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草原到到北京再到魔都的抗癌之路——越努力越幸运!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3-12 17:14:24 点击:2249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我36岁之前,岁月静好,现实安稳。也常在茶余饭后唏嘘的说起,谁谁得了癌症,然后感慨下世事无常。这样的平静在2017年的6月初,被粉碎的无影无踪。
  妈妈在手术台上被确诊为卵槽癌~!晴天霹雳。
  这个事情要从2017年3月说起,当时我妈57岁,55岁从会计的工作岗位上退休,又返聘到了一个企业继续当会计,返聘的工资1000多块,钱虽然不多,但是老妈每天都会拾掇的利利索索的穿着职业装去上班,我弟弟刚娶了媳妇,老妈没有什么负担,每天心情也很愉快。3月份弟弟的岳母来到了呼和浩特,弟媳就安排了她妈妈去一个体检中心体检,然后我妈妈陪着一起去。人家妈妈一切安好,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妈妈做腹部B超的时候,照出来有一个囊实性的小包块。我妈妈2012年的时候,在内蒙古医院(我们当地一个匪夷所思的三甲医院)做过子宫肌瘤手术,卵槽癌到底和那个子宫肌瘤手术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如果不是那次草率的因为月经贫血去做了子宫肌瘤手术切掉了子宫,也许也就没有后来的卵槽癌。
  那天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自己肚子里又长了一个东西,我这人天生乐观,我觉得长就长呗,因为我妈子宫肌瘤手术没有切掉卵巢,我心想顶多顶多就是个卵巢囊肿,说了几句宽慰妈妈的话之后,日子继续平静。同时,我们还想着去医院做个进一步的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但当时真的大家都觉得这个囊肿是无所谓的事情。
  我妈继续上班,然后抽了个时间去我们这里另外的一个三家医院,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做了进一步检查。也依旧是抽抽血做了做B超。当时CA125这个指标200多,我还特意上网搜了,说妇科炎症这个指标都可以升高,我依然乐观的认为,我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囊肿,那个指标上升也只是炎症。
  随着我和弟弟都成家立业,我家里的条件也好了一些,鉴于我妈在内蒙古医院做的子宫肌瘤手术并不理想,我们决定去北京彻底的查一查,如果可能就直接把这个囊肿切掉,一了百了。
  3月末我妈和同事们赴京检查,到了知名的部队医院某01做了CT,血液等检查。然后决定在那个医院进行手术把这个烦人的小包块切除。那个医院人山人海,我妈开了住院单子,然后被告知回去等电话就行。老妈回到呼和浩特,继续工作。身体毫无反应,没有腹水,也没有任何征兆。
  我妈妈的住院通知单上写着,恶性肿瘤几率偏大,我可爱的少女的老妈,还拿着这个住院单和我显摆说,你看住院处那个小护士特别好,看我是内蒙古的怕的等的太长,给我写了恶心肿瘤几率大,我会很快就住进去。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事情可能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可是我依然心存侥幸,觉得这种事情绝对不会落在我这么善良的妈妈的身上。
  接下来,我妈妈继续兼职她那个心心念念钟爱的会计事业,四月份约了一帮老姐妹,要去广西旅游,至于这个包块,也就只是等着北京那边通知,然后入院,手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2 16:32:55
