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楼主:着火的面包 时间:2013-12-17 13:09:36 点击:4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1卷 生活之前]序
  就像一阵风带走树上的枯叶,内心似乎有些许东西慢慢凋零消失,十年,让嚣张跋扈,满脑梦想当理想的叛逆少年,变成每天为房租晚餐奔波而无法再生出更多想法的青年。也许再过十年,他们为了站在高处,可以掌控自己和保护在乎的人,他们能够慢慢磨平棱角,顺着人情世故,摸索着隐忍着往上爬,慢慢变成《蜗居》里的那沉稳内敛的中年大叔。一直都按照父母家人设定的轨迹走下去,战战兢兢,生怕他们会有一点点的失望,突然有些后悔,毕竟这是自己的人生,却被赋予自己生命躯壳的人们囚禁在无形的牢笼,连挣扎喊叫都不敢。偶尔不顾一切地独自离开,独自在旅途中享受短暂的自由,却总像苍蝇一样,转了一圈,又得回到出发点。现在的自己,正转着一个大圈,不知是否还能有力气回到出发的那个地方了。便想把这些年的琐碎小事整理一下,拼凑成型,供人娱乐,打发一下时间也好。想了很久,倒叙插叙还是什么叙?用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用真名还是笔名?干脆不想了,就讲个故事罢,真真实实,不加修饰,就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讲起吧……
  总觉得人这一生,就跟玩音乐一样,是时间的艺术,一个音符错了,那就是错了,不像画画写文章,错了,擦掉重来,没有错的痕迹留下,而我们活着,闯了红灯伤了人,那就是闯了,伤了,没有擦掉的机会。小学,初中和高中,人们口中的豆蔻,二八年华,青葱一根啊!却没有多大印象,母亲大人是本班的英语老师,下课后去小卖店买零食的次数她都一清二楚;校运会俩一米八几男生握着我拿雪糕的手,不顾拼死护卫雪糕的我,生生地分别在雪糕两边啃了一口,回去后少不了一顿“成何体统”的数落。虽然没有早恋,没有打架,没有各种可以让人铭记的反叛事件,但一起玩的朋友们,却总是能让我在单调的每一天,莫名地笑出了三块腹肌……脑补一下,是品字型结构,我也不知为什么。直到后来攀岩,红掉一条5.10的线,一整天沉浸在晕乎乎地征服感之中,回到宿舍看舍友都不在,便脱了上衣,对着镜子,学那些健身大赛的猛男做出各种炫耀肌肉的动作,自high式地欣赏自己的肌肉,才发现第四块腹肌已经水落石出了……
  或许是生活一直一成不变,没有大风大浪,没有风吹日晒,家庭破碎,导致我没长出一张坏女孩的脸,或是一看就知道历经沧桑了的眼睛,更因为基因问题,没办法长一张妩媚得要倾城落雁的脸。只有这张被实习高中的警卫拦着问:“喂!小朋友!你来这里干什么?”的脸……只有这张让学生按响家里的门铃,外婆大喊“嫣嫣,你同学来找你玩了!!!”的脸。不过有时候父母过度的保护,使我觉得像在过着张学良的晚年生活。常常想起三毛的《哑奴》,他叹了口气,指指自己的心,再指指小鸟,然后做了一个飞翔的动作,虽然自己的境遇比他好的像天地之别,更何况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个傻乎乎的妻子要养,但还是会升起莫名的痛感。
  徒步中国这个想法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也许是高一,但更有可能是高二。那时就算是同学校,同班,上学放学一起,母亲大人还是挂了手机在我胸前,问号码时她答“只有家里人可以打你的电话,号码你不要知道。”那时晚自习后总去13楼的音乐室练钢琴,而HJ总是在9楼摆弄她的机器人,那个第一次见面分不清是男女的孩子啊!半夜的教学楼,所有灯都已经熄灭,每次我关上教室的灯,唯一的光源消失,便摸着墙,穿过长长的走廊时,那时不时从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导致我突然觉得,在黑暗中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当我膀胱的主人了。好不容易摸到电梯间,看到黑暗亮着的上下键,按下按钮,再看着箭头数字一点一点接近,才发现原来时间可以那么慢,只好胡乱想着近日看的笑话“你有《时间简史》吗?”“神经病!我有时间也不去捡屎!”
