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六经探讨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5:33:25 点击:3202 回复:2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自学中医了这些年,在专业的论坛上也写下自学的心得,但得不到回响,天涯论坛探讨气氛热烈,准备把以前写的思考小文,拿出来,好与同道探讨。

  献给天涯。谢谢
楼主发言:170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03:00
  二楼咋盖?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06:00
  不知道咋发表长文,哪位大侠指导?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13:00
  关于解读《伤寒论》研读冲动,主要来自《复兴中医网》上的一个活动的启发。其实,当我在开始着手这次写作时,我对《伤寒论》的理解,对《伤寒论》里的概念,还大都是沿袭胡希恕老师。而自己独有的理念,也就是在关于“合并病”的认识上与胡希恕老师以及广大中医界的论述不同,仅此而已。念头一起,就开始了我的这次研读之旅。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13:00
  要说清楚我对中医的认识历程,还得从我开始认可中医说起:
  自87年大专毕业参加工作,在工作之余,启发我对中医产生认同感的,已经是到了04年了。这期间受公司的一个同事的影响。而以前,对中医的认识,几乎完全来自鲁迅先生的“中医只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而已。
  开始对中医感兴趣,就决定购买中医方面的书籍类学习。并很快得到了研习中医应该自《伤寒论》始的训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14:00
  在我刚刚开始对中医感兴趣的时候,正赶上刘力红博士的《思考中医》走红,火了伤寒学(或中医)——不仅是在社会上,而且在关心中医的人士中;可同时也把中医推向了“神坛”——中医成了《周易》的分支;呵呵,特神奇也特迷惑。由此还专门买来相关的《周易》书进行研究。通过学习,总算明白了春节是采用“月亮历——阴历(农历)”来执行的;而中国传统的新年第一天是“立春”,古语也叫“元旦”(现在则把元旦一词专用于西历的新年第一天了),立春是采用中国的古老的历法——我称谓的“甲子历”的;且“属相”及“节气”的依据都是甲子历。周易算卦采用的历法也是“甲子历”而非我们常常使用的农历。如果加上目前的西历,看来中国目前是三个“历法”并行了。
  接着是“火神派”的红火;就跟着研读郑钦安先生的火神三书。通过对“火神三书”的研读(我曾经一个晚上浏览了一遍?)。对我来说,就是解了我的一个“惑”:那就是:不再斤斤计较于患者遭遇到什么样的外邪,而应根据患者的症状,对症治疗。从此也就不再考虑所谓“六气伤人”的因果关系了;而以前总是在这个问题上迷进去而不能自拔,现在总算是在这个问题上迈出了一大步,不用在这个问题上绕圈了。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14:00
  《圆运动的古中医学》是李克先生大力倡导的,也迷恋过一段时间。后来刘大昌老师的敦煌绢子书《辅行诀》以及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湘古本《伤寒杂病论》,以及各种各样所谓的“秘本”等等也都得到相当关注。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幻想通过对这些所谓的秘方或古书传本的学习,以企图找到一个精通中医的捷径;呵呵,其结果仍然是一头的雾水,同时也就宣告了此路的不通。学习研读中医没有捷径可言——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事都没有所谓的捷径可走。
  后来,接触到了刘邵武老师的《三部六病理论》。读过才明白伤寒的“六病”(注意,不是六经)可以这样理解——抛弃了《伤寒论》的“三阳病三阴病”与人体经络的相关性。《伤寒论》的“三阳病三阴病”,仅仅是为人体疾患建立的一种诊疗模型。在接受了刘邵武先生的理论后,再研读《伤寒论》的时候,就不用考虑人体的经络传导与伤寒论六病的相关性了;也完全抛弃了经络派以人体经络来攀附伤寒六病的言论,更加专注于伤寒论中关于“三阳病三阴病”的论述;且暂时不再记忆人体的经络穴位了,呵呵,减轻了学习上的负担。
  同时,从网上也学习了“哲医”——许进京老师关于经络理论的研究。其主要论点就是“经络是古代中医师为了研究人体而建立的一种模型,就相当于地球的经纬度;是人为创建的”等等,这就更加坚定了我抛弃“伤寒六病与经络相联系”这个观点的决心。这等于又摆脱了自学中医路途上的一大“障碍”,有收获。
  再后,就是胡希恕老师的《伤寒论》讲座开始在网络上流行。了解后赶紧下载并打印了一本《胡希恕伤寒论讲座》(当时还没有印刷本卖);我曾经在一个晚上浏览了一遍,内心更是激动万分;感觉这才是进入张仲景老师《伤寒论》殿堂的钥匙。之后就时时的翻阅研读它;并由此真的自我感觉良好,好像已步入了张仲景老师的伤寒之门了。