  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合,我妈刚去旅游的第三天,3某1医院就打来电话说可以住院手术了,当时我妈已经去了桂林,就和医院说,家里有事等过几天再通知吧。人家医院一看病人这个样子,再也没来过电话,老妈旅游回来之后,我们等了两个月,等的有点急了,又去北京专门问了下什么时候才能安排住院,这次询问果然很管用,第二天中午就接到了医院住院部的电话说,可以住院了要在5点下班之间入院。我急匆匆给老妈的买了飞机票,直接飞过去了。直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这小包块没啥大不了,直接切了就可以了。老妈在北京呆了将近一周时间,做了各种各样种类繁多的检查,我老爸打来电话和我说,医生怀疑我妈这个是恶性肿瘤,让我和弟弟也一起过去,本来我准备在老妈手术后才请假去照顾她一段日子,这回慌了神,接电话的当天就去了北京。
  在医院见到了我老妈,与正常人并无两样,丝毫没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应,依然没有腹水,只是小包块长大了一点。我定了神,还是把事情往好的方向去想。
  手术就定在三天后,我妈没有检查,也和正常人一样,我们就带着妈妈准备在北京溜达溜达,转转看看,这么多年来,一家人各忙各的,在一起出来逛逛的时候,几乎没有。
  我们去了天安门还有热闹的八大胡同,我们还骑着共享单车,压根没想到我妈体内的是什么恶性的,我当时对于癌症一无所知,我总觉得即使是恶性的也无所谓,切掉了,妈妈就会和原来一模一样。
  在这里我要顺便吐槽一下3某1医院妇科那个牛逼的护士长,周六下午我们带着妈妈出去,没有按照他们要求的5点回到病房,大约6点15分回去的,在这超时的一个小时多,护士不停的打电话询问我们在哪里,我们从天安门马不停蹄的打车回去,一进那个病区,护士长就领着两个护士在门口恭候我妈,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什么单子,严声怒呵斥我妈,说没有组织没有纪律,违反了他们医院的制度,让我们立刻马上办理出院手续。我妈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和护士解释说,她以为周六没事了,可以出去呢,我们全家在走廊里,好说歹说的,那个护士长就是让我们办理出院,说我们带坏了这么医院病人的风气。因为我们是内蒙古的可能也算是民风比较彪悍的落后地区,说到最后,我爸生气了,也大声的和护士长对持,说我们外地千里迢迢来这里,今天是不是非得出院,你们不要逼我们之类的话后,护士长才白了我们一眼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但是把我老妈吓坏了,脸色青白,以至于后来在上海医院看病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违反了什么医院的规定。我讲这个并是不说护士长个人性格不好,我只是想映射一个侧面,每一个病人其实都很不容易,如果能人性化一点,让病人心情愉快,难道不应该是医者仁心首先要做到的么,很遗憾,在部队医院,至少在我们去的这个医院,病人没有任何的选择,任何尊严,任何的话语权,只要进了他们的医院,就不能听不能看不能问,只能,等待着不知道是上帝,还是医生还是什么东西的裁决。
  紧接着,医生开始和我们家属谈话,说恶性的可能性比较大,安排我们做petCT,说只有那个东西,才可以看的特别的清楚。我们同意做,因为我们选择了对医生无条件的相信。这时候,在这个医院最最浓墨重彩的东西上演了,首先小医生问我们要选择谁做手术,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接诊的我们的主任医生是3某1医院的妇科主任医师,是妇科主任的副手,另外一个就是3某1医院的妇科的主任。我们觉得肯定主任是最好的,所以我们选择了大主任来为我妈开刀。另外一个选择就是选择腹腔镜还是一个叫达芬奇机器人的微创来做这个手术,普通的腹腔镜手术需要3万左右,达芬奇机器人需要15万,而且是全部自费。我们全家都没有一个学医学的人,想咨询咨询也压根不知道去找谁,只能我们全家在一起商量,医生当时给我们的理由是我妈妈手糖尿病,又做过一个子宫肌瘤手术,所以力推达芬奇机器人来做微创手术,说手术完当天就可以下地,伤口愈合的也会比较好,那些日子我不停的问一些相关的人,朋友同学同事几乎都问遍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种新鲜的达芬奇机器人。