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世代变迁,流动的身份认同(转载)

楼主:朱逸群ABC 时间:2019-07-31 20:21:03 点击:5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王浩威:看不见的世代变迁,流动的身份认同
  作者:王浩威

  看不见的世代变迁,流动的身份认同社会变迁的发生往往是悄然无声的。即使这变迁可能带来激烈的冲击,甚至是相当程度地撕裂、重组、改造原本的结构,身置其中的我们虽然被深刻地影响了,但往往无法察觉变迁的发生,只是任由这些变迁改变我们的生活。于是,变迁出现时,我们先感觉到生活本身变得不再如往日一般容易与理所当然,然后是社会出现了新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媒体工作人员开始报导,接着是相关专家的讨论和分析以及提出对策,最后才是官方政策的出现。社会变迁既然如此不容易清楚地捕捉,如何对社会细琐的现象进行病征的阅读(symptomatic reading)进而提出假设性的推论,也许是可能的参与方式。本文试图从当今青年性格的特色着手,试着讨论这现象背后的社会变迁及其对我们生活的影响。
  青年三个薄弱中的能力  
  各世代都有不同的处境与问题,然而很不幸地,过去的时代青年的问题,如:「互不信任感」、「自我的纪律」等,仍然出现在现今青年的身上。令人忧虑的是,旧的问题之外,新的问题又相继出现。以个人的观点来看,现今青年有三个能力正逐渐衰弱中。 

  一、爱的能力:青年人无法体会别人的心情与处境,以致许多以自我为中心的爱情,衍生许多暴力、凶杀的悲剧。此点社会学家多有讨论,在此就不多赘言。  

  二、自信的能力:虽然现今青年不似以前那般木讷、内向,懂得「炫」出自我,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那是在群体之中才有的表现,若其独处,或置于陌生的情境中,突然间,他的能力与自信就会消失殆尽。  

  三、梦想的能力:过去的时代里,在某些社运场合中,我们多少会有一些关乎于整个台湾或者全人类的梦想。然而,每当我问青少年,他们的梦想为何,答案却不外乎:「当明星,唱歌、演电影」、「选读有出路的科系,找个好工作」。若找更进一步追问下去,人活着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他们大多会哑口无言。  

  为什么这三个能力会逐渐丧失呢?这相当值得我们探讨。  

  成长于物质丰厚、科技发达当下的青少年,按理来说,应是非常快乐幸福的,然而,经过实际的探问与了解,我们却不难发现,他们其宝并不比上一代青少年来得快乐幸福。  

  现今台湾一直被认为经济发达、生活富裕,但若与旧时代相比,我们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过去一个男人大概可以抚养三、四个小孩,太太不外出工作,可在家专心相夫教子。但今日,大专学历的薪水平均三万多元,仅能供养1.5个人,若有许多贷款要付,太太就必须成为职业妇女,才养得起小孩。  

  从此观点来看,台湾虽然经济繁荣,国民所得提高,我们的生活成本却也愈来愈高,高到不足以顾及到其他的亲人。昔日大家族的结构,有较雄厚的生产能力,也较团结,能互相照应。如今转型成小家庭的结构,又社会成本不断地提高,以至于家庭结构愈来愈薄弱,遂造成两极化的家庭结构:一是薪水仅能维持小家庭的开销,若有意外或失败,家庭就面临崩溃的危机。当自已都照顾不好时,就会发生弃老、虐待儿童的社会问题。  

  隔代家庭的问题正是这类社会隐忧的典型。偏远地区有许多夫妻都到台北工作,薪水连维持自己的生活都有问题,无余力再照顾孩子
  ,便将子女留在家乡托父母抚养,而父母多为老弱多病者,根本无力照顾孙子,更演变成许多青少年问题,因为从小没有被爱的机会,长大后便不懂得如何爱别人。另一个极端则是认真尽责、充满爱心的父母,为了家庭生计努力工作外,又过度的保护小孩。夫妻每日不停地忙碌,只好用最有效率的物质来弥补或限制小孩。社会治安差,上下学接送,怕小孩吃苦受挫,一切生活所需全部都准备妥当,却忽略了感情上的互动(要有一定的量才能有好的品质出来)与独立性的培养。这样家庭下成长的孩子,自发性、自律性的学习机会被剥夺、被限制,青少年如何会有自信心?如何敢尝试新的事物?如何经得起挫折呢?  

