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众论]并非张爱玲的色戒

影视评论 5928 37

看完《色戒》走出电影院,我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这并不是张爱玲的《色戒》,虽然那铺天盖地的宣传都打着张的旗号,即使是大导演李安,也是小心翼翼地口口声声向张爱玲致敬,绝不敢唐突女作家的声名。

但是电影呈现的,这不是张爱玲,这是借了他人之口说出的张爱玲笔下的故事,一场貌合神离的回忆,一种淡化了作者烙印的再创作,另外一遍起承转合的复述,另外一副一唱三叹的肝肠。

你且听那学生剧社“中国不能忘”的呼号,左翼电影《桃李劫》、《马路天使》的歌声,流民和饥馑,白色恐怖的狼牙铁齿,沪西七十六号的阴沉,这些符号在影像中不需要太多的铺陈,对熟悉那段历史中国人来说已经足够构造出一种情绪。

没错,是情绪。写作也好,电影也好,一切面朝往昔的叙事,都是一种个人的复述,一切所谓的往昔的真实,都通过复述的情绪滤色镜再现于当代,张爱玲写作《色戒》的情绪,和电影叙述的情绪,有着微妙的差别,哪怕他们在讲一摸一样的故事,叹惋着同一人物的同一命运。

李安温和,张爱玲凌厉,李安从众,张爱玲孤标。李安多予人世同情,张爱玲多予人世怀疑--或者进一步说,李安在同情中怀疑,张爱玲在怀疑中同情。因此李安的感伤,和张爱玲的感伤,并不完全相同。作为个人来说,我更容易接受李安的感伤,非常温暖。

张爱玲也写王佳芝的爱国学生生涯,而当汤惟清汤挂面的素面出现在屏幕上时,她质朴的矜持和含蓄,眼睛和口唇绝无惊艳的天资,就象任何一个国破家散的流亡女生,给在另外一个孤岛的父亲写信,天真地在电影院里为好莱坞的黑白爱情片而哭泣。她让你不能想象这是张爱玲笔下从少女时代就小心地抵抗着各方面追求的小美女。她孤苦,单纯,多思,内心缺乏安全感而表面沉静如水。她并无太多的心计,却富于幻想,爱看电影,因此有表演的天赋,这是孤独者的秉性。剧团让她演个角色,无论在台上还是美人计,她都自然地入戏了,戏假情真,太投入的演员,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虚构的角色。--老吴说,王佳芝有个长处,她只当自己是麦太太,而不当自己是个搞情报的,这让特工老手易先生都失去了戒备,只当她是单纯的麦太太。

当学生剧团成员们在香港的冷雨中高唱《桃李劫》的毕业歌时,“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当王佳芝在双层巴士的上层,把头探在雨中微笑时,这画面不能不说是片中情绪最美好的片断,也是女主角最甜美的青春瞬间。这时你至少不可否认李安的用意中,有着温暖的同情和赞美,即使这甜美如此稍纵即逝,一去不归,短暂得宛如讽刺。

但是张爱玲在原著中的同情并未如此温暖。学生的抗日救亡热情,张爱玲以俯视历史的笔调写来,带着冷静的回忆,可能在她的经历中,从来把这些看得太透彻,因此她从来对狂热的爱恨缺乏信任,甚至也很少假以过多的同情。太冷峻甚至带有一丝反讽,他人讴歌的她冷眼观之,他人鄙夷的她反而给予深刻的观察。国破家亡,和倾城之恋一样引发人生的叹息和沉思。“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这样的歌曲,在张爱玲很年轻的时候,就不能引起她的热血和内心波澜。她笔下的王佳芝,有着富家女的伶俐和随和,却未必能象电影中的孤女那样,在深夜街头的雨中单纯地微笑。

另外一首三十年代的左翼电影歌曲《天涯歌女》,也是片中“非张爱玲”因素的明证。恰好也是电影高潮之处。一唱三叹,王佳芝一阕一阕地推进,令易先生动容,也催动观众的感情,直到压跨观众冷静的旁观立场。

