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危机

楼主:南宫天伦09 时间:2013-08-21 15:42:44 点击:144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沙漠两端
  沙漠的尽头,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造访,老头子以为自己退出了人类的生活圈,就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人来打扰他了,敲门声打断了老人的思绪,老人勉强站起身,挪到门口。
  “谁啊?”
  “老爷子,我给你送肉来了,前几天新鲜的肉都被当权者抢走了,今天才有新鲜的肉,我这不就给你送来了。”
  老头子皱皱眉,犹豫着把门打开,看见那个长着一对小虎牙的少年背着一口袋肉,站在门外。老头子松了一口气:“7834,你真是心肠好啊,要是没有你。老头子我早就饿死了。”
  那少年揉了揉蓬松的头发:“老爷子,别这么说。这么多年,我蒙你照顾,从新生工厂出来以后,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死在冷冷的大街上了。这么多年,只有您能记得请我这个代号,大家只会叫我卖肉的。只有你记得我是7834。”
  老头子这个时候,已经把肉轻易的压缩成凝固晶体,他笑眯眯的看着这个自己带大的孩子,笑着说:“孩子,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需要一个真正的名字的。你还是想一个吧。”
  少年傻傻的笑着:“名字可是真实的人才配拥有的,像我们这样的工厂造,怎么配拥有自己的名字的,您老人家别开玩笑了。”
  老头子闭上眼。
  门外的风敲击着已经疲惫不堪的门。沙子的摸样刻在门上,整个世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不会下雪了。他眯着眼看着正在老式壁炉前烤火的小伙子:“7834,你多久没看见下雪了?”
  少年笑着看着老头子:“老爷子,从我出生,这个世界就没下过雪。”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是已经很多年了。”
  7834乖乖地坐在老头子的身下,说实话,他最喜欢听老头子讲故事,但是他也绝没有想到,今天老头子讲的故事将改变他的生活。
  沙漠的另一端,工厂里有一个诡异的身影飘过。
  这个工厂就是这个区域最大的新生工厂,每天这里都要生产数以万计的新生儿,这些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注定,他们生下来就是了干一件事情,没有任何怀疑,而且他们不允许有名字,他们只有一个代号,而实际上大家会发现连这种代号都已经没有了必要,因为没有人愿意去记一串难记的数字。于是这个世界只有各式各样的职务,却没人知道到底是谁。
  其实大家都认为,是谁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知道是谁,是因为需要尊严,而这个人类的新世界,是没有尊严的。或者说尊严只属于高高在上的自由民们,那些职责主要是控制这个世界运行的人们,当然没人知道他们怎么控制这个世界。当然也没有多少人去关心。说真的,你如果让一个卖图书的去管它为什么活着,确实有一些难为他了。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大家都开心的活着,即使没人知道自己是谁。
  但是总会有那样一些不安分的人。就像林牙现在在监视屏幕上看见的人一样,他轻蔑的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人,吐出嘴里残存的肉:“最近臭虫们真是越来越多,那帮保安都不知道在搞些什么,竟然这么随便就让人进入新生工厂,看来有得销毁一批了。”
  他站起身,拿起身旁的电光炮,身边跟着一群奇形怪状的漂浮机器。他大踏步的向外走去,有些像一个痞子,当然他并不这么觉得。他作为一个自由民,一向是很骄傲的,他觉得自己是优越的,当然绝大多数自由民都是这么想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是高于一切的存在,尤其是对于那些人造人而言。
  林牙是一个普通的自由民,当然自由民并不是游手好闲的人,他们有自己的职责和社会地位,林牙就是一个等级较低的自由民,他负责监督,他们被称作监督者。
  监督者在自由民里没有话语权,他们只是工人,但是因为他们有名字,所以要显得比人造人高贵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并不是工厂批量生产的产物,他们是真正的天然人,这也就是林牙赖以自豪的资本。
  当然自由民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的血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这么觉得。他们并不是奥脏工厂的产物,他们有权利,他们有掌握一切的权利,就算等级低一点,也有掌握那群人造人的权利。这就是他们高贵的资本。
  林牙到了工厂的门口,看见正准备偷偷潜入的几个人造人,他怒吼:“臭虫们,监督者林牙在这里,臭虫永远都是臭虫。受死吧。”
  狰狞的面孔在电光炮的光里更加恐怖。这就是自由民,惨叫声横亘在夜空上。
  电光炮发出的攻击波直接击在那些人造人身上,他们嚎叫着,他们的身体正在被电所侵蚀,逐渐燃烧起来,他们拼命的想向工厂深处跑过去,但是林牙挥舞着手中的铁棒,将那些满身带火的不成人形的人造人打了回去。
