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0 23:32:44 点击:626 回复:55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老家吊脚楼,隐蔽在武陵山深处
  说茶林堡村四面青山有点多余
  这个三伏天,连影子都在燃烧
  然而,与城里不同的是
  太阳一下山
  凉风就从某个方向窜出
  一阵一阵,令人堕落
  提把椅子到院坝坐下
  山林轻轻摇晃,急啦啦的蝉声
  与灶屋溢出的嫩苞谷的香气
  达成默契。这时候
  听母亲说她种的豆子和辣椒
  心中渐渐凉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5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10:47

  “我想我知道那个答案了。”池澄轻叹了一口气道。
  “因为当时机器里还有别的尸体,原材料的数量超过了机器的负荷,所以最终机器出了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的前面有一句话暗示了这一章的结尾哦,露比.斯密斯只是导-火索,八点档电视剧结束了,接下来是深夜的成人档。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11:14


  “因为当时机器里还有别的尸体,原材料的数量超过了机器的负荷,所以最终机器出了问题。”
  祝安生严肃地看着池澄,因为她明白池澄说的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所以她不得不再次确认地问道:“池澄,你确定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19:50

  “是的,我确定。”池澄完全不犹豫地回答说,“不然你觉得我昨天一晚上都是在做什么呢?”
  “那你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池澄这么一说祝安生才想起这一茬,于是她顺便问道。
  “先不说这个,安生你告诉我,杰里米后来有说过他是怎么杀死露比.斯密斯的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25:18

  祝安生不知道为什么池澄突然转移话题问起了这个,但她还是如实回答了:“他倒是一点也不隐瞒,据他所说,他当天提前给露比.斯密斯发了信息,所以当时露比.斯密斯才会离开商场,上车后他把露比.斯密斯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最后他将露比.斯密斯捂死了。”
  “他的车呢?”池澄又问道。
  “那是他买来的一辆二手车,并且把露比.斯密斯的尸体那样销毁后,他本以为甚至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露比.斯密斯已死,所以后来他就大方地再次把那辆二手车转卖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31:56

  “这样啊。”听完祝安生的讲述,池澄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问这些做什么?”回答完池澄的问题,祝安生终于能说出自己的疑问了。
  听见祝安生问自己,池澄却并不回答,他只是拉住祝安生的手,然后把她带进了他待了一晚的那间屋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38:57

  听到池澄说自己拣了一晚上的骨头,祝安生默默地把自己手从池澄的手里抽了回来,她可没在这个屋子里看到洗手池,很显然池澄虽然戴了手套,但他肯定没有洗手。
  “所以你为什么要把这些骨头分成三份?”
  “因为在杰里米带走的那些骨头碎块里,其实有很多都是正常生产时留下的动物骨骼,所以我花了一晚上,把这些动物的骨头和人类的骨骼都分拣开了,就是这三堆里数量最多的那一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44:45

  “那为什么会有三堆呢?”祝安生指着那大小不一的三堆碎骨继续问道。
  “因为我在分拣的途中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些人类的骨头并不属于同一个人,至少目前为止,我能确认这些人类的骨头碎块里至少包含了三个人。”
  “三个!”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49:55

  祝安生惊惧地说道,她突然很庆幸自己从来不喜欢吃火腿香肠肉罐头之类的东西,并且她不敢想象,当池澄发现的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后,又将引起怎样的轰动。
  “可是池澄,这里只有一些骨头的碎块和碎片,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呢?”祝安生为纽约城那上百万可怜的受害者侥幸地问道。
  “我能确定,当然是因为我找到了确凿的证据。”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2:55:00

  池澄说着并走向了远处,然后他端起放在那里的一个托盘,直到他把托盘端到了祝安生的面前,祝安生盯着托盘里的那几个东西看了好久。
  “这些骨头都只有碎块,所以想要分辨它们的难度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但安生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喜欢研究骨头,所以我还是能分拣出一部分的碎骨,中间那数量最少的一堆骨头就是我分辨不出来的,但即使如此,这也足够了。”
  “在我分拣出的人类碎骨里,我发现一块比较完整的骨骼是髂骨,而你也能看到,这块髂骨薄而外张,很显然这是属于女性的髂骨。也因为找到了髂骨,所以我开始有目的地寻找,最后果然找到了两块耻骨的下角,但结果你也能看到,这两块下角并不对称,因为显而易见的,这两块耻骨分别来自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3:00:20

