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到荼蘼

楼主:烟泊幻巷 时间:2013-09-14 23:04:40 点击:138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1)
  有多少故事你必须去听,我开始用第一人称写爱情。古老的咒语让人不安宁,缘分到头留不住多少风景。
  深夜里我本已经入睡,直到琪琪一个电话将我吵醒,醒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听她讲完关于她和第七个男友分手后,对他的不满和倾诉以及是哪个女人勾引等等后,天已经亮了。
  同琪琪对电话期间我只说了三句话。
  你好,你是谁。
  有什么事情吗?
  等一下,我去一趟厕所。
  琪琪今年二十四岁,同我相反,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孩,我们大学毕业后就生活在了一起,好歹相互之间有一个照应。
  我们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忙于找工作,准确的来说,我是很想找一份称心的工作,宿舍的大部分好友早在上学时就已经找好了工作,这让我对他们很是羡慕。
  都是琪琪的一句话害了我,嗯!怎么说呢?也不因该说是被害吧,我现在不是活的挺好的吗?
  琪琪和我毕业后没有找工作,我听取她的意见和她把怎个上海玩了一遍,大到黄浦江和东方明珠,小到弄堂和老街……
  你问我琪琪和我什么关系?怎么说呢,琪琪和我从出生便已经是注定的好伙伴了像,家父和琪琪的父亲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我和琪琪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一起的。
  琪琪家是很有钱的,琪琪的母亲是做珠宝生意的,他父亲本来同家父一样本是为一家公司编程,做网络工程师。后来因为做厌了这一行下海经商,经商者要不一生大富大贵,要不就穷途潦倒。自然一件事情的风险肯定会大于机会的,可就是这样,琪琪的父亲却幸运的抓住了机会,一夜暴富。
  琪琪的父亲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到了琪琪这里就……
  不是说琪琪不够聪明,琪琪是一个机灵的女孩,只是她将这些机灵并不是专心放在学习上面的,她初中时就喜欢上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比她高一界。
  琪琪耳鬓厮磨的纠缠了那个男孩一个多月,最后那男的看琪琪有些姿色,就哄骗琪琪和他上床,琪琪不是一个笨蛋,听出来他话里有意思就给了那家伙一个嘴巴,然后骑着单车不要命的跑了。
  那男的被女孩打了肯定不会罢休,于是找了几个朋友堵在琪琪教室门口,琪琪因此好几天不敢上学。
  我将这事情告诉了琪琪老爸,结果第二天他们鼻青脸肿的看见琪琪就一溜烟的跑了。
  这天过后,琪琪不在相信爱情,她告诫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不,男生连禽兽都不如。
  此事件过后,琪琪发奋学习一个月。直到我们三零二班一个转校生的到来,彻底打乱琪琪的矜持,最终一个月的坚持,在也坚持不下去,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那男学生的确长的挺漂亮,就像日本漫画书里的男主角,就像格林童话里的白马王子。许许多多的女生都为之倾慕,看上一眼全身就犹如被电中,把持不住。她们都纷纷放弃隔壁班爱慕久矣的王子,不,在转校生面前,他们简直就是奴仆,就是没了羽毛的公鸡。
  漂亮的女生有不少,那个转校生也是一个矜持不住的家伙,琪琪的美没有四班的班花,也是我们校的最美校花漂亮。当琪琪看见转校生和四班姑娘手牵着手一起去小卖部的时候,琪琪潸然泪下,许许多多的女孩子也都泪如雨下。
  这不算得上是一场恋爱,至少我认为不算。
  那个转校生最后高中没有考上,诧异的是四班的那个姑娘明明就可以上高中,考试却故意填错选择题放弃上高中的希望。
  后来得知在考试之前,四班的姑娘已经有生孕,因为是第一次,加上性方面的知识又不够充足,加上自身胆小怕事不敢告诉父母,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最后到八个月她的父母才知道女儿已经怀孕,问过医生,被告之打胎可能有生命危险,最后顾及安全不得不生下孩子。
  生孩子就必须要结婚,那个转校生本想偷偷一走了之,不想女孩纠缠太深,随影不离,最后其父母做通关系,托关系,花了重金办理了结婚手续,不是很风光的结了婚。
  后来我听说他们还是离了婚,四班的那个女生现在在上海,我无意中在一场聚会中提起过他们,认识他们的朋友告诉我们,那个转校生现在的工作是酒店的前台接待,女的就很轻松,她的职业就是为有钱人做小三,现在已经有车有房。
  两人后来也见过不少面,每次都是女孩提出同老板一起去那家酒店,当每一次都和不同的男人经过自己曾经的丈夫面前时候,不知道他们谁会更自卑。
  此过后琪琪几乎是以每年一个的速度更换男朋友,有过不少的男孩追过琪琪,但是琪琪条件太高,对他们一一看不上眼。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到了琪琪这里却总不能两厢情愿。她似乎是喜欢单相思,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天天陪在你身边寸步不移的在你耳边说,我爱你,我爱你的。
  那样的爱情不太诚恳,似乎是感觉太过天真。
  男人没有一个是吃素的东西,面对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一再的去勾引,去侵略他的边界,他的尺度。
  他误以为是你想要,却不知中了你的圈套。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这句话或许已经成为了你的口头禅,只到我听着句话耳朵已经磨起了老茧。
  正因为是姐妹,我对你丫有些怀疑。为什么你就不能找一个可以两厢情愿的男朋友以身相许呢?
