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患肺癌的日子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5 20:48:51 点击:854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听到妈妈生病的消息是2017年9月5号。那天晚上我在张家界的火车站等着师姐回来。那天天气很好不热,站在空旷的火车站前面,我想起了妈妈。总感觉我这人是长不大了,二十好几岁的人了一到晚上还是会经常想妈妈。趁着师姐没到,我赶紧给妈妈打了电话,当时已经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了,但我任性惯了,只要我想,我一般不怎么管妈妈睡没睡,电话我都是要打的。幸好妈妈没睡,接到我的电话她依然那么高兴,扯了一堆有的没的,问了下我在哪,我说我接师姐呢,她还担心我这么晚在外面的安全问题,我同往常一样表现得像个男子,拍着胸脯说我不怕。最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犹犹豫豫不肯说,但是我是那种对于她任何情绪都很敏感的人,在我的追问下她说她早上吐了两口血,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就问你确定不是牙龈出血么,因为我老牙龈出血,我担心是她搞混了,但是她清楚地说不是,就是咳了两下咳了点血。凭着点医学常识我隐隐觉得是肺有问题,我叮嘱她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是她说可能是吃药吃坏了,准备打两天点滴。虽然担心但毕竟也没往很坏的方向想。师姐到了我挂了电话。接下来被开会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事给影响了,我就忘了妈妈生病的事。9月7号,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退了房回所里,此时我接到了小姐姐的电话,她很焦急,说妈妈病了,肺上出了问题,很严重,我一下慌了。我总感觉是不是小姐姐弄错了,毕竟她也不在家,肯定不知道情况。我赶紧给妈妈打了电话,问她情况,妈妈显得异常淡定,只说没事,说就是胸口疼,引起背部也疼,输了两天液没用,做了检查,医生说肺上可能长了东西,建议去大医院看看。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般没什么问题医生是不会建议去大医院检查的。我开始心急如焚,当天是星期四,我说既然医生说去大医院检查你怎么没去,妈妈说大姐和二哥回家割稻谷去了,说割完再带她去。当时把我气的,妈妈都生病了怎么还去割什么稻谷,妈妈一个劲强调天气不好,不割怕烂在田里,但我是理解不来这种逻辑的,但我知道此时的我们都不会想到妈妈这次竟病得这样严重。赶紧打电话催哥哥姐姐回家带妈妈去重庆检查。因为当天星期四,要是第二天不去就只有下周再去了。姐姐和哥哥说第二天就带妈妈去。我暂时放了点心,打电话让重庆的表姐去帮忙挂个号担心当天去医院挂不着,最后表姐去没挂上,说网上也没有。我才第一次知道网上可以挂号,赶紧在网上看了看,表姐说肺的话新桥医院比西南医院好,我就去新桥医院网上挂了呼吸科。本来从张家界直接回家是可以的且更加方便,但是我在心底给自己暗示,没事,问题虽然有点大,但是应该不会太大的。最终我和师兄师姐坐上了回大连的飞机。当天坐完飞机很累,那天晚上我早早睡了,而且难得无梦一觉到天亮。可是当时的我是没办法知道那将是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睡的唯一一个无梦的好觉。第二天一早我就打电话问妈妈去检查了没,姐姐哥哥真是太给力,那么早就带着妈妈到了医院,在排队了。检查还要一段时间,这期间我什么也干不进去,就想快点知道妈妈的结果。正好碰上教师节,师姐叫我一起去给老邓买个贺卡,买完贺卡回到所里,正好11点过了,正是吃饭的时间,我刚打好饭,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我看是大姐发的,内容是“医生说考虑是肺癌”。当时我是怎么才能忍住没有丢掉手中的餐盘,而是平静地端着去跟师兄师姐吃饭的,已无从知晓,但是颤抖的手出卖了我此时内心的惶恐。我终于扒拉了两口,没能再咽下剩下的饭菜,跟师兄师姐匆匆说了句我先走了,就回了寝室。此时的我是多想打电话给妈妈呀,多想听听她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此时不可以。我怕我会哭,那她岂不是更担心。我一个人就这样瘫坐在地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爬起来给大姐打了电话,我又回到了平静的状态,我问大姐医生具体怎么说的。大姐说医生说很有可能是肺癌,但是要做组织检查,可住院部床位已满,暂时做不了,只能等到下周。距离下周虽然只有两天,但是我知道这两天如果就这样静静地等那就如同度日如年。没有办法,大姐和二哥只好又带着妈妈回去了。此时的我开始变得有些颓废,动不动就流眼泪,见谁都笑不起来,要知道之前我总是挂着一副笑脸,走哪都笑。师兄还以为我是去张家界玩累了,没了精神,可是我再也没有心情解释了。就这样一直颓废到了晚上。我突然,跟觉醒了似的,这才认识到我这么颓废是不行的,妈妈现在需要的不是哭哭啼啼,而是强有力的支柱,而这个支柱应该就是我,我作为家里唯一一个算是高文化的人,此时若是我再六神无主,那又该怎么办。我赶紧上网查了重庆三级甲等以上且治疗肺癌不错的医院。最后我发现有个叫肿瘤医院的属于三级甲等,且专治癌症。刚好妈妈拿着自己的片子去问了县里一个非常有名的医生,医生说看起来应该是肺癌早期,去肿瘤医院做个手术化疗两次,再在他那抓中药吃就行,还说这个比肺结核都好治。