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0 23:32:44 点击:626 回复:55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8:40

  “我还调查了西尔维娅的上网记录,最后发现她在网络上下载的儿童色-情文件都是放在同一个文件夹里的,而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单独放在了一个更隐秘的文件夹里,所以我相信这些单独放置的照片和视频应该不一样。”
  池澄点了点头,然后他转身对那个法医说道:“能麻烦你接下来把这些尸骨都拼好吗?我可能要离开一些时间。”
  “当然,当然。”这法医忙不迭地说道,同时他又觉得有些好笑,这明明是他的本职工作才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39:46

  随后池澄便跟着祝安生离开了停尸房,最后他在一个角落的房间里带上耳机观看起了祝安生所说的那些视频,他看到视频里的那些男孩儿无助的哀嚎着,甚至有些男孩儿手脚都被束缚着,他们只能硬生生地承受那些棍棒和电击的痛苦。
  看到这样的虐待方式,池澄便基本能确定施虐人就是西尔维娅了,因为西尔维娅晕血,所以她才只能选择这样的不见红的虐待方法。
  祝安生看到,视频每播放一分,池澄的双手就会攥得更紧,祝安生都害怕他下一秒会忍不住打爆电脑屏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4:54

  突然,池澄的双手张开了,他握住鼠标飞快点了一下左键,最后电脑的视频定格在了一个画面,祝安生看到,那个画面上除了遭受虐待的男孩儿,还有一只手也意外出镜了。
  “安生你看这只手。”
  “这只手怎么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5:22

  “在你我的眼里,或许是这样,但我认识一个人,她已经凭借自己的眼睛帮助警察抓到了上百个难以鉴定身份的恋童癖罪犯。”
  “还有这样神奇的人物?”祝安生惊奇地说道。
  “对,她的名字叫苏,是一位解剖学家和法医人类学家。她发现在很多儿童色-情文件中都不会出现罪犯的脸,这是因为罪犯会有意识地躲避,而这也造成了很多案件因为无法确定视频里罪犯的身份而不了了之,但她意识到,很多视频和照片中的罪犯并不会在意自己的手是否出境,而根据这一点,她想到了一个天才的办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5:47

  “她发现,这些视频文件的拍摄环境通常都是黑暗的,就好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视频,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能通过视频或照片观察到罪犯手上的血管走向,尤其是静脉血管,这得益于她强大的专业知识,而安生你要知道,每个人的血管走势都是不一样的,这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DNA鉴定更加可靠,所以只需要一只手,她就能判断出这些视频里罪犯的身份。”
  “我的天哪!这太了不起了!”祝安生惊叹道,“你能请到她吗?”
  池澄给祝安生报以了一个微笑,祝安生便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6:12

  总算解决了一个难题,祝安生觉得自己身上的一副重担终于轻松了不少,正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吗,那很好,我现在就和你们一起去!”
  然后祝安生挂断了电话,池澄疑惑地看着她,祝安生便向他解释:“我们在西尔维娅家还发现了一张名片,名片上的名字叫山姆.施威格,刚才有警察发现这个男人曾经有过性骚扰一个十七岁男孩儿的记录,并且后来他还暴揍过那个男孩儿一顿,所以他们现在就准备去逮捕这个人,于是我就说我也要跟他们一起去。”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6:38

  “所以看来西尔维娅的那个帮凶我们似乎也找到了,对吗。”
  池澄这一句话根本不是疑问句,同时他的嘴角勾起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轻松微笑。
  “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7:03

  祝安生说完就立马好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跑了,池澄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他决定还是返回停尸房。
  池澄回到停尸房的时候,那个法医已经拼好了所有尸骨的雏形,只剩下一些比较零碎的骨头还没拼上去,池澄见状本来是想高兴地赞美他的,但他发觉这位法医的脸好像乌云一样积郁。
  “你已经快拼好了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47:28

  池澄的话就好像钟楼的响声一样叫醒了沉思中的法医。
  “池先生,你来了。”
  “你已经快拼好这些尸骨了,怎么还不高兴呢?”池澄疑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2:55:02

  “池先生,我觉得恐怕我们很难拼好这些尸骨了。”
  “什么意思?”池澄不解道。
  “您还没发现吗?这些尸骨都有残缺,您看这一具,这具尸骨少了左腿,这一具少了右腿,然后是这一具,这一具尸骨失去了头颅,而这一具则失去了双脚,每一具尸骨都有不同部位的损失,我从来没见过这样诡异的场景,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3:01:42

  池澄看了一眼剩下的那些零碎骨头,这些骨头显然构不成法医所说的缺失的那部分尸骨,所以,这些尸骨究竟去了哪儿?
  “不仅如此,我还有一些发现。”那法医继续说道,“你看这些身型比较小的死者,他们的舌骨都断裂了,而凡是身型比较高大的死者,他们的舌骨就是完好无损的,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池澄根据法医的话去检查了那些死者的舌骨,情况和法医说的一样,然后池澄突然想到了当初那个食用人肉火腿中毒的新闻,最后池澄赶紧去检查了这些尸骨缺失部分的接口,在接口处,池澄发现那些断裂的骨头上有着不规则且杂乱的砍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3:07:55