  那样我就不用半夜三更接到你的电话,不用喝一杯杯喝着咖啡,看着好友一个个灰去的头像渡过下半夜。而你却比我想的要轻松,打完电话后居然倒头就睡。
  这是你离开我们的住宿一个月后的事情,却不知你会在打完电话后发来短信。
  我和他分手了,以前都是夜里玩白天睡觉的,现在一个人睡觉倒是有些害怕,我知道你想我了,要不明天我就搬回来住。
  知道吗?你丫的我看完就懵了,好不清静了一个月,这可好,你居然又回来了。
  (2)
  你的感觉太过认真,没有一个字能形容你的单纯。像月光一般沉默的灵魂,就让风声席卷,那些憔悴的字眼。
  窗外居然下起了薄薄的一层雪,在上海这个污染严重,二氧化碳比氧气还多,一年几乎四季如春的地方,我居然能看见久违的雪花,虽说是薄薄一层,但有感觉无比的欣慰。
  天空中漂浮着淡灰色的颗粒,昏黄发白的太阳挂在这些颗粒之中,玻璃窗结了一层薄薄的水气,习惯的用手指在玻璃上画一个笑脸,今天我想心情肯定会很快乐。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晴天娃娃,你认为呢?
  晴天娃娃自然是不会回答,心里清楚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收拾好房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还没喝便已经累到倒头便睡。
  不知自己在沙发上躺了多久,想起琪琪还没来,于是便打电话给她。
  诧异的是,琪琪电话铃声在自己卧室里想起,听见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才知道,这丫早就来了。
  幕幕,起来了没有。
  额,你丫头什么时候来的。我回答她道,来了也不打一个电话。
  一会再说,你可不可以帮我接个电话,或许是哪个白马王子打来的。
  她说完我才想起自己手里拿着电话听筒一直没有放。
  sorry,你的白马王子挂了。我哄骗她说到。
  啊……真是的,又错过了一个机会。
  我笑了笑说到,或许根本不是白马王子,或许是一头大河马也说不定哦。
  切,你妹子我品味这么高,会看上那么吓人的东西吗?
  或许是人家看上你了呢?
  说完这句话我便有些后悔,自己不就成了那只大河马了吗?
  于是岔开话题问到,你丫头不是单飞,到外面找男朋友,找寄宿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丫头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她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烟泊幻巷 时间:2013-09-14 23:19:00
  情像雨点似断难断
  (7)
  眼泪,流落在地上被摔碎。你说公主的水晶鞋也没有它珍贵,直到被你的甜言蜜语哄的痴痴醉醉,犹如被操纵的木偶,身后的细线在谁的手中更加易碎。
  我用一句歌词来体会,那些年,那些陪伴过我的日月。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方文山
  窗外下起了蒙蒙细雨,清明左右不出门,或许是一个明智之举。
  酒吧里的生意一直很冷冷清清,就算是如此,琪琪还是表示自己赚的钱比开服装店的时候要多。
  她每一天都忙于上网购物,或者聊天,发帖,写微博。
  我和梦可就没有她那么的清闲,杂志社不停的在向往摧稿,因为在下个星期就要刊登,然而我自己却毫无头绪,不停的在屏幕上打出密密麻麻的字,然后又觉得不太好删去。不停的打,不停的删,不停的冲泡咖啡,不停的喝掉,不停的上厕所,不停的还要帮琪琪挑选新型化妆品。
  时时刻刻都在忙碌之中,梦可也是如此,公司新加了几个广告蓝图给她,她要在几天之内完成,于是在纸上排列着一个个新的方案。
  这里也就是琪琪最轻松,但也就琪琪最不省事。
  幕幕,幕幕……琪琪似乎在网上看见了什么,高兴的呼着我。
  怎么了,你丫就不能安静点吗?我有些愤怒的看着她。
  好像不能,我最讨厌安静了,死翘翘一样。
  你丫不是说一直想当淑女吗?淑女就得安静。我有些不耐烦的说。
  人家要当的是熟女,不是淑女。琪琪郑重其事的说。
  我不理睬她,打开音响闭上眼睛,听音乐。梦可或许是闲太吵,又或许没有思绪。于是乎放下手中的铅笔,伸了伸懒腰。
  幕幕,梦可姐。我有一个惊喜要告诉你们,你们想不想知道?琪琪坏笑着问我们。
  难不成是你的酒吧倒闭了?我问她,或许是你又开了一家网吧?梦可问她。
  诶呀,你们真是太离谱了。你们知道吗?我在微博上找齐了我们的高中同学,幕幕,你猜,我让他们怎么了?
