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0 23:32:44 点击:630 回复:55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3 4 5 6 下页  到页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5:44

  因为距离实在太遥远,所以威廉.克鲁兹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他只能紧张地为祝安生默默助威,一直等到看见祝安生再次走出那辆车威廉.克鲁兹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发现祝安生似乎是在召唤他。
  威廉.克鲁兹连忙跑了过去,等跑到祝安生的身边后,他才看见了车里那个双手已经被戴上手铐的男人。
  “已经解决了?”威廉.克鲁兹惊喜地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6:08

  “你还没注意到吗,这辆车里只有一个人。”

  玛丽还记得那个人在自己面前倒下的场景,明明前一秒她还看见那个人正愉快地打着电话,然后下一秒他的胸前就出现了一个血洞,随即他就倒在了地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6:41

  人的生命还真是脆弱啊,直到后来玛丽才知道,那个人是连环枪击案里的第六个死者。
  “妈妈,你说肖恩会在天堂上遇到布莱德利叔叔吗?”
  一个小男孩儿刚刚把一束花放在了肖恩遇害的地点,然后他抓住玛丽的手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6:54

  玛丽看着他天真又渴望的眼睛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当然啦,他们都很善良,他们都是我们的英雄,所以他们一定会在天堂相遇的。”玛丽深信不疑地说道。
  原本玛丽也以为,和死神擦肩而过的自己应该很害怕才对,家人也建议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但玛丽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害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7:19

  当玛丽第一次看到布莱德利.卡维尔的新闻后,她就不害怕了,那一刻她就明白了,光明永远都在,恶魔永远都夺不走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向往。
  “妈妈,你说那个坏蛋现在在哪儿呢?”小男孩儿又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呀,不过妈妈知道,那个坏蛋现在一定是在一个阴暗又肮脏的地方,就好像老鼠一样,他们害怕阳光,所以他们永远都不能伤害你,所以你不用怕哦。”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7:50

  “我不怕的!我以后也要像布莱德利叔叔那样做一个英雄,我以后也要去抓坏蛋!”小男孩儿说着还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仿佛是害怕玛丽不相信他一样。
  “那可真是太好了,到时候你就可以保护妈妈和大家了,坏蛋一定会很害怕你的。”玛丽说着还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
  “坏蛋是臭老鼠呀,所以他当然会害怕我了!亨利也讨厌坏蛋,刚好它能抓老鼠,妈妈你说坏蛋会不会害怕亨利呀。”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8:25

  小男孩儿眉飞色舞地说道,只是他和玛丽都还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对话里,不远处一个人的脸色正愈发难看,最后,他的表情甚至变得扭曲起来。
  黑暗一点一点地向着玛丽和小男孩儿侵蚀过去,一抹刀锋的寒芒从那个人的袖子里亮了出来,然后他就好像老鼠一样悄无声息地行走着,寒芒正一点一点地逼近玛丽。
  “我给你一秒钟的时间,放下你的刀。”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8:36

  一个清冷的声音带着死亡的气息在那个人的耳畔响起,他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他缓缓地举起刀,在刀锋的反射里,他看到了祝安生迷人的微笑。

  ☆、Chapter·89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9:00



  周围有人看到了这一幕,然后他发出了惊呼,于是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大家纷纷地避让开,给祝安生和那个人留出了一块空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9:28

  玛丽也随波逐流地拉着小男孩儿退到了一边,这个时候她才发觉,就在刚才,原来自己的身后一直站着一个拿着刀的男人。
  “还想抵抗吗?你的伪装已经彻底被我看破了,你从没有射击过受害者的脑袋,或许你是想让这一幕在你身上实现?你想看看那是什么样的画面吗?”
  祝安生说完这句话以后,那个人很干脆地将自己的刀扔在了地上,这时,威廉.克鲁兹等人也赶了过来,他们几乎是一拥而上制服了这个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29:51

  祝安生看到这个男人被扑倒在了地上,威廉.克鲁兹利落地为他戴上了手铐,地上的刀也被其他的便衣警察拾取了,剩下几个警察则帮助威廉.克鲁兹压制住了这个男人,即使他从头到尾一点反抗的意思也没有,但这些警察还是如临大敌一般谨慎,因为他们都明白,这个男人就是这两天杀害了十余个无辜者的恶魔。
  这个男人全程就那么安静地接受了自己被捕的事实,他唯一的动作就是抬起头仰望祝安生,祝安生看到他的嘴角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那样的笑容让祝安生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威廉.克鲁兹等人把两个嫌犯都先带回了警局,祝安生也将他的配枪还给了他,不过祝安生并没有与他们一道回去,她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0:20

  因为刚才发生的意外,祝安生的身上仿佛是多出了一个无形的屏障,路人们都纷纷下意识地避开,这让祝安生很顺利地就来到了肖恩遇害的地点。
  此刻,祝安生已经看不到地面上肖恩留下的那滩血迹了,这里已经堆积出了一座花的小山,美丽的花朵让那滩血迹再无踪影,可当祝安生伸手去触摸到地面时,她还是记起了肖恩在这里奄奄一息的样子。
  肖恩到底是怎么发现了这两个凶手呢?祝安生的心里还有这样一个疑问,她刚才走向那辆银色汽车时注意到了汽车侧面有一些抓痕,显然那些抓痕应该就是肖恩留下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0:41

