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红楼梦》第一百回赏析

楼主:石珠红 时间:2019-10-17 21:19:27 点击:81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明《红楼梦》第一百回赏析

  《红楼梦》怎样结尾?是大家关注的问题。

  有许多朋友问: 天明《红楼梦》是怎样结尾的?为解所好奇,便摘录下来,以侍诸友。利于解读,稍加穿撮,笑纳。

  有文本意识的“天明标准”为准绳。

  文本意识的“天明标准”是原著曹翁《红楼梦》前八十回与李明后续二十回共同形成之体系。三大概念:一种以“甄士隐(真事隐)”曹家与皇室恩怨,曹家被抄,而“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概念;一种以《红楼梦》故事源起“宝黛爱情”悲剧结束“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概念;上述两种概念必须以十九年时间概念约束。一个原则:维护“宝黛爱情”的《红楼梦》原则。一个灵魂:《红楼梦》是大观园里之梦;大观园是《红楼梦》之灵魂。简称:三大概念;一个原则;一个灵魂。谓之:天明标准。

  谙熟《红楼梦》第五回,便识纲目,那帮风流冤家下凡,造历幻缘,以十九年“法定”时间。即: 甄士隐(真事隐)曹姓氏作者(贾兰)十四岁贾府抄家所隐曹家抄家。或宝玉十九年(石头下凡)体会一把繁华富贵。

  尾判词,《飞鸟各投林》“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甄士隐(真事隐)曹姓氏作者(贾兰)十四岁贾府抄家所隐曹家抄家。“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宝玉十九年(石头下凡)体会一把繁华富贵。黛玉泪尽,宝玉大限,或隐含“木石前盟”悲剧。“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真事隐)曹姓氏作者(贾兰)十四岁贾府抄家所隐曹家抄家。或者,再十九年后,去讲叙曹姓氏作者抄家后入“神”故事,皆画蛇添足。

  宝玉十九年(石头下凡)体会一把繁华富贵。黛玉泪尽,宝玉大限,或隐含“木石前盟”悲剧。或者,再十九年后,去讲叙那帮风流冤家下凡,造历幻缘后入“凡”故事,皆画蛇添足。



  第一百回 贾府抄没宝玉大限 红楼曲终歌消人散


  大寒刚过,一队禁卫军就把贾府围了,推开门子,关了角门,护住了宁荣二大门。人员一律不得随便进出。随即张将军和几名司官下车带人入荣府,贾赦,贾政已闻报,匆忙来接,刚至中门就遇上,有识得的,有识不得的,一一作揖。进入旁边小厅,张将军宣旨,贾赦,贾政疾忙跪下。谕旨:“贾赦,贾政辜负圣恩,贿赂诈欺,僭用枉法,革职查办。”一声:“拿下!”几个禁卫军便上来押了二人,贾赦当即瘫倒。司官对贾政道:“政老爷,我们是来清查家产。为方便起见,还请政老爷派个人指点。”贾政慌忙命人叫来周瑞,周瑞赶到,贾政吩咐道:“你带了官爷们前去。”几个不识的,都板着个脸。这边,禁卫军便纷纷进入,守住各门。张将军就与几个官兵带着周瑞去了,五六名司官出去坐在另间屋内叙着话儿,门上守住了贾赦,贾政。贾府已乱作一团,四处都听见女人们的惊叫声。