不知道在日本人聚集的酒馆,为汉奸特务头子唱一曲左翼电影小调,易先生是否开始觉得对方单纯到有趣的地步--这也不会是张爱玲的设计,这样太温暖,太感伤。不是张的路子。但是这有趣让疲惫的易先生失了防备。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这是暖场,也是半假半真的衷肠,学生以爱国热情投入抗战,却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北宋末人写诗“君为误国贼,我是破家人”,个人尊严和安全都被辗碎在仇恨和恐惧中,有的以高尚的名义辗碎,有的以卑琐的名义辗碎,都没有回头路。

当王佳芝经历了一系列理想的幻灭,当易先生松懈了戒备抱怨,王佳芝不无讽刺地意识到,从最本质的源头上来说,她和易先生未必不是在互相证明着彼此“真实的存在”--这种本源也许在性接触中,最直观地被感受到了。所以当王佳芝向老吴汇报她和易先生的性交感想时,以期上司了解她巨大的精神压力,老吴非常狂躁地拒绝聆听。一方面是中国人的观念问题,一方面他不愿意面对下属的这种过于深刻的揭示,这会让敌我混同,这会让单纯的恨不再单纯,让铁血的战士软弱哭泣,让明确的复仇成为荒唐的偏执。

家山呀北望

泪呀泪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王佳芝不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谍报人员,一个渴望同伴的孤独女学生,一位入戏的天才演员。

第一段完毕后停顿了片刻开始,明显在含义上进了一层。

这是明确的家国之悲,向汉奸头子说“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刻意到无心的程度,这样的坦诚也许正打动了易先生森严的内心,汪伪集团的人在中国近代政坛上翻云覆雨,几乎每个人都有过分复杂的顾虑和心机,因此能避开简单的民族大节观,每个人几乎是为种种利益和恐惧而屈服,进而散布着恐怖,从易先生描述沪西76号的工作来看,他未必不感到压抑和扭曲,他太复杂,以至于没有简单的爱和恨,是和非,只有生存的需要,只有尔虞我诈。单纯的“家山”之思,想来是能够呼唤每个中国人内心柔软的地方。

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

小妹妹似线郎似针

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爱呀爱呀郎呀

穿在一起不离分

青春,王佳芝感叹自己的青春,在冷雨中如许轻掷。纯洁、正义和友情,后来是什么,扭曲的性,暴力,鄙夷的目光,粗暴的呵斥,人就是一件武器,易先生的青春呢,电影中没有交代,淹没在中年人疲惫的眼睛里--他谈到过,刚抓到的犯人是年轻时在党校时同学,脑浆鲜血溅了他一皮鞋,他和他现在的敌人,也曾经青春少年。乱世中的人生如此的虚幻,就像一场谎言,何时芦花明月共归去?

王佳芝放走了易先生,也葬送了她自己和同学的姓名,当她独自从珠宝店出来,街道好像还平静热闹,但却突然陌生,好像刚才只是一场戏一场电影,现在结束了,年轻的三轮车夫在街上打着弯儿,“回家啦“,她就象一个忘记了戏会落幕的演员,她是太成功而失败了的演员,无人喝彩,只有催命的老爷钟敲打10下,为她谢幕。

当然还有一个易先生在黑暗中,他黯然落泪,不知道这10下钟声,意味着自己是一个演完戏回家的演员,还是一个重新粉墨登场的好演员。

也许只有在这时,李安的电影和张爱玲的小说不为人察觉地又殊途同归了。只是李安的感伤和叹息依然比张爱玲的要明确,不信你去看小说的结尾。

好文!赞一个!个人认为,片中天涯歌女一段已成中国电影经典,将来必被反复提及。我从感觉有点可笑——到笑不出来——最后泪流满面……汤梁二人极为精彩,极为传神!

