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腾

楼主:一骑江山 时间:2014-11-23 11:12:30 点击:239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卷宗:【蛮荒图腾】]01章·【御 灵】
  一个规模不太大的小镇,迎贤镇。
  一条不算繁华的小街,贤英街。
  一家伫立在街尾的客栈,四海楼。
  夕阳洒下淡金的光色,将整个小镇笼罩其中,看起来古朴的小镇,此时看起来金黄金黄的,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一条用青色岩石铺就的笔直小道将街道两旁的店铺连接在一起,这条道路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本来平滑的石道之上出现了斑驳的坑洼,金色的阳光撒在上面,看上去犹如带着瑕龇的平面镜放射出璀璨的金色。
  小镇不大,虽然现在已经到了傍晚,但是已经还是有着不少的行人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走在夕阳之下,从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可以看出想必是从外地来的。
  人群之中偶尔会出现一辆马车,马鞭声和车夫的吆喝声打破了本来有些安静的氛围,人群纷纷闪避,石道之上扬起了淡淡的烟尘。
  现在已经到了冬季,尽管只是初冬,但是却给小镇的空气之中注入了冰冷的气息,要不是夕阳洒下淡淡的阳光,为世间带来了一点温度,恐怕空气会更加冰冷。
  街道两旁的草地已经枯黄,冷风轻吹,将藏在枯黄草根间的草屑吹了起来,淡金色阳光揉进了枯黄的草屑之中,草屑现在犹如扬起的金沙。
  此时家家户户的烟囱已经冒起了炊烟,饭香和炊烟相和在一起,在扬起的草屑之中飘扬,此时的空气看起来朦朦胧胧的,给人一种微妙的美感。
  这时一个黑影从小镇边儿上闪了出来,她来到街道的尾端,将怀中的一个襁褓放在了客栈的后门口,然后一步三回头的再一次走进了黑漆漆的森林之中。
  放在客栈后门口的襁褓之中是一个白胖的小子,此时他的身旁放着一个白布,不上绣着几个用鲜血写出的字。
  “此子名唤倾仇!”
  日色渐渐的隐了,天渐渐的暗了。
  客栈后门儿的门此时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中年男子从厨房之中端着一盆脏水走了出来。
  ……
  下午时分,冬季的日色此时更加的冷了。
  夕阳悬浮在树梢之上,将迎贤镇笼罩金色的光影之中。
  世间的一切都蒸腾着淡白色的寒气,而金色的光影将这个世界瞬间刷成了淡金的颜色。
  倾仇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握着毛巾,对窗外的景色好似一点儿也不看在眼里,他那不比女子眼眸小的滚圆眼睛灵动的看着客栈大厅之内的每一个吃酒的客人,哪一个客人的茶杯干涸,他就像风一般给那些客人斟些热烘烘的茶水,然后用手中的已经成了灰色的白手巾将洒下的茶水擦净,面带微笑的再一次推到了柜台之处。
  倾仇在这个小镇可是一个有名的孩子,为人从小就古灵精怪,不过确是有一个让每一个人都头疼的臭毛病,那就是有太多的问题和好奇心,只要是他不知道的或者没有见过的事物,他都会去弄个明白。
  有一次,他的脑子突然抽了一次疯,曾经问自己的父母,说怎么男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而女人怎么不行,女人看起来怎么和男人的身子长得不一样呢?
  倾仇的父母可是知道自己孩子的古灵精怪,各自打个哈哈,然后没有说话。
  倾仇的好奇心更加的强了,于是做了一个让他父母差一点儿气死的举动,那就是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偷跑到小镇的刘寡妇家偷看人家洗澡,不过却被刘寡妇逮个正着,当时揪着他的耳朵找到了他的父母,结果当天夜里四海客栈之中传来了犹如狗嚎一般的惨叫声,第二天倾仇的一张精致的小脸儿上全部都是紫青伤痕,可想而知当天晚上这个小家伙受了多么大的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灵精怪的小倾仇渐渐的长大了,粉雕玉琢的小脸儿脱去了一些稚嫩之气,显得更加俊逸,如果让他穿上女子的衣服,恐怕会让许多美人儿汗颜,迎贤镇的那些少女每天都会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或者理由路过四海楼,然后躲在客栈的窗口偷偷的看倾仇干活儿的俊俏模样。
  不过,倾仇却也不是什么好货,不仅不保持自己的的男子形象,竟然不要脸的向窗外的那些小妞儿抛媚眼儿,让那些小妞儿差一点儿疯掉。
  今天,倾仇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大厅一角的六名衣着华丽贵气的人看,十七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华丽的衣料,虽然小镇之中也有卖布料的店铺,可是那些最好的布料和那些人所穿的衣服差了不知多少条街。
  看着这既然衣着非凡,倾仇那该死的好奇心再一次压制不住,经过几次给那几人的斟茶,他多多少少从那些人口中听到了一点儿眉目,。
  他们不是做生意的商贾,之所以来这里,而是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雷兽魂殇。
  雷兽?
