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传书的地方

楼主:瓜谷子 时间:2014-01-11 02:28:06 点击:187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序章 沉睡与觉醒(一、二、三)
  (一)
  中国,上海,1983年春。德艺小学,下课铃响了。
  我叫皮栋墙,两年级2班的学生。好不容易熬到语文课下课了,下一节是美术课,想想就开心。而且,语文老师没拖堂,于是可以先去操场上耍耍,真是爽上加爽啊。愉快地蹉着小碎步,我向操场走去。
  到操场上,还没看几眼花花草草,身后被人猛拍了一巴掌,疼。“你来啦,正好人不够,多点才过瘾!”,我转身一看,立马起一身鸡皮疙瘩。说话的人名叫金敢当,是我幼儿园时的同班同学,一年级时也是同班,不过现在,他还是一年级。这个人很可怕,身体硬得像铁块,而且动作快得不可思议,比方说,三个人并排走,我和他在两边,中间隔一个人,他说声要打我,就已经转到我跟前,并且已经打到了,我喊疼的嘴还没咧开,他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我知道,我的反应确实不算快(嗯,客观说有够慢),但他的能力显然也是远超常人的。跟他认识的这些年,没少遭他蹂躏。
  他找我玩什么?果然,又是老虎抓牛羊,我真不愿意参加,但是,经不住周围那帮家伙的嘲讽,其中还有我们班的人。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老虎当然是金敢当来做,尽管他的身材更像只小猴儿,但从凶猛程度来说,显然当之无愧。
  闭着眼自转3圈后,“老虎”醒了,大吼一声“我饿了!”,随即风一般地扑向牛羊群,这道厉风三下两下就把牛羊群赶散,群中跑得最慢的立即被筛选出来——我!感觉双腿根本不听使唤啊……好了,猎物到手,周围那些牛羊暂时也不用逃命了,闲下来就奚落我:“哞,这么快就被逮住啦。”“咩,有你真安全。”……我心里这个气啊,镇定下来想一想,觉得可能是被他的气势吓倒了,一开始就输了三分,没他跑的快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找一个垫背的应该还不是那么难吧。我说:“再来!”
  第二局,几乎是前面的重播,几秒钟里,我又被扑杀!我朝金敢当抱怨:“你怎么又来了?”他回答很干脆:“当然抓最慢的!”好吧,从他眼里看出来的,想必是真实的,我应该就是那么慢吧。他说:“再来,你跑快点!”我头皮一阵麻,这恐怕不是想快就能快起来的,额,我脑子里忽然有了个点子,或许能让我不那么尴尬,我说:“咱们改改规则,你老虎,我狮子,我们一起抓他们。”“一起抓?”金敢当眼珠转了两圈,道:“像你那么慢能抓住谁啊?你想饿死啊,白白饿死还不如给我吃掉。不行!”
  我是欲哭无泪啊,眼看着第三局又开始了,怎么努力才能逃得性命呢?嘿——我注意到了操场边的花坛,千般努力不如一丝无耻,我躲那里面去,省得被撵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于是,趁着老虎在睡觉,而那些牛羊们哞啊咩地在挑衅老虎时,我一头扎进花坛里了。
  躲在树丛中,我偷眼朝操场上看去,一个个倒霉蛋挨个儿被金敢当逮住,此刻我好轻松自在。期间,金敢当还不时四处张望一下,似乎是在找我,好在反正他不愁食物,有我没我也无所谓了,就这么一局一局地玩下去。我也懒得多看了,转脸看看花坛的另一侧,是靠着一堵长墙,墙上有一扇窗,我就扒着窗框朝窗里张望……
  这是挺大一个屋子,长度就是我们操场(篮球场)的长度,但是没那么宽,是狭长型的。屋里放着一些机器,应该是一个工厂,大概就是所谓的“校办厂”吧。屋里黑漆漆的,没人,多数机器也没开动。几道阳光从高窗射到里面,显得明暗对比很强烈。我还看到屋子的角落里似乎有一道楼板(就是家里2楼下到1楼要掀开的那道平门)。
  “看!皮栋墙在墙上!”哗啦一下,我背上的热汗还没干透,又是一道冷汗下来。这谁喊的啊,真缺德,咒你这辈子语文不及格!来不及琢磨是谁喊的了,眼瞅着小老虎金敢当已经朝这里扑过来!情急之下,我下意识地去推身边的窗户,竟然没插,被我推开了,于是,我就仓皇地想爬进屋里,怎奈手脚不利索,都不知道怎么使劲儿了,肚子挂在窗台上手舞足蹈了两下,竟然一头栽了进去!
