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传奇

楼主:羽问 时间:2013-08-27 00:20:30 点击:95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野蛮女友
  三月的艳阳唤醒大地整整沉睡了一个寒冬的生机,绿色再一次回到它久违的海滨小城,那些青翠的草,娇艳的花,贪婪的拥抱着温暖的阳光,尽情地向世人宣泄着它们的喜悦。
  正是草长莺飞的美好时节。
  陈宇歌从办公室出来,几乎是一溜小跑去车库取了车,几弯几拐之后,转上了大路。
  十多分钟前,他收到一条短信,内容是这么说的:“你丫今天要是不请假来陪我,也别指望能好好工作。”
  看完短信,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端起桌上的杯子,将里面的水喝了个底朝天,然后开始盘算,应该怎么去跟主管请这个假。
  虽然是春天,他还是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发短信的这个人,他太了解了,此人正是他朝夕相处了四年多的女朋友——夏秋。
  这小丫头,可是言出必行,如果自己再不快点赶到她的身边,天知道她会想出什么招来折磨自己。
  夏秋一旦受了委屈,几乎不会哭,不会闹,更不会上吊,她有很多更狠的办法,其中最狠的就是——跟他捉迷藏,简单的说,就是先从他能找到的范围内消失,时间从一个小时到一天不等,长短看她的心情而定。
  夏秋不会走得很远,她会悄悄的躲在一个安全而又隐秘并且离他很近的地方,看着他为苦苦找寻自己而焦头烂额。
  俗话说得好,不理你比什么都难受,不见你,那可就不只是难受了。
  有好几次,他三更半夜的在大街上四处寻找她的踪影,自己能联系上的她的朋友问了个遍,众口一词,全部说不知道她的去向,言语间,还不乏责怪。
  陈宇歌只好独自一人满世界的寻找,在他累得精疲力竭行将崩溃之际无可奈何的回到家时,却发现这小丫头早已在床上香梦沉酣,脸上似乎还有一丝稍微有那么一点邪恶的微笑。
  面对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睡美人,就算有天大的火,也被他给压了下去,洗洗,睡吧。
  而夏秋在第二天醒来之后,就好像昨天的事情压根就没发生过一样,冲他撒娇,和他玩闹,依旧是他身边那个千娇百媚的可爱女朋友。
  狼来了喊三次就不管用了,因为喊的人不是夏秋,听的人也不是陈宇歌。换一个剧本,别说三次,就算夏秋喊上三万次,陈宇歌都会义无反顾的撒腿就往狼山上跑。
  其实陈宇歌知道,夏秋这样的失踪只是恶作剧,但她却一次都不敢大意,防患于未然,谁也说不准她是不是真的失踪。
  妻命不敢违,何况是未婚妻,惹不起霸道的,那就只好委屈一下不那么霸道的,于是他起身,忐忑着敲开了顶头上司办公室的房门。
  “那个,我老爸老妈从老家来看我了,我得去接一下,可能还得陪陪他们……”我说老爸老妈,你们就原谅我拿你们当挡箭牌吧,陈宇歌在对上司说出这个他的上司不太好拒绝的理由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的同时,也在这样暗自思忖。
  幸好最近工作不是特别忙,他的顶头上司虽然极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百善孝为先,人家老两口大老远的跑来看儿子,自己再怎么也不能阻碍他们早点见面,于是,故作痛快的点了点头,“那你去忙吧。”
  一出办公室,陈宇歌差点高兴得跳起来,临时请假,这可是头一遭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是如此的顺利,倒不是为不用上班而开心,他是在庆幸,自己终于将一场即将到来的危机给化解了。
  拿老人做挡箭牌,果然好使。
  不过他心里却一直在纳闷一件事儿,夏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平日里善解人意的她今天却如此刁蛮任性,要陈宇歌放下工作陪自己,这也是头一回啊。
  其实,他之所以请假,是因为夏秋非得逼着他今天陪自己去选婚纱照,他们早已定下了婚期,一切也都应该按部就班的准备了,免得临到头来手忙脚乱。