  池澄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什么样的人才能满足上述的条件呢?
  池澄突然想到了曾经他总结出的一些规律,女性连环杀手在罪犯中一直是少数的存在,但有名的几个女性连环杀手几乎都是选择了毒杀这样轻巧的方式,或者就是选择一些体力柔弱的被害者。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05:17

  于是,那个答案终于呼之欲出了。
  “杀害这些孩子的人,将这些孩子分尸的人,西尔维娅的帮凶,她也是一个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提到的“苏博士”,她是真实存在的哦,很了不起的女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05:43

  另外祝大家光棍节快乐(强颜欢笑)。

  ☆、Chapter·75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06:08


  “杀害这些孩子的人,将这些孩子分尸的人,西尔维娅的帮凶,她也是一个女人。”
  “您说那个帮凶也是个女人?”法医好奇地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3:07

  “你看这些死者中,只有比较瘦小的死者舌骨才有断裂的迹象,这证明他们都是被勒死的,而身材高大一些的死者,他们的舌骨则是完好无损,并且联想到之前的一个中毒事件,我有理由相信这些高大的死者都是死于毒杀。”
  “还有一点,凶手分尸的手法也不好,这些都说明了凶手的力气不足,就好像西尔维娅虐待这些孩子的时候会将高大的孩子绑住,因为她也明白自己并不能完全地制服那些比较高大的孩子。”
  池澄简单地和法医说了一下自己的推断,法医根据池澄说的线索又仔细查看了一遍,最后他也同意了池澄的说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3:35

  看着那八具遗骸,池澄明白法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些尸骨每一具都有部分遗失,或是颅骨,或是躯干,再或者便是不同部位的四肢骨,简直就好像是有人在特意收集这些死者身体的一部分,并且打算最后拼出一个完整的人体。
  “池先生,你觉得凶手为什么会将这些尸体如此分尸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3:59

  “一般来说,凶手分尸很有可能是为了更好地隐匿尸体,但这种情况却并不能作用在我们现在这个案件上,因为这些尸体都是在西尔维娅家里的地板下发现的,如此只是藏在地板下,那么根本就没有分尸的需求才对。”
  “而且有一点很奇怪,在这八具尸体里,死亡时间最短的一个死者遭受的分尸程度反而是最少的,他只是被砍下了一只手臂,所以这说明了凶手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尸嗜血的欲望,因为她的分尸手段的残忍程度是在逐步减轻的,我觉得她到现在应该只是满足自己特殊的收集愿望才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每一具尸体都会有部分遗失。”
  “可凶手为什么要收集死者身体的一部分呢?而且这些部位都还各不相同,难道——”法医说着想到了那些缺失的部位,然后他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可怕到他都不敢完整地说出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4:25

  “我觉得你想的没错,凶手就是想要收集这些部位,然后重新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
  池澄将法医没有说出口的话补充地说完了,随后法医生理厌恶地皱起了眉头,这个案子绝对是他目前生涯中经手的最变态的一个案件了。
  两人刚说完不久,警局就传来了抓捕成功的消息,池澄知道肯定是那个山姆.施威格被带回来了,所以他不得不再次离开停尸房前去查明真相。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4:50

  审讯室外,池澄遇到了祝安生,祝安生的手里正拿着一叠文件。
  “池澄你来了,我们已经抓到山姆.施威格了,你要一起审讯他吗?”说着,祝安生还将自己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池澄,“这些都是我们在山姆.施威格家里拍到的一些可疑物品的照片。”
  池澄接过了那些文件,他先随意地看了几眼,然后他才对祝安生说道:“安生,我记得我之前就让警局去调查了西尔维娅的社交关系,所以我需要你现在就去帮我查到所有和西尔维娅关系密切的女性,以及一些身高低于一米七的男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15:15

  “为什么?”祝安生说着还看了看审讯室里的山姆.施威格,她这不是已经抓到凶手了吗。
  “我怀疑你们抓错了人,因为我刚刚又发现了一些证据,那些证据都说明了另一个凶手他是个力气很小的人,而你觉得审讯室里的那个人他的力气会很小吗?”
  祝安生想起了他们抓捕山姆.施威格的时候,山姆剧烈抗议的样子,两个警察差点都压不住他,很显然他不可能是池澄说的那个力气很小的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22:53

  “好,我这就去。”
  祝安生随即再次离开,池澄则拿着那些文件走进了审讯室,审讯室里此时除了山姆.施威格,还有另一名警探也站在那里。
  这警探正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见池澄到来后,他立马迎了上去。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28:13

  “池澄先生你来了就最好,这个人到现在也不肯认罪,你有什么办法吗?”
  池澄点点头,然后他示意那个警探保持安静,最后他坐到了山姆.施威格对面。
  山姆.施威格坐着的高度和池澄差不多,所以池澄估计他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才对,他的头发是金棕色略带一些微卷,如果不是他此刻气急败坏的表情实在难看,池澄想他应该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才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28:26

  “我没有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池澄刚坐下,山姆.施威格就冲着他一阵怒吼。
  “你先安静,你这么大声说话也改变不了事实,我们抓你自然还是有原因的,难道你一点也猜不到是为什么吗?”池澄安抚性地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33:43

