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单之光——连载中

283 33 游戏地带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中有一位传奇上单高平KGogoing,在他成长的历程中,他遇到了种种挫折,在经理跟好友的帮助下,从一位懵懵懂懂的少年成长为一代传奇上单,其间丰富的经历,包括初恋,辍学,奋起,替补,退役等多姿多彩的人生。 他是如何从一位优秀的高中生,直接辍学,成为职业选手的呢?又是怎样认识了美国职业选手,又是跟自己的女友擦除了怎样的火花?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一章.故事从那年夏天开始

那年夏天,我在隔壁县城读初三,那时候的我还算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学校表现的尊重老师,努力学习,成绩也很优异。在家里,尊老爱幼,孝敬父母,很听爸妈话,在父母眼里是一位乖乖仔。

这些都是我的表面,内心的深处,我不是一个安分的男孩,喜欢过女孩,也比较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只不过在学校与家长的条条框框下,我没有机会和勇气去做出一些改变。

刘董是我的一位同班同学,他个子跟我一样,都不高,每次晨跑,我们两个都跟女生站在一排,不过后面他都没有去跑过步。

他是一个比较叛逆的男孩,那时候还流行杀马特,他染了一头红发,发型真的很像刺猬。我当时很羡慕他的发型,但是迫于家长的传统观念,染了红头发就是小混混,要做一个听话的乖乖仔,不能学坏,就放弃了染发的想法。

而刘董也真的是一个混子,他跟我的差别就在于他的父母不管他,也可以说是管不住他。当时都是孩子,自我约束对我们来说都太难了,都想成为一位呼风唤雨的“社会人”,他就做到了。

这个家伙经常跟人打架,或者说是经常找别人麻烦,虽说他个子矮,但他有钱,认了一堆狐朋狗友,几个人打一个还是可以的。

我跟他能成为朋友是一开始因为是同桌,后面他就搬到后面去坐了,我成绩比较好,而他就是那种倒数的差生。不过差生也想考试取得好成绩,那就需要另外一种手段了——作弊。一开始刘董便跟我说,请我吃饭,让我帮帮他,既然是朋友,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我也屡次帮他作弊,渐渐地成了好朋友。

记得有一次模拟考试,还是老样子,他给了我一部手机,那时候手机还没那么发达,还是诺基亚的时代。一般我就会把选择题按照1234给他发过去,即使这样也够他的名次提高了很多。

考试结束后就是放假,我交卷后便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嘿,老表!”刘董一般喜欢叫我老表,显得亲切。

“你手机。”说着,我把他手机给他递了过去。

“走,我请你吃饭。”刘董这个人比较大方,家中有钱,也大手大脚惯了。

“等下次吧,我得回家,不然赶不上车了。”我还不是客气,是真的赶不上车了,我在隔壁县城读书,要坐很长时间的车才能到家。

“哎哟,怕啥?在县里玩一晚上呗!”刘董开玩笑的说到。

“老表,你别急,等开学你这顿饭少不了的,哈哈。”

我们又互相调侃了几句,说好等开学回来,早点回学校,一起去县城里耍,我们一般是开学那天只上晚自习,所以白天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县城中心耍,在那个时代,一般学生去耍的不是台球,就是网吧。

故事就这样拉开帷幕,而下次开学也将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

哈?这是说的OMG的上单gogoing?是不是经过改编的呀?

@Broadcastman 2017-06-13 02:42:12

哈?这是说的OMG的上单gogoing?是不是经过改编的呀?

-----------------------------

是的,小伙子~求关注,求点赞,求推广~

@Broadcastman 2017-06-13 02:42:12

哈?这是说的OMG的上单gogoing?是不是经过改编的呀?

-----------------------------

http://bbs.tianya.cn/m/post-free-5742512-1.shtml

在这里发布了

第二章.当年的网吧不用身份证

在家陪爸妈度过了很温馨的两天,带着爸妈的殷切希望又一次来到了学校。

“小高,来了啊。”我早上10点便已经来到了宿舍,不过还有人比我还早。

“是啊,你怎么来这么早?也没出去耍耍?”

“我爸妈出去打工,家里就我爷爷一个,他整天去打牌,我昨天就回来了。”他回答到。他这种情况在我们那里很常见,爸妈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挣钱,很小就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了。

“对了,刘董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他接着说到。

“他这么早就来了。”我从刘董的枕头下找了一部老诺基亚,“哎,老表,好,那你等着我,我一会到。”

刘董已经去县城里了,让我到木兰大道找他。那时候还没有滴滴,小县城里出租也不是很多,还是电动三轮的时代,一般他说五块,你说三块,他把你叫住,嘴里嘟囔两句,让你上车,然后把你送到地方。

到了地方,刘董正叼着烟眯着眼,旁边站着一位女生,女生我认识,但她可能不认识我。她是隔壁班的班花,皮肤很白,腿很长,很高挑,关键是成绩也很好,还是学校播音员,声音甜美温柔,可以说是全校的女神。现在想来也不知道刘董是怎么追上她的,不过已经不可能知道了,可能是因为那个年代的标配是每个混混旁边都有一位貌美如花的文静女生。

