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

楼主:桂亚薇 时间:2013-09-13 12:34:44 点击:9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掌纹钟
  这是十月的某个午后,慵懒的阳光轻抚着正在墙角酣睡的东奇尼猫。落地窗外满目的树海青山,被风掠走了绿色。风裔经过这里,毫不留情地收割着植被的绿衣,似乎是在为明年春天的重生储备能量。釉此刻正坐在信号发射塔的塔尖,看着风在空中如诗般起舞。这是风裔最忙碌的季节,除了要带走叶子的绿色,还有各种病菌等待播撒,不然她一定会停下来,和釉谈谈最近的乐闻趣事。
  暗灵们都无姓无名,但却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完整地存在着,只是我们无法看见。暂且赋予这个暗灵一个称号——釉。
  当风裔穿过信号塔,钻进一栋废弃的空楼里,釉迅速抽出一把黑曜石匕首,割下了她即将飞速离去的纤长尾翼。但是他从来都无法体会到风的触感,和那份无法触及的温柔。釉顺手将这收集来的物件挂在黑环上。这条纯黑的环形流体带,很像人们的手链,但始终悬浮在他右手的手腕上。黑环上已经被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物件——从割月族偷来的一条弦月、密水用剩的血珀、岚的遗物……还有一个小小的金色魂魄,闭着眼睛,被一滴泪密封着,如同千年琥珀。每件物体都收藏了一个秘密,或美好,或脏脏,或相遇,或死亡。釉喜欢收集这些物件,有时也采取了不正当手段。可又有什么关系呢?但凡记忆,总有被封存的一天,通常就是人们所说的“忘记”,而物证其实就是一把开启记忆档案的钥匙。有些人类经常会忽视这一点,那么很遗憾,他们的某些记忆一旦被暗灵们封存,就在也无法拿回。
  釉近来总是一个人坐在这个城市的高高的信号塔上,就像汪洋中的一个小岛,断了与各位灵种们的联系。这城市并不娴静,甚至繁华得有些冷漠;就像一位留过洋的小姐,自顾自地打扮,而不在乎她可怜丈夫的钱包是否付得起瓶瓶罐罐的化妆品。拥挤的闹市区被电视墙和霓虹灯胀得透不过气来,喧闹嘈杂的车水马龙吵醒了空虚和寂寞的烦闷。
  釉并不喜欢这座城市,是因为岚。
  突然,釉的黑环牢牢套住他的手腕,高速旋转,绞肉机似的将他吸进了那个黑圈。釉知道这次一定是逃不掉了;“黑”对他的缉拿已经快有12年了。自从岚被那场血淋淋的销户以后,他再也不想做一位暗灵。逃避是唯一存在的方式,但又不是归宿。
  釉被“黑”的信灵们带到一个幽暗的屋子里。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屋子,而是从人类的记忆库里仿制的幻境。这里仿佛是一个中世纪的古堡,宏大空旷,雕工精致,却带着浓厚的不祥气息。长条木桌上陈旧的银器,哭得一塌糊涂的蜡烛和沉睡的狮子图案的地毯,已不再是让人感觉温暖的元素。掉漆的墙壁上零星地撒布着裂痕,张牙舞爪地嘲讽着时间的脆弱。腐朽的气息钻进了壁画——画中似乎是利奥十世,站在教堂中央,向信徒兜售赎罪券。还有一张是一位裸体少女,似乎是达芬奇的《达丽与天鹅》,却又来不及看清楚。这时釉看到一只雕鸮猫头鹰正对自己瞪着棕黄色的眼睛;眼上长长的刚毛状羽像极了长眉道长,仿佛要逼出某种真相。难怪这只被人类追杀了百年的雕鸮颇受黑的青睐,原来它的喙和黑的鼻子如出一辙。
  这是黑的幻室,但是釉没有看见他。黑的信灵们用那长串的生物密码紧紧捆住釉。他们用头右边那块耳朵似的怪肉遮住了下半边脸,活生生地就像是一块肉质口罩。肉耳朵们的脸正在奸笑,但是眼睛却纹丝不动。这些黑的手下总是让釉非常鄙夷,他们从来不会认认真真做一个诚实的中介传递者,只会用那一只肉肉的大耳朵挡住下半边脸,用嘴巴咀嚼着这个世界的真相,然后看着你,独自窃笑。
  信灵一边捆着密码,一边碎碎念。这个明灵的密码早在12年前就该由釉接手,但终究逃无可逃。釉用力挣脱着。他一点都不想听这些肉耳朵在念叨什么。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真相,是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金色的密码像蛇一样在釉的周身游走,最后利用了“毛细现象”的原理不断扩撒,带着12年记忆的密码迅速占领了釉。
  “好了,釉,黑吩咐的事情都交代过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其中一个信灵阴沉沉地说道。
  “你这个样子真是滑稽啊,可惜你看不到。”
  “哈哈哈”
  ……
  这群肉耳朵边说边抖动着双肩,面部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是他们笑的方式。釉一言不发地转过身,甩下右手的黑环。黑环在地上急速扩大成传送圈,把他送去了意念中的地方。
  釉终究没有能摆脱黑的安排,就算是如此逃避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轨迹。他把这理解成所谓的宿命。釉无力地回到自己的幻室,没想到Ve已经在等他了。釉挑了一只猫做自己的信灵,并给它起了一起名字Ve。每次被安排任务的时候,Ve总是怪釉在它身上画的的花纹不够时尚,跟不上潮流,为此还罢工好几次。釉不得不有时候请风裔来帮忙。风裔可以穿行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对丑美的欣赏远远高于釉。有时候走得远,并不是一件坏事。
  “你怎么在这里?”釉诧异了一下。
  “哈哈哈!”一看到釉,Ve就笑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原来变成了萌仔一枚,超过我预期啦!”
  釉静静地看着他的信灵,低下头,还有几乎看不见的上扬嘴角。Ve就像是一道魔咒,像是一位能在你大脑里开辟出一条出路的神手。
  很快它就停住了笑,优雅地坐起身,用那条雪白的尾巴围住了身体,
  “釉,看看掌纹吧。我倒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记住,失去的东西一定会以另一种形式补回来。”Ve说完,眨眼间一跃,便消失了踪影。
  釉看着自己的小小手掌,和手心并不繁杂的掌纹。这个独一无二的掌纹是他的时钟,是他和这个明灵的唯一契约,不可代替。而这个密码是谁?为什么黑坏上的金色魂魄睁开了眼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