昨天匆匆写完。

实际上,这个电影技巧上有很多值得内地导演借鉴的。情感脉络非常清晰而含蓄,配乐和节奏都控制的很好---并不具备实验精神和先锋意识,是老老实实的商业电影那一套,但是让人想到传统的叙事也能做得那么好。

首先应该击节赞叹的是易先生逃逸后王佳芝从珠宝店出来那一场,音乐和街道场面调度都非常舒服,平静人流突出那个年轻的三轮车夫的运动规矩和轻松神情,微微给观众惝恍迷离的感觉,竟然有点超现实,--这简直把王的心理在不言之中表达得淋漓精致。对比刚才刺杀一场,突然缓和下来的节奏,真是神来之笔。其实在李安过去的电影中,也有类似的手法。

另外可以一提的是对中国传统心理的表现--王佳芝在失身后对易家的电话非常重视,这是因为传统少女对贞操的重视,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付出贞节是几乎和生命等同的牺牲,她已经为这次行动孤注一掷,对于她的同学来说,这场行动差不多是一次暑假的历险,而她却被迫为团体做出了真正的牺牲。非常细腻,这在鬼子看来可能有些心理障碍,而对于心浮气躁一心看大明星演毛片的中国观众又容易忽略。

包括后来在上海继续行动时,王对易先生的等待和幽怨,不仅仅是对易的引诱,也有一部分真实心理,因为她一无所有,对易的行动就是她押上了尊严和生命,是通向自由的唯一途径。

有些观众说床戏被剪了让影片索然无味,我看并没有这么严重,除非这部分观众都实在处于性饥渴状态,具有压抑不住的窥淫欲望。中国观众应该有能力从余下的部分读到足够的信息,想象到那些性交的内容和对角色心理发展的意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含蓄,只不过要给鬼子看,估计还是床上的大战能弥补一些文化差异引起的线索缺失

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付出贞节是几乎和生命等同的牺牲

---------------

其实不是的,那个时代的人-至少大城市的人-比很多人想象得自由开通得多,看那个时候的小说和社会新闻就知道了。色诱汉奸的女学生出身的年轻特工也是真有其事,而且好像没有像王佳芝那样倒戈的。

李安的温暖,这么多影评,最喜欢这篇了

写得非常非常好。李安在同情中怀疑,张爱玲在怀疑中同情,一语中的。

但戏码的删减尤其是激情戏的删减还是相当大的削弱了影片的表现力。在张爱玲的笔下饮食与男女是在无望世界里唯一证实存在的稻草。王佳芝与易先生就是“在互相证明着彼此‘真实的存在’”的感官触觉上逐渐开始眷恋与沉沦并导致着下一步故事情节的发展。所谓大义与道德在“生趣”面前不堪一击。这是张爱玲一贯的冷静和透彻,也是她经常让人后背发寒的原因。所以我倒觉得这部电影的大尺度激情戏是李安突破自己的温暖靠近张爱玲的一种努力--应该是很成功的,可惜没有看到。

作者:please912 回复日期:2007-11-4 11:40:52 

李安的温暖,这么多影评,最喜欢这篇了

----------

GJM~

"天真地在电影院里为好莱坞的黑白爱情片而哭泣"

这个是不是佳芝收到父亲再婚的信,回信祝贺以后,到电影院里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泪流满面?

三年后会到上海,面对冷漠的舅妈和不知去路的生活,她也去看过一次电影.佳芝的心里是非常浪漫的,现实生活如此冷酷,年轻女孩渴望爱和感情.

汤唯毛发浓重、人中短,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她聪明、大胆、机巧,如果她人生中有机会,应该是一个事业上有作为的人,

但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学生,

“麦太太”这个舞台,能让她得到一些喝彩。

人生也不就是在往一条不知结局的路上走么。

三年后她答应了继续这个演出,说明她是个不甘寂寞和平庸的女人,故事的发展和结果,她的性格起到重要的作用。

三年前她因邝同意,三年后却不是为着他的原因了。

易先生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这乱世下的一点温暖,足以让她下不了杀他的手,杀了他,她的意义又在何处?

四年前的香港,双层巴士车上,佳芝倚在窗边,窗外飘来细雨,邝从车尾过来,做在她身后,两人什么也没说。

这正是张爱玲小说的感觉,

“回头看三十年前的月亮”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只是轻轻问一句:

你也在这么

却再也回不去了

王佳之爱看电影这一改编,绝非闲笔,这可以说明她的表演天赋--她的表演不是技术性的,而是富于幻想者的入戏。

至于她在电影院哭泣,无疑是触景感怀,对自己遭遇和生世的自怜也是有的,但和电影情节有关,我找一篇骨灰级影迷李欧梵的《色戒与老电影> 大家看看,这几部黑白片绝非随便选的,费了导演很多考量功夫,对识家来说,于《天涯歌女〉和《桃李劫〉插曲的选用 一样,绝对有弦外之意。