  怎么了?难不成,你让他们每个人都买了你酒吧的会员卡?我和梦可大笑。
  去,去去去…幕幕就是一个神经不太正常的女人。琪琪嘟着脸说,幕幕,你可要感谢我啊,我邀请了我们三零二班的同学来我们这里参加同学聚会,你猜四十二个人中,来了多少?
  二十四个?我表示惊讶的看着她。
  你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四十二个人中,除了一些特殊愿因和无法联系到的朋友外,来的人数居然是三十二个。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琪琪笑看着我,我不知道想说些什么,这是点点头表示赞同她的看法。
  对了,梦可姐姐。琪琪继续说,明天的同学聚会你也要参加。
  为什么?梦可疑惑的问,可是我不是你们高中同学啊,如果我去参加,不大好吧。
  不要紧的,梦可姐姐。有许多人想见你哦,琪琪坏笑着说,你在微博上可是大名人了哦!
  什么?我跟梦可越听越疑惑,琪琪,你就别卖弯子了,快说是怎么回事。梦可急切的追问。
  呵呵,梦可姐姐,我将你的图片挂在了微博上,结果我们班许多的帅哥都喜欢上你了,他们还说十分想见到你呢。
  啊?琪琪,你怎么能这样啊。梦可有些生气的看着琪琪。
  琪琪走上来一把搂住梦可说,骗你的啦,其实梦可姐姐,你不是对现在大量的设计无处下手吗?明天的同学聚会,我给你介绍几个也是搞广告设计的精英,他们可是做央视广告的哦!琪琪得意的说。
  哦?是真的吗?琪琪,你太好了,这回我可以说是有救了,可是他们会愿意吗?
  他们都是男生,梦可姐姐你长的这么漂亮,你说他们会不会答应美女的要求吗?况且,不还是有我吗?
  我总感觉这样不是很好,梦可有些顾虑,毕竟这是自己的事情,麻烦别人恐怕……
  梦可,你真是想太多了,要我说,你这不是一次可以学习的机会吗?我挽住梦可的胳膊说,你就去吧。
  梦可纠不过我们,也就答应。
  窗外的雨还在下,时而起些西风,将雨丝印在玻璃窗上,一条条,宛如细密的牵挂。
  (8)
  窗外叶落了好几层,风飘过钟楼,声音还是很轻,多少次想起你碰过我的唇,然思恋就宛如冰毒,让人有上瘾的成分。
  墙面上的钟将故事向前推送,偶尔想起,我早已不再你幻想的时空。
  同学聚会上午十点开始,让我高兴的是,大家都能抽空来到这里很是不易。琪琪这回真的是功不可没,来往含嘘的男生各自散发自己买来的香烟,看样子都是中华,他们相互推让,说笑,问好,可以说热闹十分。
  女生们在一起倒是没有什么比较,只是多了一些八卦的烟硝。她们说着以前各自暗恋已久的男生,有些听到结果多为失望,然而有些则高兴非凡,谁叫他不答应我和我好,你们看我现在活的多好。
  也有不少人跑到这里同我寒暄几句,她们似乎是忘记了我的姓名,又或者几年不见,脑海里我的模样逐渐被淡忘。
  额,你好你好,几年不见还是像以前那么漂亮啊……
  琪琪和梦可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去求教,倒是被一群男生围在一起说说笑笑。
  琪琪,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大师在哪里啊?梦可焦急的问着琪琪,琪琪摇摇头,但又马上问了身边的那个偏胖的男孩说,你知道林义什么时候来吗?
  那个偏胖的男孩笑了笑说,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小子了吧,干嘛这么着急啊,你问了我可有三遍了。
  诶呀,不是说了嘛!我有事请找他,你再打个电话问问。琪琪有些不耐烦的说。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说完胖子拨通了林义的电话,你小子在哪儿呢?这里有个丫头等你都等疯了,什么?已经到楼下了啊!好,我去迎接你。
  胖子挂了电话对琪琪说,你不知道,林义这小子现在长的可帅了,瞧。胖子用手指了指大门口说,说曹操曹操到。
  琪琪和梦可的眼睛随着胖子的手指指的地方望去,哇塞,琪琪大叫了一声,高中时还是个傻不拉唧的家伙,今天居然变成了一个大帅哥。说完又用手碰了碰梦可道,你说那家伙长的是不是帅呆了?梦可没有说话,只是勉强的笑了笑。
  胖子叫了一声,林义,过来。
  或许是分贝太高,屋子里的人斗停止了说话,停止了动作,也停止了呼吸。
  林义大步朝胖子走去,一身轻飘飘的休闲服穿在身格外美丽耀眼。
  顿时屋子里又开始有了活气,大家碰杯的碰杯,拥抱的拥抱,活力回到方才时的热度。
  我来给你介绍,胖子走到琪琪的前面,粗壮的身体将琪琪挡的没有一丝余地。这位就是大才子林义了,这是琪琪的好朋友,大美女……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胖子不好意思的问梦可,梦可。
  哦,她就是琪琪的好朋友梦可小姐。林义害羞的朝梦可点了点头,梦可尴尬似的笑了笑。
  咦?琪琪呢?胖子诧异的看着梦可,梦可看了看四周说,在你身后。
  死胖子,让开呀!琪琪推开挡在前面的胖子,想推动胖子,看来琪琪用了不少力气。
  怎么了,大小姐,怎么这么生气啊?胖子开玩笑说,这脾气,这态度可不好啊,小心你嫁不出去哦!说完胖子自顾自的大笑。
  琪琪白了他一眼,死胖子,我看你才没人要。
  那好啊,胖子继续开玩笑说,既然你没有人要,我也没有人要,那么你要了我,我要了你好不好?
