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0 23:32:44 点击:631 回复:55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到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3:49

  “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祝安生坐下后对着那个绑匪微笑地说道。
  “我已经全都说了,你们到底还想要做什么?”这绑匪看着祝安生惶恐万分地说道,祝安生在他的眼里已经完全是魔王般的存在了。
  “只要你坦白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那我很快就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4:15

  祝安生看穿了这个绑匪的心思,她忍不禁心生嘲讽,明明是一个绑架杀人都做得出来的混蛋,实际上胆子却这么小,果然痛苦都只有亲身经历后才能明白。
  “你想要问我什么?”
  祝安生拿出手机,她随手点开了一篇新闻,在新闻里,她找到了布莱德利.卡维尔的照片。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4:40

  “你还认识他吧。”
  祝安生说着并把手机递了过去,那个绑匪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你们都已经查到了,这个人又不是我杀的,我只是开枪击中了他而已,你还想问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5:05

  祝安生看见那个绑匪低头心虚地说,然后她重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你确实很幸运,在你准备枪杀布莱德利.卡维尔时,同时连环枪击案的凶手也瞄准了他,并且连环枪击案的凶手比你更早一步击中了布莱德利.卡维尔,随后你射出的那一枪也不是致命伤,但这一切都改不了你想要杀掉布莱德利.卡维尔将他灭口的事实。”
  祝安生咄咄逼人地说道,那个绑匪也愈发低下了自己的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5:31

  “不过我这次来并不是想和你争论这一点,我来只是想问问你,连环枪击案的凶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
  祝安生突如其来的问题问懵了那个绑匪,同时也让审讯室外关注着审讯室的几个人一头雾水。珍妮弗也因此陷入了思考,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为什么祝安生会问出这个问题,同时她也理解了为何祝安生会如此着急,因为这很有可能将成为整个纽约连环枪击案的转折点!
  “连环枪击案的凶手?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会认识连环枪击案的凶手呢?”这绑匪困惑不解地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5:55

  “你不要再说谎了,当时你向布莱德利.卡维尔开枪的那个角度看过去只有一排路边的停车场,旁边就是一条公路,所以你的视线根本不可能被阻挡,你肯定能看到的凶手的!”
  祝安生威严地质问道,可是她却惊奇地发现,她在那个绑匪的脸上看到了真实的慌张与恐惧。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想开枪的,当时他向我扑过来,我还以为他是要打我,所以我就开枪了,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他啊!我也没看到那个凶手,我真的不知道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6:20

  那个绑匪极力地辩解道,他的手和脸上的眼泪都已经不听使唤了,看到他这幅样子,祝安生不得不再次陷入了沉思。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祝安生想不通。
  祝安生努力回想着监控里的录像,她确信这个绑匪肯定能看到那个凶手才对,可是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绑匪会没有看到那个开枪的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6:46

  难道是这个绑匪在骗自己吗?可祝安生也不相信这样一个神经大条,犯罪时连监控都注意不到的罪犯竟然能有这样的演技。
  所以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个绑匪会没有看到那个凶手呢?
  难不成那个凶手真的只是一个幽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7:11

  否则他怎么能在毫无遮挡物的情况下避开所有人的眼睛呢?
  祝安生实在想不明白,她只能暂时从审讯室离开,珍妮弗追上了失魂落魄的她。
  “安生,你没事吧。”珍妮弗安慰地说道,因为其实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也觉得那个绑匪应该能看到连环枪击案的凶手才对,可是为什么连这个绑匪也没有看到那个凶手呢?难不成连环枪击案的凶手还能隐身不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7:36

  “我没事。”
  祝安生摆了摆手,正巧这个时候她接到了子弹碎片比对结果的电话。
  “能确定吗?那太好了,谢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8:01

  祝安生的通话异常简短,珍妮弗好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我把肖恩身体里的子弹碎片送去进行比对了,因为我怀疑肖恩也是被连环枪击案的凶手所杀,而现在比对结果出来了。”
  “结果怎么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8:26

  祝安生的眉头皱了皱,她心中悲伤的情绪难免再次涌了上来:“结果出来了,他们对比了膛线在子弹上留下的痕迹,然后确认了肖恩所中的子弹也出自同一把枪。”
  说完这句话后,祝安生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肖恩中枪的场景。
  肖恩一定是找到了那个凶手,而凶手不想被肖恩纠缠,又无法摆脱它,所以凶手直接一枪了结了肖恩的性命。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8:52

  肖恩到底是怎么找到那个凶手的?祝安生还不明白,而随着肖恩的死亡,这也将成为永远的谜题,但祝安生很明白一点,她一定会抓到那个凶手,不管他是人,是鬼。

  ☆、Chapter·85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9:17



  布莱德利.卡维尔的父母领回肖恩的尸体时,他们俩都异常地平静,祝安生想要上前道歉,不过他们提前看出了祝安生的意思,并阻止了祝安生。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49:42