  祝安生脑补出了那个画面,肖恩发现了凶手——至于肖恩是如何发现的,祝安生只能大胆地猜想肖恩有一种神奇的预感,就好像她救下了安德鲁那样,祝安生当时也不知道凶手已经瞄准了安德鲁,但她的心里就是有一种危机感。
  肖恩灵敏的鼻子肯定嗅到了从那辆车里传出的硝烟以及死亡的气息,于是它拼命地抓挠着车门,这打断了凶手准备再次犯案的计划,所以在开枪打死肖恩以后他们就迅速逃离了。
  “肖恩,我已经抓到了那两个坏蛋,你能知道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1:16

  祝安生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她还清楚地记得肖恩突然出现在布莱德利.卡维尔葬礼上的场景,那个时候祝安生就该明白的,肖恩就是奇迹,它和布莱德利.卡维尔都是属于纽约的英雄。
  远处,一朵凋落在地上不知名的小花吸引了祝安生的注意,祝安生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拾起了那朵小花,将这朵小花贴身放好后,祝安生才离开了这里。
  返回纽约警局的途中,祝安生故意放慢了车速,她惬意又愉悦地看着车外纷繁的城市光景。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1:31

  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连环枪击案凶手被捕的消息此时已经彻底传开,于是纽约再次恢复了它的本质,忙碌而充实。无数人世间酸甜苦辣的故事又再次变成了每个人生活的重心,但唯有曾经失去,人们才明白这种生活的可贵。
  祝安生一路将这些风景都收入眼底,直到她重新回到了纽约警局。
  警局里,通过珍妮弗的嘴巴,祝安生知道了那两个嫌犯的名字,其中最让她注意的当然还是那个枪手——乔.阿弗莱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1:57

  “枪手的名字叫乔.阿弗莱克,曾经参加过伊拉克战争,也是我们国家最后一批撤回的士兵,但我们刚才调查询问过他的家人,据他的家人说,自从他2011年回国以后,他的表现一直都很正常,除了有轻微的PTSD的症状,但在看过心理医生后似乎就没有问题了,所以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乔.阿弗莱克会做出这种事。”
  “那另外一个人呢?”祝安生又问道。
  “另一个人是他的战友,在战场上受伤后提前回了国,不过两个人的家人都没有见过他们彼此,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重新有了交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2:22

  “所以这是一起退伍士兵制造的连环杀人案了,可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他们两人都还有严重的战后创伤心理障碍吗,只不过平时没有人发现这一点?”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因为威廉.克鲁兹那几个FBI还在审问他们呢,真相是什么恐怕还要等他们的审问结束我们才能知道了。”珍妮弗解释道。
  祝安生点了点头,然后她给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后祝安生开始思考起了这件案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2:51

  真相就是这样吗?因为两个退伍士兵的PTSD,所以最后造成了十三个无辜者的死亡?
  这样的结果实在让祝安生难以接受,她甚至宁愿乔.阿弗莱克是一个嗜血成狂的杀人魔头好了,那样她还可以无比坦然地去谴责他,可如今情况却是,乔.阿弗莱克和他的同伙竟然也有可能是两个受害者。
  祝安生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她自然不会因为得知这个信息就理解乔.阿弗莱克的杀人行为,但祝安生也得承认,当得知这一切后,她的心境确实悄然地变化了一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3:13

  这时,威廉.克鲁兹的到来打断了祝安生的思绪。
  “你们审问出结果了吗?”看到威廉.克鲁兹,祝安生连忙站起身询问道。
  威廉.克鲁兹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祝安生,然后他才无奈地说:“乔.阿弗莱克要见你,他什么都不肯说,但他说如果是你去审问他,那么他就可以坦白一切。”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3:39

  “见我?”
  祝安生疑惑地指了指自己,她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直到威廉.克鲁兹又一次点头后她才相信了这一切。
  “他为什么要见我?”祝安生疑问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4:03

  “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去找答案了。”
  威廉.克鲁兹摇头说道,随后祝安生与珍妮弗告别,威廉.克鲁兹便领着她来到了关押乔.阿弗莱克的审讯室。
  审讯室里,祝安生再次见到了乔.阿弗莱克,原本威廉.克鲁兹也想要留下和祝安生一起审问他,但最终乔.阿弗莱克还是把威廉.克鲁兹赶了出去,审讯室里只剩下守卫的警察与祝安生和乔.阿弗莱克三人。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4:27

  “你要见我,为什么?”待坐定后,祝安生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们现在都是这样审讯的吗?那些电视电影里的审讯技巧呢?你不是应该一步一步引诱我,最后让我说出真相吗?”乔.阿弗莱克微笑着说道,就好像他讲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你明白吗,事实上我根本不想和你有过多的交流,因为不管你说什么,最后都改变不了你杀了十三个无辜者以及肖恩的结果,而我只在乎你是否受到了应有的审判,仅此而已。”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4:56

  “审判,这个词我不喜欢,不过我很喜欢你,所以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因为我看出来了,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很聪明,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了,其实真正抓住我的人是你,对吗?”
  “不管是谁,你现在已经被抓住了,有什么区别吗?”祝安生看着乔.阿弗莱克冰冷地问道。
  “你还真是直接,那好吧,你还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5:18

  乔.阿弗莱克仿佛是失去了继续挑逗祝安生的兴趣,他的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
  “你为什么要杀人?”
  仿佛是医生的手术刀精准地切下了肿瘤。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5:44

