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结石需要手术没有那么可怕,我的亲身经历分享给对手术恐惧的朋友们

楼主:夭灼灼2017 时间:2017-07-15 09:40:27 点击:13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结石太大,中药、体外碎石无济于事,手术解决你害怕了?

  10,11,12,13,14,15今天是我从住院到出院的第6天,事实上,11号晚7点开始手术,12号的下午5点不到,我就已经出院了。

  困扰了我一年多的肾结石,居然用了两天的时间解决了,医生在术后第二天说我可以出院的时候,我不知该如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

  出院这个词对每一个病人来说,应该是最期待听到的一个词了吧,这表示着在经历了诸多磨难之后,你的身体终于有了质的改善,终于可以离开医院的庇护,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好起来。

  惊喜交加中夹杂着难以置信的疑惑,是啊,从去年三月中旬的肾绞痛开始,肾结石已经折磨了我一年零三个月,一年零三个月,450天的日子,因为疾病的困扰,每一段时间意外的变得刻骨铭心。

  在今晚意外可以坐在床上敲字的时候,我愿分享自己这一路与结石的斗争,只为了给曾经像我一样害怕手术的同病相怜的人儿带来与结石抗争的决心,也希望能给被结石病困扰的广大朋友看了我的故事,可以少走弯路吧,早日治疗,早日回归健康,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与学习,投入到理想的奋斗,不用瞻前顾后,随时担心自己垮掉。

  去年三月,由于第一次肾绞痛发作,没有经验的我忍了几个小时,疼痛不曾缓解,已经上吐下泻的自己终于撑不住去了医院,肾绞痛有多痛,痛过的人估计想想都会打寒颤,那真不是忍忍就能过去的。

  到了医院,医生以自己丰富的经验断定了我是肾结石导致的肾绞痛,我那时难以置信,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围绕着自己的病很多,但不过也就是感冒嗓子疼一类的,这样一个词的出现,绝望与冲击是难以想象的。

  以至于在一系列检查之后,终于可以打点滴的时候,我虽然还是很痛,看到针头的时候吓哭了,哭的稀里哗啦,自初一以后的十年里,打针什么鬼,我都是想尽一切办法逃脱的,但这一次,不打针,完全是行不通的,此时的我已经整天未食任何东西,即使吃进去,即便是水都会吐出来,一天瘦了近6斤,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谁会信呢?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两三小时的点滴之后,肾绞痛终于缓解,再次来到医生办公室时,看了照的的CT和B超,医生给出了建议:手术治疗。

  如果有时光机让我看到后面这一年多我是这样度过的,那么第一次医生说手术治疗的时候,我一定勇敢接受,长痛不如短痛,至理名言。

  前面说了我十年不曾打针,打针都能吓哭,手术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佛地魔的阿瓦达索命咒。手术,多么可怕的一种宣言,一个十年不曾打针的人,突然间被告知需要手术,手术,冰冷的刀子,沾满鲜血的棉球,奄奄一息的病人,太多可怕的场景,我选择视而不见。

  种种原因,母亲建议,亲戚中吃中药就排出石头,爸爸也是如此,我选择了保守治疗,中药排石。

  现在想想很是讽刺,这一年多,母亲到处打听,我也换了4位中医,年轻的30出头,老的80多,本地的,隔壁县有名的,近五六十包中药,浸泡着这一年,确实有石头排出,但是杯水车薪,输尿管上段最致命的那一颗,不层挪动半点位置,管你是跑还是跳,没戏。

  输尿管阻塞造成的肾积水慢慢对生活工作影响加大,7月的时候下定决心进行了两次体外碎石,但排出来的是什么呢?就像是炸鸡外层随便一抖就会掉落的那层酥皮吧,即使怎么掉,炸鸡的整块肉,是不会减少的。

  两次体外碎石失败后,医院的医生还是建议做手术,胆小的我还是没敢接受。又选择了回头草,吃中药。

  结果却是迎来最严重的一次持续疼痛。十月的时候,和好友自驾去了香格里拉,滇中小城出发至北部边缘,十多小时的车程,当时和朋友两人轮流开车,半夜三点实在是熬不住,选择了在丽江歇脚,第二天再出发。

  第二次肾绞痛便在那时候有了预兆,许久不见的血尿让我大惊,但祖国这大好河山又让我这心大的家伙忘却了危机。在两天的小痛中,长时间的驾驶,饮水量少加上憋尿的情况下,肾绞痛再一次发作,还是在异乡。