  “其实我们都猜到了,我们都猜到了肖恩总有一天会去找布莱德利,只是我们没想到那一天会来的这么快,所以这一切与你无关,我们都明白,我们会把肖恩葬在布莱德利的旁边,我想肖恩和布莱德利都会很高兴的。”
  祝安生最后只能目送着布莱德利.卡维尔父母远去的身影,他们的身影愈发渺小,可祝安生却看到了笼罩在他们世界里的巨大阴霾。
  祝安生该怎么做?她无法慰藉这对已经心碎的夫妇,她也挽救不回善良的布莱德利.卡维尔以及神奇的肖恩,她能怎么做?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0:07

  她要抓到凶手。
  祝安生的心里有一个无比坚定的想法,所以她重新找到了自己相识的那位探长。
  “你要所有与连环枪击案相关的材料?”探长对祝安生突然提出的要求有些意外,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一下释然了,“是因为肖恩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0:33

  “不仅是因为肖恩,也是因为我想抓到那个连环枪击案的凶手,已经死了太多无辜的人了,哪怕我的力量可能微不足道,但我也想尝试一下。”
  探长当然不会不明白祝安生的想法,只是他还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如果这件案子是我在办理,那我当然会毫不犹豫把资料给你的安生,只是现在主导这件案子的人是FBI,所以我也无法决定是否能把那些资料给你。”
  “那谁能做这个决定?”祝安生立马换了一个问题,这位探长做不到,那她就去找能做这个决定的人好了,总之她一定不会放弃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0:57

  探长脸上的神色一下子更加为难了,然后他还是对祝安生说出了实情:“现在主导这件案子的人名叫威廉.克鲁兹,不过我觉得你从他手里拿到资料的可能并不大。”
  “为什么?”
  “因为威廉.克鲁兹和池澄有一些不算愉快的交往,从前威廉.克鲁兹负责的一桩案子迟迟难以破获,于是威廉.克鲁兹的上司就找来了池澄,至于结果是什么,我想你应该能猜到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1:23

  “好,我知道了,谢谢。”
  祝安生对探长道完谢后就要离开,探长最后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还是要去找他对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1:47

  祝安生没有回答探长,但探长已经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
  祝安生简单询问了一下便知道了威廉.克鲁兹在哪儿,三分钟后,她在一间办公室里找到了正在查看案件资料的威廉.克鲁兹。
  威廉.克鲁兹并没有关门,不过祝安生还是礼貌性地敲了敲敞开的门。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2:13

  听到敲门声后威廉.克鲁兹才注意到了祝安生,看到陌生的祝安生,他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祝安生缓缓地走到办公桌前,她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威廉.克鲁兹,她得说威廉.克鲁兹是一个颇为有魅力的中年男人,哪怕他现在的样子有些不拘一格,但这似乎给他增添了更多的魅力。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2:38

  “您好,我叫祝安生,是池澄的助理,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您,我想查看连环枪击案的资料。”
  祝安生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威廉.克鲁兹愣了一下然后才微笑着反应过来。
  “怎么,池澄现在都已经不自己出面,派一个助理来就想打发我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3:03

  “池澄现在还在泰国呢,泰国也发生了一件恐怖的案子,不然我想池澄一定会来找您的。”
  “泰国,是那件村庄灭门惨案吗?那的确是一件棘手的案子,不过既然不是池澄要办理这件案子,那你为什么想要连环枪击案的资料呢?”威廉.克鲁兹好奇地看着祝安生。
  “因为这一次是我想要抓到连环枪击案的凶手。”祝安生平静地回答了威廉.克鲁兹的问题。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3:28

  “有趣。”威廉.克鲁兹笑着说道,“不过你觉得我会把这么重要的资料交给一个连警察都不是的人吗?”
  威廉.克鲁兹静静地注视着祝安生,他在等待祝安生的答案,而祝安生也明白,这个答案会注定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您一定会给我的,因为您和我一样渴望侦破这个案件,不然您就不会放弃今天重要的约会,然后留在这里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3:53

  威廉.克鲁兹奇异地看着祝安生,他忍不住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池澄时的心情。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因为您在日历上的今天画了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4:19

  威廉.克鲁兹这才想起了办公桌上的日历,然后他不禁暗骂自己愚笨。
  “不过这又不是我的办公室,我只是因为连环枪击案才临时借用了这间办公室,如果这个日历上的圈是原主人画的呢?”
  “因为您画的圈比较特殊,您画的圈都很标准,这和您在档案上画圈做的标记是一样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4:44

  威廉.克鲁兹又低头瞧了瞧自己面前的档案,他确实在上面画了很多圈作为标记。
  “观察力不错,池澄身边果然都是人才。”威廉.克鲁兹夸赞道,“不过有一点你还是说错了,不是我放弃了今天的约会,是我的女儿想让我破获这件案子,所以她今天早上打电话允许了我不去观看她在学校里的表演,并不是我主动放弃的。”
  “我觉得她肯定会很喜欢你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5:09