  “咚”地一声,脑袋着地了,这一声之后,所有声音都暂停了……
  当我再次听到外界的声音的时候,感觉似乎过了好久的样子,但是从声音的内容来看,应该没过多久,因为那是上课铃,伴随着学生们的喧闹声渐渐稀疏。好吧,这算是我第一次感到上课铃也那么亲切,因为不用再担心金敢当了。
  我得回去上课,赶紧爬回到操场里。一摸脑门,哇,出血了……
  (二)
  头还是晕晕乎乎的,教室边上的走廊立柱我竟看成有无数根,几乎难以分辨自己教室是在哪一间了,好不容易摸回自己教室,还好,不算太晚。
  美术老师进来了,他姓席。他一如既往地用一双猫头鹰般锐利的目光先扫视了一下四座。班长柳荫荫铿锵的喊出口令:“起~礼~坐”。礼毕,席老师右手从背后甩出一串香蕉,动作很迅猛,但最后放在讲台上的一刻却显得很轻柔。“今天请你们吃香蕉。”(其实大家都知道,那是蜡做的模型)然后,左手把铅画纸分发给大家。
  “老规矩,2厘米4厘米先划好!”席老师说道。(2厘米4厘米是指在铅画纸的右下角先划出填写班级姓名的图签框,要求2厘米高,分2行,4厘米宽,误差不允许超过1毫米)
  这个我很在行,甚至可以做到不用看尺子上的刻度,不用预先标下点位,直接按下尺子就划线,绝对属于牛人级。说牛,一点也不夸张,因为,这不仅是技术问题,而且需要胆魄——如果图签画得不标准,后果是很严重的,要挨打!这不,席老师正把直尺托在手掌中轻轻拍打着,随时准备动粗的样子。画完图签,我还有空偷偷观察他的神情——他的鹰眼反复扫描全体同学,不时地努努嘴,嘴上一撮接近方形的小胡子随着嘴唇扭动着,头顶上已经有些稀疏的三七开头发随风微微起伏。
  开查了,或者说开打了。席老师手擎着直尺,从门口开始,一一检查图签的完成情况。见到可疑的,就掏出尺子量一下,然后一把扯住该同学的手,快速地念着口诀“2厘米,4厘米”(同时)“啪,啪”;“2厘米,4厘米”,“啪,啪”;“2厘米,4厘米”……
  哈哈,看着这些,我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更过瘾的是,想到了金敢当——记得以前一年级的时候,他的图签就从来没有合格过,次次挨打。更惨的一次是,回家作业用的铅画纸他给弄丢了,结果把图画在了手纸上交差,而且画得咪咪小,缩在中间,颜色还上得不知所云……于是数罪并罚,被暴打一顿。
  查到我这边了,图签自然是没问题,不过,画纸上有血迹,席老师再看看我的脑袋:“哟,头开花啦?男子汉大丈夫,留点血没啥的!”,就走过去了。
  图签查完,席老师回到讲台,在黑板上作了示范,完了一声令下:“开工!”
  必要的技术问题讲完,席老师就开始扯闲篇了:“香蕉你们都喜欢吃吧,很少能吃到吧。告诉你们,台湾那边香蕉多得不得了,什么时候把台湾收回来,你们再看,学校门口,香蕉5分钱1斤!”
  5分钱?我脑子里乱转了一通,感觉有问题啊。我这个人,向来听课很认真仔细(语文课和数学课除外),这一仔细呀,就能发现问题,或者说就会出点事——这个段子我记得他是说过的,不过,上次的版本是说“台湾那边香蕉很便宜,5分钱1斤……”这个……,台湾5分钱,到我们校门口还是5分钱,总觉得怪怪的。想着这些,我就停下画笔,使劲儿琢磨这个问题,手里的铅笔并没有放下,而是下意识的把尾部的橡皮头抵在了鼻子下面,恍惚间,橡皮头插到了鼻孔里……啊!橡皮头断在里面了!我能感觉到橡皮头正在缓缓向鼻孔深处移动!镇定,镇定!我告诉自己,必须呼气而不能吸气,但是在课堂上,我又不敢发出擤鼻涕的动静,于是,虽然想法是正确的,但尴尬的执行力度导致每次橡皮头出来1毫米,就会接着进去2毫米……终于,拉锯战结束了,堵塞的感觉没有了,因为完全进去了!哇靠!
