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拍苍蝇及世界观(转载)

楼主:朱逸群ABC 时间:2019-09-14 00:19:56 点击:11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闭症、拍苍蝇及世界观



  据医疗机构统计,自闭症儿童的斜视发病率特别高,在50%左右。非自闭症儿童的斜视发病率仅在3%左右。倒过来讲,斜视儿童的自闭症发病率是非斜视儿童的十几倍。

  自闭症患者的双眼视觉的确很不同于常人。

  近年来方兴未艾的眼动追踪技术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据测量和统计,3~6周岁自闭症患儿的双眼注视点间距(distance of binoculus gaze point,简称DBGP)的要明显大于同龄正常儿童,平均值要高出50%左右。这就导致,自闭症儿童的立体动视觉要明显低于同龄正常儿童,他们的立体聚焦能力较弱,看不清高速移动的小体积物体。

  然而另一方面,众所周知,自闭症儿童的静视觉并不逊于正常儿童,甚至还有过之。不少自闭症患儿能画出非常精细的素描,在测绘方面大有天赋。他们的DBGP正好可以让他们看清楚静物最细小、最隐微的部分。

  这种惊人的反常现象该如何解释?DBGP究竟是小一些好,还是大一些好呢?

  也许,并不是自闭症患者的DBGP太大,而是——

  我们“正常人”的DBGP太小了。

  个体的DBGP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刚出生时每个人的DBGP都很大。每个婴儿都不善于跟踪高速运动的物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视力逐渐发育,DBGP逐渐缩小。不同之处在于,自闭症患儿DBGP的变化在某个阶段停滞了。停滞具体发生在何时?导致停滞的原因究竟何在?目前尚无充分的实验研究。不过,要作出合理的猜想并非难事。

  不妨换个角度来思考——

  所谓“用进废退”,正常人的DBGP之所以远小于自闭症患者,自然是因为我们天天要盯着某种很小的高速运动物体看。很显然,这种东西非常非常地细小,而且它是自闭症患者很少会去看的,那么,这个跟苍蝇差不多的玩意到底是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它就是我们的视线。

  人类的瞳孔直径只有2.5~5mm,这也是我们视线的宽度。更要命的是,这两根线还是全透明的,无法直接看见,只能通过观察对方瞳孔变化来进行间接测算,这种复杂精密的测算活动完全是无意识的。能看清别人的视线,仔细想来,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自闭症患者的DBGP之所以远大于常人,并非因为他们的眼球“硬件”弱于常人,而是因为:比起常人,他们缺了一种“软件”,那就是感知的社会性。自闭症患者并非真的看不见他人的视线,只是没兴趣多看而已。

  在社会性注意的刺激下,在两、三周岁时,我们正常人的DBGP已经大幅缩小。在娴熟地掌握了互相注视、联合注意这两大交互视觉技能后,我们顺便也获得了看清空中飞蝇的能力,但最后一种能力其实没毛用:因为就算你看清了也捉不住、拍不死呀!相比于自闭症患者,正常人的动视觉似乎是有些“过度”发育了,它已经明显超出了我们的肢体运动能力。小DBGP的妙用主要在于社交,而非在于野外生存,这是一种社会适应性,而非纯粹的自然适应性。

  顺带解释一下开头提到的斜视问题。自闭症患者的斜视发病率(50%)远高于正常儿童(3%),其实也是社会性注意匮乏间接所致。事实上,很大一部分人都有隐性斜视,而之所以不常表现出来,未入医疗工作者之法眼,是因为他们大都隐藏了症状。隐性斜视很容易通过双眼凝神得以隐藏。隐性斜视者大多自知有碍观瞻,故而在人前会刻意进行隐藏。唯有自闭症斜视患者注意不到他人的眼光,在各种场合下均不知藏拙,以至于经常被人发现斜视,顺理成章地被归入了医学统计。自闭症患者斜视的“高发病率”很可能是个统计学陷阱。高发病率是假的,“高发现率”才是真的。

  接下来让我们回归主题,继续聊聊奇妙的DBGP。

  除了能让你成为社交达人之外,较小的DBGP还有一个相对间接的妙用,那就是——帮助你更加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个世界。

  正如皮亚杰所言:“最早的恒久客体是他人。”如今心理学家已发现:客体恒久性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主体间范畴。我之所以能在没看见一个东西时也确认它就在某处,是因为我知道有另一个人正在看它,或者,我假定有另一个人(这个人也可能是未来的我本人)正在看它。后一种内化而虚拟的联合注意就构成了所谓的“客观视角”,也构成了我们对于外在并独立于个体的“客观世界”的信仰。

  自闭症患儿的客体恒久性发育普遍滞缓,原因正在于他们缺乏联合注意倾向,他们的DBGP太大,很少能跟随他人的视线观物。客体恒久性的匮乏导致客观视角难以建立。自闭症患者很难拥有世界观。须知,最简单最原始的世界观也是一种社会产物。

  双眼视觉健全者非但会在社交场景中保持小DBGP,就算是一人独处时,也会用同样大小的DBGP看东西。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内化了他人的视线,他是用一种虚拟的联合注意目光在观看事物,一开始就把事物当成了一个“客观存在物”,比如把眼前飞过的黑点当成一只“客观存在的苍蝇”。在最不经意的惊鸿一瞥中,我们的目光早已受到了社会的规训,被训得服服帖帖,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说来也可笑,若非身为一个社会化的人,吾辈就连区区一只苍蝇也拍不大来呀!当然,拍总算是会拍了,但如前所述,拍得中拍不中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本文为为个人学习、科学研究(科学普及)或者欣赏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仅用于分享交流用,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