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别怕,我们一起加油!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3-10 17:31:06 点击:322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到中年,开始如履薄冰的日子,会为每一个非正常时间的父母来的电话担心。在这样的恐惧中,三个月前,恐惧变成了现实。母亲来电话,父亲中风了,一下子懵了,哭泣,害怕。立马驱车回家,父亲躺在病床上,精神萎靡,看到我红了眼圈,再详细了解病情,还好,除了四肢乏力,基本没大碍。可是,父亲精神状态极差,一辈子没生过病,这一下躺倒了,他很难接受,兴高采烈谋划了半年的八十寿辰眼看也泡了汤,他心有不甘。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又能料到这一切又仅仅是病痛的开始呢?
  脑梗住了十天左右的医院,情况良好,父亲高高兴兴地出院了,先住弟弟家,他们的老房子得重新装修才能适于老人居住。弟弟弟媳照顾周到,父亲也积极锻炼,身体基本恢复了,没什么后遗症,万幸!半个月后,心急的父亲母亲回了他们的老房子,除了每天吃溶血的阿司匹林、波立维,量血压,一切恢复了正常,大家也都放了心。
  2018年2月7日晚上10点,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这么晚,我预感不好,果然,父亲中午在家吃了火龙果,呕了,没在意,过一会儿,又呕,发现不仅是火龙果,还有血,而且不少,赶紧给弟弟打电话,已是晚上九点,到医院门诊,量血压,只有 80/37。弟弟说,县院没床位,年轻医生建议转院,要我在市里联系床位。征询医院朋友的意见,此时转,比较危险,出血未止,救护车上抢救设施不全。好在弟弟在县院找熟人在别的病区找到了床位,住下了,我连夜驱车回家,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忍着眼泪和母亲弟弟讨论出血原因,大家都认为应该是长期服用溶血药引起的,因为那些药物都比较伤胃,再加父亲之前从未有过胃病,母亲还夸父亲的胃是铁打的,什么硬的吃什么。大家也就松了口气,停药、止血就行了,不出血再去查查胃镜吧,应该没问题。
  每天打电话回家,传来的也都是好消息,血止了,黑色大便也没了,开始喝点鸡汤鱼汤了。在外地的另一个弟弟也回了家,在医院里陪着父亲。我也心情轻松地准备过年带回家的东西,准备让父亲好好补补身体,也想着好好陪陪父亲,这个年看来得在医院过了,虽然不愉快,但是父亲身体好就行,明年还有春节,没关系。
  回家的前一天,弟弟打来电话,说带父亲做胃镜了,还好,做的时候父亲没什么感觉,可是医生说父亲贲门处有一个巨大溃疡,4乘4,百分之九十是贲门癌。晴天霹雳一般,感觉命运真是会开玩笑,我们都成了被他捉住的老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3-11 13:38:48
  2月14日,情人节。孩子辅导班结束,立即回家,只想多陪陪生病的父亲。病房里,父亲看起来还可以,面色红润,倒是母亲,脸色不太好,从父亲生病以来,母亲片刻离不开,只要一眼看不到母亲,父亲就着急,像个孩子一样依赖母亲。我们陪着父亲说说笑笑,医院里也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亲朋好友,因为他们原来都是准备年后参加父亲寿宴的,结果都接到了寿宴取消的电话,转而就纷纷前来探望。病房里很热闹,父亲情绪也不错。我们也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和大家一起热闹。
