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水

楼主:森中淼 时间:2013-07-31 21:55:32 点击:138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压抑小镇】
  小镇上人口并不多,作为移民乡镇、旅游大镇,所以小镇的建设还是比较规范、广阔。当然,小镇的绿化建设也比较好。
  20岁的森水也是小镇的一名成员,生活在这小镇上也有十几年论。小镇带给他的感觉总是清静、自然、平常,但同时包含着无多大生机,无大多希望。
  小时候,森水是一个勤于思考、善于学习、记忆力好的学生,他是老师眼里的天才,家长的骄傲,同学学习和嫉妒的典范。算命先生说他“天生就带文才”。也难怪,森水在小学阶段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讲评。森水的语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森水一举夺得全县语文乡镇片区第一名。
  但森水也有软肋,早在学前班时他便展露出其“慢半拍”的特性,在全部同学数学都考100分的前提下,唯独他考了99分。当时他感觉这是一种隐患,或许也是命中注定。
  森水从小就是个思虑多、想法多的孩子,当然很多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大人们说他有一种稳重的而气质。森水暗自庆幸,‘稳重的气质应该是适于当领导吧’。
  森水的家庭是普通的工薪家庭,不贫也不富,勉强过日子。
  伴随着仅差0.25分就能直接上重点中学的“不幸”,森水小学毕业了。基于森水父母的希冀,以及森水平时学习成绩的优秀表现,没办法,面子上过不去,父母和森水则一致决定交择校费上重点初中。
  那年暑假,父亲带着森水一同去交择校费上学。
  来到森水目标的重点中学,森水的父亲开始没把问题考虑得那么复杂,于是便直接去找素不相识的该校负责招生的副校长。在办公楼的楼道间,森水父亲碰到论该副校长,森水父亲向副校长述说着森水的情况,在谈到择校费问题时,该校长闭口不言,并快步走向其办公室,在走进办公室的一刹那,该校长突然快速且带着强大爆发力地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伴随着一声巨响,跟随校长的森水父亲被大门阻了一个踉跄。森水父亲顿时气极,毛发、眉宇间仿佛透露着一股杀气。大约2秒钟过去了,森水父亲回过头来对着墙边的森水一阵尴尬而无奈的微笑。
  此番情景,森水看在眼里,心中的怒火比父亲更甚之。
  但没有实力的愤怒又能怎样呢?
  森水心中于是萌发了一个抱负,有朝一日一定要出人头地,长大后一定要比这个校长更有权力、地位,重要的是还要比他更有德行。森水告诫自己要做一个既成功有实力,又平易近人、具有良好品德的人。
  后来,森水父亲找到其中学校友,这位校友友好地接待论森水父子俩。在听完森水父亲的陈述后,该校友气定神闲,轻轻松松地给该重点中学的正校长打了一通电话,电话时长不超过两分钟。结果森水第二天就如愿以偿地上了该重点中学。
  于是森水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真实社会中,关系问题既严重又深奥。这些关系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关键是要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办正确的事。
  那年夏天,暑假时那么地慢长,12岁的森水经历论人生的第一次重大失败,第一次经历了残酷的现实,第一次看到中国社会中的某些真实种种。
  这个夏天里,森水不再是父母的掌中宝,父母脸上无光,家庭财政“缩水”。森水父亲对森水更多的是沉默,母亲对森水更多的是抱怨和责骂,森水的同学也分道扬镳。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森水现在是个失败者。
  森水第一次明白,当你失败时,你身边的人可能会嘲笑你、藐视你、打击你、抛弃你,任何人都不例外。只是父母一般不会完全抛弃你而已。这些都是失败者的待遇。
  这个夏天,小镇对于森水是那般陌生,这里的树、叶、人对森水的感情似乎变了。
  曾经倍加关注森水的老师对以后森水的遭遇也无能为力;曾经羡慕、嫉妒森水的同学们则大呼过瘾,“开心至极”,心中不免笑到,“哟,森水也有今天......”;曾经对森水无比关爱、视森水为骄傲的父母也不再骄傲,父亲黯然失色,母亲愤怒无比。
  森水切身感受到,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母亲似乎把森水当做一个“工具”ˉ一个“学习工具”。当这个“工具”效果好、业绩高时,作为该“工具”的“雇佣者”(母亲)则感到开心;但当“工具”一时发挥不好、失败时,“雇佣者”对此“工具”则无比怨恨。森水感受到,可能母爱没有成绩重要吧,表现决定待遇。
  原来,社会一直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的。
  那年暑假,森水在小镇中感到无比压抑,他感到自己事那么地孤立无援,他感到自己像被抛弃了一般。
  没有人,没有人......
