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父异母的姐姐送进精神病院,生活就此黑暗

情感天地 158130 217

“周蜜!求求你,你跟他们说,我没有精神病,让我出去吧,我要去医院看看我的妈妈!!”谭小雅跪在周蜜的脚前,哭的满脸是泪。

周蜜撩了撩自己刚刚做完的头发,一脸嫌恶的后退一步,生怕自己刚买的衣裙让她碰脏“谭小雅,你现在是精神病,放你出去会危害社会的。”周蜜说着,慢慢的牵起嘴角“而且,你妈我想应该会走在你前面了。”

谭小雅愣住了,看着周蜜“你什么意思……”

周蜜呵呵的娇笑一声,看上去风情万种,但表情随即就变得阴暗起来“谭小雅,我实话告诉你,你妈之所以会变成植物人,就是我弄的,哈哈,谁叫她当小三儿!我妈妈那时候不过就是长期在外面出差而已,可你妈就领着你嫁到我家了,我凭什么要跟你分享父爱!!”

谭小雅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周蜜,看着这个从她十六岁开始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姐姐,嘴唇微微的颤抖“可是,可是你也多了我妈妈的爱啊……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我不稀罕谭玉清的爱!不是谭玉清当小三我妈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不回家!我告诉你,你妈点正,没有被撞死,只是变成了植物人,但是我一看见你这个连爹都没有的贱种,还有谭玉清那个只知道抢我爸爸的贱人,我就恨不得撕烂你!!”周蜜说到这,面目开始狰狞起来。

谭小雅站起身,看着这个相识十年的姐妹,虽不是同父同母,但是她一直把周蜜当成亲姐姐看待,还总是暗暗的窃喜,窃喜自己终于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不用再羡慕别人一家人热热闹闹,而如今这个在外人眼里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周蜜,真实面目却是这么不堪。

‘啪’!!!谭小雅用力的甩起了一巴掌,扇到了这个毁了她一切的贱人脸上。

周蜜愣住了,没想到谭小雅会突然的打她,随即便勃然大怒,也不管以往的形象,指着谭小雅的鼻子“你敢打我!!”

谭小雅的头发凌乱,身体瘦弱不堪,穿着肥大的印有编号的条纹病号服,抬着自己苍白青黄的脸,咬着牙“我就是要打你,你才是贱人,你想要害死我妈,如今却又过来勾引我的老公,毁了我的婚姻,还把我送到这种鬼地方……呃。”

话还没等说完,周蜜就一个上前扑到了她,谭小雅的身体瘦的就剩一把骨头,被周密掐着脖子毫无招架之力,她只能用手扑棱着周蜜的脸,想撕开她这个一直在她面前装着很善良的面具。

“谭小雅,我告诉你,不是我要勾引你老公的,你别忘了,高奇那时候怎么追的我,他是看我不搭理他才转而求次其次的娶了你,你还真以为你能被高奇看上吗,我们进的同一家公司,我是广告设计师,你是什么,你是跑腿的前台,我告诉你,你做什么都不是我的对手,这一辈子,你已经输了,谭小雅,去地狱跟你妈团聚吧……”

谭小雅听着周蜜的话,只感觉一阵窒息,她憋红的脸好像岸上频临死亡的鱼,只是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蜜蜜!”一个看上上去斯文帅气的男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已经被掐的半死的谭小雅,微微的笑了笑“谭玉清已经死了,这下你可以安安心心的跟我在一起了。”

“老公!你做的真棒!”周蜜一听完,立刻松开了掐着谭小雅脖子的手,一脸兴奋的抱住了高奇。

  • qq群112998495 2018-03-14 15:11

    这种胡编乱造的帖子,怎么老是上头条?

  • qq群112998495 2018-03-14 15:12

    版主怎么了

  • 寒鸦2008 2018-03-15 15:03

    转移视线的吧。

  • 和合一 2018-05-31 19:28

    这个楼主写得其他的特别好看的。还是往后看看再发表评论吧

‘轰’!!!!!!!的一声,谭小雅本来已经模糊的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谭玉清死了,她的妈妈死了……她的妈妈死了!!