  池澄说话的时候,祝安生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托盘,而一切也正如池澄所说,托盘里放置着一块比较明显的髂骨,特征也符合池澄的叙述,薄而外张,这是属于女性的髂骨。甚至可以大胆地说得更详细一点,这是属于露比.斯密斯的髂骨。
  然后就是髂骨旁边的那两块耻骨下角了。
  通常来说,男性的耻骨弓角度为70到75度,女性的两块耻骨弓角度则为90到100度,这是男女性别中差异非常明显的一点,而池澄找到的这两块耻骨下角却并不能组成上述的耻骨弓角度,并且两块耻骨下角的差异明显,这些都证明了池澄的说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3:01:23

  “这两个来自不同性别的骨骼就是我说杰里米处理露比.斯密斯的尸体时,机器里还有别的尸体的证据,另外托盘里的最后一块碎骨则是我说骨骼碎片中还存在第三人的原因。”
  祝安生找来了一双手套,戴上以后她才小心翼翼地拿起了池澄说的最后一块碎骨。
  那是一块下颌骨的一部分,唯一的问题是这块下颌骨真是小得过分,连下颌骨上的那几颗牙齿也是这么幼稚弱小,仿佛随时都会从下颌骨上掉落一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3:02:34

  彻底看清楚这块下颌骨后,祝安生双手轻稳地把它重新放到了托盘上,然后她用颤抖的声音对池澄说道:“这是一个孩子。”
  祝安生终于说出了那个连池澄也不想面对的事实,所以池澄才会把祝安生带进来,让她自己看到真相。
  这堆人类碎骨里的第三人正是一个孩子,根据牙齿的生长情况,池澄判断这个孩子应该不会超过八岁。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3:10:45

  “天呐。”
  祝安生无意识地叹道,在她处理过的案件里,孩子几乎都是最后的底线,现在她明白,比尔工厂的人肉火腿事件注定将成为整个纽约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池澄,你觉得谁会这么残忍,是杰里米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05:17

  “我觉得凶手应该不是杰里米,首先后续发现的两个死者和露比.斯密斯的身份差异太大,不符合连环杀人的特性,同时杰里米也没有连环犯案的动机,并且你也能看出,他没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所以也不存在随机杀人的可能,我想应该还有一个罪犯在逍遥法外才对,只是他和杰里米都想不到,他们会在同一天销毁尸体,并且采用了同样的方法,最终导致机器无法正常工作,从而生产出了带有完整牙齿的火腿。”
  “并且还有一点,安生你看了今天早上的新闻吗?”
  “新闻?什么新闻?”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06:42

  祝安生一晚上都在担心池澄,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看新闻。
  “今早我分拣完骨头后在手机上看到了一条新闻,有一个宅男因为沉迷游戏还不知道比尔公司的新闻,于是他也吃了那种火腿,最后导致中毒被送进了医院。”
  “中毒?”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12:33

  “是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当天机器里的另外一个男性死者应该是中毒死亡才对,这也是我判断杰里米没有杀害另外两个受害者的原因之一。”
  “哦,所以你之前才会问我,杰里米的杀人手法是什么。”祝安生这下子明白池澄刚走出房间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转移话题地询问了。
  “不过至少我们能确定另外一个凶手就在工厂的其他人里。”祝安生又说道,池澄点点头,表示认同她的想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17:44

  与祝安生分析完凶手的身份后,池澄再次戴起手套然后从托盘里拿起了那块下颌骨,祝安生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又怎么了?”
  “安生,其实你有没有发现,这块下颌骨的光泽和其他那些碎骨的颜色很不一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22:48

  “好像是有一点,感觉这块下颌骨的颜色似乎要深很多。”祝安生看了看那块下颌骨,又看了看托盘里的其他碎骨说道。
  “就是这样,可是为什么这块下颌骨的颜色会不一样呢?”
  池澄问出了一个让祝安生也无解的问题。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23:15

  “你是想说,这个孩子被害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是这样的没错,不过我想的其实是另一件事,安生,我觉得我有可能知道这个孩子是谁了。”
  “你知道?”祝安生难以置信地瞧着池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23:41

  “这只是我的一个直觉,但安生,你还记得我们刚到冬泉镇的时候,警探曾经说过,三个月前曾有一个男孩儿被河水冲走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真是太难写了,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文案里,池澄说他最喜欢的三头有骨头,其中骨头就是暗指这个案子,大家可以猜猜石头会是什么案件。
  ps:能接受重口味画面的小天使推荐大家可以去看看电视剧《识骨寻踪》。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27:15


  ☆、Chapter·71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3:05

  “这只是我的一个直觉,但安生,你还记得我们刚到冬泉镇的时候,警探曾经说过,三个月前曾有一个男孩儿被河水冲走了吗?”
  “你觉得他就是那个男孩儿?”祝安生看着池澄手中的那块下颌骨问道。
  “冬泉镇只是个小地方,一草一木都有可能成为大新闻,更何况是一个孩子呢,况且长久以来,冬泉镇似乎也只有那个孩子出过意外。”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3:33

