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穿越500年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6 21:59:50 点击:212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我叫肖强,今年20岁,是一所普通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我在别人的眼中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只有我知道我自己并不普通。
  我有着别人不具备的超强学习能力以及身体机能。学什么都很快,只要是看过一遍的东西就会领悟,包括方方面面,天文、地理、医学、武术等等。只是在我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万事要低调。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总有这个声音,但我还是一直保持着低调。实际上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能接触到的知识全都学会了。我发现我各方面的知识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我接触的那些书本只不过是催化剂,把我体内蕴藏的知识都引导了出来。
  因此考试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凡是做过的题没有是错的,所以教过我的老师们都很奇怪,为什么我的考卷做过的题都是对的,但为什么总会有一些空白题不会做,而且为什么我的考分总是在70,80之间。因些我的那些老师们就给我起了外号叫7上8下。我的这个外号一直保持到上了大学。
  我到底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人,我举一个例子便可以说明。我的父亲曾在我上中学时患了一场大病,这种病可以说就是一种绝症,它把国内非常知名的一所大医院的医生都难倒了。为了救治自己的亲人,我没有办法便利用自己掌握的知识给了医生启示,我告诉医生我通过网络在国外查到一些该病的资料可以提供参考。医生们研究过后,个个都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便研究出该病的治疗方案,并成为全球首例该病成功治愈的案例。实际上这些资料都是我自己利用自己的知识研究出来的,而这种病之前在世界上根本没有治疗的办法。
  我就这样普普通通生活了20年,我的父母都不知道我有着这样过人的天赋。
  我时常总感觉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招唤我,而这股神秘的力量就像在宇宙的尽头。因此我总会在夜里遥望着星空发呆,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我蕴藏着的知识似乎早已超出现有世界中人类认知的范畴,我到底是不是属于这个世界里的人。
  我也曾怀疑过我也许不是地球人,我猜想我是不是和电影中的超人一样来自其它星球,但我也研究过自己的基因,发现我是实实现现的地球人。我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继续低调的生活着。
  因为我根本不用再学习,但不想引起大家注意,在大学中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出勤率。没事儿的时候我便经常在校外一个人闲逛,不断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由于我在同学里不显山不露水,因此从没有吸引过任何女孩子的注意,所以一直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的生活开始发生了转变。
  一个晚上我闲逛完返回学校,在穿过公园一条通往学校的近路时,见到拐角处有几名小混混正在纠缠一名女孩儿。
  “你们再不让我走,我要叫人了!”女孩很是生气,开始警告起他们来。
  “你叫啊?哪怕是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走!陪我一起去乐呵乐呵吧!”
  这几个混混越来越过份,一把抢过她的手机,便开始动起手脚来。
  “救命啊!”女孩开始尖叫起来。
  除了我,此时这条路上没有其他人。因为这条路比较偏僻,一般在晚上,一些返校的学生都不会选择这条路,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孩会走这条路。
  “放开她!”我快步走上前,对几个小混混喝道。这时我也看清了,被小混混调戏的女孩竟然是我的同班,也是我们的班花夏雪同学。
  我只是中等身材,看着与常人无异,在几个小混混眼里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
  几个小混混顿时“嘿嘿”的坏笑起来,其中有个说:“就你?是不想活了吧!”
  夏雪起初见有人站出来,以为有救了,但见到是我一个人这么2的就站出来,立刻露出失望的神情。因为她知道我这样的一个人根本无法对抗这几个小混混的。
  而只有我知道,这几个小混混在我眼中根本就是蝼蚁般的存在。现实中的所有武术,我完全掌握。但武侠小说中那种超现实的武功我是不会的,比如像什么乾坤大挪移、六脉神剑这类天马行空的武功,因为它们已经脱离了科学的范畴。但一般的轻功气功对我来说还是小菜。我相信那些所谓的武术冠军,在我手底下也过不了两招;那些拳击高手,我也能一拳打趴下,因为我对力量有着绝对的控制力及爆发力。
  “放开她!”我又重复了一遍。
  “妈的,真不怕死啊!”一个小混混嘴里骂着,抡起拳着就要奔我来。
  “等等!”旁边一个看似是他们头头的一把拽住了他。因为他看我一点也不慌张,觉得有点蹊跷,便问:“她是你什么人?”
  “不是我什么人。”
  “那你还出头?”
  “噢!也不能不算是什么人,她是我同学。”
  “靠!小子,你是不是看她漂亮,硬充大脸啊?别偷鸡不成反失把米!”刚才要打我的那个小混混又开口嘲笑我了。其他小混也哄堂大笑起来。
  “是又怎样?”我开始有点烦这帮家伙了。
  “妈的,要不要我们当着你的面,把她扒了,我们乐呵着,也让你在旁边瞧瞧,千万别亏了你。”这个小混混搓着手,一脸淫荡地表情说。
  听到小混混这么无耻的言辞,夏雪的脸吓得立马白了,但还是强忍住恐惧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肖强,别傻了,你快点走吧!”我知道她让我走除了不让我吃亏,还有一层意思是可以让我赶快去打电话报警。
  我没有理会夏雪的提醒,盯着这个小混混冷冷地说:“看来你是活够了!”