  威廉.克鲁兹又冲着祝安生善意地笑道,随即他打了个电话,不久,祝安生就成功拿到了连环枪击案的资料。
  连环枪击案的受害者现在已经上升到了十三人,所以整桩案件的资料也多到了夸张的地步,祝安生不得不叫来了珍妮弗帮助自己查看这些资料。
  “抱歉打扰你的休息时间了。”祝安生歉疚地对珍妮弗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5:34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纽约再次陷入了黑暗,珍妮弗也早该下班回家休息的,不过因为祝安生的请求,所以她留了下来。
  “这有什么,能看到这些资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话说FBI也真是霸道,明明是我们警局的案件,他们一来我们就得全都交给他们处理。”
  珍妮弗埋怨道,她当初被踢出连环枪击案分派去绑架案分明就是一种发配,然而因为有祝安生的帮助,她们仅用了不到一天就解决了绑架案,这让珍妮弗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5:59

  “等这次的麻烦解决了,我请你吃大餐。”
  “那我可不客气了。”珍妮弗一下子更高兴了,“话说你要来这些资料是想找什么?”
  “我是想找到连环枪击案凶手的习惯和特征,所以待会儿查看资料的时候,你只要发现不同的受害者中有什么相似的共同或者共通点,抑或是你发现了什么疑点,把这些记下来然后告诉我就好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6:25

  祝安生对珍妮弗说明了查看的重点,随后两人就全心地钻进了茫茫的资料中。

  次日凌晨,珍妮弗已经劳累不支趴在桌上睡着了,而祝安生刚刚喝完了她的最后一口咖啡。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6:50

  喝完咖啡,祝安生彻底陷入了沉思。
  她终于看完了所有的资料,然而最终找到的信息却少得可怜。
  其中最大的疑点当然还是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有人能目睹到这个凶手呢?死者遇害的地点虽然不是什么繁华的街区,但也不至于人迹罕至,许多人都目睹了被害者遭受枪击的过程,然而为什么就是没有人能看到开枪的凶手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7:15

  最后祝安生和珍妮弗找到的也许有用的信息还有一点,那就是几乎所有的遇害者都是心脏部位遭到了枪击。
  一个两个受害者出现这样的情况祝安生还能理解,可当十三个受害者全都是这样的情况,祝安生就不得不认真思考一下了。
  为什么凶手总是瞄准受害者的心脏部位呢?难道他对心脏有什么特殊的执着?祝安生想不通,然而除了这些信息,她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疑点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7:40

  这一个凶手真的就好像是一个幽灵,他只为了杀戮而生,每一次他都只是悄然地埋伏在黑暗的角落,然后他带走一个无辜者,最后他就消失在了黑暗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怎么会这样呢?祝安生想不明白,她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泥沼,死亡的阴影就要将她吞噬。
  如果自己是肖恩就好了,祝安生忍不住地想,因为肖恩就能找到那个凶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8:09

  肖恩!
  祝安生感觉自己仿佛是触电一样,她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肖恩能找到那个凶手呢?它是怎么找到凶手的?另外祝安生突然想起了肖恩和其他十三个受害者的一点不同,其他受害者都是死于远距离的狙击,警方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凶手开枪的位置,但肖恩不同,肖恩是死于近距离的射击,所以肖恩死亡的地点就是凶手当时停留的地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8:31

  想到这里,祝安生忽然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再次回到肖恩被杀的现场。
  凶手当时停留在那里是为了什么呢?祝安生唯一能想到的结果就是,凶手当时肯定是想要再次犯案,然而他被肖恩发现了,于是他枪杀了肖恩并紧急地离开了那里。
  所以那个地方一定有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了凶手是如何屡次杀人却没被目击到的原因。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8:56

  祝安生临走前为珍妮弗披了一件衣服,然后她就直驱向肖恩被杀的地点。
  祝安生还记得,肖恩是在那个超市的两条街外被杀的,当她再次回到那里时,围起的隔离线还没有拆除,而在隔离线里,那块地面上是一滩已经干涸变黑的血迹。
  祝安生跨过了隔离线,蹲在肖恩留下的血迹前,她强忍住了悲伤,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必须找到那个凶手杀人而不被发现的秘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9:21

  祝安生站在这块血迹旁,当她凌晨再来到这里的时候,当她看到隔离线外停驻的几辆汽车时,她才突然意识到,肖恩死亡的地点也是在一排停车位的旁边,这不禁让祝安生想到了布莱德利.卡维尔被枪杀的场景。
  布莱德利.卡维尔也是在路边停车场被枪杀的,这一切有什么联系吗?
  祝安生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凶手是在坐在车里杀人的呢?杀完人后他就能随即开着车逃跑,所以他才能这么快地就离开犯罪现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2:59:46

  然而祝安生还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凶手如果是在车上犯罪,那么他就必须拿着步-枪从车窗探出身杀人,这样的行为同样也非常引人注目,一次两次不被人发现也许还有可能,但如今凶手已经杀了十三个人,他怎么可能会一次都不被发现呢?
  所以真相到底是什么?凶手到底藏在哪里杀人才不会被发现呢?
  祝安生忍不住再次低头沉思起来,然后突然,她想到了资料里的疑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0:11