  “也就是说,冬泉镇如果有人失踪的话,肯定会有人报警才对,然而现在却没有关于失踪男性的报案,这说明了什么?”池澄紧接着祝安生的话说道。
  “这说明了,那个无名的男性死者,也许他并不是冬泉镇人,甚至有可能那个孩子也不是冬泉镇的人,池澄你觉得呢?”
  “我还是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是三个月前出意外的那个孩子,不仅是因为这块下颌骨的色泽有异,并且其实你能发觉,这块下颌骨还有一点被侵蚀的迹象,甚至它的硬度也减弱了许多,这些都证明了这块下颌骨在机器里已经存在了有一段时间,而那个孩子也是三个月前出的意外,一切都太巧合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3:57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询问一下关于这个孩子的详细案情,如果案情也有什么疑点的话,或许我们能请发生意外的孩子父母和这块下颌骨做一个DNA的鉴定。”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池澄同意祝安生的主意后,两人很快收拾了一下这间屋子,然后祝安生把池澄挑拣出来的那几块碎骨都装进了物证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4:22

  带着这些碎骨,祝安生和池澄找到了当初那个警探。
  “池澄先生,您终于出来了,一切都还好吗?”警探看到池澄,喜出望外地说道,池澄昨天突然的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谢谢您的关心。”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4:47

  池澄好像在感谢,但从他的脸上,这位警探看不出任何喜悦的内容。
  “这是怎么了?杰里米已经认罪了,我们也要召开记者会了,您为什么不高兴呢?”
  “警探先生,我想您的记者会恐怕得推迟一段时间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35:12

  池澄说完便将那些碎骨交了出去,然后他又为这个警探解释了一遍。
  “这,这,怎么会!”
  那个警探已经语无伦次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小镇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恐怖的命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40:50

  “证据就在这里,我想您还是先把记者会取消了比较好,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希望您能告诉我答案。”
  “您请说,我一定全力帮助您。”这个警探诚恳地说道,因为他明白,自己能不能顺利破案就要全靠池澄了,同时这一刻他也知道,经过这次的事件,比尔公司已经彻底没了重新崛起的希望,连带着冬泉镇的经济肯定也要遭受重创。
  “你还记得冬泉镇三个月前发生的那起意外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41:53

  “您是说那个被河水冲走的孩子?”
  “对,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有人目击到这一切吗?”
  “那个孩子偷偷下水玩,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切,哪里还会有目击证人呢?如果能有人目击到那一切,我想就不会发生那个意外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42:20

  “先生,您知道那个孩子父母的住址吗?我想我和安生待会儿恐怕要去拜访一下他们。”
  “拜访他们,为什么——”
  这警探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他用惊恐的眼神看向自己手上的物证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42:45

  “您的意思是……”
  这位警探还是难以把那个想法说出口,但池澄已经明白了他想说什么,并点了点头。
  “我这就去帮您询问那个孩子父母的住址。”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48:43

  警探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他把那些碎骨重新交还给池澄,随后就转身离去了。

  三十分钟后,祝安生和池澄来到了克鲁斯家,与他们随行的还有那位警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5:54:19

  开门的克鲁斯夫人米歇尔,看到祝安生和池澄这两个陌生人后她有些警惕,不过那位警探帮她打消了顾虑,冬泉镇并不大,几乎所有人都互相认识,米歇尔显然很信任那位警探。
  走进克鲁斯家,米歇尔为三人沏了一壶茶,然后四个人便坐在沙发上开始说起了正事。
  “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6:00:27

  米歇尔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祝安生暗中环视了一下这个家,“意外”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但这个家却还被一种沉静死寂的气氛笼罩着。
  “米歇尔,我们这次来是想和你说一下关于小克鲁斯的事情。”
  “你们找到他了对吗?你们是不是找到他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6:06:18

  米歇尔一听到自己的孩子就立马变得激动起来,警探赶紧安抚住了她。
  “你先别着急,这位是池澄先生和祝安生小姐,他们会帮你找到答案的。”
  警探顺便帮米歇尔介绍了祝安生和池澄,米歇尔顿时将期盼的目光投向了两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05:10

  “夫人,请问我能提取一点您的DNA吗,如果您想知道答案,那么这就可以帮到您。”
  池澄没有过多地迂回,他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因为他看得出米歇尔一定会同意自己的要求,她渴望着能找到自己的孩子。
  米歇尔向那位警探征求了一下意见,伴随着警探的点头,米歇尔也同意了池澄的取证。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05:35