  夏秋是那种不管做任何事都会按照预定的计划有条不紊的去进行的人,这样的行事方式与她那看似天真烂漫的外形极不相符,不过正因为身边有了这样的她,陈宇歌才能在短短数年之内,从一个刚刚迈出校门的毛头小子,快速的成长为这家国内知名IT企业的项目主管,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这一点上,陈宇歌是自叹不如的,对她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应该是现今众多女孩的人生信条,而嫁得好却有两种境界,嫁给一个早已功成名就的,还是发掘一个有希望功成名就的,好好的去经营他的才能,两者将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前一种只需要有一个青春靓丽的外形,和足以震慑男人的气场,如果还能修炼出不俗的谈吐,将无往而不利,而后者,则还需要高超的智慧,足够的勇气,以及耐心。
  如果有什么理由非得让夏秋打乱原来的计划,那百分之百是因为她有足够的理由将原来的计划提前。这一点,陈宇歌绝对不会怀疑。
  这座海滨的小城兴建于上世纪末,年轻的城市往往比老城有着更时尚的外形,更合理的规划,所以也更能获得年轻人的青睐。这里随处可见成片的棕榈树丛,道路两旁,也有整齐高大的棕榈树守护,开车行驶在宽阔空旷的大路上,放下车窗,嗅着海滨特有的潮湿的带着些许咸味的空气,沐浴着清晨温暖的阳光,想着马上又可以见到虽才分开几个小时却已开始想念的可爱女友,生活竟可以如此美好,陈宇歌幸福得想要哼上一曲小歌,脑袋里却一个调调都没,此时陈宇歌的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
  天气的确不错,阳光明媚,却并不会太热,加上时不时的从脸庞掠过的凉爽的海风,湿润清新的空气让人不自觉的想深呼吸,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足以让一个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也体会到什么叫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知不觉中,陈宇歌将车速提到了限制级,每过一秒钟,他与夏秋的距离就能缩短一大截,在空旷的公路上高速驾驶,的确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尤其是今天。
  “装修得挺别致的”,刚到这家影楼门口,陈宇歌就仿佛被带回到了一个中世纪童话般的城堡,仅仅是门楣,就已经能显示出主人的用心。
  “这地方真不错,她是怎么找到这儿的。”陈宇歌在心里由衷的赞叹,自己这位可爱动人的女友,时常会给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见到在门外陈宇歌,夏秋就放下手中正在翻阅的相册,起身迎了出来,双手一挽住陈宇歌的胳膊,身子就很自然的靠了上去,小鸟依人般的紧贴在他身旁,即使是陌生人,也可以很容易的看出他们的甜蜜。不过他们却很难相信,在两个人的生活中,夏秋才是绝对的主导,她的工作比较轻松自在,因此总是把陈宇歌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加班最多到几点,都有着不成文但严格的规定,因为夏秋深信,她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有才的丈夫,还必须健康,阳光。
  “你是怎么溜出来的?”夏秋美丽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小小的邪恶的神情,她知道陈宇歌的上司是个视纪律为金科玉律的顽固分子,不会那么容易批准在事先没有通知的情况下临时请假,看样子,她是想陈宇歌描述他为了来陪自己,是如何苦口婆心绞尽脑汁费尽口舌才获得了上司的恩准,以满足一下心里小小的虚荣。
  “我说你在医院做三分钟。”陈宇歌当然知道她此时心里的真实想法,于是随口编了一句,想逗逗她,“他不假思索就同意了,你看我这来得不是挺快的吗。”
  “哦。”夏秋难免有些失落,小嘴微微撅了撅,陈宇歌没撒谎,以他公司到这里的车程,的确是来得很快,如此轻松就出来了,在她意料之外吧,“你说什么?”她将陈宇歌的话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刚刚还清空万里的俏脸,立刻乌云密布,一记粉拳,重重的砸在陈宇歌的后背上。
  “咝~”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陈宇歌猝不及防,双牙紧咬,肩膀微微向上耸了耸,这柔弱的小手,握成拳头砸身上,居然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羽问 时间:2013-08-27 00:58:00
  第二章 无妄之灾
  幸福的时光总是特别容易流逝,中午和夏秋在附近的小吃摊上草草填饱了肚子,然后继续走进那个童话般的城堡里挑选婚纱照,从服装到场景,从妆容到配饰,两个人都那么一丝不苟郑重其事,毕竟这些照片,将要陪伴他们一生。