  为什么凶手总是射击死者的心脏部位呢?为什么永远都没有人能看到凶手杀人呢?
  祝安生又看了看自己身处的这个停车位,她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为什么没有人能目睹到凶手的杀人过程呢?因为他藏起来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0:37

  为什么凶手总是射击死者的心脏部位呢?因为他能瞄准的致命部位只有心脏。
  这一刻,祝安生终于明白了一切。
  凶手就是在车里杀人的,甚至很有可能他还有一个同伙,所以他才能快速地逃离犯罪现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1:02

  但正如祝安生之前的所想,凶手拿着步-枪从车窗探出身杀人也非常明显,他不可能没有被看到,但如果,凶手只是藏在车里呢?
  凶手并不需要从车窗探出身,他只需要有一辆可以折叠后座的车,然后他就可以在后备箱上开一个孔洞,最后,他仅仅只从这一个小小的孔洞里就可以完成杀人过程。
  所以没有人能看到凶手,因为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别人的视野中。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1:27

  而这就是为什么他只能射击受害者的心脏,因为后备箱的高度有限,他射击的范围被限制了,而在这个范围内,他最有把握让受害者一击毙命的只要心脏。
  终于,在这一刻,祝安生看到了“幽灵杀手”的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比较长,所以写得久了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1:52

  值得一提的是,安生面对的这个后备箱杀手是真实存在的,也非常有名,只不过地点是美国的华盛顿。
  不过现实里的这个杀手最后被抓的原因有点平常,所以我进行了改动,会更精彩,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了解一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2:17

  ☆、Chapter·86

  将后座收起,然后连通后备箱与后座的空间,这样就能足够趴下一个人了,最后再开一个孔洞,如此一来杀手就能仿佛幽灵一般随意游走轻松地收割无辜者的性命。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2:43

  祝安生都被自己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给震骇到了,她下意识地看向周围那些停住的汽车,在这一瞬间,祝安生感觉每一辆汽车都仿佛变成了一个幽灵,他们正对着祝安生森然地冷笑着。
  这就是事实吗?祝安生开始努力回想自己看过的案件资料,她终于再次发现了十三个受害者中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共通点,无一例外的,每一个受害者被枪杀的地点道路都十分通畅。
  就好像肖恩遇害的这个地方,这里的行人不多,但也不至于难见人影,仿佛凶手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值,这样既不会因为人多而有人注意到他后备箱上的孔洞,也刚好能让一些人目睹到受害者被枪杀的过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3:10

  最后就是这样恰到好处的地方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交通拥堵的现象,这样一来凶手杀完人以后随即就可以逃离现场,而且祝安生觉得这个幽灵杀手很可能还有一个开车的同伙。
  十三个受害者,其中一个受害者遇害的地点祝安生也去过,她知道那一条街都是没有停车位的,而如果凶手是在车里杀人,那么他就肯定是在汽车行驶的过程中开的枪,这也就意味着肯定还有另一个人在开车。
  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祝安生该怎么找到那辆车,以及两个凶手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3:34

  祝安生抬头寻找了一下,让她失望的是这条道路并没有监控,案情一下子就再次陷入了僵局。
  无法确定车型或者车牌号,祝安生也没有抓到凶手的把握,她只能暂时将这个猜测埋在心底。
  回警局的途中,祝安生的胃突然一阵痉挛,她连忙找了个车位停下,休息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缓和回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3:59

  这个时候祝安生才想起,她已经十多个小时都没有吃东西了,生产的本能驱使着她找到了一家路边的咖啡厅。
  咖啡厅里,祝安生一口气点了四份三明治,服务生贴心地询问了祝安生是否还有什么朋友,这样她可以帮祝安生换一张四人的桌子,祝安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她坦然地拒绝了服务生的好意。
  大口咀嚼着三明治,祝安生还一边打量着咖啡店里进进出出的客人,阳光依旧逐渐唤醒了沉睡的纽约城,每个人都要开始自己日常又平凡的一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4:23

  进入咖啡店的客人很多,但能像祝安生这样坐下享用的却寥寥无几,每个人的脚步都是匆忙的,从喝下那口咖啡开始,便又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天。
  看着看着,祝安生不禁露出了微笑,其实平淡质朴的生活也很美好,就好像她手里的这份三明治,简单的面包,几片新鲜的生菜,再加一些可口的番茄,最后少不了的是煎得金黄的培根,看似简单的搭配,但只要用心感受,一口咬下去也能尝到各种美妙的滋味。
  祝安生收回目光的时候正好和对面一个正捧着笔记本打字的男生对上了眼,祝安生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可是她没想到那个男生竟然直接主动地走了过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3:04:51

  “你好。”
  这男生向祝安生伸出了手,祝安生也不得不与他握了手。
  “这些你一个人都能吃的掉吗?”那男生用新奇的眼神看着祝安生笑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5:04