  后来,要代表学校参加机器人大赛的HJ,常常半夜摆弄完机器人,就打着电筒来13楼找我,一起下楼,然后回家。就这样一来二去,渐渐走得很近,便跟她说了一直埋在心底的想法“我想毕业了徒步中国哦!”她听了很兴奋,信誓旦旦地说要一起。然后也给了我说出愿望并跟父母谈判的勇气,诚然,父母和家人都不相信一直长不到40kg的我真会跑去徒,便答应道“如果你考上一本,我们就给你一万,买电脑还是出去你自己说了算。”
  五岁,爸妈刚去其它城市工作,留我一人,跟着爷爷奶奶。
  某天傍晚,想念袭来,蹲在角落开始默默地哭,直到半夜,爷爷奶奶嫌烦,便送我到外公外婆家。但眼泪却停不下来,拿着小凳,坐在角落,兀自让眼泪默默地往下掉,累了,自己到洗手盆前洗脸,眼泪还是不停。外公外婆坐在沙发上看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不吵不闹,也不想干扰别人,只是眼泪不听话,一直往下掉。其实本可以不用管我的,直到天亮,外公外婆说:送你到爸妈那吧,眼泪停止,很乖。梳洗好,舅舅开车把她送去那座城市,一路上很安静,却忍不住吐了一路,像是要把所有的难过和想念都吐掉,不给以后留下任何一点难过的机会。迷迷糊糊中就只想着把人家的车弄脏了,很内疚。
  母亲大人说,我从小很少哭的,可是一哭就很麻烦,很可怕,因为哭的时候,不会吸气,直到嘴唇发紫,还是没有一点吸气的迹象。可是当我慢慢长大,不再掉眼泪了,却也再没想过家,独自一人在外,不管多辛苦,都没想过。独自旅行,走到偏僻没人没旅社的地方,跟一群男人挤通铺,半夜冷风从木板的墙缝灌进,彻夜未眠,却不会想家。在没人的旅舍一个人住,看着窗外的天慢慢变亮,还是不想家。
  其实很多东西我真的很怕,但还是会去做,怕习惯依赖别人之后,会承受突如其来的孤独……于是便选择去习惯孤独。某日,母亲大人问:为什么从小都一个人蹲在角落,看着别人玩?想了想,说:不知道。因为忘记了啊!
  新家其实不远,放到现在,开车也不过两三个小时,而且还有传说中的千年古刹~真的有一千五百多年,每年爸妈都会带着我去寺庙玩,某日,凉亭边,看着乌龟排队站在突出的粗根上时,突然觉得时间是虚幻的,是人类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我却从未好好珍惜他们含辛茹苦拉扯大的自己,在我还是小小孩的时候,拉了肚子,顺便脱了水,母亲半夜将小小孩抱去医院,找到正值夜班的父亲,输液后,顺便休克了……母亲又抱着她的小小孩去找父亲,可父亲却正在抢救别的小孩,于是母亲抱着她的小小孩哭了,叫到:"那谁来救我女儿?"那些都过去了,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从不珍惜他们辛苦从死神手里夺过来的这条小性命……
  知道死神不会再来找的,因为死神要留着那条小生命,让我把欠下的债都还清,虽然知道这辈子也还不清欠父母的债,也许,真的只有一个办法,下辈子当他们的父母。
  我的房间永远都没有下脚的地方,看着杂乱的连书架和地板,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收拾……也不想收拾……地上桌子上的小说,自传,还有喜欢的鲁迅先生的书,都被翻得有些许旧旧的感觉。书架上立正站好的课本却很新,很高傲的样子。
  某日看完梁思成,林薇因这两位中国建筑学界的灵魂人物,稍稍偷窥了一下他们的家庭生活,不小心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幸福的家庭》~也许先生理想中的幸福家庭可以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但得忽略掉他们悲惨的后半生。想到自己的小家,虽然完全不算富裕,但起码衣食无忧,像大部分家庭一样~想想上大学后接触的人们,他们口中的家庭和童年,居然跟自己的差距那么大~很多自以为正常的,理所当然的,却被别人认为是幸福纯净的。比如说从小到大都没有麻将声在家里响起,影响自己入睡。家里没人打麻将玩扑克,而小时父母做得最多的,是被埋在书堆里。长大后,自然有些许变化,变化是他们抱着各自的电脑一起埋在书堆里,忙着发表叫论文和课件的东西……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们怎么有那么多论文要写……当某日母亲应学校的要求,不那么情愿地去评特级教师,并努力从旧书堆里找出一堆一堆红绒布质地的证书奖状时,有点明白了……
  很快,高三艺考前那三个月到了,独自在广州上课,一个熟人都没有,连住,也都是自己一个,周而复始的生活很容易就把人变得麻木。直到有一天洗完脸,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人,突然觉得好陌生,想对着她笑一下,扯了扯嘴角,才发现忘了该怎么笑了。
  考试那天,一见人多就手脚冰凉,脸色发青,腿脚发抖的我,事先把黑牌灌进了可乐里(切勿模,过来人的经验啊,没什么用),但考试是手指还是在不停发抖,最悲催的是看着它们发抖,自己却无法控制,更要命的是弹到最后,脑袋一空白,忘了左手旋律。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已经忘记是第二天还是什么时候出的成绩,居然是那天考试成绩最高的,而且舞蹈的分数也比同班那想考舞蹈专业的孩子高一点,奇迹啊!!内心激动,且得瑟不已的我,表面却波澜不惊,岁月静好,麻木不仁的绿茶表样。直到跟朋友一起才突然跟狗听到自己要被溜了一样,伸着舌头到处乱疯。
  由于本人对高考完之前的记忆有限,很有可能俺之前是个十恶不赦,杀人放火,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大恶人,但都完全没印象了,也就是说,之前做的一切一概不负责。总之,长话短说,“咻”一下就高考完了,第二天就跟“被抓”去了广州,买装备。准备回来叫上HJ徒步中国“流个小浪”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