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英雄血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16 14:02:20 点击:176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子,你就是未来的英雄!
  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大?
  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
  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保护自己的朋友?
  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号?
  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没有人可以告诉你,
  脚在你自己身上,走出去,就一定可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世界!
  弘扬正能量
  长篇中华传统热血玄幻小说——
  《踏破英雄血》
  什么叫英雄?不仅有一身本领,更有一身荣耀。
  英雄不仅为自己战斗,更为朋友,为国家,为世界而战斗!
  (一)小子,你就是未来的英雄!
  洪荒纪年。
  如先人们的认知,远古大陆,还是一片方形的土地。
  万物主宰者将大地分成“金木水火土”五块,用洪水间中间的缝隙淹没,形成了无边边际的海洋,人们称之为东南西北海。
  为了让生活在五块大陆的不同总族,能够畅通来往,万物主宰者制造了连接各条大陆的接缝带。然而,就是因为这些接缝带,五块大陆之间常年烽火不息,战争不断,无数人生活在战争的苦难与威胁中。
  在位于五块大陆中央的土之大陆,有一个叫黄土的国家,这个国家有一处叫彩霞村的地方,村里住着一位白胡子老爷爷,村里的人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都叫他白胡子爷爷;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这个村子居住的,仿佛这个村子有多老,这个白胡子老爷爷就在彩霞村住了多久。
  白胡子老爷爷收养了一个孩子,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龙奔。
  七岁那年,龙奔问爷爷:“爷爷,你为什么给我取名字叫龙奔啊?”
  白胡子爷爷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慈祥的说:“这个大地之上,除了我们人类以外,还生活着兽族和神族,神族在冥冥中主宰着这个世界。而兽族,则生活在森林,洞穴,荒原这样的地方,按照等级划分,兽族地位在人族之下,但有一个例外,就是龙族!龙族是一个接近神的种族,我为你取了一个龙姓,就是希望你将来可以像龙一样,超越凡人。”
  “可我本身就是人,人就不可以很厉害吗?”
  “可以,即使在地位不如人族的兽族,据说也有成就接近甚至超越神的厉害角色出现,你虽然现在还小,可以记住他们的名字:虎啸、蛇舞、鹤飞、豹突!他们就是你的榜样!”
  “一、二、三、四,应该还有一个?”龙奔数着手指头。
  “还有一个叫龙腾,只可惜八百年前神族为了占领广阔的海域,与大海中的的原住民龙族展开恶斗,最终龙族大败,而龙族的领袖龙腾,已经在和‘四大神主’的对抗中不知去向。”
  “爷爷,你好厉害,竟然知道八百年前的事情。”
  “因为爷爷的胡子好长,所以能够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啊。”白胡子爷爷指着自己的长长的胡须,和龙奔逗笑。
  龙奔摸着爷爷银白色的胡子:“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有这么长的胡子啊?”
  白胡子爷爷笑着说:“等你活到一万岁的时候。”
  “可我是人,怎么才可以活到一万岁呢?”
  “只要你不断修行,就可以与天地同寿,自然能够活到一万岁了。
  “还有,我知道为什么爷爷让我姓龙了,可是奔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奔’字,就是希望你用心修行!快速进步,将来成为一个大英雄!”
  “什么是英雄啊?”
  “英雄不仅有一身本领,更有一身荣耀。英雄不仅为自己战斗,更为朋友,为国家,为世界而战斗!你的国家,你的民族,和这个世界都会记住你!那么,你就是英雄!”
  “那什么是修行啊,我都七岁了,还没有开始修行,会不会成不了英雄?”
  “三岁那年,爷爷送了你一对玩具爪子,从你第一天开始玩它的时候起,便已经是在修行。”
  龙奔卷起衣袖,露出自己天天绑在手腕后的那对丝织软爪:“可这只是个小玩具,我拿它绑在手上扮狮子扮老虎玩玩,也算修行啊?”
  “算,它天天跟你在一起,和你一起成长,等你长大了,它也会跟着你成长,至于会成什么样子,全在于你自己。爷爷相信你长大之后,会成为一个大英雄!让爷爷为你骄傲,让整个彩霞村为你骄傲!而你,也要对自己充满信心。”
  “嗷!我是大老虎,我已经修了四年行了!我会成为很厉害的大英雄”龙奔学了一声虎叫,做个鬼脸,自己去玩了。
  既然玩耍也是修行,龙奔又装好自己的软爪,找小伙伴们玩耍去了。
  他还小,村子里的少年,都是在十六岁之后再走出去,他要在修行中等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16 14:21:00
  大灰狼,传说中的恐怖角色!
  彩霞村四面环山,村子里面的人过着与世无争的逍遥日子!
  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个人都无忧无虑,但是村长警告村子里的所有小孩,千万不要跑一个人跑出村去。村外不仅有吃小孩的大灰狼,更有拐骗小孩的人贩子!
  龙奔有两个最要好的小伙伴,阿土和喜妹,阿土比龙奔同年,喜妹只有五岁,没有发言权,不管去哪里,都由龙奔和阿土说了算。
  今天,他们又约在村边的郊外捉蛐蛐,龙奔突然说起,想去村子外面看看的时候,阿土拍着胸脯说:“去就去,反正我们都长这么大了,男子汉大丈夫,不怕。”
  喜妹可不敢去:“我害怕!而且村长说了,不许出去的。”
  阿土说:“那要不我和小龙去,喜妹你在家呆着,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回来我们告诉你!怎么样?”
  龙奔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自己绑有手腕的丝织爪子给喜妹看:“不怕,我有这个!我爷爷说,我戴上这个,就可以修行,可以成为大英雄,我能保护你。嗷——”又开始学老虎的叫声。
  阿土可不信:“就这个?你戴了几年了,还不这个样子,还不如我这个!”阿土的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木棍顶端有三个分叉,像一个叉子,“我有这个,你看!”一边说还一边用手向前戳。
  喜妹仔细看着龙奔绑在手上的爪子:“既然小龙哥哥的爷爷说可以修行,说不定真的有什么机关呢,他爷爷胡子那么长,而且很老很老,说的肯定都是真的!”
  龙奔小声说道:“既然咱们都这么厉害,带上喜妹,咱们偷偷溜出村子去玩吧!”他们知道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虽然大人们种了许多刺木以防止外人出入,但以他们小巧的身子钻出去并不困难,其实这条路,龙奔已经打探清楚了很久。
  当三个孩子钻出去的时候,有一个人从树木背后走出来,他就是白胡子爷爷,看着三个不顾村长告诫,偷偷溜出去的孩子,并没有阻拦。相反,他带着微笑,因为他知道,这些孩子的历练已经开始。
  ******
  钻出丛山包围的村子,外面竟然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得很远很远,虽然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但只要远远遥望,便让几个孩子感觉心情舒畅,龙奔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村外的新鲜空气:“啊——”他想喊一声“外面真好啊!”,但是还没有喊出来,已经被阿土捂住嘴吧:“喂,我们是悄悄出来的,不要给大人们知道了!”
  三个人往前奔跑,奔过一片开着小花的草地,进入了一片小树木,阳光照耀下来,道道光线洒在柔软的碧草上,小小的喜妹也拍着手掌蹦跳了起来:“小龙哥哥,土哥哥,咱们来玩捉迷藏吧!”