  我虽然不会要他的命,但这时的我已经决定不会对这个小混混手下留情了。
  “哈哈哈!”几个小混混都笑了起来,除了那个小混混头目,因为他越发觉得我有点不简单,抬起手制止住那几个人的笑声,对我说:“兄弟,你是哪条道上的?如果今天是个误会,我们也会陪个不是。”
  我摇摇头,依然用冰冷的语气说:“哪条道上的也不是,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那就休怪我们无情了!”他见我这么说,便朝先前要冲上来的那个小混混点了点头。
  那个混混早就忍不住了,“蹭”的一下便窜到我的面前,抬手便打。但只听到一声闷哼,他一头栽倒在地上,便一动也不动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6 23:52:00

  

  这是一个穿越故事,更是一个科幻故事。主人公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能力,但一直低调的生活着。一次英雄救美,他意外地获得了美人的芳心。但他还未来得及品尝爱情的滋味,便离奇地成为了时间旅行者。他不断的向前穿越历史500年,经历了许多历史上离奇的故事。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每次穿越后见到的第一个女子都同现代中的女友一个模样。他也为自己如此多舛的命运感到过迷茫,但他一直为心中的至爱执着的坚持着。最终他终于探究到他不停穿越的原因,也解开了深藏在宇宙中的奥秘……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7 16:44:00
  二
  而此时的我却安然无恙,对面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当然只有我知道,这是我对他的审判,这哥们儿至少要当上一年半载的弱智儿童了,而且还会一辈子失忆。我刚才只是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脑门,只是我出手很快没有人能看得清。这是科学加中国医学原理,我通过力量透过他的穴位,并使他的大脑受到冲击,致使他的脑部的记忆神经被损坏。
  “这家伙有点邪门,大哥怎么办?”有个小混混冲着还在发愣的混混头子说。
  “快看看砖头怎么样了?”混混头子突然反应过来马上对他说道。
  那个小混混立刻跑到躺在地上的“砖头”面前,用手在如他鼻子上试了下说:“还有气儿,好象就是晕过去了。”
  “大哥,我们一起上吧?为砖头报仇!”混混堆儿中有人叫喊道。
  混混头子咬了咬牙说:“妈的,碰到硬茬了,拼了!哥儿几个,拿出家伙来,都小心着点!”
  所有的混混都从兜里掏出匕首来。
  趁混混们发呆时,我就冲夏雪招手把她叫到了我的身后。此时的我转头冲夏雪说,赶紧走,别回头。夏雪看了看我,说了句“你要小心!”便用尽全身力气向学校方向飞跑而去,我知道她这是想尽快去叫人来帮我。
  “夏雪,等一下!”我追上了已经拐过弯跑出近百米的夏雪,我发现她跑的速度也挺快的。
  她吃惊的看着我说:“那些小混混呢?”因为我刚和她说完话也就十几秒钟,便见我追了上来很是奇怪。
  “他们见你走了,也都走了,还把手机还给了我。”我笑着说,并把手机递给她。
  那几个混混几下便被我打趴下了,我本来是不想追上夏雪的,但她的手机被我取回来了,我又不想让她去叫人,所以想了一下,还是追了上来。
  “啊?”她还是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以为我在她跑之后也逃了出来。赶紧回头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追上来。
  “走了,一起回去了。”我笑着冲她说道。
  她这时才缓过神来,接过手机对我说:“今天真的谢谢你!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那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这么晚,这条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很不安全。”我边走边问她。
  “我今天去打工了,因为回来时觉得有点累,不想绕远,没想到会遇到这帮儿小混混。”
  “那以后还是小心点!”
  “嗯!”
  就这样,我和班里以前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夏雪便成为了朋友。她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找我聊天儿,那些经常围着他转的男生很是嫉妒。都认为夏雪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会看上我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家伙。我倒很是无视这帮人喷火的目光,因为我和夏雪仅仅是普通朋友。
  最近突然流传,在木木大学附近的公园里发生了一起神秘事件,有一帮小混混在那里全体失忆了,而且有一个还成了弱智,医生也是一筹莫展,无法恢复他们的记忆。于是有人便说,这是上天给那些不务正业的人施加的正义审判。一时之间,木大附近的治安事件便少了许多。
  夏雪也听说了这件事,便单独约我出来问我这件事。
  “最近流传出来的传闻,你听说了吧?”
  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是你做的,但我会帮你守住这个秘密。”
  “那谢谢了!”
  “我应该谢你,如果不是你……”她没有继续往下说。
  “那我们就算扯平了,这样也算是你帮了我。”
  “你真是个怪人。”夏雪摇了摇头,接着她咬了咬嘴唇说:“那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吗?”