  2010年的4月份,一种机缘让我拜师于赵洪钧老师的门下,此后就一直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中医,当然包括老师讲伤寒论的书《伤寒论新解》(与马堪温老师合著)及其他著作。我通过参与校对赵老师的《伤寒论新解》,迫使使我仔细的精读了一遍。通过精读,我深深的体会到《伤寒论》是一种逻辑思维严谨而又科学的著作。特别是赵老师的“六经新解”及“桂枝汤、麻黄汤、小柴胡汤”等的新解,以现代科技思维的观点,来解伤寒理论,解之有理有据,受益匪浅。我后来的好多观点就来自赵洪钧老师的讲座以及启发。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4 17:15:00
  以上是我对中医认识的一个渐进的简单过程。
  在研习中医过程中,购买了大量的中医书籍:不论是《走进中医》之类的启蒙书,还是《内经》、《伤寒论》之类的经典书,以及中医学院的全套教材。同时,也广购《伤寒论》的各家学说。通过对教材以及各家《伤寒论》讲本的学习,给我的感觉就是精彩纷呈,讲法各异,派系林立,茫然无措。其中特别是关于中医基本理论的论述,如天人相应、五运六气,标本中气,经络府俞,六气(邪)伤人,五行生克等等。精彩之余却总是让接受过现代教育的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同时,也借助于目前网络的力量,搜索、研读伤寒(或中医)学说;各色的中医理论更是在网络上泛滥,论坛上更是多多。我主要在民间中医网以及后来在复兴中医网上注册,参加各种学习活动,下载中医书籍,浏览各种关于中医的话题、讲座等等;连拜师也是通过网络。可以说,将来中医的复兴,网络的力量对中医的复兴应该是“功莫大焉”。
  读了这么多年的《伤寒论》或其他的中医书,可一旦联系到临床实际——我的亲戚朋友患小病了,我发现还是几乎无法按照书本上的理论来进行辨证论治,这让我感到茫然无措。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呢?
  我很迷惑。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的思考,才逐渐有所醒悟:
  在至今大部分的关于《伤寒论》讲解的图书中,也包括现今的网上;也很少可以看到作者在用《伤寒论》的六病辩证理论进行病例讲解的案例;而几乎无一例外的采用经络辩证与脏腑辨证,阴虚阳虚、或者五运六气与五行的相生相克等等理论进行辨证论治;没有用《伤寒论》原书的辩证方法,更别提用《伤寒论》中的处方了。(现在复兴中医网上倒是常可以看到用《伤寒论》理论的病案之发表)。所以,以《内经》、经络、五脏六腑、五运六气、五行生克来比附、讲解《伤寒论》的人多,自然的用《伤寒论》方的人就少了;有,也几乎把伤寒方改得面目全非;而用伤寒论的六病理论来解释临证处方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就是用《伤寒论》里的方——世称经方的,其在说理部分照样用八纲辨证或五脏辩证——五脏的阴阳虚实来进行辨证论治。而五脏的阴阳虚实从实质上说与伤寒的六病有大不同(五脏的虚实实质是——寒者属阳虚,热者属阴虚)。几乎没人用《伤寒论》的理论进行辨证论治,且讲述医理;甚是奇怪。
  由于很少人用《伤寒论》的六病辩证去分析病案,伤寒方还是仅仅停留在书本上。费维光费老就遇到过这方面的事——费老开的药方(经方小柴胡汤),药房里抓药的老师硬说此方不治病,并且吓唬患者如果服用了要出事的等等。(此事出自费老的书,费老也是自学成才的中医专家)。
  所以,《伤寒论》一书在近现代一来形成的以《内经》、五行生克、五运六气、脏腑经络等等理论来比附研究《伤寒论》,导致了《伤寒论》的理论越辩越晦暗,越辩越远离于临床了。其实,现今的中医学院,就是把《伤寒论》归类于中医基础理论的,与《内经》等同样作为中医学的基础课程。导致的结果就是学习了《伤寒论》,也是无法联系临床的。
  到了2010年,在复兴中医网上看到有老师准备把现今《方剂学》教材的所有方剂均按照《伤寒论》的六病辩证理论进行解读。此次活动好像是刘官涛老师组织,鲍艳举老师实施的(等到书出来,要好好学习学习)。我从鲍艳举老师的这个行动中得到了启发;于是就考虑想按照我近些年的研究心得,把《伤寒论》中的经文解释一番。希冀通过这样的研究,来达到学习伤寒学及发扬广大《伤寒论》的目的。
  在开始按照这个目标着手进行写作时,心里还是仅有朦朦胧胧的一些简单的概念;等到真正下笔以后,才发现千头万绪的。由于对困难没有清醒的认识,所以立下这个宏愿,尽管在工作之余不停的思考着、充实着;仍然断断续续的不知何时到期。
  在这思考过程中,不时有一丝的“灵感”出现,就赶紧的抓住它,再慢慢的去充实、完善。就这样在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了。
  至于何时能充实完备,从现在看,还是渺渺无期。
  一个是条文的解读,一个是专题的研究;都是中医路上的拦路虎。
  呵呵,目标远大,行动吧。
  是为此事之因缘。为记。
  近日,由于天涯论坛藏龙卧虎,特意把我的思考发表于天涯,以期老师指导与同道沟通。

