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孟婆,和大家聊聊你死后会经历的事情

莲蓬鬼话 141195 2365

不管你这一世都经历过什么,你都可以随便说说,想说什么都可以。

不管你痛苦、悔恨、无助也好,兴奋、狂喜、张狂也罢,反正这一世都已经过去了,无从修改。

纵然你喝下这盏醴泉酒(孟婆汤),不会残存任何一点前世的记忆,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句:因果报应,善恶轮回,好自为之!

上路去吧!

你们人界都叫我“孟婆”,其实我很讨厌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个老太婆,和我本身的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

在我们幽冥地府,我的官方职务是-幽冥送魂者。

我的那些同事们,比如你们知道的黑白无常,或者是判官他们,平常都称呼我为“梦醴”。对,就是梦境的梦,而不是姓孟的孟。

我知道你们不会念那个字,好了,我不想跟你啰嗦,那个字念做“li”,你们人界,把它的发音叫做三声。

别问我名字的由来,别问我的年龄、长相、身高、体重,我懒得和你啰嗦。

我在幽冥地府这么长的岁月里,听了太多死鬼的唠唠叨叨,悲悲喜喜,哭哭啼啼,你要是我,你也会变得不耐烦。

总之,你可以称呼我幽冥送魂者,甚至我都不介意你也叫我梦醴,反正名称只是个代号而已。

我听了太多那些死鬼们的故事,关于他们前世今生的故事,关于他们那些恩怨情仇的往事。

我就是想找个地方说说那些故事而已,用你们的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吐槽”。

那些故事堆在我的心里,平淡的、激烈的,无趣的、疯狂的、痛苦的、喜悦的……如果没个地方让我倾诉一下,我想我会老的很快。

不过,你给我记住,我可不像你想得那样满脸皱纹,穿个电视剧里那种长褂子,驼背弯腰的样子。

停!更不要妄图勾勒我的模样,也不要企图推测我的性

格。

反正,终究会有一天,你会来找我报到的!

我内心的火气化作一股旋风,从脚底吹起来,将我的长发纷纷吹散。

阴风的中心,是一个正在内心倒数,避免自己大动肝火的孟婆。

我把犀利的目光投向她。瞬间,那个女人就被目光掀翻在对面的沙发上。她头发蓬乱,神色慌乱,苍白的脸色煞是难看。

我盯着她,不发一言。

“大,大人,”女人瞬间收起了刚才的张狂,战战兢兢俯身跪到地上,“我,我刚才的行为,有点,有点不合适,请,请您谅解。”

“不合适?只是不合适吗?”我挑了挑眼皮看着她,语气像寒冰一样冷。

女人没敢抬头,身体如筛糠一般,“咚咚咚”地磕着响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

看看,阳间就是这么说这种人的。

“算了,起来吧。”我懒洋洋地说了一句,目光投到她身上,将她推回到沙发上。

“不管你这一世都经历过什么,你都可以随便说说,想说什么都可以。”我觉得自己像个复读机,开始工作了。

“哦,”女人赶紧应了一声,“我,我叫姜子琦,34岁,毕业于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学历是硕士。”

“停,”我瞪了她一眼,大声制止她,“你来这找工作来了是吧。别整那些没用的,就说说你的人生、你的那些破事,对了,”我重又瞥了一眼轮回境,“你的生死簿上写的是姜艳,别整什么姜子琦这种假名字来蒙我,还姜子牙呢!你以为现在是在那些交友网站啊,别拿我当做那些被你骗婚的男人!”