  他冷笑着看着正在死去的人造人,阴冷的说:”这都是命运,你们出生就是为了被我们压迫,不要妄想成为主人,因为你们一旦选择这样的路,就会死亡。那也许是你们唯一一次自己做主的机会。“
  年轻的执政官坐在牛皮椅上`,看着桌子上堆满的文件,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打扰这个年轻人。执政官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虽然每天基本上都是类似于涨价和外交公告之类的东西,但是今天这份文件,似乎确实很有分量,能够让这个执政官感到了压力。
  西方十二国致南方执政官方云:
  今日西方诸国,突然发现新出产的人造人似乎有了自我意识。我们及时进行了控制,你应该明白了我们的意思。我们致力于制造一种不会被情感左右却又不会拥有感情的人,最近发生的暴动很严重,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他们开始学会思考,甚至发现爱情的滋生,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极其可怕的事情,我们及时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情况得到了控制。
  我们不知道这种情感病毒为什么会产生,我们也不知道还有多少隐藏患者,情况不容乐观,机器人方面得寸进尺,我们的局势越来越紧张,这封信一方面是希望,你们能派出专家来处理这种病毒,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你们小心。世界是我们共同的世界。
  我们相信方云你的实力
  当然方云也相信自己的实力,只是这状况确实有一些棘手,内外交困,这种状况。方云望着窗外,静静的发呆。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就算他是天才,他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好像没人注意到这一点了。一直都是这样。即使他的生日,也并没有蛋糕,只有满桌子的文件。方云趴在桌子上,想哭却哭不出来。他抬起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哭了?
  门外的电脑管家突然进来了,方云抬起头,看着对面那张慈眉善目的脸,这张脸是方云特制的,这张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脸,这张自己难以忘记的脸,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方云依旧忘不掉这张脸。电脑管家抬起头,那是一张毫无瑕疵的女子的脸。
  “主人,有您的平装货物,经过检测,安全,可以查看。”
  方云挥了挥手,电脑管家识趣的退了出去,方云静静的看着桌上的包裹,他已经好久没收到包裹了,他在两天前还在考虑要不要将邮政这项古老的产业彻底从时代文明史上抹去呢。结果,今天就收到这样一件包裹。
  方云拿起包裹,眼泪就这样凝结在眼眶中,他喃喃自语:“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只有你记得我生日,好久不见了。”
  方云按响呼叫铃:“银音,叫执行部长与安全部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另外给我准备那辆最老款的宾士,我要开地上车,另外下去的时候给我买一台music lion的钢琴,记着要古董琴。去办吧。顺便买一个芳香的蛋糕,晚上又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过生日了,不过今天也许会有客人。我会再告诉你的。”
  “遵命,主人。”
  方云讨厌这种机械的声音,可是这个世界上到处充斥着这样的声音。他的感应抽屉打开,他从里面掏出那张泛黄的老照片:“这个世界上,只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南宫天伦09 时间:2013-08-21 15:52:00
  第二章 那个叫做唐风的警察
  这个城市的黑夜并不属于那些高高在上的自由民。一个黑色风衣的男子站在破旧的霓虹灯下,霓虹灯上艳舞女郎在搔首弄姿,一个劲地发出诱惑的呻吟声。黑色男子看着这条灯火通明的街道,这条肮脏的街道到处都是人造人的身影,没错,这样的黑夜属于这些低贱的人群。
  因为没有尊严的人是不配拥有白天的,他们只配拥有黑夜。
  黑色风衣的男子冷冷的看着这群没有灵魂的人在酒吧里喝的酩酊大醉,他的笑越来越冷,他是个属于黑夜的人,但是很显然他并不属于这里的黑夜,他现在本应该在城市中心的白马寺咖啡厅和情妇一起约会,却被那个傻乎乎的上司派来接受一项机密者资料。
  男子抬起手腕,不耐烦的撇撇嘴,心里已经骂了上司几十遍了,堂堂黑夜警察却要跟一个人造人交接,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
  不过还是请大家记住这个看似是个跑龙套的角色,他叫做唐风。
  因为他在这个故事里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关键到很多人不知道很关键。
  唐风百无聊赖的抽起了烟,看着自己的掌上一页通发过来的即时新闻,自言自语:“不是这个人结婚,就是那个人离婚,再不就是什么新书上市,我们的生活还真是他妈的无聊。”
  突然一个黑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眼前:“你就是唐风?”