她半睁着眼看着高奇跟周蜜一脸甜蜜的搂在一起,只觉得所有的愤怒都直冲头顶,高奇,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不但跟周蜜在一起欺骗她,折磨她,还诬陷她跟别的男人有暧昧而打的她失去了孩子,最后又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每天受着非人的折磨,如今,连她唯一牵挂的妈妈也不肯放过,她做鬼也不肯放过他们!!!

想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谭小雅猛地爬起来,上去一口就狠狠咬住了周蜜的胳膊。

“啊!!!!”周蜜只感觉胳膊忽然的一阵生疼,一脸痛苦的想要把谭小雅甩开,但是奈何谭小雅的身体如风中树叶一般的左右摇晃,整张嘴,还是死死的不肯放口,她瞪着眼睛,身体里发出一声声低闷的吼叫,她要咬死这个女人,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医生!医生!!谭小雅犯病了,!!”高奇大声的喊着,用力的扳着谭小雅的头,猛的一扯,伴随着周蜜一声高八度的尖叫,只感觉自己胳膊上的肉已经被谭小雅生生的咬下。

‘砰’!!的一声,谭小雅被高奇重重的甩倒了一旁的柜子上,只感觉一个坚硬的东西瞬间就插进了头里,‘呃’的低吟一声,整个人顺着柜子慢慢的滑座在地,同时,头后面的一道宽宽地血迹,顺着她的身体也一直下滑。

‘咳’……

谭小雅坐在地上,轻轻的咳了一声,嘴里的一块肉,顺着满嘴的血沫儿慢慢的吐了出来……

周蜜看着自己被谭小雅生生咬掉一块肉的胳膊疼的尖叫不已,不忍直视,转过头,一脸愤怒的想要再度上前找谭小雅发泄一番,她胆大包天了,居然还敢咬人!想着,刚要上前,却在看见已经一动不动的谭小雅后猛地愣住,一张脸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旁边的高奇“她怎么了……”

高奇的表情微微的有些紧张,往前走了两步,看见谭小雅撞的柜子上有一根凸起的钉子,钉子上现在还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鲜血。

咽了一口唾沫,高奇看向一旁的周蜜“她可能头撞钉子上了……没事,死了也没事,她是精神病,我们只是防卫过当,放心,有我在。”说着,伸出手,再一次把周蜜搂在了怀里。

谭小雅的眼睛睁着,直勾勾的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的男女,嘴里咬下的周蜜的血肉还在顺着下巴一滴一滴的染红已经破旧的病号服,她一千万个不甘,她要再站起来把周蜜的肉一块一块的咬下来,可是,她浑身都动弹不得,只看见医生向自己跑过来,然后翻看她的眼睛,监听她的心跳,什么叫死不瞑目,也许就是她现在的样子。

最后,她听见医生对着高奇还有周蜜说“病人已经没有生命特征,准备后事吧。”

“小雅……小雅……”

谭小雅慢慢的张开沉重的眼睛,感觉旁边有人不停地推着她,怎么了,难道她被抢救过来了?

“小雅,你怎么了,最近总是在上班的时间睡觉啊。”

方秦的一张圆乎乎的胖脸猛地印到眼帘里,谭小雅皱皱眉,怎么会看见她,自从被公司开除以后,她跟方秦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想着,谭小雅慢慢的坐直身体,却再一次的愣住。

她怎么坐在公司前台的位置,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怎么还穿着职业的套装,她已经被公司开除了快一年了啊,难道是做梦吗,想着,谭小雅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嚯,这也太疼了。

“哈哈,小雅,你干什么啊,就算你上班时间犯困也不至于掐自己的脸啊,去楼上的咖啡间冲杯咖啡吧。”方秦看着她,捂着嘴轻轻的笑。

谭小雅转过脸看着她,有些生疏的喊出她的名字“方秦……今天几号。”

方秦皱皱眉“二十三号啊,你怎么了,刚才还跑去跟人事部的刘助理请假,现在就问我几号了,唉,上午你不还说自己的大姨妈到现在都没来,可能中奖了吗,要真中奖了,你家高奇不得把你宠上天啊,哈哈。”

二十三号,二十三号,谭小雅看着方秦那张总是喜欢的窃笑的脸,看着周围这真实的一切,又是一个这么特殊的日子,谭小雅的嘴角忽然诡异的牵了一下,老天有眼吗!她居然重生到了一年之前,噩梦即将开始的日子……

