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水无香,真爱永藏,等就等了,等她二十年又何妨?

楼主:adu30299 时间:2020-06-18 12:31:07 点击:25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真水无香,真爱永藏。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静悄悄安生下来,默默续写爱的篇章。

  

  “情海无惊波涛凶,风流淹没红尘中,大浪淘尽多少痴情种、、、”
  现代爱情故事的版本,每天都有翻新,尤其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我与素慧之间的小秘密,却能一如既往,愈久弥香,二十几年来从未改变。

  我们在一场朋友聚会上邂逅,九八年的秋天,周末的晚上。当时她带着三岁多的儿子还有哥哥,哥哥是司机,我带着妻子。言谈之中,得知咱们儿子同年,就有了更多共同话题。

  Andon周是同事也是老朋友,公司老板是美籍香港人,所以部门领导们都有个英文名字。老周是物料部采购经理,今天乔迁之喜,来的供应商、亲戚朋友也多。我叫Adu付,是货仓大主管,交代一句,这桌客人就撂给我了。

  素慧是新开发的供应商,还没送过货。喝起酒来,不论啤酒、红酒,巾帼不让须眉。妻子不忍心,悄悄拦着她别喝这么多,反正周生不在这桌。过后证明,人家确实能喝!

  饭后第二场当然是KTV,妻子打一盒没吃完的大海虾就回了,外婆年纪大,儿子在家吃饭总爱瞎扯淡。KTV肯定吵闹,素慧哥哥送孩子先回家,晚点再来接她。观澜到龙华,也就二十分钟车程。

  由于是新来的,素慧很多人也不认识,就偎依在我身边,倒酒、碰杯、合唱情歌,不清楚的,还以为我叫的小妹。虽然当娘了,毕竟不到三十岁,精致的小脸蛋儿,白白净净。穿一套蓝底牡丹花的旗袍,把小巧玲珑的火辣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

  一曲毛宁、杨钰莹合唱的《轻轻的告诉你》,刷新了我在KTV浪漫的新高度,本来在公司就有中音王子之称号。曲终了素慧还紧紧贴在我胸前站着撒娇,妻子部门品质部主管朱姐扭过来要掐死老子,才赶紧拉着她坐下来,继续喝酒。

  公司的产品全部出往欧洲,标准比较高,素慧夫妇也是打工出身,抓住机会开加工厂。但是防损包装材料她们买不到进口货,环保达不到要求,做几单就没做了。

  生意不做了,咱俩的两颗心却越来越近了。不久她拿了驾照,出门自己开车,走过路过,都会喊我一起吃个饭,很多时候妻子要加班,吃饭就咱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谈生意经、谈孩子、谈家庭、谈打工的酸楚、谈今后的人生旅途,当然也少不了明星八卦。只有一点儿,虽然四只眼睛里绽放的全是欲望的火花,但咱俩对爱,都只字不谈。

  妻子刚开始还对自己信心满满,‘姐是没有哪位慧小姐会浪漫,但其他方面,不比她差’!

  两千多人的公司,写字楼三分之二都是美女,妻子也是美人胚子。紧接着咋就对自己信心不足了,等孩子睡着了开始审问老子。

  “俺哥,听朱姐讲,老周搬家的那天晚上,你跟慧美女浪漫过了头,没冤枉你吧?”

  “No,她在她那一头,哥在你这儿一头,这不热乎着呢,没有的事儿,老姐经常喝高了眼花!”

  一边撒谎一边抱着老婆大人可劲的亲热,累了也就睡了,以后也没再提了。

  素慧路过喊我吃饭也不用打电话到我办公室,直接在BB机上留言222,下班出来坐上车就走人了。半年后,我用她的小车学会了开车,并很快在老家领了驾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就到了传说中的2000年。老娘身体越来越差,儿子也到了读书的岁数,妻子干脆在娘家县城买了房,新装修不久就带着老人孩子回老家了。临走交代。

  “写字楼美女众多,姐在公司就有小丫头想往你身上靠,姐回了也管不了那么多,记着一点,别在她们身上花钱就行。家里花钱的地方很多很多!”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每月3000大洋的工资,我基本全数打回家,货仓每月都会处理废品,有固定废品老板上门收拾,哥不怕辛苦,每次都亲力亲为,搞得干干净净,当然也就不缺零花钱了。

  一起吃饭,素慧比妻子还不放心。

  “阿梅回家了,写字楼小妹还不可劲往上靠啊,她们是排队呢还是抓阄呀?”

  “三千佳丽不及卿哪,我都没给她们往上蹭的机会!”

  “且!卿本佳人,在水一方。君子好逑,已为人娘。但为知己,我为君狂。不惹床笫,岁月无恙!”