  晚上,我要求留下陪父亲母亲。弟弟说,母亲一个人陪护时夜里不放心,睡不好,有我们在她就能安心睡个觉了。入夜了,看护着已经睡熟的父母,我竟觉得十分的幸福,父母老了,也该由我们来为他们遮风挡雨了,就这样让我一直呵护着他们多好。
  2月15日,年三十,父亲坚决不要我陪护了,就母亲和他呆在医院,让我回我孩子的爷爷奶奶家,并且叮嘱我们年初一不要把孩子们带医院去,不吉利。几家欢乐几家愁,年三十,想着留在医院的不知情的父母,我是在泪水中度过的。年初一,吃完了每年约定俗成的团圆饭,赶紧奔医院,继续陪护我的父亲,装着笑脸和父亲说笑。父亲感觉自己身体变好了,又想出院回家。年三十,医生曾问他要不要出院,父亲还说再挂挂水,更有保障些。年初二,父亲准备出院,心急如焚,本来就只有两袋水,父亲还是等不及,趁着我们不注意,把水调到了最大,发现了,我们都吓一跳。输液一结束,立即收拾好行李,回家。回家的父亲精神大振,和在医院时截然不同,东看看西望望,一刻不歇。年初三,我的姑奶百岁寿宴,本来爸爸要代表我们家去参加的,现在只好由弟弟代劳了,让弟弟发些照片过来,给父亲看,姑奶虽长寿,可也有遗憾的事,她的一个年轻的孙子今年出车祸走了,一大家子都瞒着姑奶,唉,家家都有难过的坎呢。父亲的朋友给父亲的八十寿辰准备了一副对联:风轻云淡八十载,水光山色一百年。父亲看后,有些感慨,让弟弟把对联挂了起来,他像个孩子,没得到想要的东西,心里难过。年初五,父亲的生日,本来父亲想着借此机会让亲朋好友都来聚聚的,现在只好一家子自己过了。点起蜡烛,举起酒杯的时候父亲流泪了,不知道他是因为愿望没实现还是因为感觉自己身体不行了。年初六,我回市区,和父亲说好安排他来市级医院做个身体的全面检查,请医生评估他的脑梗恢复情况、胃溃疡的愈合情况。其实是想做个切片化验,确诊是不是贲门癌。因为之前做胃镜时,医生怕切片会导致大出血,没敢做。
  年初七,一切都安排好了,父亲继续住院,不巧的是,同病房有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因而父亲感觉很不好,情绪低落。先是胃镜检查,肉眼所见情况良好,医生很乐观地说应该没问题,溃疡缩小了一半。我们很开心,接下来做核磁共振、加强CT,一切显示还可以,没发现什么问题。父亲又着急了,吵着要出院回家,他也觉得自己没问题了。
  可是,病理报告出来的前一天,医生把之前抽血化验的单子拿给我,让我父亲赶紧先转泌尿科,因为有两项指标偏高,高度怀疑是前列腺癌,需要去做穿刺。老天,你这把戏太残忍了吧?没时间流泪,立马转泌尿科,准备穿刺,找原来消化科的医生办手续,顺便问问病理结果有没有出来,又是坏消息:贲门腺癌,这太荒唐了,难道是转移?医生说不太可能。看来老天要毁灭一个人,有的是叫你难以预料的手段。还有什么手段,一并砸下来吧,不就是要夺走我的父亲吗?再到泌尿科,医生说,穿刺可做可不做了,相对胃癌,前列腺癌进展缓慢,你们还是想想怎么应对胃癌吧。有什么想的呢?父亲住了几天院,又消瘦了许多,精神状态也不好,就想回家,好吧,立即回家,什么都不管了,父亲之前就说过,病越查越多。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3-11 13:51:31
  要回家了,父亲母亲都很高兴,之前突然听我说出院回家,还在担心穿刺的父亲感觉不好,要我说实话,是不是有事瞒他。我只好继续编着谎言,感觉父亲生病以来,自己成了戏精,变脸只在一瞬间,一个人时心痛哭泣,转过脸来谈笑风生。开车送父亲回家,一路上有说有笑,踏进家门的一瞬间,父亲长吁一口气:“有命了!”看着父亲放松的状态,我甚至想不折腾了吧,顺其自然,趁着父亲现在还没什么感觉,让他好好享受当下就行。父亲问我出院的时候医生关照脑梗吃什么药了吗?我竟有一瞬间的念头:脑梗药彻底停了吧,相比癌痛,因为脑梗离开应该更幸福些,父亲,原谅我,我是实在不知道拿什么来拯救你。