就是在这一天,她请假去医院知道了自己怀孕,就是在这一天,她第一次被高奇打,所有关于自己的不幸,在她的记忆里,都是从今天开始的,老天爷,你是故意的么,你故意让自己在这一天重生,然后让命运翻盘么……

想到这,谭小雅深吸了一口气,感谢老天爷,肯让她重生归来。

“小雅,你怎么了,怪怪的,还是上楼去冲杯咖啡喝一喝醒醒脑吧。”方秦被刚才谭小雅的表情吓到了,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谭小雅看向她,方秦,这个看上去极其憨厚的女孩,自己以前居然一直以为她是最可以信赖的好朋友,谁知道,在关键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给推了出去,让自己在公司待不下去,最后灰溜溜的离开。

“小雅?你怎么了,你这样我都有点害怕了。”方秦看着谭小雅不似平常的眼神,越发的觉得紧张。

谭小雅猛地牵起嘴角,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机会,那帐就可以慢慢算,想着,谭小雅笑了笑,又好像以前自己没心没肺的样子“方秦,我刚才做梦了,我梦见公司说两个前台只能留一个的时候,你把我出卖了……”

方秦的脸上流过一丝不自然,但随即就变成憨笑的样子“怎么会,小雅,我们是好朋友啊,那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再说咱们公司现在就我们两个前台都够忙的了,不可能裁员的拉。”

“哦,我就说那是一个噩梦。”谭小雅笑着,看着方秦,心里暗想重生前的一切都是噩梦,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我去楼上泡杯咖啡,马上就下来。”

方秦连连的点头“快去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觉醒来的谭小雅目光有些咄咄逼人,看着谭小雅走上楼的背影,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也许她刚刚真的做恶梦了,所以看起来才会怪怪的。

走上二楼,谭小雅拐进了员工休息的咖啡间,把杯子放到了咖啡机的下面,按下开关,转过脸,一眼便看见了正在二楼透明玻璃写字间里忙碌的周蜜,心尖瞬间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周蜜好像感觉到了谭小雅的目光,戴着无框眼镜的她远远的给了谭小雅一个微笑,看上去既亲切,又美好。

谭小雅猛地转过脸,按下开关,看着热气袅袅的咖啡,浑身寒冷,想着自己为什么不重生的再早几个月,那自己的妈妈谭玉清也许就不会遭遇车祸,想着自己被周蜜掐住脖子时她说的话,‘你妈妈的车祸就是我弄得’,‘你妈妈的车祸就是我弄的’!这个笑的一派温婉和善的女人怎么会心肠这么的狠毒!

谭小雅的肩膀微微的颤抖,她咬着牙忍着冲出撕碎周蜜的冲动,贱人,就这么撕破脸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她要一点点,一点点,把自己曾经遭受的折磨都还给她,让她跪在自己的脚前,恳求自己的原谅。

“这咖啡能喝吧。”

谭小雅猛地回过神,看见一个帅的晃眼的男人抬起手向着自己刚接完的咖啡伸去。

“别动!烫!!”

谭小雅猛地出声喝止,男人愣了一下,看着谭小雅哦了一声,牵了牵嘴角“你还挺有先见之明的啊。”

谭小雅望向男人,公司老总的儿子,那张脸英挺帅气还有些邪魅,是方秦口中最帅的富二代,她心心念念的暗恋对象,花花公子李洛庭。

犹记得重生前的自己也是在这个咖啡间跟他相遇,然后,自己看见了玻璃墙后面的周蜜,还跟着她互相的做着鬼脸,能转过身,李洛庭就进来了,他直接拿了咖啡,结果烫伤了手指,当时吓得自己六神无主,被人事部经理骂的狗血喷头,就算没有丢了饭碗,全公司的人也在茶余饭后的时候骂她是蠢货,连老总的儿子都能伤着,这辈子在这个公司也甭想爬上去了。

曾经的错误,当然不能在发生第二次,所以,这重活的一世,她大声的制止了他。

“你想什么呢,现在能喝了吧。”李洛庭看着谭小雅微微有些走神的脸开口说道。

谭小雅点了一下头,看着他拿起咖啡,对着自己笑了笑“谢谢你啊,要不然啊,我非得烫伤手指头。”