  “等会儿、等会儿,哥拿笔记下来,回办公室用彩墨打出来挂床头!”

  “要记在心里头,笨蛋!”

  “那算记不住,一见你啥都忘了!”

  “你这月要买手机,还要往家打钱,掰持不开吧,差多少,我借你先,每月分期还我都行。”

  “不用吧,用了你的钱,不就成了你养的小白脸了嘛!虽然咱俩还没有那一腿。”

  “咱俩啊,不会有那一腿的,除非你未娶我未嫁。3000块拿着,先把手机买了,公司大主管都买了,你也不能掉队呀,对不啦?”

  “谢谢领导!真是红颜知己呀,急人所难。那我每月还300大洋,分十个月还清。”

  “分得那么清,还完咱俩也就玩完儿了,不来往了?”

  “咋会呢!阳光还在风雨后,让我牵你的手,相约到永久!”

  “永久是多久?”

  “永久也没有多久,深圳,一座靠移民堆砌起来的大城市,没人相信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不是吗?”

  “是的,我们更要珍惜这份难得的感情,虽然咱俩不谈爱,不上床,只是彼此牵挂着,惦记着。有见面时的愉悦,有分别时的不舍,也有离开后的落寞。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交友如斯,心意已足!”

  “做个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好朋友,好兄弟,彼此保留着这份神秘,如此甚好!”

  “男女之间,一旦上床做了情人,渐渐就会感觉素然乏味。久而久之就会产生换一个的念头,既然找了第一个情人,后面的继续也就不在乎了,天长地久一屁时,就是这个道理!”
  过了两年,我又多一个职位,采购部副主任,以前没这个职位,采购部只有主管、经理。副主任比主管高半个级别,当然没有经理大。公司上边的用意很明显,是要削弱经理大人的管理权威,分出一部分采购权限给我。

  这下好了,在公司我本来有个驻厂香港货仓经理,是董事长的小舅子,咱俩相安无事。现在还要接受香港采购部一班假洋鬼子的指手画脚。假洋鬼子的瞎指挥往往令我处于尴尬境地。但香港采购部老大是董事长的亲妹妹,这富婆完全没把他小舅放在眼里,对老子说一不二,尼玛比顶头上司还顶头!

  本来想把素慧工厂重新拉回来的,问题是她们做的东西太过低端。后来我建议她老公上胶袋机,投入不大,也在她们的经营范围,并且利润还可以,我们公司一月用量几十吨。那老兄喝酒的时候答应可以考虑,却迟迟不见行动。

  磕磕绊绊坚持了一年,撑不住了,老子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惹不起爷还躲不起吗?老周苦苦相劝。

  “即便你狗日的走了,他们想整老子也是早晚的事儿,你在这儿还能彼此有个照应!”

  “哎呀,那娘们儿的窝囊气,老子早受够了,还是你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走了再给你配个副手,新来的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上不了手,到时候你狗日的整几把一走了之,谁爱咋咋地!老子也没福气享受你的大经理宝座!”

  就这样走了,决定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趁手里有点钱,看看有没别的生意可做。陪陪老婆孩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在家待不到两月,老婆就开始唠叨,几千块钱的工资,还做采购,说不做就不做了,现在待家里吃老本,没见过你这样的窝囊废,到过年全家只有喝西北风了。

  老子听烦了就开始吵架,本来住在她娘家窝,一吵架亲戚邻居们都来,也开始埋怨我不该辞工,一个大男人不可能整天无所事事。

  咋感觉自己是个外人,想在家扎根的雄心壮志也被浇灭,渐渐把离婚提上日程,看不惯就不过了呗!

  真就离了!没吵没闹,也没财产分割。临走那天下午,儿子去了学校,领导给我拿500大洋做路费,身上唯一的资产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家里有没有钱,有多少不清楚,也懒得追问。人都不要了,谁还有心思谈钱。

  回到深圳找老弟先拿了2000块,哥俩儿喝杯小酒,住一夜。第二天赶来龙华,素慧已经帮我租了房,等我来到住处,房间里一应俱全。

  “等天热了再买空调,先休息几天,十字路口新天地装修完毕开始租售,我打算租一间小小的写字楼,做市场部,你电脑玩得熟,也懂做网站。我家老夏的意思,就由你来打理。”

  “老夏真瞧得起我,就不担心把这俏佳人给拐跑了?”

  “你这男人可真没良心,刚离婚就要拐人家的老婆!”

  “惦记了这么多年,这不机会来了吗?”
  “你的机会来了,姐没有!安心弄网站,接单赚大钱,赶明儿给你介绍一个黄花大闺女,还不行吗?”