  除了自己怜惜自己,谁会去怜惜失败者?
  从此,小镇的官方名字已经不再重要了,森水在心中已经把小镇名改为“压抑小镇”。
  森水在县城上了初中,一个乡下娃进了县城重点中学,跟农民工进城也没多大区别,都是来到陌生的地盘,接触陌生的人,感触更广阔、开放、多元的文化。不同的是,农民工进城是打工挣钱,乡下娃进城是上学花钱。
  开学那天,森水和父母一同来新校报名。学校人员众多,来往报名的人络绎不绝。
  遇到一些熟人也带孩来子来报名,森水父母自然地打招呼,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时隔将近三个月的暑假,森水终于看到了父母的笑容了,压在森水心中的“怨石”也轻了许多。
  森水心想这就是离开了压抑小镇的美好感觉吧。
  但森水当时并不明白,很多各样的感觉都是暂时的。
  报完了名,整理好了寝室,父亲给了森水100元钱,森水悄感惊讶于兴奋,因为这是森水人生第一次这么大额现金。与此同时,森水也知道父母将要回家了,不可能陪着森水上学,心中不免有一丝淡淡的不舍之情和对陌生环境的一丝担忧。
  望着父母离开的背影,森水铭记着父亲走之前告诉他的‘要珍惜好的学习机会和条件’。森水怀着抱负准备“大展宏图”。
  走进初中时代,森水来到一个陌生而又热闹的班级,班上城里孩子居多,森水顿时发现城里的孩子跟乡下的孩子是有差别的,乡下的孩子普遍比城里的孩子要更安静、害羞些,而城里的孩子却大多热情、开朗;乡下的孩子一般又瘦又黑,而城里的孩子多长得白白胖胖的;城里孩子穿得‘花枝招展’,乡下孩子的穿着具有“清一色”的个性,基本都是些山寨运动服,一般都是几十元一套的耐克、阿迪达斯......(不过近几年也有乡村非主流的出现)
  从小到大,森水家境一般,但森水父母总是给森水提供力所能及的最大程度的‘优越’生活,所以也让森水养成了某些好面子的性格。
  初到班上,森水看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城里的孩子面对陌生同学也能十分热情、开朗地交流,没有乡下孩子那么拘束。森水具有典型乡下孩子的害羞性格,所以在与城里孩子的人际交往中则呈‘被动态势’。尽管在乡下森水还算活泼的,但到了城里,森水却总是‘扮演’安静斯文的角色,总是城里的孩子主动来找森水说话,森水才被动地回应。
  森水在城里的学校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父母教森水生活知识,老师教森水书本理论知识,可谁来教13岁的森水如何找到自己的人生位置呢?
  城里的孩子常穿得‘灯火辉煌’,活泼好动,经济充裕,喜欢追赶潮流,高富帅、白富美的同学居多。当时作为‘矮穷挫’代表的森水心里多次幻想要是自己是城里的孩子该多好啊!