  唐风眯着眼仔细打量眼前这个人,强壮的身体上散发着一股机油的味道,充满油渍的衣服根本看不出了本来的颜色,他鬼鬼祟祟的对唐风说:“你就是唐风吧,我是修理工4726,你要的东西在我这里,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就给你你要的。”
  唐风鄙夷的从风衣里掏出了六块货币板:“一张抵值一千万,这样可以给我了吧。”
  那张猥琐的笑脸上有着一种叫卑贱的东西:“这才是自由民的作风,爽快,合作愉快。”
  唐风当然没有听见他这句话,接过东西,早已转身淹没在人海之中。
  修理工4726将货币板放进肮脏的衣服中,却发现身边站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他战战兢兢的向后看去,那些打手让出一条路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出现在黑暗深处。
  “修理工4726,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的规矩,不要以为自己可以躲过去,我们监视这一切,这个黑夜是属于我们的,不是属于他们的。”
  修理工4726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教父,我们都是为了钱,给我条活路,我们都好,别杀我,钱我全给你。”
  教父4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修理工的面前,捏紧他的下巴:“我对钱不感兴趣,告诉我,你给他的是什么?”
  修理工4726被勒得差点窒息,教父的眼神一点余地都没有。
  “告诉我,你还可能活下来。”
  几分钟后,一声闷闷的惨叫从小巷深处传来,几个大汉走出来了,他们为教父打开车门,教父俯下身坐进车里,用手弹掉刚刚抽过的烟头。
  车慢慢地开动了,热闹喧哗的街头自始至终没有安静下来,对于这群人造人来说,死几个人是并没有多大关系的,与他们无关。这不是混乱,只是麻木,深入骨子里的麻木。
  教父阴郁的看着浓郁的夜色,对着旁边那个一直不说话的人说:“他们开始调查你了,你得想想办法了,让他们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那个人摘下墨镜:“他一个修理工,怎么会有我的资料,有人出卖我了?”
  教父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这等我们回去再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找到那个黑夜警察,不能让这份资料放在执政官的桌上。”
  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天真的微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
  教父依旧面无表情:“我并不是善良,世界不允许我善良,我只是为我自己,如果你被抓到。我和我的的黑夜就死定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自作多情了?”
  教父不说话了,年轻人转头看着夜色。
  “这夜色越来越浓了,世界也开始越来越混乱了,看着那轮红色的月亮,我们到底是谁呢?”
  在那个黑暗的小巷里,修理工4726已经冰凉的身体被环卫工人抬走了,那双眼睛似乎永远不会闭上,身上只有一道伤口,在心脏的最深处,一颗银色的弹珠。
  黑夜仿佛永无止境。
  唐风坐在车里,黑夜的城市里一辆漂浮汽车都没有,唐风通过脑电波把漂浮汽车的模式改为记忆模式,然后躺在汽车里。他从来都是一个流浪者,记忆模式的终点就是没有终点。
  他刚要睡着,听固然身边的通讯板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唐风,今晚你必须回来,我想你了,天天约情妇你也不会累吗?我在家里做好了饭等你,不回来我就一直等下去。”
  唐风并不知道爱情叫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粗鲁的女人对自己真的很好,他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和爱情有关,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自己一个打不开的结,即使他在外面有再多的情妇,他还是忍不住回到那个自己的家,看看这个女人。
  他摁下回复键:“再过十分钟我就回家了,等我。”
  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跟着几辆空中摩托,为首的一个人打开联络器:“345,我们已经找到目标,正在跟踪前行,请指示下一步活动。”
  “消灭他,夺回文件。”
  “收到。”
  老头子端详着眼前的年轻人,从柜子拿出了一瓶红酒,又拿出一对高脚杯,他把杯子递给了年轻人,年轻人憨厚地笑着,接过了杯子。
  红色的酒灌满了苍老的杯子,老头子举起杯子:“年轻人,我们喝一杯吧,我会告诉你一些事,你也会从今天开始思考一些事情。你我的世界也许就要因为这一杯酒大有不同了。”
  年轻人好奇的看着老爷子:“到底你要告诉我什么?”
  老头子慈祥的看着他:“孩子,下面你要听到的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再听见这真相之前,你愿意帮老头子唱一首歌吗?”
  年轻人挠挠头:“可是老爷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嗓子,还能唱出什么好听的啊,人造人没有歌唱的权利,这你也应该知道。”
  老头子的眼神突然变得凛冽起来:“记住了,在我这里没有人敢管,在我这里,没有人造人这个称号,再记住一句话,在我这里,你是独一无二的,您不是7834。你是我的客人,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我可以给你自由,你知道什么是自由吗?”