谭小雅没有答话,按照现在的时间,李洛庭才空降过来没几天,刚一进公司,就让公司内部的所有单身女性疯狂了,她们都恨不得自己是这个多金富二代的目标。

一个个要么哗众取宠的引起他的注意,要么开始走起了名媛范儿,总之,在当时的谭小雅眼里,就是都不正常了,就连方秦都把家里她妈都不穿的格子衫拿来了,说也许李大少欣赏的是原汁原味的纯朴姑娘,结果刚穿来就被刘助理给骂了说这是广告创意公司,方秦穿的跟个精神不正常的似得,直接降低了公司的品味,惹得当时的谭小雅还在一旁偷笑。

只不过这个李洛庭倒也不是走的什么高冷路线,来者不拒,看见故意勾引自己的女员工总喜欢打趣挖苦两句,没两天,倒也没人在敢做出格的事情了。

可惜的是,他过两天就要死了,谭小雅看着他,叹了一口气,张了张嘴,看着李洛庭“我也是熊猫血。”

李洛庭愣了一下,上下看了一眼谭小雅,眼前的女人除了长相能稍稍的称之为可爱之外,剩下的丝毫看不有什么过人之处,咽下嘴里的咖啡,点了点头“你不错啊,你比她们强,你连我血型你都调查出来了啊,可惜我今天没空,要不然我高低请你吃顿饭,你说你这么费劲巴力的调查我也挺辛苦的是吧。”

谭小雅深吸了一口气,他把自己当成那些想要引起他注意的女人了,笑了笑“我已经结婚了。”虽然嫁给的是一个人渣,但是自己的确结婚了,而且,今天还会去医院拿出怀孕的结果。

李洛庭微微的蹙了蹙眉,看着谭小雅一脸的不解“那你怎么知道我也是熊猫血的。”

“我猜的。”谭小雅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出去,他永远不会知道过几日自己会死于车祸,公司上下的人是在他的死后才知道,他的血型稀缺,最后血库告急,英年早逝。

惹得当时的方秦一脸的哀伤,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死了老公,谭小雅那时候还问方秦,什么血型啊那么稀缺啊,方秦没好气的答道,熊猫血喽,当时她还在心里嘀咕,自己也是熊猫血啊,人事部就不会看看档案长长心,兴许他就死不了了呢。

李洛庭微蹙着眉,看着谭小雅越走越远的背影,牵起嘴角,看了看手里的咖啡,摇摇头,想起她工牌上的名字“谭小雅?有点意思。”

谭小雅刚回到前台,人事部的助理刘楠就走了过来,把请假条放到她跟方秦的吧台上“谭小雅,你的假条批下来了,你可以走了。”

谭小雅点点头,拿过请假条“谢谢刘助理。”

刘楠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

方秦拉了拉谭小雅的衣服“哎,你说刘助理是不是跟广告部的经理陈宇有一腿,我好几次看见他俩一起进公司,但是在公司门口还有说有笑的,一进来就当做互相不认识了。”

谭小雅没有应话,刘楠跟陈宇当然有一腿了,她是陈宇的小三儿,这也是自己重生前跟着方秦经常八卦讨论的话题,后来无意中让她发现刘楠跟陈宇偷摸的在咖啡间接吻,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方秦,结果就是,全公司都知道这件事了,刘楠一瞬间前夫所指,而大家还都说是自己说的,刘楠临走前还甩了自己一个耳光,想到这些,谭小雅摇了摇头,这一世,就让方秦自己去嘚瑟去吧。

“哎,小雅,你走啊……怎么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切。”方秦看着谭小雅的背影不屑的嘟哝着“不就老公是广告部的副经理么,有什么的,你等我把李洛庭弄到手的,比你老公强一百倍,哼。”

五月的微风吹着谭小雅一阵恍惚,她在精神病院呆的时间长了,好像很久都没有像这样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闻着空气中淡淡的丁香花的味道,她想着自己卑微的跪在周蜜的膝前,求她让自己从精神病院出去。

曾经的一切,她都不允许在发生了。

想着,谭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要好好的活着,还要活的漂亮!