  “我们现在不是好朋友吗?”我觉得她问的问题很是奇怪。
  “你……”她有点生气了,说:“不理你了!”
  我挠挠头。我知道所有的知识,但唯独不懂男女之情,所以不明白她生气的理由。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夏雪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一般男女朋友的范畴,她根本不在乎别人的异样目光,开始到我的宿舍里帮我收拾床铺,并开始为我洗衣服。现在的我再傻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我觉得夏雪也挺不错的,也渐渐喜欢上了她。
  我知道她打工的事儿,所以为了安全开始负责接送她。我也想过,我可以有很多办法弄到钱,如果她需要钱我可以帮她。但最后想了想,能自立的女孩子我更应该尊重,而且我觉得我需要继续保持低调的生活,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夏雪和我接触多了后,开始发现我似乎好象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因此更加为我着迷。
  我们已经交往有几个月,但我们除了牵手,还没有下一步进展。
  一天,我们手拉着手对坐在公园里,甜言蜜语了一会儿,我们便开始深情的对望着。我看着她那张妩媚的俏脸,心里突然涌出一种莫名的冲动,就想这样一辈子和她在一起,抛开一切一切,不再去想那些困扰着我的人生问题。我轻轻的捧起她的脸,她也很渴望的看着我,慢慢地闭上眼睛。我便俯身印了上去,我们两唇相对的一瞬间,我顿时感觉眩晕中伴随着美妙。然而我却突然感到体内有一股无法抑制住的强烈电流从四处涌出,致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许久,我才醒转过来,我发现我此时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我侧头便看到穿着奇怪的夏雪正坐在不远处的桌前凝望着我。
  “你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我便开口问她,此时的她梳着一种高耸的发髻,头插玉簪,身着白色长裙,身披过膝绣花比甲,对襟处还缀着玉佩,神情很是娇媚,有着一股超然脱俗的古代女子气息。
  “你认识本小姐?”她皱了皱眉回答道。
  她的回答更让我奇怪了。
  “你不是夏雪吗?我怎么不会认识你?”
  “哼!本小姐姓朱,闺名单字一个‘晴’字。”她那语气就像是认为我在用俗套的方法和女孩子套近乎一样。
  我听到她说话的方式很是古怪,而且听上去也的确不是夏雪的声音。根据我的学识,顿时感觉到丝丝的不妙,便心怀忐忑的向她问道:“那请问朱小姐,可否告诉在下现在是何朝何代?”
  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看着我说:“你真是痴人,当下自然是明武宗正德七年。”
  “啊?”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竟然真的穿越了。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7 20:26:00
  三
  “皇帝朱厚照,公元1512年,500年前。”我立刻计算出了相应的年份,喃喃道:“这不科学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呢?能量是什么?如何超越的光速?”我大脑飞快地运转着,调用一切所知道的知识,又开始思考起人生来。
  我已经意识到这并不是梦境,但最终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知你在说些什么?什么500年前,相对论?你还知道现在的大明皇帝,就说明你并未成为呆子,莫非是得了失心疯?”她见我自言自语,说出来的又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认为我有可能是疯了。
  “若我说,我是刚刚从500年以后来的人,你会相信吗?”我弱弱地问了她一句。
  “果然是痴人!既然你是500年后的人,那我问你,你们500年后的人也与我们一样的衣着吗?”
  我摇了摇头,说:“完完全全不一样。”
  她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说:“那为何你出现在我们面前时的穿着与我朝的一个样?”
  我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竟然是明代的大襟长衫。我拿起旁边的铜镜一照,不知何时,我竟然蓄起了长发,头上竟然也同样梳着明代发髻。
  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为何会这样?这不科学啊?
  我突然又坐了起来,扭头看着她说:“你晃点我?是不是有人故意把我打扮成这个样子?”
  她摇摇头说:“我朱家女子,从不说谎。”便继续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已经看出她并没有说谎。
  “那请问朱小姐是在哪里见到的我?”我想我既然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不可能直接就出现在床上吧!
  “井中。”
  竟然也是出现在井中,想到又是如此狗血的剧情,我摇了摇头,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道:“为何会是在井里,而不是山上、田里,或者是树下。难道仅仅是为了和电视剧情一样,是为了让人好发现不成?”
  “真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她摇摇头,继续说道:“我看到你时你的确是在井中。其实第一个见到你的人是我的丫鬟洛儿,那一刻她正在井边对着井里摆弄发髻。结果你猛然出现在井边,自然是把她吓了一跳。她用手一推,便把你推到井里。我是听到她的惊呼,才到井边看到的你。我想是你掉到井里后,被吓晕了过去。”
  “嗯?那就更不对了,我的衣服现在为何是干的?”因为如她所说,如果我掉到井里,那就说明我的衣服肯定是湿了,而现在我的衣服是干的,那就说明我的衣服已经被人换过了。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仆人们把你捞上来的时候,你的身上没有蘸上一滴水。”
  “你拿水来?”