我们也上网各种搜,百度百科,词条,显示这种新的技术的确很牛逼,当时医生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特别美好的蓝图,说什么八个机器人手臂打洞进入腹腔,然后在腹腔里打开机器手,可以把肚子里的东西放大人眼睛看不到的多少倍,然后就可以轻松愉快的手术了。我的家庭不算富裕,但是父母都有收入,我和弟弟已经成家立业,医生每次谈话都推荐这个机器人,我们全家商量后,决定咬牙也要用这个先进的,为的就是为了妈妈手术,不伤元气。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2 17:04:25
  2017年6月初的一个上午,我妈妈进了手术室。我爸,我弟弟弟妹,我姨,还有我。都在等在手术的那个大厅里坐着,当时还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谈笑风生,电子显示屏一直就显示着术前准备,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准备,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准备,忽然广播里开始叫家属赶快去手术室那个谈话室。我天生乐观,我以为那个屏幕显示跟不上实际的步骤,实际上已经切下来了,需要让家属看一眼。我们到了谈话室,在台子的另一面,看到了我们当初没有选择的那个主任的副手,穿着绿色的手术服,露出冰冰凉的眼睛。她第一句话就是病人的手术进行不下去,我们全家都呆住了,她说病人的腹腔里布满了癌结节,就像一把大米洒在里面,数不清有多少个,大网膜上,肠系膜上,阑尾上,说肠子和卵巢都粘连在一起,两个卵巢基本上都看不见,而且机器人手臂在分离卵巢旁边那个包块的时候,把包块弄破了里面有墨绿色的液体,手术如果强行进行,病人有可能都下不来,即使能下来也得造瘘,以后的生活品质会下降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境地。我强撑着扶着门框,听她还继续说 ,而且用机器人拿了部分小结节送检,术中冰冻的结果就低分化的癌,也就是说是一种繁殖能力很强,长的很快的癌细胞。
  时间都静止了,全家泪如雨下,小我八岁的弟弟转头就跑了,我姨瘫软的坐在了楼梯的台阶上。我所有的乐观被现实击的粉碎。不知所谓,天旋地转,腿像灌了水泥一样的往病房走,准备去迎接手术没有经行下去的老妈。
  我心里明白,这就是传说中,得了癌症打开了没办法手术又缝住的那种情况。
  我们又等了两个小时,妈妈被推了回来。我姨一直哭一直哭,在病房门口不敢看我妈。我自认为很刚强,事实上也是如此,我妈回到病房,我微笑了告诉她手术特别成功,而且因为我们选择了机器人手术,很快就能下地,恢复。我妈并不知道她的手术压根就没有做,很快拔了导尿管,下地,恢复。老太太还以为自己选择了机器人是多么正确的英明的,还在高兴。
  北京6月的夜,说不上来的一种压抑,我一个人坐在3某1医院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哭的不能自己。我一直哭到深夜,哭到自己都不知道几点,面对和正常人一样的至亲,手术中间忽然和你说,手术做不了,那种心情,无可名状,也无法和谁述说,我想那几天都全家都在不同的地方偷偷的大哭,等到面对妈妈的时候,又统一的露出了笑容。我妈是家里的长女,从小没有父亲,一直帮着姥姥照顾弟弟妹妹,和我姨的感情特别深厚,我姨只从那天从手术谈话室出来就不能进我妈的病房,她一看见我妈就哭,哽咽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眼睛也像两个烂掉的桃子,只能在病房门口,噙着眼泪,捂着嘴远远的看着还在那里呆呆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妈妈,我买了火车票把她送回内蒙了。
  医生接着和我们谈话,说化疗吧,化疗2-3回还有手术的机会,内心很纠结,可以我们似乎别无选择。
  手术后的三天,我告诉老妈这个包块是恶性的,我们还需要化疗几次,防止复发,如果是良性的就不用了。我说的轻松加愉快,好像只是感冒输个液,我看见我妈闭着眼睛,肩膀一耸一耸的流下了眼泪。大家一直安慰她,我知道这个事情别人说的再多也是扯淡,我感同身受的换位思考,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一样不可能坦然的接受。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2 17:39:27
