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度白金级古风励志大作---《胜者为夫》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09 16:10:16 点击:1691 回复:4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品简介:
  本是将门虎女的洛琳琅,随母进宫受封,命运发生了惊天转折。母亲死后遭遇将被皇帝后爹封后的危险。恋人楼玉白许诺营救她,却又被他和情敌一同毁容,埋在雪地。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性情大变,本想跟随幼年伙伴楚元辰安居边陲,助他安定边境,相夫教子。却又被楼玉白发现,重新陷入过往的痛苦之中。伪装身份否认从前,却仍被楼玉白胁迫着带回京城,再次与宫中的宿敌缠斗、复仇,逐渐知道了当年恋人背叛的隐秘。几番误会挣扎重修旧好的两人,又再次遭遇因战火而导致的无奈分离。
  一切归结于一句话:要有多坚强,才能念念不忘?

  正文

  回忆

  我坐在院中,看着进出来去忙碌的人们。整个院落已经被布置一新,充斥着新婚的喜庆颜色,连院中的树木和盆景,都被扎上了彩绸。
  望向身边的白梅树,我想起上一次来这里时,还是冬天,白梅的花瓣点点飘洒,如落雪般清美,他坐在我对面说,连酒中都带了梅香,问我可喜欢?我却冰冷又厌恶地不想理他。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会在某一天,再次来到枫川,只为跟他补上一个成亲仪式。
  即使,他现在已经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躺在一口棺椁里。
  正厅中,一口双人合葬棺椁伫立着,也按我的要求将棺椁周围都细细用红绸装点了,透着肃杀的喜气。
  “娘娘。”女官轻声唤我:“喜服已经备好,是您为皇上更衣,还是……”
  “我来。”我接过喜服,向正厅走去。
  棺盖被缓缓打开,我的心一阵抽搐。他面色安详地躺在那里,宛然如生。我仿佛看到他突然睁开眼睛,笑着说:“琳琅,过来。”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却半响也没等到他像从前一样拥我入怀,手上一片冰凉。女官缓缓拉住我的手,哽咽道:“娘娘……娘娘请节哀……”
  我回过神来,他仍安静地闭眼躺着。泪水“噼啪”滴落,我连忙擦了擦,探身进棺,和女官一起扶起了他。
  他的身子已经僵硬冰冷,若不是有名贵药材护持,只怕早已开始腐败。我轻手轻脚地为他解开衣衫胸前的扣子,他胸口上那一道深长的疤痕赫然在目!

  我脑中轰响,那天的一幕幕霎时闪现!他虚弱地在我怀中,我紧抱着他准备抵挡硕大的钢刀!是谁在撕心裂肺的呼喊,那钢刀的凛冽之气已然充斥在耳中!可他,原本是我要保护的他,却忽然推翻了我,扑在我的身上,用全身护住我,挡住了本应刺中我的长刀!他的胸口被穿裂,滚烫的鲜血喷溅了我一脸。而那刀锋,离我不过毫厘。

