。

张无忍撇撇嘴,说,谢倒是不用,不过业务费早点结算就好。

我们一路赶回栾城,送青青回家后已经是后半夜了。趁着晚上车少,我们也没留在栾城,而是掉头上了高速,一个小时之后已经到了张无忍租的房子。

在路上的时候我就问他,这世界上到底是真的有鬼,还是你做出来的把戏?张无忍冲着笑笑,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我一句,你认为呢?

我沉默了。

这次主角的设定不错,很真实

好书分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