  池澄拿出棉签很顺利地提取到了米歇尔的口腔粘膜,然后他把样品封装好,这就算提取完了米歇尔的DNA,接下来需要的就只是把米歇尔的口腔粘膜送去和那块下颌骨中的DNA进行比对鉴定了。
  不过做完一切,池澄和祝安生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因为他们在来时听警探说,在河边发现的那些衣服已经交还给了小克鲁斯的家人,祝安生和池澄还想重新检查一下那些衣服。
  因为如果小克鲁斯真的是被人谋害,那么他的衣服和鞋子就应该是有人故意放在河边,伪造小克鲁斯被河水冲走的假象才对,而这样一来说不定小克鲁斯的衣服和鞋子上就会有凶手留下的痕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06:00

  “当初小克鲁斯在河边的衣服和鞋子您还保存着吗?”
  “是的,您需要吗?”米歇尔是如此地配合,她可以做任何事,只要她能找到自己的孩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一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06:26

  不久,米歇尔就端着两个盒子走了出来,池澄先打开了一个盒子,那里面是一套小孩子的衣裳。
  “这衣服您洗过吗?”池澄又问道。
  “还没有,我的丈夫一直都相信克鲁斯没有离开,所以衣服和鞋子拿回来以后我们也没有动过,只是把它们保存了起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12:08

  池澄点了点头,这就是最好的情况了,然后他把装着衣服的盒子交给了祝安生,自己去打开了另一个盒子,那里面是一双小小的白色球鞋。
  池澄小心地拿出球鞋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他仿佛是想确定什么那样再次问道:“夫人,您确定这双鞋子您也没洗过吗?”
  米歇尔肯定地点点头,然后池澄用略带责备的目光看向了那位警探:“如果小克鲁斯真的去了河边游泳,你不觉得这双鞋子实在太干净了吗?你看看这双球鞋的鞋底还有鞋边,在河岸那样的环境下,你觉得这双球鞋应该这么干净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13:16

  警探也拿起一只鞋观察起来,然后他的愧疚又难堪地放下了那只鞋。
  “很抱歉,当初我们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所以并没有人往别的方向思考过,没有人想过冬泉镇也会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 警探羞愧地说道。
  “怎么了?”米歇尔不解地看着几人疑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13:43

  循声望去,池澄看到的是祝安生刚从衣服内兜里找到的一块小小的糖果。
  那颗糖果的糖纸在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下反射出亮晶晶的光彩,就好像一颗宝石一样。但池澄知道,外表越美丽甜蜜的事物,往往都需要你剥开它华美的外衣才能看到内里的肮脏邪恶。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14:08

  ☆、Chapter·72

  池澄从祝安生手上接过那颗糖果,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他的脑海,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向米歇尔问道:“这颗糖是你给小克鲁斯的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20:38

  “没有啊,虽然他已经十岁,但他出意外的前一段时间又换了一颗牙,所以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拿糖给他吃了。”米歇尔疑惑地说道,同时小克鲁斯曾经向她撒娇要糖吃的记忆被勾起,一阵鼻酸后,米歇尔忍不住再次埋头痛哭起来。
  听着米歇尔的恸哭,池澄和祝安生都觉得彼此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捏住了,同时他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想法难以告诉这位已经心碎的母亲。
  祝安生和池澄只能一直等到三人离开了克鲁斯家才开始讨论关于那颗糖果的问题。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27:13

  “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吗?”这一次是池澄率先开口问道。
  “你也是这样想的?”祝安生这一刻才敢确定自己的猜想是对的,但她多么希望事实并非如此。
  “你们在说什么?”警探走在祝安生和池澄的身侧好奇地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32:20

  “难道你没有注意到那颗糖吗?”祝安生耐心地回答了警探的问题。
  “那颗糖有什么问题吗?”
  “米歇尔已经说了,他们很久都没有拿糖给小克鲁斯吃过,所以这颗糖是别人在小克鲁斯出‘意外’的那一天给他的,而你觉得那一天谁给拿糖给小克鲁斯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33:55

  祝安生一问,池澄就立马专心思考起了破案的办法,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抓到凶手并找出真相。
  该怎么办呢?池澄掏出了口袋里已经被装进物证袋的那颗糖果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目前仅有的证据似乎便只是这颗糖果了,只靠一颗糖,他该怎么找到凶手呢?
  “安生,我还记得我们之前就分析过,凶手肯定是比尔公司工厂里的人,对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34:20

  “确实只有工厂里的员工才能做到这一切,可是整个工厂里的员工足有上百人,我们怎么知道谁是那个谋害小克鲁斯的人呢?”
  池澄再次陷入了沉思,上百个嫌疑人,只凭一颗糖果,他该怎么找到凶手呢?
  良久以后,池澄的脸上才终于再次露出笑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39:49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当天下午三点,比尔公司工厂里的所有员工都被召集到了冬泉镇小学的足球场上,上百人足足占据了足球场的一半场地,于是孩子们只能在另一半足球场上踢球玩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44:56