伸出手,一辆出租车在她的身旁嘎然而停,她打开车门座了进去“去医院。”

已经怀孕了,诊断书是一定要拿回家的,重生前的今天她以为会是她幸福的开始,谁知道是颠覆生活的恶梦,但是这一世不会了,她谭小雅绝对不会允许伤害自己的事情再度发生。

病房里,谭小雅看着病床上好像正在熟睡的谭玉清默默的流着眼泪。

半年多前的一天夜晚,她去参加公司举办的一个宴会,周蜜说她头痛就请假在家休养,结果,宴会刚开始一半,她就接到周蜜带着哭腔的电话:“小雅!阿姨出车祸了,司机逃逸了,你快回来!!!”

她当时就傻了,像个疯子一样的跑到医院,周蜜抱着她大声的哭,一边哭一边说:“小雅,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让阿姨下楼去给我买药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爸爸死了以后,我一直把阿姨当成亲人的啊,小雅,阿姨千万不要有事啊!!”

周蜜一边哭着,嘴里一边喊着这样的话,她看着当时周蜜的样子不忍心苛责什么,一直就以为那就是一个意外。

想到这,谭小雅擦了一把脸上流出来的眼泪,她太傻了,真的太傻了,她居然一直以为周蜜是喜欢谭玉清的,从谭玉清拉着她的手走进周家,谭玉清就跟她说:“小雅,这些年妈妈带着你,什么苦都吃过,你周叔叔对妈妈很好,所以妈妈要跟他在一起了,你能理解妈妈么。”

谭小雅那年已经十六岁了,她什么都懂,从小她就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也总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自卑,但是她天性乐观,也不想让谭玉清敢到什么压力,所以,她很欣然的就接受了周蜜的爸爸。

还记得第一眼看见周蜜的时候,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周叔叔拉着她的手走进周蜜的房间,看着周蜜说“蜜蜜,这就是爸爸跟你说的谭小雅,虽然你们同岁,但是她比你小几个月,所以,从今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

周蜜当时看着自己很和善的笑,她那时候有多喜欢周蜜啊,学习好,人漂亮,看上去温温柔柔,她做梦都为有这样一个姐姐而笑出声音来。

想想这些年,周蜜只要对着自己温温柔柔的笑,自己就会像个傻子一样为她瞻前马后不知疲倦,她以为像周蜜那样的女生多多少少的都会有一点公主病,她不在乎,只要大家和和睦睦的,她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直到二十岁那年,周叔叔生病走了,她跟周蜜还有谭玉清还一直生活在一起,想到她虚伪的面具之后是一张那么狰狞的脸,谭小雅一阵心寒。

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谭玉清,慢慢的握住她的手,周蜜既然那么的不待见她们母女,为什么还会憋了这么多年,想着,谭小雅心里猛地一震。

嘴角慢慢的抬起一丝苦涩的笑,她明白了,周叔叔走的时候,她跟周蜜刚上大学,当时家里为周叔叔治病已经花了很多的钱,所以一直都很拮据,谭玉清一个人供不起俩个大学生,为了不让人说闲话,大学她只念了一年就出来打工了,而周蜜则一直念到了毕业,就在谭小雅当前台的那家公司找到了工作。

刚稳定没多久,谭玉清就出车祸了,想到这,谭小雅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卸磨杀驴,她的心机怎么能这么重!

“妈,你放心吧,我要是跟你说这一世是我重活的一世你一定不懂,但是你只要知道一点,那就是,我谭小雅绝对不会放过周蜜那个贱人,她处心积虑地想要折磨我们母子,上一世我输了,但是这一世,她给我的,我会一样不落的还给她。”谭小雅看着谭玉清,咬着牙说完了这番话,站起身,拿过一旁的手拎包转身离开。

从包里掏出钥匙,谭小雅打开那个熟悉的房门,这个自己以为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如今再踏进来,心里只有满满的怨恨。

走进她跟高奇的卧室,墙上还挂着他们俩一脸甜蜜的婚纱照,周蜜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那就是高奇的确追过周蜜,这件事,那时候自己也是清楚的,但是在她妈妈出车祸之前,高奇忽然间改了风向,改追了自己,当时周蜜还跟她说,小雅,其实高奇这人不错,只是我现在要拼事业,你也知道我虽然表面上很柔弱,但是我可是事业第一的啊。