  晚上,陪父亲唠家常。父亲这一生,坎坷曲折,38年出生,少年丧母,爷爷又是个穷酸文人,生在农村,手无缚鸡之力,早年曾在国民党军队中做过下层文书,闲来喜欢喝点小酒,唱些诗文。父亲这一辈兄弟姐妹几乎都是自力更生,作为长房长孙,好在父亲得到点曾祖父的关照,曾祖常常送父亲去很远的地方上学,帮他背着书包,说起这些,父亲眼泛泪光:“我辜负了爷爷的期望啊!”其实,也怨不得父亲,父亲上学的成绩一直很好,高考时班主任甚至只给他填了一个志愿:人大。但是,那年政审,由于爷爷的国民党军队任职经历,父亲被免去了考试资格,这成了父亲一生的遗憾。此后,落魄的父亲成了民办教师,一边教书一边种田,偶尔帮人写点东西,用他并不强健的体魄承担起了一家人的生活,也许是不得志,也许是天性,父亲脾气不好,我们姐弟从小都怕他,只是慢慢地我们长大了,他也老了,威风不再了,渐渐地变得感性甚至脆弱。不过,好在父亲这一生还是不断地走着上坡路的,民办转正了,提前退休了,孩子们也都成家立业了,一家子平平安安过了几十年,父亲的退休工资也在节节攀升。我曾多次提出,希望父亲能静下心来写个回忆录,一来让他精神上有个依托,二来将来留给我们也是笔财富。可惜父亲性情急躁,根本就坐不住了。而我能得到的父亲的此生经历又实在有限,看来这真要成为遗憾了,但愿我还有机会好好了解父亲这一生的所有细节。
  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和弟弟商议接下来的应对措施,父亲这病即使要手术也不能就在我们这做。第二天一早和叔叔商议,叔叔是我们这个家族的定海神针,常常能帮我们想出好的点子。父亲身体不行,才出的院,不能再让他住院了,准备把父亲生病以来的所有材料带着去省城请叔叔的在医院的同学看看,等那边安排好了,再带父亲过去,听说老人新陈代谢慢,癌细胞发展也慢,但愿如此,但愿父亲等得及,但愿我们还来得及。
  我要上班了,临走前,父亲叮嘱我有空多回家看看,我笑着答应,一个人开车在路上,终于憋不住放声大哭。独自走在末路上的父亲该多孤独凄惶啊,我们却只能看着,无能为力,把我的寿命折给父亲吧,五年,哪怕两年。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3-22 21:18:24
  接下来的一星期,心惊胆颤,生怕在家修整的父亲有什么状况,天天几通电话,吃的什么?感觉如何?心情怎样?很显然,父亲的心理还没有调整过来,一系列的疾病对他打击太大了,或许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时日无多,精神负担太重。在家的时候,看他拿起笔写东西,我以为是回忆录什么的,其实他在记录着自己的病情以及医生的医嘱,总是不听话的父亲把医生的话奉若圣旨,生命的末路上,父亲的内心世界我们无法体会,谁都没资格指责或嘲笑每个归途上的灵魂的孱弱,尊严也罢,骄傲也罢,在面临生死抉择时一个普通人真的别无选择。父亲的状态决定着我们每一天的快乐或悲伤,感觉自己快得抑郁症了,总是走不出快要失去父亲的恐惧和悲伤,真想放下一切陪在父亲身边,陪着他走完最后的人生,可是,人生太多无奈和为难了。只好天天流连在网上,寻找一切有用的信息,但愿能帮到父亲。在父母眼里,我也成了半个医生,父亲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妈妈都要打电话问我。有天早晨父亲咳嗽,痰中带血丝,父亲也是第一时间打电话问我,在他眼里,我是最能干的,对我充满了信任和依赖,像一个孩子一样期待我给予他最好的消息。父弱子强,都是被逼出来的,何况我这根本就是假装出来的强大,内心其实满是无力和无奈。在家的父亲情绪好了很多,因为不停的有人去看他,又听说要涨工资。弟弟发来信息:看到父亲情绪很高,又高兴又难过。