  这员工都三三俩俩地交头接耳着,他们听说警察已经抓到了凶手,所以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召集到这里。
  不知何时,有一个人说警察在工厂里还发现了其他死者,这一次召集他们就是为了寻找谋杀第二个死者的凶手。
  这个消息仿佛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开了,大家都在小声地议论非非,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警惕和害怕的神情,因为他们知道还有一个凶手就在他们这些人里。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50:06

  池澄缓慢地从足球场走过,当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后,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他在人群中找到了已经换过装的祝安生,也就是最开始散布消息的那个人。
  祝安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目光,然后她也找到了池澄,最后她向池澄报以一个微笑,示意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做完这些,池澄重新回到了他们临时在小学借到的一间办公室,在这办公室,已经坐着两个等待审讯那些员工的警察。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51:11

  办公室外,不久前被池澄驳斥过的那个警探走到了池澄的身边,然后只听他谨慎地问道:“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再等等吧。”
  池澄眺望着远处足球场上的光景,一半是黑压压的人群,另一半则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依然自在玩耍着的孩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7:57:49

  时间缓慢地过去,直到又过了半个小时,池澄相信那些员工已经非常不耐烦后,他宣布开始进行计划的下一步。
  接下来,一个又一个员工被叫到了办公室,然后他们接受了不知所谓的审问。
  那个警探在门口担心地看着,因为根据池澄吩咐的内容,他们每次审问的东西基本就是问一下这些员工的个人信息,最后再问一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工厂里的哪个人平时比较可疑,然后无论收到怎样的回答,这些员工都能安然地离开。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8:03:14

  当然,经过审问的员工也不能离开学校,他们只是被带到了学校的礼堂,在那里,他们又要继续等待。
  警探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以上的程序循环往复,他不能不担心,因为他无法理解池澄的所作所为。
  “池澄先生,我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那个警探因为之前被池澄驳斥过,所以他如今说话的时候更显得小心谨慎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08:08:21

  “你还记得我说过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是恋童癖者对吧。”池澄看着愈发变暗的天色,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于是他也耐心地开始为这个警探解释。
  “我还记得,但我还是不明白,我们怎么确定这些人里谁是那个嫌疑人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在学校里把这些员工召集起来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05:18

  警探怕自己嘴笨又再次惹恼了池澄,于是他这一次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是因为您觉得犯罪嫌疑人是恋童癖者吗?”
  “没错,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我选择了学校当做聚集点,以及足球场上那些玩耍的孩子,其实那些孩子也是我故意安排他们在那里玩耍的。”
  “为什么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2:13

  这警探还是不明白,把一个很可能是恋童癖的罪犯安排到学校,他觉得这样的行为似乎很没有逻辑。
  “先生你知道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叫做心理暗示吗?而我把地点选择在学校,以及安排到球场上玩耍的那些孩子,这些都是我对凶手的暗示,我要的就是想让凶手因为环境的影响而重新回忆起自己犯罪的经过。”
  “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7:38

  “一个人每时每刻的行为举止其实都和个人的心理想法有关,就好像现在,警探先生你现在应该很想抽烟对吧,但我看到一个小时前你就抽完了最后一根烟,所以现在你的食指和中指一直都在互相摩挲,这就是你想要吸烟的心理带来的外在的行为。”
  听到池澄这么说,那位警探才惊觉自己的食指和中指不知何时开始的确一直都在机械地摩挲着,然后他用神奇又敬佩的目光看向池澄。
  “这真是太神奇了,所以您是想通过心理暗示最后诱发出犯罪嫌疑人的行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8:06

  “已经审问了一大半的人对吧,下一个你把安生叫过来,然后告诉他们审问结束,我们已经审问出凶手并抓获了他,最后把剩下的员工都请到礼堂,已经到晚上了,他们肯定都饿了,我已经帮他们准备好了美食。”
  虽然池澄还是没有说出那个谜底,但这位警探的心里已经踏实了许多,他赶紧照着池澄的吩咐去做,当那些员工听到凶手已经被抓获的时候,每个人都发出了喜悦的欢呼。
  十五分钟后,所有的员工都被请到了学校礼堂,在那里,池澄为他们准备了丰富的食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8:41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热气腾腾的咖喱,还有非常新鲜的三明治,这些食物都放在礼堂前方的一张长桌上,所有人都自助式地前去取餐。
  当那位警探看到在那张长桌角落的一大篮糖果后,这位警探终于明白池澄所说的谜底。
  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去吃咖喱饭、三明治和水果沙拉了,剩下的还有一些人选择了精致的甜点,唯一无人问津的是那些糖果,池澄在想,如果这里有小孩儿,那么这些糖果肯定会很受欢迎。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8:56

