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发烧了,前夫不管,去医院看看有错吗?

情感天地 245648 593

铃——

尖锐的手机铃声,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叫嚣。叶笙歌抬手拿过了电话。平时联系她这个电话的,只有那一个号码。

是闺蜜郝甜急切的声音,“笙歌,小秋病了。”

叶笙歌顿时急的站了起来,“什么?在哪家医院?”

“青城第一医院,高烧不退,从你下午去席家就……总之你快点来。”郝甜说完,那端便响起了护士叫号的声音,紧接着,电话便断了。

叶笙歌心急如焚,摸着黑下了床。岂料一脚踩空,牵扯到身上的伤痕,痛的她龇牙咧嘴的。

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已经是凌晨,席家的佣人也都睡了,叶笙歌胡乱套了件衣服从后花园的小门跑了出去。

医院里,郝甜十分自责的看着叶笙歌。“对不起,笙歌。是我没照顾好小秋,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嫁到席家的事情的……”

“不怪你!”叶笙歌心疼的看着正在输液的小秋。才五岁的孩子,小脸烧的红扑扑的,看的人心疼不已。

“是我的问题。”

郝甜还想安慰什么,叶笙歌摆了摆手。“你也累了一晚上了,去休息一下吧,我来陪他。”

“妈妈……”

小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水汪汪的眼睛正看着她。只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整个人还是有些倦意。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叶笙歌忙抬手试了试他的额头,比刚才已经好多了。

小秋抿了抿唇,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小胖他们都说,要是你嫁人了,就不会喜欢小秋了,妈妈,你是不是不想要小秋了?”

叶笙歌鼻子一酸,挤出一丝微笑,“没有,怎么会呢?小秋好好治病,等你好起来了,我就带你回家。”

“真的吗?”疲倦的目光突然亮了亮,充满了期待。

“当然,我们可以打勾勾,谁骗人谁是小狗。”

正说着,郝甜推门进来,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的表情。“笙歌。伯母她……”

叶笙歌这才看见,在她的身后,叶母韩萍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叶笙歌,谁叫你跑出来的?”

“妈……我们出去说。”叶笙歌慌忙阻断了韩萍的话,回头看了一眼小秋有些苍白的脸。“郝甜,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小秋。”

说罢,她快步关上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韩萍压低声音怒斥道,“刚结婚你就跑来医院,你是怕席家的人察觉不了吗?”

“小秋病了!”叶笙歌失望的看着韩萍,“他还那么小。”

“你给我闭嘴!你还好意思说,当初我就说过,这个孩子就是个祸害。”

“如果您没什么事,请回吧。”

“你以为我喜欢来找你?你一跑出来,席家的电话就打到我那里去了,你跟我一起回去!”韩萍说罢,就要拉叶笙歌。

“我会回去,但不是现在。”叶笙歌挣扎着往后退,一个不妨,后背结实的撞到了一堵肉墙。

好不容易站稳,叶笙歌忙道歉,只是一抬头,对上了席墨年幽冷的眸子。

走廊上,因为席墨年的加入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韩萍没见过席墨年,叶笙歌生怕她一着急又说出小秋的事情来,便在韩萍还没开口之前便率先叫了一声席墨年的名字。

“嗯?”席墨年微微含笑,看着叶笙歌。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那声微微扬起的回应,显然是想得到她的解释。

这张和季白相同的脸,让叶笙歌心脏狂跳,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稍稍停顿,叶笙歌道,“我妈身体不舒服。”

席墨年低低的应了一声,仿佛是在思考。片刻,他才道,“是哪一方面的问题?”

叶笙歌一下子没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幽深的眸子看过来,她才想到自己刚才撒的谎。

“哦,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关节方面的……”

“连城,带叶夫人去王主任办公室,跟他说是我介绍的。”

“不……不用那么麻烦了吧?”叶笙歌忙拒绝,他的好意来的太突然,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明明昨晚,还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无妨,我和王主任很熟。”席墨年说罢,示意连城。

事已至此,韩萍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任由着连城带走了。

走廊的角落,瞬间只剩下了席墨年和叶笙歌两人。席墨年索性找了个椅子坐下,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过来坐。”

叶笙歌犹豫了片刻,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到底是没有挨着他坐,稍稍离了一点距离。

直到她坐好,耳边才响起席墨年的低笑。“怕什么?撒谎是不是很心虚?”

