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你之后,我觉得我要用尽余生说我爱你

舞文弄墨 278983 6189

晚上十一点,暴雨倾盆,锦城的航班延误三小时。

想着今天是林浩的生日,简安然拉着行李箱快速的走到机场出口,没想到众人都堵在这里,根本是水泄不通,而出租车也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没有多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拉着行李箱就冲进了雨中,有人大声道:“这女人疯了吧?”

简安然像是没有听到身后的惊呼声,心中冷笑,若是等在那里,机场门口那么多人,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走到站牌底下,她快速的停下脚步。

一辆车直直的往她这边开来,她看都没有看清就拉着行李箱冲了出去!

“停车——!”

“砰——”

她痛的弯下了腰,居然撞到了膝盖上!摸了一把,像是有血……

这时天际滑过一道闪电,将她的身影照射的亮堂清楚。

司机心慌,快速的朝后看了眼:“少爷,撞到人了!”

后座上的人神秘蛊惑,让人看不出长相,暗影之中透出一股清隽,他的脸被阴影所覆盖,尖俏的下巴却是那么洁白如玉。

手指轻敲在自己的膝盖上,问:“死了——没有?”

停顿了一下,像是他有些微的疑惑,司机快速的扫了眼前面的简安然,猛地摇头道:“没有,看情况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若是遇上碰瓷……”就不好办了。

他不敢继续说下去。

果不其然,男人轻笑出声:“是吗?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将她给我解决掉!”

轻抬了下眼皮,看了车前的人影,眸中似乎勾勒出一抹玩味。

这女人,又是谁派来的?

司机下车,直接走到了简安然的面前:“这位小姐,这是三万块钱,你拿着自己去医院。”

本来以为她会痛痛快快的接过,哪知道她只是转身拉了行李箱,在司机惊讶的目光中飞快的上了车!

司机想去拦根本就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简安然拉开后座门,直接挤了进去。

“麻烦你帮我送去盐亭路迎风街765号!”

男人皱眉看着不请自来的女人,眉头皱的死紧,司机心中“咯噔”,立马就跑了过来,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可怎么办?

这位主可是最讨厌女人靠近的!

简安然挤进车内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男人,只不过车内的光度不行,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可鼻间却充斥着淡淡的清香。

男人冷冷的瞥了眼简安然,却发现此时的她全身都已经湿透,发丝贴在脸上,有种别样的美感。

心中微动,冷声道:“下车!”

简安然软了语气:“拜托帮忙送一下,现在这个点打不到车,我会照给车费!”

他是缺钱的人么?而且这女人在这样的夜里居然敢上陌生人的车,是胆子太大还是另有图谋?

知道决定权是在这个男人手中,简安然指着自己膝盖上的伤:“你的车子把我给撞伤了,我不用你赔钱,将我送回家里就好!”

男人危险的眯起眸子,薄唇轻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车内一下子冷沉的厉害。

“先生,可我受伤也是事实,若是碰瓷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的不是吗?”

男人眸光流转,简安然紧张的坐在他旁边等着宣判,皮肤似能感受到阵阵冷气。

终于男人收回视线,轻缓的开口:“开车。”

司机立马上车,引擎发动、打开导航,动作一气呵成。

简安然坐在后座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不停地看着时间。

还有四十分钟,不知道等会林浩看见她,会是怎样的开心?

莫廷均闭着眸子,鼻间是这个女人的冷香,心尖微微的颤了颤。

这样的感觉,是头一次。

车子停住,简安然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放在车椅上,对着里面看不清楚样貌的男人微微一笑:“这是车费,说好的,谢谢你。”

“有趣……”莫廷均嘴角勾出神秘的弧度,盯着简安然的背影有些出神。

这个女人,原来真是为了搭车。

司机不知道莫廷均究竟是什么意思,问道:“少爷,接下来去哪里?”

莫廷均收回视线:“锦都。”

突的眸子看向了车椅,一百块旁边还有一样东西……

简安然回到家已经全身湿透,轻轻的拧开门,脱掉湿透的高跟鞋,走了进去,大厅的桌上摆着没有吃完的蛋糕,她一怔,他这是和谁过的生日?