  碍于面子,当城里孩子询问森水的家庭情况时,森水总是编造自己是城里人,是从城里某某小学毕业的......(多年后森水想起这件事还挺可笑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森中淼 时间:2013-07-31 22:28:00
  【第二章-班花昭宥】
  初一下期,森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班花昭宥的同桌。在初一上期时,森水也‘欣赏’过班花昭宥,那时候森水旧挺身班上某些高富帅群男在打昭宥主意,他们还打赌看谁先追到班花。并且他们也拿出了行动,经常在课间,这些高富帅群男就不约而同地到昭宥身边,与昭宥谈天说地,不亦乐乎。可以说是勾引,也可以说是‘调戏’。
  大多数女孩都有喜欢被关注的心理,尤其是成绩不好的女孩,所以昭宥也不例外。昭宥面对这些群男的‘调戏’,不但没有讨厌,而且还与之谈笑甚欢,颇有乐此不疲之意。森水当时并不懂女孩的心理,于是便对昭宥产生了某些不好的印象。
  奇怪的是,初一上期一个学期下来,那些‘意气风发’、胸有成竹的高富帅们也不见得有谁将昭宥追到手。
  森水正式成为了昭宥的同桌,昭宥天生丽质,皮肤白嫩,眼睛晶莹闪亮,有着刘亦菲的面容,张曼玉的气质。
  当森水与昭宥对视时,森水顿时被昭宥的美丽和气质打动。但在当时,森水经过客观理智分析,觉得自己既没有实力,也没有魅力,所以就没多大竞争力。森水‘天真’地推测,那些高富帅都无法追到昭宥,我这个矮穷挫还有什么希望?想必昭宥的要求一定是高标准的,没有白马王子的出现他是不会动心的。所以森水坚定信念,下定决心,对昭宥的希望是不抱任何希望,对昭宥的态度是不冷不热。
  被班级众男生当宝的昭宥,森水把她当“尘埃”,极其不屑。与昭宥说话时,森水一般都不看昭宥。别的男生都对昭宥毕恭毕敬、唯唯诺诺,唯独森水对昭宥却是敢吵敢吼,有时还敢‘打’......
  有一天,吃过晚饭后,一些同学在教室里休息和玩耍,一名顽皮的男同学小K和森水开了一个小玩笑,小K用自己左手食指着自己的右手背,并煞有介事地招呼森水:“森水,过来看看这是什么?”当森水正将眼睛靠近观察时,小K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势用自己右手背扇了森水一耳光,随即便带着邪恶的笑容跑开了森水。森水3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才明白这是一场闹剧,也来不及去追小K。但森水觉得这个整人的方法还挺好玩的,于是便产生了“报复性转移”心理,当即快速扫视与自己距离最近的人,突然看到昭宥在一旁做作业,森水微微一笑.....
  森水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如法炮制,便立即招呼昭宥:“小昭,快看看这是什么?”同时,便把右手背伸向昭宥,昭宥认真地把眼睛和脸蛋靠近森水的手背,当感受到昭宥热乎乎的呼吸触动森水手背的一瞬间,森水快速删了昭宥一耳光,不想力度没控制好,扇得稍微有点重。一向对昭宥不理不睬的森水这一举动对昭宥来说是惊人的,昭宥顿时目瞪口呆,脸部表情“青一阵,红一阵’的......
  昭宥半天不知所然,看着森水诡异的坏坏笑容,昭宥明白了这是恶作剧,心里滋味复杂。
  看着昭宥哭笑不得的小红脸,森水明白了自己力度有点过大,心里稍感歉疚。
  顽皮的小K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哈哈大笑,当即大声惊吼到:“森水,你小子是吃了豹子胆啊,居然敢删班花昭宥的耳光!看我去把琨哥叫来教训你......哼!”说完,小K便气冲冲地走出教室,冲向琨哥所在的篮球场。
  当时小K心想,这昭宥可是被我们全班男生当做掌上明珠,像花儿一般地呵护,不敢有丝毫伤害,却被森水这小角色如此随便而轻易地欺负,还似乎吃了豆腐......更可气的是昭宥居然不怒,真是让人莫名奇怪,让人又气又恨。我一定要让琨哥来讨回公道。
  小K这一走,森水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森水心想,我居然那样随意大胆地扇了班花一巴掌,岂不是与全班同学为敌么,这事在全班传开了那还得了?不说全班,单就琨哥一个人,也能绰绰有余地让我森水好受啊......可如何是好?