  绝望的同时,我也觉得挺神奇的,怎么会忽然失去它的存在感呢?它到哪里去了?这时,鼻血一滴滴止不住地掉落下来。我一时间手足无措,好在同桌女生阿燕非常果断,开始尖叫:“哟,你有病啊!把这个弄断啦!”席老师立即走过来呵斥道:“瞎叫什么!”再看看我,一皱眉头,道:“男子汉,血多也不能这样浪费啊。班长,带他到医务室去。”
  班长柳荫荫走过来,扶我起身送去医务室。平时更多感受到的是她铿锵的口令,甚至有些野蛮的举止,难得能感受到她温柔的一面……额,有点想多了,其实这时候脑子乱糟糟的,几乎渐渐失去了思考能力,似乎听到她跟我说:“别慌,别慌”?
  (三)
  都想不起来怎么去的医务室,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又是怎么回来的。反正,回到教室里的时候,鼻子里塞着棉花,头晕眼花的。依稀看到席老师看过我的画纸,对画面或者进度比较满意,竟然对我说:“趴桌上休息休息。”曾经无数次,想在课堂上睡觉,这还是第一次,老师让我睡觉!满满的一管优越感上冲顶梁,我一头就栽了下去,飞速地睡着了,睡得很沉。
  ……
  周围变得一片寂静,这种特殊的寂静似乎是第二次了,不久前刚感受过?对了,就是一头栽倒在校办厂里的那一刻……不,这不是第二次,我现在正在校办厂里!回头看看窗外,没错,就是我们的操场,此时空无一人。已经上课了吗?但是我没有听到上课铃啊,我想,那我没有理由去上课,就在这里转悠转悠先。那些机器,我并没有多大兴趣,注意力放在了角落里那块“楼板”上。我走到近前,摆弄了一下,果然,就是跟家里的楼板差不多的结构,是一道水平的木门。没有上锁,掀开门板,下面是石头台阶通往一个地下室,里面有些灯光。
  这时候,忽然铃声响起,这不是我们的上课铃,听上去比较哑,而且音量也比上课铃低很多。然后,听到隔壁有人说话,声音越来越近。糟了,恐怕是工人要来上工了,我看看窗口,距离有点远,看来是来不及了。他们要是发现我,会以为我是贼吧。干脆,我先到地下室躲一躲吧。想到这里,我就钻了进去,并盖上楼板。
  地下室里有几处昏暗的灯光,安装在每隔10步一根的立柱上,借着灯光可以看到,这里堆放了一些杂物,想来是他们工厂用作仓库了。整个地下室的面积似乎远远超过了灯光覆盖的区域,远处看不到底,依稀可以看到无数的立柱。
  听到楼顶上有人确实是进入厂房了,感觉最少有4、5人,有个女的大声喊道:“这批活儿很重要,大家抓紧做,2厘米4厘米,不准差一丝,奖金5分钱一个,完成后我请大家吃香蕉。开工!”然后,陆续有新的机器开始运转的声音。
  “是不是有人进来过?”女的突然问道。一男的说:“我好像也听到点动静。”女的继续说:“看啊,那边窗户打开了,别是隔壁的小鬼溜进来了吧。大家都看看自己台面上的东西。”……听到他们折腾了一番,觉得没啥异样,气氛平静下来了,我也松了口气。但是,前面那个男的又整出幺蛾子,说:“小家伙会不会下到防空洞里去啦?”啊,这还是要完蛋啊,而且会比刚才的情况更糟!