房间的灯是亮着的,简安然将刚刚买的蛋糕放在桌上,却听到了一丝异常的动静。

她耐心的听了半晌,心尖却像是被针刺了一般。

“林浩,你……越来越好了……”简安然听出了女人熟悉的音调。

珊珊怎么会在她家里?

房间里的声音还在继续,两个人沉浸在翻云覆雨中……

简珊珊的手指攀上林浩的脖子,媚眼如丝的道:“那你说,我和姐姐谁更适合你?”

林浩想都没想就答道:“当然是你,我和她都没……”话落,他又低下头吻住简珊珊的唇。

“……”里面不堪入耳的声音一字不漏的进了简安然的耳中,她气的发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冷!

猛地将房门推开。

“砰——”灯开,房内亮如白昼。

床上的两人惊讶的转身,同一时间看向门口处!

等看到简安然时,林浩怔愣:“安然,你怎么在这?”

简安然压下自己全身的怒火,瞪着眼看着床上的两人,简珊珊显然也被吓到了,林浩可是说了简安然后天才能回来,怎么现在出现在这了?

扯过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低下头喊了声:“姐。”

她似乎是极为的愧疚,只不过那眼神之中却是无比的得意,既然事情曝光了,那以后就不用隐瞒了!

简安然将床上的凌乱看进眼里,简直刺痛了她的眼:“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浩第一时间就是想解释。

简安然清冷的目光看着他,冷淡的笑着:“都搞到床上来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林浩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这情况,简珊珊立马就道:“姐,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都爬上了姐夫的床,真是真心!”简安然走到床头,一把扯过被子,冷笑道:“要做给我出去开个房,别脏了我的床!”

简珊珊委屈的道:“姐,你再怎么生气,我也是你的妹妹不是吗?”

这是在祈求她的原谅?

简安然眯起眼,伸出手一把将被子拽下扔在地板上,拿过简珊珊的衣服就往她的脸上扔去。

“简珊珊,记得去找个镜子照一下,免得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丢在哪!”她抬起手指向门口,冷声喝道:“穿上你的衣服,给我滚!”

简珊珊脸色一变,再也维持不住淑女形象,站起身猛地往简安然扑去:“一个私生女,怎么好意思霸占着林浩哥!”

简安然心中一痛,没想到一直温婉的妹妹全是装出来的!

伸出手将简珊珊的身体往地上一推,走过去扬起手就打了下去!

“啪——”巴掌应声落下。

简珊珊脸上立马开始红肿,她从地上爬起又被简安然给了一巴掌:“刚才那巴掌是因为你勾引自己的姐夫,这一巴掌我是将你打清醒,让你知道自己是在谁的家!”

一连打了三巴掌,简珊珊终于忍不住的道:“林浩,你就看着这个贱女人欺负我?”

林浩被点名,刚刚将自己的内裤给穿上,看着发狠的简安然有些心惊,这样的简安然,他还是头一次见。

竟然让他有些感到恐惧!

简安然冷冷的瞥了眼林浩。

地上的简珊珊又大吼出声:“林浩,她都不把身体给你,肯定是外面有男人了!”

林浩一怔,伸出手就开始帮忙,扶起简珊珊就问:“你没事吧?”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简安然只觉得自己心碎成渣,伸出手指向门口:“限你们一分钟,拿起东西给我滚!”

懒得再多话,简安然直接转过身去端了盆水,直接朝两人泼去:“滚!别让出来的时候再看到你们!”

狗屁男朋友,这样的男人,她压根不稀罕!

“凭什么我们走?”简珊珊湿了一身,看起来很是狼狈,声音更加尖利,“这房子也有林浩哥的一份,要走的也是你!”

简安然眸光一眯,煞气凛人:“有他的份?这房子首付是我出的,贷款是我还的,房产证上的名字也是我的,简珊珊,你是痴人说梦!”

“林浩哥?”简珊珊转头想要得到确认,林浩沉默不吭声。

看到林浩的脸色,简珊珊就明白过来,嘴角僵硬,有些站不住脚。

“还有三十秒!”

