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剑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1 22:44:16 点击:582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暗流涌动
  咻咻!!
  一阵破风声从薛家后山传了出来,紧接着一道狼狈的身影凭借着若隐若现的月光拼命的逃窜着。。。片刻便是
  看到一个约摸十五六岁的少年从那黝黑的森林中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呼!!
  终于算是逃出来了,那凶兽真是太狠了,追了我这么久,也不知道是从哪跑出来的的!!!照理说这附近不应该出
  现这么凶残的碧眼魔蜥啊?难道是魔境森林的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这凶兽逃了出来。。。少年思索着。
  刚才差点就栽在那畜生爪下了,少年心有余悸的回想起刚才和那碧眼魔蜥遇上时,那畜生一爪就把那直径五米
  多的大树直接给拍爆了!!!幸亏自己还算机灵没有托大,乘着它一个不注意赶紧开溜,不然可就回不来了,想着
  还真有点点后怕。
  呼!!
  还先不管这么多了回去再说,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恐惧,少年脚尖轻点便是飞进了自家的庭院之内,左右瞄了一下便
  是抽身隐没在黑夜之中。。。。今晚收获可真不小,被我弄到了十几枚魔晶,一间不大的房间内传出少年惊喜的声
  音。
  要不是倒霉遇见了那畜生,说不定还可以多猎杀几头低阶魔兽,虽说等级不是很高,但还是可以助我突破天
  级修士的。
  一脸可惜的望着手中黝黑的魔晶,可恶的畜生,下次遇见一定要宰了你。。。。!!算了还是不想那么多
  了,少年心中想着,得抓紧时间修炼,半年后便是炎魔城的狩猎战了,我得抓紧突破到战王。
  不然老爹许诺给我的白银级功法就要泡汤了,我要变强!变强!!!!少年心中低吼一声,便是闭上双眼沉下
  心来修炼去了。
  而在此时,那巨大的魔境森林深处一处四面环山的盆地中间,一柄足有一人高的漆黑铁剑森然而立。
  而且尤为诡异的是以这铁剑为中心方圆近百丈都是寸草不生毫无生机!!!在那盆地上方的小山包上,数十道
  百丈高的兽影伫立着,目光都是死死地盯着那柄铁剑。“看来这么魔剑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不然不会闹出这么大
  动静,十万头低阶魔兽啊!!!就这么血祭了。。。都去准备一下吧!!”一道魁梧的兽影缓缓说道。
  片刻过后,那数十道兽影便是凭空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把森然而立的铁剑和。。。。。一片死寂的盆地!!
  翌日。
  当第一缕阳光照在少年那白嫩而略显沉稳的脸上时,一道甜美的声音如约而至的传了进来。
  “皓三哥,快点起来,岩伯叫你去议事厅呢”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便是清晰的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少
  女站在门口,出尘的气质仿佛让周围的空气都是凝固了一瞬,可见这女孩将来必定不凡!!而前来之人自然便是薛
  皓的表妹苏琳儿,而那少女口中的岩伯就是现任薛家家主薛岩。
  声音刚落,少女便是推开虚掩的门,娇小的身躯从门缝中悄悄地挤了进去,一溜烟的冲到少年的床上,借势
  赖到了少年的怀里,没有丝毫的羞涩,可见眼前的少男少女关系不一般,“好啦好啦,快点起来,我要去爹爹那
  了,真的是拿你这妮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少年笑骂道,无奈的将在这瞎捣乱的苏琳儿拎下床,快速的洗漱完后,便
  是拉着苏琳儿就往议事厅走去。
  一男一女并肩而行,在初阳当下的大院中略显默契,少女大概十三岁的样子,而那出尘的气质却是显现出了
  她的来历不凡,
  然而对于少年这般亲密举止,苏琳儿也没有过多的挣扎,反而小手一直是紧紧的拉着后者,还时不时的偏过
  头去望着只比他大三岁的少年说道:“皓哥哥,前几天做任务受的伤好些没?”
  少女口中的任务便是家族在魔境森林中的狩猎活动,魔境森林的外围被他们炎魔城的三大家族分成三块各自
  占领者,每年这个季节家族中就会举行这种大大小小的狩猎活动,而魔境森林外围便是用来对家中的小辈进行历练
  的地方。
  凡是年满十五岁的都要参加,尽管只是在魔境森林的外围,而且还会有家族派出的高手暗中保护,但危险也
  是时刻的,毕竟魔境森林已经存在了数百万年的时间了,里边的凶兽不计其数啊!而在其中央地带更是无人敢闯,
  那些修为等级高的魔兽都对自己的领地相当的在意,要是谁不长眼闯进去了,估计会被群攻撕成肉末。
  不过据说还是有很多的修士组成探险队前往,毕竟诱惑实在不小,里面的天材地宝也是数之不尽的。但结果却
  是只有一个:都是有去无还。。。!!!可见里边的魔兽到底有多强悍的存在。
  “好些了。”薛皓不以为意的回答道,这点小伤对他来讲还是不算什么的。
  “对了,琳儿。今天爹爹为什么这么急着召开家族会议啊!!”薛皓拉着这小丫头的手偏过头问道。对于这个
  自小跟自己一块长大的小丫头,薛皓还是相当的信任的。
  所以就顺便打听下状况,不然等下不清不楚的闯了进去,又得被老爹训了,少年心中思忖着,以老爹的那不温
  不火的性格,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着急的召开家族会议!!!这次肯定不简单。
  “事情的缘由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应该跟我们薛家在炎魔城内的商铺有关”苏琳儿也是满脸疑问的回答
  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一心想着要快点来通知他,不然这懒虫睡过头了又得被罚去抄写族
  规。。。最后还得求助她帮忙一起抄,这些损事眼前的少年可是没有少做!!!
