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贾瑞字天祥想到王锡爵进而确定金瓶梅作者是徐渭

楼主:messiyun 时间:2020-05-05 22:50:56 点击:6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由贾瑞字天祥想到王锡爵进而确定金瓶梅作者是徐渭


  贾瑞子天祥,文天祥字贾瑞。这种文字游戏还是蛮有趣的。张岱诗歌中多次提到文天祥。我喜欢贾瑞字天祥的设定。金瓶梅中就经常用这种影射手法。不一定非是正面角色影射正面人物。如王锡爵。

  转载全亮的一段资料:

  《绣像本金瓶梅》敌视王世贞,进一步升了级。第一回中应伯爵说“如今年时,只好叙些财势,那里好叙齿”。这句话看似是应伯爵自我解嘲,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明显是影射李攀龙、王世贞的丑行。当时文人一看这句话,就应该明白讽刺的是谁。

  《绣像本》影射王世贞的同乡、恩人、族弟王锡爵:《绣像本》第三十回回目“蔡太师擅恩锡爵”,明显犯了“王锡爵”(1534~1614,字元驭)的名字。正如王世贞是太仓王氏文坛的领袖,王锡爵是太仓王氏政坛的领袖。万历十二年(1584)王锡爵入阁,后官至首辅,三十年间,位高权重。他帮助王世贞补官升官,帮助王忬封赠。在《绣像本》改定者看来,这都是“蔡太师擅恩”。

  结合明朝沈德符等人的记载,作者既是严嵩的仇家,又是王世贞的仇家。二者交集,现有若干作者嫌疑人中,唯有徐渭(1521~1593,字文长,浙江绍兴人)符合条件,这和明朝公安派袁中道所说的“绍兴老儒”也是正好合拍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可以初步回答一系列有关《金瓶梅》的疑难问题。为什么公安派袁宏道极力推崇《金瓶梅》和徐渭,大力贬低王世贞?因为是徐渭作《金瓶梅》。《金瓶梅》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公安派反对后七子复古主义的一件武器。为什么直到1596年左右,《金瓶梅》才有了传世的消息?因为《金瓶梅》攻击的是同时代的文坛领袖和政坛领袖,在作者生前是不敢公开的。为什么董其昌一边给袁宏道、袁中道兄弟推荐《金瓶梅》,一边嚷嚷要烧了这本书?因为他和太仓王氏关系亲密,打断骨头连着筋。为什么直到1617年左右,《金瓶梅词话》才能出版?因为只要退休首辅王锡爵还活着,就恐怕没有出版商敢在老虎头上搔痒痒。王世贞是苏州(古代吴国首都)人,徐渭是绍兴(古代越国首都)人。两人一个是庙堂文学的盟主,一个是江湖文学的豪侠,刀光剑影,针锋相对,在激烈争斗中竟然诞生了《金瓶梅》这样苦大仇深的巨著,所以我们用一句话概括全文——“吴越争霸成世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messiyun 时间:2020-05-05 23:01:25
  由贾瑞字天祥想到王锡爵进而想到金瓶梅作者是徐渭


  贾瑞子天祥,文天祥字贾瑞。这种文字游戏还是蛮有趣的。张岱诗歌中多次提到文天祥。我喜欢贾瑞字天祥的设定。金瓶梅中就经常用这种影射手法。不一定非是正面角色影射正面人物。如王锡爵。

  转载全亮的一段资料:

  《绣像本金瓶梅》敌视王世贞,进一步升了级。第一回中应伯爵说“如今年时,只好叙些财势,那里好叙齿”。这句话看似是应伯爵自我解嘲,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明显是影射李攀龙、王世贞的丑行。当时文人一看这句话,就应该明白讽刺的是谁。

  《绣像本》影射王世贞的同乡、恩人、族弟王锡爵:《绣像本》第三十回回目“蔡太师擅恩锡爵”,明显犯了“王锡爵”(1534~1614,字元驭)的名字。正如王世贞是太仓王氏文坛的领袖,王锡爵是太仓王氏政坛的领袖。万历十二年(1584)王锡爵入阁,后官至首辅,三十年间,位高权重。他帮助王世贞补官升官,帮助王忬封赠。在《绣像本》改定者看来,这都是“蔡太师擅恩”。