“没有撒谎,我妈她是真的不舒服。”

虽然这辩解很生硬,但是现在这种时候,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了。本以为席墨年一定会拆穿他,岂料他却没有再说话。

叶笙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走廊那端的一个病房门开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孩子,光脚站在那里,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席墨年。

这孩子,不是小秋还是谁?

叶笙歌顿时大惊,正要说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席墨年却已经站起身走了过去。

慌忙跟上去,叶笙歌刻意大声的说道,“席墨年,时间不早了,我妈的检查应该差不多了吧?”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小秋使眼色,谁知道却只是怔怔的看着席墨年,嘴唇紧紧的抿着。

眨眼间,席墨年已经走到了病房的门口。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内,互相对视着。而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郝甜,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席墨年的名字,这会儿整个人已经吓傻了。

须臾,席墨年冲小秋问道,“你认识我?”

小秋有些犹豫,偷眼朝着叶笙歌的方向看了一眼。

叶笙歌心下一沉,几不可闻的冲他摇了摇头。带着期望的目光忽而黯淡下来。

小秋低头有些委屈的看着脚背,“我不认识你。”看着低着头的小秋,叶笙歌真想将他抱在怀里,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只能忍着。

下一秒,只听见男人淡淡的指向了叶笙歌,“那就是因为她了?你认识她?”

  • 霸气总裁帝 2018-04-04 09:16

    靠!这么诅咒自己的家庭?????

  • 霸气总裁帝 2018-04-04 09:17

    连自己的儿女都诅咒???为了钱,真是拼了

  • liax98 2018-04-08 15:23

    评论 霸气总裁帝:这样的泡沫小网文胡说都让你看入戏了?

  • 霸气总裁帝 2018-04-14 14:12

    评论 liax98: 宅心仁厚的霸气哥被哗众取宠的标题骗进来的

  • ty_快乐天使513 2018-04-15 06:14

    这算什么,大家好好看看这个女人让两个吃1奶粉的孩子没有了父亲,连人家父母的东西都拿着躲起来,

这一次,小秋连头也没抬,只闷闷的说道,“不认识。”

说罢,他光着小脚走到郝甜的身边拽了一下郝甜的衣角,“妈妈,你抱我去床上吧?好吗?”

郝甜这才回过神,略一示意,弯腰将他抱起来。

叶笙歌眼圈一热,忙别开头,用力握紧了拳头才将满心的酸楚驱散。

等她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小秋已经被郝甜抱走了。

“这孩子倒是挺有意思的。”席墨年突然说道。

叶笙歌一愣,强笑道,“哪里有意思?普通的孩子而已。”

席墨年没再说话,

正僵持着,连城走上前来。

“少夫人,叶夫人的检查已经结束了。送她回去的车子也安排好了,不过她说有话想跟您说。”

“好,我去看看。”叶笙歌说完,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席墨年才问连城,“真的是关节问题?”

“确实是!”连城说道。

……

医院停车场外,韩萍脸色十分难看。准确的说,从刚才席墨年出现之后,她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你实话跟我说,这个席墨年和季白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叶笙歌喃喃道。

这话顿时激怒了韩萍,心底的那点恐慌让她控制不住的嚷嚷起来,“你不知道?那个季白当初是你招惹的,现在你说不知道就算了?是不是一个人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提起季白,叶笙歌也冷了脸。“那又怎么样呢?就算能证明是一个人,我还能逃得掉吗?您难道忘了?八千万,您把我卖给了席家。”

叶笙歌这话说的没给韩萍留一点面子,要是平时哪里肯放过她?但是这会儿韩萍大概是吓坏了,完全没有反驳,反而是又拉住了叶笙歌的手,“你说,要是真的是季白他回来是报仇的吗?”