  “你都不会藏的,我们去藏着,让你来找吧!”阿土说。
  “不行,喜妹这么小,我们藏起来,她万一走丢了怎么办,还是我跟她一起,你去躲,我们来找你吧!”龙奔这么一说,三人都觉得有道理,然后龙奔和喜妹闭上眼睛,让阿土去躲藏。龙奔闭着眼睛喊:“记得不要跑得太远,如果找不到,我们喊你名字,你就出来,然后算我们输了!”
  等龙奔喊完的时候,转过身,阿土已经不见了,龙奔道:“喜妹,你跟着我就可以了,不要乱跑,大人们说外面有大灰狼,还有专门拐小孩儿的人贩子!”喜妹胆子小,连连点头,紧紧跟在龙奔身后。
  有凹凸不平的小土丘,有小树丛,甚至是树顶上,到处都可以躲藏,龙奔与喜妹慢慢的开始寻找,喜妹忽然发现右边几处一人高的草丛在晃动,还带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拉了拉龙奔:“小龙哥哥,阿土哥哥肯定躲在那边!”小龙正在往一处灌木丛中张望,没有顾及喜妹。而喜妹见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就想过去先把阿土找出来,再喊龙奔,于是往草丛那边走过去。
  喜妹一边拨草丛,一边嘴里还喊着:“阿土哥哥,我找到你了!”喜妹把草丛按低,里面果然有一个黑影蹲着,正得意的准备过去抓的时候,突然那黑影竟站了起来,不仅比阿土高很多,甚至比一般大人还高很多,嘴巴长长的,正看着喜妹流口水呢!
  “大灰狼!”喜妹大叫,这东西能够站着,已经是传说中最厉害的大灰狼了,可把喜妹吓坏了,一边叫一边往回跑。而那边龙奔没有找到阿土,正退回来,看见喜妹正向自己跑来,吓得面色苍白,才注意到对面有一只大灰狼正睁着绿莹莹的眼睛望着他们!
  除了村子里大人们讲的故事里,龙奔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大灰狼,看着大灰狼那长长的大嘴,龙奔也吓呆了,看了看自己绑在双手上的爪子,他软软的丝绸织成,明显就是个玩具。而大灰狼的爪子犹如钢铁一般,正闪着可怕的光芒呢!
  喜妹已经跑到龙奔背后,虽然她也认识龙奔保护不了自己,但是她没有别的地方可逃,在龙奔的背后,偷偷望着可怕的大灰狼。
  大灰狼看着这两个十拿九稳的猎物,它似乎也不着急,大摇大摆的慢慢走过来,嘴着得大大的,舌头上的口水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璀璨的光芒,也是令两个小孩心寒的光芒。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17 22:58:00
  蛇一样的人!大灰狼暴跳如雷!
  (三)
  “哪里有大灰狼!”如果说话的人不是阿土,也许龙奔和喜妹都会感觉救星来了,可惜,说这话的正是小伙伴阿土,手里拿着那只一人多长的木叉从不远处的草丛中钻出来,他看见大灰狼的时候,也吓傻了,但仍然过来和龙奔他们站在一起,用木叉挡在龙奔和喜妹的前方:“别怕,我有这个!”
  话刚说完,“咔嚓”一声,那狼一声吼叫,将木叉一口给咬断了!
  “啊!!!”三个孩子一起大叫起来。
  传说大灰狼最喜欢肉嫩的孩子,果然,它看中了最小的喜妹,再舔了一下舌头之后,后腿一蹬,已经向喜妹扑过去!
  阿土正望着手中的半截断木棍发呆,喜妹张开嘴巴,已经被吓得喊不出声来,龙奔只好拼命挡在喜妹前方,双手交叉,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这一刻,他真的希望手腕上的双爪可以保护自己,由于低着头,他没有看到,那原本柔软的双爪,竟然有尖刺突出,并绽放出一线金属的亮光,但仅仅是没有人注意到的一刹那,那一丝亮光又消失了。因为那扑过来的大灰狼,竟然在距离龙奔一尺的位置,硬生生的停住了,然后跌倒在地上。
  龙奔感觉不对,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大灰狼的大尾巴,被什么动西给拽住。大灰狼似乎愤怒了,一声狼嚎,张回嘴,回过头去,看见一个瘦长的人,正拽住自己的尾巴。准确说,那不是拽,而是像缠一样的拉着,他的手脚四肢,如同几根绳子一样,柔若无骨,细长,拧在大灰狼的尾巴上。
  大灰狼一口向后面咬去,它要咬断这个人的脖子,咬脖子是大灰狼的喜好,也是它的特长!即使是一头牛,给这样一头巨狼咬住脖子,也休想活命!但是,当它转身的时候,他却发现那个蛇一样的人竟然随着它的尾巴一起游动,自己根本咬不到,最可怕的是,这个蛇一样的人竟然顺着它的尾巴一直往狼的肚子,迅速游过来。
  当这个人的头游到大灰狼腹下的时候,缠着大灰狼尾巴的,竟然只剩下两条腿,大灰狼开始惊慌了,它大概从来没有想到过会遇上这样的对手,即使是比它强大的虎豹,它也可以一搏或是逃走,但它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这个人如同几条能自己动的绳子,正在将他捆绑起来,它只能暴燥的不停的嚎叫,跳跃!
  然而这个人却丝毫没有停下,他的头竟然伸到了大灰狼脖子上,他的双手缠在狼腰之上。
  大灰狼暴跳不停,拼命想挣脱这个人,这个人却还没有完,他的头和脖子竟然可以伸得很长,越来越长,越来越细,竟然将狼的脖子,狼的腰缠了好几圈。
  龙奔看着这个奇怪的人,他听爷爷讲过,这个世界除了人族和神族以外,还有介于人与兽之间的兽族,他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做事、穿衣吃饭具有人的所有能力,同时还具有兽的特性,目前兽族人主要有“龙蛇虎鹤豹”五种形态,而现在这个缠住大灰狼的人,很明显是兽族中的蛇形人!
  龙奔思想间,只听得“啪啪啪”几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那狼已经瘫软在地。狼喜欢咬猎物的脖子,它自己的脖子也一样脆弱,而狼的背脊则更脆弱,所以它刚刚被蛇形人紧紧缠住之后,背脊和脖子的骨头都断了,当然,气也断了。
  而那个蛇一样的人此时已经站立起来,回到一个正常人的状态,只不过他仍然是身子细细长长,脑袋尖尖,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谢谢叔叔!”三个孩子向叔叔道谢。
  “嘿嘿,小朋友真有礼貌,叔叔有糖吃,去叔叔家好吗?”蛇形人裂开嘴笑了起来。
  龙奔看见他的舌头,竟然也是尖尖的,好像蛇芯一般,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然后警惕的说:“可是,我们不认识叔叔。”
  蛇形人又笑着说:“叔叔自我介绍一下就认识了嘛,叔叔名字叫它它。”
  喜妹拍着手说:“叔叔有糖吃,我们跟他去吧?他救了我们,不是坏人!”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18 19:58:00
  放开喜妹,龙爪初现威力!
  (四)
  阿土说打了一下喜妹的手:“你就知道吃,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龙奔听村里人讲过,村外最可怕的除了大灰狼就是拐骗小孩的人贩子,而人贩子最常用的伎俩就是给小孩糖吃,当然,对付人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大人,或者说大人就快来了!
  龙奔怀疑,这个它它就是传说中的人贩子!于是龙奔也过去拉着喜妹,对它它说:“谢谢叔叔,我们要是过会儿再不会去,大人们就会来找我们了!”