  “自由是奢侈品,我只是听你说过而已,在我身边,只有你知道这个词,也只有你在乎这个词。我知道他离我太远,远到我根本没资格去追求。你能理解这种感受吗?”
  “我能理解,所以从此以后,你不是7834,你是方望雪。”
  年轻人不知所措的坐着,眼神里竟然有一种恐怖,他知道这个选择真的会改变自己的一辈子。他很迷茫,他离自由太远,想想都不敢想象,太美好的名词往往空虚。自由是不是更加空虚呢?自己真的需要一个名字和更不真实的自由吗?
  老头子看出了他的迷茫,他长出了一口气:“孩子,我想我必须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关于人类的故事。你愿意听一个垂暮的老人讲故事吗?”
  年轻人看着老爷子眼神里的颓废与失望,点了点头。老爷子接过机器管家递过来的电子烟斗,讲起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属于过去的历史。
  窗外一片寂静,只有天空中那一轮诡异得红色月亮。
  唐风感觉到了强烈的攻击波,他笑了笑:“二次元空间释放,开始模拟环境。”几个杀手看着前方的漂浮汽车突然消失了,炸弹竟然打空了,摸不着头脑:“345,目标突然消失,我们失去目标。”对讲机里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二次元炸弹,对不起,连累你们了,酬金我会打到你们账户上的,再见。”
  在几个摩托杀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冲击力已经把他们卷了进去,他们当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楼主南宫天伦09 时间:2013-08-29 14:42:00
  林牙的醒悟
  突然所以的投影屏幕开始出现相同的画面,一个老人对着一个少年侃侃而谈,唐风惊讶的张开了嘴,这个故事已经让他的心灵经受了最深的震撼。
  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共同来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人类的故事,一个关于自由和寻找自由的故事,一个毁灭与重生的故事,当然也是我要讲的第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关于红色月亮的传说
  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的时代,所谓的遥远,就意味着,现在的一切还没有发生,一切还是一切的那个时候。
  所谓世界末日还没有开始,人还是人的时候,那样的时候就应该能算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很遗憾的却是,没有任何文献记录下那段历史,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他只是一段空白。我就要告诉你,关于那段时间的故事,先从你们眼睛里的这个红色月亮说起吧。
  在我们还被称作人类的时候,月亮不是这么恐怖的红色,月亮是温暖的象征,我们每天沐浴在温暖的月光下,享受着夜色。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是特别适应现在的红色。
  就这样,我们平静的生活着,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平静会被打乱。
  我依旧墨守成规的带着我的孩子走在那条熟悉的公园小路上,走着走着,突然手上一紧,我的儿子就这样倒在地上。我那个时候并没有当回事,因为我的孩子身子弱,那么热的天气,他中暑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等到我俯下身看到他的眼眸的时候,我就知道,出事了。
  那双我如此熟悉的眼眸里充斥着诡异的鲜红色。
  我把我的孩子送到了医院。没有人能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他们都在摇头,我不能摇头,我摇头,我的孩子就没有希望了,人活着都得有个念想。
  我每天都会去看我的孩子,而我每天看他都会发现它的变化,他的眼睛越来越红,直到根本看不见一丝黑色,他身上也有很明显的变化,他的身体变得透明,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孩子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后来这样的病人越来越多,医院都装不下了,我们惊奇的发现,一些医生的眼睛也开始变成红色的了。
  我那时才意识到。这是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孩子不止一次对我说,他想再看看那银色的月亮,他跟我说,他现在看见的月亮是红色的,一种很诡异的红色。
  政府开始有所作为,他们开始带着病人离开医院,但是明显这样根本无效。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红眼人。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自然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可怕的是,这些病人,没有感情,没有感觉,没有记忆,他们会忘掉一切。
  刚开始,作为正常人的我们显示出极强的优越感,我们是多数,我们很骄傲。我们强烈的打压那些患病的可怜人。我真恨那时的自己,我已经失去理智,我把自己的孩子就那样一个人扔在隔离区。我跟他们一样,变成了疯子。世界上的疯子,从来都是这样造就的。
  不管我们怎么抑制,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忘了我的孩子,实际上我现在发现,我原来也已经被感染,或者说,我们每被感染的人也一样,我们不愿意去回忆。
  后来,月亮就变成了红色,当然在我眼里,他仍旧是温暖的银色,只是在很多人眼里,这个世界上已经只有这轮红月。社会就是这样,绝大多数人看见什么,大家就会自然而然的相信什么。
  正讲到这,陈风极其迷茫的时候,突然他听到车门外的喧哗声,车里的一切电子信号,一刹那全部无影无踪了,回复了一如既往的沉寂。陈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他又说不出来其他什么。他察觉到阴谋的味道,却并不知道,为何会有阴谋,更不知道阴谋为什么针对他,他现在只想快点下车,回到家里,躺在妻子的身旁。
  车门突然被拉开,熟悉的妻子对他怒目而视:“就这麽不想回家吗?已经到了家门口,还在犹犹豫豫。”陈风亲昵的把老婆揽在怀里:“出了点小意外,我可是做完任务,就飞速跑回来的啊,你可是误会了啊。”老婆嬉笑着把他拉下车,牵着他,走进不远处的屋子里。
  陈风抬起头,看见那一轮红月,他突然拉住了身边的女人:“你看,月亮是什么颜色?”