  • 霸气总裁帝 2018-04-15 17:17

    干死楼主这个无良骗子写手专门欺骗大伙感情!!!!!!!!!!!!!!!!

“您说呢?”叶笙歌看着韩萍瑟缩的样子,冷笑一声。“当初我们叶家见死不救,还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他可不是回来报仇的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韩萍顿时慌了阵脚,这么多年了,叶笙歌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害怕。

心下终究有些不忍,她安慰道,“您怎么那么肯定,他就是季白呢?”

闻言,韩萍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叶笙歌,好一会儿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难道不是?”

说完,她自己又喃喃道,“应该不是,肯定不是。席墨年是天之骄子,席家的产业遍布全球,他怎么会和那个季白是一个人?如果季白真的是席墨年当年又怎么会让我们对他那样?是我糊涂了。”

像是在自我催眠一般,韩萍重复了好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又凑近小心翼翼的问,“上次我叫人给你联系的疤痕修复,你去了没有?”

韩萍说的疤痕修复是指她生小秋的时候,剖腹产的疤痕。她本来是要去的,但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

“去了。”叶笙歌垂眸淡淡的应了一声,韩萍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韩萍说完,她警惕的瞥了一眼不远处,连城安排好的那辆车道,“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你跟席墨年回去。”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现在这种情况,你该知道严重性,不管他到底是谁,你都要小心。否则,我们叶家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说完这句狠话,她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出了医院的大门。

叶笙歌看着她匆匆的脚步,心下也陷入了沉思。如果席墨年不是季白的话,那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太害怕了,所以做梦了?

正想着,身后突然响起了连城的疑惑声,“又下雨了?叶夫人呢?”

叶笙歌慌忙收回手臂,扫了一眼渐渐密集的雨点,垂眸道,“她临时有事先走了。”

“那就回去吧!”

说罢,席墨年率先走了出去,连城忙示意司机撑伞过来。

叶笙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一上车,席墨年便开始闭目养神。叶笙歌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上的雨水,连绵不绝的滚落下来,完全没有规律性,犹如她此刻的心情一样烦乱。

看了好一会儿,她的目光从停留在了席墨年的脸上。这张脸,越是看的久了,她心里的那点心思便越是忐忑。

突然,轰隆一声,雷声滚滚。本安静养神的席墨年整个人惊了一下,蓦的睁开了眼睛。

在那一瞬间,叶笙歌在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戾气,吓得她心脏一阵紧缩。

前排的连城慌忙回头问道,“三少?您还好吗?”

“无事。”席墨年说完这句,又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他又吩咐道,“等下回到家,你叫盛荣来我书房。”

“好的!”连城说完,转过头去。

一路无话,回到席家,席墨年就直接去了书房。

没一会儿,叶笙歌便看见连城带着另外一个和他一样出色的助理,也进了书房,想来就是盛荣。

走近的时候,叶笙歌听见连城说道,“三少好像又不舒服了,你心里有个数。”

不舒服?叶笙歌蹙了蹙眉,他看起来并不像哪里不舒服的样子啊。

回到房间,叶笙歌先是给郝甜拨了个电话,得知小秋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才放下心来。

整个下午,她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再出去。

临近傍晚的时候,雨声渐渐大了起来,伴随着雷声和闪电。

管家叫人端了晚餐进来给叶笙歌,美其名曰雨大,就不用下去用餐了。其实,无外乎就是叶笙歌的身份尴尬,席家有些人不想看见她吧?

