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详解(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7-01-03 05:03:09 点击:246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详解(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体验源于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简单来说,体验的实质性的意义在于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这个自存性的状态在于自识,自知,自觉性,也就是自身即身体存在的知觉性,其本身就是神经系统的感观而有的知觉,这是由自识,自知,自觉的,也就是由人本自我认识,自我体验,自我存在的,自我就是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简称,也就是缩写自我。换句话说人其本身就是自身的存在的体验者,是由自身认识,自身体验,自身存在的。有什么样的认识就有什么样的体验,有什么样的体验就有什么的存在状态。

  简单来说,是因为身体有其神经系统,神经系统是整个身体存在的根本,是感知,感觉,感官,也就是自觉,自知,自身存在的,这无论是吃,也是识,也就是不认识的,自身是不会吃的,这无论是人,还是其它物种,所吃的食物都是体验的一部分,这是物欲,也就是食物的体验,而食物的一部分就会促使身体变化,在这个过程中神经系统是自识,自知的,自觉的。这是人即其它物种的基本属性,这也为什么说,人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这是源于心地藏了这一识,也就是存了这一识,所以是自知,自识的,是知道自身是如何存在的。这一识就是自觉性,也就是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那么这个自存性的体验也是神经系统,是集中在头部,是整个身躯的表层的内部。

  换句话说,如果把身躯比作是放大了的自然宇宙,那么上丹田,心经,都是属于上层,也就是身躯的上层,即头部,从整个自然宇内的角度而言,就是天,诸如身体的头部的脑门,被称为天庭饱满,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也就是所谓的思维意识,实质上也就是道家所说的上丹田,和佛家所说的心经。心经其本身就是心即经,经即心,实质上就是路,道,也就是神经名称不同而已,是神经的上层,也就是头部。而通往这个上层的神经,也就是头部,或者所谓的上丹田,即心经,或者天庭,其入口,也就是根部,是在鼻根,只有鼻根有动,有知觉,这是神经上的通达,畅通的知觉,是自知的,是通往上层,也就是所谓天庭,即天堂,心经,上丹田的必经之路。

  换句话说,当一个身躯的神经系统和整个自然宇内通了,只是意识通了,也就是神经系统的自识,自知,自觉性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开启了,可以自识,自存,自觉了,这种自识,自知,自觉的性能不等同与,没有开启之间的,无自识,自知,自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性的存在状态,而是被灌输,教育,教化,学习,也就是形容和模仿的存在状态,而非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性的状态。换句话说,被灌输,教育,教化,学习的一切众生是属于自身之外的,是本身本真本体之外的存在认识,由认识在转化生化成为意识,这也是学习,形容,和模仿的过程,实则也就是取经的过程,这都是有识的性能即作用而决定和影响的,或者说就是意识的影响和支配的。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自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性能即作用被打开或者开启时,都会写出一种思想体系,即认识体系来,而这种思想体系,即认识体系都是关于整体存在的,而非自身个体存在的。这是源于思想体系,即认识体系,在整个自然的层面上,也就是通达到头顶时,即所谓的天人合一,其实就是只有整体的存在,是没有所谓个体的自身的存在的,但这个个体的自身会成为这个认识体系即整体思想体系的根。这也是一些思想体系的来源。诸如心经,神经,道德经,易经,皇帝内径,河图洛书,河图就是河就是流动的象,诸如身体内的消化系统,有水才可以运行,诸如河中无水,就不能滋养,滋润万物,也就是图即象,也就是形体,其本身就是洛,也就是脉络,即神经,其神经本身就是图,图就是象,象就是体,其神经和形体是内外一体,也就是内外是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名称不同而已,书就是认识,也就是识的性能即作用,等等的。

  这是源于,人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人本身的存在的体验的状态,就是自然的,是和自然是一体的,也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换句话说,人本身的这个身体即身躯,就是自然,就是自然体系,和自然的循环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

  换句话说,也就是人这个躯体的构成就是靠自然之内的各种食物的转化构成的,而这些食物都是认识的,也就是识的性能即作用,那么从身躯的体验而言,身体其本身就是有各种吃进去的,食物的消耗,转化而构成的,这种食物有各种各样的,人自身都是知道的,也就是有认识的,这些其实都是人这个身躯的一部分,无论是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花,一树,一果,都是人的这个躯体的一部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躯体也是不存在的,那么存在的这有这个躯体在存在的过程中,也就是转化中,有的体验的状态,也就是对各种食物在吃,喝,的过程中的体验,这其本身就是物欲的。