  它它又裂开嘴“嘿嘿”的笑着:“你们这几个小调皮,别以为我不知道,村子里从来就不让小孩出来,你们根本是偷偷跑出来的,村里的大人根本不知道!”
  它它笑的时候,从嘴里传来阵阵腥臭之气,几个孩子都捂住了嘴巴,它它则乘机一把将喜妹抓在手里:“小妹妹,不要怕,叔叔等会带你去吃糖!”
  阿土也反应过来了:“你是人贩子!”说着,手里拿着被咬得只剩木棍的木叉,指着它它,“你不要过来!”。
  它它仍然裂嘴笑着,并快速的伸出芯子一样的舌头舔了一个嘴唇,发出“丝丝”的声音,把阿土和龙奔都吓坏了。它它一手抱着喜妹,一边向两个孩子逼近,阿土知道自己斗不过它它,对龙奔喊:“小龙,你快跑!”拿着木棍去戳它它,希望可以挡住一阵。它它根本没有把这两个孩子放在眼里,左手伸出,忽然变得又细又长,抓住阿土木棍的同时,把木棍绕了几岁圈,像绳子一样,缩短的时候,直接将阿土卷了过来,然后迅速拿出绳子,捆绑阿土。
  龙奔大声喊:“来人哪,有人贩子抓小孩子啦!”
  它它果然害怕,有些惊慌的同时,已经把阿土绑好,又抱着喜妹来抓龙奔。此时的龙奔已经挽起袖子,露出绑在腕间的爪子,握紧拳头,大声喊道:“放下喜妹,放了阿土!”它它看见这个小孩子大声呼喊,愣了一下,当看清龙奔手腕上绑的不过是一对丝织的软爪时,马上又冷笑着说:“你这小家伙,刚刚要是逃跑,可能还有机会,现在嘛,想跑也跑不了啦。要知道,金行人可是最喜欢你们这些土族娃娃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说话的同时,手臂又伸得很长,向龙奔卷过来。
  蛇形人修炼到一定程度,四肢可以变细伸长,远远的攻击敌人,龙奔以前虽然听爷爷讲过一些,但从没有出过村子,更没有正真见过蛇形人。今天第一次见到,而且还是一个连大灰狼都能瞬间杀死的蛇形人,他的手眼看就要抓住自己,一旦被抓住就会像那头大灰狼一样被牢牢缚住。所以,龙奔只有奋力一搏,挥动着双手,向它它的手挡去!
  它它本来对这个小孩全不在意,突然,他看见了龙奔双手挥舞间,竟然有光芒闪烁,那光芒是来自于龙奔手腕上的玩具爪子,那一刻,爪子也不再柔软,而且有坚硬的利爪从软爪中突出!“嗤”的一声,它它的袖子竟然破了!他飞快缩回手,低声惊呼了一声:“龙爪!”
  情急中的龙奔自己倒没有发现手腕上玩具爪子的变化,见它它收回手,也感觉到自己不是它它的对手,感觉还是回村向村长报告为妙,于是转身便逃,边逃边喊:“人贩子抓小孩啦!”
  蛇形人它它恼羞成怒,抱着喜妹追赶龙奔,只见他双足突然变得好长,只要走一步,便能够得上龙奔好几步。眼看它它不紧不慢的追上龙奔,准备俯下身将龙奔抓住时,龙奔也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要抓住自己的衣领,身子一低,双手撑地,突然自腕后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嗖忽”一声,眼前一花,突然飞出去好远。情急中的龙奔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异样,但是后面追赶的蛇形人却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见龙奔已经接连几次手足并用的奔跑,已然接近村口。它它知道土行人的村子里,都有一些拥有土行能力的人,所以他再也不敢接近,看着手里的喜妹,又舔了一下舌头:“算了,那个哥哥不想吃糖,我就不带他去我家了,小妹妹,跟我回家去吧!”
  喜妹看见它它绑住阿土,并且追赶龙奔,已经知道它它不是好人,但看见它它没有绑自己,于是掉着眼泪说:“叔叔,我不想吃糖了,你让我和阿土哥哥回家好吗?”它它望着喜妹:“我家就在附近,我先带你们去我家!”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吐着可怕的舌头,臭气冲得喜妹无法躲避,几乎要眩晕过去。
  它它一手抱着喜妹,一手提着绑得严严实实的阿土,高高兴兴的往他的“家”走去!
  ******
  它它倒是没有骗人,他的家的确就在附近。
  不过他的所谓“家”却是一个在半山腰上,且草丛掩映、阴暗潮湿的洞穴。如果是普通人类,没有很高的梯子攀爬,进洞是非常困难的,但它它在洞下方,手脚变得很细长之后,轻松抓住山间的突起的岩石,轻松在伸缩之间,便到了好几丈高的洞口。
  它它把阿土和喜妹带进洞里约二三丈的地方,便已经暗得看不清东西,倒是它它的眼睛在洞里显得愈发明亮,一闪一闪的,让阿土无比害怕,但阿土忍着没有哭。倒是喜妹,一看环境这么黑,而它它闪闪的眼睛那么吓人,哇哇的放声大哭起来。
  喜妹一直让它它抱着,而且也没有反抗和调皮,而且年纪又最小,蛇形人它它觉得对这样听话的小姑娘还是应该能哄就哄:“小妹妹别哭,等一下叔叔带你出去找糖吃哦!”然后又板着一张脸:“不然,我就像对你这位哥哥一样,把你绑起来,放在这个洞里面!”
  果然,阿土就没喜妹这么好运了,被它它“咚”的一声扔到地上:“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我带喜妹去找吃的!”
  “唉哟!”阿土叫了一声,感觉却并不是太疼,因为地上软软的。但他却马上希望地上没那么软,跌得没那么舒服了,因为地上湿湿软软的,全是粘乎乎的充满腥臭的东西,蛇形人居住的环境真是不可思议。阿土不仅不敢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出,因为多吸一口气,怕也会呕出来!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19 19:59:00
  蛇形人,不可思议的力量!
  (五)
  它它懒得再理阿土,抱着喜妹出洞去了。
  看见走了老远,喜妹心中虽然害怕,却不敢再哭,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叔叔,你要带我去哪里吃糖?”说完赶紧捏着鼻子,喜妹知道它它一说话,就会腥得不得了。
  它它笑着说:“吃糖不急,等我把你卖到金之大陆去,你就有的是糖吃了。你这小丫头,我告诉你,金行人可是人族中最有钱的!”
  喜妹刚刚听说它它要带自己去找吃的,于是问:“你不是带我去吃糖,那你带我到哪里去找什么吃的?”
  它它的样子显得很神秘:“你知道叔叔最喜欢吃什么吗?”喜妹当然不知道这个可怕的蛇形人想吃什么,又不想开口回答,只能可怜巴巴的摇头。它它却偏偏把嘴凑到喜妹耳边去,因为他知道喜妹听到他说出的东西,一定会吓得大叫,只有把小孩子吓住,小孩子才会乖乖听话。
  果然,喜妹听到之后尖叫了起来,因为她最害怕的就是——老鼠。它它说完“老鼠”这两个字后,故意接连舔了几下舌头,似在回味老鼠在他心中的味道:“老鼠有这么可怕吗?抓住它们,拿住他们的嘴巴一撕,皮就没了。光溜溜的,那皮又滑又嫩,可香了,你们真是不懂得享受!”说着继续抱着喜妹向前走,他知道在不远处的稻田里,就有对他来说肥美可口的大田鼠。
  远远看见那一个个的田鼠洞,它它心中一阵激动,放下喜妹:“乖乖在这里不要动,叔叔现在去抓田鼠,吃饱了再来找你,如果你敢乱动,叔叔就把田鼠喂给你吃!”然后双手做了一个撕田鼠的动作,脑袋像蛇似的一摆,捉田鼠去了!