  “我昨天晚上忘记了吃饭。”祝安生尴尬地解释了一下,她想要喝咖啡润口,但却差一点被咖啡呛到了喉咙。
  “我能认识一下你吗?我叫安德鲁。”
  祝安生忽然发现这个名叫安德鲁的男生看自己的眼神里仿佛带着点点闪烁的星光,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安德鲁是想搭讪自己。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5:30

  明白了安德鲁的意图后,祝安生偷笑了一下,如果安德鲁真是想搭讪自己,那么他的搭讪方式可真够糟糕的,不过祝安生得承认,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只是让她这两天阴郁的心情快活了不少。
  “你是作家吗?”祝安生没有随意告诉别人自己信息的习惯,所以她岔开了话题。
  “对啊,我正在一篇关于关于魔法的小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5:55

  安德鲁见祝安生主动问了自己问题,他还以为祝安生这是对他感兴趣呢,不过事实上祝安生的思绪仿佛一下子飞过了海洋,一直飘到了泰国。
  “我也认识一个作家,不过我已经好几天都联系不上他了。”
  祝安生好像是在对安德鲁说话,但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安德鲁没有听懂她的这句话。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6:20

  “我有两张莎士比亚话剧的门票,就在这个礼拜,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吗?”
  安德鲁决定不再纠结,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而祝安生则只是单纯对现在竟然还有约女生出去看莎士比亚话剧的人感到惊奇,她觉得这个安德鲁还真是可爱。
  “不好意思,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6:45

  祝安生的这句话还没说完,突然,一股仿佛让她窒息般的危机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她下意识地抓住安德鲁的胳膊然后把他拉向了自己的方向,安德鲁整个人都猝不及防地倒向了祝安生。
  下一秒,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哗啦声,祝安生的耳畔响起了一声枪响。
  就仿佛是甜美的草莓派跌落到了地板上,纽约城早上的阳光都不再温暖,所谓平凡生活好像变成了一面镜子,与咖啡店的玻璃一起碎得一塌糊涂。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7:10

  随后祝安生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咖啡店里,咖啡店外的人行道上,每个人都惊恐地趴下了身,唯有祝安生的眼睛还睁得老大。
  是凶手!
  祝安生脑海里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然后在每个人都趴伏在地面时,她站起了身。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7:36

  祝安生明白她必须要看到凶手的车辆,哪怕是死。
  而就在祝安生站起来的那一刻,一枚子弹从她的胳膊上擦肩而过,然后祝安生的身后响起了一阵墙壁碎裂的声音。
  鲜血飞快地染红了祝安生的袖子,不过祝安生仿佛感受不到疼痛,她飞快地扫视着咖啡店外所有的车辆,然后她仿佛陷入了迷雾,距离实在太远,她根本分不清子弹飞来的方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8:00

  到底是哪一辆?祝安生的眼珠在焦急地转动着,忽然,她看到了一抹银色飞快消失在了一条路的转角。
  良久,当一切似乎都回归平静后,所有人才纷纷惶恐地猫着腰逃离了自己藏身的地方,安德鲁也拉住祝安生躲到了墙壁后面,然后他发现了祝安生流血的胳膊。
  “你受伤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8:26

  安德鲁难过的问道,他还沉浸于刚才的突发状况中难以自拔,因为他知道,如果刚才不是祝安生拉了他一把,那么他现在肯定已经中弹了。
  祝安生恍惚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她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受伤了,但祝安生却一点也不在乎,她甚至有些高兴,虽然她没有看清车型,更不用说的是车牌号,但她只是看到了那辆车的颜色。
  那是一抹带着冷冽锋芒般的银色。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8:51

  祝安生回头看了看混乱无比的咖啡馆,人们的惊恐都还没有消散,然后她看了看自己的桌子,桌子上的三明治和咖啡都已经基本全掉在了地上,但祝安生看到自己的桌子上还有最后一份三明治。
  祝安生就那么淡定地走了过去,她拿起了那份三明治,然后大大地咬了一口。
  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三明治,祝安生仿佛吃到了无数的酸甜苦辣。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9:16

  “你不要紧吗?”
  安德鲁还是非常担心,但刚刚劫后余生的他还是不敢离开躲藏的那面墙壁,他只能站在那里担心地询问祝安生。
  祝安生迅速地吃完了那块三明治,然后对安德鲁报以了一个无所谓的微笑,最后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探长的电话。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09:41

  “探长,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威廉.克鲁兹吧,还有负责连环枪击案的主要人员,你都帮我召集一下好了,我现在马上就回来,我想我应该已经找到了凶手的信息。”
  祝安生听到了电话那头探长欣喜不已的声音,然后她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随后,祝安生又拨通了马克.斯皮格尔的电话。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0:07

  “你好啊。”马克.斯皮格尔的声音里带着一些好奇,自从他和祝安生相识以后,这还是祝安生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马克,我知道以前都是池澄在跟你合作,不过这一次是我有一个很好的新闻,不知道你要不要呢?”
  不久,马克.斯皮格尔与祝安生愉快地结束了通话,祝安生答应稍后会把更详细的内容发送给他。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0:33