  “因为我在拯救他们呀,你没有发现吗?自从我开始杀人以后,整个纽约都变得清净了。”
  “拯救?被你杀害的可都是无辜的人,你杀害了他们是在拯救谁?”祝安生难以理解地问道,她现在确定乔.阿弗莱克至少肯定有心理问题,因为她实在理解不了乔.阿弗莱克的思维逻辑。
  “女士,你知道战争是什么样子吗?你肯定不知道,凡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都不会理解,你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都必须要小心谨慎,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哪个微小动作会有可能害得自己死无全尸。”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6:08

  “你见过被机枪打中的人吗?”
  祝安生默默地看着乔.阿弗莱克,她无法回答乔.阿弗莱克的问题。
  “我就亲眼地看到了,他就在离我不到五米的地方,我没有被发现,但他被发现了。机枪的声音剥夺了我的听觉,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最后到底对我说了什么,但我只记得他的身体被打成血雾的模样,你能想象那样的场景吗?我们甚至找不到比较完整的尸块,他是一个很喜欢想家的人,为此我们嘲笑过他,但他永远也回不来了,他就在那么一瞬间化作了伊拉克的尘埃。”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6:43

  “所以你就去杀害那些无辜的人?他们有什么错呢?”
  “所以我们有错吗?我说过你很聪明,所以你能告诉我答案吗?我们又错在了哪里?或许我们最大的错就是相信了自己是为国家而战,然后你看到了我们用血肉换回来的结果吗?”
  “我们成了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笑话,我们成了一群正义人士口中的杀戮机器,最后我们换回来了什么?我们换回了这个国家里数以千万的瘾君子,我们换回了自己午夜梦回时被死亡惊醒的恐惧,我们换回了这虚假和平下的罪恶丛生,这就是我们的错,我们实在错得离谱,我们没有明白世界其实早已腐朽,唯有死亡才能让人清醒。”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7:05

  祝安生愕然地看着乔.阿弗莱克,眼前乔.阿弗莱克脸上的冰冷与坚韧说明了他的笃定,他坚信着自己的话。
  祝安生突然明白为什么乔.阿弗莱克会想要杀掉那对母子了,因为他是如此坚信自己的想法,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所以他无法接受那对母子的对话。
  “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7:24

  祝安生疯狂地摇着头,她的眼圈已经有些泛红,但她明白,她并不是被乔.阿弗莱克说服了,她只是在惋惜,她惋惜善良的布莱德利.卡维尔与其他的那些死者,他们原本应该有一个平凡而幸福的人生。
  祝安生是在惋惜肖恩的逝去,她是在惋惜葬身业火的乔.阿弗莱克。
  “你的确有错的,但你的错是伤害了无辜的人,你的错是,你已经遍体鳞伤,你却还是将自己推下了地狱。”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7:50

  “你真的错了。”
  乔.阿弗莱克记不得祝安生什么时候离开了审讯室,但他突然记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婴儿放出了第一声啼哭。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与果,罪与孽,枪与花,一切都是蝴蝶效应一般的轮回,希望大家能开心地过好每一天。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8:14

  ps:池澄该回归了。

  ☆、Chapter·90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8:51



  乔.阿弗莱克被捕当天稍晚的时候,警方从他的公寓里搜出了一把大毒蛇ACR突击步-枪,并且随后对那辆银色汽车的检查也进一步证实了祝安生的想法。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9:05

  汽车的后座是可以收起来的,而后备箱与后座的空间被打通了,后备箱的车身有一个六公分宽的孔洞,孔洞周围的区域发现了大量的硝烟反应,由此,这一起连环枪击案便算是正是告破了。
  后续警方还用那把大毒蛇ACR突击步-枪做了进一步的实验,证实了连环枪击案中在死者身体里发现的子弹都是经由这一把步-枪射出,这成了审判乔.阿弗莱克的铁证,只是那个时候祝安生已经来到了泰国。
  池澄离开纽约已经第四天了,祝安生知道他是在醉心查案,但祝安生还是忍不住很担心他,尤其是在四天来她第一次打通池澄的电话,接通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的时候。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39:30

  “池澄,你终于接电话了!”
  听到电话被接起,祝安生都有点意外,前几天池澄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祝安生只能和泰国的警方联系,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池澄无碍她才放心,于是她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纽约的案子上,直到现在绑架案和连环枪击案都解决了,祝安生才想起再次联系池澄。
  “您好,请问您是要找池澄先生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0:01

  原本祝安生还因为打通了池澄的电话而欣喜,但听到电话里那个带着口音的女人回应自己时,祝安生的心咯噔了一下。
  “对,我是池澄的助理,请问你是?”
  “您是池澄先生的助理啊,您好,我是池澄先生这段时间在泰国的接待和翻译,您叫我小美就好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0:20

  “你好小美。”祝安生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声问候很不真诚,但她现在顾及不了这些细节了,“我能问一下为什么池澄没有接电话吗?”
  “池澄先生现在还在村子里呢,我今天帮池澄先生把换下来的衣服带回宾馆准备帮他送去干洗,但好像,他把手机忘在衣服里了。”
  “这样啊。”小美的解释让祝安生放下心来,但同时她也从小美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些信息,“池澄这几天都待在犯罪现场的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0:48