  2103-01-16初稿
  2017-04-24修改
  发于天涯论坛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5 08:02:00
  以下就是我通过对《伤寒论》进行学习研读过程中,对《伤寒论》中的名词或理论进行了重新的理解或定义,参照了老师的《内经时代》一书的立意,就是回到“伤寒论时代”来解读伤寒论。

  一、阴阳

  此为第一等重要的概念。
  古人云:诊病当首别阴阳。此乃为中医界公认的定则。
  我认为:古代中医,包括张仲景老师,其首别“阴阳”的原则,是为了区别患者患病时整体的应激反应状态:诊病首分阴阳,即作为医生,首先应区分患者患病的属性是“阳性病或阴性病”。阳性病,就是指患者在患病的过程中身体出现了发热、亢奋、呼吸急促等症状;即患者的生理反应状态是趋于“太过”,故命名为“阳”性病。患者无热,反而恶寒,有倦卧、思睡等症状,在生理反应状态上趋于“不及”,于是称其谓“阴”性病。
  其理论根据就是《伤寒论》的第七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就是古代的中医,也是《伤寒论》中用于区分“阴性病或阳性病”的纲领性条文。而此前很少研究者对此纲领引起足够的注意与重视——此为我发掘的《伤寒论》中关于“阴阳”的定义。且郑重的首先提出来。作为研究《伤寒论》的首要定则。且“首别阴阳”也与《伤寒论》的治疗大法是息息相关。所以,把这条放在第一位。
  在区别了患者的“阴阳”病性后,就决定了治则:
  阳性病,其治疗原则的汗、吐、下、清等。“太阳阳明合并病”的治疗原则为“先表后里”;张仲景老师推崇“下不厌迟”;少阳与太阳病或阳明病的合并病的治疗原则是从“少阳”的“和胃”?;
  而阴性病呢,其治疗大原则就是“先里后表”的急“温里、救里”了。由此我们从中可以体会出老师的谆谆教导:阳性病要“攻,下不厌迟”,而阴性病呢?则是“急,温里救里”。可见老师对必须区分“阴阳”的重视程度。一个是“不厌迟”,一个是“急”温里救里。这样,张仲景老师的“伤寒心法”就昭然若揭了。
  这也就是古代医生为什么强调必须首分“阴阳”的原因。也是我读《伤寒论》时首先唔出的张仲景老师的“伤寒心法”。可以说,是中医的“治则”确定了首分“阴阳”的原则。
  在我们当今的中医界,大部分从医者都把“阴阳”的理论举的高高的。待到了开始治疗时,很多人就开始“偷换”这个基本概念了(个人观点,不一定正确,欢迎批评)。在现今的中医界,包括普通中国人,嘴上也是经常说起阴虚、阳虚,肝阴虚、肾阳虚等等的中医名词;从这样看,好像是中医目前已经深入人心,且人人都是中医粉丝了。其实,此时的“阴阳”已与古中医师(张仲景及其以前的时代)所说的“首别阴阳”的“阴阳”已经不是同一个层次的概念了;目前这些五脏“阴阳虚实”的概念基本都是次级的概念(见热则阴虚,见寒则阳虚)。而这些次级的阴阳概念与“治病当先别阴阳”的“阴阳”相比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与张仲景老师在《伤寒论》里论述的“阴阳”已大不一致了。现今中医从业者在治疗时所谓的五脏阴阳虚实,大部分是异于张仲景老师的六病辨证理论的。

  结语:中医把患者应激反应呈太过的(发热),命名为阳性病;呈不及的(无热恶寒),命名为阴性病。在《伤寒论》时代,阴阳与五脏六腑分开,把“阴阳:作为中医理论的顶级分类出现。两者是互相排斥的,非此即彼。
  • 裘高景: 举报  2017-05-14 02:49:41  评论

    评论 自学中医的蜗牛:“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是表里的阴阳说法。
  • 裘高景: 举报  2017-05-14 02:53:41  评论

    评论 自学中医的蜗牛:阴阳本来就是大而无内小而无外的,阴阳里面有阴阳。降本流末而生万物,阴阳是两种力量的称呼,并且阴阳是一体的,相互追随变化。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三清山上的风景 时间:2017-04-25 16:33:00
  自学中医好难啊,我是想解决自己的身体问题,不得已自学中医。中医书籍繁多,觉得太多反而无所适从,要是古文能力好的直接读古版的好一些,名家解读的难免会带入自己的一些观点,有时候会跟原意有较大的区别。

  《伤寒论》还没有读原版的,我是读黄元御的《四圣心源》开始的,现在读他的《伤寒悬解》,(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个是《伤寒论》,对太阳经的论述,太阳经有二,足太阳膀胱经,手太阳小肠经,伤寒六气统十二经,太阳经由足太阳膀胱经统领,太阳经证应该是主要讲太阳膀胱经的病症的。

  太阳膀胱经,六经的最外部一经,主一身之表,应该是身体最外部的屏障,是人身体抵御外部各种风寒湿邪第一道屏障,所以风寒来袭,首先受伤的就是太阳经。经行身体背部,太阳经受寒,经气受阻,会有颈项(头颈,身背)强直,疼痛。

  (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回到这个问题来。发于阳,发于阴之意,我觉得应该是病症发生于阳,病症发生于阴的意思。
  太阳中风,是风伤卫气,是病症发生于阳之意,(营血卫气)营属阴,卫属阳,风伤卫气之阳,进而遏闭营血,而生内热(营血虽属阴,却内含温热之性,这一点是很好理解的,人是温血动物,血的温性特征是不容质疑的),营血运行受阻,热量难以发散,则 内热生。

  太阳伤寒,寒伤营血,是病症发生于阴之意。营伤,进而束闭卫气,卫气运行受阻(卫气属阳,但是气生于肺,所以气有自然的清凉之性,清凉之气受阻,积而成寒)。

  不知道这么理解对不对,欢迎探讨。
  • 自学中医的蜗牛: 举报  2017-04-26 08:10:20  评论

    (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我认为是首分阴阳的意思。发于阳,属阳性病属三阳,发于阴,属阴性病,病属三阴。所以阴阳才是大纲。
  • 自学中医的蜗牛: 举报  2017-04-26 08:20:05  评论