“老表,来,叫嫂子。”刘董总是那么诙谐。

“哈哈,嫂子好,原来好白菜都被猪。。。”话还没说完,刘董便伸脚要踢我。

那女生也不生气,微笑着说,“很高兴认识,我叫赵薇。”

“哎哟,那你还不改名叫五阿哥?”其实她这么出众的女生,我早就听说过她的名字,估计学校的十个男生有八个听过她的名字。

“改你个头,没点正经的。走,先去里边转转。”我们三个有说有笑,沿着木兰大道往城里走去。

我们先找了一家台球厅,因为我不怎么会,而且感觉没什么意思,所以玩了两把后就看着他俩在秀恩爱了。

很快到了中午的饭点,刘董请吃饭,找了一家稍微高档的餐厅,我跟刘董大饱口福后,赵薇总是很柔和,一小口一小口的去品尝,就像电视里的大家闺秀。

“哎,嫂子,不要客气,随便吃,反正是刘董请客。”

“我已经吃了很多啦,你们吃,别管我。”赵薇说话永远是一副微笑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三人结账后,正在惆怅要去哪里耍。刘董瞄到旁边的千禧网吧,“要不要去上会网?”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

“要不这样吧,我朋友一会来街里,我们两个女生去逛街,你们两个去耍。”赵薇刚刚说完,她的电话便响了,“喂,阿敏,我已经到了。行,好的,那你在那里等我,我一会过去。”

“走吧,你俩送我去步行街,阿敏在那里等我呢。”赵薇对刘董说到。

“网管,开两个机子,一个压十块。”把赵薇送走后,无所事事的我们两个找了个网吧,那时候的网吧还不需要身份证。

第三章.从此开启了网络的大门

虽说我接触过电脑,但也仅是在我们每周一次的上机课上,来网吧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家长和老师眼里,我这种乖乖仔是不可能去网吧的。

“哎,老表,玩啥呢?4399吗?”在上机课上,我们一般都会逃过老师的眼睛,偷偷打开4399。

“你能不能别这么低级!”刘董一副很老练的样子,“你有没有q号?”

“没!”

“来,先申请个q号。”说着他给我申请了一个q号,加了他为好友,然后给我说到,“你现在是一颗星,等你挂的时间多了,就会变成月亮,然后变成太阳,你看我,现在都两个月亮了。”

当时对于q号的等级看的还是比较重要,因为很多人都会拿它进行攀比,而且还有很多人会一直注册,想要一个开头数字比较小的号码,用以炫耀自己申请的早。现在想想当时还真的是幼稚,不过并不能免俗,不经历幼稚的事情,又怎会长大呢?

不过我觉得幼稚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应该说是腾讯的手段高明,现在看来BAT三家公司,只有腾讯选择了注册的时候,随机分配号码,而这个号码就像一个ID,人们在将这个独一无二的号码背熟后,更加难以抛弃。

那时候的网吧到处都是未成年的学生,而且充满烟味,不过对于我们这种农村出来的孩子,见到电脑这么潮流的东西,自然是新鲜感爆棚,不会在意外在环境多么恶劣,等到上网成瘾后,更加不会在意了。

“老表,搞定了没?”刘董边问我边打开了一款游戏。

“咦,这是什么?”没玩过网游的我,对他打开的游戏展现了浓厚的兴趣。

“梦幻啊。要不要一起玩?”那个时代正是梦幻西游跟大话西游这两款网易游戏风靡的时代,而梦幻西游以它甜美的画风,吸引了很多青年人。

“好啊。”当我看到它的第一眼的时候,也被它在当时看起来很精美的画面、人物所吸引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梦幻之旅,我们两个从中午一直玩到了下午5点才回学校。

“哎,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袁嘉文往后扭头问我。

袁嘉文是一位女孩子,短头发,瘦长的脸型,一张很清秀的脸庞,我们是前后桌,关系比较好,属于哥们型的。

“你猜啊~”我还沉浸在网络世界,一脸的喜悦。

“你这么高兴?捡钱了?还是……”袁嘉文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了班主任走进了教室,急忙将头扭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然后偷偷写了一张纸条,从桌子底下塞了过去。

很快她就给我回了一张,上面写到,"不学好",外加几个感叹号。

"不给你说了,哥要学习了。"

"就你?还哥呢?还是叫我姐吧~"

第四章.从今天起要陪嘉文跑步

从那天跟着刘董去过一次网吧后,每个周末都会提前来到学校,然后去学校周围的黑网吧上一个下午,梦幻西游越练越高,QQ的级别也从星星变成了月亮。

而回到学校后,袁嘉文总是会问我又去上网了,还是说我不学好。

有次开学,还跟往常一样,但是嘉文并没有跟我说话,而且她旁边彭东丽的位子还是空的。一开始我也没有在意,直到第一节下课,嘉文还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位子上。

我用手拍拍了她,“哎,怎么了?彭东丽呢?她书怎么也不见了?”