  在这个层面上,是人,即其它物种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这个体验是真实的,而这个体验的真实全依赖于身体中的神经系统的性能即作用而引发的状态的丰盈与饱满度,这无论是听,还是吃,喝,想,思,念等等的状态。有所不同的时,除了吃,也就是物欲的需要,这是身体的需要,也是自然的需要,之外,人的这个躯体还有非物欲的需要,而这个需要同样是体验的,是靠体验的,这个体验度的要求更高,更纯,更彻底,更纯透完整。也就是内在的需求,需要,是非外在的,物的需要需求。

  外在的需要,也就是物的需要,是对衣食住行的需要,而内在的需要是对情感,心性,爱,精神上的需要,相对外在的需要,人的这个身躯对内在的需要更强烈,更长远,更迷恋,更不舍,更注重,更专注。这是源于内在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了外在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外在的反应,即外在的凸显。也就是真正的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而这非相生互应的体验而不能。

  换句话说,无论是物欲的需求,还是非物欲的需求,都不是靠单一存在的,或者单独的,独立的存在的,而是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没有相生就没有体验,没有体验,就没有存在,有存在,才有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更直接了当的说,无论是人的这个身躯,还是其它物种的存在,如果没有或者缺乏自身外在环境的良性的存在,那么自身即其它物种的存在,就会陷入危机。也就是会失去平衡,失去平衡的结果,就是自然环境的异常,也就是天气的异常,环境的失衡所致,而这是内在的荒芜和匮乏导致的,其结果会直接是人或者即其它物种减少或者灭绝。因其人的存在其本身就如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自身存在的这些状态,直接和识有直接关系的,识的性能即作用是神经系统自有的性能即作用,是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靠自身的存在和外在的一切自然生态环境来反映的。

  相对而言,如果自身缺乏或者没有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那么就会造成对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即作用的神经系统,造成困扰,干扰,添堵,负重,破坏,从而是自身的存在神经系统,也就是有着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性能即作用的神经系统的运行出现问题,出现障碍,也就是思想,精神,意识出现问题。致使自身不能,不知,自身如何更好的存在,如何稳定良性的循环。这都是源于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认识即意识导致的。

  更简单来说,自身存在的状态,也就是自身神经系统的运行,其本身就是完整的,这是自然生成的,是很完整的,是自行运行的,是有其自身的规律的,是可以自识,自知,自觉的,是可以有本身的体验的状态的。比如在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的存在状态下,自身内在不是空虚,匮乏的,对衣食住行只是随遇而安,一天只有一餐,且自身的存在状态无论是身心都是健康的,是精神饱满的,是健康良性的存在状态,诸如二十四小时不休息,也不会打一个呵欠,而这一切都是源自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因为有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才有的这样的存在,而这个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人本即自然,都是心地的认识,心就在每个躯体即身体的内部,这是一个统筹性的称呼,也就是把内在的一切状态称之为心,把外在的一切称之为地,内外的一切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换句话说,就是无处不是心地,即无处不是心,无处不是地,因其存在本身,也就是身体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实则也就是,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才有的存在,也就是身体的构成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实则也就是体验的状态,除了人与物,也就是人与自然,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还有人与其它物种,人与人,人与我,我与人都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才会体验到存在的实质性,即存在的意义,才能良性的稳定的循环,才能存在,才能体验。所以是非相生不能,也就是非本身本真的融入而不能的,而体验的状态,在于是否是丰盈与饱满的,也就是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这不仅是内在的,也是外在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在真本体验的纯度性即完整性上而言,物欲是自身存在的基本需要,也就是衣食住行是基本的需要,这是外在的需要,而这个需要是为了填充内在的需要而准备的,也就是内在的情感,心性,情趣的需要而铺垫的。这是源于身躯其本身就是空乏的,成长的,成长的滋养,不仅是需要外在的,也是需要内在的,因此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如果是非相生的,也就是偏重于外在的,或者内在的,都是会导致自身的存在失衡的。

  失衡首先是自身的存在状态,也就是自身的神经系统不畅,有障碍,引发自身的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障碍,是自身的存在产生这样那样的不便于自身正常存在的各种各样的状态,形体,而这些状态,形态,都是由不得的认识即思想,意识,也就是一思,一想,一念造成的。而一思,一想,一念都是由识的性能造成的,这是源于识的性能是内外一体性的相互作用力的,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除非自身有自识,自知,自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也就是深知,存在只有体验的状态,非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是没有存在的实质性的存在的作用的,也就是没有本身本真的融入,是缺乏对自身存在的真正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

  也就是非本身本真融入的吃,或者识,都是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的状态的,是没有或者缺乏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的,也就是不存在的。

  那么对于在乎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的自身来说,是只会关注,和在乎内在情理,心性,即精神的需求和需要的,是不会过多的在乎自身之外的物欲的需要的,相对而言,内在的关乎情理,心性,精神情趣的体验度是存在本身状态中的更深层次,更安稳,更良性存在的状态,这是源于内在的需要会凸显外在的状态,那么外在的自然生态环境就不会遭到更多的占有,掠夺,破坏。这是显而易见的。但这应该是大多数物种,即人是做不到的。所以才有修行,求道,学佛等等状态。