  张将军一行人询问了所有后门,派人守住了。又问明各个院落路径,看也是清楚贾府的。禁卫军就开始抓男人关进贾琏住的院子里,捉女人关进贾老太太住的院子里。然后各司官便进房内搜抄。王夫人已由丫鬟扶着去看老太太,四周乱哄哄跑着人。老太太已闻讯,唬得脸惨白,一味说道:“这可怎么了得?这可怎么了得?”王夫人让丫鬟把老太太扶进里面房间去。一会儿,就有官兵进院来宣布道:“院内人一律不得离开。”并把守住了门。陆陆续续押进女人来。前面房间已经开始搜抄了。许多女人都跑进大观园草丛树林里面躲藏。丫头已来报信,宝钗诸人都慌忙去了老太太那里。贾政在屋里急得直跺脚,不知外面事体。随后贾琏被押进来,贾政忙问他情况,贾琏哭着说道:“这下子全完了,到处都是禁卫军,各屋里翻的乱七八糟的。”贾政问道:“老太太怎么样了?”贾琏说道:“我那还有时间到老太太那边去,看到满院子都是拿刀拿枪的兵,婆子丫鬟唬得惊叫唤,那见过这个阵势。”贾政呜呜哭道:“祖上家业全完了哟!”老大会子,见周瑞与门上守兵商议,随后便进来见贾政,告知太太无恙,老太太却吓病倒了。男人女人都分别关了起来,听说东府也被抄,薛家也没能幸免。周瑞还要去回太太,贾政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对周瑞摆摆手,周端又匆匆去了。

  午后,北静王来了,张将军,各司官都来会见,北静王问了情况,又查看了各院屋里,都在查账清物,便吩咐要严职守纪,众人都点头应诺。这才来见贾赦,贾政。贾赦,贾政忙迎接北静王。几个都站侍一边,北静王坐下,说道:“锦乡候府也抄了。”几个闻言,都是一脸惨然。北静王又说道:“东府那边是启奏贿赂,聚赌。伤风败俗。这边是都察院报奏,贿赂,诈欺取财。僭用,要看查实,我去看了一下账物,怕僭用是实的。我会上奏圣王,从宽处置。”贾赦,贾政,贾琏都跪下谢恩。北静王唤起三个,又问了宝玉,贾政一一回了。北静王就告辞出去。

  贾政问贾琏:“都察院是怎么回事?”贾琏也不隐瞒,一五一十把凤姐贿赂打官司的事说出来,贾政骂道:“都是你们这些败家子把家全败完了。”贾赦说道:“欲加之罪何患于词哟!”晚上,几个都在小厅里随便躺了,周瑞送来被褥。夜静,不时听得园子里有女人的叫唤声,被官兵兴头的搜捉。

  查账登记,光是各屋里东西都得花上好几天时间,府里人都关了起来,只准厨子去作饭,除了用着的被褥,衣裳外全抄没登记,连吃饭的碗筷都作登记。女人们都把身上装饰悄悄收拾了起来。丫鬟进屋取东西,都是军士跟着,无人处亲嘴摸屁股,常常听见他们的叫唤声。贾母当天就病倒了。查抄是肥缺,将军,司官,兵士都尽着法儿的偷摸。御笔题字,御批文件等都封固缴进。几天下来,账目登记足有寸厚的书页上奏,两府共计:

  现银六千两。土地一千五百亩。房屋四百五十间。商铺二十间。奴婢二百三十名。御用禁物三万馀件。金银首饰若干(略)。绫罗绸缎若干(略)。字画古懂若干(略)。桌柜锅碗瓢勺什物(略)。

  十几辆大车拉了几天的东西。按当朝法典,祭祀产业是不入官的。可惜贾府除了宁府五间祭祀房,大观园内栊翠庵划入祖茔,并没置其他祭祀地。水月庵和铁槛寺也都因找不到相关契约,而被入官。抄没是大罪,有官职者革职入狱,重者死罪。家眷婢奴皆发配。幸有北静王力保,圣上也念贾家祖上保皇祖有功,从宽处置。

  这日,张将军来到小厅宣旨,贾赦,贾政,贾琏跪下接旨。谕旨:“贾赦,贾珍,荣宁二府所犯控罪查实,有官职者革免。财产籍没入官。念其祖有功,将其奴婢归还,并赐银三千供生活所用。钦此。”三人磕头谢恩。不表。随即放出了所有奴婢。两府房舍都贴了封。圣上另有批复:此皆不必动。两府人都被赶进了宁府西院。

  大年三十下了大雪,也是多年罕见,白茫茫一片,天地一色。东、西府,薛家男女老少都挤在宁府西院五间房里,老太太和大老爷都病重躺在床上。贾政,贾珍跪在列祖列宗灵牌下痛不欲生。老太太,太太,薛姨妈,宝钗,秋菱等住在西屋里,也都素装愁容,老太太已经两日没进食了。王夫人和薛姨妈商议着后面事。宝钗这时的身孕反应强烈,直呕的脸白气喘,秋菱大着肚皮伏侍着他。袭人来看过老太太,太太,送来一罐炖鸡还摆放在那里。知道宝玉还没有回来。