  最后,祝安生婉拒了安德鲁的邀约,安德鲁是个好男孩儿,但很显然,祝安生并不能成为和他一起观看莎士比亚话剧的人。
  祝安生一往无前地驶向了纽约警局。
  在开车的时候,祝安生忽然想起了阿甘的那句话。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0:57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会吃到什么味道。
  而祝安生觉得,她的生活已经是一场话剧,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迎接自己的是否会是一颗子弹,所以能吃到巧克力的人,就请你珍惜那盒巧克力的味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1:26

  ☆、Chapter·87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1:52

  祝安生才走进纽约警局就遇到了那位探长,显然他是特地站在这儿等她的。
  “你终于回来了。”探长见到祝安生,长舒一口气道,然后他注意到了祝安生染血的袖子,“你受伤了?”
  祝安生闻言瞧了瞧自己的胳膊,然后她不以为意地说道:“只是擦伤而已,早就已经不流血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2:13

  “发生了什么?”哪怕这位探长已经和祝安生颇为熟识,但他依然总是被祝安生震惊到。
  “我遇到了那个连环枪击案的凶手了。”祝安生毫无隐瞒地说道,“并且我还顺便救了一个人。”
  “你遇到那个凶手了?”探长又惊又喜地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2:40

  “不仅如此,我还觉得我已经找到了连环枪击案的真相,或许我们很快就能抓到这个凶手了。”祝安生说话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了那抹银色。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你都不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说服那些人在我的办公室等你,我都没想到原来在FBI里,威廉.克鲁兹已经算是非常开明的了,其余的那两个家伙甚至根本就不相信你找到了凶手,还是威廉.克鲁兹帮我说服了他们。”
  “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得让他们今天好好见识见识了,我一个人就解决了他们这么多人都搞不明白的难题。”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3:03

  祝安生好似开玩笑一样地说道,但事实上,她的心里也难免有一丝不悦,不过好在她很早就明白了,光靠嘴皮子是永远也无法成功说服一个人的,你必须要有拳头一样的硬实力。
  跟着这位探长,祝安生在办公室里见到了以威廉.克鲁兹为首的,三个负责连环枪击案的FBI探员。
  见到祝安生和探长一起走进办公室,那两位探员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原来祝安生就是那个自称找到了凶手的人,所以一瞬间他们眼中的不屑就更加明显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3:28

  “威廉,这就是你和我们说的,甚至比你我都更厉害的人?”一个探员讥讽意味地笑道。
  威廉.克鲁兹不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他也注意到了祝安生的伤势:“你怎么受伤了?”
  祝安生原本想打个马虎,不过当她看到那两个FBI的探员后,她就改变了主意:“因为我刚刚遇到了连环枪击案的凶手,不仅如此,我甚至还救下了一个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3:55

  在场者除了事先知道的探长,其他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不由地脸色大变,连那两个FBI探员也收起了自己脸上的轻蔑。
  “你遇到了凶手?”威廉.克鲁兹吃惊地问道,但同时他的声音里也带着一份喜悦。
  “是的。”祝安生将那两个FBI探员骤变的脸色收入眼底,她必须承认,这种感觉很不错。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4:18

  “你说的关于凶手的信息也是这个了?”威廉.克鲁兹继续问道。
  “不是,当时我也没想到会遇上凶手,我只是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预感,没想到随后就发生了枪击,不过幸好我救下了当时被那个凶手选中的目标,只是凶手逃得太快,我并没有取得什么太实质的信息。”
  听到祝安生这么说,办公室的其余四人自然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好在那两个FBI探员总归都没有再出现什么轻视的举动,显然他们也很佩服祝安生的救人之举。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4:44

  “但是,”祝安生再次开口,办公室里那四人心中的灰烬也再次燃起了火星,他们都没料到祝安生的这个转折,“我已经想到了凶手的作案手法。”
  “你知道了凶手的作案手法!”
  威廉.克鲁兹激动得差点就要给祝安生一个拥抱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5:19

  “凶手到底是怎么作案的?”其余的两位FBI探员也放下了矜持,他们纷纷好奇地问道。
  祝安生没有再卖关子,她直接地说出了谜底:“真相就是,凶手是在车里犯案,而且他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开车的帮凶。”
  “车里?”祝安生的答案似乎没能解决这位说话的FBI探员心中的疑问,“你是说凶手是在车里开枪杀人的?可是这不对啊,凶手如果是在车里用步-枪杀人,那应该有人目击到这一切才对啊,因为只要想开枪,那凶手就必须要摇下车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5:35

  “可是如果凶手并不需要摇下车窗呢?”祝安生反问道,但她的问题只是让这几个人更加疑惑了。
  “不摇下车窗,那凶手还怎么开枪杀人?”
  “凌晨的时候我再次去过肖恩遇害的地点,在那里我发现了凶手选择犯案地点的一个特性,那就是交通都非常通畅,这是为了方便他们犯案以后能快速逃离,由此,我确定了凶手使用的工具一定还有车,不然他们是不会这么精心挑选犯案地点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5:59