看到她这个架势,简珊珊顾不上没有穿衣服,直接拿了衣服和包包走向门口。

“林浩哥你不走吗?”。

最后林浩和简珊珊还是走了出去。

简安然回到自己的卧室,给自己冲了个澡,将满身的寒气给冲掉,可是想起来那一幕就觉得满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打算,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将自己完好无损的交出去,可是今夜这样的情况……真是让她心寒。

和林浩五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难道男人都是看重女人的身体,得不到就想找别的女人?

“简安然,这么早发现,你该庆幸才对!”她捋了捋自己的长发,大步迈出浴室,去他的矫情,她不需要!

女人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早点看出林浩的真面目,早点解脱!

她躺在床上,只觉得自己身体一阵阵的发冷,膝盖上的伤在这一刻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点了火一般。

“该死的。”她又从床上爬起,给膝盖简单的抹了药,这才重新睡觉。

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被手机震动给吵醒,简安然一看来电显示,嘴角微扯,该来的还是来了。

“喂?”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一声怒吼:“你给我立刻滚回来!”

等简安然来到简家时,唐如兰快速的冲了过来,扬起手就照着简安然的脸上打去!

简安然的脸被打的往旁边一扭,脸上登时红肿,唐如兰发了疯般的冲上来,扬起手还想再打,可简安然怎么可能再让她得逞。

伸出手就紧抓她的手腕不放,抬起眸子瞪向她:“阿姨,你这是干什么?”

唐如兰被她抓住手动不了,气就不打一处来,用空着的手紧紧抓住简安然的手腕,尖利的指甲很快的就刺进了她的皮肤之中。

简安然吃痛,可是手仍旧不松开,唐如兰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伸出手就猛的推了一把简安然,口中开始冷哼。

“你把珊珊的脸弄成那样,你还好意思问我干什么?”她上前扯住简安然的头发,活生生的像一个泼妇一般。

“你一个没人要的私生子,真把自己当成宝了?”唐如兰嘴巴子根本不饶人,专门挑刺儿的往里面说!

“若不是我们家养着你,你现在不知道还活不活着!”唐如兰伸出手又要给简安然一巴掌,幸好简安然手快,飞快的从她的魔爪下逃离出来。

站在不远处道:“阿姨,我不还手是因为你们把我养到这么大,可你说的话未免太难听了?”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究竟是为什么要收养我?”简安然嘴角讥讽的勾出一抹笑,盯着唐如兰道:“还有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你女儿!”

唐如兰本来脸色一僵,这下听到简安然提到自己的女儿,脸色立马微变:“不管为什么都是你的错,她可是你妹妹!你打她就是你的不对!”

“呵……”简安然眸光轻扫了眼唐如兰,问道:“那她爬上林浩的床呢?”

唐如兰冷笑道:“就算她爬上林浩的床你也要让着她,你是她姐姐,比她大,她还不懂事,你不该多让让吗?”

“原来是这样的说法。”简安然轻声喃喃,嘴角抿了抿,气极反笑,“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你们的心!”。

简安然抬起下巴,让自己显得格外的坚毅,冷哼道:“阿姨,我看你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好坏都分不清了!”

唐如兰脸色微变,什么叫做好坏都分不清了?她帮自己的女儿有错吗?

“姐,你来了?”简珊珊从楼上下来,委屈的掉了几颗金豆子道:“姐,是我做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看到女儿这么委屈的模样,唐如兰就觉得心痛无比,再看着简珊珊脸上的五指山,更是在心里将简安然给骂了个够。

“你将珊珊打成这样,我都还没有找你算账!”唐如兰快步走了过去,出其不意的抬腿往简安然左边的膝盖踢了过去。

“砰——!”

一直防备她手的简安然根本没料到她居然会用脚踢,而且还是踢在她昨天受伤的部位,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那么只有可能是简珊珊告诉唐如兰的,真是好狠的心机,唐如兰看着脸色变白的简安然,轻轻的拍了拍手,这次,幸亏女儿告诉简安然受伤了……

“简安然,我可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现在还算是我们简家的人,就别给我乱来,既然珊珊喜欢林浩,那你就让给她。”

这时,简安国从门口进来,声音极大:“吵什么吵?一天吵到晚不嫌弃事多吗?”