  “对呀,我们都劝过他了,但池澄先生实在太拼命了。我们帮他在城里订了宾馆,但他不住宾馆,反而只在邻近的村子里找了间农舍,按他的说法是方便他随时都能去查看犯罪现场,可是村子里的条件很不好,连电话信号都没有,但池澄先生还是很坚持,我只能在这中间帮他做一些跑腿的工作。”
  “原来如此啊。”
  对于池澄工作的拼命,祝安生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但她觉得自己恐怕真要找个时间好好说说他这个毛病才行,显然祝安生是忘记了自己昨天连夜看资料,然后还去抓捕了乔.阿弗莱克的事情。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1:12

  祝安生还向小美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池澄办案的进展,情况似乎并不乐观,稍后祝安生便与小美结束了通话。
  下午,祝安生因为无聊摆弄起了池澄送给她的人体骨架玩具。
  祝安生还清楚地记得这个玩具是池澄在河角古镇时答应送给她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祝安生都不敢相信时间过得这么快。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1:38

  当初祝安生还因为池澄能拼出人骨而惊奇,可如今她也能做到了,虽然还是比不上池澄那么厉害,但这也足够让以前的祝安生仰望了,就好像以前的祝安生肯定也不会相信,如今的她已经能解决让整个纽约警局和FBI都头疼不已的连环枪击案。
  拼完最后一块人骨,池澄的视频电话打断了祝安生的追忆,她连忙惊喜地接起了电话。
  终于时隔了四天,祝安生再次见到了池澄,电话里的池澄脸色有些暗沉,嘴边也长出了一些胡茬,这让池澄看起来多了一分沧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2:00

  “看来泰国的案子的确让你很头疼啊。”祝安生仿佛是在开玩笑,但她的心疼的目光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池澄满脸笑容地盯着祝安生,他仿佛是要把祝安生看进心里,所以眼睛眨也不眨,好似要弥补上这几天的分离。
  “这个案子确实很麻烦,不过我要恭喜你一下,恭喜你解决了纽约的案件。”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2:27

  “你知道了?”祝安生惊奇地问道,“对了,你不是在没信号的村子里吗,那你现在是怎么和我打电话的?”
  “小美告诉我你给我打了电话,而且这段时间我的手机收到了非常多的信息和邮件,所以我就回了城,我发现我的邮件里有一些是纽约警局的求助信息,于是我上网查了那两起案子,你做的不错,另外我还收到了威廉.克鲁兹的邮件。”
  “威廉.克鲁兹的邮件?他为什么要给你发邮件啊?”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2:51

  “当然是想要挖墙脚啦,虽然你不可能加入FBI,但做一个顾问还是可以的,他觉得我让你当我的助理是委屈你了呢。”
  明白缘由后祝安生立马喜笑颜开,然后她故意说道:“FBI的顾问,这工作听起来不错啊。”
  “怎么,你想要接受这份工作吗?我还没有回复他呢,要不我帮你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他?”池澄打趣地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3:23

  “算了吧,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你这是因为舍不得我吗?”
  “池澄,你这自恋的毛病真是一点都没改啊,你看你走了这么多天,我可一点都没想你。”祝安生故意忽视了自己特地向泰国警方询问池澄的举动。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3:42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安生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你呢。”
  这么油腔滑调的花言巧语,可池澄偏偏说得一本正经,祝安生有意憋住不让自己的开心表露出来,但她的喜悦早已爬上了眼角眉梢。
  “安生,要不你来泰国吧,说不定你能帮我走出这个案子的困境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4:10

  祝安生看出了池澄的认真,她明白池澄这次恐怕是真的遇到了难题。
  “你也找不出头绪吗?”祝安生很难想象,究竟怎样的案子才能让池澄也如此困扰。
  “这个案子确实非常麻烦,正如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几乎所有的可能都已经被泰国的警察想到了,然而最终却是一无所获,甚至我已经来到泰国四天了,但我依然想不出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进入的村子,以及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4:37

  “两个村子相隔的距离非常遥远,也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凶手为什么要屠杀这两个村子,这一切我都想不明白。”
  看着池澄深邃的眼睛,祝安生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心里的迷茫。
  “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可以马上订机票的。”祝安生用轻柔的声音说道。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5:07

  “安生,我好像真的离不开你了。”
  哪怕隔着遥远的太平洋,但祝安生还是感受到了池澄眼中的深情,祝安生有一种自己跌进了巨大的棉花糖云彩那样的错觉,她的嘴角不由控制地上扬着。
  “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我马上订机票可以了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5:44

  祝安生无奈地彻底缴械投降,池澄也露出了胜利一般的微笑。
  “真想马上就看到你。”
  祝安生一直都记得池澄的这最后一句话,因为池澄的这句话,所以她收拾起行李来都干劲十足,甚至哪怕她坐上了飞机,她也还是时常忍不住一个人偷笑,惹得一旁的乘客都向她投来了怪异的目光。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6:18

  “祝小姐你好,我是小美,我是专程来接你的。”
  “你好。”
  祝安生礼貌地应了一句,然后她还是不肯相信地寻找了一番,但她最后也没能找到池澄的身影。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6:41

  “祝小姐您是想要找池澄先生吗?”小美看出了祝安生的心思,“池澄先生原本也是想要来接您的,不过昨天他好像突然有了什么新发现。”
  听小美这么一说,祝安生便理解了,她还以为池澄是在糊弄自己呢,但如果是因为工作的话她就能理解池澄了。
  “他有新的发现了?”祝安生的注意力立马就转移到了小美的后半句话上,“是什么?”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7:06