自己当时还一脸白痴的看着周蜜笑着说,姐,我真羡慕你,可是我就是一个前台,也不能有什么事业了,就想找个好男人嫁了。

小雅,那你还犹豫什么,那就答应高奇了啊,你跟阿姨为了我上大学吃了这么多苦,姐姐希望你幸福啊。

谭小雅闭上眼睛,想着周蜜的话,真的挺佩服她的,一直装的那么的真,不演戏真的白瞎了。

其实自己并不想答应高奇结婚的,毕竟相处的时间太短了,但是谭玉清车祸后的巨额医药费难住了她,她不知道从哪能弄出这笔钱,当时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只能蹲在医院的走廊上哭。

当她泪眼婆娑的抬起脸,高奇居然站到了她的身前,递给她一张纸巾,看着她说“小雅,阿姨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嫁给我吧,阿姨的事情我管。”

当时的她一下子就扑到了高奇的怀里,还以为自己是遇见了白马王子,现在想想,从高奇追她,到她答应高奇的求婚,前后也就一两个月,那时候的高奇真的爱她吗,还是为了气周蜜?

谭小雅叹了一口气,重生前的自己当真只是一个炮灰,高奇若真的爱她,又岂会下手那么狠的打她,也许在高奇的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他得到周蜜的一个工具,他对自己越好,周蜜就会越吃醋觉得自己没有把握住一个好男人……也许老天爷就是要让自己经历那么一场非人的虐待跟重创,才会明白这人心的险恶。

一阵刺眼的光,晃着谭小雅睁开了眼睛,廖翠芬站在门口看着谭小雅紧皱眉头“小雅,你在家怎么不做饭啊,这都几点了,怎么还睡上觉了!”

谭小雅皱皱眉头,坐了起来,没有想到居然睡着了。

“你想什么呢,快一点,一会我儿子就回来了,赶紧把饭做上,年轻人大白天睡什么觉!”廖翠芬念叨着,有些不满的看了谭小雅一眼,‘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犹记得,重生前的这一天她请了一个下午的假,拿到了怀孕的结果以后她兴奋异常,回到家见家里没人就睡着了,之后,廖翠芬知道她提前回来了,然后让她去做饭,当她把饭做好后,廖翠芬却猛地在自己的房间一声大叫,从此她堕入了深渊,也一点点的开始不认识自己这个曾经深爱并且还带着一些感激的丈夫。

想到这,谭小雅冷冷的笑了笑,居然一点没差,廖翠芬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想着,她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因为用力过大,指骨间都微微的发白,曾经的谭小雅单纯,直接,毫无戒备,所以,才会被害的一派凄惨,想到自己从这一天以后会遭受的所有磨难,她的心口闷闷的疼。

这一天,她本以为她的幸福会更加升级,她踌躇满志的准备迎接这个新生命的到来,只是后面的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让她躲闪不及,所以才会一点一点被伤害的更惨。

想着,谭小雅深吸了一口气,握着诊断书,直接走了出去,廖翠芬还在磕着瓜子,看了一眼谭小雅“小雅,不是妈说你,你现在可太懒了啊。”说着,瓜子皮继续往茶几上扔着“一会儿做饭之前先把这块儿收拾了,别一会儿小奇回来了扎到脚了,听见没有……”廖翠芬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继续交代着。

谭小雅看着自己的这个婆婆,总是标榜自己是这个城市里的有钱人,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因为自己的妈妈谭玉清车祸后一直呈植物人状态,现在医院的治疗费还主要靠高奇承担,所以,她也很瞧不起自己。

谭小雅看着廖翠芬磕了哪哪都是的瓜子皮,其实他们家就是沾了城市扩张的光,那一笔不菲的动迁费,让高奇一家瞬间土豪,但是廖翠芬生活作风可丝毫没上去,一直老拿自己城里人说事,瞧不起农村人,还说自己一去农村的旱厕都能吐,可谭小雅看着她的这副样子,心里却在合计,就是一天学没上过的人,可能都知道,瓜子皮不要乱吐,所以有时候,金钱跟素质挂不了钩。

想着,谭小雅把诊断书直接放到廖翠芬的眼前“妈,我怀孕了。”

廖翠芬的嘴唇上还粘着瓜子皮,一脸疑惑的拿起来,随即便乐了,赶紧把嘴上的瓜子皮擦掉,一脸高兴的看向谭小雅“这么快就有了!”