“听说彭东丽转学了。”旁边的人轻轻地说到,生怕她听到伤心。

原来是袁嘉文的同桌兼最好的朋友转学了,怪不得她这么伤心。对于情商有点低的我,遇到伤心的女生,是最束手无策的,跟她说话吧,她也不理,不说吧,又跟傻子一样。

“好啦,嘉文,别伤心啦,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嘉文本来一副毫无表情的脸,忽然就开始哭泣,这下轮到我开始慌了。

“哭什么嘛?好好的怎么还哭了。”我也不管那么多男女授受不亲了,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她还是在轻轻哭泣,很快课间十分钟过去了,我也只好回到位子上。

记得那是一节过得很漫长的晚自习,整节课我都没心学习, 就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给她递纸条,她也不接,我只能慢慢的等待放学。

教室的人渐渐开始离去,嘉文还趴在桌子上,我便坐了过去,“我送你回去吧。”不知道当时怎么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可能那是我第一次担心一个女生。

她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去了,我就在她旁边跟着她。

“去操场散散步吧?”见她心情好了点,我说到。

“嗯。”

“为什么这么伤心?不就是一个朋友嘛。”我记得那天的月亮很圆,很美,我们两个人在操场的人流中慢慢的行走,很享受当初那种纯洁的时光。

也许是夜色很美,也许是她已经想通了,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以前都是彭东丽陪我跑步,从今天起,你陪我跑吧?!”虽说是问我,但却是一种不允许我拒绝的语气。

“我一个大男生倒无所谓,倒是你一个女生,别被别人误会了。”

“误会你个头,那你叫我姐好了,这样就没人误会了。”女生就像一只猫,说变就变,刚才还是很伤心,现在的袁嘉文又变成了那个豪爽的哥们了。

“你想的美,你叫我哥还差不多。”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原来彭东丽因为爸妈要搬去外地不得不转学,而她感觉就像失恋了一样,所以很伤心,不过我这么安慰她,倒让她转移了不少注意力,看来女生伤心的时候,还是需要多管多问,即使她没说话,也表示她在听着。

我们在操场上溜了几圈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楼,而我一到宿舍,刘董便开始开我的玩笑,原来他跟赵薇也经常在操场跑步,不过我解释几句不起作用后,便洗漱去了,心里想着,被人会错意有时候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第五章.被班主任叫去谈了话

从那天开始,原来的彭东丽换成了我,不仅每天陪嘉文跑步,还陪她一起吃饭。这样一来,倒也应了那句话,友情以上,恋情未满。

令我担心的事最终还是来了。

    在一节晚自习上,班主任走到我的旁边,敲了敲我的桌子,对我说,“出来下。”

班主任叫老郭,是一位戴着眼镜的一位中年人,他不苟言笑,就像一位严慈的父亲。

“最近学习怎么样?”老郭来到办公室后,坐了下来,整个办公室就我们两个。

“挺好的。”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跟袁嘉文现在是怎么回事?”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这样我就明白了。

“哦,老师,我跟她之前好朋友,没有恋爱。”虽然天天一起吃饭跑步,但是没有恋爱就是没有恋爱。

“这快要中考了,你要把握好,别把你俩都耽误了。要不这样,把你俩座位调远点,还有,不要总单独在一起。”老郭担心的不无道理,毕竟临近中考,如果不能全身心学习,三年初中也会毁于一旦。

不过他的担心是过了头,“老师,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一者,我跟袁嘉文没有恋爱,不存在因为恋爱耽误学习的说法,而且我还把以前很多其他的时间放在了学习上;再者,如果突然把座位调了,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倒会让别人觉得有点什么,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内心也是有自己的小九九的,那就是不想跟嘉文分开坐。

就这样,班主任也不再过问我俩的事情,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俩的成绩不降反升,他也无话可说。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中考,我也是信心满满,而且这次不需要给刘董发答案,心情也更加舒畅。两天,六门课全部考完了。

“考的怎么样?”见到了嘉文。

“还可以,你呢?”

“我感觉数学我可以考满分,不过政治历史就一般般了。”说考满分不是吹牛,是基于一种自信的表现,而对于需要背答案的文科,总不是我的强项。

“你就吹吧,姐都没说能考满分。”

就在我跟袁嘉文聊天的时候,刘董跟赵薇走了过来,“你俩这对在干嘛呢?”

虽然我已经解释了很多次,可是刘董就是不相信我跟嘉文纯洁的友情,我顺便偷偷瞄了下嘉文,发现她表情稍微尴尬下就恢复了正常。

“你俩这是干嘛去?”我没有回答他们。

“要不要一起去县里耍耍?”赵薇大方地说到,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我看了看嘉文,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走吧。”

第六章.最后一顿饭没有伤别离

很快我们四人到了县里,正好路过了一家拍吧,那是一家可以拍大头贴的店,那个时代还很流行大头贴。

“要不要去拍几张?”嘉文指了指拍吧。

“要不你跟老表去,我跟刘董在前面等你俩。”说话的是赵薇,她跟刘董一样,也叫我老表。

“那行吧。”

我跟嘉文两个人待在一间设备里,“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拍照的。”我故意开玩笑说到,就像赌神里的高进。

