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流年谁与共

楼主:香车系谁家 时间:2014-01-12 18:51:42 点击:8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因你情窦初开
  当我的指尖触碰到你的脸颊时,你是否感觉温暖似曾相识?——半夏
  窗外的风穿过窗帘,白色的窗纱来回缱绻却抵不住蝉声阵阵。子乔坐在窗前的凳子上静静的注视着床上的半夏,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床上的半夏睡得很熟,像是婴儿一样。“如果你能醒来,我愿意一辈子守候在你的身旁。”子乔的心里是这样的难过,因为自己半夏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了。无论如何,自己再也不能失去这样一个对自己如此重要的人。想着,想着黑色的眸子里泪光点点。
  半个月前,那是一个晚自习下后。天边的月是残钩,没有几颗星星。下了课,子乔骑了自行车在门口等着半夏。放学的高潮,人如潮水,很是拥挤。半夏伸着脖子极力的搜寻者半夏的身影,忽然感觉自己的车被人拉住,回头只见痞子张超和几个男的把自己围住。子乔知道自己是逃脱不掉的,但是门口被半夏看见自己这个样子肯定会担心的。对张超他们使了个颜色说道:“这里有门卫,人又多,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不如我们到那个巷子去吧。”“好,看你小子也不能出什么花招,走。”张超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路边的灯光不是太明亮,恍若一颗暗星。惨淡的灯光投在子乔瘦削的脸上,子乔说:“动手吧。”子乔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因为以前和前女友沈凌分手导致她伤心过度得了精神分裂症然后自杀了,她的哥哥沈云鹤怎么会放过自己。张超也只不过是他报复自己的一个棋子,听天由命。该来的都会来,迟早也不会逃掉。不如现在这一刻,早点接受现实,那么也不会有长久的威胁,以至于自己时时担心半夏的安危。“既然如此我也不多废话了,沈哥吩咐我们只要把你打残即可,兄弟们动手。”张超说完,几个人围了过来将子乔围住,子乔并没有打算反抗,心里对沈云鹤很是感激没有把自己往死里逼。一脚又一脚的踢打在自己的腹部,开始出现一阵阵剧痛。“住手,不许再打了。”半夏突然出现在子乔的面前,子乔已经感觉不到痛了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快走,这里不管你的事情。”子乔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我不走,什么不管我的事情。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不管谁管?你们不许再对他动手了,否则我不客气了。”半夏认真的说着,子乔一下子惊呆了,那么温柔娇弱的半夏居然为了自己有这么大的胆量,可是再怎么说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对付一大群男人呢?况且是痞子呢?“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管了。”子乔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吼着,希望半夏能快点走。“好,你听着我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你别后悔。”半夏转身跑了出去。“你小子,还真是一个祸害,收拾你倒也是合乎情理,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张超高兴地说着。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半夏喊着,张超一干人等听到这里连忙撤了。半夏赶紧跑过来,扶起子乔。用纸巾擦拭去半夏嘴角的血丝“走,我们走。”半夏用力的托起子乔,“你是个大傻蛋,这么危险还来管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子乔注视着半夏,突然发现自己更加的爱半夏了。突然,背后有回来一人正是张超,半夏看到已经来不及了,眼看手中的木棒快要落到子乔的头上,半夏使尽全力挡住,只觉得脑海里一片昏沉,整个身子滑了下去。张超看不妙,赶紧扔下木棒逃走。“半夏,半夏。。。。”子乔忍着剧痛,一步一步爬到半夏的身边,看到半夏躺在血泊里的样子,子乔的心一下子像是要跳了出来,自己很是着急。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120,自己用力脱下自己的衬衣抱住半夏的脑袋。半夏,半夏。不要离开我。
  我的手指停留在你的脸颊,你能否感觉到我的爱,我要你醒过来,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半夏喜欢席慕容的诗句,从她的诗句中可以感受到爱的情绪。闲暇时光塞上耳机,坐在窗前,捧着《七里香》,任窗外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发间,一闪一闪或若水晶。累了的时候,合上扉页。抬头看看窗外,白色的栀子花苞还没有,像是穿着白裙的女孩在等着爱的到来。阳光的味道,缓缓流进鼻孔,那是一种舒缓的气息。不知不觉,自己做了一个长梦,梦中出现了一个男孩的背影,白色的衬衣蓝色的牛仔,高高瘦瘦,自己慢慢的靠近,伸手却只是阳光。
  半夏在自己的日记本上清秀的写下: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的时刻,王子?