  “我也说不上来。”小美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要不待会儿您自己去看看?”
  直到四个小时后祝安生看到了池澄所谓的新发现,她才明白了小美之前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而且祝安生得知了一个新的消息,就在不久前,池澄雇佣了一个向导,随后他就和向导一起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听到这个让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消息,祝安生低头重新将目光聚焦在了池澄的新发现上——那是一颗直径不足五毫米铜矿砂。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7:32

  作者有话要说:  线索已经给出来了,五毫米的铜矿砂,大家可以脑洞大开地猜猜这个凶手的犯-罪手法是什么

  ☆、Chapter·91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7:56



  小美将祝安生带到了他们为池澄预定宾馆的北那府,而被屠杀的两个村庄的其中一个便属于北那府的范围,在北那府的警局里,祝安生见到了池澄的“新发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8:23

  “这是什么?”看着物证袋里那颗微小的沙粒一般的石子,祝安生疑问道。
  “据池澄先生说,这是一颗铜矿砂。”警察局里,一名会说英文的泰国警察回答道。
  “铜矿砂。”重复默念着这个词,祝安生陷入了沉思,“这是池澄在哪儿发现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8:54

  “应该是在那个村子里吧,池澄先生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他回城以后购买了许多东西,然后就再次离开了。”警察向祝安生讲述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我听说池澄找了一个向导,你知道他这是要去哪儿吗?”
  祝安生想起了小美在机场说的话,池澄好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去接她,所以祝安生有些格外好奇,只是这一次这个警察并不能继续为祝安生解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9:12

  “抱歉,祝小姐,池澄先生也并没有和我们多说,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祝安生微笑地点点头,表示对这个警察的谢意,然后她继续将目光转移到了那颗铜矿砂上,这么一颗微不足道的铜矿砂,能代表什么呢?
  “被屠杀的村子里是有铜矿吗?”看着铜矿砂祝安生第一时间有了这个想法,但很快那个警察就予以了否定:“我们北那府并没有出产过铜矿这种资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49:35

  “但池澄的这颗铜矿砂的确是在被屠杀的村子里发现的呀。”祝安生疑惑道。
  “只是这么小小的一颗砂子而已,到处都有可能出现,我们至今也理解不了池澄先生到底发现了什么,但如果只是发现了这颗砂子的话,我们都觉得池澄先生这一次或许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过祝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们还是非常感激池澄先生能来帮助我们的。”
  这警察的话说得比较委婉,但他的意思显然已经很明白了。池澄这么煞有其事的,实际上却只找到了一颗砂子,这让这些警察都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0:00

  祝安生最后笑着放下了那颗铜矿砂,她没有去辩解,但她明白池澄既然找到了这颗砂子,那么不管它有多渺小,这颗砂子肯定就有什么意义。
  “请问我能看一下案件的档案资料吗?”祝安生突然问道,她这次专程来泰国除了因为池澄外,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她也想要解决这个案子。
  “祝小姐您是说村庄灭门惨案的档案资料吗?如果您是想要看那些资料的话,那恐怕就有些遗憾了,因为我们早就把那些资料交给了池澄先生,而池澄把资料带到了他暂住的民宿里。”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0:31

  祝安生知道池澄并没有居住在泰国警方在北那府里给他预定的宾馆,为了方便查看犯罪现场,他在被屠杀的村子的邻村找了一间农舍。
  得知了这个信息,祝安生便与北那府的警察做了别,然后小美再次开车带她前往了池澄居住的农舍。
  泰国的领土并不大,除了首都曼谷这一直辖市外,剩下一共还有76个府,比如祝安生刚刚离开的北那府,大约相当于中国一个比较繁华的县城的样子,所以祝安生和小美并没花太多的时间,大约四十五分钟后两人就到达了池澄居住的农舍。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0:53

  祝安生能看得出,池澄居住的这个村子其实条件并不算非常差,而池澄所住的农舍更是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之一,一所木质灰瓦的吊脚楼。
  祝安生和小美刚下车便引来了村里一大群好奇的孩子,他们用忽闪忽闪的眼睛好奇又带着一些畏惧地看着祝安生,不过他们显然是认识小美的,所以对小美并没有看陌生人的那种畏惧。
  祝安生想起了小美在离开北那府时提醒她买的糖果,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小美会让她买一些糖果带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1:16

  拿出糖果分给那些孩子后,祝安生和小美终于摆脱了他们的纠缠。
  “这些小鬼最机灵了,你都不知道池澄先生刚到的时候他们缠了他多久。”小美和祝安生说道。
  “是嘛,然后你们也分了糖果给他们?”祝安生都能想象出池澄被一群孩子纠缠的样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1:46

  “哪有啊,我们一开始都没有料到这个情况,所以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过还是池澄先生有办法,他让我转述了他从前办过的案子,把那些孩子都吓得不轻,于是就再也没有孩子敢去打扰他了。”
  祝安生听得津津有味,两人说笑间便来到了池澄居住的那间农舍。
  走上楼梯后祝安生才发现,原来池澄的这间农舍连门都没有上锁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2:07

  “附近的村子都因为屠杀案被吓得不轻,他们知道池澄先生是美国来的专家,所以对他都很尊敬,没有他的允许一般都没有人敢靠近这间房子呢。”小美看出了祝安生的疑惑,然后她向祝安生解释道。
  打开房门,祝安生看到了屋子里简单的摆设。
  池澄的行李箱就放在床尾,因为这间屋子里的家具少得可怜,自然更不用说什么衣柜了。进屋后只能看见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子上摆满了文件与资料,然后床在屋子左边的一扇窗户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2:31