“哟,得了吧,看你每天拿个镜子臭美,还不喜欢拍照?”嘉文边说边摆POSE,看来女生是天生爱拍照。

“来,咱俩先合个影。”嘉文把我也拉进头像里,“靠近点嘛。”我俩把头靠在一起,咵跨夸,嘉文换了一个POSE后,一顿拍,我心里想到,这家伙也忒不见外了。

“好啦,你可以看着了。”女生呢,最爱的还是自拍,只见嘉文一会嘟嘴,一会比二,反正是不亦乐乎。

“你还要不要拍?”嘉文问我。

“来拍张拥抱的吧?”看着她一个人自拍的时候,内心动了一丝丝情,原来嘉文今天这么漂亮,碎花裙,大眼睛,还有薄薄的嘴唇。

“那好吧,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

那是我第一次把她抱住,当然也是最后一次,那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拥抱,拥抱那些逝去的青春。

我并没有看镜头,而是深情地看着她。

“你干嘛?”她有点害羞,脸有点红,声音很小,“外边有老板。”

“来,拍吧。”我俩并不是情侣,我也没有去吻她,恢复到常态后,我俩又合拍了几张。

后来看过星爷的电影,才知道曾经也有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但我失去它也没有后悔莫及,即使没有恋爱,但两个人的朝夕相处,早已超越了很多名义上的情侣,我姑且将这一段感情称为我的初恋,这大概就是初恋的苦涩。

“老表,这么久?”刘董跟赵薇在一家KTV的店等我们。

“我们四个唱吗?”我问到。

“还有人,都是我们班的。我们先去订个包间。”

后来大约十多个人一起来唱歌,我并没有唱,在台下静静地望着袁嘉文,静静地听着她的歌声,那个时候的我,就已经知道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再听她唱歌了。

紧接着大家都去吃了饭,每个人都喝了一点啤酒,我不敢喝,因为我怕,怕我喝了酒会像刀郎的歌《冲动的惩罚》一样,向嘉文告白,破坏了我们的友谊。

“老表,你不喝点。”刘董总是那个最活跃的,而且大家也都给他面子。

“你们喝,我喝酒过敏。”

赵薇在旁边微笑,也许猜透了我的心思。

    嘉文在我旁边,“你不喝我喝啦?”这真是个女汉子。

“你喝吧,喝醉了,哥把你扛回去。”

刘董转了一圈后,坐在我旁边,轻轻对我说,“老表,要不要晚上给你订个房间?”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得了吧,你跟嫂子好好逍遥去吧,我还是个好孩子。”

“早晚的事,我告诉你,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刘董一副过来的语气教育我。

“你好好吃饭吧,我俩只是朋友。”

刘董一脸嫌弃,但我不为所动。

饭后大家陆续回了学校,我把嘉文送到宿舍,回去睡初中最后一晚。

    第二天我把她送上了车,临走的时候,我看她眼里泛着泪花,犹豫不决,想说什么可最后又没说。关上车门的那一刻,我俩挥手告别……

第七章.高一开学第一天就去了网吧

我跟袁嘉文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到后来几年之后再见,已经没有了当初那份简简单单的感情,有些事是一去不复返的。

我跟刘董还是有联系,他跟赵薇坚持了一年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换了女友。

整个暑假我跟爸妈来到了南方的一个小城市,帮爸妈做点小生意,收收钱,搬搬货之类的,我爸妈也就从我开始上高中来到了外地,我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很快我就回来报道了,初中我是在隔壁县城读的,而高中便回了我们县城,这样一来,我的初中同学很少跟我一个高中的。

“嗨,怎么称呼?”我刚到宿舍就遇到了王珂,他穿着一身衬衣,留着长头发,细细看来,长的很像周星驰。

王珂也很健谈,“我叫王珂,你呢?”

“我叫高平,你可以叫我小高。以前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不是夏水的,从鲁城过来的。”王珂是鲁城人,他比我们大许多,在鲁城他已经读完高二了,因为成绩不好,爸妈又来这边给他办了个新学籍,重新读高一。

“哦哦,我虽然是夏水的,不过初中是在吴城读的。哎,对了,你上不上网?”

“上啊!”说完我俩都笑了,就像一对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就这样,开学第一天就去了网吧。

因为还有晚自习的缘故,到了晚上,我俩急急忙忙跑回了学校,差一点就迟到了,在班主任老韩的注视下,跑进教室,又用余光迅速地扫描了座位,果然只有最后一排有几个座位了。

“今天先点个名,然后等下排个座位,最后大家做个自我介绍。”班主任老韩说到,老韩其实并不老,才从大学毕业,不过胡子拉碴,很像三十多岁的人,所以叫他老韩。

第一次排座位比较照顾女生,按照入班成绩,大家先后挑位,我的成绩在班级里排到前十五,不过前面大部分都是女生,我便随便挑了一个靠墙的前排,正好坐在一个女生后面,而王珂挑了一个比较靠后的座位。

“好,大家自我介绍下,一排一排的来。”老韩说到。

很快我注意到坐在我前面的女生,身材很匀称,不过那个时候只是觉得看着很顺眼,圆嘟嘟的小脸看起来很可爱。

“大家好,我叫段玉,来自夏水县二环路那里,毕业于吴城的春来初中,比较喜欢听歌,跑步,爬山。”原来她叫段玉啊,很不错的名字,最重要的是,她也毕业于春来,校友啊,缘分啊。

楼主哪里人 虞城人吗

第八章.不得不说学校还是开放的好

就这样,高中的第一个白天就这样结束了,而第一个夜晚才刚刚开始。

我们的高中叫夏水重点高级中学,当地人也称它为重点高中,是一所开放式的学校,既提供住宿,也可以走读。

听到很多人讨论学校是开发式的好还是封闭式的好,对我个人来说,肯定开放式的好,想干嘛就干嘛,多么的自由,哦,那学习呢?学习是什么?