  魂殇?
  那是什么东西?
  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呢?
  这几人莫非是要买一些动物?
  那么这个动物的名字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一个个疑问在倾仇心中不停的冒出,好奇心更加的浓重,让他恨不得和那些人同坐一桌,一边吃着酒水,一边听那些人将那些对于他来说离奇的言语。
  迎贤镇和其它的地方一样也流传着一个个古老的传说,特别关于御灵士的故事更是成了家家户户经久不绝的传说。
  当然倾仇也是从小听着御灵士的故事长大的,他本来好奇心就比别的孩子强得多,当听到御灵士的故事之后,心中更加的向往,一直以来他就想看一看御灵士的风采。
  可是迎贤镇很小,哪会有御灵士那样的人物出现?
  就在御灵士这三个字在倾仇的心里渐渐的淡去的时候,今天他却是见到了六名御灵士,这让倾仇差一点儿将手中茶壶之中的茶水倒了那些御灵士的头上,然后在他们每人的脑门儿之上亲一口。
  不一会儿时间,倾仇给那六名御灵士到了三十多次茶水,让六人看着他咬牙切齿,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热情的小二儿,这种热情让这些修养不错的御灵士心中特别硌得慌,要不是看着是一个小孩儿,他们早已经将这个小子灌个水饱儿。
  此时倾仇犹如沸腾的水一般,一时半会儿根本静不下来,大厅之中的其它客人让他添水的时候,人家理都不理,而是一双滚圆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六个人,好似在看稀有动物一般。有几名御灵士看到了他的目光,只觉得头皮发麻,总觉得这个小子不按什么好心。
  这水里不是有毒吧?
  这小子是不是有病呀?
  这小子看起来怎么不像好人呀?
  一个个猜测在这些人的心中泛起,如果让崇拜他们的倾仇听到,恐怕这小子要将脑袋撞死在一块豆腐之上。
  就在这时,四海楼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这名男子身材有九尺之高,看起来伟岸之极,此时正站在客栈高一丈的门口,由于他的身子实在是高大,本来看起来特别高和宽的大门此时看起来已经没有了那种阔气的味道。
  进来男子名叫廖丑,刀眉扁鼻阔嘴国字脸,身着金色锦衣,背后背着一柄通体蓝色的弯刀,一双大若铜铃的眼睛扫了一下客栈大厅,然后大大咧咧的走进客栈之内,他看了看已经为那六名御灵士而沉醉不知接客的倾仇,径自找了一个美人的角落坐了下来。
  廖丑刚刚坐下,屁股之下的冷板凳还没有坐热,此时却听对面传来了一名女子的声音。
  “这个桌子已经被姑奶奶看中了!”
  廖丑人长的虽然给人一种强横的感觉,可是他的脾气却是奇好,对面女子刻薄的言语好似没有为他带来怒意,而是豪爽的一笑,自斟了一杯热茶。
  廖丑十六岁闯荡江湖,经历了不知多少刀山剑林,在江湖之中可是小有名气的御灵士,为一个稚气未脱女子的刁蛮言语生气,不值!他只是淡淡的道:“哦?座位很大,不会碍着你的,何必这么斤斤计较?这样不好!”
  说完,廖丑端起青瓷茶杯,就要送入嘴中,然而却在这时,他手中的青瓷杯子好似被一股气给撕扯,瞬间崩碎,四溅的茶水好似一个个珍珠一般在桌面上跳动。
  倾仇被茶杯的崩碎声给吓了一跳。
  “茶杯碎了,老爹岂不要揍死我?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一句话不对头就要喊打喊杀的,嫌自己的命长吗?再说了你们喊打喊杀的可别连累别人,我们这里可是小本生意!”
  倾仇在心中不停的嘀咕,真想走到那两个家伙面前指着鼻子骂他们,可是见他们如此强横心中有些害怕,只好苦着脸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今天幸亏老爹和娘去外地进货,恐怕现在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就我的耳朵了,我还是等到这些人都走了,再想想弥补的办法吧!”