  我指了指她桌边的茶杯,她起身倒了杯水递给我。我接过茶杯,便把水倒在我的衣服上,衣服立刻湿透了。
  “这又作何解释?”我看着她问道。
  她摇摇头,说:“我也无法道明是何原因,洛儿说你是凭空出现,所以我以为你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我便亲自看守在你身边,想看看上天会有什么样的指示。现在看来我是错的。你只是一个从外面闯进来的痴人,只是仆人们没有注意到你,才让你误进入到内院的。”
  我也不想和她解释了,我决定出去看看,证实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明朝。想挪动下腿,但我的腿根本抬不起来,看来是穿越给我带来了后遗症。
  这可怎么办,于是我便问朱晴道:“请问朱小姐,我晕睡了多久?”
  “约有一个时辰!”
  我松了一口气,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我现在还有穿越后遗症的感觉应该还不算是麻烦,再休息几小时应该会恢复。想罢,我又躺了回去。
  “你这人为何又赖在床上?既然醒来,还不速速回到自己家中!”她见我如此,有些嗔怒。
  “不是我不想走,是我的腿根本无法动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盯着我看,发现我似乎不像是在说慌。
  “等你好些了,便快些离开这里。”她说完转过身,继续说道:“我要回去了,一会儿我会让洛儿照顾你。”
  “这不是你的屋子吗?”我问道。
  她转过头,带着一丝藐视的眼神看着我,那意思是说你在想什么呢?
  “我的一个丫鬟这几日去了老家,这是她的房间,但你不要赖在这里不走,等你腿好些了,速速离开。”她说完便开门出去了。
  “丫鬟的房间都这么好!”我细细打量了下这个房间,按现代的标准来说,应该也是豪华实木装修了。历史上的这些相关内容我在书籍里也早知道,但实际看到了又是一番感觉。
  我正百般无聊之际,此时门开了,一个梳着两个发髻的丫鬟走了进来。她看上去约有十六七岁,面貌标致清秀,一副很机灵的样子。
  “公子你醒了?”她进来便向我打了招呼。
  我冲她点了点头。
  她给我倒了杯水,给我端了过来。
  “谢谢!”我心说还是这丫头会伺候人,那个朱小姐都没想着给我倒杯水喝。我突然又想起来朱小姐也不是没倒,我要求她倒了,结果让我倒衣服上了,而我此时的衣服,还有一大片是湿的呢。
  “公子不必客气,这是洛儿分内之事,小姐要我照顾好你的。”她突然低下头,抿抿嘴巴说:“请公子原谅洛儿的无心之过。”
  “这不能怨你,你也不是故意推我下井的。”我觉得她挺可爱的,并接着问道:“可否方便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便是南昌城外的怀仁府。”
  我呆住了,我从北京穿越到南昌,跨了大半个中国,这是为何?我感觉我的认知瓶径越来越大,我以前的那种凡事都懂的小自豪感也彻底磨灭了。
  “这个府邸很小,可能你不晓得,但小姐的叔叔你一定听说过,他便是宁王。”她见我发呆,以为是我没听说过这个府邸,便又补充了一句。
  关于她说的这个怀仁府,我还真没听说过,历史上并没有记载。南昌的宁王府才是史上有名的,而且关于这个宁王历史上记载也很多,我自然知道,于是我点了点头。
  “请问公子可否告知洛儿,该如何称呼公子?”
  “叫我肖强好了!”
  洛儿问了我的名字,也让我想起先前和朱晴聊天的时候我也没自我介绍过,那个朱晴也没问我。
  “那我就称呼您为肖公子了。看公子的衣着并不普通,然而公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我家主人的院子里?”
  “我和你家小姐说过了,而你家小姐并不相信,你会相信吗?”我问道。
  “我也许会相信。”她眨了眨她那双透着灵气的眼睛。
  “我来自500年后。”
  她张大了嘴巴。然后想了想说:“从公子的言谈来看,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她居然信了几分。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8 18:57:00
  第四章 主仆身世,腿疾自愈
  由于朱晴的相貌和夏雪完全一样,我便想通过洛儿了解下她。于是问洛儿道:“能和我说说你家小姐吗?”
  “好啊!如果换做是别人,我一定不会谈论我家主人的,但是肖公子你是可以知道的。”
  洛儿的话让我感到很是奇怪,便道:“为何这么说?”