  手术后拿到了PETct的结果,很震惊,既然手术不用这个检查为什么要去做这个呢?拿到了结果,没有一个医生过来给我们解读分析一下这个结果,我们字面意思粗浅的理解了一下,可能意思就是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转移,然后这个检查就无人再问津。我们的管床医生叫我过去,说建议我妈做一个基因检测,以便于后续的治疗,我当时还是傻白甜,一听说这个基因检测这么好,除了能检查基因有没有突变,还能在治疗中指导用药,最后说他们医院不能做还要委托外面的机构做,主要自费将近15000,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马上做这个基因检测。等基因检测结果出来以后,一本书,和那个术前的PETCT结果一样,直接被打入冷宫,以后用不用的上后面说,起码在当时,压根就没有人理会。我拿着那个基因检测报告,想去问问医生,医生说具体的我也得自己看报告,她对这个基因检测也不是特别的了解。
  我妈隔壁的一个27岁的小姑娘,和我妈一样的病,一样的选择了那个叫达芬奇的机器人,我们手术的时候,她已经手术完了,她一直跪在床上,把自己蜷缩起来。一直喊疼,每天都高烧38度,导尿管手术后快一个月都拔不下来。然后那个趾高气扬油头粉面的M主任,带着大队人马查房,说你的手术很成功,尽快出院吧,小姑娘说我不出院,我天天发烧,医生说你天天发烧我们妇科治不好,你可以转到内科试一试,还建议她去做放疗,她因为年纪小,手术也没有做好,手术后病情发展的很快,肚子鼓鼓的,应该全是腹水,她天天一个人各种查资料,逮到医生就各种问问题,搞得医生都不敢接触她,她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有时候和我聊几句,更多的时候,她就一个人拿着手机不停的查查查。过了一个周六日,周一M主任又来查房的时候,又看到了这个小姑娘,那个丫头跪在床上说,求求你们别让我出院,出院了我就是死路一条,那个主任冷漠的问助手,她怎么还在这里。我站在我妈的床边,冷冷的看着他们,我想就是死也不能死在这个医院。小女孩的妈妈,已经快70了,晚年得女的河北乡下阿姨,并没有对这个小女儿有任何的宠溺,她在走廊里对我说,她想活,想活还得有那个命啊,家里为了给她治病已经花了很多钱,人活着不能太自私,她还有一个哥哥,我们还要养老,不能因为一个人把全家都拖死。那样凌冽,那样的决绝。
  再后来,我们出院了也一直和小丫头断断续续的联系,她说姐姐我很难受,姐姐我疼,姐姐我还是不能拔导尿管,姐姐我没有医院收我了,再后来,到了2017年的9月,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小丫头,一路走好,若有来生的话,惟愿健康。
  我以前知道医院冷漠,但是不知道医院能冷漠到什么程度,在这里我鉴证了人性,生命,什么道德,伦理的颠覆。我开始整夜整夜的看关于卵巢癌,妇科癌症的相关报告,看病历,看学术论文。
我要评论
作者:chbu 时间:2018-04-02 20:19:38
  @勇敢的沙葱 2018-04-02 17:39:27
  手术后拿到了PETct的结果,很震惊,既然手术不用这个检查为什么要去做这个呢?拿到了结果,没有一个医生过来给我们解读分析一下这个结果,我们字面意思粗浅的理解了一下,可能意思就是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转移,然后这个检查就无人再问津。我们的管床医生叫我过去,说建议我妈做一个基因检测,以便于后续的治疗,我当时还是傻白甜,一听说这个基因检测这么好,除了能检查基因有没有突变,还能在治疗中指导用药,最后说他们医......
  -----------------------------
  这可是部队医院的头牌,居然是这个样子。
  腹腔镜手术3万,达芬奇机器人15万,当然选价格低的,效果没有什么区别,医院利用了患者信息不对称,很宰病人一刀。
  PETct和基因检测这类高收费项目,医生之所以极力推荐,后面的猫腻大了,医生在拔患者的羊毛。
  悲哀!