  喜妹只能听话的站着,一动不敢动,她亲眼看见它它的手变得很细,伸进田鼠洞去,可以想象,那只手一定是顺着弯弯曲曲的鼠洞一直往里伸,用这样的方式逮老鼠,真是不敢想像,不过它它明显是经常干这活,一边摸田鼠,一边还嘿嘿的笑,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抓着老鼠尾巴了,正在往洞外拖。
  正在它它从洞里抓出第一只田鼠,准备撕开往肚里吞的时候,突然听到喜妹大叫:“姐姐救我!”循声望去,只见喜妹已经撒开腿在跑,在她跑过去的方向,有一位翩翩女子正向喜妹走过来。
  这女子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衣服,姿态婀娜,举步间犹如舞姿一般优美,看见这样一位漂亮姐姐在附近,喜妹自然倍感亲切,希望她可以救自己。果然这位姐姐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温柔和蔼,拉住了喜妹:“小姑娘不要害怕,发生什么事了?遇到坏人了吗?”喜妹使劲点头,身子紧紧贴着黄衣女子,眼睛盯着正走过来的它它。很明显,喜妹是要告诉黄衣女子,这个坏人就是它它。
  它它走近,从头到脚仔细看了女子一番,此女子虽然长得带有一股仙气,却并看不出来有何过人之处。因为如果是五形兽族的人,修行者必定带有兽形或者兽味,如果是五行人族的话,则可以通过五色等特征进行辨别修行者。所以它它断定,这不过是个平凡的人间女子,而自己却是兽族中的修行者,所以毫不惧怕:“这是我女儿,你把她还给我!”一边说话,一边还冲喜妹吐舌头进行威胁,意思你要是不乖乖听话,就要喂田鼠给你吃!
  喜妹害怕,更加紧紧的抱着黄衣女子,而黄衣女子温柔的摸着喜妹的脑袋,让喜妹总算感觉到些安全感。它它倒有些不耐烦了,对黄衣女子道:“你穿这一身黄衣服,大概也是土行人吧?”它它知道五行人之中,土行人好黄色,以此进行断定,当然,他心里也没底。
  黄衣女子却不以为然:“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但我却知道你是蛇形人,断然生不出一个人族的女儿!”
  黄衣女子此话一出,让它它心中一惊:这可不得了,自己没弄清楚对方的底细,对方竟然一下子说出了自己是蛇形人,就从这一点来看,自己似乎气势已输了一截。不过转念一想,和这么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纠缠下去也没什么好处,还是先把人抢到再说:“懒得跟你废话,把孩子给我。”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伸长,向喜妹拉过来。
  “啪!”的一声响过,它它觉得手背一痛,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又一阵刺痛,伸长的手赶紧缩回,捂在脸上,一脸惊恐之色:“你……你……你也是蛇形人?”因为他虽然第一下没看清楚是什么打在自己的手背之上,但挨第二下时,稍微看清了一点点,似乎黄衣女子的右手动了一下,虽然自己有一定的修行能力,但仍然无法看清楚黄衣女子的手如何伸长,并如何打了自己两下。而喜妹则完全看不到黄衣女子的动作,觉得她仍然一动没动,而它它手响了一声后缩了回去,莫名其妙的捂着脸。
  无论对方深浅如何,它它还是镇定下来:“原来都是蛇形人,你跟我抢这小妹妹是吧,早说嘛,都是自家人,我把她让给你!”
  黄衣女子冷冷的说:“你这个败类,你以为蛇形人都是你这样贪小便宜,拐骗小孩儿的么?”
  “你装什么清高,你要没兴趣,把她还给我!”听到黄衣女子的话,它它倒有些恼火了,因为他身边确实很多蛇形人都靠拐骗小孩为生,即使不拐骗小孩的,也对他们的行为不闻不问,断不会如此喝斥。
  它它说完,又伸出手去抢喜妹。这一次黄衣女子根本没有动,只是用眼睛瞪着它它,它它的手还没有碰到喜妹,便又飞快缩了回去。这一次,它它比以前更害怕!不仅是因为黄衣女子那凌利的眼神,还有它它突然感觉到在离喜妹几尺远的地方,突然有一股极寒之气向自己罩来,自己的手碰到这股寒气,几乎被硬生生冻住,不动动弹!
  它它赶紧收回手,用恐惧的眼神望着黄衣女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练到了极地之寒的境界?”
  在蛇形人的修行中,能够自由伸缩四肢的本领,叫做“绕指柔”,它它的修行只是绕指柔的初级,能够伸出的长度有限,速度亦有限。而刚刚黄衣女子使出的,叫做“极地之寒”,是在绕指柔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利用蛇性冷血的特性加以修行,能够使周围温度迅速降为极寒,使进入极寒范畴的生物不能动弹!
  就在它它惊愕之际,黄衣女子拍拍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喜妹:“咱们走,不理这个坏人!”喜妹虽然听它它说这个黄衣女子也是蛇形人,有点害怕,但是至少这位姐姐长得漂亮,而且身上也没有它它的那种恶心的腥臭,便点点头跟着她走。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0 20:00:00
  蛇形人,不可思议的力量!
  它它懒得再理阿土,抱着喜妹出洞去了。
  看见走了老远,喜妹心中虽然害怕,却不敢再哭,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叔叔,你要带我去哪里吃糖?”说完赶紧捏着鼻子,喜妹知道它它一说话,就会腥得不得了。
  它它笑着说:“吃糖不急,等我把你卖到金之大陆去,你就有的是糖吃了。你这小丫头,我告诉你,金行人可是人族中最有钱的!”
  喜妹刚刚听说它它要带自己去找吃的,于是问:“你不是带我去吃糖,那你带我到哪里去找什么吃的?”
  它它的样子显得很神秘:“你知道叔叔最喜欢吃什么吗?”喜妹当然不知道这个可怕的蛇形人想吃什么,又不想开口回答,只能可怜巴巴的摇头。它它却偏偏把嘴凑到喜妹耳边去,因为他知道喜妹听到他说出的东西,一定会吓得大叫,只有把小孩子吓住,小孩子才会乖乖听话。
  果然,喜妹听到之后尖叫了起来,因为她最害怕的就是——老鼠。它它说完“老鼠”这两个字后,故意接连舔了几下舌头,似在回味老鼠在他心中的味道:“老鼠有这么可怕吗?抓住它们,拿住他们的嘴巴一撕,皮就没了。光溜溜的,那皮又滑又嫩,可香了,你们真是不懂得享受!”说着继续抱着喜妹向前走,他知道在不远处的稻田里,就有对他来说肥美可口的大田鼠。
  远远看见那一个个的田鼠洞,它它心中一阵激动,放下喜妹:“乖乖在这里不要动,叔叔现在去抓田鼠,吃饱了再来找你,如果你敢乱动,叔叔就把田鼠喂给你吃!”然后双手做了一个撕田鼠的动作,脑袋像蛇似的一摆,捉田鼠去了!