===========================

李欧梵:色戒与老电影

李安的《色,戒》在港公演,我竟然看了三次,破了近年来的个人纪錄,原因之一是为了要考证片中引用的其他老电影,这是一件令我这个老影迷大为过瘾的事,我当然乐此而不疲。

看过此片的观眾或许记得:片中直接引用了三部电影的片段:一是女主角王佳芝在香港作学生时候看的《寒夜琴挑》(Intermezzo,一九三九);二是她到上海美琪大戏院看的《断肠记》(Penny Serenade,一九四一);还有一部国產片有待查证,可能是《博爱》──至少在平安大戏院门口贴了一张《博爱》的海报招牌。

除此之外,还有影院牆壁上的其他影片广告,我所看到的计有:《Destry Rides Again》(一九三九,马莲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和占士史都华(James Stewart)主演的西部片;《Suspicion》(《深闺疑云》,希治阁导演,加利格兰(Cary Grant)、琼芳婷(Joan Fontaine)主演,一九四一);还有一部《月宮宝盒》(《The Thief of Bagdad》,一九四○),这是我幼时在台湾最喜欢看的一部彩色影片,因为內中有魔毡和飞马的特技镜头,当年在上海也极卖座。妙的是当年最卖座的电影《乱世佳人》(一九三九,次年在上海公演了整整两个月)卻不见蹤跡,想是李安故意安排的,因为其他中外导演在以上海为背景的影片中引用得太多了。

到底这些老电影与《色,戒》的关系如何?表面上看只不过是活动佈景,其实不尽然,因为张爱玲年轻时候也喜欢看电影,而且还为一本外国人办的英文杂誌写过国產片的影评。李安要向张爱玲致敬,所以当《色,戒》中王佳芝(汤唯饰)和邝裕民(王力宏饰)在一家电影院密会时,银幕上演的也是一部国產片(是否就是《博爱》,有待考证),而且內中的演员說的是上海腔的国语。

西片中引用老电影的例子比比皆是。最近的例子是《缘份的天空》(Sleepless in Seattle,一九九三),內中几个人物看旧片《An Affair to Remember》(《金玉盟》,一九五七)痛哭流涕,其实新片的情节本身就故意抄袭这部赚人眼淚的经典旧片。但《色,戒》並非抄袭,也並非故意向张爱玲致敬,而是李安用老电影来「重现」(represent)老上海的都市文化面貌,並从而反映片中人物的心态,因此使得改编后的情节和气氛更为多彩多姿。这就不简单了。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有两种电影院:富丽堂皇的影宮式的戏院如大光明、国泰、南京、美琪等专演首轮荷里活西片,有的还装有冷气和「译音风」(即座位后的耳机,可以听同声翻译);另一种则是二轮影院,如原著小說和影片中的平安戏院,专演二轮西片,有时也演国產片。在首轮戏院中可以看到《断肠记》,但在二流的平安戏院才看到那部一九三九年的西部片和国產片《博爱》。李安在「时代背景」方面可谓费尽功夫,即使我再考证,也看不出什麼破绽。