    你对太阳中风与太阳伤寒的探索太深了,中医仅仅是抓住症状,然后展开治疗。 至于“营血运行受阻,热量难以发散,则 内热生。”或“清凉之气受阻,积而成寒” 对这些内容探讨,太累。 人体受寒,发热恶寒出汗,这些是本能反应。中医治病就是因势利导,帮助人体排病。 我的解释不知道对不对,多探讨,谢谢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长沙太守2013 时间:2017-04-25 16:40:00
  楼主讲的不错啊,继续不要停。刘绍武的三部六病了解了一些,书还在柜子睡大觉呢。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6 07:52:00
  @长沙太守2013 2017-04-25 16:40:00
  楼主讲的不错啊,继续不要停。刘绍武的三部六病了解了一些,书还在柜子睡大觉呢。
  -----------------------------
  刘邵武的三部六病与伤寒论原旨,我认为有偏离,但不一定影响其疗效。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6 07:55:00
  二、《伤寒论》中三阳病、三阴病。

  此不为我的创新解释。
  诊病首分阴阳,为了治疗的需要,然后把“阳性病”又进一步分为:太阳、阳明和少阳病三种类型;把“阴性病”又进一步分为太阴、少阴和厥阴病三种类型。此三阳病、三阴病不是人体经络理论论述的三阳经与三阴经,与人体的经络无关。
  按照人体在患病过程中应激反应的强弱来区分这六种类型的病,则;根据患者在患病时应激反应所调动产生的“阳气或正气”的强弱,设定了阳性病的三种类型——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根据人体在患病时应激反应时调动正气出现不足的程度,设立了阴性病的三种类型——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
  结语:六病与经络无关。三阳病、三阴病仅仅是对人体患病时出现的“阳热或阴寒”程度或状态的一种描述,为了治疗的方便,阴阳又细分为三阴三阳。下面还要详细的解读这三阴三阳。六病是六种发热类型的病类;不是六个病。伤寒论把患者的感冒分为六种发热或无热而寒等六种类型的病理反应,当然,每种类型的病都有相应的治疗原则。辩到六病或合病病这个阶段,仅仅提示了治疗原则;具体的方药还要辨别具体的症状上。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6 08:07:00
  @三清山上的风景 2017-04-25 16:33:00
  自学中医好难啊,我是想解决自己的身体问题,不得已自学中医。中医书籍繁多,觉得太多反而无所适从,要是古文能力好的直接读古版的好一些,名家解读的难免会带入自己的一些观点,有时候会跟原意有较大的区别。
  《伤寒论》还没有读原版的,我是读黄元御的《四圣心源》开始的,现在读他的《伤寒悬解》,(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个是《伤寒论》,对太阳经的论述,太阳经有二,足太阳膀胱经......
  -----------------------------
  自学中医确实很难,流派太多,且都有疗效,所以要学习,应该宗一派精进吧,待到一定程度,再涉猎其他流派。
  我对伤寒论六经不以人体经络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6 11:07:00
  三、新解“欲解时”概念

  按照目前一般理论,“欲解时”:指邪气可能得解的时间,并非病愈之时。(摘自伤寒论教材)。
  故,教材又讲到:疾病是复杂的,病症缓解的因素也有多个方面,了解六经病预解时辰,深刻理解自然界的阴阳盛衰对病症的预后有不可忽略的影响上重要的。但掌握的太死,或生搬硬套,不仅有泥古不化之嫌,且于实际也无裨益。
  所以,一般对此的解释就是病症缓解的时间段。大多人则指责此条,认为无道理。
  感谢我们古代的学者,尽管历代的中医大师对此条指责声不断,但没有把他删除掉,就从这点看,古代学者对学问的态度也值得佩服。
  而我的新解则不同,我认为,此处的“解”字,不能作为“邪气得解”来理解。查字典,“解”字有7种解释:1、分开;2、打开;3、解除;4、解释;5、了解;6、解手;7、解方程。按:古代对患病后康复的用字一般是“愈”字。“解”一般不用于“病”的解除。所以我认为原解释应该不通。
  我认为,此处的“解”应该按“了解”来解释可能更恰当。那么,对“欲解时”概念的新解就是:为了更加直观的了解和掌握这“六病”病性的太过或不及的程度,张仲景老师(及古医者)对每一种“病”,提出了一个“欲解时”的概念——即患者在患某种病时人体的应激反应强弱程度,而用一天中的某些时辰段来比拟;以这个时辰段里的阳热或阴寒的程度,来代表某种病的发热或寒冷的强弱程度,即病的寒热程度。拿现代语言,就是“欲了解某种病的应激反应的强弱程度,可以通过“一天中某某时辰段的发热或寒冷的强弱程度来类比理解”。这也是借用当时阴阳家的通用语言,通过对自然界一天的各个时辰段发热或寒冷的强弱程度,来比喻这六种病发热或寒冷的强弱程度。而这在当时的语境下,是很容易让大家理解的,现在我们反而不好理解了。
  以上就是我对“x病欲解时”的现代解释。不知是不是属“原创”,呵呵。
  按照人体应激反应的程度,来解释这六种病的就是:
  太阳病——呈太过的应激反应,发热恶寒,其发热程度相当于09--15这个时间段,自然界发热的程度;
  阳明病——呈太过的应激反应,发热恶热,其发热程度相当于15--21时间段,自然界寒热的程度;
  少阳病——呈太过的应激反应,其发热程度相当于03--9时间段,自然界寒热的程度。
  太阴病——无热而寒,呈不足,其寒冷的程度相当于21——01时间段自然界寒热的程度,
  少阴病——无热而寒,呈不足其寒冷的程度相当于23——01时间段自然界寒热的程度;
  厥阴病——无热而寒,呈不足,其寒冷的程度相当于01——7时间段自然界寒热的程度。
  从中也可以看出,阳性的热型是怎样的。而阴性病呢,由于都有表现在子时的寒冷程度,说明了三阴病都有达到厥逆的状态而死亡可能性。
  结语:“欲解时”就是对六病的阳热或阴寒状态的一种比喻性质的表达或描述方式。古代人喜欢用比拟的方法把问题讲述清楚。
  这六种类型的病,每种都有其治疗大法:
  太阳病——汗
  阳明病——吐下
  少阳病——和胃
  太阴病——救里
  少阳病——救里
  厥阴病——救里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长沙太守2013 时间:2017-04-26 17:55:00
  楼主看过李国栋论伤寒没?
我要评论
作者:luke110 时间:2017-04-27 04:11:00
  马克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07:50:00