  而在那种类繁多的糖果中,能看到一些零星的,和祝安生发现的那颗糖果一模一样的糖果。
  池澄知道凶手在回忆中肯定想到了这颗糖果,他肯定想到了他把这颗糖果交给小克鲁斯的场景。
  而现在他以为警察已经找到了一只替罪羊,他已经不再紧张,他已经很放松了,然后他想到了足球场上那些玩耍的孩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19:21

  那些孩子是多么可爱啊,他们和小克鲁斯一样,就好像天使。
  终于,池澄看到一个男人走向了糖果,而池澄就好像一个伏击的猎人,这一刻他终于要开枪了。
  但他最终没有扣动扳机,因为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27:56

  那个男人走过去随意地抓起了一大把糖果,然后他把糖果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随后他又转身去拿那些甜美的点心。
  这个男人显然只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家伙,凶手呢?难道他已经识破了池澄的陷阱?
  不,没过多久,池澄就再次看到了一个人走向糖果,那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她径直走到了糖果那里,然后她盯着糖果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她轻巧而准确地拿起了那颗宝石一样的糖果。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34:33


  ☆、Chapter·73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40:23


  凶手竟然是个女人?
  这样的结果连池澄也觉得意外,他不是没有处理过恋童癖一类的案件,但女性犯案的他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46:14

  是巧合吗?池澄竟然少见地犹豫了,可是哪怕他一直等到几乎所有员工都用完餐散去,最终去拿过糖果的也不过寥寥五人,其中三人都和第一个拿糖的男人一样,只是随意地抓了一大把,唯一只有那个女人专门拿起了那种宝石一样的糖果。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后,祝安生赶到礼堂找到了站在那一篮糖果前的池澄。
  “情况怎么样?”祝安生焦急地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52:51

  池澄盯着那篮糖果,然后他又抬头看了看糖果上方他布置的一个隐蔽的摄像头。
  “安生,你觉得凶手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怎么了?”安生不理解池澄的问题,难道池澄的计划失败了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52:58

  “如果我告诉你,凶手有可能是一个女人呢?”
  这一次池澄没有得到祝安生的回答,但他从祝安生的脸上就已经看出了她的惊讶。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58:34

  第二天上午九点,池澄派人连夜送到纽约的那块上颌骨与米歇尔的DNA对比结果终于出来,事实证明,那块上颌骨确实属于小克鲁斯,于是不到一个小时后,昨天拿过糖果的五人再次被传唤到了警局。
  警局里,那几人被安排到了一间会议室中。池澄和祝安生到达会议室后却并没有着急进入,他只是站在门外窥视着会议室里的动静。
  “你们说我们为什么会被叫过来啊?”会议室里,一个男人率先开口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19:59:02

  会议室里的五人注视池澄和祝安生一步步缓缓地走进来,直到池澄最后站定,在他平静的扫视下,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似乎都开始凝滞。
  “各位好,我想大家一定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们会把各位都再次叫过来,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暂时还没有公开过的信息。”池澄徐徐地讲述道。
  “大家可能也有所耳闻了,除了露比.斯密斯之外,我们还在工厂的机器里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人类碎骨,其中我们证明了一些碎骨来自于三个月前‘意外’失踪的小克鲁斯,所以我可以很明白告诉大家,我们现在都只是想要找到杀害小克鲁斯的凶手而已。”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1 20:06:01

  “小克鲁斯是被人杀害的?”
  有人震惊地说道,几乎每个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除了那一个低着头的女人。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有人去杀害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又有人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5:12

  “你的问题就是我接下来想要告诉你们的事,”池澄继续说道,“我们在小克鲁斯失踪当天的衣服里发现了一颗糖果,而这颗糖果证明了是有人对小克鲁斯进行了诱拐,并最终施以毒手,所以我们昨天进行了一个实验,最终实验里只有在座的几位拿走了糖果。”
  终于有人想起了自己昨天的确在学校礼堂拿过糖果,但随即而来的是这人的暴怒:“你是意思?你这是在怀疑我们杀害了小克鲁斯?我的女儿就是小克鲁斯的同学,我昨天拿糖果也只是想带回家给我的女儿,我怎么可会杀害小克鲁斯呢!”
  这人的一番话就好像炸-弹一样激发了在场者的情绪,不过好在池澄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然后众人只听到他恳切地说道:“我能明白大家的心情,但我更希望大家了解一个事实,事实就是,一个诱拐并杀害了小克鲁斯的凶手还在冬泉镇里逍遥法外,而我们这次请大家来也只是希望大家能给我们一个调查的权力,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仅能还你们的清白,同时也可以尽早抓住那个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5:37