作者:睿睿爸爸2018 时间:2018-04-02 22:59:14
  赶紧更新,立等中
作者:sunshine浩珉 时间:2018-04-03 02:14:17
  真的是不进医院 不知道医院的无情 那天我也带了我妈去我们那省城的大医院看病 找所谓有名的大主任 还找人帮忙加号了 7点多到医院排队 到12点才看上 就三分钟 我想详细问个问题 主任都很不耐烦 那天我终于明白在中国 没权没钱 他们对待病犹如牲口 在他们眼里 生命不再是生命 因为是独生女 爸爸也60岁了 所以一直和我爸说是早期 我爸这人心也大 他认为手术化疗 都可以过个几十年 然而 我拿着各种化验单 报告单 一个人坐在长廊里哭了好久 想了很多 还是觉得不甘心啊 我妈妈还那么年轻 刚搬新家 我爸年底刚要退休 今年全家畅想着去哪旅游 以后怎么玩 上帝就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不管怎样 我现在只想尽我努力 让我妈妈减少痛苦 活得更久 我现在常想 我连死都不怕 我还怕ca么
作者:加油小胖星 时间:2018-04-03 14:16:34
  加油包子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8 16:47:03
  机器人手术改成了机器人探查术,管床医生用很轻松的口气告诉我说这个病5年存活率是30%左右,3年存活率也不超过50%,而且即使手术成功了,复发率竟然高达80%。我见识少,原来总觉得妇科肿瘤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谁谁家得了宫颈癌,还和没事人一样的例子太多了。卵巢癌,至少在我的生命历程里,就第一次听说,没想到第一次听说,就是如此的残忍。这病在妇科肿瘤中发病率不高,但是死亡率是妇科癌症之首的现实,一时间我都觉得接受不了。见惯了生死的她,那样的风轻云淡,我却感觉到天玄地转,胸口阵痛。还有,老妈手术的当天,我正好大姨妈,听说恶性肿瘤,手术无法进行又缝合的消息后大姨妈就无影无踪。至此,我也是头一次亲身感受到,情绪对身体的影响,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让我在半夜两点哭醒,又哭着睡着。现在是2018年4月8日,离妈妈第一次手术失败已经过去了十个月,我现在回想起来,还能直接感受到那种痛彻心扉。
  我一直隔了十个月等老妈一切都稳定的才敢开帖子,写我自己我故事,就是因为我特别害怕像医生说的那样挺不过一年,挺不过化疗,也挺不过自己那颗假装很坚强其实不堪一击的心!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8 17:28:41
  手术,我扶着老妈在3某1医院的走廊里散步,因为手术压根就没做,身体恢复的也很快。我那可爱的老妈,还和隔壁病房里开了大刀的阿姨暗暗的比较,我们不停我安慰说,这病没有什么,也是因为体检发现的,属于早期,我们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和每一个医生每一个护士都安顿了我不要告诉我妈手术没有做的事实。每一次医生查房我都在半路拦住他们再告诉一遍,我怕他们一个不小心说出来,会把我老妈内心的支撑摧毁掉。我战战兢兢,生怕哪个环节不小心出了错误。
  当时医生对我们说,要采取盆腔灌注化疗, 我们全家没有一个人涉及医学的领域,周边也没有一个人得了类似的病。那种孤立无助的感觉,就好像被放逐到无人的岛,眼睁睁的看着食人蚁在一点点吞噬着你爱的人,而你却无能为力。我只能不停的百度百度百度,去看相关的资料,我甚至还开始做笔记,我想我努力一点可能结局就会不一样。
  在说一个小小的插曲,老妈隔壁病房里住着一个70多岁的阿姨,她就是部队医院的职工,也是一个外科医生,没有家属陪伴,只有一个健硕的护工给她打饭,看看液体什么的。我在走廊里抹泪的时候,阿姨忽然过来和我说,你妈妈手术没做成吧,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直接让我从偷偷抹眼泪变成了大哭,哭到了泣不成声。我详细的给她讲了我妈的手术过程,她一边听一边摇头,给我讲她在手术中也常常见到这种开刀后又缝合的情况,这样的情况往往已经是晚期,开刀还不如不开,我说我想争取化疗后能达到手术指正,再继续手术。可能是70多岁了对人生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渴望,她劝我说不要化疗也不要手术了。我当时特别动摇不知道是否该化疗,好像一个溺水的孩子,想抓住一切东西,我就一直在她病房门口等着她出来走路的时候,和她一起走,顺便问东问西。她给我讲了很多奇迹,很多医院宣布死亡的,自己又顽强了活了很多年的例子。也讲了很多手术后半年复发就走了的残忍现实。讲真,医生这个职业可能对人性也是一种锤炼,那个阿姨对生死好像看的特别的开。讲起自己肚子里的肿瘤,肚子里的粘连,好像在给我讲别人故事,还会笑出声。跟着她谈了很多医学方面的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阿姨,除了我们选择了继续化疗手术,剩下的我都听了她的。在这里我想感谢您,对我的帮助,感谢您在我母亲初诊一切都一团糟的时候,给了我一点希望和信心,也从您身上学到乐观和超脱。