谭小雅硬逼着自己笑了笑,点了一下头,重生前的自己真的太傻,还想把这个好消息要第一个通知给自己的丈夫高奇,结果那天自己还没来的及说,就遭到了第一顿的暴打,原因是廖翠芬发现自己一个三十多克的金项链不见了,她的公公高中发在一旁煽风点火,矛头直指自己而来。

而当时的她,除了不承认却百口难辩,高奇直接上来就是一个大巴掌,打的她差点昏厥,后来她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便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这才短暂的保住了肚子里孩子的性命,现在想想,当时的她真是可悲。

“小雅啊,你看看你这孩子,你不早说你怀孕了,怀孕了都累,睡点觉什么的正常,你坐着,今天这饭妈做啊!”廖翠芬一改往常跋扈的样子,直接让谭小雅坐到了客厅里基本上属于她专座的沙发上。

“妈,扎脚……”谭小雅垂着眼,略显柔弱的说道。

“哎,好,我弄,你坐着。”廖翠芬痛快的应着,大步的走到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谭小雅看着廖翠芬忽然一脸任劳任怨的样子,不禁感叹,这人不就是贱吗,曾经的自己怀着一颗感恩戴德的心嫁进来,可廖翠芬压根就没拿正眼瞧过她,可那时候的她不在乎,因为她冲的是高奇,那个在她妈妈刚出车祸正被大额的医药费惆怅的时候,伸出援手的男人,那时候,她还以为他是她的神。

就因为重生前的自己晚说了怀孕那么几个小时,她接连被误解偷廖翠芬的金项链,然后被高奇打,就算最后她含泪说出自己怀孕的消息,廖翠芬也没个好脸色,这么想想,她也痛恨之前的自己。

谭小雅这边刚坐稳,公公高中发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廖翠芬有些不满的看向谭小雅“怎么你还坐上了呢,没看见你妈做饭啊。”

“今天我做,小雅怀孕了!”没等谭小雅说话,廖翠芬就一脸高兴的看着高中发说道,高中发的脸色看不来什么异常,微微的点下头“哦,怀孕了也得多运动运动,儿媳妇不能太懒。”说着,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的走进了他跟廖素梅的卧室。

谭小雅看似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实际上,一直在暗暗的打量着高中发,这个抽烟抽得牙齿发黄的公公,每天的爱好就是打麻将,有几个小钱牛个不像样,一点都看不起她,非说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娘家穷的叮当响,按照他们家的水平,怎么着也得找个家里有点钱的,这倒好,娶了她,还得顺带照顾她妈!

这都是高中发常常挂在嘴上的话,但是他有一个秘密最后也被谭小雅无意中揭露,那就是,他跟隔壁那个四十多岁,胖的脸上发亮的张红有一腿,她亲眼看见这个高中发偷摸的摸张红的屁股。

可惜那时候的她实在太傻,回过头就直接告诉了廖翠芬,结果可想而知自己无凭无据,最后弄了个里外不是人,张红看见她就往她身上吐唾沫,骂她是小婊子,背后说人坏话不得好死,还说自己一直守寡,说自己是典型的贞洁烈妇,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惹得这些邻居都很同情。

但是她后来明显的看见张红本来光秃的脖子上戴了一个金项链,因为那时候廖翠芬已经认定是她偷得金项链,后来看她怀孕也就不予追究,风波本来已经过去,那时候的自己也不想再多什么是非,所以这件事也就拉倒了。

但是现在,她是重生归来的谭小雅,看谁还敢把屎盆子往自己的头上扣!

想着,她直勾勾的盯着廖翠芬跟跟高中发卧室的门,不一会儿,就看见高中发有些鬼祟的出来了,她心里有底了,这金项链百分之百就是这个时候丢的,家里的内贼就是这个惦记隔壁胖娘们儿的高中发。

“爸,你要去哪啊。”一看见高中发偷摸的去门口穿鞋,谭小雅直接开口“饭都做好了,什么事情吃完饭再去吧。”说着,一脸贴心的走上前。

高中发的表情微微的有些不自然,暗想这个儿媳妇今天怎么这么多事儿,皱皱眉“我那个出去有点事儿,马上就回来了。”