  “当然,我们也可以申请合法的搜查令,可是这样一来务必就会耽误许多时间,而大家能想象这样一个凶手在这段时间里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吗?这位先生,您也是一位父亲,您也认识小克鲁斯,所以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祝安生听着池澄这番无比真挚的话差点都要热泪盈眶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池澄的计谋。
  拿到DNA的鉴定书后,如池澄所说,他们确实可以申请合法的搜查令,但那样一来耽搁的时间就太多了,于是池澄想到了这个办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6:02

  池澄把这五人一起叫到警局,最终说出上面那番话,但事实上他只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让那个女人也不得不同意搜查,显然他的计谋又一次成功了。
  除那女人外的四人纷纷被池澄的话感动,尤其是原本还很激动的那位父亲,当听到自己的女儿也可能有危险后,他立马就同意了池澄去他们家里调查的请求,直到最后只剩下那个依然低着头的女人。
  “西尔维娅,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当五人中的四个人都纷纷同意后,那位父亲向那个女人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6:27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西尔维娅依然保持沉默,逐渐地,几乎每个人都明白了什么。
  “西尔维娅!”
  又有人出来叫出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只是她显然依旧不想开口,会议室里陷入了僵持的沉默。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6:53

  “叮——”
  忽然,一个短信铃声的响起打破了会议室的安静,当所有人都看到西尔维娅手机的屏保图片时,没有人还会再怀疑什么,因为在西尔维娅的手机屏幕上,那是一个异常可爱的男孩儿的照片。
  低着头的西尔维娅听到手机铃声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连忙想要把手机拿走,但当她抬起头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一切都晚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07:18


  当天下午两点,祝安生和池澄走进了西尔维娅偏僻的家,她的家是那种老式的木头房,一共有上下两层,可是祝安生和池澄却只停在了第一层。
  “你闻到了吗?”祝安生一边观察着西尔维娅的家,一边蹙眉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13:05

  “嗯。”
  池澄的回答很简短,那是因为他和祝安生都明白彼此闻到的那种味道,那是尸体腐烂的气味。
  “在这里!”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13:42

  祝安生突然停住了脚步,她惊恐地看着自己脚下的地板。
  池澄经由祝安生提醒后,他也意识到那种古怪难闻的气味来自地板下,然后他连忙招呼屋外的那几个警察进来砸开地板。
  “砰!砰!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15:14

  每一斧都仿佛是劈砍在祝安生和池澄的心头,最后当地板被撬开一个大洞后,难闻的气味一瞬间仿佛变成实体般恐怖。
  这几个冬泉镇的警察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们再次逃似地离开了屋子,最后池澄主动钻进了那个大洞。
  地板下黑暗的环境也阻止不了那难闻的腐臭争先恐后地钻进池澄的鼻子,池澄只能咬着牙继续向前爬,忽然,他感觉自己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他伸手去摸,当感受到那东西圆润的弧度时,他意识到了,那是一个头骨。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15:42

  “这八具尸骨应该都在那地板下埋藏了很长时间,其中七具已经完全白骨化,剩下这一具也已经是高度腐败,显然离被杀害的时候也有一段时间了,其中高度腐败的这具尸体没有左臂,但显然不是生前的残疾,应该是死后分尸才对,不过为什么这具尸体只被砍掉了一条手臂呢?”
  “其他的呢?”
  “其他的尸体都已经白骨化,比较凌乱,恐怕要等我把他们重新拼凑起来以后才能得到更多的线索,但有一点,这些死者的骨骺线都没有闭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16:10

  “骨骺线没有闭合,也就是说,这些死者都很年轻了?”
  其实分析到这里,祝安生和池澄便已经有了结论,看来他们的确抓到了一个已经犯罪的攻击型恋童癖者。
  “可是为什么这些尸体会被藏在地板下呢?为什么西尔维娅不把这些尸体也带到工厂毁尸灭迹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4:42

  池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想不明白。
  “我们如果能完全理解杀人犯的心理,那么恐怕我们自己也快要变成罪犯了。”祝安生安慰地说道。
  “不对,肯定还有什么问题,安生你留下继续搜查证据,我带着这些尸体先赶回警局,我要审问一下西尔维娅。”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5:10

  池澄问道,可是西尔维娅连看也不看他,一副任人宰割听天由命的模样。
  “好,既然你不说,那我来问问你,你明明可以把那些尸体带到工厂里毁掉,但为什么你要选择把尸体藏在地板下面呢?”
  听池澄说到尸体吗,西尔维娅终于把目光转向了他,那是池澄这辈子见过最怨毒的目光,原本西尔维娅姣好的面容也似乎在这一刻露出了魔鬼的爪牙。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5:34