  “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你说的问题,凶手如果是坐在车里开枪杀人,那么肯定会有人目击到这一切才对,然而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凶手到底是如何疯狂杀人,还能完全避免被人目击到呢?最后,我猜出了凶手的诡计。”
  “凶手的诡计?”
  办公室的气氛都随着这一句话变得凝滞,每个人都在屏息期待祝安生的答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6:24

  “事实就是,凶手有一辆可以折叠后座的汽车,然后他们连通了后座与后备箱的空间,最后他们在后备箱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孔洞,从这个孔洞里,他们带走了十多个无辜的生命。”
  饶是办公室里的这几人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他们还是被这个诡计震骇到了,一下子似乎所有的迷雾都消失了,曾经神秘的幽灵杀手此刻也仿佛不再那么可怕惊悚了。
  “但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吗?”威廉.克鲁兹追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6:49

  “当然不是,你们还记得之前所有的死者,他们的枪伤都在哪里吗?”
  “你是说心脏?”
  “对,我之前就奇怪过,为什么凶手一直都这么执着于射击受害者的心脏呢?然后我就想到了那个诡计。因为只能从孔洞里杀人,所以哪怕凶手有高超的狙击技术,但他也只能受到限制,而在这个限制范围里,心脏是他唯一最有把握一击毙命的部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7:15

  祝安生的话音落下,办公室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尤其是那两位FBI探员,他们如今甚至都羞于去直视祝安生,所以他们只能默默地撇过头。
  最后,还是威廉.克鲁兹带头为祝安生鼓起了掌。
  “真是了不起,这些就是你一夜的成果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7:40

  “当然不止我一个人了,珍妮弗也帮我了很多忙。”
  珍妮弗此刻还伏在桌上酣睡,她还不知道,祝安生的一句话就为她不久后的升职铺平了道路。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8:12

  当祝安生听到威廉.克鲁兹的这个问题,她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她想起了自己刚刚遇到池澄的时候,她也总是很喜欢问池澄这个问题。
  “我说过我遇到凶手的时候并没有取得什么太有用的实质信息,因为凶手是在逃得太快了,我甚至来不及看清车型和车牌号,不过我记住了凶手车辆的颜色,这是我们目前的优势,因为凶手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析出了他的作案手法,所以我有一个比较大胆的办法。”
  “是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8:42

  “我已经联系了马克.斯皮格尔,他是一个记者,接下来我会把肖恩的故事告诉他,然后经由他将这个故事传播出去,我相信这件事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去肖恩遇害的地点悼念它。”
  “你觉得到时候那个凶手肯定也会去那里?”威廉.克鲁兹补充地说道。
  “是的,所有心理比较扭曲的罪犯不是都喜欢回到自己的犯案现场吗?那样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去的,而我相信只要我再次见到他们的车,我就一定能认出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8:55

  祝安生说完就再次想起了那一抹银色。
  一个小时后,肖恩的事迹被成功报道了出来,眼泪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种病毒,然后它用闪电一样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纽约。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的目的不仅仅是抓到凶手。”看着席卷网络的新闻报道,探长向一旁刚刚在办公室里完成了短暂睡眠的祝安生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9:21

  祝安生也在探长的电脑上看到了那些新闻,然后她满意地微笑起来。
  她当然是故意的,因为祝安生从来就不信奉无私,她的观念里,英雄就应该得到足够的铭记,而肖恩和布莱德利.卡维尔就是那个英雄。
  是英雄当然就应该成为光,罪恶当然就应该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祝安生忘不了她曾经见过的那些疯狂追捧变态杀人犯的粉丝,她无法理解这些人诡异的内心,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让英雄得到应有的加冕,即使这一份荣耀已经来得太晚。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19:46

  忽然,祝安生看到了一篇最新的报道,已经开始有人去肖恩遇害的地点为它献花了,祝安生感觉自己的眼睛仿佛一下子穿越了屏幕,她的目光一直来到了肖恩遇害的地点,她看到了聚集在这里的那些悲伤的人。
  不过这一切显然并不是祝安生关注的焦点,她已经预感到了那一抹冷冽的银色。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有一个关于未来的巨大伏笔。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0:17


  ☆、Chapter·88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0:41


  不久,祝安生和十多个同样打扮成路人的警察前后不一地来到了肖恩遇害的地点。
  因为新闻的报道,一直都源源不断地有人涌入这个地方。不过人虽多,但却没有一点杂乱的迹象,每个人都缄默而悲伤。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1:12

  祝安生和那些便衣警察就混在这些人群里,他们分散地默默关注着包括附近几条街范围内的停车位,一旦发现有银色的车辆,他们就会立即拍下照片然后发送给祝安生,让祝安生来判断这是否就是她看到的那辆银色汽车。
  任务开始后的三十分钟,祝安生已经看过了十多辆银色汽车的照片,不过这其中没有一辆车的银色与她记忆里的银色相符,他们只能继续埋伏,而在此期间,有人悼念完肖恩后离去了,但随即又有新的人前来纪念,所以这片区域里的人倒是一点也没见少,反而有愈来愈多的趋势。
  祝安生一边监视着自己看守的这片停车位,然后一边用视线的余光去观察那些前来悼念的人,不过威廉.克鲁兹的出现打断了她的任务。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1:29