  “我怎么会知道,你们突然就冲进来了,然后我就被带到了这里。”山姆.施威格显然还是非常气愤。
  “好吧,那我提示一下你,你认识西尔维娅吗?你也不要否认,我说过我们抓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在西尔维娅的家里发现了你的名片。”
  西尔维娅这个名字仿佛是一根针,轻轻一刺就让山姆.施威格泄了气。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34:10

  池澄审问山姆.施威格的同时还在翻看那些文件里的照片,不过山姆的这一句话让他停止了翻照片的动作。
  “你知道她会犯错,你知道她是恋童癖?”
  “我经常会在网上注册一些虚拟的账号,然后用这些账号去引诱西尔维娅这种人,最后我会劝导他们,所以她才会有我的名片。”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39:37

  “砰!”
  一双大手拍响了桌子,池澄都被警探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他妈在逗我吗?你自己就曾经骚扰过一个男孩,现在你告诉我你居然变成了一个大善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45:48

  山姆.施威格一下子低下了头,池澄咳嗽了两声,他阻止了暴怒的警探,同时他翻到了一根针管的照片。
  “你吸毒吗?”池澄问道。
  山姆.施威格没有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46:52

  “那你有什么病吗?”池澄又继续问道。
  山姆.施威格还是沉默,但突然地,池澄看着山姆.施威格,又想到他刚才说的话,一个让池澄震惊的猜测冒了出来。
  “你是不是对自己做了化学阉割?”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0:08

  池澄说出这句话后,山姆.施威格把自己的头埋得更深了,同时连刚才那个暴怒的警探都哑口无言了,因为他也明白化学阉割的意义是什么。
  “你曾经确实骚扰过一个男孩儿,我记得你后来暴揍过他,这是为什么?”
  当发现山姆.施威格将自己化学阉割后,池澄突然想到了这件事,他觉得这两件事情似乎实在有点矛盾。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1:12

  “那个人他已经十七岁了,而我当时也才二十二岁!他是故意在我们发生关系后威胁我,他威胁会告我强-奸,让我给他钱,我没有同意,他就真地去诬告我骚扰他,所以我揍了他,这有什么问题吗?”
  山姆.施威格就好像控诉一样对池澄吼道,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甚至忍不住哭了出来。
  “但你确实有恋童癖对吗?”池澄又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6:28

  “这件事我一开始也没有太注意,不过后来我发现我确定越来越有这样的迹象,我觉得很害怕,我不想这样,所以我开始在网络上通过劝导和我一样的人来压抑自己,所以我才会认识西尔维娅,但最近我发现我曾经劝导过的一个人还是犯罪以后,我决定彻底断绝自己犯罪的可能,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山姆.施威格痛苦地哀嚎道,池澄发现身边的那位警探露出了愧疚的表情,也是这个时候,祝安生来敲响了审讯室的门。
  “你很勇敢,希望你能继续保持你的善良。”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8:07

  池澄最后对山姆.施威格说道,然后他离开了那间审讯室。
  审讯室外,池澄对祝安生讲述了山姆的故事。
  “原来是这样啊。”祝安生也难免惭愧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8:35

  “卡拉.亚当斯,西尔维娅.亚当斯的姐姐。”
  “值得一提的是,她是一个化学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应该就能写完这个案子了吧,预告下一个案子,池澄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困难的案件。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9:00

  给大家推荐个推理综艺《明星大侦探》,另外新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了,画面还不错,但是不算很好,推荐1957年版本的《控方证人》,拍得特别好,过了几十年看都很精彩的电影,阿加莎女王的小说改编得最好的电影之一,不推荐看任何剧透,直接看,看完再看剧情评价。

  ☆、Chapter·76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5:59:25



  卡拉.亚当斯在学校被捕时,祝安生和池澄则来到了她的住所,走进这所房子,祝安生和池澄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没有人气的生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6:00:54

  祝安生和池澄拿着相机小心地拍照留证,他们一点一点地搜查,没有漏过任何一个范围,直到池澄走进了卡拉.亚当斯的卧室。
  池澄不得不说,卡拉.亚当斯卧室的布局实在很奇怪,明明床的两边都是宽阔的空间,但卡拉.亚当斯却偏偏把衣柜放到了床尾,这实在不合常理。所以池澄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房间里很静,他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缓缓打开衣柜的门,池澄明白了这个衣柜放在这里的缘由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6:07:07

  “安生。”
  池澄呼唤了祝安生,不久,祝安生也赶到了这间卧室。
  “这真是太诡异了。”祝安生看到那具人骨后感叹道,她从没见过癖好如此古怪的凶手,“卡拉.亚当斯把这副人骨放在这里做什么?难道她是每天都看着人骨入睡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11:05

  池澄又看了看那张床,躺在床上确实可以恰好看见这副人骨,然后他说道:“应该是这样没错了,不过卡拉.亚当斯为什么要每天都看着一副人骨入睡呢?难道只是因为自己的癖好吗?”
  祝安生的手机这个时候刚好收到了一条信息,等她看完信息后她才对池澄说:“他们已经抓到了卡拉.亚当斯了,要不你直接问她好了。”
  祝安生说完还给池澄展示了一下那条信息,池澄也觉得这样是最节省时间的,于是他把勘查的工作交给了祝安生,他则一个人回到了警局。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17:44