  女的说:“那你下去看看咯。”男:“哦,你也一起下去吧。”女:“我?我才不下去,下面黑咕隆咚的。”男:“你是组长,要起带头作用啊……而且,万一有小孩在里面,有女的在场,比较好说话嘛,别吓着人家。”女:“好吧,这还像句人话,拿好手电筒。大家机器先关一关。”晕啊,真要下了抓人啦,我赶紧蹑手蹑脚地朝暗处走去,找了根立柱猫在后面。
  他们在仓库区域简单看了一下,开始朝地下室的深处,也就是我这个方向摸索,凭着手电筒光束的动向,就很容易判断出他们准备推进的方向。他们一边走,一边喊:“有人吗?”手电筒指向最深处方向时,我吃惊地发现,顺着手电光,竟然也看不到边!
  女的不停喊:“有人吗?”男的则开始无聊了,喊:“有鬼吗?”女的:“你有病啊!脑筋被机床轧断啦!”
  他们慢慢推进,我则借着立柱慢慢轻声后退。楼上的机器没全关,似乎有一组机器是必须运转的,因此,有足够的噪音掩护我。中间有好几次,他们想放弃了,折返回去,我就也跟着他们返回,但是他们想想还是又继续向前搜索。于是,这就成了一场拉锯战,每次退回入口1根立柱,反过来就会推进2根立柱。反复几轮后,我们都越走越深了。
  最后,女的终于忍不住了,说:“不找了,还得赶活儿呢,这批活儿关系到我们在学校的地位。”话锋一转,柔声说道:“小朋友,在的话你就出来吧,待在这里你家爸爸妈妈会担心的……你要是不敢出来,也没关系,门我们给你留着,你随时都可以出来。这里虽然很黑,但是并没有危险,不要慌。”
  男的挖苦道:“切,像真的一样。那个,话说平时老听你吆五喝六的,没想到也会温柔啊?感动得我鼻血都下来了!”女的:“血多你就去流吧。”说着,两人这次是真撤了,没有再回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瓜谷子 时间:2014-01-11 02:47:00
  序章 沉睡与觉醒(四、五)
  (四)
  终于太平了,终于不用再慌了,我靠着柱子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地方怎么那么大?哦,是了,按方向判断,这里就是篮球场边上的足球场,原来整个足球场下面是空的!现在怎么办?不知道啊,反正先歇会儿再说啦。迷迷糊糊地,我“又”睡着了(怎么有个“又”字?我睡过吗?)。
  ……
  呼噜呼噜!这是万马奔腾的动静,又开始老虎抓牛羊了吗?……金敢当!你,你再敢来,小爷就跟你拼了!……天哪,这是真的牛羊群啊,抬手一看,分明是一只牛的前蹄,而身边,也确实是好多牛羊,在草地上狂奔!那老虎呢?有没有老虎?回头张望,真的有,就在不远处!那还有啥好想的,跑吧!我顿时觉得脚下生风,跑得飞快。(哈,原来我是擅长四足奔跑啊)
  牛羊群朝着统一的方向跑了一阵子,应该是摆脱老虎了,看到身边的牛羊慢下脚步,我也停了下来。脑子里又是一团乱糟糟的思绪——我这是在哪里?刚才那只老虎是金敢当吗?我是自己吗?如果刚才还是跑不过老虎会怎么样?这时,我依稀想起我曾经在绝望时向金敢当建议,我做狮子,跟它一起抓牛羊,嗯,是这个主意,如果再被老虎撵上,这招可以作为不是办法的办法。想到这里,我心里稍稍平静下来。
  额?我已经变成狮子了!没错,蹄子变成爪子了,我挥舞了两下前爪,很有力的样子。这时,周围的牛羊开始瞪大眼睛朝我看——看什么看,没见过猛兽啊!我内心立即极度膨胀起来,既然是猛兽了,就去欺负欺负那些弱小的生物吧。于是,我就开始扑向牛羊,它们也开始新一轮奔逃。
  很轻松地,我就抓住一只羊,咔嚓一口下去,竟然没有什么进食的细节体验,直接感到一阵充实,羊缩小了,而自己显然变得强大一些了。有点纳闷,不过,既然是好感觉,那就继续吧,一口又一口,一头又一头,吃完羊吃牛……我越来越强大,甚至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些牛羊已经不能满足我的胃口了。我眯起眼,缓缓地转身去看我来的方向——老虎呢?!
