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心吗?

楼主:隐形的狗尾巴草 时间:2021-01-03 07:25:21 点击:1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年有四季,温暖有回忆。我这几天回忆起了整个初中时期的事,或许是我最甜蜜的回忆,相对而言,可算是我一生的噩梦开始,也是可悲又令很多人憎恶的我开端。

  

  小时候家里一穷二白。自我出身以来,奶奶便是舍弃了我爸一般,因为我爸脾气又暴躁又倔,十分的粗鲁,并且因为生活的压力经常的夫妻吵架,互相殴打,指责对方!即使这般不容易,生活也还是要继续,就靠着打散工,短工,帮忙鸡零狗碎的事情一点点有了积蓄,在没有我爷爷奶奶半分帮衬下,造了个小楼也就有个家了。小学时代,因为爸妈常年在外打工,而我看个破电视把眼睛还看近视了,因为这个,我爸彻底的放弃了他这个儿子以至于成为我爸的解压工具,以他喜欢的各位方式释放出我爸心中烦躁。 在上初一的下半年,我爸妈决定把小楼在往上垒一垒,然后向亲朋好友借钱,能借的都借了个边,造出了四层小楼,但是急需要还钱,我爸决定放弃打散工,转行花苗树木。而没有想到的事,树苗周期最短的时间是一年,等于说,盖完楼的一屁股债还不上,还要吃老底死撑一年,直到我的初中学费交不起不说甚至吃饭只能吃白饭,酱油混一混就算一顿饭了,而我爸脾气越来越暴躁,我回到家里就如同回到地狱,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外加打扫卫生顺带干活,还要时不时的被挨上一脚或者一耳光,一点点不顺我爸心意便是乱棍逐出家门。 我并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当时我爸这么对待我肯定以为我自己做错了,强行的把我的性格磨楞的任人打骂,低头,不说话,心中万般委屈,咬牙,隐忍不发。以至于隔壁邻居和亲朋好友见了都看不过去出口制止我爸无端暴虐的行径才算稍稍缓解。而我也努力做个在家干完事完成以后就躲在角落把自己变成透明人。在学校里,努力做到一个不惹事,不打架的好孩子,就算是学校里被几个同学欺负了,我也低头不做声,因为我习惯了无辜被打。夹缝中成长的我,世界是黑色的。人嘛,不是猫狗,但凡有一丝丝的温暖就能变得明亮。感觉全世界都在欺负我,那都无所谓,但凡有一个人安慰我就觉得已经够了,那个人就是我的班长我的光,可能不是刻意为之,也可能良好的家教和素养吧,黑暗的心中有一丝丝的温暖和光明。而我至此以后,我成为了我班长的小尾巴,我们班长文静,认真,努力,并且严谨。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很好看,有个小酒窝。班上好多好多男同学都喜欢班长,从不缺关怀,而没人敢上前表白。因为认真到一丝不苟的班长很可能会把表白的事告知老师。当时的我把爱慕和早恋等等词汇,通通锁进了内心最最深处的潘多拉魔盒里,再也不见天日,甚至在深夜中放肆无度的叫嚣我都不愿正面直视。因为我要做一个好孩子,不打架,不惹事,不谈恋爱,然后努力做到一个再也不被大人打骂的孩子!然而每次出操,体育课,课外活动和中午的自由活动,我都会小心翼翼的搁着班长大概有三五人距离的位置安静呆着,我只是安安静静听着班长说话聊天而已,有时候会和班长肩并肩走,我内心酥酥,暖暖的,舒服极了。这是潘多拉魔盒渗出魔力,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想当个透明人接近温暖光明,只是如此。后来的某一天,班长看起来心事重重,站在教室门口,我边忍不住轻轻的问,“班长你有心事吗?”然后班长也轻轻的告诉我,“你不可以学他们早恋哦”。我认真的点点头的时候,我后脑门上飞来一本书,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副班长,然后大声严厉的质问我,“你在干嘛?!”