  “噢!!,连你都不知道”少年一脸怪异的眼神盯着眼前有点不自在的的少女。取笑道:“家族内居然还有你
  这妮子打听不到的事,哈哈。。。”。
  “你!!!,你什么意思嘛,人家只是急着找你,就没有去打听了”少女有些羞恼的别过头去,不理睬笑话她
  的薛皓。
  “嘿嘿,琳儿妹妹,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别生气,来笑一个”少年解释道,他可不想这么不明智的得罪这
  位小姑奶奶,不然一个不好又跑去老爹那告小状。。。聊着聊着两兄妹便是来到了议事厅门外,以薛家在炎魔城的
  地位,议事厅这等重要的场所自然大气豪华。
  推开那厚重的檀香木门,少年快步的走上前去,便是看见了父亲一脸严肃的坐在正上方,面沉如水,明显是有
  什么事惹恼了他。
  薛皓更是看见家族里的一些不怎么露面的长老们也都到齐了,以前这种会议他们也是极少参加,父亲也是睁
  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明白在这些老顽固心中可没有比修炼重要的。
  然而今天竟然一一到齐了!!他们各自的小一辈都乖乖的站在后边,可见事态的严重性。
  “爹!”薛皓躬身叫道。对于这位平时对自己相当严厉的父亲,薛皓还是相当的尊敬的。
  “嗯,皓儿来啦!!前先天在家族狩猎上受的伤好些没?”薛岩关心的问道。对于自己这个最小而且天赋异秉
  的儿子,他还是相当宠溺的,尽管平时对他的要求相当严厉。“好多了,多谢老爹关心”少年说道。
  虽然他只有十六岁,但他很清楚,好男儿流血不流泪,以后薛家还得由他来撑起呢,他必须从小就承担起薛
  家家主应该承担的一些事情所以这些小事还是不要老麻烦老爹才好。
  “既然已无大碍,你就和琳儿一起坐在三叔伯下边吧”薛岩看着少年的眼神之中明显多出了一丝赞许。
  既然家族中的各位长老都已经到齐了,那么这次的族会就开始吧,薛岩朗声说道。
  我们薛家在炎魔城内的地位就不用我多说了,虽然比起以前是有些没落了,但也不至于被人欺负到鼻子上。
  薛岩的声音响彻着整个议事厅内,所有人也是严肃的听着,家主之威可见一斑。
  可是最近几日,薛岩继续说道:古家那古幽之子带着他们家的那些壮丁在镇上闹事,专挑我们的商铺地,对
  我们在镇上的商业买卖影响很大,甚至还动手打伤了林管家。
  对于这事那古幽也没有任何表态。看来他古幽是想彻底的和我们薛家撕破脸皮了,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闹事!!
  说到此处薛岩猛的站了起来。五品战王的气势瞬间爆发,整个大厅内的气氛也是瞬间紧张了起来。
  “家主请三思!!”然而没过多久这尴尬的气氛就被打破了。说话的却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糟老头子,就连薛皓
  都不认识。然而竟就是这么一个老人却是让薛岩把战王的那份威压收敛了几分。
  “如果我们跟古家开战了,得利的会是谁??”老者继续说道。
  薛岩顿了顿,双眼微眯,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还有半年时间三大家族在魔境的狩猎战就要开启,小辈们的事就留给小辈们自己去解决吧”老者朗笑一
  声,那信心十足的样子,倒是让在一旁听着的薛皓忍不住抖了抖脸。
  “恩,就交给小辈们来解决!!”薛岩略有所思的回答道,并没有反驳老者所提的意见,明眼人都是能够看的
  出来这个老人在薛家一定是威望极高的存在,但是他的来历在场的却是极少有人知道!!