  倾仇认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能忍多时就忍多时,省的将自己给搭进去,大不了老爹和老娘回来的时候让他们揪着耳朵提溜一圈儿不就得了,还能咋的?
  想通了此处,面色紧张的倾仇此时心情稍微恢复,往廖丑这里看来,面带惊恐之色,不过,随后他那惊恐之色瞬间变成了惊讶,下巴掉了下来,眼前的情景简直是他这辈子都期盼看到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一骑江山 时间:2014-11-24 12:45:00
  02章·【血 蟒】
  从崩碎的茶杯之中洒落的水珠儿此时好似被一股气控制着,在黑色桌面之上像半透明的珍珠一般跳动着,然而在这个时候,一股寒意笼罩了整个桌面,然后这些水珠儿好似跳着跳着竟然渐渐的凝固,颜色也是越来越浓重,最后竟然成了几个跳动的冰珠,在桌面之上发出一阵儿清脆的响声。
  这时廖化面容微微一笑,只见那些跳动的冰珠好似被一股吸力控制,慢慢的离开桌面,然后滴溜溜的悬在了廖丑和那名红衣女子之间,端得是玄奇之极。
  廖丑衣袖挥向冰珠,这些冰珠竟然射向对面的红衣女子,途中撕裂了空气,四周的空间起了一些微弱的动荡。
  此时红衣女子右手手指猛然一抹殷红,这些极速射向自己的冰珠猛然炸碎,淡白色的冰珠此时化成了淡白色的粉末,因为这些粉末太过细碎,是以好似一团团儿淡白色的烟雾一般将周围的空间炸开了一个个水色涟漪,空间震动,烟雾被红衣女子化成了一条淡白色长有几尺的灵蛇然后停在自己面前,淡白色的水雾组成的灵蛇好似听到了红衣女子的感召,瞬间窜向廖丑,蛇嘴一张,两个淡白色的牙齿要想廖丑的脖颈。
  水雾化成的灵蛇除了通体是半透明的白色,其它都和真蛇一模一样,简直犹如活物一般。
  廖丑双眼微眯,然后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向灵蛇的七寸,灵蛇的速度很快,可是他的速度更加快,瞬间将灵蛇的七寸捏在两指之间,灵蛇在他的两指之间不停的扭动,不一会儿的时间,慢慢的缩小,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和刚才炸碎的青瓷茶杯一般大小的冰杯,这个冰杯此时通体晶莹,看起来犹如水晶一般很是奇特,在空气之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白气。
  廖丑呵呵一笑,然后将冰杯斟满了茶水,冰被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并且里面的茶水仍然保持着温热的温度,他端起茶杯仰脖喝尽,舒爽的啊了一声,砸了砸嘴,好不舒服。
  倾仇此时彻底傻了,这样的奇幻情景他可是头一次见,本来就痴迷于此,此时更加的不可自拔,犹如一个石像一般不知天地所有事儿,手中茶壶的壶嘴儿此时朝着下面而不自知,热水至今淋到了他的黑皮靴子之上,他突然蹦了起来,滚烫的茶水进入了靴子之中,将他给烫醒。
  廖丑对面的红衣女子面带一股阴气,森白的双手握成了拳状,他此时脸色温和的看着红衣女子,慢慢的道:“赤烟,和我动手你讨不了好去,你今天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雷兽魂殇吧?既然这样就应该省省力气,否则让别人占了先手!对你和对我来说都不好!”
  赤烟冷冷的哼了一声,阴冷的笑道:“放心,姑奶奶的力气很多,不用你教我怎么做!”
  赤烟说完,冷冷的瞪着廖丑,一双柳眉倒竖。
  廖丑仍然用那个冰杯喝着茶水,对赤烟的话闻而未闻,看了看四周的人,冷笑一下,想不到知道雷兽魂殇出世的人很多吗?竟然还有很多棘手的人物,一个魂兽级别的雷兽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这时廖丑将目光定格到了一个发如雪,身材消瘦的男子身上,一双乌黑的瞳孔缩了缩,没想到真是冤家路窄呀!白头雪竟然也来了这里,他用手摸了摸那塌扁的鼻子,好像想到了什么。
  六年前,在伤谷之中捕捉风兽刃音的时候,当初廖丑将要得手,白头雪从天而降,偷袭了正在和刃音死斗的他,多么高挺的鼻子顷刻之间被他用卑鄙的手段给弄塌了下来,致使自己不仅丢了刃音,而且还塌了一个鼻子,这让廖丑对白头雪有很大的仇视,这几年没有见到他,要是早早的见到,恐怕他会当场和白头雪拼命,今天虽然心中恼怒,但是有要事在身,可不能多生事端。
  廖丑平息了一下心情,不再看白头雪,他怕看多了控制不住情绪而动手。
  白头雪是后来进入大厅的,还坐下不久,就感觉到有一双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寻着看去,愣了一下,然后嚣张的怪异一笑,那张刀疤纵横交错的丑脸狰狞的犹如老树皮一般很是恐怖。
  廖丑看着白头雪那丑陋的脸庞和那露在干唇外的两排大黄牙,冷哼一声不再看他。
  “哎呦!廖丑没想到你也来了这里?怎么,也想得到魂殇?”