我也捡起了书,恼怒的回答,“跟你有什么关系”!然后愤怒的冲到我面前,班长就赶忙过去拦着副班长,询问,“怎么了?”副班长大声的喊“我喜欢他!”班长说“身为副班长你不可以带头早恋”!然后转身离开。紧接着就又一本书飞我脸上。我远远的多开,副班长让我把书捡起来给她。我害怕极了,躲在花坛后面直到副班长离开教室门口。等我回到位置才发现书是副班长的,我就把书扔回副班长座位上,正好砸在副班长头上。副班长眼圈红红的离开了座位。然后告诉了班主任,说我和班长早恋!此时上课铃响了,教室里安静下来,只有班主任的训斥声,“副班长说你早恋?和谁早恋?”非常的严厉。我隐忍的眼泪,低头不说话。班主任然后大声喊,“你说不说,不说我请你家长来学校。”此时,数学代表也出来为班长解围,“刚才的事我全程都在场,是副班长喜欢他,和班长没关系,自习课了,班长要复习,下节课考试呢!”而副班长一口咬定,班长和我在谈恋爱。在班主任一再请家长的威胁下,我把手缓缓的举起朝着班长方向,“我喜欢她。”然后我再也没有隐忍住泪水,开始哭了起来,我用手臂死死咬住,可心中垒起来的坚强瞬间瓦解,哭的昏天地暗,大脑缺氧,于此同时当我举起手来指向班长那一刻,副班长也放声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就像天地不存在了一样。然后数学课代表也哭了起来了,嘴里断断续续的喊“我也喜欢班长,我比你喜欢班长多了,你算什么,学习那么差,只会拖后腿。”然后班长的同一时间也哭了,“我跟他们说了,不许谈恋爱,他们不听,我警告过他们的”然后教室里瞬间炸裂,四个人的哭喊成了一出戏!于此同时,班主任挨个训斥,当时的我,只要不喊家长,万事好商量,最先回到教室的是班长,其次是数学课代表,然后我止住眼泪,哽咽的回到座位,副班长哭了好久好久,后来成绩滑落的很厉害,全校前五钉子户,我们班就只有我班长一个了,我很内疚,可我不愿意去道歉,因为用书摔我脑门。后来还是被我父母知道了,因为副班长的母亲也是个教师,非常严厉,而且还是我妈在儿时的同学,虽然没挨揍,可严厉的警告过,“家里欠债一屁股,还搞个媳妇回家?学校你在早恋,回家当场打死”!自此以后,每到我偷偷跟上班长,班长会快步小跑离开,我在跟上,班长在跑开,那时候世界都是黑暗的,内心冰凉一片,在没有目标,没有目的。直到后来学校合并,我们集体离开学校去新学校。那天下雨天,虽然我带着伞,可天朦胧下雨,不大,刚好够淋湿一个人,我一路小跑寻找班长,班长在前面,被几个人围着聊天,没错,是数学课代表。我突然鼻子一酸,脚步也慢了下来,眼泪就顺势而下,而旁边的人嚷,“你是在哭吗?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哦!我知道了,班长不喜欢你。不和你说话了”我说“你眼花了吧,那是雨水,你傻啊?”“有伞不用,掩饰,借口。活该,活该!”可能班长听见了或许是班长注意到我了,一路走神的我,等我回神的时候班长居然在我身边。我说我伞坏了,班长没说话,只是默默的走着。一路过来,数学课代表要拉走班长,班长也半句话没理会!雨越下越大,我一直淋着,而班长叫我过去用一把伞,我没理会,无言的走着走着!直到到达合并的新学校,操场上开会,雨下的更大了,大雨滂沱,我倔强的依然不开我的伞,班长拉着我的袖子拉进她的伞里。我心里极其的内疚,如果因此班长又被骂了那要怎么办?我就现在伞的极其边沿出,遮一半,淋一半!内心想着事,“今后班长和我在不是一个班了”内心中只有一个句话。说实话,隐忍着,努力克制着,已经习惯了。虽然不在一个班,可还是在一个学校嘛!在新学校,四个学校合并成一个,两千人,一个年纪八个班,以前班里的同学被分散的七零八落,我被发配到四班,而我们班长被发配到三班。打架斗殴在新学校里非常厉害,每个年级段里必须斗出一个楚霸王来,而我,隐忍,怯懦的个性在这个龙虎争霸的新校园里,无情的沦为被欺凌的对象之一!