在如此自由的环境下,我终于展现了我的本性,原来以前在那个全封闭的初中,我的爱学习都是装的。

“走,王珂,通个宵?反正明天也不会讲什么,估计老师也是做做自我介绍。”前半句是真心话,后半句是为了让王珂跟我一起,毕竟刚开学就去网吧通宵,心里还是有些胆颤。

已经记不得那个时候玩的是什么了,大概因为梦幻要收费,所以改成了问道了吧,也不记得王珂玩的什么,只知道那个时候通宵才5元钱。

第二天在课堂上那叫一个困,连段玉都来不及打招呼,跟同桌说了句,如果是班主任的课,喊我下。

都说老师站在讲台上可以看到下面一切的小动作,这句话我承认,刚开始的一周,我跟王珂通宵了两次,结果周五的晚自习班主任就把我叫了出去。

“高平是吧?”看来老韩还没完全认清我。

“对,什么事情,老师?”隐隐约约感觉没什么好事。

“我发现你最近上课老是睡觉,是晚上没睡好吗?”不知道他是真的没想到我去通宵,还是故意这样说的。从小就是一副乖乖仔的模样,所以他估计也是半信半疑。

“可能是刚开学吧,还没适应。”我也只能这样说了。

“那好吧,你爸给我打电话,问你的学习情况。以后别再上课睡觉了,回去吧。”人呢,有时候就是听不进别人的好言相劝,那个时候的我就是,很显然,我没有把老韩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我还是收敛了一段时间,不想刚开学就给老师留个不好的印象。在我不通宵的那段日子里,我跟段玉关系越来越好。

段玉喜欢扎辫子,而我刚刚坐在她后面,总是喜欢玩弄她的辫子,而她一回头怒视我,是我最开心的。

“你也是春来初中的?”有次晚自习,我跟她一起回宿舍。

“是啊!你也是吗?”她显得很惊讶。

“三年四班!”

“我是十四班的。”她说到。“四班,你认识那个刘烨吗?”

“哈哈,认识,个子不高,咋了?你男朋友?”我故意开玩笑说到。

“滚。”不得不说,当你真正喜欢一个女生的时候,觉得她说滚都是可爱的。她嘟着小嘴,很开心的说到。

“还没我帅呢。把他甩了,换我吧。”

“给你说啦,不是我男朋友,以前的同桌。你想当我男朋友啊?还是算啦,我喜欢的类型不是你这样的。”

“咦……”我故意拉长了语气表示鄙视,很快就到了她宿舍楼下,“你进去吧,我走了。”

“好,拜拜!”她给我摆了摆手。

第九章.山美水美人更美

很快高中的第一月就过去了,学校也组织了一次月考,虽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上网跟段玉上,可凭着我的底子,以及自学能力,自我感觉考试还可以。

“大家刚刚月考完,这个周末我们举办一个班级活动,大家有什么好的点子,都可以给我说下。”班长在讲台上说到,班长是一个黝黑的男生,看起来比较成熟。

因为班级里有八十多个人,一个方案总有人不满意,最后决定分了三波,户外爬山露营、户外骑车以及室内唱K等。我本人对这些集体活动都不怎么感冒的,而段玉要去爬山,我便跟着报名了,结果下来爬山的有20人左右,其中女生有6人。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周六,我们早早坐上了包的大巴,大概行驶了1个小时,到达了山脚下。同行的还有一个登山俱乐部,他们大概有10多人,年纪比我们稍大。

要爬的山,在我们当地叫小秦岭,山并不高,更像是荒山野岭,基本上没经过开辟,不过在悠悠的千里,还是存在一条绵延不断的曲折小路,我猜想应该是那些喜欢爬山的人探索出来的一条道。

我们每个人背着包从山脚下出发,因为要在山上准备露营一晚,所以男生都背了帐篷,另外带了点干粮,用来中午赶路的时候充饥。

走过前面半个小时的已经开发的路,我们步入正轨,路开始变得窄了起来。那天段玉一身运动衣打扮,还把马尾扎的高高的,一副干净利落的样子。

“段玉,就你一个女生还这么喜欢爬山?”我跟王珂,段玉我们三个在队伍的后面,除了我们后面还有俱乐部的一些成员断后。

“爬山还分男女?信不信我比你爬的还快。”段玉一脸挑衅的表情。

“那好,一会累哭了,别怪哥。王珂,我们走快点,走到队伍的前头去。”

“好啊,To be number one!”王珂说到。

段玉白了我一眼,傲气地说,“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巾帼不让须眉。”

我们三个开始加速往前走,一开始我还担心段玉有点赶不上,慢慢地发现,这家伙爱爬山不是虚的,就像《鬼吹灯》里的雪梨杨,体力比我跟王珂还好。我们三个沿着绵延的小路,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列。