我不知道最后这句话他是为了安慰我妈妈故意说的还是就是如此,但是我深深地感谢这位医生说的这番话,他的这番话无疑给了当时慌乱的我们明确的方向和希望。我们就像终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心里开始有了底,有了生的曙光。既然医生也建议去肿瘤医院,那就去好了。我赶紧找来电话打电话问胸外科有无床位,得到的结果是正床应该没有了只能加床。反正有床就行,我这样想。我觉得我就算在所里也没法安心工作,不如提早回去,去重庆给妈妈先办个住院去,岂不好,这样妈妈就可以早点治疗了。我很快给自己定了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的票,为了便宜我定了趟晚上六点起飞,第二天凌晨才到重庆的飞机,那次飞机真是快把我折腾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5 22:03:38
  突然想起来,其实大概去年11月份,我妈检查就说肺有问题,但是当时是星期六,看片子时专科医生不在,找了个卫生所的医生看,肯定是个水货,说是肺上有炎症,输了一周的液也没见好转,妈妈见症状也不明显,所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想来当时检查的时候要是不是周六,或者专科医生在,又或者是卫生所的医生医术再高明点,我想我妈妈也能少遭点罪。
我要评论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5 22:15:35
  11号我妈正式住进了肿瘤医院,检查的项目真多,光CT就照了四张,彩超六张,核医学2张,还有心电图和动态心电图。之所以比常人检查项目多了很多,是因为我妈妈心脏不好。她心肌缺血,还有冠心病,高血压。医生说必须做个完整的评估才能看能不能动手术。光检查就做了四天。中间连着做CT和核医学再加上之前就做过的两次CT,这一共带来的辐射实再太大,为了她身体着想,我不想让她做连着做核医学的,但是她为了少住两天院少花点住院费,硬逼着我去给她交单子。当单子交给护士那一瞬间,我实再忍不住哭了出来。想来为什么要让她得这样的病呢,我不想让她病,让她痛,让她害怕,更不想让她因为钱而不顾自己的身体。四天后所有结果都出来了。妈妈的病灶位置大小都适合动手术,没有淋巴结肿大,也没有转移。但是问题是她心脏不好,尤其是心肌缺血,担心她在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所以医生建议必须先调理一周心脏才行。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08:59:00
  当时的我关于医生调理心脏这事很不以为意。认为医生就是太麻烦,担心这担心那,我妈去年不是动过一次静脉曲张,不照样没事,要是这样熬下去,万一癌细胞转移了可怎么办。现在想来,当时的我实再可笑,其实你检查的时候癌细胞没转移的话,那么癌细胞也不可能就在这一时半会转移了,但是术前的准备工作确实对病人太重要,我妈妈动完手术我才知道当时没有让医生多给我妈调理一段时间心脏是多么的愚蠢。我开始写这段文字的初衷是记录一下我们家陪妈妈抗癌的历程,我总觉得奇迹会发生在我们家,我希望十年二十年之后我还在这更新我妈妈的动态,让天下患癌的人打起精神来。后来想想其实我们也可以在这儿互相讨论一下抗癌的心得。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09:10:15
  关于这次妈妈动手术,好多事情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相当真确的,那就是在我妈妈确定可以动手术后没让她做穿刺或者支气管纤维镜提前取得活检。一是因为穿刺取得活检的概率大但是很可能造成癌细胞的转移,现在医生穿刺的水平参差不齐,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将肿瘤刺破。你听着穿刺很容易似的,其实不容易,不同部位穿刺进去还不一样,遇上不好穿的部位,还得借助锤子等工具敲进去,让一个人清醒地感受针刺穿自己的身体,这无论对身心都是一种摧残。而支气管纤维镜取活检其实很有可能取不到,这取决于肿瘤长的位置,如果癌细胞长出了大的支气管就有可能取上活检,但一旦位置、大小等不合适就取不到了。你可以想象一下两根纤维硬生生从你的鼻腔中放入到肺里搅啊搅,其难受程度可想而知。因此我建议,做检查先检查病灶,然后检查有无转移,要是医生说适合动手术,而且确定动手术的话,就不要让病人遭两次罪了。
作者:爱夜跑 时间:2017-10-26 15:18:18
  不用自责了,此刻妈妈最需要你的鼓励,一起加油对抗肺癌,癌症病人本身免疫力就低,我看最近央视有个记录东方的节目曾报道,人参中有很稀少的元素叫人参皂苷rh2,具有抑制肿瘤细胞增值,防止发生转移复发的作用,可找那个视频看下,多了解下总没错~
作者:爱夜跑 时间:2017-10-26 15:24:18

  
  这是那个视频截图,好像名字叫做 纪录东方 2017:百草之王的馈赠 170919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17:12:39
  @爱夜跑 2017-10-26 15:24:18
  
  这是那个视频截图,好像名字叫做 纪录东方 2017:百草之王的馈赠 170919
  -----------------------------
  好的谢谢,我去看看,手术后,给她买人参炖鸡了的。
  • 天佑我A2017: 举报  2017-11-14 11:22:41  评论

    吃,补有讲究,如果没有专业中医指导,你需要慎重!小小的饮食,也会害人的!