不过,叶笙歌并未拆穿。

夜深人静,叶笙歌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雷声久久不能入睡。

迷迷糊糊间,房间的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一道人影从门口缓缓的走进来,轻车熟路的走到床边。

一道白光闪过,叶笙歌大惊失色。

面前的席墨年,目光嗜血的看着她,和昨夜梦中的季白一般无二。

“你是谁?”叶笙歌脱口而出,声音颤抖。

“你说呢?席少夫人?”席墨年说罢,勾唇一笑,俯身一只手臂撑在叶笙歌的耳边,将她禁锢在身下。

我要借这宝地征个39岁的老婆......只要家乡附近100公里范围内的!因为再远,我的雅迪就跑不到了。

到了喉间的两个字突然像是被卡主了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如同战鼓般轰鸣。

席墨年根本也没有等她说话的意思,一低头吻住了她冰冷苍白的唇。

大手将她的睡衣拂去,他突然哑声道,“你怕我?”

“不是……”可是话刚说出口,叶笙歌又觉得自己的回答太假,假的连自己都骗不了。

咬了咬唇,她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席墨年说完,长长的低笑一声,只是那声音听起来仿佛比不笑的席墨年还要可怕。

他突然低下头,用从前季白最惯用的姿势,蹭了蹭她的鼻子,仿佛是在提醒着什么。

这个动作激的稍稍有些平静的叶笙歌浑身一震,要不是席墨年压得紧,她感觉自己马上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季……”

“想起来了吗?想不到吧?五年之后,你最终还是要来求我?你那个男人呢?”说罢,席墨年一把扣住她的下巴,目光在她的脸上肆意描绘。

“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发现了你的真面目,所以不要你了!”

惊慌失措间,腹部一凉。

睡衣已经被撩开,叶笙歌忽而一惊,下意识的要将席墨年的手拂开。只是,已经晚了。

下一秒,他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这个吻充满了强劲和占有欲,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生吞。

叶笙歌被他吻的晕眩无比,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可他的动作更快,将她的双手扣住压在身后。

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庞,带着粗糙的触感,让她恐惧,却又让她战栗。

“看着我!”席墨年突然哑声道,带着命令的语气。“看清楚了,我是谁。”

她看的清楚,他是季白,那个恨极了她的季白。

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回应。再然后,男人沉身而下。

冰冷而炙热般交叠,几乎要将她燃烧。

不住的战栗中,他在她的耳边呢喃,“好好记住我,记住这种感觉。”

夜深沉,耳边传来了男人均匀的呼吸声。

叶笙歌动了动酸痛的身子,岂料,只是刚一动作,席墨年又是一抬手,将叶笙歌按进了怀中。

叶笙歌呼吸一窒,以为他又要施暴,岂料他只是将她搂着。

伴随着呼吸的声音,他搂住她腰部的手也越收越紧,仿佛要将她嵌进肉里。

叶笙歌不敢动弹,生怕吵醒了他。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和一个男人手牵着手,在开满蓝花楹的小道上奔跑。只是跑着跑着,男人突然放开了她的手,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画面一晃,她被浓雾包围。她一个人在迷雾中乱窜,一边跑一边叫着季白的名字。

终于,浓雾渐渐散开,眼前豁然开朗。她看见季白身在花丛中,面前摆着画架,一袭白衣,儒雅非凡。她欣喜的跑过去拉住季白的手。

季白回头,却是席墨年冰冷的眸子。

“啊——”

叶笙歌恍然惊醒,惯性的拍了拍胸口。

大床的另外一侧,席墨年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上半点也没有刚醒来的慵懒。

这会儿,他正看着叶笙歌,一如既往的冷静淡然。

暗暗咽了口口水,叶笙歌硬着头皮道,“席墨年,早……”。

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今天多少章

席墨年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没有动弹,叶笙歌见状,心里的忐忑更加明显,气氛一下子便紧张了起来。

“席……”叶笙歌还想说什么,席墨年已经翻身起床。

“看你的样子,昨晚睡得很不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前倾身将双手撑在她的头顶,他身上的皂角气息隐约飘散在她的鼻翼间,让她不由的想起昨夜的疯狂。

心口一跳,她慌忙别开了头。“不是!”