“停下来吃点东西吧。”王珂看了看手表,将近12点了。

“好,顺便也等等后面的人。”我说到,因为走了许久,而且速度比较快,跟后面的人拉了很远。

“咦,你还抽烟?”段玉刚喝了口水,看到我点了一根烟,“没想到你也不学好。”

“哎,不是哎。”看到段玉有点失望的样子,我有点语无伦次了,“以前也没怎么抽过,以后也戒了。”说完我把烟扔在了地上。

王珂在一旁嘿嘿的笑,“你管的还真宽呢,你俩这还没在一起就开始管了,以后那还得了。”

“你也少抽点吧,对你好。”段玉又对王珂说到。

“好啊,抽完这根,浪费了多可惜。”王珂又说到,“等下我们拍几张合照吧。你看这风景这么棒。”

我往远处望去,山并不高,不过山路很长,周围树木丛生,一颗颗散落在山上,把山都染成了绿色,而脚下有几个大石头,我们坐在石头上,望着不远处的小河,“真是山美水美,人更美…啊。”

面对这个赤裸裸的表白,段玉的脸有点泛红。

第十章.陈慧初登场

歇了不一会,后面的大部队都上来了,“你们走这么快,要注意安全。”班长真是个好班长,一个人背两个帐篷,还拿着那么多东西。

“放心吧,大班长,我们两个肯定会把段玉保护好的。”

“谁要你保护啊。”

“那我们先出发,你们一会跟上,别落太后。”班长跟几个俱乐部的人去前面开路了。

“好嘞,我们再歇会。”王珂对班长说到,又对我们说到,“这么美的风景,拍几张照呗。”

我跟王珂两个人掐着腰,笑的很开心拍了几张,我又跟段玉拍了几张。

“哎,你俩靠近点!”不知道王珂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觉得我俩站的有点远。

我们又歇了一会,开始慢悠悠的出发,刚才跟班长了解到估计要到下午4点才能到山顶,于是我们便放慢了脚步,毕竟后面还有一些俱乐部的人断后。

大概又走了两个小时,后面的人陆续超越了我们,因为走的慢,所以不感觉怎么累,而且一路插科打诨的,气氛很轻松。

“哎,怎么停了?”只见前面的大部队,都停在一个分叉路口,段玉跟她同桌说到,她同桌名叫陈慧,她家里也比较有钱,爸爸在当地开了几家粉丝厂,虽长的一般,但是装扮很漂亮。

“还是你们走的慢的好,刚才走错路了,带队的还在确认路线,我们在这里歇息下。”陈慧属于那种自来熟的人,性格比较开朗。

“这个带队不是经常来么?还能走错。”我说到,“对了,还有多久可以到?”

“刚才问了领队,领队说,过了这个分叉口,一直走,大概一个小时,没有路可走就到了。”

这时领队回来了,“大家不好意思,该往这里走。那边是他们山上的居民走的路。”

领队指着一条比较细的道路,怪不得会走错,相对于另外一条,又窄又坎坷。

“走吧,再来个第一,怎么样?两位!”我说到。

“Let's go!”王珂说到,段玉也点了点头。

虽说前面一直走就到了终点,但我们也不敢走太快,因为担心迷路。

“这山上还住人啊?”我很好奇的问到。

“那他们有没有户口啊?”王珂跟周星驰不仅长得像,问的问题也是十分无厘头。

“那鬼知道。”

“之前看新闻不是有说终南山有归隐的嘛,没想到这里也有。”段玉也加入我们的话题。

第十一章.在山顶上真的好冷

“好像前面没有路了啊。”

“是啊,到头了,是不是在这里扎营?”

“应该是的,我们去那个山顶上等他们吧,待会儿他们来了就能看到我们了。”

我们三个看到了一个高高的山顶,说是山,其实并不高,我们一路基本上是平着走上来的。

“好冷啊,这山顶上,怎么风这么大。”当时已经立秋了,而且天也快要黑了,刚才都是从小树林里穿过来的,没那么大风便也不觉得冷,到了山顶停了下来,周围光秃秃的,才觉得风很大。

“那我们先把帐篷支起来。”王珂比我穿的还少。

“你俩会支帐篷吗?”段玉问到。

“这点小事,”我说到,“还真不会,不过先稍微打开挡挡风总是可以的。”

又惹来段玉一顿白眼。

我们三个把帐篷打开,用帐篷里的支架把帐篷撑了起来,“好啦,办法总是有的嘛,这样不就好了嘛。”

山里昼夜温差很大,我们三个靠在帐篷里,尽管缩在一起,还时不时感受到帐篷漏的风。

“哎,他们怎么还没到呢?”