我要评论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18:38:06
  9月21号,是医生定好的妈妈手术的日子。因为妈妈有心脏病,所以手术完必须进ICU。据说出ICU的条件是要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多大、有几个孩子。为了逗她我就反复地问她这些问题。妈妈生病之后完全就像个小孩,要不故意骗我说忘了,要么问她多大就说只有5岁,我说你这5岁的小孩够老哈,引来病房其它的叔叔阿姨大笑。手术前有麻醉科医生来会诊,问她胸口疼不疼,她说疼,引起后面都疼,但事实上她没听清楚医生的意思,医生问的是心脏问题,但她以为问的是自己的病情,闹了个大乌龙;问她走路累不累,她说累,反正不知道最后怎么搞的,麻醉医生得出的结论是妈妈心脏很不好,走路动动就累,但是据我对妈妈的了解妈妈平时特别爱出去逛逛,用我大姐的话说就是比她精神都好。后来我才知道,我妈以为说严重点能尽快给她手术。把我弄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觉得现在的妈妈太招人疼。医生让她憋气的时候也是,她憋一小会儿就不憋了,憋气时间之短把医生都震惊了。手术前两天,又来了内科医生会诊,内科医生给我妈测血压发现血压高,就问我妈妈最近降压药吃没吃,因为要来医院妈妈就一直没吃降压药,没想到血压升高了。内科医生很严厉地说,那暂时动不了手术。把妈妈急坏了。说到急我发现一般慢性子的人比急性子的人少生病。然后她就耍起赖来,认为这只能怪护士啊.“护士天天早上测血压都说正常正常,呐正常个屁啊,骗我!”内科医生又询问了一次妈妈的心脏问题,问她心脏还疼么,走路还累么,才知道妈妈那时候撒的谎可是被医生当了真,所以这么多天才过来看。这时候我对妈妈撒谎有点生气,认为这耽误了手术时间。自从她病了,无论走哪,她总一只手拉着我的臂膀,我吓唬她,说要把她一个人仍在医院,哥哥姐姐还有我都不管,看看医生护士会不会管她,可是她完全有恃无恐。因为她知道我们姊妹五个谁能扔下她不管?这天我也让她拉着我的臂膀,带她下楼吃早饭,一路走我一路发脾气说些刺激她的话“有时候好多事情都是自己造成的,怪不了别人”,她只默默地抓住我的臂膀一句话也不说,我更生气,我多希望她像年轻的时候把我一顿吼来捍卫自己作为母亲的威严,但此刻她病了,她很依赖我,就像小时候我依赖她一样,所以她不会做出任何反抗。我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怎么能忍心在这种时候责备妈妈呢,不过我这坏脾气可都是她一手惯出来的。妈妈整个生病过程中这是我唯一一次对她发脾气,每每想起来还是觉得愧疚。血压高就要吃点适当降血压的药,我问大姐要了妈妈平时吃的降压药名给医生。医生建议做个动态血压,但是动态血压仪坏了,后来就没做。考虑到妈妈血压偏高,但是不是太高,且这么久没吃一片降压药还能控制得这么好,医生也就默认吃两天降压药就好了。关于测心率这事也可以看出我妈妈这个时候的小孩性格。心脏不好医生就给她输钾,输钾的时候手特别疼,这时候护士来测心率总说快了。我妈就不让护士测,让她在自己输完钾之后来测。护士过了很久来发现钾还没输完,就又给她测了,我妈就不乐意了,给护士撒娇说这次不算哈,护士逗她说这次正常你说算不算,她立马改变力场说算算算,咋不算。陪妈妈的这段日子,总在不经意间被妈妈逗笑。我妈真是一个从心底生出的浪漫,乐观派啊。
  • 杨羊一木: 举报  2017-10-26 20:26:03  评论

    那天早上我之所以那么生气还有个原因是妈妈又咳血了。妈妈9月5号早上第一次发现咳血,9月20号又咳血。因为她咳血,我开始担心癌细胞是不是开始侵犯其它地方了,担心手术时间是不是耽搁得太长了,所以我才迁怒她,认为她如果不撒谎是不是就可以在第二次咳血前就手术。
  • 杨羊一木: 举报  2017-10-26 20:26:53  评论

    但是我忘了妈妈之所以撒谎是觉得那样可以早些手术,这样我和哥哥姐姐就能少花些钱。其实细细想来,都这时候了她还是在替她的孩子们考虑,这或者就是母爱。
我要评论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18:38:50
  @爱夜跑 2017-10-26 15:18:18
  不用自责了,此刻妈妈最需要你的鼓励,一起加油对抗肺癌,癌症病人本身免疫力就低,我看最近央视有个记录东方的节目曾报道,人参中有很稀少的元素叫人参皂苷rh2,具有抑制肿瘤细胞增值,防止发生转移复发的作用,可找那个视频看下,多了解下总没错~