  喜妹只能听话的站着,一动不敢动,她亲眼看见它它的手变得很细,伸进田鼠洞去,可以想象,那只手一定是顺着弯弯曲曲的鼠洞一直往里伸,用这样的方式逮老鼠,真是不敢想像,不过它它明显是经常干这活,一边摸田鼠,一边还嘿嘿的笑,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抓着老鼠尾巴了,正在往洞外拖。
  正在它它从洞里抓出第一只田鼠,准备撕开往肚里吞的时候,突然听到喜妹大叫:“姐姐救我!”循声望去,只见喜妹已经撒开腿在跑,在她跑过去的方向,有一位翩翩女子正向喜妹走过来。
  这女子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衣服,姿态婀娜,举步间犹如舞姿一般优美,看见这样一位漂亮姐姐在附近,喜妹自然倍感亲切,希望她可以救自己。果然这位姐姐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温柔和蔼,拉住了喜妹:“小姑娘不要害怕,发生什么事了?遇到坏人了吗?”喜妹使劲点头,身子紧紧贴着黄衣女子,眼睛盯着正走过来的它它。很明显,喜妹是要告诉黄衣女子,这个坏人就是它它。
  它它走近,从头到脚仔细看了女子一番,此女子虽然长得带有一股仙气,却并看不出来有何过人之处。因为如果是五形兽族的人,修行者必定带有兽形或者兽味,如果是五行人族的话,则可以通过五色等特征进行辨别修行者。所以它它断定,这不过是个平凡的人间女子,而自己却是兽族中的修行者,所以毫不惧怕:“这是我女儿,你把她还给我!”一边说话,一边还冲喜妹吐舌头进行威胁,意思你要是不乖乖听话,就要喂田鼠给你吃!
  喜妹害怕,更加紧紧的抱着黄衣女子,而黄衣女子温柔的摸着喜妹的脑袋,让喜妹总算感觉到些安全感。它它倒有些不耐烦了,对黄衣女子道:“你穿这一身黄衣服,大概也是土行人吧?”它它知道五行人之中,土行人好黄色,以此进行断定,当然,他心里也没底。
  黄衣女子却不以为然:“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但我却知道你是蛇形人,断然生不出一个人族的女儿!”
  黄衣女子此话一出,让它它心中一惊:这可不得了,自己没弄清楚对方的底细,对方竟然一下子说出了自己是蛇形人,就从这一点来看,自己似乎气势已输了一截。不过转念一想,和这么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纠缠下去也没什么好处,还是先把人抢到再说:“懒得跟你废话,把孩子给我。”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伸长,向喜妹拉过来。
  “啪!”的一声响过,它它觉得手背一痛,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又一阵刺痛,伸长的手赶紧缩回,捂在脸上,一脸惊恐之色:“你……你……你也是蛇形人?”因为他虽然第一下没看清楚是什么打在自己的手背之上,但挨第二下时,稍微看清了一点点,似乎黄衣女子的右手动了一下,虽然自己有一定的修行能力,但仍然无法看清楚黄衣女子的手如何伸长,并如何打了自己两下。而喜妹则完全看不到黄衣女子的动作,觉得她仍然一动没动,而它它手响了一声后缩了回去,莫名其妙的捂着脸。
  无论对方深浅如何,它它还是镇定下来:“原来都是蛇形人,你跟我抢这小妹妹是吧,早说嘛,都是自家人,我把她让给你!”
  黄衣女子冷冷的说:“你这个败类,你以为蛇形人都是你这样贪小便宜,拐骗小孩儿的么?”
  “你装什么清高,你要没兴趣,把她还给我!”听到黄衣女子的话,它它倒有些恼火了,因为他身边确实很多蛇形人都靠拐骗小孩为生,即使不拐骗小孩的,也对他们的行为不闻不问,断不会如此喝斥。
  它它说完,又伸出手去抢喜妹。这一次黄衣女子根本没有动,只是用眼睛瞪着它它,它它的手还没有碰到喜妹,便又飞快缩了回去。这一次,它它比以前更害怕!不仅是因为黄衣女子那凌利的眼神,还有它它突然感觉到在离喜妹几尺远的地方,突然有一股极寒之气向自己罩来,自己的手碰到这股寒气,几乎被硬生生冻住,不动动弹!
  它它赶紧收回手,用恐惧的眼神望着黄衣女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练到了极地之寒的境界?”
  在蛇形人的修行中,能够自由伸缩四肢的本领,叫做“绕指柔”,它它的修行只是绕指柔的初级,能够伸出的长度有限,速度亦有限。而刚刚黄衣女子使出的,叫做“极地之寒”,是在绕指柔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利用蛇性冷血的特性加以修行,能够使周围温度迅速降为极寒,使进入极寒范畴的生物不能动弹!
  就在它它惊愕之际,黄衣女子拍拍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喜妹:“咱们走,不理这个坏人!”喜妹虽然听它它说这个黄衣女子也是蛇形人,有点害怕,但是至少这位姐姐长得漂亮,而且身上也没有它它的那种恶心的腥臭,便点点头跟着她走。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0 20:19:00
  龙爪附体,不再需要绑在身上的玩具!
  (六)
  走了一段,喜妹惊魂稍稍安定了些,问黄衣女子:“姐姐,你不是坏人吧?”
  黄衣女子声音温和的说:“不是。”
  “那你带我回家好吗?”喜妹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这个时候只想回家,想回到那个曾经很想跑出来的彩霞村。
  “十年之内,你不许再提回家,姐姐会好好待你,否则,姐姐也是很凶的哦!”黄衣女子抱起喜妹,她身上不但没有它它的那种腥臭,反而还带着令人舒心的清香,让喜妹觉得很舒服。喜妹本来才五岁,她还不是清楚十年有多久,只是问:“要是很久不回家,家里的人和村里的人都会找我的。”
  “姐姐会写一封信,送到你们村子里,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黄衣女子还是很温和,“以后,你可以叫我舞姐姐!”
  ******
  三个小孩子,只有龙奔回到村子里,到家的时候,白胡子老爷爷已经在院里等着他。
  龙奔低着头,他害怕爷爷知道自己和小朋友偷偷出村,更害怕爷爷知道另外两个小朋友已经被坏人抓走:“爷爷,你在等我啊?”
  白胡子爷爷本来就知道龙奔偷偷出村,为了让他在外有所历练,所以才并未阻拦,所以也没有责怪龙奔的意思:“爷爷是在等你,和你偷偷出村的阿土和喜妹呢?他们都回村子了没有?”
  龙奔看着爷爷长长的白胡子,知道爷爷的胡子里不仅藏着很多故事和村子以外的见闻,更藏着他无法欺骗的智慧,所以只能和爷爷说老实话了:“爷爷,我们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没有伤害到我们,可是阿土和喜妹,却被人贩子给抓走了。那个人贩子是蛇形人,好可怕,他的手脚都可以伸得很长,还差点抓住我。”
  白胡子爷爷点头:“那你怎么又能够跑回来呢?”
  龙奔知道,爷爷平时告诉自己,无论在多么危急的时刻,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亲人和同伴。现在自己一个人跑回来,本身就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但蛇形人实在是太强大,不跑也无济于事:“我不知道,我打不过他,就想回到爷爷身边,于是拼命跑,他都快抓到我衣领了,我手脚并用的跑,好像比平时跑得快很多,很快就跑回家了!”