  无数的牛羊如同滚滚江水一般,朝着统一的方向奔跑,并在我面前一分为二,我则像是傲立在江中的巨石……啊~~怎么真的变成江水和石头了?!我还要去找老虎的晦气呢。我定定神,呼~~眼前的景象又变成了草原、牛羊。
  “老虎!金敢当!”我放肆地咆哮着,我在等它出现。挺长时间了,还不过来,你丫怂了?那我去找你,于是我准备逆流而上。然而,我惊奇地发现,脚下的路似乎只能单向通行,朝反方向则完全寸步难行。也无所谓了,那我等在这里就是了,它总会来的吧。我就屹立在那里,琢磨着身边这些个蹊跷,没琢磨多久,老虎来了。
  不但来了,而且,这次它是无视其它牛羊,直盯盯地朝我过来的。我脑子里又出现金敢当的概念,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会习惯性地抱怨:“你怎么又来了!”但这次,我要冷冷地对它说:“你终于来了!”
  刚才的经历让我领悟到,这里的场景是可以以我个人的意志来作解析的,这时候,我希望在老虎脑门上看到个“金”字,想必老虎原本的那个“王”字就会被替换掉吧,也只有这样,我的逆袭才够完美!老虎越来越近,我渐渐看清它的脑门——不是“金”,也不是“王”,那……是一个“狠”字!怎么会这样?!这个结果令我非常沮丧,顿时,先前满满的自信全飞到九霄云外,完了,显然又完了,我心想。
  我预料得没错,真的不行,老虎窜到面前两巴掌,我就扛不住了,而我打在它身上,几乎没效果。我身上并没感觉疼,只是觉得空虚了很多,也就是跟之前进食牛羊时相反的一种感觉。泪奔,还得逃命啊,果断地,我转身拔腿就跑,那老虎还是不依不饶,紧紧跟在我后面,持续攻击着我,我感到越来越空虚。跑着跑着,感觉老虎不再攻击我了,而我身边的牛羊也变得越来越巨大——额,好像不是,是我自己变小了,嗯,这已经完全不能称为狮子了,应该算一只猫吧,真是一只猫。
  憋屈啊,好好的一只狮子……唉……不过,我转念一想,小也有小的好处,等会儿老虎再追来,我就朝牛羊肚子底下钻,无耻的想法又让我感觉乐观起来了。嗯,现在就练习起来,找头牛试试。必须大一些的,否则空间不够大恐怕要被踢死。这头够大,就它了,我看准它腿间的空隙,果断窜过去……“咚”地一声,我被弹开,脑袋一阵眩晕。怎会这样?是不巧撞腿上了?我现在是猫啊,以猫的敏捷程度,应该不至于那么囧吧。我又换了一头牛,再次尝试,还是同样结果,不过,这次看清了——我并没有撞到牛腿上,而是牛肚子下面的那片看似空空的区域,其实就是进不去的!
  我又找了几头停着没在跑的牛羊,伸前爪摸了摸它们肚子底下,果然验证了我的判断,那里并不是空的,是实心的!怎么办?
  (五)
  无耻的妙计落空了,于是,我还得重新构思生存的方式。我冷静下来朝四周观察,有老鼠!老虎狮子可以吃牛羊,猫呢,当然可以吃老鼠。刚才自己个头比较大,没留意地面,现在看清楚了,其实,大大小小的动物都有,不但有老鼠,还有稍大些的兔子,疣猪什么的。这就好办了,我就从最小的开始吃起,慢慢积累,还是会变成狮子的吧,等我再次强大起来,再去找那只瘟老虎算账!
  说干就干,我就开始掠食那些小型的动物,吃啊吃,不知吃了多久,渐渐地,周围的牛羊又开始跟我保持距离了——嘿,哥们真的又成狮子啦!这回得学聪明点,别急着去跟老虎找茬儿,反正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有利,我这样想,慢慢吃,吃撑了就歇着,等到足够强大了,直接秒了丫的。
  我优哉游哉地跑着,吃着,并且开始有闲心并且有条件观察整个环境,因为我已经相当高大了。这是一片类似传送带的大草原,所有的动物都在朝同一个方向跑着,跑向一望无际的远方,而两边似乎是有边界的?我开始刻意朝道路的右侧机动,不久,我真的看到边界了。其实,在看到边界之前,首先看到了一个脑袋高高地矗立在那里,那是一头长颈鹿。
  那头长颈鹿悠闲地靠在道路边上的扶手上,见我过去,一点也不慌张。“小子啊,新来的?”长颈鹿乐呵呵地跟我打招呼,“挺猛哈!”这令我颇感意外。第一,它竟然会跟我说话;第二,长颈鹿虽然很强大,但也应该怕狮子的,在缺乏食物的季节,狮子就会冒险捕猎长颈鹿。
  “你不怕我吃了你?”