  刚到警局,池澄便听说西尔维娅.亚当斯已经招供了,可是看了她的供词后,池澄差点笑出了声,西尔维娅.亚当斯这是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了她姐姐的头上,哪里是什么招供,显然她并不知道,池澄已经有办法证明虐待那些孩子的人就是她了,而在证据面前,再多的狡辩也是徒劳。
  拿着西尔维娅的证词,池澄找到了自从被捕后就一言不发的卡拉.亚当斯。
  让池澄有点意外的是,卡拉.亚当斯的长相比她的妹妹还要惊艳几分,果真应了他知道的中国的一句老话: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得到这样的两个女人竟然是虐杀了这么多孩子的可怕魔鬼?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22:58

  “你还是不想开口吗?”池澄坐下后耐心地问道,“可是你知道吗,你的妹妹已经说了很多,如果你还是这样继续沉默下去,那就没人能帮得了你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听到西尔维娅的出卖,卡拉.亚当斯竟然抬起头看向了池澄,不过等她开口后池澄才知道,原来触动卡拉.亚当斯并非西尔维娅。
  “那个蠢货,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愚蠢,你们又怎么可能发现这一切?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废物,如果不是因为她,你们以为你能抓到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29:35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看过那些虐待视频,我知道从头到尾虐待那些孩子的人都只有你的妹妹,所以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参与这些罪恶吗?另外我想说,我已经发现了你衣柜中的秘密,你为什么要收集死者的身体?”
  “你们把克里斯怎么样了!”
  突然,因为池澄说到了那具人骨,卡拉.亚当斯差点激动地要向池澄扑咬过来,审讯室里的警察连忙按住了她,池澄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卡拉.亚当斯和那副人骨的关系了,卡拉.亚当斯甚至给那副人骨取了名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4:41

  “你很在乎克里斯啊,那么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用那些孩子的骨头来做成克里斯吗?”
  “那是他们罪有应得!只有你们这些蠢货才会觉得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人,可是你们知道什么?你们以为孩子就永远也不会作恶吗?可是你们忘了,每一个作恶的人他曾经都是孩子!”
  池澄静静地看着卡拉.亚当斯,忽然,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5:08

  池澄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同时他暗中给纽约警局的一位警监发了封邮件,拜托他帮忙查一下卡拉.亚当斯和克里斯这两个人。
  “克里斯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啊,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他?为什么?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人,为什么你们要欺负他?为什么?”
  卡拉.亚当斯凄厉地一声声质问着,她的头发散乱,这让她看起来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5:33

  不久,池澄收到了那位警监的邮件,邮件里附带的是一个案件的电子卷宗。
  翻阅完卷宗,池澄终于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
  “他们伤害了克里斯,所以你想要报复对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5:59

  池澄有些难过地问道,因为他还没忘记卷宗里克里斯的照片,他的身体很扭曲,手脚都是长短不一的,就好像池澄在衣柜里发现的那具骨架一样。
  池澄不知道这样的人在校园里会遭受怎样的歧视,但池澄知道,那一定是惨绝人寰。
  所以最后克里斯才会死得那样惨烈,克里斯的尸检报告上说,他的腿骨手骨都已经断裂,但真正的死因还是因为断裂的肋骨刺破了内脏从而导致了大出血,最后克里斯的尸体就好像垃圾一样被扔进了校园的湖泊,直到三天后他的尸体发臭发烂才被人发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6:24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待克里斯?他就算是怪物,他也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他?”
  卡拉.亚当斯说完便已泣不成声,她的泪水仿佛是要化作这世界上每个人的苦海。
  “但为什么你要去伤害那些孩子呢?没能抓到伤害克里斯的人我很抱歉,可是你伤害那些孩子,他们是无辜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39:58

  “无辜?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年经轻轻就贪恋美色,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心灵早已污浊不堪,他们怎么可能会被我引诱?被西尔维娅虐待,那是他们的惩罚!”
  卡拉.亚当斯狠厉地说道,她的目光仿佛是要变成一把匕首刺进池澄的胸膛。
  “那小克鲁斯呢?他才十岁,他又做错了什么?因为他想吃糖,所以他错了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1:03

  最终还是池澄的话变成了利刃深深地刺进卡拉.亚当斯的脊骨,她再也抬不起头了。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失去理智,你最大的错就是纵容和姑息了一个恶魔,你知道小克鲁斯的父母吗?他们和你一样至今还没能从伤痛中走出来,而我甚至难以将小克鲁斯死亡的真相告诉他们,而这一切,你是因,西尔维娅便是果。”
  “另外那些你口中污浊不堪的孩子,他们只是有在他们这个年纪应有的躁动,是你用带毒的苹果把他们引诱到深渊,是你给了西尔维娅力量,是你让她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地膨胀,最后变成一个你也控制不了的魔鬼。”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1:30

  池澄相信卡拉.亚当斯没有说谎,于是他收起纸条准备再去找西尔维娅问出名字,只不过当他准备离开时,卡拉.亚当斯叫住了他。
  “先生,你说帮我转达歉意,这很慷慨,但我想您大概误会我了,我从来也不感到任何愧疚,我把这些名字都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想让别人也体会到我的痛苦。”
  说完卡拉.亚当斯就好像魔怔一样狂笑起来,等她笑完,她又突然用一种阴鸷的目光盯着池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1:55