  “今天就到这吧,准备半年后的狩猎战”薛岩朗声说道,说完便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那边的薛皓。而坐在
  旁边的苏琳儿倒是满脸幸灾乐祸的娇笑道
  “皓哥哥加油!!”说着还不忘在少年眼前挥一挥自己的小拳头。
  少年也是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会努力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1 23:25:00
  后山
  从议事厅回来的薛皓倒也是好不容易独自清净了一会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发走那个粘人的妮子。便是乘机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原本以为父亲会为了半年后的狩猎战来找自己训话的,没想到他倒是撇下自己,独自闭关去了,这倒是让得为这事而准备充足的薛皓满脸的郁闷了一次,显然老爹是毫不关心自己在狩猎战上的表现啊,或者还是太相信自己了!!薛皓不满的嘀咕了几句后便也不再追究了。自己悄然一人回房间修炼去了,毕竟半年时间也不长啊,他得抓紧时间修炼。按他如今的实力,在炎魔城年的青一代中还不是特别出类拔萃的,他清楚在其他的两大家族中他们的年轻一辈也不是吃素的,雄厚的家族资源,再加上妖孽般的修炼速度,试问会差到哪去!!据说还有着几个天才妖孽早就已经是摸到了战王的门槛了,战王啊!!如今他爹也才不过五品战王。。听到这个消息倒是让薛皓产生了不小的压力呢,也难怪,小小年纪就能到战王那个级别的人物,以后的成就肯定也是不可估量的!!不过饶是如此,薛皓也是怡然不惧。要是这样就能吓得他在狩猎战中缴械投降的话,可就是真的异想天开了,在这弱肉强食的大陆上,比的就是谁更狠!!很显然,眼前的少年并不缺少这个东西,不然也不会夜晚独自一人摸进魔境森林猎杀低阶魔兽了。回到房间,薛皓也不在多想赶紧把门关紧,这才放心的从储物袋中拿出昨晚在魔境森林里边收获的几颗黝黑的魔晶,十几头低阶魔兽啊,竟都变成了魔晶,就这么在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手中把玩着!!显然,少年也并不是头回做这种事了,片刻便是拿出一把银色的匕首熟练的在那魔晶上边轻轻一划,那看似单薄的刀刃竟是轻易的没入了坚硬的魔核之中!!
  “轰!”刀刃刚没入进去,那狂霸的魔气便是从那魔核中挤压了出来,瞬间就把那包裹着的魔核给挤压成了糜粉!!而那把银色的匕首便是完好无损的悄然回到了少年的手中。
  “好霸道的魔气”薛皓望着眼前蠕动着的墨绿色魔气惊声道。下一瞬便是毫不迟疑的反手一招,便将那从魔核中挤压出来的墨绿色魔气装进了一个极小的玉瓶之中,而在这毫不起眼的玉瓶上也是可以清晰的看见其上边纹有祥龙,火麟等几种圣兽,镇压着里边那狂暴的魔气,可见这只玉瓶也是极其的不简单!!呼~~就这么一小瓶就足够我修炼一天了。薛皓满意的看着手中的玉瓶欣喜道。只是这魔气太过霸道了!!得想个好点办法稀释一下才行。不然直接就这么拿着这个东西来修炼,那不瞬间就把自己给撑爆啊!!薛皓也是相当的清楚,这么狂暴的魔气用来锻体的话,一个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他虽然急着修炼,变强!!但也不会蠢到去冒这种险。一步一个脚印方才是通往强者的捷径!!薛皓想着,便是看着剩下的几颗魔核只能收了起来,然后便将那银色的匕首贴身收好。把玩了一会儿手中的玉瓶,便是放进怀里推开门缓步向后山走去。。。。
  后山,少年独自一人站在断崖边,望着那延绵不断如同绝世凶兽一样匍匐着的魔境森林思索着什么。。。。这片后山便是他们薛家对家族弟子进行历练的地方,平常时间是很少有人愿意来这种地方的,虽说只是在魔镜森林得外围可也是与这魔境森林接壤啊!!!在没有家族内的高手暗中保护的情况下,要是一个不好从那森林深处走出一头凶兽那不是找虐么!随随便便一爪下来,就能直接把你给拍成肉饼。所以除了那半年后的狩猎战,这平时都不会对家族弟子开放的,而薛皓能进来,自然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暗道存在。血红的夕阳照在少年的脸上,略显的有些妖异,一袭青衫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昨晚那只碧眼魔蜥肯定有蹊跷!!!这么强大的妖兽都跑出来了,那魔境森林内部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少年轻声道。走,下去看个究竟。。。。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薛皓决定到悬崖下边找找,也许可以发现点蛛丝马迹。
  “御剑诀”薛皓轻喝一声。
  便是直接向着悬崖下边飞去,脚下踩得正是那柄银色匕首,不过此时这把银色匕首已经幻化成一把一丈左右的银色长剑!!
  因为在上次的狩猎活动中,薛皓便是仅凭一人之力斩杀数十头魔兽。更是为了救家族内的一名弟子而受伤,所以作为奖赏刑法长老让薛皓自行进入灵决殿任选一部灵决进行修炼。而这“御剑诀”便是薛皓所选的一卷青铜级灵决。更是凭借着他惊人修炼的天赋,不到半月便是能熟练的仗剑飞行,这倒是让得族中的年轻一辈们红眼一时!!