  我心口大痛,浑身抖动不能自持。女官忙扶住我在一边坐下,她唤了人来给他换了内里衣衫。正要套喜服时,我又缓缓走上前:“还是我来。”
  我为他舒展手臂,费力地将那喜服套进去,又细致地给他系好扣子和衣带,穿好红色长靴,戴上新郎喜帽。我怔怔地看着他,想起他对着我吻了又吻;想起他紧搂着我泛舟湖上;想起他在我生辰那天,在御书房喝得大醉;想起他为了我而弄得一身伤痕险些死去;想起他在我要随别人离宫那日,在宫殿二层哭得像个孩子……
  而我,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大半都在对他折磨怨恨,弄得后宫鸡犬不宁,让他本已死灰复燃的心,再添累累伤痕……好不容易抛开一切怨怼重归于好,却已是天人永隔,永无再见之日!
  我都做了些什么?从最开始不明真相的仇恨,到后来自私懦弱的退缩逃避,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永生遗憾。那些曾经美好的日子,就像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每时每刻都在刺穿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用力将自己的头向棺椁上撞去,“砰”的一声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没文化有知识 时间:2012-10-12 10:23:00
  怎么没有续啊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12 20:28:00
  女官用力抱住我,泣道:“娘娘不要这样!娘娘不要!您不是说皇上临终前要您好好活着,您要听皇上的话啊!娘娘!”
  “走开!”我推搡着她:“他说要和我永生永世在一起的!他说的话没有兑现,我又为什么要听他的话!”我发疯地向棺椁上撞去,很快又来了几个女官牢牢将我抱住,我挣脱不开,在她们怀里哭到脱力,还兀自说着:“那你们给我个痛快的死法啊!你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藏起来了,白绫找不到,剪刀找不到,连一根针都找不到!你们就忍心看着我撞棺而死么!就不能让我死得好看一点么!”
  “娘娘!娘娘!您还没跟皇上成亲,皇上的心愿未了,您忘记了吗?!”
  振聋发聩的一句话,立刻让我停了下来。是啊,他的心愿我还没完成,我怎能就这样死去?不是又自私了一次吗?
  女官们见我呆呆坐着,连忙扶我起来,安置在椅子上。她们不安地看着我,我淡淡地说:“去忙吧,我不会寻死。”
  “娘娘,希望您是一直不会寻死才好……”女官们都退了下去。

  我一直枯坐到行礼前,才去内室换喜服。镜中的自己,被喜服映衬得格外喜庆,只是面上覆着面纱,遮挡着我双颊的伤痕。自他闭上了眼,我有很多天不曾照镜子,今日一看,镜中人形容憔悴,没有半分新娘的喜色。他总是说,希望我在他面前可以自如地摘下面纱,不要有诸多负累。而他,也真的疼我如昔,毫不介意我脸上的丑陋,甚至还细细亲吻我的脸颊。是我一直放不下,走不出自己深深的自卑,还故意让他误会我喜欢上了别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鼓起勇气,重新走向你?如果我能早一些解开心结,那么即使最终还是这样的结局,我也能与他有多一点的快乐日子吧?他也能少一些痛楚和相思吧?
  泪水打湿了面纱,汩汩难止。
  也许这是我该受的心痛难当。当初那些选择不过是片刻的念头,现在,是我还债的时候吧?
  “娘娘,吉时到了。”女官在门外唤道。

  我盖着盖头,在喜娘的搀扶下走进正厅。手中牵着的红绸,另一端系在他的手中。认真而虔诚地下拜,泪水倾泻在地。厅中鸦雀无声,女官和众位随行的将军们,大概都强忍着悲酸吧?连唱礼官的声音都哽咽了,那一声“送入洞房”听起来怎么像在哭呢?
  棺椁被缓缓抬起,我跟随在后一起向内室走去。我将他们都拦在了新房的门外,自己进去单独陪着他,不理会门外一片叫喊震天,劝我不要做傻事。
  傻事是什么?为了不值得的人寻死,是傻事;为了倾心爱怜的男子,追随他一同而去,这还能叫傻事么?
  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正经事。

  我躺进了这口双人合葬棺,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只是当时我丝毫没想到,世上真的有“峰回路转”这回事,也完全不能料到,这样的奇迹会发生在我身上。
  彷如梦一场,却又无比清晰刻骨。
  一切,还要从太渊三十五年的冬天说起……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13 08:37:00
  太渊三十五年冬,雪,一直没有停。
  母亲整日躺在床榻,面色惨白。这是她五年来第三次小产。所有妃嫔、宫女、太监都对迎菡宫避之不及,生怕点燃皇上的怒火而大祸临头。母亲的前两次小产,牵连处死的宫人和太医数以百计,甚至包括位份较高的妃嫔。
  太后在锦妃的搀扶下来过一次,无非是说些好生安养的话语。在我看来,那和善的面容里带着无尽的嘲讽和愉悦。皇上面色铁青,不便对太后发作,直接给了锦妃一个耳光,大声呵斥:“若是查出这次小产有你的份,朕灭了你全族!”
  只有我知道,母亲的每一次小产,都是因为自己服用了堕胎汤药。每次小产都是一次折磨,憔悴得就像即将凋谢的花朵,又逐渐在全体太医和宫人的小心呵护下,渐渐缓过来。前两次小产让皇上犹如惊弓之鸟,这一次给母亲保胎时,太医们不敢有丝毫懈怠,连保胎药也是增加到了最大剂量,于是母亲便用了更大剂量的堕胎药。
  这一次,怕是撑不过去了。
  她对自己,总是如此狠心。
  我站在迎菡宫外,望着结冰的湖水,满心里都是悲凉。若是我早知道这秘密,早知道进宫后母亲只能支撑这五年,我又何必在最初的时光里,固执地不肯同她说一句话,不愿再让她抱我一次。