  等到细节差不多都快要完全敲定,时间已是下午三点,陈宇歌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电话是顶头上司打来的。
  “你在哪儿,父母都安顿好了吗?”上司的话语有些急促,经验提醒,有件事,非得他回去处理不可。
  陈宇歌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夏秋,此时的她又恢复了过往的善解人意,微笑着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我马上回来。”陈宇歌如获大赦。
  “那就太好了,公司见。”上司也干脆不说是什么事了,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看样子,他那边也的确很忙。
  陈宇歌将车开得急速而平稳,和来的时候不同,他已无心去欣赏车外的美景,只是看着一道道白色的标志线从车头快速的消失,心里计算着距离公司还有多远。
  突然,公路旁一个孤单的倩影闯入他的眼帘,将他的目光牢牢的吸引了过去。
  那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一头直垂到腰部的乌黑长发,双手环抱在胸前,应该是搂着什么东西,女孩缓步向前走着,目不四顾,显得从容而恬静,轻柔的海风不时的撩起她的发尾,掀动着她的裙摆,画面安详而美丽,这是陈宇歌多少年里魂牵梦绕的背影,甚至在夏秋出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背影都还不止一次的在他梦里出现过。
  苏婷?陈宇歌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个名字,是她吗?她怎么会在这儿?虽然心急火燎的要赶回公司,但此时,他非常想弄清楚,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苏婷,如果是,为什么在悄无声息的消失了那么久之后,她突然出现在这里。自己婚期将近,难道老天真要在自己婚前,给自己一个机会,与她来一个彻底的了断?
  一声尖利刺耳的刹车声之后,陈宇歌停止了胡思乱想,双眼睁得浑圆,张大了嘴巴,“天啦。”他的大脑像突然遭受了一阵高压电击,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怎么会?”这是他的大脑在短暂的停摆之后,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我怎么会把车开到她身后了?没有撞到她吧。”
  陈宇歌赶紧将车熄了火,开门下去,女孩跌坐在地上,那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已有一大片散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依旧如刚才一般恬静,听到背后的响动,她转过头来,不是苏婷,却的确是一个绝美的女孩,美丽得让人心疼,不过此时早已花容失色,面色惨白,身体还在微微的颤动,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惊吓,这就更让人心里增添几分怜爱。
  然而此时,陈宇歌却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因为他就是让这个女孩如此可怜的肇事者。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女孩有没有受伤,伤得又有多重。
  “你没事吧”,陈宇歌也着实被吓得不轻,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就像一个有生以来第一次犯错的小孩面对大人一般,难免惊慌失措,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两行清泪,从明媚的眸子里流出,顺着双颊滚落,陈宇歌的心陡然纠紧,不知道是这女孩太美丽太让人怜爱,不忍心看到她哭泣,还是因为自己就是造成她哭泣的罪魁祸首,两者都有吧,后者的成分应该重一些。
  她是摔疼了,还是被吓哭了?陈宇歌无从知晓,女孩的眼泪,让原本就心慌意乱的他,更加手足无措。
  想上前扶起女孩,却又有些迟疑,毕竟人家是女孩,还是个美丽得能让人血压暴涨的女孩,上前去扶就无法避免亲密接触,总难免会让人觉得有趁机占便宜的嫌疑,可也不能总让她在地上这么坐着,不管是该送她上医院检查或是回家,也得先起来再说。