  片刻过后,薛皓便是飞到了悬崖下边,四下看了看便把银色匕首收了起来,然后一脸震惊的望着出现在眼前有着几丈高的黑色巨洞,这着实让那一贯都很镇定的少年背后都开始冒冷汗了!!!难道是妖兽的洞穴???不会啊,什么妖兽有这么庞大的身躯啊!!!薛皓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这么庞大的一个洞穴到底是干嘛的,难道是族中的某位资深的长老闭关的重地!!可是老爹也没有跟我提及过啊。这周围也没有看见任何妖兽留下的足迹,应该更不是什么高阶凶兽的洞穴啊,不管如何还是得进去探个究竟。不过凭借自己现在的这点实力可真的是不能抗下高阶凶兽那一爪呢!!!要是真有什么凶兽,那可就真得玩完了,得小心谨慎点才行!!薛皓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后便是下定决心得进去看看,既然已经下来了硬着头皮也得闯一闯,他薛皓可不是那种遇见难事就退缩的人。说着便是拿出那把银色匕首,将体内的灵力直接运行到极致。
  凭借着月光薛皓慢慢的沿着山壁走了进去,银色匕首紧紧地抓在手中,刀体上泛起的一阵阵白色光晕照在那光滑的岩壁上,倒是让这黝黑的洞穴内有了一点点的光亮,凭借着这一丝光亮还是能够模糊的看清脚下的一些碎石。没有顾忌太多,薛皓加快脚步往深处走去,此时的恐惧已经消失了,有的只是眼中的惊奇!!越往深处眼中的惊奇越盛,这么大一个洞穴,岩壁竟然是如此的光滑,肯定是人为的,薛皓心中想着。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这个人的实力可是不可估量啊,最起码现在薛皓所认识的人里头实力最强的也就是他父亲了,但是就算是他父亲凭借他那五品战王的实力也未必就能够做的这么一丝不苟啊!!到底会是谁呢?薛皓心中一时竟是想不起任何一个实力可以达到如此的。要是是一群人倒还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一群人在一个洞穴中又能干嘛?修炼!!倒是有些滑稽了。
  咦!!
  怎么没路了??薛皓这才停下脚步,望着眼前那光滑如镜的岩壁轻声道。四下敲打了几下。
  这有张石门??!!在检查岩壁的时候,薛皓凭借着那白色的光晕,便是模糊的看到那岩壁居然有一条很规矩的条形缝隙向着山体深处蔓延了进去,正好是形成了一张门的形状。很显然这里有间石室!!这肯定是别人在这闭关的地方,不然也不会躲到这么一个神秘的山崖下来,要不是自己一时好奇打死都是不会下来的,四周都是参天大树只有洞外一下出空地,在山崖上往下看根本就不会知道之底下居然有这么一个大洞!!谨慎的敲了那石门几下,没啥动静。看来是有什么机关控制着这是门,不然这么结实的岩体想要蛮横的破开是相当困难的,少年想着。便是四下打勘起来,
  嗯!!!
  不应该啊!!怎么没看见什么机关呢?薛皓打勘一番后却是没有丝毫的发现。
  一脸郁闷的望着眼前的石门,这石门可足足有三个他那么高大,想要蛮横打开那是不怎么现实的!!!
  哎,算了!!下次再来找找吧。薛皓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天色也这么晚了,该回去了。要是被老爹发现,下次溜进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凭借着泛黄的月色,薛皓重新回到悬崖上边,低头往下看了看。便是头也不会的往山下急掠而去。。。
  接下来的见天时间里薛皓除了和那妮子……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1 23:45:00
  腻在一起修炼外,一有时间便是悄悄地一个人潜到后山上去了,而那个没有了少年陪着一起修炼的妮子倒是让全族上下热闹了不少。时间便是就这么过去了,而在这段时间里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为此薛皓几天晚上都躲在那石洞外边,希望可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坚信一定有人会回来那个石室的。
  又过了十来天,任然是没有发现什么,饶是薛皓的性子也是有些按捺不住了。终于有一天,在那守了十几个夜晚的薛皓,在漆黑的深林中看见一道黑影从中缓步走了出来。。。。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2 10:02:00
  黑衣人
  瞳孔猛的一缩,“好快的速度”少年内心惊呼道:因为刚才他看见那从森林中缓步走出
  的人瞬间便是到达了洞口,上百米的距离啊!!眨眼便至,实力恐怖如斯!!!原本紧绷着
  的身体更是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来者像是完全没有发觉薛皓,没做任何停留,几个瞬间便是消失在洞内。片刻,薛皓才
  是缓步从另一处黑暗中走了出来,紧绷的身体让的他略微有些不自在,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
  后背已经是湿透了。呼,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后山开辟一个石室,说明应该不会对薛家
  有什么图谋不轨才是,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恐慌,才轻声说道。眉头微皱,也不再做停留缓步
  跟了进去,只是不知何时那柄银色的长剑已经紧紧地握在了他的手中,小心驶得万年船,少
  年嘀咕了几句,便是消失在那黑夜之中。。。。
  洞并不深,片刻薛皓便是来到了那石门处。石门依旧紧闭着,显然薛皓的存在并没被那
  人发现。不然也不会让自己这么安然的走进来了,薛皓心里想着。