  洛儿笑着摇摇头道:“缘由现在还不能告诉肖公子知晓。”
  她不想说也就算了,我也不再追问。便闭上嘴等她说她家小姐的事儿。
  “我家小姐现今芳龄18,现独居此地。她虽生在豪门,但身世也甚是可怜。小姐1岁多时,主父随军去福建镇压叛乱,在返回途中由于长途幸劳不幸病故。主母因难以呈受打击,几年后也跟着去了。宁王便将小姐及少爷一并收养,现在的南昌城中的府宅已经归哥哥嫂嫂。小姐不愿同哥哥嫂嫂一起居住,宁王便将这座府宅赠与小姐,小姐为了纪念主父主母,便将这里改作怀仁府。”
  听到这我开始分析,朱晴和夏雪的年龄并不一致,而且朱晴的叔叔是宁王,血脉上应该就是皇族血脉,历史上宁王的这一脉人应该都是被杀头了,那么证明朱晴和夏雪应该没有什么联系。也就是说,我见到与夏雪相同相貌的朱晴应该只是偶然。不过,我还是隐约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随机空间穿越更是科学解释不通的,我是不会轻易下结论的。
  “你家小姐为何还未出嫁?”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朱晴年龄也不小了,而且无父无母,宁王应该早把她许配出去,这样省心才对。
  洛儿摇了摇头说:“我家小姐看似柔弱,其实有颗男儿之心,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若生男儿身,当也是国家栋梁之材。只可惜宁王并不同意小姐出去打打杀杀,而且一般男子小姐根本无法相中。”
  我想这个朱晴还是挺有个性的,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在南昌城外住着了。
  我又和洛儿聊了会儿,也了解到了她的身世。原来她和另外一个丫鬟泪儿,也就是我现在躺的这个屋的主人,都是朱晴从人贩子手底下救出来的。不然这两个丫头早就被卖到青楼被培养成为艺妓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她们那时年龄还小,还不能出台,所以都会被教些乐器什么的,可以为客人演奏唱个小曲)而且朱晴也帮她俩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她俩为了感激小姐的救命之恩,便留在了小姐身边,而且到现在她俩已经服侍朱晴有五六年了。但令我吃惊的是洛儿现在才刚刚15岁。
  果然古人比现代人成熟,她们所说的年龄都是虚岁,因此实际上朱晴现在周岁17,洛儿周岁才14,但实际上比现代人超前有3岁的差距了。
  后来,洛儿想知道一些500年后的事儿,于是我就和她说了一些什么高楼大厦、飞机、汽车的,她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不能和她说的太多,一个是她接受不了,还有一个就是我说多了,我可能在她眼里就真的成为疯子了,因此要适可而止。
  还有就是我开始想到一问题,就是我现在到了明朝,我是不是还需要继续保持低调。这个困扰了我20年的问题,又冒了出来。最后,我想还是要见机行事,哪朝哪代都会有不太平事,我首先要保证能够自保。还有,我必须要找到回到现代的方法,我和夏雪的kiss才打到一半,就跑这来了,这也太让人恼火了。我相信科学,我的知识还在,我应该可以找到回去的办法。
  我喝了几杯水,新的问题来了,我想上厕所,这可怎么办。
  “洛儿,这个……我想方便,请你……”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什么时候这么挫过。但是实在没办法,我腿部的神经系统不给力。我刚刚自己又运气点穴什么的都试了下,根本没什么效果。气是通的,穴位刺激根本没有反应,因此这种穿越后遗症已经超出了我所知道的医学范畴。
  洛儿的脸立刻红了,马上说:“我去外院找人来帮你。”说完,她起身便要出去。
  “等等!”我立刻叫住她,说:“我并不需要别人帮忙,就是想让你给我找个夜壶来。”
  “噢!这样啊!”她立刻从床下掏出一个女用的夜壶来,问我道:“这个,不知可行否?”
  我点点头,示意她放在地上,并让她出去了。
  等她关门出去,我开始琢磨,我如何解决。我费了半天劲,将衣服解开盘在腰上,爬下床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虽然我的腿不能用力,但腰还可以用力,便玩儿了一个高难度的体操动作,开始解决起来。我想还好自己的力量还在,不然真得需要别人帮忙,那就糗大了。
  我这一躺便是三天,腿还是毫无起色。这几天洛儿一直照顾我,朱晴则一直没有出现。
  第四天,朱晴出现了,而且还带来一个郎中。我想她可能是怀疑我在装病,所以才找个人验证一下。
  这个郎中一看就是有手艺的,我看他的手法相当纯熟,认穴也非常准确。拿针刺了几下后,便摇摇头对朱晴说:“朱小姐,我看这位公子的病,一时怕好不了了。”
  我一听也是一紧张,那还了得,我穿越过来就要成为一个瘫子,简直成了一个笑话。紧张归紧张,我又细细琢磨了一下,我的认知要超过他,我的腿并不是一般的病,所以也不能按常理来看,因此心里又放松了。
  朱晴听罢便是一呆,便道:“有如此严重?”
  郎中摇摇头说:“此病平生未见,很是怪异。”
  洛儿在旁边看着我急道:“肖公子,这可如此是好?”