  “祝小姐,现在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们的任务恐怕要改变了,到时候就算发现凶手也不能轻举妄动,因为这一次我们面对的这个凶手是极度凶残的人物,我们都害怕凶手会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举动。”
  祝安生瞧了瞧那泱泱的人群,她也同意威廉.克鲁兹的想法,不过就是在这个时候,祝安生终于看到了那抹冷冽的银色。
  “我看到了。”祝安生小声地惊道,威廉.克鲁兹闻言旋即也朝停车位的方向望去,然后他看到了一辆银色的汽车。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1:58

  “就是那辆吗?”威廉.克鲁兹有些激动地问道,他的手都在忍不住地颤抖,终于,他们终于是发现了这个凶手的踪迹。
  “对,就是那辆车,我能确定。”祝安生肯定地回答道。
  “大家请注意,已经发现嫌疑犯的车辆,地点A区;重复一遍,已经发现嫌疑犯车辆,地点A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2:33

  威廉.克鲁兹拿起对讲机背过了身,等他朝对讲机说完话后他才重新转过身来。
  “我们不可以所有人都一起围上去,那样凶手肯定会觉察到的,而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凶手并不是一个典型的罪犯,如果这一次让凶手觉察到了我们的行动,那我觉得他们肯定不会像普通的罪犯那样逃跑,我觉得他们只会想孤掷一注地制造出更大的悲剧。”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威廉.克鲁兹当然同意祝安生的话,这也是他一开始的想法,“难道这一次我们只能放走他们了吗?不过好在我们现在倒是知道了凶手车辆的信息,后续肯定能抓到他们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2:42

  “那样太费时间了,而且这一次我的办法虽然引出的凶手,但同样也是对凶手的一次刺激,我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再次犯案。”
  情况仿佛一下子陷入了两难,威廉.克鲁兹觉得这大概是他遇到过最纠结的情况了。
  他们终于发现了嫌疑犯,可现在却不敢实施抓捕行动,因为只要一旦行动出现了什么意外,或者是被凶手提前觉察到的话,那么凶手就肯定会好像绝境里的豺狼那样奋力一击,最终制造出惨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3:18

  然而难道就这么放过凶手吗?正如祝安生所说,他们这次的行动有利有弊,固然是引诱出了凶手,但同样也是对凶手的刺激,如果放过凶手以后,在他们后续重新抓捕凶手的时间里凶手再次犯案了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选择?威廉.克鲁兹一下子没了主意。
  “你身上有配枪吗?”忽然,祝安生向威廉.克鲁兹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3:36

  “有啊,不过你不是也有一把吗?”威廉.克鲁兹不明白为什么祝安生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那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把你的配枪暂时让我借用一下。”
  威廉.克鲁兹有些犹豫,因为不管对于警察还是FBI来说,配枪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过最终威廉.克鲁兹还是选择了相信祝安生。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3:58

  威廉.克鲁兹在一个角落里将配枪交给了祝安生,然后只见祝安生收好配枪后径直朝不远处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走了过去,不久,祝安生就拎着一双长靴以及一个手包走了回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看着祝安生的举动,威廉.克鲁兹疑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你先看好那辆车。”祝安生对威廉.克鲁兹吩咐道,然后她就再次回到了那个角落里换上了长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4:32

  祝安生穿上这双长靴后果然有些宽松,因为她刚才就已经目测出了这双长靴的尺码,但这样却正好容得下祝安生的两把手-枪。
  藏好手-枪后,祝安生打开了同样是刚刚用现金买来的手包,手包里有一些简单的化妆品,这正式祝安生的需要的。
  虽然因为想到手包主人的身份祝安生难免有些介意,但她还是麻利地给自己画了一个简单而性感的妆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4:48

  最后,祝安生解开了自己白衬衫下部分的扣子,然后她将白衬衫的下摆系了一个结,如此一来,祝安生结实性感的腰肢便一览无余了。但祝安生还是怕效果不够,于是她再次解开胸前的一颗纽扣,一瞬间,祝安生平日里被隐藏的好身材终于重见了天日。
  与祝安生的身材一样的是祝安生从不在工作时间放下来的长发,但此刻祝安生终于破例了一次,她檀木一样微卷的头发因为长时间的捆绑放下来以后还带着一丝凌乱,但这丝凌乱却正好给祝安生再添了一分妩媚。
  威廉.克鲁兹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等他回过头后,他差点以为自己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同时他对池澄的嫉妒更加深了几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5:17

  “我去了。”
  祝安生说完一句简短的话后就朝那辆银色汽车走了过去,威廉.克鲁兹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他现在才明白祝安生的计划,而且他觉得这个计划还真是完美,这世界上还有哪个喜欢女性的生物能拒绝祝安生此刻的美丽吗?
  仿佛是缪斯降临到了这个世界,直到祝安生坐进了那辆银色汽车后威廉.克鲁兹才回过神来。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