  咳咳,既然跟了这么久就进来歇会吧。石室内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敢问前辈是。。。。”薛皓顿了顿,心想既然没有暗中把自己解决掉,应该不是敌
  人!!这才恭声问道。
  “真是啰嗦,进来再说”,那道苍老的声音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那石门便是被直接打了开来。薛皓缓步走了进去惊奇的打量着眼
  前的石室,石室内布置极其的简单,一张石桌,石桌上还有着一盘下了一半的围棋,还有一
  只足足有近两丈大小的黑鼎伫立在石室中央。
  “小娃子,你是怎么发现这个隐秘的石洞的啊?”眼前的老者好奇地问道:显然,他也
  是不曾想到这么一个隐蔽的山洞有朝一日会被人发觉。薛皓的目光这才惊奇的望向那位老
  者,从他说话的声音也是可以辨别出他的年龄,只是那张隐没在那黑衣之下的脸庞勾起了薛
  皓的好奇心,他也曾想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见到这间石室的主人。
  “在下薛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薛皓心想,既然看不见你长啥样,但是只要报个名
  号,按这老者的资历应该也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所以只要回族中打听一番,便是可以知晓
  了。
  “你这娃儿叫薛皓?!薛族之人?!那就难怪了。。。。”老者倒是略有所思,便是说
  道。
  “在下正是薛族之人,薛岩便是我老爹”薛皓倒是没有隐瞒什么,如实说道。
  “那薛岩是你老爹!!”老者怪笑着说道表情甚是滑稽。便是用怪异的眼神打量起眼前
  的薛皓来。
  “咳咳”,被这么怪异的眼神盯着薛皓也只能是干咳两声,心中却是惊骇。就这么被看
  了一眼,薛皓就仿佛被那老者看穿了似的。
  “嗯,资质不错!小小年纪便是修炼到了天级修士,不过跟老夫以前所见的天才妖孽还
  是有着不小的距离”也好相见便是缘。“过来下完这盘棋吧”老者向一旁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的薛皓招了招手。
  “正好在本尊落难之时,那女娃子也是救过老夫一命,便在你身上把这个人情还上了
  吧!!”老者心里想着。老者所想薛皓自然是毫不知情,听老者说要下棋,便是缓步走了过
  去在那石桌处坐了下来。
  “这盘棋局,我把它称为五行棋阵决,是老夫发费了毕生精力所创”老者像是对这盘棋
  相当看重,对着一旁的薛皓严肃说道。
  “这间石室无人知晓,你便在这细细揣摩吧”,说着又是从袖中掏出一颗漆黑如墨的珠
  子递向一旁的薛皓。“这是一件空间法器,名为破空珠,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暂时无法操
  纵它,这间石室便是由它开辟的你只要把这破空珠按向那石门,便是可以进来了”说完便是
  转身飘然而去,似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留下一脸惊呆的薛皓。
  “这。。。”望向那已经消失在黑夜中的老者,又呆呆的看向手中那黝黑的破空珠,一
  时间竟是不知要说些什么。
  “真是个怪老头子。。。。”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的薛皓傻笑着把玩着手中那珠子,这
  破空珠真如那老者所言么??这么厉害的玩意儿他就这么送人了,薛皓有些不解道。
  “咻”一到灵劲猛的从薛皓的掌心喷射而出,便是悄然的融入到了漆黑的灵珠内。
  “嗡”的一声,当那道灵力射入那漆黑的灵珠内时,然而那看似毫不起眼的珠子只是黑
  光微闪便再无动静,仿佛石沉大海一般。面对着这等结果,薛皓也只得咧了咧嘴。刚才他可
  是用了八成左右的实力啊!!居然就这点反应。看来那老头果然是没有骗他。。。。这珠子
  果然是件宝贝!!只是不知道什么品级的???薛皓嘴中轻轻的念叨着。
  一试无果后薛皓便是把那破空珠收了起来,转身望向那棋盘。和一般棋盘无二,只是从
  那棋盘上迸发出来的气势足见其不凡。只是看一眼,薛皓便是被其中那股淡淡的威压给震慑
  住了。瞳孔猛地一缩,一股繁奥的信息便是如同潮水一般涌入薛皓的脑海之中。
  五行棋阵,神兽镇域劲。。。。。繁奥的文字如同刻刀一般深深地印在了薛皓的脑海之
  中。
  “轰”薛皓此时感觉脑海像是要爆裂一般,信息太过庞大,连他也是有点受不了了,面
  色一红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赶紧退后两步,一脸惊恐的望着那棋盘。
  好恐怖的实力!!!这位老者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自创这等功法。他又是为何会才
  会来到这么一个小小的炎魔城呢??这等实力放哪都是能轻易成为一城之主的存在啊!?急
  忙闭上双眼,运转周身的灵力这才将将那疯狂翻涌的气血给镇压了下来。呼。。一团白气被
  吐了出来,紧闭的双目这才缓缓的睁开而来。刚才在镇压那气血之时薛皓便是刻意的注意了
  一下脑海之中那繁奥的信息,“五行旗阵修炼至大成是便是能够焚山煮海,巅峰之时挥手间
  便是可以让像炎魔城这等大小的都城变成一片废墟!!,而那神兽镇域劲更是了得,修炼至
  巅峰便能破空而行,开辟空间”。此等功法如此霸道,应该早已超过了他们薛家的那两部白
  银级别的功法了!!!也难怪这等至强者所创的功法倒也不会低级到哪去。只是一些功法信
  息就让得薛皓吃尽了苦头。更别谈什么修炼之法了,看来以后修炼这门功法自己也是得刻苦
  一些才行,不然到达那巅峰谈何容易啊!!!