  四、
  要解读《伤寒论》,就需要对伤寒论中重要的名词或概念进行定义或重新的解读,特别是“六病”的解读。否则,容易陷入目前通常的认知之漩涡。
  在当前,讲解《伤寒论》的中医名家,大部分把太阳与少阴病称谓“表病”;把阳明与太阴病称谓“里病”;把少阳与厥阴病称谓“半表半里病”。并且是把三阳三阴病与人体经络以及五脏六腑相联系起来了。但从来没有对概念进行定义或解释。
  在本篇中,我重点对三阴病、三阳病以及相关的“表”、“里”及“半表半里”这几个概念进行详细的解读或者重新定义。以便在今后讲解《伤寒论》时有共同的概念。也便于沟通与争鸣。
  促使我对《伤寒论》中“表里”这两个概念进行再认识的灵感,是源自有一天突然想到了《史记——扁鹊仓公列传》里的一段论述:扁鹊见齐王,通过望诊,提出一般人患病的四部曲:即疾在腠理、在血脉、在肠胃、在骨髓。在腠理,可以用汤熨,在血脉,可以用针石,在肠胃,可以用酒谬治疗;一旦病入膏肓,也就是骨髓;就无法治疗了。看来,在当时对患者的病情进展程度是按照四级来区分的。
  由于这篇文章的灵光一现,促使我产生了一个灵感:那就是,关于“表、里”等的概念,是不是古人对疾病从轻到重的一种分类方法的表述呢?扁鹊的论述是不是伤寒论中“表、里”概念的原型呢?
  循着这个思路,加上赵洪钧老师对《临床带教问答》中对寒热分的四种类型(第65页),以及郭生白先生《伤寒六经求真》中的本能方法论的启发。使我产生了对“表里”等《伤寒论》中表示患病部位的“表、里”等的名词进行再认识的念头。经过几番思索,得出一些结果,如下: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07:50:00
  五、太阳病与表病
  表病:按照当前一般的解释或认知,“表病”就是人体的躯体表面受邪。大多学者也按照太阳经络的巡行路线来解说,即太阳经络巡行在体表,特别是背部表面,所以称之为“表病”。在《伤寒论》中也称“解表或解肌”。故太阳病与“表病”近似是同一的概念似成定论,等等。如果我们看古中医大家对疾病治疗时的议论时,感觉到洋洋洒洒,似很有学问。读后却依然浑浑噩噩。
  赵洪钧老师在《临床带教问答》中说:“中西医结合理解表证,就是热病初起的反应状态”。
  通过赵老师的论述,已及回味扁鹊的论述,我得出新的结论为:太阳病是健康人体患热病时的人体本能反应的一种发热类型。“表病”乃是为了用以说明患者的病性的轻重程度的级别——即病情轻微,或初病,卒病,与痼疾相对;中医有急则治标,此标即表病。
  但我们当前的中医专家在解释“表病”的时候,总是说,表病就是“病邪”在人体表面;而温病学派还竟然讲道,温病是病邪藏在人体表面,过冬后才发病。等等。这套理论用现代已知的技术手段无法测得,从我目前了解的科技知识也是无法解释这套理论的——怎样从技术手段上测得“病邪”呢?
  但是,病邪理论在当代中医界基本上主流理论。
  太阳病:由于正常人体有“本能”(取自郭生白先生的《生命本能论》)反应,当“风寒”侵害人体后的本能反应——发热以达到身体康复的目的;此时,由于人体自然本能所产生的热量已经不能使人体恢复正常(故现病态),则出现“恶寒”的症状。这就是告诉我们,人体的本能是急需“热”能补充的。所以,就需要用药物以助人体产热。于是就有了麻黄汤、桂枝汤等等的以辛温类方剂来协助人体的进行自然本能反应来治疗疾病的方法。此为从病性上讲的。按照赵洪钧老师的观点,此时人体的本能反应就是处在“产热相对不足”的状态。所以,治疗方法就是协助人体产热(详细见《赵洪钧临床带教问答》第64页。)
  所以把“发热且恶寒”这一种类型的患者定为太阳病。
  为什么又称其为“表病”呢?
  我认为:这一方面是为了和阳明病体现在人体肠胃系统的的疾患相对比;另一方面,也为了说明在“太阳”这个病理阶段,疾病没有对人体内形成实质性的改变或伤害,人体对疾病的本能反应还很强大,属于容易治疗的阶段。这可以从古文的《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可见端倪。
  我的结论:从疾病的发热程度上,命名其为“太阳病”,喻其发热之盛;从疾病对人体的伤害程度上,命名其为“表”病,用以说明患者的病情轻微;从患病者的人体应激反应上的“恶寒”状态上,表示人体产热还不足,需要热能的补充。所以在治疗上就是因势利导,利用患者“相对产热不足”的状态,通过服“药”促其产热,以协助人体完成本能反应,恢复人体健康。
  所以,太阳病与表病应该通用。太阳病就是热病初起的状态;或称其为新病、卒病;与人体的痼疾相对。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07:51:00
  六、阳明病与里病