  房间里唯一的电器便只有一盏电灯。
  祝安生忍不住想起了池澄在曼哈顿的家,一切宛如是天堂地狱两个极端,可偏偏池澄是自己愿意住在这儿的。
  “他就住这里吗?”祝安生现在明白为什么池澄的电话打不通了。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2:57

  “我们劝过的,可是池澄先生太固执了。”
  小美有些愧疚地说道,但祝安生却一点也不意外,池澄总是这样的。
  祝安生走到了那张放满东西的桌子前,她随手拿起了一个文件阅读起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3:28

  “您要在这儿看资料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先离开的,晚些时候我会给您送饭菜来。”小美见祝安生翻起了文件,她害怕打扰祝安生,便主动问道。
  “先不急,被屠杀的村子在哪儿,能麻烦你带我去一下吗?”
  祝安生向小美请求道,小美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两人再次动身,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后,两人才终于赶到了那个惨遭屠杀的小村子。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3:46

  走进村子前,祝安生看到了一条蜿蜒的破烂小路,经小美提醒后祝安生才意识到这就是那条通往马路的泥路,也是这个村子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
  这条泥路的尽头是一条装有道路监控的马路,而如果有人从这条泥路来到这个村子,就肯定会被马路的监控拍到,然而事实是泰国警方调查了监控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车辆。
  最后,祝安生终于看到了这个不幸村庄的真容。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4:13

  祝安生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片狼藉的废墟,村子里大部分的房子都已经被烧得只剩焦炭,远处有三间房子侥幸逃过了这种命运,但祝安生知道,那三个房子里的主人都是被凶手-枪杀的。
  祝安生走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篇废墟,她蹲下身仔细查看起来。
  正如池澄居住的那个村子,这个村子的房屋也基本都是木材建造的,如果加上凶手准备的助燃剂,那么祝安生都能想象出来,几乎一瞬间村子就变成了火海。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4:45

  火海里,睡梦中的村民被惊醒,但他们已经逃不出去了,火舌仿佛是要直冲云霄,熊熊的大火让这个村子变成了炼狱,痛苦的哀嚎与惨叫仿佛是从地狱深渊而来,火焰仿佛鬼影一般在舞蹈。
  偶尔有一个浑身都被烧伤的人冲出了火海,但他没想到的是,迎接自己的还有一个冰冷的枪口。
  凶手甚至花不了太多的功夫与时间,然后他就带走了几十条无辜者的性命。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5:02

  哪怕祝安生早就简单地了解了这一桩惨案,但她还是被眼前可怕的场景震骇到了,她也终于完全理解为什么池澄会如此拼命想要查出这个案子的真相,因为这一件案子实在太过凶残可怕。
  祝安生不用想都知道,哪怕她已经在飞机上倒了时差,但她今晚肯定还是无法入眠了。
  检查完被烧毁的屋子,祝安生下一步却并不是去查看没被烧毁的房屋,祝安生知道那三个屋子肯定已经被泰国的警察和池澄检查了无数遍了,但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祝安生明白哪怕自己再去检查一遍肯定也是徒劳。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5:27

  所以祝安生留在了原地,她开始查看村子周围的环境,尤其是那些有石子出没的地方。
  不久,祝安生就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那个警察是对的,北那府确实没有铜矿资源,而这个被屠杀的村子更是没有任何存在铜矿的迹象,祝安生找不到任何一块与池澄的发现相似的石头。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5:52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
  祝安生的脑子里不断回闪出那一粒微小的铜矿砂,她明白池澄这么慎重地找到了这一粒砂子,那么这粒铜矿砂肯定就有什么意义,也许这一粒不足五毫米的铜矿砂便是真相的关键。
  但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6:17

  祝安生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沼泽,而天已经逐渐黑了,村子远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山林,祝安生还记得池澄与一个向导一起走进了这片山林,然而黑暗就要吞噬这个世界,可池澄却依然不见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没有回复,因为发现大家都忘记了我在“两起凶案”这一章就说过,两个被屠杀的村子距离几百公里,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有相连的矿洞呢。
  这一章给出了更多的线索,不出意外下一章就会揭晓铜矿砂的秘密,然而大家不要忘记,我说过这会是池澄遇到的最困难的案件哦。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6:43


  ☆、Chapter·92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7:10

  “祝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天就要完全黑了。”
  小美走到祝安生身后提醒她,祝安生抬头看了看已经逐渐变暗的天色,她不得不站起身准备和小美一起回去,不然走山路就危险了。
  不过离开前,祝安生看了一眼池澄走进去的那片山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7:33

  “天已经这么晚了,池澄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呢?”祝安生担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池澄先生发现那颗铜矿砂以后好像就非常匆忙,他也没有交代自己到底是要做什么,不过有向导和他一起,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小美安慰地说道,祝安生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毕竟池澄是带了一个向导在身边的。
  然后祝安生和小美就准备回来时的村子,只是在路上,祝安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7:58

  小美疑惑地看着停下脚步的祝安生,她看见祝安生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
  “小美,我记得池澄发现铜矿砂以后好像特地回了一趟城对吧,之前那位警察也说他回城以后买了很多东西,你待会儿能到可以打电话的地方帮我问一下池澄买了些什么吗?”
  祝安生有些懊恼自己竟然现在才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们至今还不明白池澄为什么要走进那片山林,但池澄走进山林前回城的购买行为很明显就是在为此做准备才对,所以祝安生突然意识到,她可以从池澄购买的物品中判断出池澄进入山林的真正目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8:23