  地上已积了尺厚的雪,还在纷纷扬扬飘,一片白茫,空旷少人。宝玉回来了,只见他披蓑戴笠,上穿半旧红绫短袄,下着绿绸撒花裤子,足蹬一双棠木屐。此时宝玉已被点化,尚存人形,却已木讷。凭熟悉路径到了贾府门前,对宁府跪拜毕,便起身去荣府,荣府大门已封,门匾已下,西角门尚留,有门子把守,见是宝玉,恭敬避让。府内哑雀无闻,门窗皆封,雪花静落,寒风朔朔。就穿堂过廊,直接进园,整个贾府就大观园未封,差人守门,见是宝玉回来了,上前去絮絮叨叨一番,说道:“园子虽然未封,值钱东西也尽一空了,各院空荡荡的,只有四姑娘还住在栊翠庵里。”宝玉一径前去。绕山上了沁芳桥亭,仿佛听得有一群女子走来,娇语嬉戏,宝玉一笑,望了去,那有什么人影儿,树皆傍雪,溪静水凝。宝玉不免黯然,下了亭,自然顺路走过去,推开门,就听簌簌扑翅声,一鹦哥儿歇在檐下,啄爪说道:“林姑娘来了。”宝玉流泪不语,心就一阵搅痛,喷出一口血来,殷殷洒在雪地上。知道大限已到,就凭了一股子顽儿劲,撑住了门框歇一歇,依旧看了去,湘竹潇潇,纷雪堕落,竹子上的玉带依然。此时,宝玉口已不能言了。心尚明白,依依不舍,踉跄着走去。依稀记得这就是回家的路罢,又听见一女孩儿声气:“宝二爷,走稳当些,我来扶着你罢。”宝玉搭手过去,却是一空,险些儿跌倒。举目望去,四周皆空,白茫茫一片。见甬道树枝雪下露出一簪,见过,好象是宝姐姐的,心想:“宝姐姐的簪子怎么会在这里?”前面就是怡红院,推门进去,空荡无人,甚是萧条,走的有些累了,就进屋休息。屋里只剩一张旧桌,几把旧椅,元春姐姐的东西也是保不住的。宝玉就摘下斗笠,在桌子前打盹。

  恍惚来到一个地方,分明就是大观园,只见:春意融融,百花妍开。蝶儿飞舞,鸟雀歌鸣。他号使者,住游此园。园内奇花异草,珍稀飞禽,山石树木,亭院阁楼,无所不精,旷若仙境,箫管歌清。园内洒落十二仙姬;四位仙姑分别是:痴梦,钟情,引愁,度恨扮侍女。痴梦,钟情随他。引愁归蘅芜院;度恨归潇湘馆。原来,一仙姬警幻秦可卿是也;入世作管事凤姐儿。一仙姬绛珠;入世作宝钗。其侍女皆合。馀者仙姬皆: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湘云,妙玉,李纨,金桂是也。宝玉唬然,十六位仙子飘至怡红院,娇阗嘻戏,仙袂乍飘,麝兰馥郁,游戏于亭廊室院。个个玉立亭亭,婀娜娇妩,却无一熟相。宝玉叫道:“林妹妹!林妹妹!”皆无回复。一仙子过来,说道:“宝玉,识林妹妹不难,听歌便知。”随即翩跹起舞,歌道:
  人间仙境兮,在蓬莱,梦幻迷津兮,此林园。
  天生锦秀兮,枉自情,一杯黄土兮,虚娇颜。

  一仙子捧金壶,侍玉杯,给宝玉斟上琼浆玉液,继而翩跹,歌道:
  良辰美景兮,春宵短,锦褥香菲兮,暗抛泣。
  暮时归来兮,同林鸟,天明展翅兮,各东西。

  宝玉拉了此仙子,仙子挣脱,忽听亭廊传来歌道:
  仙河幽幽兮,玉幽幽,石畔灵灵兮,草灵灵。
  借得三分兮,绿蕊水,还却七分兮,枯木林。

  宝玉奔出,喊道:“林妹妹!”就见亭廊有多个仙子,皆抿嘴儿笑。就见一仙子在庭院翩跹起舞,歌道:
  蟾宫香桂兮,人间无,丽影婆娑兮,满月稀。
  花娇何去兮,草成林,凡夫俗子兮,也称奇?