“是,是,”姜艳低了头,点头如捣蒜。

她重新坐定,好像是理了理思路,沉默了一会才开始。“我叫姜艳,1985年出生在山东烟台,爸妈都是小学老师。因为他们的收入都很微薄,所以我小时候,家里非常穷。”

“穷?”我瞥了她一眼,“所以这就是你以后骗婚的理由喽?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你的原生家庭给你留下的阴影造成的?告诉你,少拿那些心灵鸡汤里的东西糊弄我,像我这种阴司,也是经常刷微博、微信的,那些大号、小号的,我可都知道不少。”

姜艳涨红了脸,急急地辩白,“大,大人,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陈述事实而已。”她站起身,修长的手指紧紧握在一处,“那时候虽然我家里穷,可是我父母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所以我觉得我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我说穷,只不过是,只不过是陈述事实。”她怯生生地眼神看过来,完全是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模样。

如果不是我已经知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骗婚四次,导致四个男人在感情、金钱甚至生命方面都受到了极大损失的女人,我真的会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所迷惑的。

所以美丽的皮囊,都有魅惑的可能。

要多加小心。

不过,那些被骗的男人们,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为了迎合这个骗子而自动变成了傻子。这,才是他们被骗的真正原因。

而我,不是傻子。

有点意思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5 16:21

    谢谢支持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1

    评论 13298883771:你看的太少,还没看到那部分吧?梦姐姐没有爱的能力……

  • 波波大人的博客 2018-07-08 13:41

    评论 13298883771梦姐姐心中只有霸道总裁阎王爷大人,那些凡夫俗子怎能入玛丽苏。孟婆的法眼???

开篇就蛮好的呀,坐等更新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5 16:21

    谢谢支持,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回复90825。或者天涯文学搜索《孟婆工作手记》都可以找到我。那里已经很多故事了。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2

    看到你了

  • 摩诃迦罗 2018-08-02 16:57

    评论 迷清浅:已经去右手灵异看了好久了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样的人或者鬼可以当孟婆啊?

“你的童年很幸福,唔,这样说来,你的生长环境很好啊,怎么最后竟然长成了一个大骗子呢?”我抬头看她,戏谑地笑。

这次,她没有立即辩驳,愣了几秒钟后,才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态。“大人,其实我不想骗他们的,我对他们是真心的。无论如何,出现的那些无法挽回的糟糕局面,都不是我一个人可以造成的。就算是有欺骗的话,也是被生活所迫的。”

好吧,那些骗子、无赖、杀人犯,其实都是有苦衷的。

这么多年,我听了太多自以为是的苦衷了,听得我都想吐了!

我懒得看那个叫做姜艳的骗子,感觉看多了,随时可能会忍不住要吐她一身。

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来吧,那就说说那些你被逼的事儿吧。”

姜艳傻愣愣地坐着,没有立即接话。

我知道,那些死鬼们在回忆前尘往事的时候,总是要捋一捋思路的。尤其是像这样的女人,骗了那么多人,伤了那么多人,现在让她来回顾一下,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起了吧。

片刻之后,她终于开始了讲述。

“大人,或许您就是觉得我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十恶不赦的骗子。可是,真的,我也是一个受害者,所以,我想从我高中的那件事情跟您说起。”姜艳抬了头,细长漂亮的的丹凤眼里,闪着泪光。

好吧,哪个大灰狼不是从呆萌似小猫的狼崽子成长起来的?

我翻了翻白眼,也算是允许她继续讲。

已经收藏帖子,感觉楼主智慧又大度,好喜欢你

加油加油加油!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2

    谢谢谢谢谢谢!

姜艳细长的葱白一样的手指拂过眼睛,擦去了睫毛上似有似无的泪珠。“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究其根源,应该就是始于我高二那年的暑假。那是2001年,我18岁,就读于烟台的一所重点高中。除了读书成绩比较好,我还是学校女子短跑队的队员。那个暑假,学校新来了一个教练,”讲到这里,姜艳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就是那个禽shou,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造成了我一生的悲剧。”她咬紧了嘴唇,原本白中带粉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你是说郑木?”