  按照通常的观点:如果把“发热恶寒”命名为太阳病,把发热恶热为阳明病。那么,这二者就是完全不同的发热类型。不能有“既恶寒又恶热”的患者,所以就应该不存在“太阳、阳明”合病的状态。可是,所有的中医专家都知道有“太阳、阳明”合病的状态。为什么产生这种矛盾的概念呢?
  带着这个疑问,在我再次去读《伤寒论》中的阳明篇时,促成了我对阳明病的再认识。
  在解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不妨先看看原文:
  一七九、问曰:病有太阳阳明,有正阳阳明,有少阳阳明,何谓也?答曰:太阳阳明者,脾约是也;正阳阳明,胃家实是也;少阳阳明者,发汗、利小便已,胃中燥、烦、实,大便难是也。
  如果尊重原文,我们可否理解为阳明病分为三种类型;即:
  “太阳阳明”就是热型象太阳病发热程度的阳明病,“脾约”就是指脾对肠胃系统失去约束,也就是呕吐下利等,同时又发热。发热又下利,就是太阳阳明合病。
  “正阳阳明”就是既发热,有胃家实;是阳明病。
  “少阳阳明”就是热型象少阳病一样发热,同时身体无寒热,像正常人一样。但大便难的一种病,也就是现代人所说的“便秘”。应该是“少阳阳明合病”
  看原文,解释的很清楚。只有“脾约”一词难解释;如果理解为:脾对肠胃系统失去约束,就是呕吐下利等,也可以说的过去。
  一八二、问曰:阳明病外证云何?答曰: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者也。
  此阳明病之热的性质与太阳病的热的性质不同。其区分方法如原文所述,很明白。由于此时患者处在产热绝对过剩的状态,所以治疗方法就是“清热”。
  按照伤寒论的六病法来区分,温病就是本条所述的阳明外证。

  结论:结合以上条文,阳明病分两类:
  其一类,是肠胃系统有症状,同时患者呈阳性反应——发热(如果无热,就是太阴病了)。同时根据发热类型的不同,分为三种合并病状态:太阳与阳明合并病:发热恶寒兼呕吐或下利;正阳阳明:发热恶热兼胃家实;少阳阳明合并病:微热兼胃家实。
  阳明病是比喻本类病的发热的程度,里系指肠胃系统有症状。
  其二类是纯阳明病,是肠胃系统没有症状,仅仅是“发热恶热”。故又称“阳明外证”。
  如果我们按照这个思路去理解,则原文可解;同时,三阳之间的合并病也可解释了。
  按照赵洪钧老师的发热理论,则阳明病——外证的发热类型为“绝对产热过剩”。 所以阳明病(外证)的治则就是要“清热、解热、除热”为目的。因为人体已经“绝对产热过剩”了吗。
  如果按照这样的原则来区分太阳、阳明病,则“温病”的概念就无所遁形了。常规发热恶热的“温病”就是阳明病或阳明外证了。在我的新解里,“温病”就是按照阳明病或阳明外证来理解。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10:23:00
  七、少阳病与半表半里

  伤寒论的少阳篇很短,仅仅十条。明确提出相当于“半表半里”概念的,是在原文太阳病篇的第148条,指出“为半在里,半在外也”,但148条的论述里是近似于三阳合并病的状态,而并不是在解释少阳病的病理特性。
  所以,我们从伤寒论原文中,是读不出“半表半里”这个概念的;这个概念只能是后世医家对伤寒论解读时“创造”出的概念。有可能是成无己先生首先提出这个概念的。
  我的疑问:专家们在论述“半表半里”这个概念时,是不是为了和太阳的“表”病及阳明的“里”病相呼应的呢?
  为了忠实于原著,我们还是抛开“半表半里”这个概念,试图从原文中找找看:原文意是太阳阳明合病。
  伤寒论原文对少阳的定义是:
  “二六三、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
  如果局限于这三个病症,则少阳病的范围太狭窄了。我认为这仅仅是张仲景老师提出的代表,应推而广之。由于少阳病无寒热;所以应该把所有无寒热症状的患者都归入少阳病的范围。所以,“不可发汗、吐下”是对的。呵呵。
  伤寒论原文中对少阳病的解释,就剩一个“欲解时”的概念了。
  病入血脉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取消“半表半里”这个概念。
  结论:少阳病表示患病发热的状况很微弱或几乎无寒热。如果人体在这个状态下又“感冒”了,则其治疗原则就是从“少阳”的和胃。不能“发汗及吐下”,只能和胃。
  故取消“半表半里”这个概念。

  少阳病就是平时没有寒热,就是身体不舒服。老中医常常讲的“阴虚、阳虚肾阴虚”等概念,就是在少阳病状态下展开的。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10:24:00
  八、太阴病与里病

  二七三、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

  太阴与阳明应该是对应关系。太阴病也为“里病”。所以“里病”就是肠胃系统患病的统称;“阳则阳明,阴则太阴”似乎没有异议。对“阳明与太阴”的区分就是以人体整体的“发热的有无”来区分的:无热而利属太阴;如果发热兼下利,则为阳明病。
  阴性病的治疗原则为“温里,救里”,太阴病正如此。只是疾患轻重的不同,用药也不同。患者到了阴性病的状态,温里则为其必须坚持的原则。
  结论:太阴表示患者无热而寒的状态,里病表示病患的症状表现在“肠胃”系统的呕吐下利等。治疗原则,就是温里。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10:24:00
  九、少阴病