“叔叔。”简安然叫了一声。

“原来是安然回来了啊。”简安国笑了笑,可是想到之前妻子说的话,就皱了皱眉头道:“安然回来是因为林浩和珊珊的事情吗?”

看简安然没有答话,简安国就当她是默认了,嘴巴紧抿,神色有些严肃的道:“安然,实话和你说了吧,不管林浩和谁在一起,对我们简家都是有好处的,我听珊珊说你和林浩还没有做那事吧,可珊珊做了,指不定还怀孕了,你说……”

“我明白了。”

简安然轻笑,脸上挂着笑意简直就是炫目无比,简安国的意思很明白,无非就是想让她别再纠缠林浩。

“我会祝福珊珊和林浩的,希望他们早日生下孩子!”渣男和白莲花,也是一个绝配不是吗?

没想到简安然居然这么好说话,简安国也是一愣,和妻子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也就在这时,简安然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道:“叔叔,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

简安国现在的心情还是比较好的,笑着道:“安然你有什么难处就直说,叔叔一定会满足你的!”

“我现在已经成年了,我要将我妈妈给我寄钱的那张卡给拿回来。”她以前没有想要过,只不过是看在简家对她的养育之恩,可是现在……

没得谈了!他们既然无情就别怪她无义!

听到简安然这么说,唐如兰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语气尖利的道:“简安然,你休想!”

那张卡每个月打来的钱几乎可以抵得上简家两个月的开销,怎么可能还给简安然!

“阿姨,我现在是个成年人,我妈也留的有协议,只要我满二十岁就可以拿回,我现在已经有二十五岁了,走法律程序也会是我赢。”

唐如兰简直气的吐血,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简安国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最后还是无奈道:“如兰,去将卡拿给她。”。

从简家出来,简安然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张绿色的银行卡,她可不管那一家人鼻子气的怎么个歪法,只知道自己的东西必须给夺回来!

“嘶——”膝盖猛地抽痛,她用手碰了碰膝盖,眉头就是一皱,刚刚唐如兰踢了一脚是下了重力气,现在恐怕伤口裂开了。

走到车路上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等到了医院简安然就准备去挂号,可翻遍了自己的包都没有找到身份证!

“身份证不会是忘在家里没有带来吧?”简安然拧紧眉,之后果断的离开医院。

莫廷均从办公室走出,隐约之中似乎看到熟悉的人影,他抬眸瞥过,等看到简安然的背影时嘴角轻微的勾了勾。

助理宋封正好看到他的笑,吞了吞口水就顺着视线看去,可视线的尽头,并无任何人或物:“二少,我们现在去哪?”

“丰源。”

这边刚一走出医院的简安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她听了半晌就道:“今天不是我休息吗?主任,你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是你来公司就对了。”那边的声音带着严肃,简安然虽然不愿意,但也知道不会是好事。

只能顶着腿痛拦了出租车直接奔去公司。

刚一进公司大厅,主任就满脸难堪的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搬东西的助理:“安然,你被解雇了。”

养肥呀。。。

楼主,加油!持续关注。。。

简安然愣在当场,怎么可能?自己只不过是出个差而已,现在怎么会被解雇!

略微的想了想,简安然冷笑出声:“是因为林浩吧?”

她早该想到他了的,以林家的势力,在锦城根本就是一手遮天,他若是放话了,这公司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反抗。

“安然,你别这么想,我们只是……”主任张口就想解释。

简安然打断他,冷着眸子道:“我不会怪你们,谢谢你们将我收拾东西,省的我麻烦了!”