  -----------------------------
  谢谢!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19:19:49
  我觉得让老人玩玩游戏挺好的。我给我妈下了个汤姆猫。我妈天天可不叫他汤姆猫,她叫他汤猫。我妈天天问汤猫你听不听话,听不听话,不听打你哦!把我笑的,感觉我妈可能把汤猫当我小时候了。我妈会给汤猫洗澡,喂食,摸肚肚,还解锁了新技能——揍他之后会掉牙齿,她还给汤猫买新衣服,说海军服最好看,给汤猫配了顶飞碟帽,说飞来飞去特别好玩,完全把猫当孩子养。这时候我总能脑补一下小时候她温柔待我的样子,虽然年轻的她脾气并不见得好,但是对我的爱,我知道从未变过。我总觉得妈妈是智商情商双高的人,我叫她玩汤猫自带的游戏,说了两下,她自己就掰扯去了,特别会玩。老人一旦迷上游戏跟年轻人完全没有区别,一手拿着香蕉一手都要玩着游戏。有时候我怕对她眼睛不好,就不让她玩,她会立马跳脚,说什么:不是说好手机给我了吗,又要回去,不行;要不就说:哪管得这们恼火哦!反正就是一直要玩。还说什么手术后也要玩。见她实再不给我,我就威胁她,说我要回大连啦,假装拿手机买票,一开始她还配合我一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机给我,后来,完全不care了,管我怎么威胁,她要玩就是要玩,还说我为什么教人玩又不让人玩了,好吧感觉错都在我。我是没那智商跟她斗了,只好在她不玩的时候多带她在周围转转。为了让她手术前积攒体力,我都尽量让她吃好的。妈妈是个从小吃过苦的人,什么好吃的不好吃的,你只要跟她说对身体好她就尽量吃。她的饭量是我的1.5倍,这让我倍感欣慰。我妈的特质跟我一样喜欢被人夸,每次为了骗她多吃饭,我都少不了花言巧语地夸她各种厉害。话说她测肺功能的时候医生还夸她了,说做了这么多人的肺功能测试就她做得最好,为此,她高兴得不得了,从做完肺功能就开始跟我和大姐各种炫耀。我们只好附和说你好厉害哇妈妈。不过我妈就是肺活量大,她特别爱唱歌,声音又好听,音调又高,她常说要是她上过学就可以去学唱样板戏了,我对此也深表赞同,我就爱听她给我唱歌啊,唱她说的样板戏。妈妈没做手术前真的完全不像个病人,之前她胸口还有背部还疼,不知道为什么跟我在医院待的那段日子,她都不怎么疼了,也不影响睡觉,体重也有所增加,为此我还特别自恋了一番,认为都是我把她照顾得好。我骗她说我回所里做实验去了,让姐姐哥哥来照顾她也一样,她想都不想就反对。都说百姓爱幺儿,这看来是真的,我妈特别喜欢我,我为了坑她总问她最喜欢谁,每次毫无疑问得到的答案是我。但是我知道,从真正意义来说五个孩子对她同样重要,只是因为我小,所以她喜欢多照顾我一点,即使现在她不能照顾我了,但是依然希望能把我保护在她能看见的范围。自从妈妈生病我感觉当她面我都不会哭不会难过,但是一离开她,一想起她我就总是眼含泪水。世人只知道百姓爱幺儿,但是我觉得作为幺儿的我是哥哥姐姐里面最离不开爸爸妈妈的人。除了他们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无法承受失去之痛。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6 20:58:04
  在这我要说一下另外一位叔叔的问题。这位叔叔说明能吃饭绝对是抗癌的一大利器,除此之外就是对癌症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在能治疗的时候一定要积极配合治疗。这个叔叔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是肺鳞癌晚期了,枯瘦如柴,被病魔折磨地脱了人形。叔叔瘦得皮包骨,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全身,特别疼,每次疼得缩成一团,但是叔叔从来不哼一声,他说这样会吵到别人。就凭这一点,我觉得叔叔是我见过最坚强最有修养的人,即使病痛把他折磨成这样他依然在考虑着别人的感受。另外叔叔的妻子,阿姨,生得好看极了,怎么都看不出是个六十来岁的人,一开始我们都以为阿姨是叔叔的女儿,阿姨待叔叔好得不能更好,细心温柔,可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影响的,有这么好的叔叔才有待他这么好的阿姨。