  去死诶……琪琪拍了下胖子的啤酒肚说,少吃老娘的豆腐,少沾老娘的便宜。
  你看看,胖子还是开玩笑说,你看看你,自己都承认自己老了,嫁给我这么个年轻力壮,头脑又好,又能保护你的男人有什么不好。
  可是你长的太丑了。琪琪嘟着嘴说,长的这么丑谁会要你。
  胖子正准备开口,发现林义和梦可已经聊开了,于是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楼主烟泊幻巷 时间:2013-09-14 23:37:00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9)
  什么是爱,我不大会形容。就当作它是一个单纯的梦,黑夜,蒙蔽沉默与温柔之间的笑容。
  故事沉沦与黑白,很不明显。就像是一张定格的照片,上面尘封你失度笑脸。
  有多少心事漂泊无路而搁浅,一切都会改变,地平线升气炊烟,那是你多少年前许过的心愿。
  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与琢磨,琪琪最终还是决定打通林义的电话。
  她抬头看了一眼墙面上的钟,才八点多,电话响了许久终于有人接通。
  喂?你是哪个?对面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敢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林义。林义的声音很美,有吸引人的磁性,然而这个声音差之千里。
  请问你是林义吗?琪琪小心翼翼的问,她怕对方说不是,她害怕这个唯一可以联系林义的号码是假的。
  你是琪琪吧?是不是琪琪?对方好想知道了是谁打电话给他,但是琪琪还在云里雾里。
  是的,我是,请问你是……
  你个丫头,我,胖子。胖子大笑,你不是当我的面把纸给扔了吗?
  我,我……你起死我了。琪琪通红着脸,但是又哑口无言。
  你果然打了,琪琪啊!你果然喜欢林义,恭喜你们啊,知道吗?其实……胖子笑了笑说,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
  不会吧,可是我又不喜欢你,你不是有女人了吗?琪琪反问,男人都很花心。
  我哪里有女朋友,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对了,上次的事情你输了,我给你林义的电话,但是你要接受惩罚。胖子还是嬉皮笑脸的说,我现在在日本,你打这个电话来,我很高兴。在日本还能听见你的声音,你说我们是不是有……
  等一下,等一下……琪琪打乱胖子的话,你说你在日本?那么就是说我这个电话……诶呀,快点,快点,我的话费。
  快点什么?胖子还是开玩笑的故意装问。
  号码,号码。
  号码啊,发到你msn上面了。胖子刚说完,就听见对面挂断了电话,胖子摇摇头,这丫头,有意思。
  被胖子耍了以后,琪琪越来越发现不能相信男人,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东西。
  但是她想到林义那单纯的笑脸时,有发现男人其实又没有那么可恶。
  她屏足十分的勇气终于打通了林义的号码,琪琪有些激动,拿手机的手在发抖。
  喂,你好,我是林义。对面传来了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顿时琪琪感觉上已经十分之十的激动。
  她没有说话,直到对面又说了一遍。喂,你好,我是林义。
  额,林义啊!是我,琪琪……琪琪极力的想扮成淑女的样子,可是怎么办怎么都不怎么像,或许真如幕幕说的那样,天生不是淑女模样,就不要勉为其难的去刻意装扮。
  哦?琪琪,有什么事情吗?
  额,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人家想请你吃一顿饭而已。琪琪下定了决心,就算人家不是淑女,人家也要一装装到底。
  好的,好久不见了,我请你吧。林义笑了笑说,上一次见面还没有好好聊一聊呢,这样吧。你家附近有一家西餐厅,我们就去那里吧,我想最好你,一个人来可以吗?