  既然已经是知道了一些基本信息,至于那修炼之法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有这破空
  珠在,在这修炼也不怕被打扰。说着薛皓便是转身离开了那石室。。。
  薛家大堂内。
  嗤。。嗤。
  红木椅直接是被一道蛮横之力捏的粉碎,薛岩手臂青筋暴起,一脸铁青的盯着下方那几
  道身影。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2 19:10:00
  风云起 (上)
  “古家家主亲自来访,真是有失远迎啊!”薛岩森冷的说道。
  “呵呵,我古幽不请自来还望薛兄恕罪才好”下方一道壮硕的身影便是走了出来朗声回答道。只是我此次前来确实是有要事与薛兄相商,不知薛兄还可否记得我们两家在狩猎场交界处的那处矿山呐!如今我古家便是供奉了几位练矿师,有这个能力将那矿山内的魔晶石开采出来了,只是你薛兄得表示一下,招呼好你薛家那些个管事的。不然到时候起了什么争端,平白无故的丢了小命就不值了!那古幽便是直接对着上方那道身影阴声说道。
  轰。。。
  还未等那古幽把话说完,一股霸道的灵力便是直接从薛岩身上爆发出来,看来此次他真的是有些动怒了!然而面对着从薛岩身体内爆发出来的这股狂暴的威压,那古幽的也是毫不示弱,气势瞬间便是从体内攀升而起,两股灵力波动在大厅内只是僵持了一瞬,便见到那古幽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气息萎靡了不少。明显是吃了大亏那随古幽而来的另外两名白袍老者见状,也是袖袍一挥勉强将那薛岩的灵力抵御了下来,只是从那额头上冒出的丝丝冷汗可见他们两人联手也是有所不敌。
  “嗯?五品战王!”这回倒是轮到那古幽三人脸色铁青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薛岩已是进入了五品战王这个层次。而他们一群人都才只是四品战王巅峰啊,虽然仅差那么一丁点就能突破了,可是四品和五品毕竟不是一个等次的存在,五品战王翻手间便是可以将他们碾压。
  哼。
  区区四品战王便是敢来我薛家叫嚣,不付出点代价。别人还真以为我薛家是个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呢!薛岩怒喝一声。
  堂下三人便是一惊,一脸恐慌的望着此时暴怒的薛岩,双腿直哆嗦。
  “别乱来啊,要是你敢伤我你一定会后悔的!”那古幽也是软了下来,再没刚才的那一族之主的气概!!他没想到的是这等威胁只能更加的激怒那薛岩。
  果然,薛岩听此一说额头上便是青筋暴起,一脸怒意的盯着古幽,双拳紧握顿时拳风四起震的衣袖猎猎作响。
  薛岩猛喝一声,那双拳便是灵力环绕直接化成了两个巨大的岩锤,向堂下的古幽砸去!!!那古幽见状也是一咬牙,双眼赤红。拼了!!暴喝一声,便是见到那赤红的灵力直接将他那干枯的手掌包裹了起来。
  “化炎掌”
  “破岩拳”
  砰。。。砰。。。
  巨声响起,一拳一掌便是毫无花哨的直接撞在了一起,灵力波纹直接将那堂内的岩石地面震裂了开来。
  “嗤。”一口鲜血便是从那古幽口中狂喷而出,直接在两道惊愕的目光中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在了大堂外的岩石地上,气息更是萎靡不堪!随同而来的那两个老者见状也是迅速的冲出去,将那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古幽扶了起来。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恐惧!刚才发生的对撞电光火石间便是完成了,他们只觉眼前一花便见到古幽倒飞而出,毫无还手之力。那被扶起的古幽手臂微垂显然是受到了重创,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站在堂内的薛岩。
  “你会后悔的!”古幽轻声说道,显然是记恨上了那薛岩,说完便是在那两老者的搀扶下转身离去。
  薛岩望着那离开的古幽也是微微皱眉,便朗声说道:“今日便只断你双臂,若是下次遇见可就没这等便宜了”。也是没有追上去的打算,并不是他不想乘机痛打落水狗,三个四品战王他还是无所畏惧的,只是他还不想现在就和他们古族翻脸继而发生大战,举族之力还是不容小觑的。要是真的把他古幽给杀了,到时候那古族全族暴起,就算他们薛家赢,那也是得付出沉痛的代价。到时候那贾家便会是炎魔城最大的赢家,并且不费吹灰之力便是可以来灭了他薛家!这等将结果自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今日所为也是有一定目地,只是为了震慑一下他们古家而已。
  “老爹,发生什么事了?”那从后山回来的薛皓大老远便是见到狂暴的灵力从那大堂冲天而起,就急忙赶了过来。
  “皓儿,近几个月内这炎魔城恐怕就是要变天啦”那薛岩双眼微眯的望向远方说道。
  “古族有动作了么?”薛皓顺着父亲的眼光望去,那正是古族所在的地方,便是猜到了个一二。
  哼。
  薛岩也是面色微沉的轻哼了一声说道:“最迟半年!很有可能便是会借着炎魔城的狩猎战一举消灭我薛家!你多注意一些。我怕他们会对你们这些小辈出手,毕竟你们才是未来薛家的顶梁柱。”好了,赶紧回屋修炼吧!争取在狩猎站之前突破,到时候真要和他古族大战也是能帮上不小的忙,我们也隐忍了这么多年了,该是出手的时候了。等狩猎战一结束,我薛家便是让他古家灭族之时。
  薛皓望着眼前的父亲“好多年了,好多年没有看见老爹如此的雄心壮志了,自从母亲离开薛族以后他便是不在打理薛家的事务,一心想着闭关慢慢的才导致薛家有些没落”。
  “母亲,你在哪?”薛皓此时眼眶也是有些微红,脑海中努力回想着那道绝美的背影失声道。自从他懂事以来便只见过母亲一面,那时的他还小,所以印象不是特别深,只是记得父亲曾今告诉过他,“他娘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那时的薛皓便是从他父亲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不甘,与深深的思念!