  近年来台湾经济逐渐稳定,成长的比率已进入高原期,社会阶级也益加稳固,因而想要往上晋升的机会也愈小,不似六O、七O年代还有「黑手变老板」的成功故事。过去石油危机时期,广农村可以吸收大量失业人口,使台湾能安全地度过全球经济风暴,那是因为农村与大家族是过去社会安全的基础,像一张大网一样,能接住任何人在事业位置上摔落下来的人。而今大家庭瓦解,社会福利的安全网尚未完善建立,所以当人们遭失业、变故而失去一切时,便很难避免上演人伦悲剧。现今社会结构的转变,社会福利的缺乏,造成人的希望愈少,害怕掉下来的危险性愈多,更加没有自信,因而不敢有梦、不敢尝试。再者,媒体带来丰富的资讯,却又塑造了唯一而永远不可及的标准。  

  缺乏社会福利制度所带来的诸多弊病,也在家族功能渐亡的过程中逐一显现。过高的经济负担、家庭结构变得脆弱,再加上单亲家庭、隔代家庭相继产生,造成许多青年在功能不足的家庭中成长。因为没有足够的爱,也失去爱的能力,自我中心的暴力倾向也就更加突显,这将是新问题中极为迫切的危机。


  经济发展由奇迹成长转为高原期,个人收入换成可抚养的人口数,远在奇迹未结束以前就明显下降。生活的经济成本提高了,生活可能的成就感的机会却在下降。这时,社会对个人的效率和速度要求提高,个人的生涯普遍延后(如单身寄生社会的出现),维系家庭于不墬之地越形困难,于是家庭功能的不足使得家庭的场域不得不缩小,个人被迫释出,于是独自面对不安全感的情形增加,互不信任感愈形严重。  

  我自己身为精神科医生,在面对个案时,可以处理的程度非常有限,因为问题的产生是整个社会结构根基的改变,及社会各层面的影响。这样说来似乎有些悲观,但我们还是得面对问题,思考可能的出路,以下几点是我从家庭层面所提出的解决之道。  

  一、认知孩子是社会国家所共有的。当父母双方自顾不暇,或家庭破碎、功能不足时,子女可由社会共同扶养,并设立育儿津贴,鼓励母亲全职抚育小孩。以瑞典为例,他们认为孩子不仅是父母的,更属于国家与全体人类,只要是孩子,就应该受到照顾。所以,不仅本国人有抚育孩子的津贴,连外国留学生也有此福利,且全职扶养小孩的母亲,也有薪水可领,因为「她」是为国家、为全人类照顾小孩。因此,该国一个育有三个小孩的家庭,连同母亲照顾这些小孩的薪水,一个月可以领到台币三万多元的支持!  

  跳脱家庭经济结构,以整个大环境来思考,可以改变父母对孩子的观念,减轻父母的焦虑,而不会过度保护小孩;且孩子由社会共同扶养,减轻父母经济的负担,便不会有丢弃、虐待儿童的悲剧发生。  

  二、鼓励家庭尽早让小孩独立,不要因社会混乱而限制他们的脚步。
  有在真正的生活中,才能开始学会行动;而在行动中,小孩才能建立真正的信心。父母应引导孩子亲自去尝试,从错误中学习。在某个年纪就应负起一定的责任,懂得在适当的时机,逐步将小孩推出家庭,接触外面的世界,这才是称职的父母。  

  三、在生活中应有更多的行动。因现今社会是一强调「知」的价值体系,但有些「知」却必须透过「行」才能真正了解。例如:若你读完所有游泳技巧的书籍,却不亲自下水,你还是不会游泳。同样地,如人际关系、基本的生活能力、处事态度等,都必须借着行动与不断的错误,小孩才能真正将书本的知识,落实在生活的层面。让孩子们大胆地向外飞翔,体验人生不同的领域,这样才不会形成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模式与行为。  

  四、鼓励做个快乐、称职的父母,而非成功的父母。若为了提供好的生活条件,让自己日夜忙碌、疲累不堪,平常面对小孩流露出焦虑、倦怠、不耐烦,这样的态度会对小孩产生负面的影响,甚至有随时被抛弃的不安全感。他们所要的是和谐、亲密的亲子关系,而非锦衣玉食的孤单、焦虑生活。  借此机会再谈谈我在面对现代的年轻人,尤其是在平顺的环境中成长的年轻人时,常跟他们提的三点建议:

  一、出去游荡。生涯规画很重要,但得先知道这社会长什么样子,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选择。因此,要多参加杜团或学校以外的活动。

  二、创造逃家的机会。我所指的是「合法的逃家」,例如选填学校,或选择毕业后的工作地点时,都可以选择离家较远的县市,为了前途打算,父母比较不会反对,如此可以提早训练自己学习如何独立、如何管理自己。

  三、赶快创造失恋的机会。
  只有失恋的人才能深刻了解,原来自己是多么自我中心,也才会去思考要如何爱一个人,如何以真正尊重的态度去爱一个人。这对没有失恋过的人来说,恐怕是很困难的。除了上述家庭及个人生涯的反省,同样的,我们应该去质疑现有的各种建制,包括学校等等,才可能避免社会的变迁粉碎了个人的幸福。

  本文为为个人学习、科学研究(科学普及)或者欣赏用,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