然而,我还是有鲇好奇:为什麼西片选了《断肠记》而不选希治阁的《深闺疑云》?两片同是一九四一年的產品,但就情节上的连系而讠,后者似乎与《色,戒》更能拉上关系,因为该片描写一个家庭主妇怀疑她的花花公子丈夫蓄意谋杀她,恰可与《色》片中的悬宕和杀气配合。但《断肠记》的故事都是一部「肥皂剧」(soap opera),說一对夫妇收养一个婴儿,在情节上故意赚人眼淚,该片导演佐治史蒂芬斯(George Stevens)也是名匠,而且两片皆由加利格兰主演。《色》片中引用了一小段,也不过几秒钟,片中那对夫妇溫文尔雅,当然看不出来是让人落淚的「肥皂剧」,卻和加演的新闻宣传片形成強烈的对比,只见戏院中的观眾喧鬧讲笑,根本不理银幕上日本和汪精衞政府的宣传。这一段细节,在香港学者傅葆石的学术著作《上海和香港:中国电影中的政治》(原为英文,中文译本即将出版)中也得到印证。李安亲自对我說:本想用《深闺疑云》,但又怕情节太接近了,所以用了这部片子,为的是造成两种不同气氛的对照,真是煞费苦心。然而我还是有鲇怀疑,說不定內中还有个人的原因吧,因为李安自己就喜欢看此类涕淚交零的电影,多年前他曾公开在《纽約时报》的一篇访问稿中承认:他最喜欢的老电影就是李翰祥导演的黃梅调《梁山伯与祝英台》。因此也有研究张爱玲的行家批评李安在《色,戒》中注入太多的溫情和色情,与原著小說中的冷雋晦涩、甚至略带反讽的风格不合。但我仍然认为《色,戒》的改编是成功的,甚至青出於蓝,因为片中的溫情和色情也被「压抑」在一个大时代的历史框架之中,这是大手笔,即使失败,也比张爱玲故意隐晦和避重就轻的手法不同。对我来說,张爱玲未免太过隐晦了。

问题是:涕淚交零在历史文化「框架」中的意义又是什麼?国產片中不乏哭哭啼啼的伦理片,把伤感推到极致,但也把人物的个性定了型,只不过反映了所谓「时代的悲剧」,沒有反讽意义。然而《色,戒》中的伤感並非如此,而是对角色的成长过程与故事情节的进展有綠叶衬红花的烘托作用。片中的王佳芝在香港看《寒夜琴挑》的时候,还是一个情窦未开的少女,所以被片中情节感动得淚流满面。《寒夜琴挑》也是一部肥皂剧,故事敍述一个年经貌美的钢琴教师(英格烈褒曼饰,也是她主演的第一部英语片)教一位有妇之夫的小提琴家女儿弹钢琴,两位演奏家当然日久生情,但私奔之后他又舍不得家庭而回来了。倒和张爱玲的另一篇小說《不了情》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不了情》中是她离开了,《色》片中王佳芝在影院中哭成一个淚人儿,原因何在?是否有点影射她此后爱上一个有妇之夫的命运?从这部老电影的出品年代(一九三九)就知道,那个时候的香港依然是一个对战火不闻不问的英国殖民地,当时港人的贵族学生也不见得那麼爱国,所以流亡到此的岭南大学的那群学生要作爱国宣传。大战前夕香港的气氛,在张爱玲的《色,戒》中轻描淡写而过,而且语带讽刺,但李安卻在香港这段故事中加油加醋,甚至不惜到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和槟城去拍外景,以重现当年的殖民地气氛,真是用心良苦。所以我初看时竟然一廂情愿地以为引用的是《北非谍影》,该片情节有一段特別感人:英格烈褒曼在德军进佔巴黎那一天与堪富利保加谈情說爱,相約在火车站私奔,大雨之中她卻沒有出现。我至少看了不下七八次,每次看到此处就热淚盈眶(原来我也是一个溫情主义者,和李安一樣)。然而《北非谍影》出品於一九四二年,《色,戒》中的王佳芝当然看不到。

片中还有一场学生杀人的戏,据闻香港观眾看到此处竟然笑声四起,怎麼那个坏蛋(由一位香港的喜剧明星饰演)还不死?!也许年轻一代的影迷早已看惯了血淋淋的暴力镜头,觉得这段戏演得太差了,而且颇为虛假,又有谁想到內中的文学指涉意义?我曾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个场面的「原典」就是莎士比亚的《凯撒大帝》,而「近典」则是贝托鲁奇(B. Bertolucci)的名片《共谋者》(The Conformist,一九七○,李安当然看过),內中也有几个法西斯党杀手刺伤流亡教授的场面。《色》片中这段戏演得笨手笨腳,不但与这几个学生初出茅庐的背景相符,而且更引出另一种「戏中戏」的反讽意义;作间谍和干暗杀的勾当,也像是演一场戏,但卻是玩真的,必须假戏真作,所以王佳芝后来也动了真情,这一切都是从她喜欢演戏和看电影而来的。张爱玲在小說中故意保持了心理描写上的距离,但李安卻动了真情,在王佳芝这个角色上花了极大心血,甚至承认拍此片犹如进了一次地狱,而这个「地狱」是什麼?我认为就是上海沦陷时期(一九四一至一九四五)的历史。