  “我会把娘找回来的!”薛皓坚定的目光望向他父亲,轻声说道。
  “嗯,我相信你,赶紧回屋修炼去吧”薛岩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薛皓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便是转身离去。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真真的强者有四样东西要保护,脚下的土地身边的父母怀里的女人身边的兄弟!”如果连自己的父母都保护不了,如何成为强者,如何受人敬仰!有了这股强大的信念,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回自己的母亲,一家团圆的。
  望着离开的少年,薛岩那双眼之中只是布满了深深的担忧。
  “雪儿,咱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你现在过得还好么!”薛岩抬头望向那遥远的苍穹深处喃喃自语道。说完便是目光微垂的转身慢慢的离去。。。。
  而在此时。
  在那遥远的古族大堂之内。
楼主白王行者 时间:2014-02-22 19:30:00
  风云起 (中)
  在那古族的大殿之上,一位体态安详的老者端坐在上边,眼神平淡无奇的望着下方三道身影。然而竟就是这么一位体内没有丝毫灵力波动的老者,却是给人一种极其危险之感!下边三道人影也是规规矩矩的躬身而立,显然对上面那位是及其的尊敬。
  “那薛岩只是进入五品战王么?不知有没有隐藏实力啊,要是隐藏实力的话倒是有些麻烦了”上边那位老者轻声说道。始终平淡无奇的眼中到也是有了一丝丝的波动。说完那老者便是看了一眼站在堂下的古幽,一阵森冷的声音悄然飘入古幽的耳朵里
  “技不如人就少去惹事,别到时候又要我来给你擦屁股,到时候还有可能导致计划的提前执行”虽说古族现在已是准备妥当,但要是那薛族有所察觉有所防备的话,到时候那计划执行的难度就会大大的升高了。说完便是从他那宽大的袖袍之中掏出一个玉瓶来。
  “塑骨金丹”拿去吧。便是对着那一脸煞白的古幽招呼道。
  起先那古幽还以为这位老者要惩罚他,毕竟打草惊蛇的事情是他古幽做出来的。对于这位老者古幽也是相当的忌惮,甚至是有些惧怕。老者是什么实力,就连他这骨家家主都得诚服于他!要是这等情景被薛岩看见他又会作何感想。
  多谢前辈赠药,晚辈以后必定为您效犬马之劳。古幽一脸苦涩的说道。自然这等表情是被他刻意隐藏了起来的,不然要是让那老者知晓他内心的不甘,便是会一掌下来直接杀他灭口了。他可不会傻到去养虎为患。
  先去疗伤吧,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亲自来处理吧。他薛家现在想玩。那老夫便陪他们玩玩,便是挥袍而去,只是那有些阴恻的声音依旧在那大殿上回荡。望着那离开的老者,古幽也是全身一抖。接着便是阴笑道,“薛岩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此时在薛族之内,薛皓便是急匆匆的回到了房间,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剩下的几枚魔晶,此次他便是一口气把所有剩下的魔晶都是划裂了开来,分别装进了十个精致的玉瓶内。接着从那衣柜中随便挑选了几件衣服丢进了储物袋中,便是一个人悄悄地向那后山方向潜去,这次薛皓也是下了狠心决定在那石室之中闭关修炼,借此机会也得好好参详参详那位神秘的黑衣人为他留下的那个棋局。
  在那夕阳落山之时,少年便是出现在那石洞门口,没做任何停留薛皓便是一头扎进那有黑的山洞之中,如今既已知道那石室的主人是谁,自然是不用顾忌太多了。片片刻过后薛皓便是站在那石门之处,那颗破空珠便是早已出现在他的手掌心内。深吸了一口气,薛皓便是直接将那黝黑的珠子按向那石门中心位置。
  轰一声巨响,石门缓缓地打了开来,学薛皓也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随后便是消失在那缓缓合上的石门内。呼,第二次进入这间石室,薛皓显然还是有一些不适应。轻呼了一口气,便是慢慢的将内心沉静了下来。接下来他可是要在这呆上一段不短的时间啊,直觉告诉他要想领悟那棋局并非一两日就能完成的。
  思索了片刻过后,少年便是再一次的将目光投向那石桌,气势依旧淡淡的威压也是将那石桌笼罩在其中,看了一眼过后少年便是缓缓地将双目合上。瞬间薛皓便是感觉自己处在了一片茫茫宇宙之中浩瀚的苍穹围棋盘,无数繁星化为一枚枚的棋子。这等气势倒是让得眼前的少年呼气略微有些急促,五行旗阵,神兽镇域劲,那灵力所化的小人也是轻轻地合上了双眼似是在领悟什么。