  她极度反对中药,她说肿瘤病人死于肝肾衰竭的太多了,很多中药都已经重金属超标,让肿瘤病人雪上加霜,很多肝癌的死于肾衰,让他们这些外科医生都心寒。我还学了很多医学的常识,比如我妈2012年在我们当地做的那个子宫肌瘤手术,我们当地医院竟然用的是80年代北京上海已经淘汰掉的子宫次全切术,不是全切,也就是说宫颈还留在了体内,就好比一个倒置的热水袋,一剪子下去,热水袋的身子下来了,可是热水袋的头残留着,这样再想从身体里把这段残缺的宫颈拿出来,几乎就不可能的事情,这段宫颈没有任何的意义,还容易癌变,而且如果当时子宫肌瘤手术能把卵巢也切除,现在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听着都倒吸了好几口凉气,作为普通的家属,我们根本不知情,也没有任何的选择权,只是听医生说手术做完了,子宫摘除了。那次轻率的子宫肌瘤手术,让我抱憾终身。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情说现在的卵巢癌和当年的子宫肌瘤手术有关系,但是我总是隐隐觉得,现在这个状况和那次不完美的子宫肌瘤次全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楼主勇敢的沙葱 时间:2018-04-08 17:52:36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我们只能硬着头皮面对。有些错误,犯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挽回。当我们有权利去做选择的时候,我想说每一个,每一个选择都要慎重。对至亲至爱对自己都要负责。有能力就要去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发生的,那种看起来万分之一的几率的事情,一旦发生在个人和家庭中,那就是100%。
  我们一路纠结在2017年6月11日,开始的第一次化疗。洛铂+紫杉醇,静脉化疗。11日的早晨我们才知道是静脉化疗,之前,医生一直和我说要腹腔灌注化疗,不了了之,先是压根找不到我们的主刀医生,一直由他的副手,也就是我们当时没有选择的那个主刀来传达一些事情,(总感觉虽然我们没有选择,但是依然是由她主刀)她那个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我多问一句都觉得是犯罪。我很懊恼,我没有任何和医生对话的能力,前一天百度了各种情况,第二天对话的时候,人家随便整一个医学专用名词,就能把我彻底打回原形。
  初次接触化疗,我觉得是洪水猛兽,总感觉化疗几次人就皮包骨头然后肿瘤没有好,直接是化疗化死的感觉。直到老妈已经开始化疗的时候,我都不觉得这是一条出路,当时的感觉吧,就是万念俱灰,也有很多亲戚朋友打开电话说什么千万不要化疗之类的话,说实话,我很纠结,现在想来我内心其实是抗拒化疗的。而且还幻想着去国外抗癌,卖房子卖地,孤注一掷也要放手一搏。后来我知道了,即使在美国,化疗也是癌症首选的行之有效的一种治疗方式。但是当时我并不明白,我老妈扎着化疗,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觉得这个东西可怕的肯定会出现什么状态,什么意外。
  第一次化疗很平稳,只是紫杉醇让老妈的脸上充满了鸿运。在化疗当天,饭量还很猛。我那颗悬着我心,第一次有了一点点着落,看着老妈沉沉的睡去。听着隔壁床小姑娘痛苦的呻吟。回想自己30多年来那些很扯淡的追求,面对至亲生死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上才开始感觉到一点点疲惫,我也是妈妈患病后的第一次,睡熟。

我要评论
作者:sunshine浩珉 时间:2018-04-12 21:12:55
  我大姨妈变黑色是啥意思
作者:阿仝木727 时间:2018-04-13 20:46:12
  我包子好
作者:18569916070 时间:2018-04-14 17:10:15
  小包子姐姐,我是妍,来给你打call !
作者:Zl9343 时间:2018-04-16 15:08:59
  泪崩……好几次不敢继续看下去,只有我们才能感同身受。加油包子姐!我们一起努力。众志成城!ZL
作者:加油小胖星 时间:2018-04-17 19:26:29
  楼主等着继续更新
作者:大叔xw 时间:2018-04-18 02:53:50
  既然医生建议那就灌注呗
作者:如果爱草原 时间:2018-04-18 07:38:55
  大清早的上班路上,看得泪奔!
作者:妈妈2018加油 时间:2018-05-08 08:50:08
  楼主,我也是内蒙古的,我母亲也是卵巢肿瘤三期,同时也在北京治疗,可以进一步沟通吗?
作者:康熙回来了 时间:2018-06-16 13:24:59
  赶紧写,把我们都带上,会火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