  省城之行定下来了,周一出发,为节省成本,由我先生先陪着过去,安顿好了我再过去,打电话通知父亲,父亲竟在电话那头哭了,他说不去,我不去他也不去,曾经洒脱的父亲再也不见了,他成了依赖我的小孩。没办法,只好驱车回家,一早陪他去省城,有我们陪着,父亲情绪稳定了许多,偶尔还能开个小玩笑。在省城医院安顿下来,等着做PET-CT,看看肿瘤发展情况,有无转移,心里总有那么一丝梦想,想着要是误诊就好了,实在不行,就老天保佑是早期的吧,别那么快带走我的爸爸。住进医院的父亲又开始着急,尽管病房条件很好,他还是想回家,我们整天陪着他也没用。过了两天,CT结果出来了,报告云里雾里我们看不懂,交给医生,医生的话把我们逼进冷酷的现实,没有侥幸,是贲门癌,而且父亲因长期吸烟,肺功能不好,再加年事已高,不适合手术,保守治疗吧。关于手术,我们曾有过非常痛苦的纠结,做还是不做?如果做,父亲脑梗还没满三个月,风险很大;不做,又怕最终失去手术机会,无法挽回。父亲虽也叮嘱过如果是恶性,不手术不化疗,可是什么都不做我们又怎么甘心?最终我们采纳了医生的建议,先口服替吉奥配合增强免疫力的药一周,看看反应,如果不能承受就放弃,如果能承受就继续。同时再做一次胃镜,切片做基因测定,看能不能靶向治疗,为后期治疗做准备。心里也还有痴心妄想,要是没问题就好了,尽管自己也觉得不可能,但总不愿放弃,每个病人家属大概都是这样的心理吧。治疗方案定下来后,我就准备先回家了,毕竟还有一堆事等着,父亲听说了,急得又落泪了,他想跟我们一起回来,可是怎么行呢?我们只好硬着心离开,听母亲说,父亲哭着说我们不要他了,把他扔医院不管了,怎么办呢?我的父亲,这一世的父女情缘终有尽头,这短暂的别离都忍受不了,接下来可怎么办哦?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6-03 22:05:09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人的心性真地太善变了。父亲患病带来的恐惧慢慢淡化,虽然时不时还会噩梦连连,但平日里终于可以和别人讨论,甚至主动交流了。从省城回家后,父亲在弟弟的陪同下在医院继续住院一周,一是等基因检测结果,二是看服用替吉奥的反应。依旧是每天电话,既是及时了解进程,也是希望能多少给父亲一些心里安慰,这中间父亲做胃镜感觉疼痛,又看到了医生申请胃镜的单子,父亲又被吓得不轻,打电话要回家,总之又是苦心编话搪塞,还好一切有惊无险。父亲也有心情下楼散步了,弟弟又买了书,无聊着急的父亲也能靠看书打发时间了。出院的时候,很担心医生开的各种药包装被父亲看到,又得一番解释,赶紧一再叮嘱弟弟,好在弟弟细心,都安排好了,出院小结弟弟也提前发给我,我在家重新打了一份,不提癌,只说轻微病变。对于父亲,我知道说重了不行,说轻了也不行,他会好了伤疤忘了痛,随性而来。怕我回家时间有点晚,发给了在老家的弟弟,让他第一时间打印出来,等父亲一到家就拿给他看。可就是这“病变”二字父亲还是放不下,回家就开始扔东西,说丧气话,真是没办法,这时的父亲就是孩子的心性,只有哄着他,鼓励他了,人大概都要经历这样的轮回吧。当晚赶回家,和两个弟弟商量回来后的父亲生活料理的问题,因为要服药,要饮食调理,还要定期去医院检查,两个老人身边是肯定离不了人的。提供父亲两个方案:一是弟弟弟媳住过去,负责饮食和医院检查,妈妈专门负责父亲的服药,实在是妈妈年纪也大了,这几次折腾就够她受的,再伺候父亲,只能还回到以前烧一顿吃三天的日子,肯定不行;二是请姑姑前来照应。父亲竟宁愿要姑姑过来,不能理解。可是跟姑姑说,姑姑有些为难,只好作罢。只好跟父亲协商让弟弟弟媳来,可父亲竟然死活不同意,说是有妈妈在就行,又说担心邻居觉得自己病重了,总之就是不同意,实在是不知道父亲的真实想法,没忍住,和父亲好一番争执,话也说得重了些,几乎是威胁加逼迫父亲同意了,并且讲明老两口工资一份留着开销,一份给弟弟弟媳,父亲这才同意,现在想想父亲应该还是不愿拖累孩子。第二天他把自己辛苦攒下的十万块钱拿了出来,说要分给我们姐弟三,谁也没要,我开着玩笑:看不上,要给就给一百万。父亲笑着叹气,眼中带泪:这心愿你们都不帮我满足啊。也许,在父亲看来,给儿孙们钱是最快乐的,也是他活着的最大价值,所以才有前面的竭力反对。可是,父亲,相比钱,你和妈妈都能健康快乐比什么都重要啊。我们就是在这地方有了分歧。事情最终妥善解决了,父亲为了我们作了妥协,父母面前,孩子一向只赢不输。