叔叔大概是今年五月查出来肺鳞癌的,但是因为长的位置不好,好像是中央型肺癌,没办法动手术,叔叔的家人考虑到既然如此可能靠着人自身的免疫力,只要保持好心情就行,所以没有接受进一步治疗,而是带着他旅游去了。可是没过多久,发现叔叔腋下鼓了个包起来,原来这么快癌细胞就转移了。这个时候叔叔才去做了化疗,但是效果可能不大好,最后他女儿又给他弄来了靶向药,叔叔对靶向药的反应特别大,出了很严重的皮疹,把胃口也给败了,吃什么东西都不是原来的味道。后来我查过才知道靶向药对腺癌有效,且对有某些基因突变的人效果才明显,而对鳞癌来说效果没那么好。叔叔的身体被化疗和靶向药给彻底摧毁了,进肿瘤医院是想看看能不能进行第二次化疗,但是叔叔由于不吃东西,身体缺血缺蛋白,所以医生一直也不敢给他化疗。后来同一病房的叔叔阿姨还有我妈妈就开始鼓励叔叔多吃饭,叔叔在他的病友,不,他说是他的战友,的鼓励下就比刚来的时候多吃了好些东西,多吃好些东西后,我们明显发现叔叔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各方面都比之前要好,整个病房因为叔叔的好转都很开心。这或许就是战友情。我喜欢战友这个词。因为叔叔不能做化疗和放疗又占着正床,就被医院强制要求转院了,为此,六十岁的阿姨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我也跟着默默留了眼泪。想来,现在的医院怎么都不以救死扶伤为己任,而以赚钱为目的了呢!后来有个医生好好跟阿姨商量了一下,说医院等着手术的病人太多,要把床位留给更有需要的人,这样阿姨才勉强好点。这样的说法好歹没让人那么寒心。
作者:蔡日轮 时间:2017-10-28 18:23:47
  楼主,你妈的病理报告是什么?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8 19:27:54
  @蔡日轮 2017-10-28 18:23:47
  楼主,你妈的病理报告是什么?
  -----------------------------

  
  这就是病理报告的内容。肺腺癌二级。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8 22:12:22
  9月21号,妈妈动手术的日子,这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部分,每次想来当时那种痛依然让我难以承受。动手术之前我问过医生,医生说从片子上看这个手术还是比较好做的,预计手术时间3-4小时,正是因为妈妈的手术相对好做,所以手术时间被安排在了下午三点。原本我很不乐意这么晚才给妈妈做手术,毕竟手术前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饭不能喝水,但是医生既然说是因为手术不难,那也就将就一下吧,毕竟我说了不算。大姐和小嫂嫂也在当天早上赶到了医院。妈妈虽然口里说不害怕,但是那天她一直都显得很焦躁,为了安抚一下她,我让她给我唱她最喜欢的样板戏,妈妈唱得还是那样好,我给她鼓掌,又开始花言巧语地夸她,她才慢慢地开心起来。下午是个麻醉医生来带的她,医生来带她的时候,我的心其实很乱,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我有点想哭,但是又不敢,我就默默走在她旁边,牵着她的手,此时我多希望能把全身的力量都给她,让她平安度过这个手术。走进手术室的时候要换上手术室的拖鞋,她不知道,女医生提醒她两次她也没听见,女医生显然是个脾气不好的,全程带我妈的时候绷着个脸,这时候她更不耐烦了,大声说“叫你换鞋,你听不见么”。我当时又火大又心疼,我知道妈妈这个时候肯定很害怕,很无助,这个破医生居然还吼她,我几乎带着哭腔跟她说:你不要吼她,她害怕,你要对她笑。每次只要一想起妈妈进手术时的无助背影,我就忍不住流泪。家属等候区在三楼,手术室在四楼。我坐在家属等候区,脑袋里全是妈妈进手术时的背影,她的彷徨无助,就像针一样扎进了我的心里,我坐在那靠着大姐无声地抽泣起来。当时的我们根本不会料到手术完全脱离了预计的轨道。我们从三点等到6.30,开始想着妈妈应该快要出来了吧,没有!又等到20:00,还是没有,每次一广播我们就认真听,我们多希望广播在叫着张远芬的家属请到...然而没有,家属等候区的人渐渐地越来越少,就连最后一个也在21点多的时候走了,空空荡荡的家属等候区只剩下了我们三个。手术时间预计3-4小时,这都6小时了还没出来,当时我就知道,手术中肯定出问题了,但是具体出了什么问题,我不知道。