那时候再也见不到班长了,心里黯然神伤,直到每天的早操,一开始,我和班长的位置足足8个人的位置差距,进过一个礼拜的努力,我和班长的差距缩短为4个。不稳定的四个位置,有时候可以缩短为2个1个,有时候又会回到8个。然后在我们新班主任的严厉打击下,早操的位置在不能随意变动的某一天,班长居然下来跟我肩并肩的一起做早操,当时的我,咧开嘴,都不好意思笑,生怕太过明显,被班长发现。我发现班长也在笑。然后我听到一句“认真做早操,不要早恋!”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做早操,每次被欺负的时候,我就想着那个瘦小的人,却有大大的眼睛和笑起来有一颗深深的酒窝,短短的头发和圆圆的脸蛋,非常可爱。在深夜里,我会打开潘多拉魔盒,看看我藏着最噬人心智魔物,让它肆无忌惮的叫嚣!转眼,初中要毕业了,隐忍,黑暗的初中在体育考试的时刻是我和班长最后的道别,她将走上一条充满泥泞和荆棘的道路,尽头是至高的荣耀和认可,而我,大概走出校门,面对的是无数十字的人生路口。在体育考试一千米长跑的最后一刻,大脑缺氧的快停下步伐的时候,我听见楼上班长喊到,“童童,加油。快跑,加油加油”当时的我,肾上腺素飙升,四条腿感觉有了无尽的力量,快速的跑到了终点。体育监考笑着调侃“童童,女同学给你加油,你是不是还能在跑一圈?”说实话,我能,一圈才200米而已!于此同时,喘了几口气,迅速调整好呼吸,我想立马见到班长。可我怕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怕班长的考试会被我影响到。我甚至在考试的最后一礼拜,强行的调准了出操的位置,我希望班长能够考上最好的大学,最高的荣誉,找个最帅的男朋友,我希望她什么都是最好的,只要她天天的开心快乐,我也特别开心,美好的愿望。可那天老天爷又旷工,我的祝福半句话没听见!见到班长的第一句话是,长发及腰的女孩说,文彬(我班长的名字)喜欢你。班长也红了脸,“我班长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喜欢我”。我脑壳有点昏昏的,“不可能”。我就跑开了。我心中欣喜的同时,我内心扎心的捂住胸口。我从没有想过班长会喜欢我这个问题,一直努力我如何能不被班长发现我的存在而努力。等我下去的时候班长他们离开了楼梯窗口的地方。接下来是学霸备战毕业中考,学渣忙着表白。哦豁,往日里被各类各色男女同学轮流欺凌的我,居然有好几个女同学跟我表白。往日里被欺负多了,我当时我想法是,“你们变着法的来让我丢脸出丑?我知道的,你们离我远点!”女同学的反应是“给脸不要脸?你等着,放学我喊人打你”然后,旁边的女同学说,“你这么表白吗?你小老公快要被你吓唬哭了”。考试结束那天,我独自一人走回家。孤胆一个人,自由自在,真好,不要遇到什么人才好,不要被人欺负,一路平安到家。天不遂人愿,老天爷那天又旷工了,前面路口两个跟我表白女同学,把我拦住去路,问我,到底喜不喜欢她,我坚决说不喜欢,说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喜欢好几年了,那个人是文彬(我们班长),决然的有点无情。然后班长路过,“文彬,你来了,一起回家吧”。然后那个女同学说,“原来你就是是文彬?”“怎么了?有事吗?”我班长极度不友好随时干架的架势。我赶忙拉走班长。那个表白我的女孩说,“我没有恶意,我的小老公他说有喜欢的人了,听说是你,你爱童童吗?如果他也爱你,我就让你,毕竟我爱他,我可以付出一切。”虽然当时还不懂爱不爱的,不过那份维护我的心,我感受到了,很温暖。班长说,“我们初一一个班的,那时候我就喜欢他,只是出于学习和老师的压力我们没说出来”,“你初一?我小学同学的时候就喜欢他了,那时候我就喊他小老公!”才发现我们班长原来是个暴脾气,瘦小丝毫不输气势!我赶忙过去拦班长。然后艳(表白女孩)说,“行了,我表白好多次了,一直说不喜欢我,看来你们是真心相爱的,我帮你搞定我小老公,毕竟我真心爱他,愿意给他第一次,为他奉献一切,他能快乐,我也开心”。