她接过东西,主任看到她这样憋屈,不由得道:“安然,你的工资我已经让人打到你的卡上了,一分不少,只不过作为你曾经的上司,我建议你对林少低个头认个错,他绝对会原谅你的。”

“谢谢你的好意。”又不是她的错,凭什么她要认错?想了想,她补充道:“他不配我这么做。”

主任呆愣,根本不知道她的底气从哪里来的。

这时公司的总经理快速的奔向公司大门口,恭敬的站在一旁,像是在等着什么大人物一般,简安然好奇的看了看,直到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车开入自己的视线。

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觉得这车子有些眼熟。

宋封下了车,打开后座的门,低低的唤了一声:“二少,我们到了。”

莫廷均睁开眸子,视线锁定在捧着箱子站在一旁的简安然身上,他抿着唇,优美的弧度令人不由得觉得神秘万分。

下车后在众人的视线下他走到了简安然的面前,冷着脸问:“你辞职了?”

简安然怔愣,完全没有料到莫廷均竟然会走到自己的身前!

她根本就不认识他……

只不过片刻她扬起灿烂无比的笑:“不,我被炒鱿鱼了。”。

莫廷均眸子微微的闪了闪,伸出手搂过简安然的肩膀,轻启薄唇:“我的女人,谁敢辞?”

这下子不仅简安然愣住,就连那些经理主任都瞪大了眼,简安然时莫二少的女人?那么林少不是被戴了一顶绿帽子?

“误会、误会,这里面绝对是误会!”经理连忙打圆场,走了过来赔着笑道:“我们不知道安然是二少的女人,若是知道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莫廷均却是不看他,只是定定的看向简安然:“我给你一个机会,由你自己辞退而不是别人解雇你,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简安然本来就压着一股火,在箱子里捣腾了会,拿出纸和笔就写了会,伸出手递给经理道:“今天,我正式从丰源辞职!”

经理一看,居然是辞职信,当即吓个半死,连忙给主任使了个眼色。

“安然,有话好好说……”主任也是满脸的情真意切,现在简安然可是有人撑腰的……而这个男人的后台只比林家硬!

“不了,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简安然冷漠一笑,端着箱子转身就走,突的她又顿住,转身道:“这位先生,谢谢你。”

莫廷均嘴角轻微扯动,不置可否,这女人,还真是没将他认出来。

“宋封。”莫廷均唤了一声,宋封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拉开车门,道:“二少,请!”

经理心中惊惧的无以复加,莫廷均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都还没有进公司看一眼就上车,这摆明了就是不想合作了!

“二少,我们的合作……”

宋封将车门关上,冷着脸道:“合作过段时间再说,我们二少现在累了,要回去休息。”

虽然不知道二少现在在搞什么鬼,但宋封还是极为识时务的打了个圆场。

快速的上车,关好车门,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经理气的半死,没有想到因为一个简安然,居然将板上钉钉的合作给弄没了!

“你给我过来!”经理瞪着主任,手臂一挥,怒气冲天的进了公司。

宋封不用人吩咐就将车子朝简安然那边开,跟了莫廷均这么些年,他还是懂他的,平常不让女人近身的二少怎么可能主动帮一个陌生人。

这两人一定是有渊源!

等车逼近了简安然,宋封才提醒道:“二少,用不用停车?”

“不用。”莫廷均冷冷的瞥了眼他,像是在责怪他多管闲事,宋封狠狠的吞了口口水,打着方向盘快速的离开,原来二少和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是他想多了。

“我要知道她的信息。”莫廷均看着站在车路旁等车的简安然,缓缓的闭上眸子。

宋封一愣,立马答道:“是!”

简安然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下车后走到一个拐角处立马就被人给拦住。

三个男人将她堵在巷子里,前面两个后面一个,根本就逃不掉,简安然搂着箱子,眼神快速的扫向四周。

“你们想干什么!”

带头的男人在她身前伸出手:“我们少爷找你,请吧!”

简安然讥笑,眸中多了一抹不耐:“是林浩让你们来的?”。

6

三个男人都冷着脸不吭声,但身体也是一动不动。

简安然紧了紧手指,抬起下巴道:“你们替我回去告诉他,我和他从那刻起完了,从今以后不用再来打扰我,两个人互不相干就行!”

“简小姐,请不要让我们难做!”那个男人诚恳无比,看到简安然的脸色就知道她不肯配合,对着剩下的两人使了个眼色道:“既然简小姐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那就别怪我们!”