  白胡子爷爷并没有责怪龙奔,只是叫他过来,用手抚起他的袖子,指着他手腕上的软爪说:“小龙啊,爷爷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戴着它,就是在修行,你可以用他来保护自己,保护别人的,你没有用吗?”
  小龙想起了当时的情形,点头说:“我就用这个了,还挡了一下,那个蛇形人还缩回了手,说了一声什么‘龙爪’”。但当时小龙心里太过慌张,并没有太在意,现在想起来,感觉今天确实有很多异常,“爷爷,我还想起,今天用手撑在地上的时候,感觉手腕力量好像很大似的!”
  “哦?”白胡子爷爷听到这些,似乎很高兴,“真的吗?让我好好看看!”说着将小龙手腕上的软爪解了下来,竟然手腕到小臂那一段被丝织软爪挡住的位置,有三道浅浅的青色。小龙并没有感觉手腕有受伤或其它什么异样,奇怪的问白胡子爷爷:“爷爷,我手腕上怎么有这个?这是什么东西?”
  白胡子爷爷说:“这个叫‘龙爪纹’!终于附体了,小龙啊,你历练了七年,从你三岁时一个人玩这只‘龙爪’开始,到后来和小朋友们做游戏,它一直伴随着你,但并未发挥它真正的作用,直到今天,你遇到真正的敌人,才与你灵犀相通,融为一体,使你拥发挥出了它的威力!”
  “真的吗?‘龙爪’是什么?它这么厉害,那爷爷,你再给我戴上吧?”龙奔可高兴了,他也觉得今天能够逃出蛇形人的魔爪太出乎意料,原来全是这个叫作“龙爪”的玩具爪子发挥了神奇的力量。
  白胡子爷爷笑着说:“‘龙爪’是爷爷给你的宝贝,当然厉害了,你看爷爷的胡子这么长,给你的东西怎么能不厉害?”白胡子爷爷仍然和往常一样,对于有些不愿意解释的东西,就用自己胡子长来做借口,长久以来,龙奔也真的相信白胡子爷爷的智慧和见识,都来自于他那长长的白胡子,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长出这么厉害的胡子。
  白胡子爷爷接着说:“你以后再也不需要戴它了。”一边说,一边将龙奔另一只手的软爪也解下来,“这只软爪的能力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你以后只需要好好修炼就可以了,而且你已经慢慢长大,总不能将来成为大小伙子的时候,还戴着这样一对玩具爪子吧?给爷爷收起来了。”说着,将爪子放进自己怀中的口袋里。
  龙奔心里还真有些不舍,看着手背上的三道青色痕迹:“我是土行人,怎么会有龙爪纹呢?”
  白胡子爷爷说:“一般的土行人是不会有龙爪纹,但你是小龙,所以会有龙爪纹啊!”
  龙奔问:“那我要怎么修炼,才会变得更强大?”
  白胡子爷爷看着龙奔,显得语重心长:“相信自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去帮助自己的朋友,这样,你就会渐渐变得越来越强大!”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1 20:01:00
  去吧,救回你的朋友!
  从小,龙奔都是用玩具爪子扮动物,做游戏,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刻梦想的力量会与自己的身体融合,龙奔紧紧的握着拳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白胡子爷爷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小龙,你觉得,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龙奔看着白胡子爷爷,坚定的说:“我想从那个坏蛋蛇人手中,救阿土和喜妹回来!”
  白胡子爷爷欣慰的点头:“不错,把这当作你龙爪修行的第一课,亲手救回你的朋友吧!”
  龙奔低下了头,有点丧气的说:“可是我不知道那个蛇形人把阿土他们抓去了哪里?”
  白胡子爷爷装作生气的样子:“爷爷知道他在哪里,但是爷爷不会告诉你,要让你自己去找!就像做迷藏一样,如果都知道别人藏在什么地方,那找起来还有意思吗?”
  龙奔挠了挠脑袋,觉得爷爷讲得也有些道理,问爷爷道:“捉迷藏也可以有些提示吧?”从龙奔记事起,爷爷一直都是那么好说话,这一次也不例外:“那爷爷就提示你,那个蛇形人住的地方,就在你一直往前走,走到前面有几块很大稻田的位置,你再往左拐,然后再一直走,走到前面会看到一片山崖。那个蛇形人就在山崖上的一个山洞里面,具体山洞在哪里,你自己去找吧!”
  “好吧!”龙奔点头,转身就走。
  白胡子爷爷拉住他,低声说:“小孩子出村,还得悄悄出去,不能让村里的人知道,这是爷爷和你的秘密。还有,你手腕上的印记,也不要随便给人看,每一个修行的人,在没有成就之前,都是不宜过份张扬的,知道吗?”
  “嗯!”龙奔一向很听爷爷的话,而且龙爪纹本来就不是很突出,且在手腕之后,被衣服挡住,并不容易被看见。
  “快点把你的朋友救回来吧!爷爷在家等着你!”望着远去的龙奔,白胡子爷爷说。
  ******
  龙奔按照白胡子爷爷说的路,走了很远,果然看见前面有几块很大的稻田,然后向左走,走了不久,就看见了一片山崖,但是龙奔傻眼了:这山崖也太长了吧?从头走到尾不得走到天黑?怎么办呢?
  白胡子爷爷曾经告诉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多看多想,解决问题的时候,不仅要用手,耳朵、鼻子甚至是心神一切都要尽量的用上!
  看,半山崖上到处都是长长的草丛,完全看不到哪里有洞穴;听,风一吹,草丛和树叶到处都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哪里能听到什么;
  嗅,对了,就是用鼻子嗅!那个蛇形人身上不是有奇怪的味道么?龙奔用力的呼吸着空气,希望可以从空气中找到蛇形人洞穴的位置,可是空气中全是草的味道,树叶的味道甚至泥土的味道,他嗅不到蛇形人的味道!
  白胡子爷爷还说,在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集中精神,排除一切干扰,只有在决对专注之下,才能做到全神贯注,才能将事情做到最好!什么是干扰?风的声音,花草树木一切能看见的,都是干扰,有了这些干扰,鼻子的嗅觉自然也无法发挥到最好!
  于是,龙奔闭上眼睛,捂着耳朵,甚至连心也完全静下来,不受一丝干扰,只是用自己的鼻子,去寻找那万千气味中淡淡的一丝从蛇形人洞穴中飘出来的腥臭!这样的修炼,曾经爷爷也教过自己,龙奔也曾经用这种方式,在捉迷藏的时候,找到隐藏得最好的小朋友。
  这一次,又奏效了,终于,龙奔嗅到了来自左边的味道,于是慢慢往前走,越来越浓,越来越浓,一直走到在开始减淡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见了长草掩盖的一个隐秘洞穴!可是,怎么上去呢?
  龙奔挽起袖子,看着自己手腕后的龙爪纹:相信你,你可以帮我!我一定能爬上去!
  意念间,抓住山崖上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树枝、藤条、甚至荆棘!龙奔觉得自己的手掌充满力量,迅速攀爬竟然如履平地!龙爪融合的感觉,让龙奔兴奋不已。他很快便爬上了几丈高的崖间洞穴,一股难闻的腥臭传来,让龙奔捂着鼻子往里阴暗的洞内走去!