  我笑着对她说:“不要急,要相信我是吉人自有天相。”
  朱晴见我如此淡定,也是多看了我几眼。便吩咐下洛儿继续照看,便同郎中一同离去。
  到了第七天头上,我感觉腿部开始发热,有力度慢慢透过。我动了动下腿,有戏,因为可以稍稍抬起来了。不一会儿,热感逐渐消失,我的腿完全可以动了。
  我下床跳了跳,幸运,完好如初。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28 22:12:00
  请到天涯读书中看纠错版。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5-30 17:26:00
  第五章 比试剑法,认输拜师
  此时已近中午,我打开房门,便来到外面的院子里。这个院子很大,我所住的房子只是个厢房,我看了看方位,应该属于西厢房,对面则是东厢房,北面有个正房我想应该就是朱晴的房间了。此时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我突然听到院子后面似乎有声响,便穿过小门,来到后院。
  后院是一个很大的花园,在小湖边儿上有块儿空地,一个女子正在那舞剑,呼呼作响。我定睛细看,发现那个女子正是穿着一身紧装的朱晴。
  此时一身绿装的她,很是妖娆,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她舞得很专注,并未发现远处的我。我见她舞剑的姿势非常好看,便坐在湖边的石墩上,专注的看了起来。
  一会儿,她舞完收剑,转头便看到了我,很是吃惊。
  她看着我道:“肖公子,你的腿好了?”
  我冲她笑了笑,点点头道:“已经没事儿了!”然后接着道:“你舞剑的姿势真好看,看来你是用舞剑来保持身材的吧!”我想她应该是把舞剑当成了一种运动,来强身健体了。
  “肖公子你这是小看本小姐了,我练的剑法,可是用来上战场杀敌的!”她直盯着我,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差点没喷了,强忍着笑意问她道:“你的剑法,还能用来杀敌?”
  她看我如此轻视她的剑法,便道:“怎么?肖公子既然小看本小姐的剑法,要不要比试上一番?”
  “这如何来试?”我想难不成直接让你砍上几剑,来试下你的剑到底锋不锋利?虽然我没尝试过我的硬气功到底能达到什么火候,但也不能白痴似的让人拿剑砍吧!
  “你我二人各取一根树枝,比上一比,如何?”她提议道。
  “那好吧!输了你可别哭啊!”我扔出一句。
  朱晴立刻气鼓鼓的,看了看我,便转身拔剑削下两根柳树枝条。
  我来到她的近前,她扔给我一根。柳枝很细很软,用它来比试还是很安全的,当然前提是我别真的运力往她身上打。
  我想到了不伤到她的办法,那就是采用西方击剑的方法,将她的枝条打掉。
  想好后,我便冲朱晴一拱手,道:“朱小姐,请赐教!”
  她哼了一下,冲我拱了下手,举枝便刺。
  我一动未动,伸出枝条,手腕快速连续旋转几下,便将她的树枝缠住,稍一用力,枝条便从她的手握之处折掉了。我发现我忽视了一个问题,枝条并不是真正的剑,所以不能下掉她的剑,所以我的力道让她的枝条折掉了。
  朱晴愣住了,看着手里的一小裁枝条,露出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行,我们要比试真正的剑,等我回去给你取剑。”她还不服气,思量了一会儿,便要回去取剑。
  “不用了,你把剑给我。”我叫住了她,并向她要剑。她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还是将剑递给了我。
  我拿着剑,砍下一根粗柳枝。用剑削了削,削成与她的剑长短一样。我感觉了一下,这个握起来还比较舒服些。于是,把剑还给她道:“我用这根棍子,你用真剑,还有,你可以全力攻我。”然后,我向她招了招手,道:“来吧!”
  说罢,我便将气势内敛,等她出剑进攻。
  她怔怔的看着我,似乎被我这种如高手般的境界压制住了。
  她越发不敢小看我,犹豫了会儿后,便举起剑,开始寻找我的破绽。好久,她的剑也没刺出。
  我冲她一笑,便道:“怎么,舍不得了?”我喜欢看她气鼓鼓的样子,所以就想逗逗她。
  她一听,果然不再迟疑,举剑便向我的右手刺来。她这是怕伤到我,所以并没有刺向我的胸前。
  我想这一回应该可以下她的剑了吧。于是,依然是以击剑的方式迎了上去。没想到这回玩大了,我运力一抖腕,由于力道过大,这根木棍还未挨到剑,便从我的手握之处断掉了。原来柳枝一粗,便没有了一般枝条的柔韧性。而且我从来没用过木棍这样玩过剑法,所以说未实践过的东西,不能轻易尝试。
  可我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剑已经快刺到手了。此时的朱晴已经发现我的棍子折了,她想撤剑也同样是来不及了。还好我的反应神经够快,我见向前的手想抽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于是便急中生智,立刻松开手中的那截木棍,手指一运力,便用大拇指和食指将剑锋死死夹住。
  朱晴一声惊呼,原以为我的手要完了。但定睛一看,见我把剑夹住了,又呆住了,她用力撤剑,并未撤动。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她诧异道。
  “没什么,这对于我来说很是简单。”我松开手里夹着的剑,硬充大脸道。而心里则暗道:差点玩儿现了!虽然不至于伤着,但被她砍着了,也算是败了,那岂不是很丢人。
  “我输了,而且是心服口服。”朱晴认输道,然后盯着我继续说道:“晴儿要拜肖公子为师,学公子的剑术,不知肖公子可否答应晴儿?”