我开始焦躁不安,在走廊踱来踱去,但一直也没看见有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我从手术室的窗口往里忘,然而什么也看不见。三楼四楼开始变得异常安静,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妈妈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只是忘了通知家属。直到22:30,主管医生才从终于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他说妈妈确定是肺腺癌,还问我们妈妈之前是不是得过结核性胸膜炎,胸腔粘黏非常严重,所以手术时间拖得很长,差点需要开胸。他还说了点啥,我也记不清了,我只记住了妈妈术后反应特别大,手术流了大概500cc血,血压不稳。22:45妈妈被推进了ICU,我们错过了在ICU门口看妈妈一眼的机会。ICU的医生一脸沉重地对我们说病人术后反应特别大,血压不稳,代谢性酸中毒,插了呼吸机。呼吸机?不能自主呼吸才插呼吸机,当时我就崩溃了,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当时脑袋里面全是妈妈难受的画面,她不能呼吸,血压也不稳,她还一个人躺在那,没有我们陪着。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捏住地疼。我想,要是没了妈妈我真恨不得死掉,那种痛让我觉得自己要是从来都没来过这世界就好了。那天晚上我只睡了3小时,5点起来给妈妈煮了稀饭,听说ICU允许送吃的。我煮好就带着大姐去了ICU,按了门铃,等着医生来开们,我想妈妈是不是经过一晚上就好了,可以吃饭了,然而,出来的护士打破了我的幻想,她一脸不耐地说,吃饭?咋吃饭?她还带着呼吸机呢,人家都不带呼吸机,就她还带着呼吸机。我当时脑袋里嗡地一声乱成一团,我知道妈妈这次肯定特别严重,但是严重至此还是大大出乎我的承受范围。我突然想到妈妈是不是醒了,她是不是在害怕,她是不是在找我,我跟护士说能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眼我妈妈,就看一眼就出来,她果断地拒绝了我,只说你在门口看吧,七床就是,我没带眼镜,我多恨我没带眼镜,我只能看见妈妈模糊的轮廓,听见妈妈呼吸机的声音,我心痛地难以自已。我们又回到妈妈原来住的病房,望着消了毒蒙起来的她的床,我多想这时候她就在这,陪着我,对我笑,我需要她,就像小时候一样需要,没有她在身边我害怕。我突然想到了妈妈的结核性胸膜炎。我听她说起过,她年轻的时候得过肺结核,但是后来好了,我当时也没注意,只认为好了也就没事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我怎么就没跟医生反应这个情况,如果我提早反应,医生是不是就会多考虑一些,提早做点准备,也不至于就在手术过程中匆匆下了手术方案的决定。亏我读了这么多书,果见是读傻了,除了自己那点专业知识其他啥也不知道。不过现在自责也于事无补。病房里的叔叔带我找到了妈妈的主刀医生,医生对妈妈的手术印象非常深刻,直说胸腔闭锁太严重,问我是不是特别小的时候患过结核性胸膜炎,光剥离胸腔就花了好几个小时,本来打算不做,但考虑到是癌又必须做,准备开胸呢,但是妈妈胖胖的,她的肥肚肚上开刀的话,口子会非常大,综合的结果就是开了三个孔,坚持用内镜做了下来。此时我对主刀医生充满了感激,我知道他在为妈妈动手术的时候并没有草率地下决定,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做的最恰当的选择。我跟他提了血压不稳和代谢性酸中毒的问题,他也说没事,只要没有活动性出血就行,至于酸中毒氧饱和慢慢上来就会好,ICU的医生很靠谱的。主刀医生的话让我渐渐放下心来,我数着时间盼着下午3点的探视时间,探视的时候只让一个家属进,大姐终归是宠着我的,把探视的机会让给了我,她只能扒在窗台上往里望。我进去之前就做好了心里建设,一定不能哭,我要高兴点,这样妈妈才不知道自己的病严重,妈妈才会开心。见到妈妈的时候我还是激动地差点哭了,但是见着妈妈的开心还是胜过了一切,我开始激动地语无伦次,一个劲地叫妈妈,我去握她的手,她的手肿得跟包子一样,我的心突地像针扎了一下,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悄悄问护士为什么她的手这么肿,护士说是因为补了太多液体。