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了,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出去偷腥的男人

情感天地 378382 5078

我学的是孕产培训,毕业后因为学历不够就进了一家私人做的培训班,整整五年不辞辛劳的努力,我和培训班一起成长,终于在班里算是小有名气了。

今天一大早,我就被一起工作的同事叫到了办公室里,她恳求我帮她代一次课,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次课,竟将我推向万劫不复……

下午两点,培训班的铃声一响,我就走进了教室里。

可是我的自我介绍还没有开口,外面就传来了助教的敲门声,我始料未及几秒钟以后,竟然亲眼目睹我的丈夫带着一个挺着肚子七个月大的女人走了进来。

我呆在原地,几秒钟以后,我听到那个人叫我的老公孙皓然,“亲爱的,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培训,还真是有点小紧张呢。”

她说话的时候,眉宇间带着几分抚媚,挺着大肚子就往我老公怀里靠。

那个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快要崩溃!

我和孙皓然结婚有四年多快五年了,五年来我们相敬如宾,我一直以为这场婚姻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可是直到今天,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我说坚守的那份爱情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站在那里,定定地注视着他,可是孙皓然却丝毫没有因为在孕产培训中心遇到我,而有丝毫的不安和内疚。他站在哪里,用无比淡漠的眼神卡其粘着我,随后,我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是么?放心吧,有我陪着你!”

我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孙皓然至少应该有愧与我,可是他的态度告诉我,他没有任何话想要对我解释。

“孙皓然……”我咬了咬牙,从讲台上走下去。

在我的目光里,孙皓然露出了一抹让我琢磨不透的笑容。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老师,你可以开始了!”

我站在那里,一双手死死地攥成拳头。

天知道,这一瞬我有多想抬手给他一个耳光,至少这样我才对得起这五年里我逝去的青春。可是……

我没有,因为下一秒旁边有个学员催促起来,“韩老师,我们可以开始上课了么?”

我在原地愣了两秒,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再度走上讲台。

整整一堂课,我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度过的。一直到下课铃响起来,我才终于站在了走廊上,叫住孙皓然和尹秋雨,“孙皓然,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昭然若揭带一个小三来参加产妇培训,却不给我一个交代?

我站在那里,如果目光是一把匕首,那我一定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孙皓然这才慢悠悠地回过脸来,随后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他一字一顿地开了口,“韩若雪,你现在这么做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孙皓然竟然这么问我。

作为一个妻子,难道给我一个交代有什么错吗?

  • 坐忘成婴宁 2018-04-12 23:49

    评论 狮子炎

  • 法号圣林 2018-04-17 16:56

    小说写的不错,作为小学生能写出这样的很不错了

  • ty_126932849 2018-04-19 17:53

    评论 法号圣林:哈哈哈哈哈

  • ty_小宝417 2018-04-19 21:02

    逻辑也是跪了 跑自己媳妇的地方助产

  • 右边轮毂好像瘪了 2018-04-20 07:50

    评论 法号圣林:用小三孕妇做题材,起码得上中专了吧。

  • 天地间的精灵 2018-04-20 09:10

    评论 法号圣林:大家别笑。楼主虽然只是小学毕业,还是有勇气出来写一些大家喜闻乐见的故事,把大家的胃口摸得很准,毕竟24万的点击量在那摆着呢。楼主虽然只是个小学毕业,在大学生烂大街的时代,依然靠着自己当写手的收入养活自己,那一抹敬意从我心底油然而生。大家不要笑楼主写的是垃圾文学,毕

  • 天地间的精灵 2018-04-20 09:22

    评论 ty_126932849:竟楼主肤不白也穷还丑,要力没力,在当今颜值当道的时代,只能沦落成一只写手。为什么大家能宽容包养情妇的贪官,却容不下一个被生活逼得无路可退的靠写狗血剧情的养活自己的可怜的屌丝呢。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因为我是一位看不下去的过路人。

  • 狠心狂人 2018-04-21 08:43

    评论 狮子炎: 666

  • ty_122954443 2018-05-08 16:00

    好厌烦这些写小说的,现在的这些人真的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吗?真的是恶心!别人来逛论坛本来就是想看看社会真实事情,结果全给这些搅屎棍搅乱了!

  • yuyingqd 2018-06-12 11:07

    矛盾直接体现,很抓眼球

“孙皓然,我才是你的妻子!”气急败坏的时候,我冷冷地开了口。

可是,男人却忽然松开了站在他身边的尹秋雨,他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冰冷的目光从我的小腹上划过,随后冷冷地开口说,“你会生吗?”