  “天冷,怎么站在这里?”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玉白哥哥到了。他常在下朝后来宫中看我,给我带些应节物品或者宫外的稀奇玩意儿。我双手拢着的狐裘暖手罩,便是他送给我的。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13 15:04:00
  我望着皇上的御辇浩浩荡荡进了迎菡宫,知道他是下朝后随皇上一同过来的。这几日皇上来迎菡宫的次数更多了,有时还整夜守着母亲不眠不休。这,也算是有些真心的罢?
  我扯出一个笑容:“屋里憋闷。母亲一直昏睡,不知何时会醒。”
  玉白哥哥的眼睛里,有着让我宽慰宁神的东西。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说:“今日早朝,大业派使臣前来请求和亲。若是皇上说起,你要有个准备。”
  大业是太渊的邻国,和亲也是百年来一贯的示好方式。不过现在宫中适龄的公主,只有两位,一位是先皇后所出的大公主綦珍,另一位就是五年前获封公主尊号的我。先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大公主备受太后宠爱,只怕是舍不得远嫁的。而我,一直是太后的眼中钉肉中刺。
  玉白哥哥见我不说话,又说:“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我会打点好一切。然后——”
  我忽然觉得心怦怦直跳,似乎已经预料到他要说什么。抬眼看他,果然望见一双晶亮的眸子正对着我:“迎你出宫,做宁北王妃——我唯一的女人。”

  迎你出宫,做宁北王妃——我唯一的女人。

  连日来的阴霾,被这句话一扫而空。我使劲地点点头,又觉得似乎应该矜持一些,顿觉自己两颊飞红,烧得不像话。母亲曾说:“玉白是个真男子,若我有生之年能看见你们成婚,那就再无遗憾了。”可母亲,能看得到吗?

  “公主!公主!”环云的声音急急传来。她奔至我面前,噗通跪下:“公主快回宫!娘娘不好了!”
  我急步向前走,却突然腿软踉跄,玉白哥哥一把扶住我,稳稳揽住。他几乎是半扶半架地将我带回了迎菡宫。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14 20:20:00
  太医们跪了一地,皇上大声呵斥着。玉白哥哥将我带到母亲床前,我趴在床沿看着她。母亲微张了双眼,看见我来了,抬起了手。我一把抓住她瘦弱的手:“娘亲,你不能抛下我啊!”
  母亲微微笑了笑,看了看玉白哥哥,又看向我:“娘亲……没什么牵挂的了……只有一件事……”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我凑近听,她在说:“速——速——离——宫!”
  我心里一惊。莫非母亲也知道大业求亲的事情了?皇上怎么可能在她病重时还与她讲这些政事,即便选定是我,也不会对母亲言明让她忧心。正在疑惑,母亲忽然挣扎着起身,狠狠开口:“速速离宫!”
  说罢,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母亲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我愣愣地看着母亲,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她是离开我了么?再也不会醒来了么?迎菡宫的荣宠不衰,母亲暗自的垂泪,我对母亲的冷嘲热讽,太后和锦妃的不断为难……五年来的一切在我眼前晃荡,直晃得我头晕目眩。
  我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娘亲——”
  皇上扑了过来,力度大得将我挤到了一边,玉白哥哥扶住毫无力气的我。皇上悲痛的神色连我都觉得心里发酸,他呆愣了很久都没有言语。等他起身,跪地的一众太医便被宣判了死刑。