  琪琪听林义这么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回,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后来才发现,他们只是打电话,两人相隔千里之外,点头谁也看不见。
  嗯,好的,就这样。
  yes,琪琪挂完电话后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她不知道林义居然会请自己吃饭,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
  收拾,打扮,来到那家西餐厅已经快到九点。琪琪穿了一套蓝色低胸的连衣裙,五厘米的高跟鞋,头发没有像以往一样扎着马尾,偶然发现,原来不用装饰,简单的批发更适合自己。
  两人刚开始只是无聊的对坐,因为开始聊天,加上学的不是同一个专业,走到了一起就感觉,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过的还好吧。琪琪了解林义这个人,一个人的面貌以及外表可以改变,但是他的性格是天生注定改变不了的。
  在高中时他就是那样,不爱说话,老实巴交,诚诚恳恳,兢业与学习。班中的女生有的说他不懂情调,有的说他就是装的,在琪琪心里,林义高中时的印象就是傻不拉唧。
  还好,林义抬起头笑了笑。接下来又是一片沉默。
  你,有没有女朋友啊!琪琪红着脸问,她长的漂不漂亮。
  额,林义吞下意大利面条,擦拭干净嘴,我其实还没有女朋友。
  哦……琪琪还考虑着还有什么要说的,却不想林义问她,你过的还好吧。
  嗯嗯嗯,琪琪连连点头,过的很好。
  额,林义喝了口橙汁,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额,什么忙,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上。
  (10)
  恋爱在多少年前的那个夏天,曾是开满花的庭院。一个人寂寞的荡着秋千,笑容已很疲倦。
  抽完最后一根香烟,有多少心愿被搁浅。
  风在席卷,树梢的年轮有多少个圈。天亮后你我还能走多远?是海角还是天边。
  上次跟我聊天的那个叫梦可的女孩……林义故意放慢了声音,这次换做他脸红。
  哦,你是说梦可姐姐啊,怎么了?琪琪好奇的问他,你不是会喜欢上梦可姐姐了吧。琪琪很想知道答案,可惜又害怕知道自己不愿意得到的结果。
  不,林义的脸更加红了,我只是想问你可不可以把她的电话给我,我有些问题想问问她。林义说完后就低下了头,这次琪琪明白了,原来林义是真的喜欢上了梦可,她不愿意放弃,因为林义是个不会撒谎的好男人。
  梦可姐姐的号码,我有是有啊!可是……琪琪托长声音说,可是啊,我不想告诉你。
  额,为什么呢?林义问琪琪。
  因为你是个会说谎的人?
  没,没有。林义狡辩说,我哪里有撒谎,哪里有。越说,林义的头就越往下底。
  呵呵,这句话不就是谎话吗?还好意思说没有呢!真是的。
  好吧,老实说,我……我是喜欢梦可,好吧。林义说完后脸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这回换琪琪彻底的死心了,老实说,我也挺喜欢你的。琪琪不知道哪里来这样的勇气,居然说出这句话来。
  林义听完后惊讶的看着琪琪不说话,琪琪感觉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于是道,呵呵,你个白痴,我只是开个玩笑。看你的样子,真是的。琪琪捂住嘴大笑,慢慢的,眼泪流了出来。
  林义还是羞红着脸,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在接受妈妈的训折。
  琪琪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林义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想法中。
  钟楼的大笨钟敲打了十一下,林义明白,已经太晚了。
  他站起身,我送你回去吧。
  琪琪点点头,站起来。餐厅里的光线昏黄,林义没有看见,琪琪已经红着一双眼,一两点泪干透在下面,结了一层淡白色的岩。
  送到楼下,林义说声再见后就回头准备回去。琪琪叫住他说了一声晚安。
  晚安……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打开手机后,琪琪发现,梦可和幕幕已经打过很多询问的电话,琪琪拨通梦可的电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琪琪,诶呀,你去哪里了?梦可焦急的问。我和幕幕着急死了,打你电话又关机,你现在在哪里啊?
  额,让你们担心了。梦可姐姐,我现在……琪琪压住声音说,我现在就在楼下,回来了。
  额,梦可关心的问,你没事吧,听声音你好像哭了。
  没,没事,我只是有点累。说完琪琪挂了电话。她从包里取出镜子快速补了补装后,上了楼。
楼主烟泊幻巷 时间:2013-09-14 23:49:00
  花谢花开花满天
  (11)
  请你在离我远一点,直到阳光蒙蔽使我看不见。不需要,假惺惺的对我可怜。那些所谓的眷恋,和感情有多少关联。
  多少爱情不能分辨,一切的画面像电影重演,又或者太多不肯舍弃的字眼。说声抱歉,你一直都很危险。
  有时间吗?琪琪再一次拨通林义的电话,我想约你出来吃顿饭,这次我请,就算是,怎么说呢?就算是抵消上一次的一个玩笑吧。你一定得来,我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意外。
  那,几点见?林义说,在哪里?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你认识的,我们班的同班同学。
  额,上午九点,上次的那家西餐厅,不见不散。
  额,不见不散。
  挂完电话后,琪琪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畅,既然人家不喜欢我,那么我就做一次月老,给他们结一次绳,牵一次线了。
  琪琪找到梦可的时候,她正在冲泡咖啡。
  梦可姐姐,琪琪走到梦可的身边,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刚好幕幕不在,你可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哦!