简单的四个字,让我忽然觉得自己好似嫁给他做了生孩子的机器。

尤为重要的是——还是坏掉的机器!

我心如刀割,却还是抬头看着他,“孙皓然,你什么意思?”

我说话的同时,几乎已经无法克制自己,我迅速走了上去,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巨响过后,我看到孙皓然眼睛里的讽刺变成了愤怒。

他恶狠狠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韩若雪,老子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

话音恶毒,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小腹。

三年前,我们也曾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却因为意外流掉了,那之后孙皓然一直安慰我说没有孩子没关系,我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和他丁克做一辈子的准备。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孙皓然不是不想强求,他是不想要我的孩子!

“亲爱的,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站在他身边的尹秋雨,终于开了口。她的话音软软糯糯,却好似一把匕首,生生地将我的心剜了去。

“韩若雪,你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孙皓然看着我,恶狠狠地说了一句,随后他用轻蔑的目光看着我,“你以为自己有个正妻的名头了不起?”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不少学员都察觉了这边的争吵,他们纷纷向我投来了讽刺的目光。

  • 三原蓼花糖 2018-04-17 16:07

    是真事儿还是作品?

  • yusiyuan520 2018-04-17 20:46

    评论 三原蓼花糖 :貌似复仇小说。。。

  • 乐刘文婧 2018-04-18 17:35

    评论 三原蓼花糖:小说的风格那么明显了

  • yuwangfei 2018-04-19 10:31

    若雪,浩然,这名字。。。

  • Angelina丶Jo 2018-04-19 13:34

    韩梅梅

  • 巫婆靠自己 2018-04-19 14:51

    不喜欢这种名字,傻

  • yyl0791565 2018-04-19 16:59

    评论 狮子炎:琼瑶小说

  • 小尾巴1989 2018-04-19 18:39

    评论 yuwangfei:哈哈,我也想吐槽这名字来着

  • 李小神棍 2018-04-21 08:07

    “孙皓然,你什么意思?”“啪——”的一声巨响过后,我看到1大群培训班的學生都聚攏來了.有的拿出西瓜來吃..然後..風聲迅速傳播.教室走廊已經塞滿看八卦湊熱鬧的人..."韓老師加油!打狠些!".."韓老師冷靜..小3肚子很大.打不得.."

  • 江南style很有爱 2018-04-21 17:46

    评论 三原蓼花糖 :你看人名还看不出来吗

“自己口口声声说你是孕产培训老师,可却连个孩子都怀不上!”孙皓然睨了我一眼,随后恶狠狠地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给别人上课的?像你这样的小婊砸,不躲在家里,跑出来丢人现眼做什么?”

他的话,越说越是过分。

这些年,他的确事业成功了,可是最开始的时候……

他只是个乡下来的穷学生,若非我靠着给人培训的钱过日子,他和他那个恶毒的妈妈早就饿死街头了!可是如今他事业有成了,却就翻脸不认人!

“孙皓然,你好意思吗?”我咬了咬唇角,终于鼓起勇气来看着他。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三年前,我们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流掉的,你忘了吗?”

三年前,我和孙皓然约好去医院做孕检。

可是,我孤身一人在家外面等了他四个小时他都没来。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打车去医院。可是车子一直不来,最后我因为体力不支昏倒在了地上。一个多月的孩子还没有稳定下来,就那么滑胎了。

我以为,这件事过后,孙皓然心中至少会有一点愧疚,可是他……

竟然以此来羞辱我,试问作为一个母亲,有哪个女人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他,我今天也不会如此狼狈。

“我怎么会忘?韩若雪,要不是你,我的孩子也不会就那么没了!”他恶狠狠地看着我,话语间带着几分嘲讽!

  • 斜阳却照深深院Z 2018-04-19 14:35

    神经病,等四小时,不知道打车啊?连这点逻辑都没有,还写小说。

  • 巫婆靠自己 2018-04-19 14:51

    评论 斜阳却照深深院Z:同觉得故事编的太假了啊,毫无逻辑

  • 飞心不死 2018-04-19 18:36

    一看这文风就是小说,假得一比

  • SJ27302158 2018-04-19 19:17

    这个理由太扯了,等四小时不会找个地方坐着啊,就算站四个小时也不会咋滴啊,是不是傻啊

  • 李小神棍 2018-04-21 08:10

    评论 巫婆靠自己:故事编的得愈假愈无逻辑.光怪陸離.腥羶暴力.愈賣座..