  就这样,卖桌椅板凳,拉网线装电话,一间三十几平米的市场部很快就尘埃落定了。

  首先购买阿里巴巴诚信通,然后在各个B2B平台做商铺发布产品信息。慧聪网、中国制造网、中国供应商,一呼百应等,我发布的信息堪称海量。

  工厂也从做材料到做产品,后来上冷压机、热压机,贴合机,产品定型为EVA防损包装盒。任天堂PSP手持游戏机包装盒,成柜往外出。那阶段手机还不智能,手持游戏机却很火爆。

  后来头戴式耳机成为街头的时尚,耳塞更是充斥大街小巷。耳机包也跟着供不应求,工厂冷压车间都是两班倒。装拉链车缝做不赢,好几个外发厂帮我们做货。

  工厂忙,孩子也放老家婆婆带,老夏个死鬼,周末必麻将,下午开始到周日上午,雷打不动。也就是圈子里面的哥几个儿娱乐,不为赢钱,周末放松一下消遣而已。

  我每个周末休息,冰箱里的鱼肉、蔬菜、啤酒,都没操过心,都是素慧买了装进去。晚上就一起做饭吃,喝杯小酒聊聊天,左邻右舍不了解的,都以为咱俩两口子。

  我喜欢玩博客,很投入,写软文养成的喜欢。素慧没事就靠着我看连续剧,有时候太晚了,干脆拿一套我的睡衣,冲个凉吹吹头发,跑进卧室睡觉觉,我就睡沙发。时间长了,衣柜里都有好几套她的裙子、内衣。

  两个人在一起,不生情那是假的,有拥抱从不接吻,从来不冲动。家里也不放白酒,只红酒、啤酒、甜酒、黄酒。我是生怕哪天喝白酒坏事儿。素慧自己家里每周请钟点工上门搞卫生,我的小房间却被她收拾得一尘不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2008年金融危机,来势凶猛,深圳的小老板们很快就成了霜打的茄子,路上走动的,工厂门口找工作的人群,络绎不绝。
  关掉市场部,素慧要求我搬回工厂办公室。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吧,工厂都在裁人,我拿几千块的人工,咋好意思?

  “那行吧,你脸皮薄,不然当初那么好的职位,也不会辞职不干,先休息一阵子,过了年情况肯定有好转。到时候再看!”

  老夏麻将的时间更多了,素慧泡在我家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反正打麻将的都叫快餐,素慧偶尔也会去观战,老夏赢了钱就抽走。

  虽然没去上班,但工厂的几个关键网站我一刻也没松懈,信息照样更新,博客照样发布。饭照吃酒照喝,晚上素慧也会挽着我的胳膊去河边散散步。

  网易博客也有交友功能,后来交往一个女朋友叫慧琳,当然不是陈慧琳。素慧才把我衣柜里他的衣服乖乖捡走。

  时间久了,慧琳晓得了咱俩的故事,也是醉了,没想到在深圳,老板娘跟下属还能成为这样的朋友。其实咱俩的兄弟情谊早就存在。

  打工生涯,也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东家不打打西家。但我在龙华的住房从来没退。有时十天半月不回来,阳台上的花盆从未断过水。一房一厅的小居室,一住就是十二年,房东中间装修过一次,不然就不好意思涨房租。

  深圳的地标越来越高,城市地铁、高铁四通八达,越来越现代化。作为七零后的最初农民工,人也老了。素慧工厂还在开,老夏也突然走了,享福去了。由儿子负责,也没怎么扩大,昔日的俏佳人如今都当了奶奶。

  我儿子一个人在广州打拼,混的还行,比老子强N多倍!我就真正意义上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混迹在深圳的边缘,‘来了就是深圳人’,我却例外!后来到坪山区给以前的老同事工厂管仓库。

  偶尔也聚聚,我从坪山坐高铁到深圳北,再坐地铁到清湖,素慧开宝马530到站台接我,尾箱里有她买好的新鲜水果,到家拎下来就是老子给孙子买的礼物。

  虽然老夏走了,但素慧一个人带个大胖孙子,她人小巧玲珑,几乎抱不起胖小子,整天忙得鸡飞狗跳,人又性子急,小家伙也受委屈。每次见面都感叹,所以每次也是欲言又止,终于没再提及其他事儿,吃个午饭,下午匆匆就走了。

  上周孩子两岁,过去喝生日酒,素慧当着众人面郑重宣布:“等这货上幼儿园了,咱就彻底退休,不伺候了!”

  媳妇聪明人,赶紧答应:“行,没问题!明年鹏鹏上幼儿园了,你就过去付叔哪里,车子也开去,想住多久住多久,过你俩的神仙日子!”

  虽说人老脸皮厚,但老子还是好一阵子脸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