“那就是睡的很好了?看来,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声音很愉悦,听起来完全是在赤裸裸的调笑她。

叶笙歌听的耳热,顿时不知所措。慌乱摇头,说道,“没有。”

“不乖,女人在自己的男人面前,该娇羞的时候,千万不要吝啬。”他一板一眼的说着,仿佛在说教。

可是配上他好听的声音和俊美的容颜,又觉得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妥。

叶笙歌终究没有再反驳,席墨年这才满意的赞了她一声,穿好浴袍去洗漱。

直到浴室的门关上,叶笙歌终于舒了一口气。

上午,郝甜来了电话,告诉叶笙歌小秋已经出院了,叫她安心。

为了不让她操心,她甚至已经带着小秋回家了,才将这件事告诉她。叶笙歌感念郝甜对她的好,由衷的说了谢谢,被郝甜好一顿嫌弃。

结尾的时候,叶笙歌突然问道,“郝甜,你见过,有的人白天和晚上是不一样的吗?”

郝甜一愣,顿时哈哈大笑,“笙歌,你确定不是在看科幻片吗?狼人?”

叶笙歌蹙眉,“没有吗?”

“反正我是没见过,你见过了?是不是月圆之夜,就会变身的那种?”听这语气,郝甜完全当她是在开玩笑……

叶笙歌无语,只能匆匆找了个借口结束了电话。

饶是如此,她还是将手机里的录音功能给翻出来熟悉了一下,或许下次她可以亲自验证一下,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因为每次席墨年晚上出现都是在半夜,她需要用感觉来打开录音。虽然,有录音笔更好,只是她现在并不方便出去买。

练了好几遍,刚放下手机,管家推门进来。

“刚才叶家来电话,叶老夫人病了,夫人说叫我安排司机送您回去看看。”

“奶奶病了?”叶笙歌霍的一声站起来,便往外跑。要知道,奶奶是整个叶家,除了去世的爸爸之外,最疼她的人了。

以前,她在外面念书,奶奶为了不让她担心,连心脏病发住院都没告诉过她。现在竟然特意打来电话,想来一定是很严重……

叶笙歌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再想下去。

管家将她送上去,还不忘叮嘱,“少夫人,您是新媳妇,不管怎么样?晚上一定要回席家休息,这是规矩。”

叶笙歌心烦意乱,胡乱的点了点头。

回到叶家,叶笙歌一进门朝着奶奶的房间奔去。

客厅里,叶母韩萍叫住了她,“你奶奶没事,是我叫你回来的。”

叶笙歌顿时愣了,也有些气愤,“到底是什么事让您用奶奶的健康来撒谎?”

话毕,奶奶的话从楼上传了下来,“不要怪你妈,这一次也是我的意思。”。

支持楼主,我看过你的好几本书了,加油!

楼主在哪里发的,求看全文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写的真棒 。。。值得看。。

自从爸爸去世后,奶奶和韩萍的关系每况愈下,很少见到两人如此统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笙歌焦急的问道。

闻言,韩萍不动声色的走近了些,突然一把掀开了叶笙歌的上衣下摆。动作快的叶笙歌根本来不及反应,小腹上那条狰狞的疤痕便暴露了出来。

“还想骗我!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会那么听话?你这是想害死我们一家啊!”韩萍越说越气愤,声音也不由的大了起来。

“好了!”奶奶喝了一声,看向叶笙歌。“这一次,你妈说的没错。席家不是好惹的人家,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变的郑重了起来。

“从昨天你妈回来说了之后,我就想了很久。我的意思是,月下笙歌要是卖出去的话,席家的钱我们也不是还不起……”

“妈!”韩萍尖叫了一声,“月下笙歌是洪昌留下的唯一产业,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叶笙歌突然说道,声音很淡,但是十分坚定。“奶奶,我知道你对我的担心,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冲韩萍道,“妈,你去安排吧!”

前往医院的路上,叶笙歌一直没有说话。车里放了一首老歌,旋律悠扬又怀旧,将一些几乎要封存的记忆又勾了起来。

突然,韩萍说道,“叶笙歌,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在等那个季白?”

“没有!”带着些讽刺的意味,叶笙歌淡笑道。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