“爸,菜凉了就不好了,吃完饭再出去吧。”谭小雅心知肚明,要是现在就让他走出去,那金项链就板上钉钉的没了,她可不能在吃一次亏。

“哎呀,可不是么,我这都做完了,什么事非得饭点出去啊,是不是打麻将又输了!”廖翠芬看着高中发皱着眉头说道,表情微微的不悦。

高中发皱皱眉,自己冷不丁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说辞,只能点了一下头“行,先吃饭吧。”说着,直接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大门就打开了,谭小雅随即望向那张熟悉的让她心如刀绞的脸,想着自己是惨死在他的手下,一瞬间,有些站立不稳,赶紧的扶住一旁的墙壁。

“小雅,你怎么了。”高奇一脸担心的看着她,想要伸手扶住她。

谭小雅直接挡开了他的手,这举动让高奇微微的有些诧异,皱了皱眉“你怎么了,下午还请假,不舒服啊。”

谭小雅只是本能想要挡开他,他实在是伤透了她的心,这个外表看起来温暖贴心的男人,怎么会下手那么狠,一次又一次的毒打她,想着,谭小雅硬生生的咬紧大牙,逼着自己挤出来一个微笑“没事,我怀孕了,医生说让我小心一点。”

“怀孕了!”高奇的脸上满是惊讶,丝毫没有当爸爸的喜悦。

谭小雅看着他,对啊,周蜜说的很清楚,他娶自己,完全就是一个阴谋,不过是为了得到女神周蜜的垂青罢了,虚情假意实际上早就暴露了,只是当初的自己看不清,瞎了眼。

“怎么,你不高兴?”谭小雅挑了挑眉,眼神好像瞬间就杀出了一道冷光。

这让高奇没来由的有些不安,总觉得今天的谭小雅有些怪怪的,难不成她发现自己跟周蜜的事情了,转念一想,不可能,谭小雅绝不可能有那么深的心机

“老公,你怎么了,你要当爸爸了!”谭小雅看见高奇看着自己的眼神,也知道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很容易露出马脚,所以,硬让自己又变成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说道。

高奇笑了笑“高兴,就是头一回可能有点紧张。”他应着,暗暗的在心底摇摇头,谭小雅不可能知道的,就是知道也没事,反正他迟早要离婚的,现在只是等着周蜜的指令,她什么时候张口,他就什么时候离,反正,娶谭小雅也是为了赢取周蜜的芳心。

谭小雅看着高奇那个伪装的暖心的脸,心里想吐的要命,她真不明白,周蜜给他灌了什么迷幻药,他要这么的伤害自己,谭小雅不敢往后想,越想越心凉,感觉一分钟也不想跟高奇待在一起,但是为了自己命运的翻盘,这场戏,她哪怕把一口的牙全都咬碎了,也要演下去。

“这傻儿子,头一回当爹可不紧张么,想不到小雅还挺争气的,这嫁过来也就大半年,孩子就有了,小奇他爸你说是不是挺厉害的。”廖翠芬一脸笑意的往餐桌上端着菜,看着高中发说道。

高中发满脸的不自然,哼哈的应和一声,伸出手放在脖领子哪里拽了拽“这个谁家的儿媳妇不会生孩子啊,我就看不上这个一怀孕就好像有功似得,饭该做还得做,是吧小雅,你妈岁数都那么大了,还得伺候你们年轻人,说出去多不好啊。”

谭小雅抬起眼看着高中发,说出去不好听,他这跟着隔壁老娘们儿跑破鞋不怕说出去不好听了,想着他伸手拽着脖领子的动作,同时心里也微微的有了底,看来,这金项链就让他戴脖子上了……

“爸,小雅是勤快人,你别说那些话了。”高奇去洗手间洗了洗手,脱下外套,拉开凳子坐到谭小雅的身旁,看了一眼她“小雅,明天妈过生日,正好我们休息,你姐姐也要过来,我正好还可以跟她聊聊对于这次对于‘威远’公司的广告设计一些想法,你辛苦一下,多做些好吃的。”说着,还拍了拍谭小雅的肩膀。

谭小雅微微的牵了牵嘴角,瞄了一眼高奇,说的真好听,谈工作,有那么些工作在公司早就谈完了,还不是按耐不住,她一想到上一世在廖翠芬生日这天会发生的事情就感觉胃里直恶心。

“小雅,你怎么了?”高奇看着谭小雅的表情微微的有些疑惑,她的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厌恶让他有些惊讶,今天的谭小雅真的太奇怪了。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