  “这没什么问题,不过您今晚要和我一起回北那府吗?”小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询问一下,毕竟很明显那个村子里的条件实在不怎么样,小美害怕祝安生会受不了。
  “那太麻烦了,我就住在池澄的屋子里好了,我觉得我今晚很有可能睡不着了,正好我可以顺便看一看那些资料。”
  小美点点头,同时她的心里有些感动,池澄和祝安生只是外人,而他们却为了自己国家的案子如此劳心劳力,小美很佩服他们。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8:48

  随后祝安生和小美回到了来时的村子,小美因为要打电话所以暂时开车离开村子去了有信号的地方,祝安生则回到池澄居住的农舍打开灯翻阅起了那些档案资料。
  档案里,祝安生看到了那些被杀害的村民的惨状。
  如果不是因为有法医的鉴定报告,祝安生很难说服自己那些焦炭一样的物体竟然是人类,不过偶尔祝安生还是能从那些物体中看出人的样子,比如此刻她手里的这张照片,祝安生分明地看到了一只扭曲痛苦的手。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9:13

  最让祝安生难以接受的还是那些幼小的受害者,祝安生都不敢去想象这些人身前到底经受了怎样的痛苦,被活活烧死,这简直是最痛苦的死法之一了。
  尤其是当祝安生无意翻到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只有一团黑乎乎的不知名的东西,随后祝安生才在注解报告中意识到这竟然是一个不足七个月的婴儿!
  祝安生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因为她感到恐惧,到底是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制造出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5:59:40

  为什么?凶手到底为什么要犯下这样的罪行?他为什么要屠杀掉整整两个村子,一共一百二十七个受害者。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一点尤其让祝安生感到困惑。
  通常一个人犯罪肯定都有什么原因,除了极少数极少数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罪犯才会做出毫无原因,毫无理由的犯罪,难道屠杀掉这两个村子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罪犯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0:04

  除了这一点祝安生很难再想出什么样的事情可以导致凶手犯下如此罪行。
  两个村子间相隔的路程足有几百公里,毫无任何联系,而村子里的人更是一贫如洗,他们都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祝安生想不出到底为了什么能让凶手屠杀掉整整两个村子。
  巨大的困惑让祝安生感到头疼,她觉得自己此刻仿佛被无数的荆棘缠绕住了,她终于体会到池澄这几天艰难的心境。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0:31

  正在祝安生困惑之际,打完电话的小美终于重新赶回来了。
  小美兴冲冲地跑进屋子,可是祝安生正在翻阅那些遇害村民的照片,于是不可避免地,小美一下子就看到了桌子上那些恐怖的照片,她下意识地尖叫出来。
  听到尖叫祝安生才意识到小美的到来,然后她果断收起了照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样的场面。祝安生觉得从前没有当上池澄助理的自己恐怕也不能直视这些照片,不过如今她和池澄一起办理了那么多案件,她的内心早已无比强大。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0:54

  “抱歉,吓到你了。”祝安生歉疚地说道。
  祝安生收起照片后小美才缓和过来,然后她惊魂未定地问道:“那,那些就是遇害的村民吗?”
  “我没有注意到你来,让你不小心看到了,不好意思。”祝安生见到小美受惊的样子忍不住又道了一个歉。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1:20

  小美艰难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是祝安生的错:“是我胆子太小了,不过原来你和池澄先生每天看的都是这样的照片?你们真是太了不起了。”
  听到小美的夸奖,祝安生有些脸红,她忙岔开了话题:“你打了电话吗?”
  小美听到问题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于是她忙答道:“嗯,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个警察就是送池澄去买东西的人,因为北那府英文最好的警察就是他,所以他知道池澄买的东西是什么。据他所说,池澄去买了很多干粮,还买了一身冲锋衣,还有一双登山鞋,以及一些户外探险使用的装备。”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1:45

  “干粮,冲锋衣,户外探险的装备。”祝安生重复地说出了小美刚才那番话里的重点,然后她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不过祝小姐,你让我问这些有什么用呢?”小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难免好奇地问道。
  见小美好奇地问自己,祝安生露出了微笑,然后她向小美解释道:“我们现在不是都不明白池澄到底为什么要找向导进入山林嘛,所以我想的可以通过池澄在进入山林前做的准备推断出他进入山林的目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2:10

  “那您现在知道池澄先生到底为什么要进入山林了吗?”
  “这一点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现在至少不会担心池澄了。”
  “为什么呢?”小美有些奇怪,祝安生明明之前还因为池澄这么晚都没有回来而担心呢。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2:35

  “你没发现吗,池澄在进入山林前准备的东西里有很多干粮,而且他购买了很多野外使用的装备,这些都说明了他是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肯定回不来的,所以他才会做这么多准备,而既然他都有准备了,我当然就不会担心他啦。”
  小美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她也放下了心里对池澄的那份担忧。
  随后祝安生准备继续查看档案资料,小美想要回城去帮祝安生买些食物和日用品,但祝安生拒绝了她的美意。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3:00