  森水可是清楚琨哥的事迹,琨哥不仅是整个初中年级一等一的打架好手,而且‘江湖上’传闻琨哥曾在城里深夜十二点还手持大刀与社会古惑仔打群架,还被警察追赶过。而且琨哥也非常喜欢昭宥,还曾强烈追过她。(尽管没追到)
  想到这些,森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但碍于面子,森水还是努力地故作镇定,随即埋头看书。
  但看了不到两分钟,森水脑子里总是浮现着琨哥的各种‘恐怖’情景,根本看不进去书。在选择挨打还是妥协,选择保全生命安全还是保全面子的挣扎中,森水大脑高速运转3分钟,森水当即决定只得低姿态地求助昭宥。
  要知道,森水是爱面子之人(他当时还没看过《厚黑学》),从小到大森水几乎都没求过任何人。尤其是女生,森水从没求助过任何女生。
  森水悄悄地瞄了瞄昭宥,昭宥看到森水在看她,却脸红了。这让森水感到有点奇怪。森水心想,或许是因为我很少主动看过她的缘故吧。
  森水怀着紧张和胆怯之情微微地靠近昭宥,认真地正视着昭宥,充满关切地轻声问到:“还疼吗小昭?”
  昭宥看到森水史无前例地温柔真诚样子,先是感到惊讶,心里却闷着笑,但表面还是故作生气地随意回答到:“哎,不疼了。”
  看到昭宥没有特别计较此事,森水心里也放松了点。森水继续温柔地说到:“真抱歉小昭,都怪我一时冲动开了这种过激的玩笑。但我并没有恶意欺负你的意思,也没有吃你豆腐的意思......所以,所以希望等会儿琨哥来了你帮我解释下吧。感谢你。”
  昭宥听着闪了一下眉梢,水灵的双眸看向45度角的天花板,脑袋可爱地摆动着,天真而带有些许“高傲”姿态说到:“嗯,看在你不是恶意伤害本姑娘,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这次姑且就饶了你吧。”
  听到这句话,森水悬着的心终于下放了点,激动地合掌作揖连连说到:“感谢,感谢,小昭姑娘真是太好了,人美心也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我以后再也不会欺负你了,再也不会吼你了。”
  昭宥看到森水激动、紧张、尴尬的样子,扑哧就笑了出来。笑容中夹杂着开心和幸福。(这点森水当时丝毫未发觉)。
  当天晚上,森水躺在床上,心想今天可真是悬啊,我怎么就那么冲动,居然删了班花的耳光。不过昭宥的影响力也真够大,虎背熊腰的琨哥那样凶神恶煞地来找我‘算账’时,昭宥却坚定地说:“没关系,我们闹着玩儿的......"几句话就把琨哥打发走了。看来昭宥人也还是挺好的,怪不得班上男生女生都喜欢她。
  辗转难眠,这是情窦初开的时节,森水突然有另一种感觉:这昭宥皮肤也真够白够嫩的,而且呼吸也那么温暖,真可爱.....(这可是森水第一次碰女孩子的脸)
  另一方面,昭宥也躺在床上开心地回想今天的事(注意是”开心地“)。昭宥心想,森水这家伙,平时斯斯文文,胆小怕事,对我那般冷漠、冷淡的,今天居然敢”突袭“我,从小到大,连我爸妈也没有打过我。嘻嘻,他的手也还真有力,还真有胆,挺有男人味儿的;后来他居然来求我,那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无意间做错事的孩子胆小而诚恳地求大人原谅,不过看起来还是挺可爱的。
  昭宥嘴角带着微笑,怀着甜蜜之情睡着了。
  跟昭宥同桌一年多的时间里,森水跟昭宥有时冷漠、有时欢笑、有时互相叫骂、有时也有种青涩的甜蜜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就更加了解了。森水知道昭宥喜欢hello kitty,喜欢刘亦菲,上课喜欢走神,同时也喜欢写小说。(尽管她的小说从没给森水看过)。
  欢乐的时候,昭宥还会教森水唱歌,尤其是那首《靠近一点点》,森水始终记忆犹新。“再靠近一点点,我就牵你手;再靠近一点点我就跟你走......”,时隔多年以后森水听这首歌还是挺有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