然后班长炸毛的矛头指向我,“你们睡了?”,艳说,“还没睡,你着急什么,你问问他,爱不爱你,真爱你,我就走,不爱我就还有机会。”班长说,“你喜欢我吗?”我认真的说“嗯,喜欢的不得了,每天都爆炸想你,可是,我们不合适,我们天与地,你太优秀了,我是学渣,配不上的”。班长说,“那你爱不爱了?”“我不爱,这不合适,我回家了,别拦着我”!班长揪住我的衣领急眼了,“那到底心里有没有我?”,我说“我没有”。艳过来赶忙说,“你这么凶,一会你把他整哭了,他会以为你在欺负他”。事实证明我泪水确实在眼眶里打转。艳接着道“说你们相爱,可你连我家小老公的脾气都不了解,别扯了,松开,快松手,你不爱护,我还心疼呢,你好好问”。然后班长温柔的说,你喜欢我吗?我说喜欢。班长说那你抱我一下吧。我犹豫,“不合适,我不配,你是人中龙凤,我是渣子,我配不上你”。班长又说,“那你喜欢我吗?”磨磨唧唧到数学课代表路过为止,然后瞬间场面就热闹了,数学课代表扬言要打我。艳说“我们说话有你插话的份吗?今天你敢动我小老公一颗手指头,我就让你断一条腿在这里,你可以试试?!”那份气势瞬间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然后我们数学课代表在外面一直哭,一直喊,“文彬,我喜欢你,他就是只癞蛤蟆,你喜欢他什么?你出来呀,童童你给我听着,你敢抱文彬,我就打死你”。然后我们村里的同龄的同学说,“人家表白,甜甜蜜蜜的,有你什么事,要打架吗?我跟你打,喜欢欺负人?你好强势啊!”我哭的稀里哗啦对文彬说,“我爸妈不允许我谈恋爱,否则我回家以后,我爸妈会打死我的,上次副班长的事已经让我爸妈知道了。我喜欢你是真的,我每天白天想夜里也想你,但是我没想过要跟你在一起,你是人中龙凤,而我是学校的渣子,你应该配个跟你一样优秀的人,我抱你一下,你就放我回家吧。”然后班长转身离开了,数学课代表,笑嘻嘻的跟着班长,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然后我们班长大笑了起来,然后开始呜呜哭咽。拿起来地上的石头砸向数学课代表,撕心裂肺的喊“你理我远点”。我们同村同学说,“你们班的女同学怎么个个都那么火爆凶悍啊?娶回家当老婆怕是要天天挨打的哦”我说“那是我们班长,我配不上”



  

  直到后来很多年以后,打工进了新公司,老总看了我的简历,说他有个侄女,叫“文彬,你还记得吗?”我说“不记得了。”“就是你们初中的班长,她好像谈了一次恋爱,是不是你?到最后休学了一年,没考上重点高中,去了普通高中,最后大学都没去考,在家里待着,我侄女说,叫你滚蛋,不过,就事论事,你在这里安心上班。工资一分不少你。”当时时隔多年淡忘了,但是在我最黑暗的时候有个女孩陪伴了我三年,至今历历在目。听说死读书的都太过专注,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只是遗憾,我是个废人,所谓环境造就人才。等我真正成熟稳重,并且领悟事情的精髓,时隔将近15年了。纯真的年代不复返,这算是坑了一个好姑娘的一生吗?当年卑微,怯懦,隐忍,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被人欺负的当个隐形人的我如何能担当的起这么神圣又“禁忌”责任呢?现如今的我并不害怕被人欺负,而是害怕对我好的人,因为我没有能力还情。三个月后,公司淡季来临,整天去了公司以后只能干巴巴的站着,早上到晚上没有补贴,提出离职后,老总说,过几天公司安排,让公司里的那几个毒瘤,霸占最好的活的那几个让他们滚蛋,我去接替,培养你成为管理。此时去意已决的我在无心留念,老总再三留我,最后说了一句,“你无情无义,毫无情面可言。文彬确实看走眼了。”每次深夜里,锁紧的潘多拉魔盒有几把刀会刮我的五脏六腑,辗转难眠。很内疚,很矛盾,很扎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