最让我毕生难忘的是妈妈见我就笑了,那么难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的情况下,为了安慰她的孩子,她笑了。就是这个笑让我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我知道如此坚强的妈妈只要她醒着,她就会好起来,她哪会舍得丢下她的五个孩子。手术前我就经常逗她,说:张远芬啊,你可是忍受过六次生孩子的剧痛的人哦,不是一般的人哦,你是最棒的妈妈哦。对啊,妈妈是最棒的妈妈!我反复跟她说只要挺过这一关就好了,我说妈妈你不是还要等着我出国,等着我赚大钱给你用的吗,那你就要加油哦,带着呼吸机的她不能说话,但是她用她的眼睛告诉我她会的。我知道,就算我不说她也会的,我知道,只要她醒着这关就算是过了。我走的时候给她做了拜拜,护士说,你也做啊,你不会么。她就使劲抬起她的手给我也做了拜拜。因为在ICU妈妈不需要那么多人照顾,并且医院实再不方便,大姐就回去了,我依然留在医院,只要妈妈在医院,我就哪都不去。小姐姐听到妈妈术后情况不好,也赶了回来,第二天小姐姐就到了,我们买了饭还没吃完,就又到了探视妈妈的时间,姐姐担心进去看妈妈会哭,所以机会又给了我,我很高兴。妈妈的呼吸机摘了,能发出很小的声音,这已经让我非常高兴,我觉得妈妈是不是可以吃饭了,她都三天没吃了,但护士说还不行,毕竟刚摘呼吸机,说大概明天就可以进食,会让我们送。妈妈今天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护士给她扎了个哪吒头,特别萌,我还取笑了她,她好像也很高兴。她爱动,护士还说她很爱说话,总想找人聊天。哎,声音哑成那样了,还爱说话,我总算知道自己怎么也停不下的嘴原来是遗传了她啊。她爱动,但上身打了吊瓶,不好动,他就动脚,脚上的针都给动掉了,护士说幸亏没流血。我担心她动动会疼,不让她动,她才不听,说不动不舒服。我也只好作罢。就这样守着她,我硬是赖到所有探视的人走光了,才舍得离开。第三天早上ICU就让送饭了,下午再见她,身上的管子几乎都撤掉了,深静脉的针也取了,但是她并不像我前两天见到的那样舒坦,因为止痛泵拔了,她疼。她终于搞清楚小姐姐回来的事,硬是强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来,看姐姐,她眼里隐隐有了泪水,她怎么哭了呢,我知道她肯定是责怪自己生病害孩子们担心了,她在心疼姐姐大老远跑回来。我连忙跟她说是因为马上放国庆了所以姐姐回来的,没事。我问她给她煮的粥和牛奶喝了么,她说没有,粥已经凉了,我让姐姐去热了拿过来,喂她喝了粥,我才走。走的时候她一直说自己想出去,我说你是担心在这住着花钱么,她说不是,她说出去要让我给她做好吃的,把我乐得原来是饿了。后来才知道她在里面虽说输了营养液但是肚子是空的,难受,她只想多吃点好的快点好起来。终于在第四天早上,主管医生说我妈可以从ICU转回来啦,我一刻也不能等地就去ICU门口守着了。妈妈终于转回了普通病房,她终于又回到我身边,我的觉啊,终于可以睡了。有小姐姐在真好,几乎所有事都是她做,买菜做饭、跑腿的事都跟我无关,默默幸福两百秒。我总想爸爸妈妈给了我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是让我享受到了多少一般孩子享受不到的关爱啊。晚上守夜也是小姐姐一个人完成的,自从妈妈回来了,我就白天睡,晚上睡,加上小姐姐惯我,我的日子过得可是滋润得不行。我们原想着照这个势头国庆节期间就可以出院啦,小姐姐也买了10月3号回家的票,但是真是好多事情预料不到,妈妈伤口一直不愈合,每天早上无论是护士还是医生看完引流管都说还漏气,还有气泡什么的,反正就是引流管拔不掉出院的日子遥遥无期。为此我以为是妈妈的肺没张好,我天天叫她咳嗽,吹气球,气球都吹爆两个,但是还是没有起色。应该是妈妈的胸腔闭锁导致伤口创面太大,所以很难愈合,加上引流出来的液体也一直量多且颜色深。我们急也急不来。医生建议多吃肉,所以我和姐姐天天给她炖肉吃,但是效果也不明显。大姐二号来,小姐姐三号坐火车回的家,我们三姊妹一起待了一天,因为妈妈虽然伤口没愈合,但是精神依然很好,行动也方便些了,可以自己上厕所,自己去病房外转转,再加上小外甥女明年高考要人管着,所以大姐就回去了,我知道大姐很想留下来照看妈妈,但是人多了也没用,所以大姐四号回去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天天给妈妈准备好吃的,早上我总给她煮花生枸杞粥,给她补血。