  吼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微合的双眼徒然睁开,眼中白光一闪,那灵力所化的薛皓便看见一头巨大的白虎踏空而来。神兽镇域劲,第一式白虎破空拳!滔天的灵力便是从那小人身体内爆发了出来,双手徒然一变化为一套极其繁妙的拳法,轰向那虚空深处,肉眼可见的灵力波纹快速的扩散了开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天级修士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薛皓也是一脸惊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若非亲身经历,连他都会误以为自己已经是突破修士这道门槛了!可见刚刚施展的拳法其威力有多大。
  薛皓此时才缓过神来,便是一脸的狂喜。这功法真是太强大了,第一重就这么霸气!那后边的就更是不用说了。那石室内的薛皓这时才缓缓地将双眼睁了开来,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手,灵力徒然运转而起。一套玄妙的拳法便是衍生了出来,砰,一声巨响便是看见那坚硬的岩壁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拳痕。
  呼,薛皓也是有些面色微白的望着那岩壁,刚才那一拳已是消耗的他体内五成的灵力。
  可见修为还是对这拳法有所限制啊,不过少年到是满眼惊喜的望着那岩壁上留下的拳迹。这一拳肯定是有可以媲美一品战王的实力了。虽说就这么一拳便是消耗了体内近一半的灵力,但以一名修士的修为便是拥有可以与战王比肩的战力,不得不说这部法决的厉害程度。定了定神,薛皓便是再一次将目光投在那石桌之上,如今他还只是一个天级修士便是不敢再次尝试着修炼那功法,要是一个灵力不济直接将他抽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了这种想法薛皓也是将那迫切的情绪压了压,便是在石室之内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盘坐了下来。然后从那储物袋中将那几个玉瓶拿了出来,既然都已准备妥当,薛皓也是不在犹豫,将那玉瓶内的黑色液体猛的灌入嘴中。
  轰狂暴的灵力便是猛烈地冲击着薛皓体内的奇经八脉,让那紧闭着双眼的少年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片刻过后那皮肤表面便是有着一丝丝的血迹覆盖而开。灵力太过狂躁,如果不加以引导的话迟早会把薛皓的身体给撑爆了去。那紧闭着双眼的少年此时也是微微皱眉,灵力的狂暴程度似乎超出了自己的估计。他也是试图着用体内的灵力去引导那狂暴的灵力,可是只要一接触那股引导的灵力便是溃散而去没有丝毫的作用,只能任由那股狂暴的灵力在体内肆虐。
  嗡。就在那狂暴的灵力继续在体内肆虐的时候,少年的皮肤表面似是有着玄奥的金色符文一闪而逝,便是在薛皓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悄悄地没入了他的身体内。而随着那符文的消失,那在体内肆虐的灵力似是受到了某种东西的牵引渐渐地变得温顺了起来,这种巨大的变化自是没能逃过薛皓的眼睛,见到那狂暴的灵突然间变得如此温顺,他也是心中一喜,便是将体内的灵力一丝丝的融入了进去,慢慢的顺着那被破坏的一团糟的筋脉运转了起来。
  时间悄然流逝,而那石室内的少年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是比起刚才自然是好上了不知多少,皮肤上的血渍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皮肤表面有着一层莹莹白光覆盖着。看来此次那玉瓶内的液体倒是帮了不小的忙,虽说差点就导致他爆体而亡,但最后也只是有惊无险。
  又不知过了多久,那盘坐在地上的少年眼皮终于颤了颤,紧接着那紧闭的双目便是缓缓的睁开而来。而伴随着少年双目的睁开,他体内的灵力也是如潮水般喷涌而出,气势暴涨。显然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试着突破到战王那个层面,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暴涨的气势也是缓缓地停留了下来。
  呼,一团白气从薛皓口中缓缓吐了出来,天级巅峰!少年也是无奈的耸耸肩虽说他现在的灵力已经是相当的雄厚了,但是就在那快要突破的时候硬是卡了下来,仿佛是有一层薄膜挡在那始终无法突破。也罢,薛皓也是轻叹了一声说不定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就突破了。
作者:武俭应 时间:2014-03-20 15:19:00
  2014年最新营销软件!微信加好友软件,1.防封 2.全自动 3.永久更新 4.功能全!
  使用人群:1、营销 2、养粉丝 3、公司产品推广 4、淘宝店主 5、微信公众号
  软件扣扣群:1667205472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