  一个既柔又媚的女子声音娇滴滴的笑道,那语声简直犹如夜莺在歌唱。
  廖丑向大厅的另一个桌子看去,只见一个长相身材丰满的紫衣女子映入眼帘,此女穿着很是大方,雪白的奶子有一半儿露在了外面,紫色的衣裙向膝盖之上撩起,露出雪白的大腿,看起来好似一个风尘女子一般很是风骚。她此时用左手一直摩擦着右手上的一个翡翠扳指,一边嘴角含笑,眼角余光注视着廖丑。
  廖丑深吸了一口凉气,语音有些颇不自在的道:“默姬,你不是有赤云了吗?在这里凑什么热闹?”
  默姬此时转过头来,冲着廖丑咯咯的笑道:“一个怎么够?时间长了会很寂寞的,就像男人和女人独自待着一样,寂寞的感觉很难过的!”
  话音刚落,默姬周身的空气猛然炸响,只见四周的空间剧烈的动荡,随后一股红云在默姬的身后慢慢变大,一头身长两丈,粗有人大腿粗的巨大蟒蛇出现,这条巨蟒全身为红色,不过红色之中竟然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黑线出现,这些黑线好似一个个纹路一般,一道道乌光在黑线之中不停的流转。
  红色巨蟒一出现,偌大的大厅看起来就显得小了,空气的温度瞬间下降,一股蛮横的威压在巨蟒周身产生。
  红色巨蟒睁着那双碧绿的眼睛不停的冲着廖丑嘶吼,看起模样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嘲讽,它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形成了音波,四周的空间不停的动荡了起来。
  一股腥臭的气息从红色巨蟒口中传来,不一会儿将整个大厅都给笼罩。
  此时整个大厅都热闹了起来,有杯子摔碎的声音和人因为惊恐而发出的声音。
  红色巨蟒出现,大厅之内血腥之气弥漫,普通的食客此时可是吓得屁滚尿流,不顾形象的连滚带爬的向客栈之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嘶吼着,连魂儿恐怕都被吓掉了。
  此时四海楼的一楼大厅之内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不对!是十一个,因为还有一个已经钻进桌子下面身子瑟瑟发抖的倾仇。
  白头雪和赤烟此时冷冷的看了看自以为做了一场恶作剧的默姬,都冷哼一声。
  臭显摆什么?在座的御灵士谁没有图腾?
  廖丑冷冷的看着默姬,他强子忍着心中被默姬玩弄的怒火,对默姬的挑衅熟视无睹,他知道默姬虽然生性张狂,可是实力确是不俗,如果和她打起来,恐怕谁也逃不了好,他稳了稳有些紊乱的情绪,然后继续喝着已经由热变温的茶水。
  “呵呵!好一条漂亮的大蛇呀?如果给我的骨灵做美餐会很不错的!”
  一个沙哑的女子声音从四海楼的二楼传来,然后众人就见到一个身子佝偻头发花白,身着黑色布衣,拄着一根通体乌黑木杖的老妇人正一步一步从客栈的二楼走下来。
  老妇人满脸都是皱纹的老脸此时蠕动了几下,看了看大厅,然后抬起那没有穿鞋的脚走下楼梯。
  “这么多人呀?难道都是来看热闹的?”
  老妇人已经被皱纹挤得只剩下两条的缝儿的眼睛犹如一滩死水一般,空洞的没有一点儿人气儿,她不停的蠕动着腮帮,等到她的话一落,大厅之中的空气竟然诡异的扭曲了起来,本来被巨蟒影响的气氛此时更加的诡异,让每一个在此的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妇人慢慢的走到默姬的面前,然后歪了歪那老树皮一般的脑袋,喋喋的怪笑了几下,本来僵硬的老脸此时竟然犹如绽放的花苞一样露出了笑容。
  “老娘最讨厌本来长得不美却总爱显摆那对儿奶子的女人,既然碰到了你,那么你就死吧!”