  “另外,您知道其实克里斯一直都想有个弟弟吗?”
  作者有话要说:  悬疑探案新文《无声言证》,欢迎大家到专栏收藏!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2:20

  ☆、Chapter·77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2:46

  时隔六个月,厄洛斯号游轮血案仿佛早已过去,无论曾经这件案子有多么轰动,到了现在,这一桩惨案终究还是化作了世人记忆里的一抹尘,连祝安生和池澄都仿佛要在繁忙的工作中忘却了这一件往事,直到他们收到宁至明的来信。
  来信里,祝安生和池澄看到了宁至明写下的一个童话,而最令两人记忆深刻的当然还是童话的结尾。
  “猎人重新举起了猎-枪,那是什么意思?”祝安生固执地问道,她已经有了猜测,但她还是愿意相信那只是她的错觉。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49:44

  池澄没有回答祝安生,因为他也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直到下午从休斯顿传来了帕克.马丁内斯在监狱里被杀的消息,祝安生和池澄才不得不相信这悲惨的事实,猎人还是扣下了扳机。
  得到这个消息后,祝安生和池澄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就好像他们是在进行某种庄严的仪式,直到两人吃晚饭时,池澄宣布自己晚上十点半要飞往泰国才打破了沉默。
  “去泰国?十点半?那不就还剩不到四个小时了吗?池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祝安生埋怨地说道,同时她就要放下碗筷准备去收拾行李,不过池澄阻止了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7:57:57

  “我这一次没告诉你,是因为这一次我要一个人去泰国。”
  “一个人?难道你去泰国不是调查案子吗?”
  “当然是调查案子了,我大约今天早上收到的邮件,是泰国警方的邀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8:03:48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呢?”祝安生有点不明白,她当了池澄这么久的助手,几乎都是和池澄一起办案的。
  “我们最近帮纽约警局处理的贩毒案不是刚到收尾工作吗,所以纽约这边还需要一个人配合纽约警局,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次泰国警方邀请我的案子比较特殊。”
  “特殊?是什么案子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08:09:59

  祝安生从池澄脸上看到了一丝凝重,她也意识到池澄这次受理的案件好像不简单。
  “是一共两起山村灭门惨案,两个案子加起来的受害者超过了一百二十多人。”
  饶是祝安生已经身经百战,并且也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被池澄的话吓了一跳,一百二十多人,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5:03

  “怎么会有这么多受害者?”
  “因为是整整两个村子都被灭门屠杀了,不过两个村子间完全没有任何联系,相隔距离几百公里,但因为凶手的犯罪手法一致,所以泰国警方确定两起村庄灭门惨案的凶手是同一人。”
  “可是为什么你这次要一个人去呢?贩毒案已经收尾,你大可以交给汉纳姆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5:28

  “这是因为我还没有跟你说到这件案子特殊的地方。”
  池澄难得用无奈的语气说,祝安生则是吃了一惊。
  “这还不特殊?那你说的特殊的地方究竟是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6:53

  “特殊的地方就是,其实这一次我也没有信心能侦破这个案子,所以我才让你留在纽约,因为我不想我们两个都浪费时间。”
  祝安生万万没有想到池澄的理由原来是这个,同时她也忍不住好奇起来:“你也没有信心侦破这个案子?”
  “是的。”池澄十分坦然地说道,“因为这一次泰国的警方确实可以说是用尽全力了,所以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比他们做得更好。”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9:04

  “详细情况呢?凶手到底是怎么作案的?”
  祝安生从没见过还没开始办案就已经说丧气话的池澄,于是她愈发好奇了。
  “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凶手的作案手法。根据泰国警方的分析,他都是等到夜深人静以后才拿出助燃物点火烧村,并且他放火的地点也很讲究,只有远离山林的住房他才会采用点火的方法,剩下的可能会引起山火的房子他就会选择直接枪杀屋子里的村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9:36

  “所以你该明白我为什么说自己没信心了吧,另外我觉得泰国的警方其实也没对我报多大希望,毕竟他们确实已经做到了地毯式搜索。”
  “怎么说?”祝安生惊奇地发觉池澄竟然夸奖了警察。
  “因为这个案子的性质实在太恶劣,所以泰国警察把附近几个村子的几千人都审问了一遍,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用上了测谎仪,稍微发现异常就会对那人掘地三尺一样地调查一遍,可是调查到最后,竟然一个有嫌疑的人都没有。”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09:56

  祝安生咽了一口唾沫,果然不愧是举国之力,可这样大的阵势竟然还是没能抓住凶手?这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不仅如此,还有更夸张的。排查了周遭的人后,泰国的警方不得不把怀疑对象转移到外人身上,其中有一个村子唯一通往外界的通道是一条泥路,而那条泥路的尽头连接着公路,也就是说,如果有外人想要进入村子,那么他就肯定会经过那条马路,最后转入泥路。”
  “而马路上是有道路监控的,于是泰国的警方就把那几天监控里出现的过的车全都排查了一遍,是真正地几乎动用了全国的警力,只是结果如何,我不说你大概也知道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1:09