  做不到是因为自身的存在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也就是做不到的是因为,自身缺乏或者没有以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而有的认识即意识,的状态。

  所知,所晓的,认识,或者意识,是学习,模仿,借鉴,来的,也就是缺乏自身以本身本真的融入的体验而由自身亲自验证和印证而来的,身体自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是无自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

  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真本体验是靠本身本真的融入而获得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的性能即作用而有的体验的状态,也就是自身的神经系统中自存的,自识,自知,自觉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本真的,本体的,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而非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之外的一切认识。诸如科学,圣经,儒释道,古兰经,相对论,易经,黄帝内经,河图洛书等等的认识即意识。而认识和意识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等同与自身以本身本真的融入体验本身的状态,尤其是以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的状态。

  所以,所有的现有的,无论是科学,教育,思想,哲学,还是各种思想体系,即认识,这对于每个人来说是知识,是学习,模仿,借鉴的过程,而不是靠本身本真的融入来体验自身存在的状态,也就是自身的神经系统的运行而有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丰盈与饱满的存在状态,诸如吃什么,也只有自身知道吃进去的感觉即状态,若没有吃,就没有感受的状态,诸如爱,自身若没有融入其中,就没有感知觉的状态,诸如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若没有本身本真意的融入,识的透彻,就没有感知觉的状态,就没有体验,没有体验,就没有认识,没有认识就不知道,不认识,诸如意生象,意生身,若没有意生象,或者意生身的融入,就不会知觉,或者感知到意生象,意生身,就不会有这样的体验的状态,也就是精神成为精神体,才能是可知觉的,可透彻的精神体,诸如意成为意生身,意生象,才能是可知觉,可透彻的意生身,意生象,等等的状态,这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意义,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非亦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7-01-03 05:08:00
  所有诸多不惑,不解,各种,各样的问题,尽所能全然公布于此贴之内,也算是对网络交流信息,无论物种,只关信息做个有始有终,实乃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作者:tangyijuhua 时间:2017-01-03 08:02:00
  占楼顶
  
作者:小小幸福朵朵开 时间:2017-01-03 16:12:00
  頂
  
作者:墨香8 时间:2018-01-11 22:12:38
  顶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22:43:13
  @心地认识界 2017-01-03 05:08:00
  所有诸多不惑,不解,各种,各样的问题,尽所能全然公布于此贴之内,也算是对网络交流信息,无论物种,只关信息做个有始有终,实乃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

  (后补续、、)

  这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是真空的性能,身是妙有的状态、身是由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心自生的即自觉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是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应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的(头顶的百会穴的存识的性能的反应症状而引发的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仅仅是能应证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但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由心而生的情——其本身就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所有具有能动性的形体像即身都自带六道轮回即六根的作用——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存在的——说白了身就是屋——恰是屋由尸至的实质性就是尸至而无尸谓屋是也。——若连这都不自知,自觉,那就是真的仅仅只是行尸走肉。——若把身单一的当成自身存在的实质性不过是意根即思维意识的自欺的纠结罢了——这恰是出六道即轮回的相互作用的存在而有的身谓人的实质性在于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知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大凡没有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的即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的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自应、自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头顶的百会穴的谓识的思想念的性能引发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缺乏或者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自身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的。——更别说有什么真正的由心而生的情或者爱了。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在有实质性的存在的意义上值得而言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爱——而爱是需要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会有真正的由心而生,而发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相生互应的情——才会真正的体验到真情的实质性的存在——是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并非是说,讲、言就能知其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除此一切的存在皆无意义——即思维意识中的人生无意义——所谓的意义不过是行尸走肉或者傀儡式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罢了。

  因为爱即真——都是本身本真自有、自足、自知的身心的性能——若不去释放出来,有怎么可能真正的体验到本身本真的自有,自知,自足的身心的性能的真正的爱是什么样的体验状态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呢。——所以真正的爱即真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释放出来的——从来就不是索取或者占有或者欺骗——索取和占有或者欺骗——从来都是私欲即欲望或者意欲的空乏即虚无的膨胀的惯性的反应。——恰是真正的一无是处、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反应。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觉醒或者苏醒——就是自身清楚的知道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一切认识即意识都——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存在本身的实质性却从来都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受、自在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说一切的身体本身的存在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是在六根即六道(耳、眼、鼻、身、意、舌)中转化、流转的、也就是每个形体像本身都是具备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和转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身养性一说——也就是真正的修身养性——也就是在于身并非是身,若要有真正的身就必须养性——性乃心生的作用即性能是也——只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会有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是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是整个空间即空性,是在思维意识之外恰是在天之外的存在——是对应——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贯通而有的意净,即识纯的状态——意不净,识不纯就还处在大脑即百会穴未通的相互作用的,并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能彻底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自应,自存,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是地的作用而有的妙有、不停、不留、不住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一日一餐的、不生病的,无任何异味的走到哪里都自净的状态。