“不会我们待错地方了吧?”王珂半疑半惑的问到。

“应该不会,要不你去看下。”

“好。”王珂钻出了帐篷,“哎,我们在这里。”、

王珂边喊,边挥手,原来他们已经到了,只不过在山谷下。

“不行,风太大了,听不到。”王珂跟我们说到,“我们下去吧,他们好像在下面搭帐篷了。”

我们三个赶紧把帐篷装在包里,向大部队进发,原来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山谷,在山谷真是一点风都没有。

“你们不是在前面吗?怎么这么晚才到。”陈慧见到段玉。

“还不是这两个笨蛋,在山顶待了那么久,都快冻死了,而且连个帐篷也不会支。”

我们看到他们已经支好的帐篷,瞬间不说话了,原来我们把帐篷内外都搞反了。

“也怨不得我们啊,第一次谁会。”

“老高,来搭把手,把我们的帐篷也支下。”王珂在旁边已经开始支帐篷了,段玉就跟陈慧她们一个帐篷住了。

大家开始准备晚餐,一天没有吃饭,肚子还是会咕咕叫的。我们跟他们俱乐部的人分开吃饭,我们十几个人围着两个烧烤架,烤一个出来,消灭一个,不过旁边还有人在煮面,一个巴掌大的缸子,也抵不住几个人的瓜分。不过即使在这么恶劣的环境,大家还是有说有笑,体验野外篝火的时光,毕竟一辈子可能只有这么一次的经历。

终于大部分人都已经撤离,回到帐篷里歇息。

“这里还有很多可以烧烤的东西。”王珂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那我们烤了吧,不然都浪费了,好不容易带上来的。”说话的是李自豪,他跟他女朋友赵舒雅还在慢慢的烤着吃,一旁还有个女生,正是陈慧。

第十三章.夏水四虎

爬山之后,生活还是趋于平静,毕竟需要修养个几天。很快成绩也下来了,跟我原来预想的一样,成绩没有上升,但还是处于中等水平,这样一来,内心更加自大,以为通宵上网并不会影响到成绩,平常自学足以保持当前的水平。

其实我这样想并没有错,只不过如果连自学的时间都没有的话,那成绩肯定会大幅度下滑的。

“嗨,老高,明个周六,白天自习,下午大扫除不上课,要不今天去通宵?”经常一两个月的接触,我们通宵的队伍又壮大了,由原来的我跟王珂,又加上了陈世宇跟张周。

宿舍里一共有八个人,爱上网的有七个,周五那天晚上,大家兴致高昂,宿舍七个人一起出来。因为出来的比较晚,大约快10点,很多网吧都没有太多位子了,几个人晃荡在大街上,寻找一个有空位的网吧。

“要不你们四个在这里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我们来到一个只有四个位子的网吧。

“那行,等会qq上联系。”我们四个先坐了下来。

“今天人真多啊。看来下次得出来早点了。”张周点了根烟对我说到,最近我一直在跟他玩流星蝴蝶剑,那是一个古老的游戏。

流星蝴蝶剑是一个平台对战类型的单机游戏,是我最中意的一款,古老的中国风,以及游戏的设定,可以选择不同的人物,使用不同的兵器进行决斗,符合年少轻狂的侠气冲天,不过这个游戏还是有很多缺点,毕竟是一款单机游戏,只能在局域网联机,不过网吧里还是有人一起联网玩,另外画质比较粗糙,玩法比较简单,可玩性不高。

张周跟王珂一样,也是鲁城来的,个子不高,不过重义气,他老爸是个初中教师,他也因此练就一手很好的钢笔字。他圈子小,个性独癖,平常也就我们四个玩的来。

“张周,你还玩刀吗?”刀是流星蝴蝶剑是最好用的兵器之一,相对于大锤来说,它速度更敏捷,相对于长枪,它伤害力更高。

而我喜欢用匕首,这是一个短兵相接的绝佳兵器,虽说伤害是所有武器最低的一个,但却拥有最高的敏捷性。

我跟张周两个人进入了一场四方阵的地图作战,开启了一场杀戮。

“走,赶紧回去。”就在我跟张周玩的正投入的时候,王珂慌慌忙忙过来了。

“咋了?”

“刚有人在qq上说,老班查寝去了。”

“卧槽!”听到这个消息,吓得我脸都白了。

我们几个人赶紧从网吧冲出来,往学校跑去。

“咱一会儿怎么说?”

“要不这样,我们就说出来吃饭了。”王珂年纪比我们大,遇到的事情多,比较有主见。

“老班可能会问,怎么吃这么晚?”张周说到。

“就说我过生日。”陈世宇说到。

“今天是你生日吗?”

“当然不是了。”

最后我们统一口径,就说去吃饭了,一路跑到宿舍楼下。

第十四章.出卖了整个宿舍

四人慌慌忙忙的跑到宿舍楼下,发现宿舍楼门已经关了。

“咋办?怎么上去?”