  长颈鹿:“不怕,你没那能力!”
  “那么,你在干吗?”我问道。看它那副镇定自若的神情,我竟完全相信它有理由不怕我,于是,我放弃盛气凌人的姿态,想好好地跟它聊聊,毕竟,我目前有太多的疑惑。
  长颈鹿:“我?赖在这里思考问题。”
  “是么?我也有好多问题,能请教一下吗?”
  长颈鹿:“应该可以。一看你就是新手,你的问题我应该都能解答。”
  “这条路通向哪里?”
  长颈鹿:“散灵塔。在那里,每个灵魂要通过筛魂盘,筛碎后回到世间。”
  “哇~~~~~~~啊!”听得我鬃毛全数直立起来,眼珠都快跳了出来,“我,它们,还有你,难道都是灵魂?”
  长颈鹿:“别大惊小怪的,习惯了就好。”
  “我是不是死了?”
  长颈鹿:“额,怎么说呢,肉体死后,灵魂固然会来这里,但是,看样子你应该是没死,你这样子像刚觉醒。对了,先说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记得我是(这样这样……把先前在学校的经历简要描述了一遍),反正,我觉得是在一个时间点上出了分叉的情况,并且,两个分支中很多情节都似曾相识,然后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了。”
  长颈鹿:“这就对了,果然是觉醒。”
  “什么意思?”
  长颈鹿……
楼主瓜谷子 时间:2014-01-11 03:05:00
  :“所谓觉醒,首先就是感觉到时间支流的存在;相反,未觉醒的灵魂只能感觉线性的时间。而初次的觉醒往往会令人抓狂,灵魂在各支流中摇摆震荡,一旦振幅过大,就很容易被甩到这里来。话说,你还真强,2支流的状况下就甩过来啦,要知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经历了7次早餐,反反复复地吃不同版本的食物,刚开始还觉得挺有意思,最后都快疯了!”
  “晕啊,你的解答虽然很正点的样子,但是现在问题变得更多而不是更少了。”
  长颈鹿:“慢慢来,不急,你像我一样靠住边上,别被其它灵魂冲走了,然后,就有得是时间慢慢琢磨。”
  “多谢指教,”我照着它的提示也抓住边上的扶手,“不好意思,刚才冒昧,还没有请教阁下怎么称呼?”
  长颈鹿:“我叫飞中高,你呢?”
  “我姓皮,叫皮栋墙。”
  飞中高:“这是你所来的那个世间中用的名字吧,作为“魂核”,你最好有个单独的名字,因为同一个灵魂,会拥有无数的实体载体。”
  “不懂。反正您现在就是我的老师了,您就给起个学名吧。”
  飞中高:“我看你身上两种气比较强盛,就叫氘(dao一声)强吧,这个名字有点俗,因为双气流的个体也是多如繁星,那就带上你原来的姓,就叫皮氘强好了。”
  “谢谢老师赐名,皮栋墙、皮氘强,还挺像的,而且听起来像“刀枪”,感觉不错!”
  飞中高:“刀枪……呵呵,杀气还挺重啊……”
作者:私人豆豆 时间:2014-03-07 12:03:00
  稳
  q 脱妹妹让你大饱眼福79分钟 免费时间观看,错过后悔一辈子
  http://t.cn/8FFqz9s
  
作者:武俭应 时间:2014-03-20 15:22:00
  2014年最新营销软件!微信加好友软件,1.防封 2.全自动 3.永久更新 4.功能全!
  使用人群:1、营销 2、养粉丝 3、公司产品推广 4、淘宝店主 5、微信公众号
  软件扣扣群:166720547802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