  母亲被追封为仁宣明德慈静高皇后,比先皇后的赐封还要多了两个字,这令太后十分不满,但她的反对没有任何效力,皇上自顾自地隆重操办母亲的后事。我看着迎菡宫平日里的喜庆颜色在半个时辰里全换成了惨白,安静呆滞地坐在母亲的棺柩边。玉白哥哥被皇上派来守护母亲的棺柩,亦是安静地陪在我身边,不时提醒我饮水用饭。
  每日都看见皇上在迎菡宫中出入,才知道他已罢朝多日。先是太后来劝,来骂,后是大臣们在宫外呼啦啦跪了一地,山呼万岁乞求他上朝理政。这一幕很熟悉,五年前这群大臣也是这样劝阻皇上不要纳母亲为妃,连劝阻的话语都没变,无非是“江山社稷为重,祖宗规矩不可轻废”之类。而皇上依旧如五年前一样徘徊不去,只是如今,是在母亲的棺柩边。
  若不是深爱一个人,也不会在她死后如此任性癫狂罢?若是他知道,母亲每次小产都是自己所为,他会做何感想呢?

  我轻轻叹气。

楼主冷胭YR 时间:2012-10-16 11:35:00
  恒宁,你跟你母亲,长得很像。”皇上突然开口。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走到我面前来了。他的眼神有些阴郁,我下意识紧张,转头看玉白哥哥,他却不在宫中。
  “宁北王在宫外应付那些多事的大臣。”皇上解释了一句,又说:“你今年,有十七了吧?”
  我点点头,心想皇上大概要说大业和亲的事情了,玉白哥哥已经教过我如何应对。
  但皇上顿了顿,开口却是:
  “朕,要纳你为妃。”
  我恨这句话。五年前,他也是这样跟母亲说的,导致了母亲现在的早死。不然,虽然父亲战死沙场,我和母亲还能在苏凉的家中安然度日,我能奉养母亲安享天年。我心里的愤恨瞬间超过了震惊。我终于明白了母亲临终前那句话的意思,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愤然起身:“你休想!”
  皇上面有愠色,却未发作。也许我的反应,与当年他被母亲拒绝时差不多罢?他望着母亲的棺柩说:“你母亲是绝代佳人,你现在更是青出于蓝。朕从不轻易宠爱某个女子,你母亲是头一个。朕在金銮殿上看到她就喜欢,不然也不会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有功之臣的未亡人收入宫中,连带着你都封为公主,列入皇家齿序。凭心而论,这些年来,朕对你们母女的宠爱,已经超过了对任何一个妃嫔,和任何一位公主。”
  我还想发作,却见玉白哥哥站在宫门口,隐忍的面上有着紧锁的眉头,他对我摇了摇头。我咬唇忍耐下来,冷冷地看着皇上。
  “朕的后位已空悬多年,待你母亲大丧结束,朕便立你为后。”他的语气不容置疑,说完也不待我答复,转身走了出去。玉白哥哥忧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跟随皇帝一同走了出去。
  我望向屋外,雪,下得更大了。
作者:没文化有知识 时间:2012-10-25 14:56:00
  怎么没有更新了。
作者:小风子2010 时间:2012-10-29 19:25:00
  楼主埋了一个大坑
作者:诸葛惠妹中 时间:2013-03-31 11:22:00
  潜力贴,UP!
作者:jane雨过天晴 时间:2013-05-09 09:37:00
  坐等更新,封面不错
作者:测试牛初乳鸥 时间:2013-10-13 19:14:00
  

  ----------------------------------------------
  喜欢女大学生的可以来这里玩
  http://dd.ma/pUFp8hWw
  -----------------------
作者:吞狂虏以 时间:2013-10-14 11:57:00
  
  ----------------------------------------------
  喜欢女大学生的可以来这里玩
  http://t.cn/z83uE8V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