  二八一、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
  而当患者的病情达到少阴病的程度时;则不仅仅是血容及能量的相对不足了,而是到了绝对的不足的状态。同时人体动员组织提供“能量”的能力也几乎丧失殆尽,导致无法把人体内的物质转化为能量以供人体去抵抗“外感或内伤”的消耗。由于“能量”的绝对不足,则无热,只有寒冷了。如果人体到了这样的程度上,其首要的办法,就是兴奋、提振或者唤醒人体组织的活力,以供生理活动之需,那就是“姜、附”并用了。
  结论:少阴病不是什么“表病”;就是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的低下这一结果。人体生理活动功能的低下。少阴表示其无热而寒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下,人体遭受自然界“风寒”等侵袭时的产生了“欲寐”这样的状态。
  其治疗原则以迅速激活人体活力为主,否则,很容易达到厥阴病的状态;此时则是急温里,救里了。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10:37:00
  十、厥阴病
  对厥阴病的定义的条文也很少,如:
  三二六、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飢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
  三二七、厥阴中风,脉浮为预愈,不浮为未愈。
  条文很简略,有人讲是千古疑案。
  具体到“厥阴病”的状态,就是患者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阴阳欲分离的状态。按照俗语说,就是频临死亡的状态,是非常危急的状态。这是根据当年医疗水平上讲的。医生要知生死,不能不对厥阴病理解,否则,呵呵医疗纠纷。
  一方面,厥阴病就是患者由于久利或其他原因,身体的能量持续损耗,造成能量的严重不足,已经到了导致身体五脏厥寒四肢厥逆的状态了,是人体的阴阳就快要分离的一种疾病状态。这个是“寒厥”。
  另一方面,就是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出现的几乎无法治疗,从而很导致高死亡率的各种急性病,如肠梗阻,等等。此为热厥。
  总之,“厥阴病”就是死亡的前兆。绝对凶险。作为从医者,不可不详查。所以,张仲景老师专门列为一章。
  有些学者往往以经络的眼光来看厥阴病,说“厥阴病”是“阴尽阳复”的阶段。我说,非也。当患者达到厥阴病的状态时,已经是非常的危险的症候了。是阴阳欲分离的先兆。
  如果按照经络家的说法推理,则把患者的病设法达到“厥阴”状态,不就“阴进阳复”了吗?一个人一世只有一次生命。待循环到下一次投胎,那是另外的一个“世”了,哈哈。
  我的结论:
  厥阴病是凶险的症候,是死亡的前兆,在当时医疗手段下几乎无法治疗的病。而不是有些学者讲的,是可以阴尽阳复的。如果“阴尽可以阳复”,还要医生干什么?所以厥阴病是人体患病到了非常危险的一种程度。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部位来类比,我的理解就是:膏肓,也就是骨髓。和表里以及半表里没有一点的关系。
  我的比喻:人不是“猫”, “猫”有九条命,可以循环。人就这一辈子,就一个循环——“生老病死”。
  这就是厥阴病。
  以上就是对六病及其部分名词的重新解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无患极济 时间:2017-04-27 13:08:00
  这个问题这么多年都没没有解决,中医根本是疗效。学东西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套理论方法,不是别人的方法。学学叶天士这样不是更好吗!也只是我的观点!
作者:长沙太守2013 时间:2017-04-27 14:07:00
  @无患极济 2017-04-27 13:08:00
  这个问题这么多年都没没有解决,中医根本是疗效。学东西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套理论方法,不是别人的方法。学学叶天士这样不是更好吗!也只是我的观点!
  -----------------------------
  楼上所言甚是。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7 14:59:00
  @无患极济 2017-04-27 13:08:00
  这个问题这么多年都没没有解决,中医根本是疗效。学东西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套理论方法,不是别人的方法。学学叶天士这样不是更好吗!也只是我的观点!
  -----------------------------
  @长沙太守2013 2017-04-27 14:07:00
  楼上所言甚是。
  -----------------------------
  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之所以形成以上理论,也是为了指导自己的实践活动,同时好吸收前辈的经验。单单几套验方是不够的。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8 08:15:00
  十一、合并病的原则