  我现在想想对自己真是无语,因为不信任当地的医院,我硬是忍了三四个小时回到老家医院接受治疗,朋友被吓傻,他们无法想象要怎样的一种疼痛可以把人折磨的寸步难行,几近昏厥。还发誓在我病好之前,再也不敢和我出远门,因为,我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爆炸的那种。

  医生再一次说,手术。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当时除了害怕手术,也有因为手术即将带来的一大笔费用而发愁吧,少则1万多则两万,刚毕业的我,工资只是够勉强养活自己罢了,身为农民的父母,供完两个孩子读完大学,又还有几多积蓄呢?可事实上,是我自己杞人忧天,就是自己害怕手术,才想到这些不能构成我不手术的原因。

  因为,在1月和前两天的两次住院中,妈妈嘴里表达着花钱的不高兴,却都在第二天将钱送到我的手中。

  10月的肾绞痛没有第一次严重,至少没吐的很惨,但疼痛却持续了半个月才消失,我依然清晰记得,每天早上五点多,自己都在疼痛中醒来,摸着疼痛的部位,翻来覆去,苦苦祈祷着这磨人的病痛早点消失。

  那段时间是我精神状态最差的时候,身体如此,工作又能做得怎样呢?还记得老板说,你得自己选一个,要工作还是身体?

  要工作就不能顾着生病的身体,要身体就不能竭尽全力的完成工作,两难的境地,看似选择题,哪有什么选择呢?年轻的社会新人,总有使不完的劲儿,怀揣着梦想,努力工作,即使身体熬不住也在消耗着它。但终究是熬不住的。

  当病痛时常折磨的那一刻,终于明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于是下定决心住院,以为住院,一切都会好起来。一月的住院,还是进行了两次体外碎石,那半小时几千下的激光弹击,时间简直不能再漫长了,眼角留着疼痛和绝望的泪水,心里却在肉体被打的每一下祈祷着可以发生奇迹,求老天眷顾,把这石头击碎吧。

  结果还是,没有变化。紧接着过年了,年味还没散去,我已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个城市,我即将开始新的工作,新的生活。

  最后一次,我抱着最后一次的侥幸,熬着最后的10包中药,蹦啊蹦,跳啊跳,心终于死了。

  手术的打算在计划中,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每一个月份都有自己被选择的理由。我曾想过年底再做手术,那时候我自己也有能力承担手术的巨额开销,不用再麻烦家里。

  机缘巧合,被老板知道了,我还担心着一个有病的人是否会被随时踢掉,老板却热心肠的为我联系了医生,原本可能年底的手术,就这样在炎炎的7月开始了,结束了。

  开始的突然,结束的突然,两天,仅仅用了两天,还是在没有遭什么罪的情况下,折磨了我一年多的石头,被击碎了,看到石头的那一刻,我的麻醉还没消去,连喜极而泣都不能了。

  现在,好好的休养,再过十天半载,我便可以投入到工作中去了,虽然我的结石体质可能会伴我一生,但,医院已经很先进的可以化验石头的成分,我可以根据医嘱控制饮食,相信情况会越来越好,至少不可能再有1.2厘米的大石头出来糟心了。

  两天就解决了这一年来用尽多种方法想消灭的石头,两天,在这里,只想告诉和我一样情况的朋友,如果两次还不能碎的体外碎石,那不要犹豫,不要害怕手术而耽搁治疗时间了,事实上,四次的体外碎石对我的身体造成的不良影响是不可修复不可逆的。

  但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还可以不用走我曲折的路。事实上一个朋友曾跟我讲过他对中药是否有效的怀疑,还跟我举了大量我无法反驳的例子,推荐我听了喜马拉雅一个关于中药的广播,上面以各种例子来说明中药是个骗局,在我身体虚弱的时候,在我全部意念希望着通过吃中药可以排出石头,在我从小的教育中中药是有效的情况下,我听得异常痛苦,我觉得中药有用,可它确实对我的石头没有用。

  你从小相信的东西,突然被告知是骗人的,而那些例子你无法反驳的时候,真的很痛苦。但事物不是非黑即白,在尝试了那么多中药没有效果的情况下,我以后不会太相信它了,但作为中国几千年留下来的遗产,我没办法丢下它。

  只愿,早睡早起,均衡饮食,增强体质,与药,离得远远地。

  最后,愿,和我曾经同样状况的你,不要害怕,手术,没那么可怕,麻醉一来,两眼一闭,醒来时,世界只剩光芒,照耀你的生活,终于,可以大胆追梦。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