  “你肯定还有什么秘密对不对?”
  池澄就仿佛看不到西尔维娅的目光,他反而探身靠近了西尔维娅,最后竟然是西尔维娅好像败下阵来一样撇过了头。
  池澄的询问一下子陷入了僵持,但就在这时,他接到了祝安生的电话。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5:59

  “池澄!”
  电话那头,祝安生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着急。
  “怎么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6:25

  “我还记得你走之前说过,我们发现的尸体上有分尸迹象对吧。”
  “是的,我猜测其他那些白骨化的死者应该也有分尸的痕迹,虽然要等到我把尸骨全都拼完以后才能知道结果,但我目前能肯定其中一具白骨少了一条腿。”
  “所以死者肯定都被分尸过,你确定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6:50

  “当然确定。”
  “那就糟了!”
  “为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7:15

  “因为我刚刚在西尔维娅的家里发现了一份报告,她晕血!”

  ☆、Chapter·74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9:16


  “你再说一遍?”
  池澄不得不让祝安生重复一遍他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29:44

  “你可以选择继续保持沉默,但我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放心吧,我会把另外一个凶手也找出来的。”
  池澄说罢就走出了审讯室,他连头也不回,因为他相信即使西尔维娅选择继续当哑巴,他也能找到让她伏法的证据。
  走出审讯室后,池澄向一个警察嘱咐道:“你们现在马上去调查西尔维娅所有的人际关系,任何与她交往亲密的人都要找出来,我们还需要找到另一个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0:09

  “另一个?”
  这警察吃惊地说道,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消化刚刚发现八具尸体的消息,现在池澄又告诉他还有另外一个凶手没有找到,他觉得今天肯定整个冬泉镇的倒霉日。
  “对,我们现在抓获的这个凶手她有晕血症,但在她家里发现的尸体有分尸迹象,所以肯定还有另一个帮凶,甚至是主谋我们还没找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0:36

  “好,我明白了。”
  随后,那警察就应声离去了,池澄则一个人来到了停尸房。
  停尸房里,恶臭弥漫的情况下池澄开始了漫长的拼尸之旅。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0:59

  首先他确认了六个头骨,然后他又确定了六副躯干骨,那些躯干骨很多都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所以池澄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拼好六副躯干骨,这时被指派下来的法医也终于赶到了冬泉镇,他已经开始对那具腐尸进行尸检。
  “有什么发现吗?”见法医开始尸检,池澄暂时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好奇地问道。
  “这具尸体看起来个头不小,但其实还很年轻,我估计他大约不会超过十五岁,包括你正在拼凑的那些尸骨,虽然个子高低不一,但其实年纪应该都差不多。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的骨骺线全都没有闭合,其次是他们的牙齿,少年和成人的牙齿因为生长和磨损的原因,差别其实是很大的,所以我分析他们的年纪应该都在十二岁到十六岁之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1:28

  “能不能判断出有没有性侵迹象呢?”池澄说出了这个他最不想问的问题。
  “你也看到这些死者的情况了,情况最好才是高度腐败,而且我听说嫌疑人是个女性?一般男性为受害者的性侵案都是最难破获和界定的,尤其还是现在这样。”
  “好吧,那你继续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1:49

  池澄无奈地说道,然后他也转身再次投入了拼尸的工作。
  池澄必须一块块地辨认这些骨头的部位,然后再去对比骨头的主人是哪一个死者,最后才能完成一块骨头的拼凑。
  池澄只恨不得现在自己能再多长出两只手和两只眼睛出来,但他不知道,他这样的辨骨拼尸速度已经震惊到了那位法医。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2:18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池澄正在寻找一根腿骨的时候,祝安生走进了停尸房。
  看着那并列成一排的尸骨,祝安生感觉自己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
  每一个无辜死者的背后都注定还有一个伤心破碎的家庭,而祝安生不知道,他们这次发现的八具尸骨背后又会有多少伤心人,他们是否还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孩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2:41

  “你来了。”池澄看到祝安生后向她招呼道。
  “我发现了一些情况。”祝安生还记得自己这次来的正事是什么。
  “你发现了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3:05

  听到祝安生说自己有发现,池澄的眼睛都忍不住发亮了。
  “我在西尔维娅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些孩子的照片,不过那些孩子都没有穿衣服,甚至我还发现了好几段孩子遭受虐待的视频,地点是一个不知名的房间,而且视频里没有出现西尔维娅,所以我想来询问一下你有没有办法能确认这些视频的拍摄者?”
  “你确定这些虐待视频是西尔维娅拍摄的吗?是否有可能是她从网络上下载的呢?”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