註:《寒夜琴挑》在坊间可以买到,是多片装《英格烈褒曼片集》中的一张。《断肠记》和《博爱》二片我至今遍寻未获。另一部描写上海外侨在日据时期被关进集中营的影片是史匹堡的《太阳帝国》(Empire of the Sun,一九八七),颇值得一看,但气氛与《色,戒》大相逕庭。

者:rtgca 回复日期:2007-11-4 11:30:43 

其实不是的,那个时代的人-至少大城市的人-比很多人想象得自由开通得多,看那个时候的小说和社会新闻就知道了。色诱汉奸的女学生出身的年轻特工也是真有其事,而且好像没有像王佳芝那样倒戈的。

-----------------

固然如此,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保守的,你不能以一类典型人物来推断时代中每个人物的气质都是如此。王佳之不是丁玲,她没有很开通的女性解放意识,她不是一个热烈的革命者,在影片开始还是个处女。她的女同学就比她开放的多。 当男同学开玩笑抢她抽过一口的烟时,她那种佯怒,羞怯和甜美,影片给了特写,这也不是闲笔。这表现了王并非一个外向豁朗的人。

基本上李安的这个电影,美国人有评论节奏缓慢,实际上缓慢中绝少闲笔,但是如果没有东方式的文化背景,或者不留意的话,确实你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的铺叙。

“色诱汉奸的女学生出身的年轻特工也是真有其事,而且好像没有像王佳芝那样倒戈的。”

再说色诱,军统中统都训练过女特工,我看过军统头脑沈醉的回忆录,确实不少女学生从军后成为特工。这个电影之所以成为一个故事,王佳芝之所以特别地成为悲剧,我觉得李安 是完全地表现出来了。

王佳芝并不是一个主动去投笔从戎参军的女学生,她的性格沉静,有爆发力,却非常容易感伤,这是一个好演员的素质,却不是军人的素质(和 沈醉回忆中的女特工训练班比较)。她并不激烈,只是有朴素的学生式的真诚,对时局的忧患也来自于自己的切身遭遇。她比谁都需要有同伴,她出于对同伴的忠忱加入了特务行动,这是很单纯的“我当然和大家在一起”, 这一句加入宣言也良有意味。

但是恰好她履行的是最孤独的任务,大家都不和她在一起,这给于她的心理压力大于常人,恰好她发现了暗杀对象易先生的孤独,所以逐渐产生同情和依恋,这是合理的逻辑线。

这个故事并不复杂,只要你不过多地去引申它。

顶,我是从别处追来赞美楼主的,虽然色戒不爱看

再替楼主顶一下

感觉外面好多评论都太男性视角了

看到的王不是李安的

甚至都不是张爱玲的

而是小说里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易先生的,真以为男人可以通过阴道到达女人的心

另外想问一下

王在最后没有服毒自杀

不知道楼主怎么理解

应该不是因为易吧

是要有始有终地跟同伴们死在一起吗(那个剧场里同学叫她上去的闪回)

我不懂

李安的温暖,说得太好了!楼主是真正看懂电影的人,相信抛开对“汉奸”的固有成见,“每个女人都爱易先生”并非虚言,李安比张爱玲多一份怜悯,便是大师!

所以我初看时竟然一廂情愿地以为引用的是《北非谍影》,该片情节有一段特別感人:英格烈褒曼在德军进佔巴黎那一天与堪富利保加谈情說爱,相約在火车站私奔,大雨之中她卻沒有出现。我至少看了不下七八次,每次看到此处就热淚盈眶(原来我也是一个溫情主义者,和李安一樣)。然而《北非谍影》出品於一九四二年,《色,戒》中的王佳芝当然看不到。

----------------------------------------------------

呵呵.我原先也以為是《北非谍影》.不過該片有反法西斯主題.確實應該不會出現在日據時期的上海或香港.

不過我還是猜測李導以《天涯歌女》應對日本哭調的場景有向《北非谍影》中《馬賽曲》對抗德國軍歌場景致敬的意涵.

更多好贴,尽在影视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