  “阿土,喜妹,你们在吗?我是小龙,我来救你们了!”龙奔走了一段,虽然光线很暗,但是整个洞里面似乎没有人。
  也许是龙奔刚刚从光亮的地方进来,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倒是被绑得严严实实,倒在洞里一个角落的阿土,他经过了这一阵捆绑,已经习惯了在暗处看东西,他发现了龙奔:“小龙,你小心上面!”因为阿土看到,龙奔进洞时,蛇形人它它利用自己手脚可以伸长的特性,正用四肢撑在洞顶的四个角落,整个人在洞穴上空,此时正在龙奔的头顶呢。虽然它它提示过阿土不要作声,但阿土看见龙奔来救自己,处境危险,终于还是喊出声来!
  阿土真是又气又急,心想:这个小龙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这个蛇形人很厉害,却不叫大人们来帮忙,自己一个人爬到洞里来,又有什么用?村里的村长和一些大人是土之修行者,蛇形人贩子害怕他们都不敢进村,只有他们才能对付蛇形人啊!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2 20:01:00
  战斗,享受胜利的感觉!
  话说它它知道龙奔这孩子不简单,再加上被带走喜妹的黄衣女子施展“极寒之地”冻伤了手,所以格外小心,想躲在上空来个攻其不备,一下子抓住龙奔,没想到还是暴露了,便一跃而下,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伸得好长,向龙奔的腰间伸去!
  龙奔顺势出手,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手竟然可以这么快,竟然稳稳的将它它的手抓住,然后用力一摔,撑在地上的它它竟然无法稳住,在地上滚了一圈。它它也不信这个毛害子竟然能够对付自己一个修行的蛇形人,给自己打气,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双手抱住,像麻花一样的扭在一起,然后一个横扫,扫向龙奔。
  龙奔双手一撑地,一个蛙跳,不仅避开了它它的横扫,竟然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间,到了它它面前,它它的手还没有缩回,便挨了龙奔一拳,整个人又向后翻去。不过好在他动作敏捷,身体柔软,在后翻的时候,手已撑在洞壁上,才不致身受重伤。
  见打退了它它,龙奔跑到阿土身边,迅速为阿土解绳子,阿土似乎有点不认识的看着龙奔:“小龙,真的是你吗?你好厉害!”
  龙奔问阿土:“当然是我,喜妹呢,怎么没有看到她?”
  阿土说:“被这个怪人带走后,就没有再带回来!”
  龙奔和它它对峙着:“你把喜妹交出来!”
  它它今天也够倒霉,自从干拐骗小孩的勾当,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大亏过,一向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但是今天在黄衣女子那里岁吃完亏,现在又要在两个小孩面前丢脸,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舌头伸得老长,恶心的在自己脸上舔了几下,发出“丝丝”声不绝,然后手脚脖子都用左右的甩动和扭了几下,发出骨胳的啪啪声音,他是在活动筋骨。
  “那个小妹妹吗?她不在我手里,已经跟人走了!你们也别想走!”它它拦在洞口,在他看来,到手的孩子就是煮熟鸭子,岂能让他们就这么飞了?
  龙奔盯着它它,他知道,不打倒这个蛇形人,就出不了这个洞穴,于是,一步步的向它它走近,同时示意阿土先别动!
  它它两手抓住洞口突出的岩石,身体悬在空中,两只脚又变得很长,向龙奔踢来。速度太快,龙奔硬生生挨了一脚,但它它第二脚踢来的时候,龙奔将脚死死拽住,不再松手。它它正在为踢了龙奔一脚而得意,这一下反倒着急了,脚收不回来,于是他只有将另一只脚也伸得又细又长,向龙奔的手臂踢去,他要逼得龙奔松开手。
  龙奔这一次可早有防备,它它的脚刚蹬过来,便被龙奔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儿,使劲一拉,它它的手扒在洞口,脚伸得更长,犹如橡皮一般,龙奔觉得更好玩,使劲的拉了几下。
  话说它它虽然是蛇之修行者,但他的“绕指柔”境界并不是太高,如果四肢拉得太长,他会感觉很痛的,却不知道龙奔还没有完,在拉长它它双脚的同时,手挽几个翻转,竟然将它它的双脚打了一个结,这一下它它的脚想收也收不回去了!他只能松开手,像弹簧一样的弹了过来,但它它终究不是弹簧,所以被弹得一阵头晕。
  它它的以脚被打结后已经无法站立,只能靠手撑在地上,刚刚把身体稳住,想用自己双手解开打结的双脚时,龙奔却又跑过去,将他的双手抓住,没等他在弹晕的状态中完全清醒过来,双手又被龙奔打上了结。
  本来一直在洞穴的恶臭中郁闷的阿土,也被四肢打了好几个结的它它给逗乐了:“哈哈,这家伙可真有意思。”说完,却又赶紧用手捏住鼻子:“好臭!”
  “嗯,这家伙肯定吃喝拉撒全在这里!难怪臭得死人,我们赶快出去!”龙奔说。
  阿土指着地上的它它问:“这个坏家伙怎么办?”看着强大的龙奔。
  龙奔走到它它身边,它它正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龙奔,龙奔一把将他提起来,笑着说:“他现在就像个皮球,当然是用来踢的啦!”然后右脚飞起,用向洞外一踢。果然,它它就像皮球一样向洞外滚去,一直滚下几丈高的山崖,这一次他没有长手长脚进行攀爬,结结实实的摔到地上,发出“嘣”的一声闷响,然后传来“哎哟!哎哟的惨叫声!”
  等到龙奔带着阿土从洞穴下来时,发现它它还在地上,试图用力解开自己手脚打成的结。龙奔一时玩兴大起,跑过去踩住它它,然后将他一只脚拉得更长,疼得它它“哇哇”怪叫,龙奔把它它的脚在一顶树丫上绕了三四圈之后,再打上一个结,它它整个人便倒挂在树上,秋千似的不停摇晃。
  “看你以后还敢拐骗小孩子!欺侮小孩子,你赶快告诉我,喜妹到哪里去了?”龙奔用手推了它它一把。它它摇得更厉害,直感觉头晕目眩,哭丧着脸说:“我的小祖宗,我都说了,她真的已经被人带走了,是一个穿黄衣服的女人带走的,可能她都已经回村子了,不信你们回村子去看看吧!”
  龙奔拍了拍手,对阿土说,“好了,阿土,咱们回村子吧!要是喜妹还没有回村子,我们再回来收拾他!”
  “那你们放了我啊!”吊在树上的它它扯着喉咙喊。龙奔和阿土已懒得再管他,已经往回村子的路上走去。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3 20:02:00
  无可奈何,无法招架的对手!
  虽然打得很痛快,但是喜妹却不知道回村子了没有,阿土现在见识到了龙奔的厉害,所以觉得一切都应该龙奔拿主意:“怎么办呢,喜妹真的回村子去了吗?”
  但事实上龙奔还只是一个孩子,即使是龙爪与身体融合之后,仍然阅历不够,并没有太强的主见与思考问题的能力:“那个蛇形人的洞穴里既然找不到,我们就回村子看看再说吧!”他们都只是小孩子,自然不会去想要是回村子也找不到喜妹,又该怎么办呢?他们可能想的是回来还可以再找蛇形人它它,可它它会在那里一直等他们去找吗?
  不过这一切担心都是不必要的,因为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走到离村口不远的地方,看见了喜妹,正被一位穿着黄衣服的漂亮姐姐抱在怀里,而且这个姐姐看起来也不像坏人,事情看起来相当美妙!蛇形人它它看来果然没有说谎,喜妹是被人带走了,还准备送回彩霞村呢,现在这位黄衣女子不正是抱着喜妹在等村里人吗?