  图书馆里书架上一本本书籍懒洋洋的躺在书架上,享受着绵绵的日光。图书馆的人很多,两边的木凳上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一些人站着看书。半夏慢慢的在书架间走动,寻找安意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书架间的空间虽然不是很多,对于半夏来说却很满足,小路虽窄却是安静,两面的书籍就像一些老朋友,一些书籍总是等着朋友来找他们谈天。感觉很是奇怪,昨天看到还在这里,今天却不在了。半夏的心里有一丝丝失落,就好像与一个老朋友失约了。低着头轻轻地走出书架。操场上一些男生在打着篮球,一些女生都在旁边观看,而半夏不愿意附和大众。走过操场,低着头有些漫不经心。“哎,美女。帮忙把篮球扔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对自己叫着,半夏抬头眼前男孩,眉如剑指,目若流星,皮肤麦色,帅气阳光。半夏没有回答,心里本来不是很喜欢打篮球的孩子,因为他们身上会出很多汗不是很干净。对于眼前的这个男孩子没有什么喜欢但也不讨厌。拾起自己脚下的篮球,扔了过去,转身就走。“谢谢啦”背后传来男孩的声音。半夏没有停留,慢悠悠的进了教室。
  教室里一些同学在打扫卫生,半夏刚坐下,同桌林紫衣靠近半夏的耳边说道:“半夏,我有事情给你说。”“那你说吧。”半夏的表情慢慢恢复微笑,眼前的这个女孩和自己情同姐妹。“这是隔壁班班长宋晓波给你的情书。”紫衣悄悄的把信封递到半夏的手里。半夏没有说话,脸红的像含苞的玫瑰。“呵呵,脸红了。”紫衣逗着半夏。“没有。”半夏低着头。“还不承认,看我怎么对付你。”说着,紫衣便开始给半夏咯吱,半夏最怕这个,自己只好承认。
  “同学们好。”陈老师站在讲台上面向大家问好。“老师好。”同学们站起来齐声回答。同学们坐下来之后,陈老师微笑对半夏说:“来,语文课代表把大家的作文本给小组长发下去。”半夏起来说:“是。”领下本子交给各组组长,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本次作文写得好的有梁半夏,陈墨,语嫣。首先请半夏同学给我们读她的作文《遇见》“浅语一盏星火,我候在泗水之畔,蒹葭采采,诗句从河水里流淌,望见青舟,采撷一朵红药,寄予舟中周郎。恍若惊鸿一瞥,与你遇见在梦里,那是满心的欢喜。。。。”半夏读完了自己的文章以后安静的坐下来,接着陈墨的《不朽的老子》语嫣的《又忆林徽因》,陈墨的语言说理深刻透彻,语嫣的风格清新唯美,自己侧重于古风。心里也暗暗地佩服他们两个。
  回家的路上,月色如水,紫衣和自己并肩同行。回到家已经是22点了。“半夏,你先去洗洗,我给你做了蛋羹。”妈妈对半夏说完转身进入了厨房,半夏心里很爱妈妈,从小相依为命,妈妈把自己养这么大很不容易,所以自己一直努力地学习自己的成绩一直在年纪前十。从浴室出来,看见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蛋羹,色如黄玉,香气四溢。“妈妈,你要不也吃一点。”半夏坐了下来,望着妈妈。“我早吃过了,你晚上看看书早点休息啊。那我先睡了。”妈妈起身。“恩恩,那妈妈晚安。”半夏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心里有点心疼她,妈妈每天工作早晨五点半起来,晚上八点回来,还要照顾自己,妈妈就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喝完蛋羹,半夏掏出书本,粉红色的情书从里面掉了出来。自己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的字体大气刚劲“半夏,请不要惊讶。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跟你表白希望你能做我女友,虽然现在学习紧张,但你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学习的,我们可以相互帮助。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觉得太突然,我可以等你,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半夏慢慢的合上,自己的手心里面微微出汗。宋晓波品行好,长相帅气,学习排名也低于自己几个名次而已。只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答应?
  夜深了,月色渐渐地浅了,半夏怎么也睡不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