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窗

楼主:荷塘边的风 时间:2013-11-01 13:29:26 点击:6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图书大厦一楼正在举办一个儿童书系的展销活动。大人小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人群中一名男子,身穿名牌休闲套装,正在展台前翻书。这是周建波在为身在国外的儿子买书。他翻完一本放下,抬头看到了隔一个柜台的楚欣然。
  楚欣然站在书橱后面,穿一身白衬衣西服套裙,脸庞粉红,眼眸漆黑。她并不像其他促销员那样殷勤地对顾客打招呼,滔滔不绝的述说着产品的各种特色。她只是默默地站着,只对偶尔驻足在书橱前的人礼貌地笑笑。
  周建波看出来,楚欣然的笑有些羞涩拘谨,像一株含羞草开出的粉红花朵,小小的,静静的,并不适合这个热闹的场合。
  他恍然回到了中学时代,看到了自己的同桌,那个文静的小女生。她像一株小草一样终日沉默,在偶尔和男生说话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害羞,脸上浮起两朵红云,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躲。他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于是就故意逗她。起先的时候她怕他,后来渐渐得和他熟悉,变得爱和他说话,不仅和他无话不谈,甚至还会对他撒娇。他每天上学,就盼着见到她,如果她的座位空了,那么他的心也就空了。她很善良,自己很节俭,却舍得把省出来的钱捐给校门口那个以捡破烂为生的聋哑婆婆。她数学不好,遇到难题常常问他,他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后来她不仅难题问他,简单题也问他,找机会和他说话的同时,自己也懒得思考了。他板起脸来做出训斥她的样子说这题不难要自己思考,她撒娇说我就是不会嘛你告诉我!她一撒娇,他就彻底没辙了,心柔软得要化成水,脸也板不住了,只好给她讲,讲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替她把答案写上。后来到了初三,她的学习成绩已经逐渐落了下来,两人的座位也因此被调开,他认为这都是他害的,感觉十分对不起她。再后来两人考上了不同的高中,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从此就失去了联系。再再后来,他爱上了老狼的《同桌的你》,爱上了那段永不回头的青葱岁月。
  而这一刻,是错觉吗?她在眼前,如同时光倒流。
  周建波走过去,顺便把手里的皮夹放在楚欣然面前的展台上,拿起了一本《国学经典诵读》,随手翻了起来。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周建波一边轻轻念着,一边细细体会,然后问楚欣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人生就像浮萍归于大海一样在世间漂泊,有缘的人终能相见。”楚欣然说。
  “多好啊,世间苍茫,可是有缘的人还是终能相见。”周建波一边说着,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楚欣然说:“我就要这一本了。”
  这是楚欣然今天早上卖出的第一本书。她心里高兴,白玉般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很娇媚。
  “能否要一张姑娘的名片?”周建波拿上书,笑盈盈地对楚欣然说。
  “对不起,我没有名片。”楚欣然抱歉地说。
  “哦,那真是遗憾。”说完,他看了楚欣然一眼,终究是走了。
  楚欣然低头整理书本,突然发现展台上有个皮夹,顿时想起是刚才那位顾客落下的。她连忙抬头张望着寻找那个人,可是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人海中,不见了。
  她拿起那个皮夹看了看,是名牌的,看起来价格不菲。打开一看,里面有银行卡健身卡等等,还有一些现金。健身卡上有姓名和照片,她仔细核对了一下照片,果然是刚才买书的那个人。
  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楚欣然把那个皮夹放到了老板那里,跟老板说是一位顾客落下的,不出意外的话他明天应该会回来取的。明天是周一,她要上课,就不过来兼职了。如果那顾客来了,请老板把东西转交给他。
  周一的中午,她刚下课,电话就响了,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她接起来,听到一个浑厚的男声:“请问是楚小姐吗?恕我冒昧,我是周建波,就是昨天把皮夹落在书店的那个人。”“哦,你好!皮夹我放在老板那里了。”“老板已经还给我了,真的是要谢谢你。请问你什么时候方便,我想请你吃个饭。”“哦,东西拿到就好了,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可是对我来说就是难能可贵,还请不要推辞,满足一下我言谢的心愿吧。”周建波的言辞十分恳切,楚欣然不好再推脱,只好退一步说:“那好吧,我有空的话给你打电话。”
  其实周建波是故意把皮夹落下的,他想赌一把。第二天去图书大厦拿皮夹,如果拿得回来,他就要借口感谢那姑娘,把她的联系方式要来;如果拿不回来,权当自己看走眼了,反正皮夹里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事实证明,这一把,他赌赢了,女孩子的善良如他所想,同时他也要到了她的电话号码。
  楚欣然的男朋友余明华最近对她的态度好像有些变化,打电话越来越不主动,即使她打过去他也显得特别冷淡,老说自己忙。这一周她没有接到余明华的电话,也没有主动打给他。既然余明华老说他忙,那就让他忙吧,可能他们的感情已经过了热恋的时期,进入了平平淡淡才是真的阶段,不需要每周都打电话。
  可是,又过了一周,当她忍不住又拨通了余明华的电话,终于听到了分手的消息。
  这个周末,她原以为已经半个月没给余明华通话了,他大概也应该有点想她了。果然很容易就拨通了,却只听到了余明华在沉吟了许久之后终于说:“欣然,我们分手吧,家里催着我结婚,等不得你这么长时间地读书。”
  她虽然已经预感到了,但仍觉得不堪承受的意外。她急切地辩解说:“那你没和家人沟通一下吗?结婚需要很多条件,我们现在的状况……”“可是,她……她已经怀孕了……”“怀孕?谁怀孕了?”“她……我……”“她?你……”她惊得说不出话,“啪”地挂断了电话,头脑中一片空白。
  他说……她……怀孕了!