  • 嘿嘿云 2018-05-18 14:44

    就是,又不是个傻子,等四小时不会打车啊,不会找个地方坐着啊

孙皓然的话音不大,可是他一字一顿。

带着羞辱的话,让我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了。我再次扬起手臂,准备将耳光撂在他的脸颊上。可没想到,这一次孙皓然却早有防备。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拧着我的胳膊,讽刺地问我,“韩若雪,你以为我再让你打一个耳光?”

他说完,直接就抬脚将我踹了出去。

我怎么也没想到,孙皓然竟然会冲我动脚,我被他踢出到五米开外的地方,重重地摔在墙角。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快要窒息,可是肉体的疼痛哪里比得了心灵的疼痛呢?

我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韩若雪,你给老子听清楚了!”孙皓然咬着牙一字一顿,“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看不惯我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你他妈可以收拾包袱滚蛋,别在这碍眼!”

他的话,说的很难听。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这一瞬我的心如同刀绞。剧烈的疼痛让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我红了眼眶定定地看着孙皓然,可笑此时的我竟然以为我们还有什么情分,我好不容易站住脚跟,然后定定地望着面前的那个人。

“孙皓然,我是个女人,没有女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和爱情!”我咬着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对他一字一顿地说。

我以为,他至少能够给我一句解释。

可是没有,孙皓然冷笑了一声,然后用冰冷的,几乎要将我看穿的目光望着我说,“爱情?韩若雪,你也配拥有爱情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嘲讽。

仅仅只是一句话,却将我所有的尊严和一颗充满柔情的心彻底践踏。

我咬着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能勉强支撑自己站在原地,可是孙皓然却并不仅限于此。他侧脸看了看挺着大肚子的尹秋雨,唇角微微上翘,流露出几分浅然的笑意,“亲爱的,我们走?”

事实证明,孙皓然对我没有丝毫的感情。离开时,他甚至故意撞了我一下。踉跄往后退了两步之后,我还是没能避免重重地摔在地上,眼眶里的泪水就在这个时候涌了出来。

孙皓然和尹秋雨在电梯那里等了许久,见迟迟不来电梯他暗骂了一声之后,就领着他的小三走楼梯去了。

我没有爬起来,而是一个人狼狈地坐在那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却忽然开了。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我却并没有抬头,无论究竟是谁,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正当我哭的梨花带雨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从头顶上方传了过来,“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的,坐在地上容易着凉。”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话音低迷好似钢琴弹奏出的好听的旋律,无比动人。

我缓缓抬起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骨节鲜明的手,他给我递上来一张纸巾。我浑然一怔,愕然看着面前的人。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我确信自己从未见过他,可是却又莫名的透着点熟悉感。

  • 孑孓帝 2018-04-13 22:35

    SB写水帖的.

  • 阿Q崽崽 2018-04-16 18:46

    不知道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喜欢骂人 不看你可以走啊 别人写文章有错吗 起码编故事也得有这水平 电视剧纯属虚构看的人还很多呢

  • oboy2008 2018-04-17 16:16

    评论 狮子炎:编故事没有错,错在为了阅读量,放在这个版块,骗人流量,写手就喜欢干这事,水平不高,为了吸引人,就用这种低级手段!

  • ZHAJILI 2018-04-20 09:31

    关键是这故事太TMD低级了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淡雅中透着不可一世的贵气,他的眉眼处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

好似一缕阳光,从头顶上方照进了我的世界。

深邃的眼眸,好似一汪幽潭,熠熠生辉的光芒落在我的心上。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薄唇,唇瓣微阖,声音好听至极,“擦擦吧?”

他的言语,让我心下莫名一沉。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接过纸巾。将至今递给我之后,男人很自然地将双手插袋,无比潇洒地站在那里。

他弯腰下来,俊眉的眉宇间带着几分不太真切的笑意。

我定定地看着他,甚至忘了去接他手里的纸巾,他笑了笑随后倾身向前,自顾自地为我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这个瞬间我彻底呆住了,定定地望着面前的人。

素昧平生,他不但递纸巾,而且帮我擦眼泪?

我慌慌张张地往后缩了缩,然后抬起头来,和面前的男人对视。

“我……我自己来就好。”我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对他说。可是面前的人眸光里却生出了几分笑意,他将纸巾塞进了我的手里,话音依旧慢悠悠的说,“哭的这么伤心,小姐你失恋了?”