  “你神经病啊,当然是红色啊,我们的月亮就是红色的啊。”
  “是吗?”
  月光洒在他们走过的路上,一声关门声隔绝了他们和这个世界。
  陈风把那份文件拉在了车上,他并不知道,一个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的嵌入了他的车里,拆开了那份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重新给封了起来,另一个人坐在他身边:“我们不是该把他拿走吗?”
  “不是,我们的任务是告诉这个人他是谁,仅此而已。”
  “告诉他是谁,有意义吗?”
  “不做,你怎么知道没意义?”
  老头子静静的看着目瞪口呆的7834:“你现在应该觉得难以接受,不过我明天要给你讲的,你会更加难以接受。我还是那句话。你愿意改变一切吗?”
  7834迟疑的看着老头子:“为什么是我?这个世界像我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吗?”
  老头子盯着他的眼睛:“因为你还有善良,你还不麻木。这就是我要的。”
  7834开始下意识的向后退:“假如我拒绝呢?”
  老头子摸了摸手上的小猫:“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7834发疯似的跑出了这间屋子,他还不敢接受这样的想法。老头子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孩子,你在外面藏了这么久,现在应该出来了吧。”
  一个身影从门后慢慢的走了出来,带着一脸平和点的笑容:“爸爸,到了现在,你还在妄图找回你们的尊严吗?我早跟你说过,在这样的时代,你们已经成为过去了。”老头子站起身,保住了眼前的少年:“孩子,你该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那个少年抬起头,方云那张清秀的脸暴露在空气中:“父亲,我知道,你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只是,我已不再是我,我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我要为这个世界负责。”
  老头子无声的抱住了少年。
  少年拍了拍他父亲的后背:“这么多年。唯一让我觉得温暖的一天,就是每年的这一天,还会让我感觉,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冰冷。”
  门外干冷的风敲击着这个世界最脆弱的心灵。
  林牙看着这几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冷笑一声:“贱民就是贱民,烧焦了都是他妈这副狗样子。”林牙拿脚狠狠地踩了地上那一团毫无生机的骨灰。
  他踩在上面,慢慢地走向阴森的工厂深处。偌大的工厂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并不懂得孤独的意义,他也不觉得自己孤独,他连感觉都没有,自然不会懂什么叫孤独。
  他抬起头,看见那轮红色的月亮,眯紧了眼睛。突然他听见某种声音,一种能够刺激雄性荷尔蒙的声音。他突然好奇起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有诱惑力的呻吟声,为什么每天都会有那么多的人即使知道要死亡还是要潜入,为什么自己呆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却从没追问过。
  他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今天突然追问起这些东西,他只是突然很想知道,他只是突然开始思考自己的意义。他平静的向工厂深处走去,他不知道自己会看见什么,他也许并不知道,他看见的会摧毁他所有的骄傲。
  而在工厂门外的暗处,教父和身边的人慢慢站起身,教父做了一个跟上的手势,那人也不言语,紧紧地跟在身后,他们跟着林牙的脚步,开始进入工厂的深处。
  教父悄声的对身边的人说:“我们不是应该找那个警察吗?你为什么带我来到这个禁区,进入这个工厂被发现可是真的会死,我真是疯了,会跟你来这种地方。”
  年轻人把中指竖在嘴边。
  教父愠怒的看着他,依旧悄悄地跟在身后,打开了脑波接收器,听到少年狡黠的声音:“我已经在他的脑波里安装了好奇炸弹,现在已经引爆,好奇会支配他的大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