  “日用品这些我都是在行李里带着的,至于晚餐这一点,我们之前买糖果的时候我特地买了几个面包,所以也不用麻烦了,天已经这么晚了,你还要来回跑的话太危险了,所以你还是回去直接休息吧。”
  祝安生贴心地说道,小美推辞不过也只能接受祝安生的提议,然后小美就驱车一人回了城,祝安生则留在屋子里拿出面包一边啃一边继续翻阅档案。
  祝安生刚啃完一个面包,一个小男孩儿敲响了她的房门,随后他端着一份泰式的咖喱鸡盖浇饭走了进来。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3:25

  祝安生听不懂他的话,但从比划中她大概明白了这个小男孩儿的意思,这是他们家特地为她做的晚餐。
  咖喱鸡盖浇饭的香味让祝安生刚刚吃下一个冰冷面包的胃响起了反抗的声音,同时她有些鼻酸,这只鸡肯定这些村民现杀的,而一只鸡对于这里的村民肯定算是一顿奢侈的晚餐了。
  祝安生收下这份咖喱鸡盖浇饭后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了在机场兑换的泰铢,她拿出了五千泰铢交给这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想要拒绝,但祝安生用画画的方式表明了他们明天早上可以继续为她送饭,如此一来小男孩儿才接受了祝安生的钱。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3:51

  送走小男孩儿以后,祝安生开始享用起了那份咖喱鸡盖浇饭,热乎的饭菜当然比冷冰冰的面包可口太多了,所以祝安生很快就解决了这份美味的晚餐。
  同时祝安生更加不明白一个问题,这里的村民都如此淳朴,到底是怎样的凶手才会屠杀掉一个村子的人呢?凶手这么做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祝安生的头又疼了,她只能再次查看起池澄堆放在桌子上的资料。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4:16

  祝安生全身心都投入了这件案子中,所以她都没注意到时间的飞逝,此刻已经是深夜了,但祝安生依然坐在桌子前没有挪动半步。
  又看完了一份资料,祝安生开始再次翻找起桌上的文件,忽然,当拿开一个文件袋后,祝安生发现了盖在文件袋下面的一个笔记本。
  翻开笔记本,祝安生认出了池澄的笔记。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6:04:41

  笔记本里记载的几乎都是池澄对这个案子的分析与一些疑点的记录,然后突然有一份折叠的地图从笔记本里掉了出来。。
  祝安生打开了地图,看了一会儿后她发现这就是一份包含了两个被屠杀村庄的地图,上面还有池澄标注的几个点。
  祝安生认出了两个被屠杀的村庄的标记点,只是她想不通图上另外的三个标记点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祝安生想起了笔记本。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5:06

  祝安生一直翻到池澄最后写了字的那一页,那一页上只有简短的几个词。
  大珍佛,素农山,因山矿场(2006年停产)。
  作者有话要说:  停电到现在……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5:31

  另外大家目前的猜测其实都跑偏了……
  以前的文案上说过池澄最喜欢的东西有骨头和石头,骨头案已经写了,石头案现在也出来了哦。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5:57

  ☆、Chapter·93

  三个词映入眼帘,祝安生随即联想到了那三个标记点,她马上重新拿起了地图,笔记本上每个地名后面都还附带着一个数字坐标,通过数字坐标,祝安生最后终于确定了那三个标记点的名字。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6:22

  其中靠近祝安生现在所处位置的两个标记点是素农山与因山矿场,至于剩下的大珍佛,祝安生发觉这一个标记点更靠近的是另外一个被屠杀的村子。
  然而池澄标记的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祝安生盯着地图上的坐标眼睛眨也不眨,仿佛是一眨眼就有可能错过真相的线索。
  而在三个陌生的地名坐标中,祝安生最关注的还是因山矿场,因为那是三个地标里距离她现在所处位置最近的一个。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6:47

  不过虽然说是最近,但祝安生大约估量了一下地图上的距离,因山矿场距离祝安生这里至少也有60公里以上,而且这还只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实际上,因山矿场与祝安生如今所处的位置之间是一片连绵的山脉丛林,真实的路程肯定要远远超过60公里这个数字,所以这么远的一个矿场,池澄为什么会将它标记出来呢?
  并且根据池澄在因山矿场后面括号里补充的内容来看,这个因山矿场似乎早在2006年就已经停产了,所以池澄到底为什么要标记出一个距离甚远的废弃矿场呢?
  祝安生能想到的原因只有那粒铜矿砂。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7:13

  之前那个警察也说过,北那府并没有铜矿这种资源,而因山矿场刚好在北那府与另一个府交界线的不远处,所以一切看起来,貌似池澄发现的那一粒铜矿砂的出处很有可能就是因山矿场。
  难道这就是池澄的想法吗?池澄真的觉得那一粒铜矿砂是来自于六十公里以外的因山矿场吗?但如果真是这样,祝安生反而觉得那个警察的话更加合理一些。
  毕竟只是一颗不足五毫米的铜矿砂而已,虽然北那府没有铜矿,但仅仅只是一粒五毫米都不到的铜矿砂出现在一个山村中,这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楼主饮江醉卧 时间:2019-05-23 07:07:37

  所以池澄到底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地认为,一粒不足五毫米的铜矿砂,实际上是出自于一个六十公里以外的废弃矿场呢?
  并且祝安生想到了池澄走进山林的行为,如今池澄这么做的目的已然很明显了,他此行便是为了前往因山矿场。
  所以池澄这是笃定了那一粒铜矿砂是出自于一个六十公里以外的废弃矿场吗?池澄为什么会这么笃定?祝安生再次有了新的疑惑,同时她将一些注意力分散到了另外两个标记点上。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3 4 5 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