  结合明朝沈德符等人的记载,作者既是严嵩的仇家,又是王世贞的仇家。二者交集,现有若干作者嫌疑人中,唯有徐渭(1521~1593,字文长,浙江绍兴人)符合条件,这和明朝公安派袁中道所说的“绍兴老儒”也是正好合拍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可以初步回答一系列有关《金瓶梅》的疑难问题。为什么公安派袁宏道极力推崇《金瓶梅》和徐渭,大力贬低王世贞?因为是徐渭作《金瓶梅》。《金瓶梅》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公安派反对后七子复古主义的一件武器。为什么直到1596年左右,《金瓶梅》才有了传世的消息?因为《金瓶梅》攻击的是同时代的文坛领袖和政坛领袖,在作者生前是不敢公开的。为什么董其昌一边给袁宏道、袁中道兄弟推荐《金瓶梅》,一边嚷嚷要烧了这本书?因为他和太仓王氏关系亲密,打断骨头连着筋。为什么直到1617年左右,《金瓶梅词话》才能出版?因为只要退休首辅王锡爵还活着,就恐怕没有出版商敢在老虎头上搔痒痒。王世贞是苏州(古代吴国首都)人,徐渭是绍兴(古代越国首都)人。两人一个是庙堂文学的盟主,一个是江湖文学的豪侠,刀光剑影,针锋相对,在激烈争斗中竟然诞生了《金瓶梅》这样苦大仇深的巨著,所以我们用一句话概括全文——“吴越争霸成世仇”。

  张岱:文天祥
  1.石匮书曰:死一君,复立一君,践祚继统,视为儿戏。亦如文天祥所谓「立君以存宗社,存一日则尽臣子一日之责。蕞尔须臾,所不计也」;益王既殂,卫王继立。苏观生得其死所以了生平,则亦已矣;若以成败利钝责备观生,是犹责文天祥以燕馆徒生、责张世杰以崖山空死也。设身处地,亦复奈何!

  2.夜航船:
  读卷贺得士 开庆间,王应麟充读卷官。至第七卷,顿首曰:“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臣敢以得士贺。”遂擢第一,乃文天祥也。

  3.难于至正十九年之文天祥
  张岱在石匮书一篇总论中这样表明自己关于生死节义的观点和遭逢明亡而不殉死的理由:“夫义者可以死、可以无死者也。可以无死,虽不死,而人不得责之以必死;可以死,能拚一死,而世界又不可少此一死,故谓之义也。余一生受义之累,家以此亡,身以此困,八口以此饥寒,一生以此贫贱,所欠者但有一死耳。然余之不死,非不能死也,以死而为无益之死,故不死也。以死为无益而不死,则是不能死,而窃欲自附于能死之中,能不死而更欲超出于不能死之上。千魔万难,备受熟尝,十五年后之程婴,更难于十五年前之公孙杵旦,至正二十六年之谢枋得,更难于至正十九年之文天祥也。"四明辦生死之际,曲诉隐忍之衷,大义凛然,大哀殊深,直令彼贪生怕死,卖身求荣,“峨冠大纛者”,惭汗无地自容,亦令“以将相大臣,事权在握,安危倚之,乃临事一无所恃,而徒以鼠首为殉者",于九原之下知有所愧。

  4.其九:那时候烹茶的时候连烟都不想见到,就在山脚下炼炭。现在我在学习文天祥,拾柴来煮飞瀑。

  5.二侠咏
  文天祥起义兵,光耀史册。云生起义兵,却以抢掠为急务。把自己看作是贼人,人也就叫他为贼了。等到被擒,也能不屈服。叙述二侠的事情。

  6.文信公祠
  张岱 李尚飞译
  作为一颗文星,它降落在了庐川,哪怕是声色歌伎的场所中也有圣贤。文天祥两次逃归,不是因为胆怯,蒙古人让他缓死三年他的心更加坚定。他挺身赴义把死看得很轻,他喋血思念着前朝痛苦得就像杜鹃。他应该会像苌弘一样最终化为碧玉,至今散发出的磷火满燕然都是。文天祥像春秋时的程婴,迟迟方死,实在是为难,在柴市口从容就义,梦才安宁了。国家兴复从来凭借的都是这样的赤胆忠心,如果把他放归,他难道会做道士吗?用脚来踹阁,谁能够加封他,君主死了他是不会授受官职的。填胸的怒气至今没有散去,子规嘴边的血怎么会干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