想想她手术流了那么多血,现在隔三差五的还抽好几管血,所以这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补血。中午给她炖排骨,炖乌鱼,炖鸡汤,硬是把她吃腻了。因为炖多了,从来没有煮饭经验的我都炖出经验来了,那就是玉米去腥简直神器哇,把他往什么里放,最后出来的都是浓浓的玉米味,香,妈妈最爱。妈妈生病我学会了两样东西,一是控制脾气,另一个就是做饭。国庆节八天很快过去了。中间做了一次CT平扫,显示气液胸,左肺上有条索影,淋巴结肿大,估计是炎症,但也有可能是没切完的癌细胞,但是我更愿意相信是炎症还没消。终于上班的护士惊讶于妈妈,为什么还没出院,主治医生来看的结论,也还是漏气,没办法拔管子,妈妈开始有点急躁了。我不好意思再跟老邓请假,看到妈妈虽然没拔管子,但是,已经好得多了,准备叫大姐来照顾妈妈几天,我11号准备回去了。医生见妈妈的伤口一直不愈合,就往妈妈的胸腔里灌了药来刺激胸膜发炎促进愈合,这个以毒攻毒的方法,着实吓了我一跳,但是管子一直不拔会感染,也是个大问题,所以两相权衡,还是让医生灌了胸。灌了胸之后妈妈有些难受,原本不怎么疼的伤口开始疼起来,医生还让注意别发烧,胸闷气短的话要让值班医生打开管子。虽然病情有所加重,但最后还是平安度过了一晚上,没有出大问题,第二天医生对于妈妈没大反应也表示了差异,检查了一下漏气情况,发现还是一如既往地漏,医生说,实再没办法要打更刺激的药,听起来就要命。从10号下午开始,妈妈就不舒服起来,发热,疼,胸闷,想来是药效现在才开始发作。妈妈难受,精神也不好了,但我隐隐觉得这是好事,有反应的话,下次的药应该就可以不打了。果然11号早上医生检查说漏气好多了。在我离开之前漏气好些了多少给了我些欣慰。但是没能陪着妈妈出院,多少有些遗憾。我12:30从医院出发,我强忍着没有回头看看妈妈,拖着箱子一直走,走进了电梯,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流。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17-10-28 22:30:24
  回来后,也干不进去活,天天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漏气终于好些了,又去做了CT,医生说虽然还有点漏气,但是已经有所好转,怕管子在里面太久感染,就给拔了,说万一不行再安根小点的进去,总感觉,我算是被医生吓死一次又一次了。幸亏拔了之后没有太大问题,妈妈终于在16号出院了。妈妈回家可能因为路途太远,颠簸了一下,回去伤口又开始疼,就去我们那的县医院住了几天,好些了才回家静养。昨天他去爬了我们家旁边的山,爬到半山给我打了电话,之前她连接电话都不愿意的,因为声音发不出来,一开始以为是插呼吸机伤了声带,后来医生说是因为手术过程中切了某根气管所以发不出来,大概半年能好。可26号那天早上,她起来突然发现声音变大了,能发出点正常声音了,把我们高兴的,看来妈妈恢复得还不错。妈妈给我打电话,又调皮了一下,让我猜她在哪,因为她那声音虽然大些了,可是听起来还是很虚弱,我还以为她不舒服又住院了,把我吓得,后来才知道她是去爬山了,为了跟我炫耀她好得快,且听话,所以打了电话,但我知道最主要的还是让我别老担心她。今天晚上又跟她通了电话,她刚从姐姐的药店回来,本来想跟她视频,但是她嫌累,无情地拒绝了我,我想这样也好,妈妈终于又有了精神跟我使性子了。我真心希望天下所有患癌的人都能好起来,就像中医说的哪来什么癌症。回忆至此已完,今后我要尽量每天跟新她的动态。妈妈加油!
作者:天佑我A2017 时间:2017-11-14 11:25:10
  中医与西医二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与理念,无论是治疗还是用药还是医理,所以不要以西医来讲中医来理解中医!癌症中医为火毒的积聚,不能见虚就补。。。很多癌症就是因为没有专业中医指导,听从假中医乱误导说要多吃鸡蛋,甲鱼等补大肿瘤的
作者:十五的圆满 时间:2018-01-16 09:35:15
  怎么样了?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杨羊一木 时间:2021-02-16 08:58:12
  还好,最近复查出了点问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