“先别着急,宿舍楼门已经关了,老班肯定已经走了。”王珂想再回网吧。

“你想怎样?”张周问到。

“你想想,我们现在也进不去,而且网吧通宵的钱都给了,总不能在外边待一晚上吧,还不如回网吧呢。”王珂分析的头头是道。

“王珂,你这疯了。”一旁的陈世宇笑着说到。

“今天老班看到我们一宿舍都没人,明天肯定会问话,我们再通宵,估计死的更惨。”我内心是十分害怕的,不是怕老班,而且怕我乖乖仔的形象在所有不了解我的人心中破灭。

“要不这样,我们看看能不能翻到二楼,再上去。”张周比较关心我,说着便环顾四周。

“这里有个粗管子,从这里爬上去应该可以上去。”

我们四个小伙子一番努力后来到了二楼,进入了一个宿舍的阳台。

“对不起,打扰了,楼下门关了,只能从这里爬上来了。”王珂进去之后,害怕宿舍的人误会,解释到。

“没事,没事。”这个宿舍的人还在床上侃大山,见到阳台外来了几个人着实吓了一跳。

“来,哥几个抽烟不?”张周拿出烟散了几根。

终于回到了宿舍,在床上辗转难眠,一会儿听到了王珂的呼噜声,更加难以入睡了。

“出来下。”班主任老韩面无表情的走到我面前,敲了敲我的桌子。

看来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原本十分忐忑的心更加不安。

“昨晚干嘛去了?”

“吃饭去了。”

“去哪了?”

“外边的小摊。”

“吃到几点?”

“10点左右就回去了。”

“胡扯,再给你一次机会,昨晚干嘛去了?”老韩突然发飙了。

我开始沉默了,内心十分的复杂。

“你爸经常给我打电话,让我看好你,你看看你现在。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老韩用家长来威胁我。

“别了。”我的声音小的像蚊子的叫声。

“啥?”老韩没听清,“你不说,我就给你爸打电话了,最后一次问你,昨晚是不是通宵上网去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当时心里想诚心改过,到后来才知道自制力是多么的差,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昨天本来去了,后来又回来了。”

“你们几个人?”

“除了朱申,都去了。”

“反了,一个宿舍8个人,去了7个,简直无法无天。”

旁边的一个老师正好也听见了,“这种学生,你说上学干嘛,就该全部开除。”平生最讨厌这种落井下石的人,如果说学生有罪,那也是人性原罪。

“你想这事咋办?把你爸从外地叫过来?”老韩稍微平复了心情,对我说到。

“还是别了吧。”我最担心的就是叫家长,会让爸妈伤心的,不过该来的始终会来,只是时候未到。

“那你想怎么办?”

“给我一次机会,下次如果我还外出上网,你就开除我。”

上单之光被黑成旋转木马也是够了

@福星送财 2017-06-25 19:15:12

上单之光被黑成旋转木马也是够了

-----------------------------

哈哈,有一段黑历史也是不错的哦

第十五章.得罪了全世界

回到座位后,老班把我们宿舍的一个个叫了出去,看来一顿训话是不可少的。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王珂的脸色不太好。

“王珂,怎么了?”

“没事。以后咱俩不再是朋友了。”

这下轮到我沉默了,他们三个也没有说什么。四个人都是闷闷不乐,十分尴尬的吃完了一顿饭。

“张周,王珂为什么生气?”吃完饭,我找到张周,他是我唯一交心的朋友。

“估计是你给老班说了什么吧,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其实我跟老班承认了昨晚去网吧了,但是我不说,他也肯定知道,如果是因为这生气,我觉得没必要。”

“交朋友最重要的是讲义气,你说了对你有好处,老班不追究你的责任,但老班会认为是我们把你带坏,老班还跟我说,以后如果想去上网别带着你。”张周也有点生气。

这下轮到我沉默了,虽然不知道老班跟王珂他们说了什么,估计也是差不多的话,也许是真心为我好,但的确伤害了我们的友谊,老班对他们放弃的态度的确让他们很伤心。

青春就是这样,吃一堑长一智,不经历一些痛苦又怎么会成长呢?从那之后,夏水四虎分开了,我成了单独侠,因为告密的原因,我跟整个宿舍的人关系都很微妙,似乎每个人都恨我,当然除了张周。

后来我转到了另外一个宿舍,而张周因为个性孤僻的原因,也跟我来到了同一个宿舍。我俩又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又一起通宵,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经过上件事情,我的确乖许多,除了每天跟段玉聊聊情,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也度过了一段欢乐的时光,中间我给段玉写了封情书,她依旧没有答应做我女朋友,不过这似乎不妨碍我的单相思。

由于段玉跟陈慧是同桌兼好友,而王珂追到了陈慧,所以我跟王珂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看你心情不太好,怎么了?”以往的段玉都是眉开眼笑的,今天似乎有点不太开心。

“我饭卡丢了。”

“怎么丢的,没事,中午跟我吃饭。”

“昨天我洗衣服的时候还在,然后放在床上,回来就没了。”

“这么奇怪,放在床上就没了?你记错了吧。”

“不会的,记得很清楚,所以我怀疑被认识的人拿走了。”她思考了一会,咬着嘴唇,很可爱,“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女生就是善变,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大概过了两天,段玉偷偷的把我叫到一旁,“还记得前两天我丢饭卡的事情吗?”

“记得,咋了,你找到了?”本来以为她这么神秘,要搞什么名堂呢,原来就是说这事。

“今天中午回到宿舍,饭卡又在床上了,不过一分钱都没了。”

说完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难道真的是熟人?最近有没有其他宿舍的去你宿舍?”

“最近没有外人来我们宿舍,有可能就是我们宿舍的。不过不知道是谁。”

“我有个办法,有可能查到是谁,也有可能查不到。”

“什么办法?”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段玉,准备下午放学后去实验。

更多好贴,尽在游戏地带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