  额!琪琪,有什么事情说吧,干嘛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梦可说完,举起咖啡放在唇边吹了吹。
  昨天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吗?
  不知道。梦可摇摇头说,幕幕说你跟别的男人约会去了,是不是真的啊!梦可眯着眼睛笑了笑,琪琪顿时发现,梦可笑起来真的是很漂亮。
  琪琪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准确的来说,昨天我确实和一个男人吃了饭,但是我们之间聊的话题真的和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那你们聊了什么?梦可好奇的追问。
  诶呀!你就不要管我们说了些什么了,我问你,你对林义这个人怎么看。琪琪有些好奇的问,你喜不喜欢他。
  诶呀,你干嘛这么问。梦可的脸颊一片粉红,假意做不回答,喝起了咖啡。
  看样子,你喜欢他了?那很好啊!林义人长的又帅,脾气又好,而且又不会说谎。梦可姐姐,我真羡慕你哦!
  去,梦可放下手中的咖啡说,我和他没有什么啦,琪琪,你可不要乱说哦!
  呵呵,琪琪笑了笑说,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中午有人请我们吃饭,而且说,一定要去哦。
  梦可问琪琪,谁呀!幕幕吗?
  琪琪没有回答她,到了你就知道了。
  时间离相约的要早一刻钟,梦可和琪琪就来到了餐厅,路上梦可一直都很好奇,在这个城市里自己认识的人本身不多,况且请客吃饭的即认识琪琪又认识自己,很是诧异。
  面对梦可的反复追问,琪琪无奈,只好笑着说,好了,是我请客,今天。
  那你还请了谁,如果不认识,好像我没有必要……
  梦可姐姐,你就不要紧张乱想了。今天我请的这个人我们都很熟悉,哦!你看,他们来了。
  琪琪向他们挥了会手,待走近梦可才知道,原来是林义。
  为什么……他也来了?梦可红着脸小声的问琪琪,琪琪也低声说,我是故意的撮合你们啊。
  琪琪……梦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的她又想哭又想笑。
  林义看见了琪琪于是带着朋友走了过来,走近才发现梦可也在。
  琪琪向他招了招手,梦可冲他们笑了笑。这回居然换做林义有些害羞,他看见梦可的笑脸后,耳朵刷的一下就变的通红。
  这是突然想起还有外人在场等自己介绍,于是林义走上前说,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最好的哥们,王柯。
  王柯的个子很高,一米八左右。长着一副消瘦的身材,瓜子脸,带着一副眼镜,头发染成橘红色,为人清秀,帅气。
  我是王柯,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认识他吗?琪琪好奇的问林义,我不记得念高中的时候有他啊,而且长的这么帅的,我们班好像……
  哦!林义恍然大悟的说到,我忘记了,王柯只有高一在我们班练了半年,后来因为特殊情况,自愿转到了七班。
  是,是的。林义,他们是?
  哦,他们是。林义正准备来介绍,却不想被琪琪抢先一步说,我是琪琪,这位是林义的女朋友,梦可姐姐。
  琪琪的话刚说完,就看见林义和梦可的脸刷一下的红了下去,梦可用手碰了碰琪琪的手低声说,琪琪……
  王柯听完后拍了拍林义的肩膀说,这就是你对我说过的那个女孩吗?很不错,你们真是天生一对。
  林义正准备说些什么,却不想又被琪琪抢先一步,对,他们就是天生一对。
  (12)
  前方是整片的森林,已没有可走下去的可能性。温度还在保持着清醒,我在追寻失落的那一缕情。
  天下起蒙蒙雨,宿命在空中飘零。经纬度开始失去平衡性,我爱过你,只是曾经。
  四人对坐了好久,琪琪发现梦可和林义都不好意思说话,她站起来,走到王柯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陪我出去玩玩。
  王柯笑了笑,点点头站起来,同琪琪一起来到街上。
  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因为餐厅地处不是繁华街道,加上四周都是居民楼,琪琪和王柯一起闲逛在街上。
  王柯的个子要比琪琪高处一个头,如若除去高跟鞋,琪琪站在王柯面前就像一只蚂蚁。
  琪琪喜欢个子很高的男人,一来绝对的帅气,二来他可以保护你。
  风在无声息的逼近,夜晚的气温骤然下降,琪琪只穿了一件迷你短裙,冷的她双手缩在一起,身体有些发抖。
  起初王柯不在意,只顾抬头看天上的星星。琪琪问他,你冷吗?他才注意到,琪琪很冷。
  痛电影你的男主角一样,他脱下外套替琪琪披上。或许这就是异性之间的吸引力,你身边的女人渴了,你会替她去很远才有的超市买水,冷了你会脱下自己的衣物给她一个依偎。
  谢谢你,琪琪笑了笑,学着梦可的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她发现,只要是女人,这样笑的确是很漂亮。
  我们就这样一起走下去吗?王柯问她。
  不要,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酒吧,我们去吧。说完就牵着王柯的手在街道上跑起来。
  酒吧的确离街道不远,酒吧不是很大,通常客满也只是二十来人。
  要些什么?果汁还是苏打?王柯问琪琪。
  琪琪笑了笑,这种笑感觉上很是不自然。
  一瓶啤酒。
  啤酒?你一个女孩子会要喝啤酒?王柯不解的问。
  琪琪没有说话,拿起服务员打开的酒,对着嘴就喝上了。