  她竟然降尊称呼自己为晴儿,看来她是真心想向我学习剑法。
  一个古代人向现代人求学剑术,绝对颠覆了历史。一般人的思想里肯定是认为古代人的武术高强。实际上,古代人虽然有很多时期都是全民习武,习武的人数是很多,但真正能一招毙敌的武术却没有现代人掌握的精。现代人的博击术、击剑术简单有效,那是集了古人之大成,因此是要强于古人的。只是在轻气功硬气功方面,现代人钻研的较少,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好吧!不过我不要你拜我为师,我们就算是一起相互学习好了。”因为我觉得她舞剑舞的挺好看的,没事儿时可以让她给我舞上一舞。
  朱晴的小脸儿立刻红扑扑的,冲我一施礼道:“那晴儿谢过公子了。”
  “对了,我记得朱小姐说过,我腿好了以后,就要让我离开这里。我现在已经好了,那我岂不是不能教你剑法了?”
  她的小脸儿更红了,道:“只因晴儿误会公子了,听洛儿说公子乃是京城人士,此处并无住所,所以就请公子暂且留下,何时离开全凭公子定夺。”
  我心里暗自一喜,这样就不用流浪了,否则我这刚穿越过来没多久,就成了流浪儿,也是很虽的。
作者:潜水八周年 时间:2013-06-03 16:39:00
  精彩,楼主怎么不继续更新了?携《北乔峰传》前来拜会!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6-03 21:04:00
  @潜水八周年 8楼 2013-06-03 16:39:00
  精彩,楼主怎么不继续更新了?携《北乔峰传》前来拜会!
  -----------------------------
  呵呵,最近很忙,又加上生病,很是无奈,所以只能尽量了!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6-03 21:29:00
  第六章 算命之说,现代用品
  我原以为朱晴会把我安在外院住,她却安排洛儿将泪儿的东西收拾到东厢房与洛儿一处,把泪儿的屋子给我腾了出来。我觉得住在这内院会很不方便,便想提出搬到外院去住,但转念又一想,我现在已然属于江湖儿女,应当不居小节,人家朱晴都不在乎,我又何苦驳了人家好意,也就做罢。
  当再次练剑时,朱晴和洛儿出现在一起时我方发现朱晴并未裹足,我觉得很奇怪,便问朱晴:“晴儿小姐你为何并未裹足,这似乎不太合乎道理吧?”
  “这有什么稀奇,公子应该听说过开国皇后马娘娘也是未裹足吧?”朱晴答道。
  我想了下,那并不一样,马娘娘岂是随便能效仿的?所以她的道理说不通。因为我所了解的知识中,大户人家儿女还是裹足的。
  而洛儿此时却在旁边“嗤嗤”笑了起来,说:“公子,洛儿从宁王府里听说,只因小姐小时候算过命,命相中说小姐不可裹足。”
  “休要多嘴!”此时的朱晴满脸通红,呵斥洛儿,而洛儿却一点也不生气。
  “噢?有点意思,但算命先生的话不足以为信。”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我总觉得算命先生的话挺准的!”洛儿笑得更开心了。
  朱晴儿则去拍打洛儿,洛儿开始东躲西藏起来。我立刻明白给朱晴算命的人应该对朱晴的命相推算时说过一些稀奇古怪的话。
  我便问洛儿道:“我并不相信算命之说,说说看,你家小姐哪些事儿应验了?”
  “实际上说来说去只有一件事儿,可是小姐不让说。”洛儿躲到我身后说。
  “不许说!”朱晴还是不让洛儿说。
  “小姐你不是不相信吗?为什么不让我说?”洛儿笑嘻嘻冲着朱晴儿说道。
  朱晴跺了跺脚,不再言语。
  我看着洛儿,示意她说下。
  “天降姻缘!”洛儿口中吐出四个字。
  我便是一呆,因为这意思便是也提到了我。而且朱晴长相和夏雪如此之象,也让我不禁动摇起来,觉得算命的说的也许真的有几分道理。
  此时的朱晴脸都红透了,低着头在一旁幽怨的白了洛儿一眼。洛儿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不科学,也许是算命的瞎碰的,我想了会儿没想通便不再多想。
  我想这时候再让朱晴练剑,也练不好了,于是对二女说:“今日我们就不练剑了,我们先回去吧。”
  朱晴点点头,和我一起带着洛儿便回了。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琢磨,我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但一直没有突破点。我画了一些模型,但这些东西对我回到未来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我并未有动手做的想法。
  我也叮嘱过洛儿,不要把我的事往外宣扬。朱晴我倒是还放心,因为她对我是未来人还是不相信。即使相信我是未来人,但以我们的师徒关系,她也不会去说。因为我觉得,我的事儿外界并不知真假,万一有谁对我来自未来产生兴趣,而把我关起来研究,那我岂不是永远要坠入黑暗之中?