  “所以凶手到底是怎么找到了这两个村子,并且犯下了如此罪行?按照你的说法,泰国警察基本已经排查了所有的可能,但为什么凶手能将相隔几百公里的两个村子灭门呢?他的目的是什么?”
  “谁知道呢?他就好像是一个凭空出现的魔鬼,来到人间进行杀戮游戏,最后他又凭空消失,就好像一个鬼魅,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没有信心了吗?”
  “但你还是接受了这个案子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7:23

  “我记得研究所里给纽约警局准备的材料已经做好了,你还是把那份材料送过去吧,我自己去机场就好了,至少我们还是可以对付那些愚蠢的毒贩不是吗?”
  祝安生没忍住笑出了声,她不知道那个纵横墨西哥与美国的毒贩大佬听到池澄的话会不会气得想要干掉他,但祝安生明白,他只怕很快就要没这个机会了。
  随后祝安生和池澄匆匆地把饭吃完,然后两人就正式分头行动,当祝安生拿着材料准备走进纽约警局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池澄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坐上飞往泰国的班机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7:43

  纽约警局里,送完材料后祝安生突然有点落寞,她现在该做什么呢?
  难得池澄不在了,也许她该偷个懒休息一下,明天睡到九点才起床?
  不过祝安生刚有这种想法,随即一阵吵闹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7:50

  祝安生循声望去,走廊的不远处一个妇人正拉扯着一个警察声嘶力竭哭喊道,在她身后有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约五六十岁的男人正打算阻止她的胡闹,而被这妇人牵扯到的警察则是一脸不耐的神情。
  终于,那男人拉住了妇人,警察趁机摆脱了两人,他朝着祝安生的方向逃似地走了过来,而祝安生则还听见那妇人继续断断续续地叫喊着。
  “发生了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8:15

  当这警察路过祝安生时,祝安生拉住了他,他认出祝安生后也露出了笑容。
  “是祝小姐啊,池澄先生没和你一起吗?”
  “他有事去泰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8:40

  “是这两个人的儿子因为和别人发生争执,然后被枪杀了,但他妈妈显然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每个人眼里的孩子都是完美的不是吗?但事实就是如此,毕竟监控都拍下来了,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和别人发生争执也没有办法。”
  “有监控吗?”祝安生好奇地问道。
  “你要看看吗,正好那个枪杀了她儿子的人还在逃呢,说不定你能帮她找到凶手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9:06

  祝安生没有拒绝,她一路跟随着这警察,大约七分钟后,她看到了那份监控。
  监控的位置是一处路边停车场,而这监控应该是某个商家的外监控录像,录像里可以看见,这两人似乎都刚从超市里出来,各自抱着装满东西的纸袋,而就在那个左手边的人即将打开自己的车门时,他注意到了右边那个人。
  右边那人的车是一辆厢型车,车里应该还有人,因为厢型车里的人主动打开了车门,只等待右边的人上车即可,但就在这一刻,左边那人拉住了右边的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9:31

  左边的那个人甚至顾不上自己的纸袋直接把它扔掉了,然后他说了什么,原本右边的那个人随即掏出了一把枪,伴随着一束火花,左边那个人先是往前倒了一下,但随后他又踉跄地向后躺倒过去。
  祝安生就透过监控远远地看着视频里的那个人躺在冰冷的地上一点一点地失去意识。
  但祝安生看到的还不仅于此,祝安生知道,她还看到了一个无形的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19:56


  ☆、Chapter·78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23:30


  “你们没觉得这监控有点奇怪吗?”
  祝安生说话时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屏幕,她看见监控里那个人倒下后缓慢地死去,他的身下慢慢渗出一滩在监控里看起来是黑色的血迹,而那个用手-枪击中他的人还偷走了他的钱包,最后当厢型车开走,那个人还固执地要转头去看,但他已经没有力气,祝安生看到了他最后气绝的那一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23:59

  经由祝安生解释,这警察才注意到了这一闪而过的奇怪画面,然后不明所以地问道:“这代表了什么呢?”
  “你还没发现吗?那个歹徒拿的手-枪根本不足以造成贯穿伤,而死者倒地后他的身下出现了大滩的血迹,这意味着他的身后也有一个伤口,而我推测这应该是枪伤,这样就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向前倒下。”
  “身后的枪伤?”这警察表情纠结地说道,“祝小姐,难不成您的意思是当时还有另一个凶手在死者的背后,在这监控视频的范围外朝死者开了枪?”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29:37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死者的尸检报告呢?”祝安生着急地问道。
  “最近局里的尸检任务太多了,而这个案子几个小时前才发生,并且我们以为案情很清楚,所以应该还没有开始尸检才对。”
  祝安生摇了摇头,她立马拿出手机准备给杰弗里打电话,等电话接通她才知道原来杰弗里和他的助手布莱恩也正在纽约警局,正如这警察所说,纽约警局最近的尸检任务太多,所以杰弗里和布莱恩也被纽约警局临时邀请过来进行尸检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34:59

  最后祝安生和杰弗里以及布莱恩在那个中枪死亡的死者尸体前见面了。
  “这就是你着急叫我过来尸检的人了,他叫布莱德利.雷.卡维尔。”杰弗里看着资料说道。
  “我知道。”祝安生点了点头,她看着布莱德利.卡维尔的脸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40:10