  龙奔一边挥手一边喊:“喜妹!”
  喜妹也看见了龙奔与阿土:“阿土哥哥,小龙哥哥!”
  黄衣女子问喜妹:“他们是什么人?”喜妹说:“舞姐姐,他们是的好朋友!一个叫龙奔,一个叫阿土。”
  黄衣女子点了点头,对龙奔和阿土说:“你们来得正好,把这封信带给你们村长!喜妹我要带走!不能跟你们回去!”
  龙奔接过信:“你是她什么人?带要把喜妹带到哪里去?”
  黄衣女子平静的说:“以后,她会是我徒弟,我带她去修行!这些,信里面都写得很清楚,小孩子不必问那么多,乖乖听我的话,把信交给你们村长就好!”
  龙奔刚刚战胜了它它,仍然觉得自己有无穷力量,正是心中绝对自信的时候,听着别人叫自己“小孩子”似乎已有是小瞧了自己,大声说:“你为什么不自己把信送进村里去?你肯定也和那个它它一样,是个拐骗小孩的人贩子!你放下喜妹!”
  黄衣女子并不以为然:“我不进村子里去,是因为不方便,我不想与你们土行人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冲突而已,都跟你说了,小孩子不用管那么多事!”抱着喜妹转身欲走。
  “哼!那你明明就是想拐走喜妹的坏人!”龙奔几步跑过去,挡在黄衣女子前方,“还想跑吗?”话刚说完,龙奔发现自己两只脚悬空了起来,然后平平飞到几丈之外。仰头才看见,是黄衣女子伸长的右手,正提着自己的衣领,将自己放到了老远的位置。龙奔正想伸手去爪,黄衣女子的手早已收回,龙奔抓了个空。
  “又是一个蛇形人!”龙奔有点吃惊,但心中并不害怕,他认为蛇形人的招术已经从它它身上见识过,无非是手伸长伸短,而这个黄衣女子的手伸得更长,动作更快而已,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龙奔再次向黄衣女子追去!
  黄衣女子仍是翩翩而行,既没有停步,也没有加快步伐,在她眼里,似乎根本没有龙奔的存在!龙奔在距离不到两步的时候,双手伸出,去抓黄衣女子抱着喜妹的手。原本以为就算抢不下喜妹,也可以抓住黄衣女子的手,哪里知道,却完全扑了一个空!龙奔整个人倒到在空地之上!
  黄衣女子竟然凭空消失了,去哪里了?龙奔四周望了望,根本没有人,但他仔细看自己扑倒的地方,却有一个小孩手臂般粗细的洞,如同蛇穴!正在惊奇不已的时候,发现黄衣女子又出现在前方,不过已经十余丈外,手里仍抱着喜妹,仍是翩翩而行,不徐不急!
  龙奔爬起来,还要继续追赶,刚跑几步,突然发现脚下的草突然变得针尖一样坚硬、冰块一样寒冷,刺得自己脚底发痛,而自己跨在最前方的右脚,竟然在半空中僵住,由于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再次栽倒在地!龙奔的拳头用力的砸在地上,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力量还差得有多远!当然,如果他知道自己面临的对手是谁,也许会好受得多。
  面对这种情形,龙奔连近身也做不到,只能看着黄衣女子抱着喜妹,一步步走远,消失在视野之中,而自己被冻伤双脚,只能在阿土的搀扶下慢慢起身。三个出来的孩子,如今,只能够回去他们两个。
楼主yunlaizgr 时间:2014-01-24 20:03:00
  消失的朋友,小龙对力量的强烈渴望!
  龙奔把信交给了白胡子爷爷,白胡子爷爷再亲自把信交给了村长。
  村长认真的读完了信:“信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她要带走喜妹,带喜妹修行,十年之后,会让喜妹以她徒弟的身份回彩霞村。可是落款这个符号,我看不明白。”将信递给白胡子爷爷,“白胡子爷爷,你年纪最长,也最见多识广,你看看封信的落款是谁?”
  白胡子爷爷接过信,看着落款位置那S形的符号,紧皱眉头之后,有一丝动容的说:“如果老夫没有认错,这个符号,应该是‘五行神尊’之一蛇舞的标志!”
  蛇舞!村长听过这个名字,更听说过蛇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兽族之中,有五大与神接近的神秘力量,他们被称之为“五行神尊”!他们分别是:
  龙腾——翻云覆雨的不灭神话
  虎啸——举世无双的霸者之魂
  蛇舞——大地枯萎的毁灭力量
  鹤飞——站在云端的寂寞高手
  豹突——挥之不去的灵魂阴影
  他们的传说,在世上流传已过千年,换句话说,这些人当中,即使最年轻的,也已经超过了一千岁!
  蛇舞,号称“大地枯萎的毁灭力量”,正是这五人之一,那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黄衣女子,她的年龄已起过了一千岁以上。
  蛇形人喜欢抱走别人的小孩,很多都是为了卖了赚钱,而蛇舞则不一样,据说她会挑选一些认为和自己有师徒之缘的人带走,做她的徒弟。能够被她看中的人并不多,而且作为身份极高的“五行神尊”之一,蛇舞一向信守诺言。她会按照书信中写下的时间,按时让自己的徒弟回去。最后也是由徒弟自己决定,是和她一起修行做永远的蛇形人,或者是做回普通人族,都可以由弟子自行选择!
  做蛇行人可以长命千岁甚至几千岁,但必需永远像蛇一样生活在洞穴之中,而做回人类,则虽然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却只能有百岁性命,要经历短暂的生老病死。
  村长也略微听过这些传说,只能叹道:“既然如此,那就看喜妹自己的造化了吧。”
  白胡子爷爷点头:“不错,这倒并不是件坏事,也许正因为这样,成就了喜妹这个小丫头呢!”
  ******
  白胡子爷爷回到家里,看见龙奔正在闷闷不乐,一直不吭声。于是,白胡子爷爷问道:“怎么了,小龙,有什么事不开心吗?”
  小龙点头说:“我本以为有了龙爪纹以后会很厉害,没有想到,却是这么不堪一击,连人家的衣服都摸不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坏人抓走。”他还不知道黄衣女便是传说中“五行神尊”中的蛇舞,更不知道修炼是一个何其漫长的人生历程。
  白胡子爷爷并没有向小龙解释蛇舞的好与坏,只是教导说:“你现在还小,但是你应该要慢慢知道,每一分本领,都是刻苦修行得来的!你只有四年的修行,如果这样就能没有对手的话,修行也未免太简单了!你现在不必去和任何强大的对手进行比较,爷爷只要你做到一点,就是一天比一天更强大!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你才能够拥有成为英雄的能力!”
  “爷爷,我一定要成为英雄!”
  “英雄面对荣誉和能力不会骄傲,面对失败更不会气馁!你要成为一名英雄,就必须正确认识对手,积极挑战自我,努力修行!就拿你身上龙爪纹的力量来说,你也远远没有发挥出他的威力,世上没有绝对取胜的招式,也没有绝对失败的招式,招式能够发挥什么样的威力,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好好修行吧,小龙!”
  “从今天起,小龙好好修行,会一天比一天强大!”龙奔紧紧握着拳头!手腕背后的三道龙爪纹,似有光芒闪动!每当龙奔脑海中战斗意志闪现的时候,龙爪纹就会有光芒闪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