  实则也就是——思维意识即所谓的天人合一,也就是思维即天,意识即人,思维其本身就是意识,也是所谓的芸芸众生、眼睛就是日月——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的地即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就等于破了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称谓不同,其实质性是一样的(这也恰是所有的形体像即所谓的肉身、都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无主的相互感应、相互作用的、相互机诫化循理的反复和轮回、是没有真正的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在六道即六根之外有了身,也就是有了根,这个身,即这个根,才是真正的身,真正的根,是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之外的百会聚集的身(并非是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也就是形容众多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而自觉即自生的汇集而形成的谓识思想念的性能,在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身应,自身受,自身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中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之一切的身体即形体像就深陷在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侵染,和占有的损耗状态中的——这也是为什么说,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存在即自在,都是谓识的性能即作用,而谓识的性能即作用不等于是身即心本身的性能——这也是为什么有所谓的修身养性,即内外双修,或者性命双修等等的言说——这是源于身即形体像被所谓的六道即六根的不干不净的污染,侵染,的损耗或者占有——恰是六根不净,六道不通,不畅、的停、留、住的状态——而无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无实质性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并非是原本的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性能的自循环都是状态——是身心的性能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根即六道干净了,身体又怎么可能生病呢?爱即情又怎么会不干净不清白、不真呢?又怎么能活的不轻松自在呢——而六道即六根干净了,恰恰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恰是破身,破体,即破我,破人、破物、破心、破神、破天、破地、破佛、破道、破仙、破上帝等等的破一切思维意识中的意身,意体,意像,意境的意欲的膨胀性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状态(是因为破而有空、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才不会有非空,净,纯,透,明,醒的性能的自觉、自应,自依的停、留、住的侵染、占有、的损耗)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本真之所以谓本真,就在于——至始至终,或者无始无终,或者从所谓的古到今,或者东西内外,无论是所谓的天堂,地狱,人间,还是西方极乐,有谁真正的做到了或者能做到“说了和没说是一样的”的一致的?这样的妙有的说了又没说的实质性除了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还有什么?还有谁?——这就只有心地,只因心地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并因此而有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说也如此,不说也是如此,信也如此,不信也如此,证也如此,不证也如此、醒也是如此,不醒也是如此、懂也是如此,不懂也是如此,识也是如此,不识也是如此,是觉也是如此,是不觉也是如此。体验也是如此,不体验也是如此,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地其本身就是心身,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本身本真的存在的性能从来就无关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是不因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而有任何的改变或者改观的——相反任何的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仅仅只有束缚和捆绑自身的存在,致使自身的身心不能更好的相生的存在,体验其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之外无任何实质性的存在意义。

  更简单的说——若连身心都不能有干净,健康、有良性、稳定的相互相生循环的性能、那么其存在状态能干净,健康,清白,稳定的循环存在吗?很显然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的循环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身可以自应、自知、自证、自受、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过来说——一切不能让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循环的性能——并能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概念,无论是佛、道、儒、还是科学的、教育的、圣神的、权威的、智慧的、知识,理论,学术,咒语,思想、语言、等等的认识即意识——无论是打着什么旗号,噱头、岂不都是在自欺欺人,欺世盗名?愚人愚己、误人误己?岂不是在恶性的,偏执的,扭曲的,浑浊的、荒诞的、沉沦的、残缺的、欺骗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健康,清净,良性的,稳定的循环中受苦,受难吗?


  恰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真正的有效的,有实用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是可以用内外一体性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状态,自觉,自应,自证——而有的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反之不能用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的一思、一想、一念不仅不能是身心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还会深陷在失去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扭曲的,残缺的,恶性的,欺骗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误人误己,愚人愚己,的荒诞的,虚无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中不自觉、自知、自醒。


  简单来说——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就是检验心的真空的性能的,恰是心的真空的实质性的性能而有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性能——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就凸显在身的妙有的状态——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其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


  ——恰是一切写出来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呈现出来的一切概念,名称,语言,思想,学术、理论、知识、信息、文化、艺术、教育、的认识即意识或者心里明白的,思、想、念、都不等于形体像即身自受,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假,皆无实质性的存在。

  ——也就是一切的一切——唯有自有即本身本真的自足,也就是真足,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即如爱,即如情,即如本身本真的存在——是因为自足,即本身本真足,才知何谓真、何谓真爱,即真情、真知、真识。——也恰恰因为本身本真的自足,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所以知其伪爱,伪情、伪识、伪知、而能避免伪情,伪爱、伪知、伪识的欺骗和忽悠。——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