  老妇人的言语一落,本来咯咯而笑的默姬此时脸色一僵,全身的气势猛然暴涨,正要向老妇人出手,她身后的巨蟒也已经向老妇人咬来。
  嘭!
  默姬的脑袋此时犹如被打碎的西瓜一般炸的粉碎,血肉、脑浆和崩碎的头骨向四周劲射而去,却是被白发老妇人……
楼主一骑江山 时间:2014-11-24 14:45:00
  统统吸入双手之中。
  老妇人再一次喋喋怪笑,然后将双手捧着的血肉和脑浆一股脑儿的往嘴里送去,看那模样,好似那些血肉和脑浆是天下之间最美的食物一般。
  大厅之中的十人此时脸色全部变白,都有一种呕吐的冲动,这个老婆子到底是人还是妖?
  倾仇此时将老妇人的举动一一看在眼里,只觉得胃在不停的翻滚,然后张嘴将今天吃的东西全部呕吐了出来。
  默姬虽然头颅炸碎,但是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然后倒在了地上就此没了声息。
  默姬一死,那条红色巨蟒好似已经失去了意识,本来是冲向老妇人的,此时猛然定在了那里,然后惊恐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好似迷路了一般。
  老妇人走到巨蛇的面前,伸出那双干枯的犹如鸡爪的双手抱住巨蟒的七寸,嘻嘻笑道:“乖乖!你已经没有了主人,真的好可怜!”
  随后老妇人将自己的脑袋靠近巨蛇的蛇头,没有牙齿的嘴此时慢慢张开。
  巨蛇的蛇头比老妇人的脑袋还要大,此时它被老妇人双手紧紧的抓住七寸,本来茫然的它大怒,正要张嘴向老妇人咬去,却见老妇人此时猛然张开那没有牙齿的嘴咬住红色巨蟒即将张开的嘴,然后不停的撕咬,像是撕咬一只鸡腿一般。
  红色巨蟒一声悲嘶,然后不停的扭动着那数丈长的身躯,可是它的七寸被老妇人的双手紧紧的钳住,虽然不停的扭动身躯,但是仍然甩不开老妇人的双手,它身上的黑色花纹中的乌光都向蛇头涌去,突然巨蟒的嘴里释放出一大团的黑色烟雾,这些漆黑如墨般的黑色烟雾涌尽了老妇人的口中。
  老妇人却是嘿嘿一笑,然后将那些黑色烟雾尽数吸进肚中,然后瞪着那双空洞的眼睛开始蠕动那没有牙齿的嘴。
  黑色烟雾其实是红色巨蟒喷出的毒物,本来打算让老妇人消融的,可是老妇人竟然丝毫没有事儿一般,那张老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虽然没有牙齿,但是红色巨蟒的脑袋却是硬是被她的嘴中释放出来的气给压得粉碎。
  红色巨蟒的脑袋一碎,扭动的身体慢慢的缓了下来,老妇人又一次嘿嘿一笑,随后猛然一吸老嘴,红色巨蟒那粗大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瘪了下去,一股殷红的血液犹如泉水一般被老妇人给吸进了肚中。
  不一会儿的时间,偌大的一条红色巨蟒此时竟然变得犹如咸鱼一般干瘪,其体内的血液都被老妇人给吞掉。
  老妇人将红色巨蟒的尸体扔掉,然后双手一分,红色巨蟒的蛇皮被她以迅雷掩耳之势给撕了下来,她将血淋淋的蛇皮缠在自己的腰上,看了看大厅之内目瞪口呆的众人,喋喋一笑,然后捡起地上的拐杖坐在默姬刚才所坐的座位旁边,一双空洞的眼睛此时终于泛起了精光。
  此时倾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呕吐了,他脸色苍白的看着白发老妇人,觉得她好像一个饿鬼,每看她一眼,他觉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作者:萧灵泽 时间:2014-12-07 13:29:00
  你选择晒太阳,晒太阳就是幸福。丽江游乐多旅游天猫商城,扣扣交流群164823782。
作者:darleneghf 时间:2015-05-18 10:53:00
  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files/129814299/bio
作者:yunceyinao 时间:2015-07-01 00:56:00
  佩服你,i1胺39c饺rhxnd
作者:eJgbmgtnc1 时间:2015-08-04 14:13:00
  范冰冰“马震”2分钟完整版http://to4.cn/FpK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