“对,”姜艳咬紧牙关答道。

“嗯,”我回想了一下,“虽然你的用词有点涉嫌不尊重他人,不过,”我点了点头,“我不得不承认你说他是个禽shou,还是挺贴切的。”

姜艳的脸上愈加的苍白。“如果不是在他的哄骗和诱Huo下被他强bao的话,我想,我的人生绝对不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强bao?”我眯了眯眼睛看向她,“你觉得这个词用的合适吗?或者,我觉得你算是半推半就吧。”我知道我的语气里含着轻视,俯身向前提醒她,“到了这,你就还是实话实说好了,任何细节,没有轮回镜中看不到的。你的那些小伎俩,收起来,这儿可不是阳间。”

姜艳应该是没有想到她的小谎话当下就会被拆穿,显然,她有点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 superkill2818 2018-07-09 12:53

    85年出生,2001年18岁吗?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9 13:21

    我说呢,虚两岁哈哈。谢谢谢谢,我赶紧去书里改过来。

  • 啊噢额衣呜于 2018-07-14 14:32

    评论 迷清浅 :楼主,吹牛的最好境界就是吹的真假难辨

  • 之乎所以 2018-07-19 18:15

    评论 迷清浅:孟婆既然有轮回镜,干嘛还要听她讲述生前事事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19 21:18

    评论 之乎所以:你没好好看书,哈哈

楼主继续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3

    OK!每天都在更!

但是这次,她完全没有辩驳,因为她已经明了,现在的她,就像是X光下的人体骨架,所有信息,对于我来说,一目了然。

“好吧,”姜艳微微低下了头,“您说的对,那时候,我确实是喜欢郑木的。那年,他刚刚从体育大学毕业,23岁,比我也大不了几岁,阳光型男,清爽帅气。真的,从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爱上他了。我能看到,他的身体自动散发出太阳一样的光芒。我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就觉得暖洋洋的、亮闪闪的,即使什么都不干,都幸福地轻飘飘的。”

“所以,你就是颜控,外貌协会咯。现在知道了吧,肤浅的视角,害死人。”我真的很想跟她翻白眼,但还是忍住了,毕竟那个时候的她,还是有点可怜的。

世间的那些情啊、爱啊,我听得太多了,虽然不能体会到底有多吓人,可是早就知道那是毒药,致命的毒药,让人中毒至深却无法医治的穿肠毒药。而最可怕的是,爱情这剂毒药,不能自救,亦无药可救。

“大人,可能您觉得我很可笑吧,”姜艳嘴边泛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可是,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喜欢他。直到后来,我知道他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再到后来,他说结婚是被逼的,再再后来,他说他和那个女人生孩子全都是被逼的,我还是下不了决心彻底离开他。我一直都相信,他的生活,都不是他自愿的,他其实最爱的人,是我,他是真的想和我一生一世的。而他家里的那个女人,是低俗的、丑陋的、可笑至极的。他和她在一起,完全是被逼无奈的。”

“切!”我忍不住撇嘴,“难道你不知道,出gui男的家里,都有这样一个低俗的、丑陋的、可笑至极的女人吗?”

“现在知道了。”姜艳苦笑着说。

“或许是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挽救了你。”我淡淡地说。

姜艳点了点头。“就是那个孩子,才让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姜艳的目光呆滞,双唇微微抖着,然后便抑制不住地掩面哭起来。那哭声里,充满了压抑、不甘和痛苦。

留个记号慢慢看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0

    哈哈,谢谢支持

坐等坐等。。。。急死人了,。。。。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4

    可以在天涯文学搜索《孟婆工作手记》,或者微信关注公众号-右手灵异,然后回复90825。那边比帖子速度快。

我居然熬夜看完了你写的所有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13:05

    呃……已经看到凶宅有鬼那个故事了?!

楼主请继续!

  • 迷清浅 楼主: 2018-07-06 20:25

    谢谢。每天都更新的。

看你猴急那样,慢慢来呗。好好感受

看了一半,不想看了感觉时常透着酸味!不舒服不看了!

有意思

更多好贴,尽在莲蓬鬼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