  “你,自己能起来吗?”陈宇歌定了定神,终于想出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如果女孩说能,那他就老老实实呆着静观其变,如果不能,再上前去扶,甚至是抱起来的时候,也不理亏,我可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盒子,盒子。”女孩终于开口了,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也没正面回答陈宇歌的话,只是在嘴里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两遍。
  “盒子,什么盒子?”陈宇歌环顾四周,没找到女孩口里说的盒子,对了,刚才这女孩双手是环抱在胸前的,手里抱着的肯定就是她口里说的盒子,可现在那盒子却不翼而飞了,女孩跌坐在距离公路旁的栏杆不远的位置,栏杆外面是两三米高的陡坡,陡坡下面就是被海浪拍打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礁石,那盒子不会是掉下去了吧,上帝保佑,可别掉海里去啊。
  陈宇歌连忙来到公路旁,手倚着栏杆往外看,没错,盒子是在下面,安静的躺在一块岩石上,还好,距离海水还有一段距离,盒子中间系着的红丝带,正被海风吹拂着,不断的飘动。
  “你等我一会,我去把它捡回来。”
  女孩眼里依旧噙着泪水,“你小心点。”这句话,居然让陈宇歌心里莫名的一暖,尽管她不是苏婷,只是一个与自己素昧平生女孩,一个被自己开车撞倒在地的女孩,居然不忘记叫这起车祸的肇事者注意安全,老天,你是有多善良多无邪?
  陈宇歌沿着栏杆往前走,到一处稍低的地方,翻出栏杆,来到陡坡的下面,小心翼翼的在那些湿滑的岩石上行走,慢慢朝盒子靠近。
  这是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从这么高的地方跌落,居然没有散,从常理推断,盒子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什么工艺品,或者字画之类的东西,不过这女孩如此紧张这个盒子,想来这里面的东西对她来说很重要吧。
  陈宇歌弯下腰,双手捧起起盒子,在盒子离地的一瞬将,一声清脆的类似金属撞击的声音传入耳际,糟糕,他心里一紧,不用猜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散了,或者碎了。他却不敢打开来看,而是快步往回走,只有女孩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翻上陡坡,远远的,就看到女孩已经起身,靠在他的车旁,陈宇歌心下稍宽,看来人并没有受什么伤,于是加快脚步往女孩走过去,盒子里叮叮当当的响动,却越来越大。
  快走到女孩身旁时,女孩显然已经听到了盒子里的响声,转过头看着陈宇歌,咬了咬嘴唇,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眼泪又如同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从眼眶涌出,沿着娇美白皙的脸一直流到下巴,掉在地上。
  “这里面是?”陈宇歌又有些手足无措了,将手里的盒子递到女孩跟前,他没有勇气去打开它。
  他知道自己闯了祸,但闯的这祸到底有多大,只有女孩能定夺。
  “这是我父亲珍藏了很多年的花瓶。”女孩的声音很悦耳,可是这句话,却每一个字都如同一声惊雷,直接在陈宇歌脑中炸响。
  陈宇歌的脑袋了嗡的一声,又险些短路,这花瓶如果碎了,自己是肯定要赔的,珍藏多年,不会是很普通的东西吧,那这玩意,到底值多少钱?谁也不知道。如果是古董,那可能值个几千几万块,也有可能价值连城。
  但是几千几万块的东西,值得这女孩的父亲珍藏多年吗?他父亲是个怎样的人?看这女孩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优雅沉稳,这不会是哪个富豪的掌上明珠吧,不会不会,富豪家的大小姐可不会这般的善良。
  在陈宇歌的意识里,富家小姐大都是刁蛮任性不讲理,反正能与坏女人沾上一点边的词往她们身上搁准没错。别说被自己开车撞倒在地上还摔碎了她手里的花瓶,就算是沾到他们一点点裙子的边角,都可能对自己破口大骂。
  而面前这女孩,自始至终,都恬静如水,对自己没有表露出哪怕一丁点的责怪。如此美丽善良,又独自一人行走在这海滨的公路上,不应该是富家女,陈宇歌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原本扭成一团的心,逐渐放开来。
  但是聪明的陈宇歌却忽略了一个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