  这天,朱晴带着洛儿来见我。
  “公子,洛儿说你一定来自未来朝代,我起初也不相信,但后来想想,我也觉得你不象是我们朝代中人。你能不能做些物件,以证明你呢?”
  我实际上不想在她们面前证明什么,我虽然比较放心她俩,但我还是怕我做出来的东西万一流传出去,而影响历史怎么办?
  我想了想便说:“比较难办,因为我不知道我做什么样的东西你们才能真的会相信?”
  洛儿对我说道:“公子,你们那个朝代有没有我们女子用的很独特的东西与现代不一样的呢?”
  “这个……”我想了想,作为与古代划时代的不含高科技的女性用品,应该是在20世纪发明的两件物品:首位应当是卫生巾,其次便是胸罩。我不可能给她们做个卫生巾,那也太……,而胸罩我也有点为难。她们会不会把我当成流氓呢?而且我觉得也就是做胸罩比较合适,因为第一别人基本看不到,第二,顶多用个一两年这个东西就坏掉了。
  所以我又思考了一会儿,做个超前的只有两小块布的胸罩别说她们觉得我流氓,而且我自己也难以接受,还是做个传统一点的吧。于是我看着她俩说:“我可以做个女式用的东西,不过你们看了不要生气。”
  “我们不会生气!”朱晴首先点头,洛儿也跟着点了头。
  我向洛儿要来一些布料和针线,我又去弄来一些竹子准备做圆环儿。我不想弄带金属的东西,因为我不想让这种东西留存的时间太长。
  第二天上午,泪儿也从老家回来了,听说了我的事儿以后,便像看外星人一样,把我全身上下看了个遍。然后点点头说:“小姐真是好福气!”
  结果又弄了朱晴个大红脸。
  此时的我把胸罩已经做好了,她们三个好奇的拿在手里看了许久,中间有两个圆圆鼓鼓的用布包着的圆环,两边各有一条带子。
  “这是什么?难道是个帽子?”洛儿边说边戴在头上,还系上了带子。
  “看着像帽子,但是怪怪的。”泪儿在边上说道,而朱晴则在一边看着也思索着。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举起手说:“实际上,它应该用在这里的。”说罢便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她们三个顿时脸都红了,洛儿说:“肖公子,你好坏,是故意拿我们取乐吧!”
  我摸摸脑袋说道:“实际上,这是我们那个年代女性用的比较有特色的东西,你们试下便知。”
  她们见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商量了下,于是都到朱晴的屋里试去了。过了好久,她们三个才返回来。我见洛儿的胸已经挺起来了,便知道胸罩已经戴在了她的身上。
  “我家小姐带的太小,所以不合适,而泪儿戴起来有点大,只有我带着合适,不过真的要比我们现在用的布裹着舒服多了。”洛儿高兴的对我说道。
  “嗯!这个是有尺寸的,我回头给你们每个人做两个。”我突然意识到,我做的时候忽略了尺寸的事儿。
  “那小姐和泪儿的尺寸如何确定?”洛儿突然问道。
  “这……”我一时也没了主意。
  “公子果然很坏!”这时泪儿在旁边不乐意了,朱晴也跟着红起脸来。
  “有了,我拿起茶杯,倒过来,冲她们展示,你们可以如此量。”我教她们如何量圆椎体大小的方法,有了这些尺寸,我便可以做了。她们看了后都点点头,示意记下了。
  于是我花了三天时间,又做了五个,这样,她们便每人两个。果然,带上现代人的胸罩,她们的体态完全不一样了。
作者:潜水八周年 时间:2013-06-03 21:38:00
  @潜水八周年 8楼 2013-06-03 16:39:00
  精彩,楼主怎么不继续更新了?携《北乔峰传》前来拜会!
  -----------------------------
  @若言听雨 9楼 2013-06-03 21:04:00
  呵呵,最近很忙,又加上生病,很是无奈,所以只能尽量了!
  -----------------------------
  祝早日康复,继续更新,期待精彩继续。文章写的很好,我来借鉴借鉴,呵呵
楼主若言听雨 时间:2013-06-03 21:43:00
  @潜水八周年 8楼 2013-06-03 16:39:00
  精彩,楼主怎么不继续更新了?携《北乔峰传》前来拜会!
  -----------------------------
  @若言听雨 9楼 2013-06-03 21:04:00
  呵呵,最近很忙,又加上生病,很是无奈,所以只能尽量了!
  -----------------------------
  @潜水八周年 11楼 2013-06-03 21:38:00
  祝早日康复,继续更新,期待精彩继续。文章写的很好,我来借鉴借鉴,呵呵
  -----------------------------
  谢谢!需要长期调养!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