简安然被两个男人架住身体,朝车路旁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打开车门,两个男人将她往里面一推,可简安然却是使劲的挣扎了一番,两个男人没有料到简安然的力气这么大。

居然被她挣脱了出去!

简安然一路向前,将手中的箱子朝后面一砸,漫天的文件飞散,简安然灵机一动,叫道:“抢劫啊!”

身后的男人终究是发狠了,一把扑上来将她给扯住,狠狠的堵住她的嘴,眸中狠戾:“我不是怕了你,若不是因为你是林少的女人,我早就把你给……”

男人似乎在顾忌什么,另外两个追了上来,冷哼道:“将简小姐请进车里!”

这下子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些好心人都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男人立马大声道:“你们放心,我们不是歹徒,这位小姐是我们少爷的女朋友,两人闹了点小矛盾,之后,你们懂得。”

话落,男人拿出身份证在围观的众人身前一晃,转身离开。

林少可是交代了不能将事情给闹大,自己可不能耽误了他的正事,否则恐怕会被灭了。

上了车,男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眼中带着阴狠:“简小姐,你最好安分点,不然我们兄弟几人可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你们这是绑架!”简安然伸出手就想要跳车。

“将药给她喂进去!”

后座上瘦男人立马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药,简安然瞪大眼,惊恐的道:“你们要干什么!”

此刻的车子已经彻底开动,而车门也被锁住,她只看到那颗药离自己越来越近,瘦个子男人将她的头发给扯住,满眼的肮脏:“简小姐,这颗药能够让你欲仙欲死,你还是乖乖的吃了的好!”

简安然紧咬着牙,几乎将牙龈给咬出血,副驾驶座上那个一脸凶狠的男人探过身,帮忙拧开她的下巴,药彻底被灌进她的喉咙里。

“你们给我吃了什么!”她伸出手往喉咙里抠,眼中含泪,脑袋越发的昏沉……

后座上的男人伸出手摸向简安然的脸:“大哥,这小妞的皮肤可真是细皮嫩肉的,难怪林少对她念念不忘的,啧,瞧瞧,都能捏出水来了。”

“不想自己的手没了就别乱动!”

……

简安然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大床上,接下来就赶紧到自己身体一阵阵的发热,她伸出手探向自己的额头,小腹间的热流让她知道这不是发烧。

“你醒了。”林浩走到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手里拿着高脚杯微微的摇了摇,红酒在里面打了一个圈,他凑近简安然的耳根,朝她吹了一口气。

低沉而又邪气的道:“求我要了你,不然你就等死!”。

喜欢这种文笔,像故事又像小说,很抓人

简安然挣扎的起身,却是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力气,她瞪向林浩:“你真的让我觉得越来越恶心,竟然想出这样龌龊方法!”

“是吗?我恶心?”林浩伸出手擒住她的下巴,冷沉着眸子道:“那你比我好到哪儿去?在外面到处勾搭男人,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

林浩猛地低下头朝简安然的唇吻去,简安然将头别过,没有让他得逞,林浩舔了舔唇:“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他伸出手,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扣子,简安然看着他的动作,身体瑟缩,害怕的很,可身体上的异样告诉她自己中了那种药!

滚烫的热流席卷她的小腹,脑袋越发的沉重,也在这一刻,林浩猛地覆到她的身上:“我今天倒要尝尝,你这身体是个什么滋味,比起你妹妹来能好到哪去……”

简安然疯狂的挣扎,牙齿狠狠的咬住舌根上,血腥味充斥着嘴巴,眸子清明了些,她使出浑身力气,狠狠的往林浩的裤裆下一踹!

“嘶——”林浩吃痛的躬下身,简安然趁着这个空档,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朝门口跑,她衣衫凌乱,脑袋昏沉,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门,这才发现,这是一个高档的酒店!

后面传来脚步声,让她知道不能再有停留,林浩,追了上来!

她跑的很慢,几乎每一步都需要她极大的力气,这时眼前晃过一抹人影,还没等她看清人的模样,就急急的抓上男人的手腕,气若游丝的道:“求求你救救我,我被人下了药!”

站在莫廷均就身后的宋封冷喝道:“放开你的手!”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衣衫凌乱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正经人。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