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却让我浑然一怔。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他说话,可是借着心里的一丝痛苦,我还是开了口,“失恋?我老公不要我了。找了个小三,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睛里。”

我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话,男人的眸色越发的明亮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觉得我可怜还是怎么样,他看了我一样,然后唇角微微上扬,“一个男人而已。”

看似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我浑然一怔,随后我看到他递上来一张名片,然后话音在我的耳边骤然响起,“如果你想报复他们,不如也出轨给他看看?我等你电话?”

他的声音,在我听来无比轻佻。

我呆呆地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男人又一次将他手里的名片塞进了我的手里——这一次,我的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榕城地产ceo,萧逸凡名字下方的那一行小字,让我浑然一怔。

我错愕地抬起头去看着他,难怪这个男人这般面熟,原来我在电视上见过他!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轻笑了一声,“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家,嗯?”

话音落下,男人无比从容地转身了。

我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好似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这样一个男人,他有身份有地位,难道在大街上随手把我捡回去?他说的是——出轨!

我一时间,不知所措地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了。

我还没能从萧逸凡的那句话里回过神来,就听到手里传来阵阵嗡鸣,先是一怔随后我立刻接起了电话。父亲的话音很快就从那边传了过来,“若雪,你在哪里?”

“我……”我顿了顿,尽量不让爸爸听出我的哭腔,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刚刚下班!”

下午六点半,培训班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走廊上。

“你妈的病恶化了,急需三十万做手术!”爸爸顿了顿,然后我听到他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真的假的啊?像小说?电视剧吗?

天,赶上直播了,好激动!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你……有办法吗?”我的家庭条件一直不是很好,父亲年少时因为一次意外入狱,一直是母亲拉扯着我长大。前不久,母亲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为了给她治病,家里仅有的积蓄也都花光了。我知道,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父亲是不会打电话找我要钱了。

钱吗?这个时候,我再去找孙皓然要钱,他会给我吗?

可是,我还是不得不一口答应下来,“爸爸,你放心吧。我会筹到钱的!”

我信誓旦旦地承诺过后,就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匆忙下楼了。我和孙皓然在一起的这些年,所有的钱全部都是孙皓然来管,所以,我只能去找他要。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可是大雨并不能阻拦我的步伐,为了我的妈妈,我要去找他。

我在大雨中也不知究竟等了多久,终于等来了一辆出租车。

“二环西路!”报上了家中地址之后,我就有些心神不宁地坐在位置上。不多一会,车子就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目的地门口。

我推门下去,刚推门进家,就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妈,你放心我们b超已经做过了,这个孩子绝对是个男孩!”

说话的人,不是孙皓然,而是尹秋雨!

她这一口一个‘妈’叫的无比亲热,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来我婆婆知道尹秋雨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每日一顶,浑身舒坦

可笑至极,偌大的一个家,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婚姻被小三插足了!

我咬了咬牙,最后打开了门。

“韩若雪?你还有脸回来?”最先注意到我的人是孙皓然,他恶狠狠的样子,让我觉得恶心。

是的,就是恶心。

难以置信,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并且在他身上整整耗费了五年的青春?我咬了咬牙,终于开了口,“既然孙先生已经把小三带回家了,我也没必要跟你客气。这些年,夫妻共同财产分我一半,我们好聚好散!”

我知道,孙皓然的财产绝对不止三十万!

这些年他事业也算步入正轨,加上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交给他,应该有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我觉得我提出来要他一半的财产并不为过,况且母亲的病情恶化,往后我还有大笔的开销等着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一些。

“一半财产?”听到我的话,婆婆白剪秋立刻露出了她张牙舞爪的一面,“韩若雪,你怎么不抢呢?我们家供你吃供你喝,你现在离婚还想拿走我们一半的财产?”

她的话无比恶毒,我站在原地迟疑了几秒,却依旧无法平复一颗起伏的心。

我咬了咬牙,随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什么叫你们供我吃喝?这些年,我一个月怎么也有三万块的工资,全都交给了孙皓然,是你说要用的时候给我……”

我的话,没说完就听到孙皓然开了口,“韩若雪,你说够了吗?”

“你的工资什么时候给我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呢?”他看着我,几乎咬牙切齿地问。这一句话,让我呆在了原地。他……

他居然翻脸不认人了?。

每天最好多更点,然后一起放出来,要不要一点点看,都没有动力追书了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