  少喝点,别一会儿会醉的很难看的。王柯说着就去抢琪琪手里的酒瓶,他不清楚眼前这个女孩的酒量,但是他知道,酒,少喝点比较好,毕竟它不是良药。
  不用你管,琪琪推开王柯,还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有,说给我听听。说完问服务员也要来一瓶酒,开了盖喝起来。
  来,干杯。琪琪举起酒瓶,两人轻轻碰了一下,玻璃瓶相互碰撞,发出当当的响声。
  他们没有说话,不知喝了多少杯,一直就这样,不说话,没有时间说话,一杯接着一杯。
  其实琪琪心里痛苦,他是真心喜欢上林义的,就在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他。他不像别的男孩子,只会花言巧语的欺骗别人,他就像郭靖,为人处事总是诚诚恳恳。
  你知道吗?其实我……琪琪刚说完最后一个字就不自觉的趴在吧台上,晕睡了过去。
  王柯也不太好,醉眼朦胧的看着琪琪。他知道,琪琪喝的太多,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要送她回家,他拨打林义的电话,却不想电话居然关机。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于是付了账摇摇摆摆的掺着琪琪走出了店门。
  天已经很晚了,路上已经很少有车。刚走几步路,王柯再也支撑不住,吐了一地。
  吐完后,他感觉有些清醒,看了一眼四周,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他蹲下身,将琪琪的外套披上,背起琪琪向附近的一家旅馆走去。
楼主烟泊幻巷 时间:2013-09-15 00:02:00
  尘缘从来都如水
  夜晚的乡村十分冷清,像是多年前失落的感情。
  开始坐上开往下一站的决定,放松心情。
  开始我与寂寞为邻,放不下的脚步一直前进。
  缘分不可能用任何文字前来说明,分手写入诗的结尾也很动听。
  琪琪和王柯走了以后,林义的胆子似乎是变大了。
  他们俩起先就是相互对视无语,林义笑了起来,梦可,我……欲言又止。
  梦可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林义喝了一口水,放大了胆子,羞红着脸,抓住梦可的手说,我……喜欢你,就一起交往好不好?说完这句话后,林义的心情更加激烈,他害怕,害怕眼前的这个女孩不会答应。
  梦可同林义一样,脸刷一下的红了。不要开玩笑了,好吗?梦可缩回手,低下了头。
  明白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林义似乎胆子变的大多了,他感觉表白其实很简单,他不会说谎,爱上一个人以后,就会觉得要踏踏实实的爱惜,陪伴下去。
  不是,只是我……梦可抬起头看着林义说,只是我不明白,我有什么值得你爱的。
  你……你很漂亮,很温柔,感性。林义又抓住梦可的手说,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你就是……就是天使,我不会说话,只是觉得,我需要你。
  梦可没有说话,也没有放手。就呆呆的看着他,他看着她。
  我们出去逛逛好吗?林义松开梦可的手站起来。
  街道十分的冷清,夜晚出了一些星光,半残的月亮挂在空中,不是很亮。街道上的路灯,光线昏暗。
  林义和梦可无聊的走着,你冷吗?一阵风吹过,林义问梦可,梦可摇摇头。
  林义在左,梦可在友。林义小心的用手勾住梦可的拇指,然后轻轻的两双手握在了一起。
  他们没有说话,就这样走着。一条一条的街,从繁华巷口到冷漠街道,一直就没有说话,就这样牵着手走下去。
  他们来到一栋高楼的天台,二十四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带有咆哮声。
  林义脱下外套替梦可披上。梦可不解的问,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林义指了指天空,看见没有,这里的星星是不是特别的近?我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看星星,多美啊!林义看着天空,心情似乎更加的愉悦。
  他们靠在横条木椅上,林义指梦可认识星星。
  你看,那个是北斗七星,那个,看见没有,那就是启明星,那个是猎户座,看……
  梦可现在认识到,林义其实很好。她紧了紧林义的外套,很香,有一种薄荷味,不像别的男人,身上总带着女人最不情愿的烟酒味。
  林义介绍累了,突然他站起来,跑到护栏边,冲整个城市用最大的声音叫到,梦……可…我…爱…你…就…一起…交往…好不好……
  声音被往来的风带走,在整个城市里回荡。
  林义跑到梦可的旁边坐下,他看见梦可的脸更加的羞红。他牵着梦可的手,嘴唇轻轻的伏了下去。梦可没有回避,而是闭上眼睛,像是享受。
  风吹的更加紧,然而两人却不感觉寒意上身,各自被相互吸引,顿时世间一切都成为泡影。
  (14)
  每一个玩笑都似乎变的不好笑,眼泪流过鼻尖,痛苦的是眉梢。
  开始屏住呼吸,压抑住心跳,走过的路有多少,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很好笑。
  将琪琪放在床上躺好,看似很瘦的一个人,抱起来却是十分的重。王柯放下后顿时觉得十分的放松,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靠在座椅上看着琪琪,她睡的很安详,呼吸平和,看来酒似乎是有些清醒。
  正当,王柯准备入睡的时候。琪琪睁开眼睛,趴在床沿上犯着恶心。