  祝安生还记得视频里布莱德利.卡维尔奄奄一息的样子,他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而如今他就这么冰冷地躺在这里,祝安生一下子就理解了他的母亲为何哭闹。
  “你是发现什么异常了吗?”杰弗里看着祝安生问道,祝安生这么着急把他叫过来,他知道祝安生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祝安生带着手套缓缓地掀开了盖在布莱德利.卡维尔身体上的布,然后她看到了布莱德利.卡维尔腰腹上的枪伤。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48:24

  “你是想让我检查这个伤口吗?”
  杰弗里疑问道,但祝安生却摇了摇头。
  “帮我把布莱德利翻一下身。”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48:51

  “杰弗里,你继续进行尸检,我出去一趟。”
  祝安生对杰弗里说完后里立马转身离开了,当自己的猜想得到确认后,祝安生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事实上布莱德利.卡维尔根本就不是死于和他争执,并偷走了他钱包的人,布莱德利.卡维尔是在突然向前倒去的时候就中枪了,与他争执的人只是在那以后才开了枪,所以这就意味着,布莱德利.卡维尔枪杀案中真正的凶手是一个掌握着远距离杀伤性武器的恐怖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49:17

  但唯一让祝安生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那个人会枪杀布莱德利.卡维尔?难道布莱德利.卡维尔还有什么仇家吗?
  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最要紧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祝安生生必须马上把这个消息通知出去,因为还有一个正携带者远距离杀伤性武器的凶手正在逍遥法外。
  当祝安生走到警局准备通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警局里每个人的神色似乎都很慌张,于是她抓住了一个人询问情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49:42

  “发生了什么?”
  “又有枪击案发生了!”
  那个警察只是匆匆说完一句话后就离开了,可是祝安生却感觉自己仿佛被一颗子弹射中了,她的内心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50:07

  祝安生找到了一个熟识的探长,找到他时,那位探长也正在焦急地打电话中,从他的口里,祝安生了解到了最新发生的一起枪击案的详情。
  “这一次的枪击案发生在餐馆外面,受害者是一个女性和她的女儿,客人看见后由此引发了骚动,所以我们都在跟进这件事。”
  “凶手呢?有人看到凶手吗?”祝安生也焦急地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50:32

  “就是这一点最让人疑惑,虽然有客人目睹了枪击案,但却没有人看到凶手。”
  “凶手用的是不是远距离的武器?”
  “案发地点没有高楼,视野很开阔,但却还是没有客人看到凶手,并且根据目前传送回来的现场勘查的情况,你的分析应该是对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57:33

  “那就糟了!”
  祝安生这句话把这位探长吓了一跳,他赶紧神色慌张地问道:“怎么了?”
  “今天大概下午傍晚的时候也发生了一起枪击案,因为有监控的原因,所以大家都以为凶手是和死者争执的那个人,但我看了监控后发现了异常,所以刚才我去检查了尸体,我发现,那个死者其实也是死于远距离的杀伤性武器,因为在监控里并没有发现另外一个凶手的踪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58:01

  仿佛是为了印证祝安生的这番话一样,一个警察疾跑过来,然后他气喘吁吁地说道:“又,又发生枪击案了!”
  祝安生看到了那位探长焦急恐惧的表情,她知道,这一夜的纽约城注定是不会平静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7:59:26

  直到夜里两点,祝安生才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家,到她离开纽约警局时,纽约警局已经正式确定布莱德利.卡维尔和之后的两个死者都是死于同一把枪械。
  至此,一个仿佛梦魇般的杀手再次诞生,这一个消息在这一夜被所有媒体狂载,于是神奇地,纽约城迎来了最宁静的一夜。
  祝安生不得不承认,连她开车回家时都忍不住小心打探了一下周遭的环境,这一个凶手实在太可怕了,他就好像一个幽灵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然后轻轻扣动扳机,一个无辜的生命便就此逝去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8:04:29

  谁都怕死,祝安生也不例外,但其实祝安生更怕的是,自己会死得这么毫无意义。
  如果池澄在就好了,祝安生忍不住地想到,大概池澄也不会料到,就在他刚离开纽约城的这一夜,便会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
  直到走进家把门关上以后祝安生才感觉安心了一些,偌大的房子静得出奇,祝安生疲惫地去打开了浴室的淋浴蓬头,她希望能借着温热的水流冲走今天的劳累,但她没想到布莱德利.卡维尔会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8:10:22

  祝安生忘不了,她忘不了布莱德利.卡维尔无力死去的场景,他明明那么英俊健康,他还能有一个平凡而幸福的一生,但这一切都随着他的倒下而破灭了。
  难道这就是命运吗?
  祝安生不愿意再去细想,可是监控里的画面却死命地钻进了她的脑子,她看到监控的画面在自己的脑子里一点一点地放大,一直放大到她的脑海里只剩下布莱德利.卡维尔开合的嘴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05:04

  看着布莱德利.卡维尔的嘴巴,祝安生想到了池澄最近在学习的唇语。
  祝安生赶紧关掉了淋浴蓬头,裹上一条浴巾后她就直奔向池澄的书房,在池澄书房的电脑中,祝安生找到了池澄学习唇语的视频教材。
  祝安生紧盯着视频,然后她开始尝试让记忆里的画面与之比对,最后,她断断续续地念出了那几个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05:29