  众仙子们皆哈哈大笑。宝玉讪讪。终究分辩不出来谁是林姑娘。这时,便听得一声:“顽子,还不随我走了!”众仙子闻声都倏无踪影。宝玉惊醒,才知是梦。就见一僧一道,立在阶下。宝玉诺诺,随去了。天已黑尽,雪还在下,整个园子就栊翠庵亮着弱弱的灯。

  又几日后,薛蝌和邢岫烟回来了。见家已抄,悲痛欲绝。都去问宝玉怎么没回来呢?薛蝌说道:“我们到了苏州,给林姑娘下了葬,就住在岫烟姨妈家里,宝玉要去守林姑娘,就去了林家祖茔的一间屋子里住,以后就去盖了祠堂。我们都等着一起回来。那知道祠堂盖好了,宝玉也不见了。紫鹃要给林姑娘守灵三年。我们就撵了回来,路上遇到封船,又耽搁些天,不然年前就回来了。”这里都还不知道宝玉回来过,都是一片黯然。宝钗心里明白,宝玉是回不来了,就一直伤心流泪。正好袭人给老太太送吃的,也在这里,心里也明白,宝玉是不回来了,也默默流泪。薛姨妈说道:“怕是宝玉在路上遇到什么熟人,玩耍几天就回来了罢。”王夫人也是点头,盼望宝玉就突然回来了。

  不久,老太太和大老爷都相继去世。依老太太遗嘱,贾政,贾琏扶老太太灵柩回史家老园。薛蟠也放出来了。随后,宁府人暂时居守祠堂。李纨带兰儿回了娘家。平儿带着巧儿,在刘姥姥住的乡下寻着房住了。赵姨娘带环儿也回了本家。王夫人与薛家人一起移居至薛家在京的旧房里居住。另有分别投亲靠友的。不在话下。

  春天,秋菱在薛家旧房产下一男婴。宝钗身怀六甲。

  袭人和蒋玉函也成亲了。玉函看见袭人那根大红汗巾子,自是嗟讶不己。亦难一一相叙。

  京城街上,常见到一僧一道,那僧癞头跣足,那道跛足蓬头,疯疯癫癫,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书结语


  却说,石书既已传世,了却意愿。那石本是一灵物,见这段逸事已传,宿债清明,便又复了本来面貌,峨眉访道,蓬莱寻仙;美酒佳肴,不亦乐乎。却是传书者空空道人有语道:
  神仙放个屁,
  凡人跑断气。
  都说石头痴,
  最痴还是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珠红石 时间:2019-10-18 07:55:06
  点评:

  优秀文学艺术作品,结尾亦是高潮处。《红楼梦》满足这个条件。抄家是《红楼梦》高潮。且紧扣天明标准之准绳,墨香迹新。

  天明标准,一个原则: 维护宝黛爱情原则。宝玉最后服饰,选择了第四十五回里,宝玉秋雨夜看视黛玉所穿戴,被黛玉失口连系“渔翁渔婆”羞红脸。也就在那个秋雨晚上,黛玉写了《秋窗风雨夕》,少女情愁泪湿巾。宝玉最后看过潇湘馆,听得恋旧鹦鹉檐下叫着“林姑娘来了。”喷出一口血来,殷殷洒在雪地上。至始至终的宝黛坚贞爱情。

  天明标准,一个灵魂: 大观园是《红楼梦》之灵魂。宝玉在什么地方离开回去?当然是他魂牵梦萦的大观园。宝玉大限,凭一股顽儿劲回到恋恋不舍的大观园里,红楼旖梦,歌消人散。宝玉随一僧一道,依恋不舍而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