  晚上,父亲交给我一张纸,关于自己的后事安排:请哪些人,墓地安排在哪里,骨灰盒里要放打火机、扑克牌……我又气又难过,忍着泪开玩笑:你不是最爱打麻将吗?为什么不放麻将?父亲认真考虑着说:麻将太多了,放不下。我说:放个清一色的呗。父亲竟然认真地点点头:那也行。
  我回自己家了,临走,父亲说:放心吧。我说:要听话。
楼主lilimuzi9792018 时间:2018-06-03 22:56:34
  父亲开始了漫长的服药的日子,和弟弟早就商量好了,要是服用替吉奥反应太大,那也放弃,医生临出院时还推荐了一种靶向药:阿帕替尼,说可以辅助化疗。但是看了很多介绍,容易使血压升高,而父亲刚有过脑梗。而且这种药一般晚期服用,我们也暂时不考虑了,看着目前还没什么感觉、吃得香睡得好的父亲,实在不愿意过早地把他带到痛苦中,他是那么害怕苦痛。
  依旧是每天电话,电话回去,妈妈问父亲接不接,父亲竟有心情开玩笑了:不接,女儿太凶。应该是指前面回去跟他的争执。上帝保佑,原来的爸爸好像又回来了,服药反应不大,每天饮食安排得井井有条,我带回去西洋参、石斛、黄芪等让弟媳每天炖汤,又买了灵芝孢子粉、海参,虽然看网上有各种说法,但是作为饮食终究会有些用处的吧?又在网上买了很好的破壁机,让他们每天打果蔬汁,这一切都一直坚持着,成了习惯。也许是饮食调理得好,父亲服用替吉奥的反应不大,几乎是没反应,一般都是一个疗程结束前后有两三天胃口不太好,只想吃些清淡的。不服药的大部分时间胃口很好,除了过于荤腥的,什么都吃,而且饭量也大。可能也跟他用药较轻有关系,总之,听到父亲一切安好,我们的心情也就跟着阳光灿烂。虽然时不时还会理性地想到父亲的日子不会太久了,想着生活的无意义,但是父亲的病也给了我们坚持的勇气,父亲就是我们的宗教,相比父亲的病,生活中的一切磨难好像都不过如此,怕什么呢?把磨难都当成修行,只要能换来父亲的安好和陪伴。
  每个疗程即将开始的时候,照例要去医院检查,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了,万一有哪样指标不行,身体受损,立马停药。好在检查两次,除了老问题,没出现新问题,血液检查各项指标都挺正常。医生说一般四个疗程后就有反应了,还说这种情况一般生命只能延续一年。可是,我们依然有信心,父亲,你不会舍得离开我们的,我们一起祈祷,我们一起加油!
  五一回去,父亲心情很好,让我们陪着去了一趟海边,车上还主动谈起他的患了癌症的同学,看来,父亲是有些放下了。五一三天,老两口的生活安排得满满的,又是出人情,又是以前的学生请吃饭。家里也不断有人来看望,而且父亲竟然还重操旧业,打起了麻将。这让我们又少了些担忧,当然,电话还是要打的,多少让父亲觉得安慰些,虽然因为耳朵不好他基本没接过。上帝啊,我虔诚地请求你,让这岁月静好的日子持续下去吧,长久些,再长久些!福音书上说:虔诚地皈依,上帝必赐福。我信!
作者:黄芝光 时间:2018-06-04 09:37:56
  《晚期胃癌的八旬老人成功抗癌的自述》你可以看一下,这是我采访的。 老人年纪大而且有2次脑梗,医院已经不给开刀了,只能化疗,但是老人身体扛不住,化疗了2次后就决定不在化疗了,去香港特区肿瘤中心治疗,目前已经恢复的很不错了,老人现在只吃中药了。 一个月花的钱 远低于之前的花销。你可以看看我发的那个帖子,老人的视频,另外罗家英(大话西游里唐僧的扮演者)也是在中心治疗的,04年患癌,治好了14年复发继续治,目前活过了15个年头了,还经常拍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