  刚认识的时候,他说她在舞台上唱歌的情景让人过目难忘;刚恋爱的时候,他说做饭再辛苦,只要老婆爱吃就行;她刚拿到通知书的时候,他说,会等她,不会忘掉她。
  可是这么快,他就让另外一个她怀孕了!
  她知道,这个时候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包括眼泪。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泪如泉涌,世界都模糊了。
  晚上她一夜没睡好,第二天脸色苍白,也不吃饭。宋思佳问她怎么了,她说和男朋友分手了,大学忙没谈恋爱,这就是她的初恋。她想不明白余明华为什么要和她分手,是真的因为她读研耽误了时间,还是他本来就不够爱她。宋思佳说别想那么多了,既然说是分手,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你先不要难过,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如果他不够爱你,及早分了也是好事。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活不了,男人多的是,没有他再找一个。
  楚欣然说:“话是这么说,但我……毕竟……”
  “眼下虽说你不可避免地要难过一阵子,但等你过段时间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你也许会认为,这点挫折算什么啊。现在要紧的是照顾好自己,再难过也不能不吃饭,不然,整天没精打采萎靡不振的,谁会喜欢呢?哎,对了,前段时间,交大那个谭松不是对你有意思吗?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吗?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爱倒是蛮可爱的,可就是不够成熟,青不楞登的,给我感觉就是还没有完成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
  赵颖说:“咱们学校是师范院校,本来男生就少,再加上男生容易就业不肯读研,所以到了研究生阶段,男生就更少了,稍有像样一点的都名草有主了。别人都说我们读了研的女生是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一点没错。”
  窗外树影婆娑,有瑟瑟的风声。宋思佳和赵颖的呼吸声渐渐均匀,她们两个已经睡着了,楚欣然却久久不能入睡,失恋的伤口在隐隐作痛。
  图书促销活动已经结束了。周末,楚欣然决定一个人到锦屏山旅游,疏散一下心情。
  周六的早上,楚欣然坐在旅行社的巴士上,心里还在为逝去的恋情委屈和难过。大巴车快到锦屏山了,车上的导游开始热情洋溢地介绍:“游客朋友们,我们即将到达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接起来,原来是周建波。导游是对着喇叭说的,声音很大,她听不太清楚周建波在说些什么,隐隐约约还是请吃饭的事。她干脆回了一句:“我在外面,我听不清,回去再说吧。”
  进了景区,在山下的果园里体验了一下收果子的情景,又欣赏过了各色菊花,才开始上山。上山除了索道外,还有两条路,一条是盘旋的石阶路,远一些,好走一些。另一条是羊肠小道,很窄很陡,像天梯一样竖起来,非体力充足是不容易上去的。
  楚欣然选择了第二条路。她此来就是要身体的极端疲累,以求得精神的彻底放松。
  楚欣然顺着山路往前走。山路一尺多宽,一次只能容一个人过去。大概其他游人都乘坐索道或者是走大路去了,这条小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多,否则恐怕要拥堵了。路的一侧是倾斜度很大的一个陡坡,上面长满了火红如炬的灌木和金黄色的野菊花,野菊花的凛冽微苦的香让人神清气爽。另一侧是一栏斑驳的扶手,扶手外侧是几仗高的石崖。暗红色的崖壁上不容易够着的地方长着一些山枣树,树上的叶子已经有些发黄,但是枣子却正当其时,一颗颗红润饱满,如同玛瑙一样,累累缀满枝头。崖壁的下面是一条潺潺流淌的溪水,自山顶流下,顺着山势蜿蜒前行。溪水清澈见底,水底的石头上漫着一层墨绿腻滑的青苔。
  楚欣然努力爬了一程,停下来扶着栏杆喘息,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美女,帮我拍几张照片吧。”
  楚欣然这才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男人,正一边走着,一边拿着相机拍路边的景色。
  她依男人的要求为他拍了几张照片,拍照的时候,她感觉这个男人好像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拍完之后,他说,我帮你拍几张吧,楚欣然拒绝了。
  “空气真好啊。”那男人深呼吸了一下,说。
  “是。”楚欣然不想多说话,在脑海中仔细搜索这男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男人说:“你还在书店兼职?”
  “没有啊。但我前一阵子在书店兼职过。我们见过吗?”一提起书店,随即一个场景在楚欣然脑海中一闪而过。
  “呵呵,人生何处不相逢?”
  “噢,你……你是周建波?”楚欣然吃惊地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荷塘边的风 时间:2013-11-04 11:06:00
  本文原地址:http://v.book.ifeng.com/book/yc/3016666.htm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