  怎么样,此时王柯睡意全无。他起身,走到琪琪身边,琪琪摇摇头表示自己要吐,王柯于是马上脱下自己的衣物替琪琪接住。
  房间里,酸臭味四周蔓延。空调的气息,花露水的刺鼻味,加上呕吐物的混合。王柯强忍呼吸,免得自己也吐出。
  喝水吗?王柯问,琪琪点点头。
  王柯找来玻璃杯,在洗手间接了杯水,递给琪琪,琪琪没有喝,只是用来漱了漱口。
  王柯从口袋中取出一片口香糖,拆开包装递给琪琪,自己也含了一颗。
  口袋里放口香糖是多年来的习惯,吃完饭后习惯嚼一嚼,虽说这样对牙齿不是很好,但是多年的习惯,犹如身上的器官,想改也改不掉。
  朋友们说这样的习惯好,他们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说口香糖可以解酒,没有人试过,谁也不知道可不可靠。
  好一点了吗?王柯抚了抚琪琪的头,却不想琪琪抓住了他的手,顺势一拉,王柯压在了琪琪的身上。
  琪琪看着他的眼睛,似醉非醉,似问非问,你,喜欢我吗?
  王柯没有说话,他闭上了眼睛。
  你想不想要?说着将王柯按在身下,顺势伸手过去解开王柯的腰带。
  你醉了,醉的太深了。王柯推开琪琪,请自重!
  自重?你看看你下身,呵呵,你就不想要?说完琪琪就拉住王柯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慢慢的带动。
  男人?哼哼……琪琪冷笑到,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他们开始亲吻,脱光衣物,在床上激烈的滚动……
  夜静的出奇,我在你身后看着你,没有呼吸。脚步走的很急,你害怕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好奇?
  (15)
  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在听,只不过回答没有声音。
  这件事替我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琪琪打通王柯的电话,这是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王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简单的一句算了吧。
  林义要走了,他的公司派遣他做苏州办的主管,这一天大家都来送行。
  幕幕怎么还没有来?梦可问琪琪,琪琪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王柯呢?刚才人还在,林义拨打了王柯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算了,我们开始吧。林义对琪琪和梦可说。
  要不要再等一下?梦可问林义,林义摇摇头。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林义问梦可,梦可摇摇头,我还要工作。
  我养你,一起走好吗?林义诚恳的问。
  是呀,人家都说这么肉麻的话了,琪琪在一边煽风点火说,你就答应他吧,不然人家死不瞑目啊。
  去去去,梦可白了琪琪一眼,乌鸦嘴,不吉利。
  我还是不去了,我喜欢我现在的这份工作。
  你就不怕我变心?林义笑问梦可。
  如果你变心,就当你我从未相爱过。
  (16)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爱过后才懂,原来没有你哪有我。
  你还记得吗?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幕幕看着大海说,就是在这里,你对我说……幕幕没有再说话,她看着王柯。
  王柯凝视着大海,那时我们好幼稚,我说,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你还记得?幕幕捧起一捧沙子放在手中玩弄。
  后来我走了,去了美国。初一就认识你,相爱了五年。他在诉说往事,好像是在讲给自己听。那时候的爱,最为真实,还记得吗?我们逃课去看海,牵着你的手走在沙滩上,一个前一个后,像螃蟹一样横行爬走。
  你都记得?幕幕站起身,她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都记得!我还爱你……一辈子都……王柯还想说些什么,幕幕摇了摇头。
  你昨天晚上和琪琪在一起?
  是,是的。王柯低下了头,她昨天晚上喝的太醉了,我陪了他一晚。
  你得对她负责,琪琪闭着眼睛细听浪拍打岩石的声音。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你明白,昨天晚上她裙子上的血迹,你会懂的。
  那是她月经来了,是的。王柯狡辩说,但是说什么都没有用。
  就当我们从未相爱过吧,你应该比我更因该了解琪琪。
  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希望你这次可以,负责到底。
  海,一望无即,太阳西下。夕阳同海同点击此处继续阅读》》》
作者:465578863 时间:2013-10-21 10:52:00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美女微信征友,可机情SHIPIN,微信号:1493592818,里面有TUO光的照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