  “放开她。”
  “报警。”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的和-谐词真多……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05:54

  祝安生能辨识出的话就只有这些了,但她明白,就算只有这些也足够了。
  一切就好像布莱德利.卡维尔的母亲所说的那样,他的儿子并没有和别人发生争执,当时布莱德利.卡维尔一定发现了什么,所以他才会去阻拦那个人上车,而根据“放开她”和“报警”这两句话,祝安生有理由相信布莱德利.卡维尔是发现了那辆厢型车上有一个被绑架的女孩儿。
  所以那个歹徒才会掏出枪,他根本不是因为“争执”才想要枪杀布莱德利.卡维尔,他想要枪杀布莱德利.卡维尔,完全只是因为布莱德利.卡维尔发现了他的罪行。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06:52

  祝安生这一刻才明白,布莱德利.卡维尔根本不是因为口角争执才被枪杀,他的死也不是毫无意义,正相反的,他是英雄。
  祝安生想要真正确定监控里布莱德利.卡维尔到底说了什么,她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池澄,但她随后才记起,池澄现在恐怕还在飞机上才对,不过祝安生很快又想到了新的解决方法。
  在池澄抽屉的名片夹里,祝安生找到了他的唇语老师大卫的名片,随后她就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2:19

  “大卫,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但我现在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电话一接通祝安生便立马诚恳地说道,电话里大卫的声音还带着困意,但三十分钟后,他还是如约赶到了纽约警局并与祝安生会和了。
  “我希望你的事情确实足够重要,这样才对得起我大晚上冒着生命危险赶过来,另外这一次加上我赶路的时间,我要收取双倍的报酬。”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3:56

  大卫略带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可他没想到祝安生竟然一口就答应了,然后祝安生便拉着他急忙地走向了存放监控的技术室。也正是这个时候,大卫才意识到了他这一次这份工作的严重性。
  “我需要你帮我解读这个人说的话。”到达技术室,重新调出那份监控后,祝安生指着布莱德利.卡维尔说道。
  技术员帮忙把监控视频放大了,不过即使这样大卫也还是得完全凑近才能看得清布莱德利.卡维尔的口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4:23

  “这是一起绑架案,那个开枪的人就是绑匪,被枪击中的人是发现了车上被绑的女孩儿才上去争辩的,他威胁那个人放开那个女孩儿,不然他就要报警,所以那个绑匪才会掏枪射杀他。”
  “你确定吗?”祝安生有点激动地问道,因为她明白,只要大卫的话得到确认,那么布莱德利.卡维尔死亡的性质也就会完全转变了。
  布莱德利.卡维尔会褪去因为口角而被人枪杀的可怜虫这一个名头,他还会得到自己原本就应该拥有的英雄的荣誉,而祝安生想,这大概会是对他可怜的父母最大的慰藉了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4:49

  同时祝安生还明白,这也意味着他们给了那个被绑架的女孩儿一个获救的希望。
  “我确定。”
  听到大卫的这句话,祝安生竟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她立马带着大卫找到了先前和她谈话的那位探长。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5:18

  “你们确定吗?还有一起绑架案?”因为突然发生的连环枪击案,几乎整个纽约警局的警察都不得不留下来加班了,而这位探长又听到了这种消息,他差点手一抖把自己的咖啡都扔了出去。
  “对,我们确定,同时布莱德利.卡维尔也不是因为什么争执而被人枪杀,他当时是想要上前去阻止那个绑匪才会被枪杀的。”
  “这么说他是个英雄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6:39

  探长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见祝安生点头后,他忍不住感慨,布莱德利.卡维尔这个英雄还真是倒霉,竟然能同时遇到两个歹徒,还成了两个歹徒共同的目标,导致最后英年早逝。
  正在这时候,探长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祝安生看到他接电话的时候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起来,不久,他就挂掉了电话,然后他忧愁地对祝安生和大卫说道:“旧麻烦还没解决,一下子又来了两个新麻烦。”
  祝安生知道自己发现的绑架案肯定是新麻烦之一,但探长说的是两个新麻烦,自然另一个新麻烦就该是探长刚刚接到的电话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7:16

  “又有人被枪击了对吗?”祝安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一次是一个男性,地点距离上一起枪击案并不算远,同样这一次也有人目睹这个死者被枪击,但却还是没有人看到凶手。”
  “为什么一直没有人能目睹到凶手呢?难道凶手是潜伏在高处用狙-击枪作案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2 19:18:25

  “这一次枪击案的地点和上一次的地点距离很近,周围都没有你说的制高点,而且根据几个死者体内发现的子弹碎片,我们分析出枪击案凶手使用的应该是步-枪才对。”
  “一个人拿着步-枪,又没有制高点,他怎么做到不被人发现然后疯狂作案呢?”祝安生疑问道,只是可惜,这位探长也不知道答案:“也许凶手是一个幽灵吧,所以他才能如此猖獗地犯案还不被发现。”
  大卫一直沉默地站在旁边听着祝安生和探长的对话,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吓到了,他决定未来一段时间还是不要出门好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