  以上,是关于六病中部分概念的解读
  由于患者患病的复杂性,大多都表现出了合并病的现象。很少患单纯的一种病。那么,合并病的原则怎样确定呢?
  我的合并病的原则:
  在医生通过首别“阴阳”以后,患者的“阴阳”病性已经确定——或太过,或不及。所以,不能存在所谓的“既太过又不及”的“阴阳合病”的情况。否则就与治疗大法相违了,很多的经文也无法解释了。
  故我对合并病的确定原则为:阳性病与阳性病合,阴性病与阴性病合。——这就是我独家得到的张仲景老师的关于“合并病”处理原则的“伤寒心法”,为什么我得出这样的原则呢,其实,张仲景在《伤寒论》中的经文已经明示了的。
  张仲景老师在《伤寒论》中是怎样确定合并病呢?首先,从总体上判断患者是“阴”或者“阳”性病——即首别“阴阳”。如:患者总体表现为太过、阳性;此时,尽管按照我们常规的判断,患者还兼有其他按照常规应属“阴性病特征”的症状时,仍把这样症状命名为相对应的阳性病。如《伤寒论》的原文:“32、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在此,尽管患者的“下利”症状在《伤寒论》中按照常规判断应属“太阴病”的症状;可是由于此时患者的总体病性况呈现“太过”状态,即属阳性病。所以,张仲景老师就把这样的合并病命名为“太阳阳明合病”,而不能说“太阳太阴合病”(现在的中医经常出现“阴阳合并病”的讲法)。
  三二、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伤寒论的第32条,就明确无误的告诉了我们《伤寒论》中关于合并病命名的原则。所以在理解《伤寒论》时,对合并病的理解一定要与张仲景同。此为我的又一伤寒心法,不知是否首创。
  为什么要这样合病呢?这主要涉及到临病的治则——即是先救里或是先解表。第91条就提出了这个选择题。他拿下利症来比喻,其实就是先别阴阳,阴性病则“急当救里”,阳性病则“急当救表”。
  九一、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而在《伤寒论》中很少涉及到五脏六腑的辩证。中医师在区分了三阳病、三阴病或他们的合并病后,也仅仅是得到了治疗的大原则。所以就出现了“辨xx病脉证并治”的标题。从首别阴阳,再进一步细分到三阳病或三阴病的层次时,也仅仅是为了确定治病的大原则。处方阶段还是要经过详细的辩证以后才可以。
  在解读《伤寒论》时,我是以上面我的“创新”或重新发掘的理论来解读的;主流理论中有些是要抛弃或不讲的伦理有以下几条:
  一、不利用人体经络理论来联系并解读伤寒论中的六病。我的六病理论是人体在患病时的发热或恶寒的六种类型;
  二、不采用“六气伤人”的所谓致病外因,仅关注患者的当下症状;不讲外邪,因为现代研究已经有很明确的结论了,特别是讲“外邪”隐藏于人体的肌表,只能给西医们添笑柄。
  三、不讲五脏的阴阳虚实,也不以五行生克来比附五脏六腑;按照中医自誉的整体观。
  四、不利用八卦来解释经文。
  五、以“伤寒”二字起首的条文,均按照后世所谓的“感冒”解。
  六、合并病按照阳与阳合,阴与阴合的原则;
  七、三阳病与三阴病已前述。
  八、不采用“五运六气”等相关理论来解释经文;(俺还不懂);
  根据以上原则,我对《伤寒论》的经文理解一遍。尽量展示每一段经文的意义。以及根据原书文意,叙述张仲景老师的推理过程。使通过学习张仲景老师临床时的推理过程,从而达到融会贯通的理解与应用《伤寒论》的目的。
  如果有必须,另把条文中意义相近或同一方子的不同条文分别拿出来,放在一起,进行比对研究。也许放在一起对比研究的时候,是另起一篇专门文章。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4-28 09:43:00
  合病原则颠覆了传统认知。没有批驳的吗?
我要评论
作者:u_106137613 时间:2017-04-30 00:14:00
  五一快乐!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13:00

  
  真正的伤寒论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14:00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14:00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18:00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18:00

  
作者:大容山九哥 时间:2017-04-30 13:26:00
  伤寒分为三大学派,这楼是那一派???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2 11:49:00
  各位五一快乐。
作者:安昊儒 时间:2017-05-02 12:09:00
  对中医不懂,但进楼学习。
作者:医学小草 时间:2017-05-03 10:24:00
  @自学中医的蜗牛 2017-05-02 11:49:00
  各位五一快乐。
  -----------------------------
  五一已经过去,大假即将结束。

  有幸看到楼主有关《六经》的帖子,在此论坛上,也是眼前一亮。
作者:医学小草 时间:2017-05-03 10:33:00
  学习中医,必须从源头学起,书籍: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难经等。但是现代的《思考中医》也是不错的导引,俺就是看思考中医后,对《六经》找到感觉的。

  俺是西医骨灰级执业医师,在03年,激流勇退,开始研究和实践中医,最后所锁定灸法的研究,毕竟,古人说:大病必灸!

  还可以参考的书籍学说有:五行,子午流注,河图洛书,24节气,四圣心源,人体使用手册,气的乐章等等。

  当然,现代医学的解剖,生理生化等也需要了解。

  学习中医,明白《六经》,熟悉阴阳,不再被西医的任何病名所吓到。

  所有的疾病,归结到《六经病》。六经与十二经是有重叠和独表的两个概念,互相纠结,互为独立机构。

  阴阳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用几个字来下定义。

  俺潜心十多年,创新《华夏七星灸》。不做医生,就做一个治未病,不想生病的普通人。

  顺带影响了很多白板家庭,自救自娱自乐,远离医药。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3 11:15:00
  感谢西医专家的来访。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3 11:37:00
  十一、合并病的原则

  以上,是关于六病中部分概念的解读
  由于患者患病的复杂性,大多都表现出了合并病的现象。很少患单纯的一种病。那么,合并病的原则怎样确定呢?
  我的合并病的原则:
  在医生通过首别“阴阳”以后,患者的“阴阳”病性已经确定——或太过,或不及。所以,不能存在所谓的“既太过又不及”的“阴阳合病”的情况。否则就与治疗大法相违了,很多的经文也无法解释了。
  故我对合并病的确定原则为:阳性病与阳性病合,阴性病与阴性病合。——这就是我独家得到的张仲景老师的关于“合并病”处理原则的“伤寒心法”,为什么我得出这样的原则呢,其实,张仲景在《伤寒论》中的经文已经明示了的。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3 11:38:00
  我最为看重的关于合病的原则,怎么没有人指导?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4 10:15:00
  ——以“伤寒”起首条文的解读

  在开始学习《伤寒论》的时候,都是通过学习前人的解读来理解,如《胡希恕讲伤寒论》,等等。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研究,最近开始在理解前人的基础上,重新解读《伤寒论》。发现很多以前不怎么注意的小问题,需要重新加以考虑,如以“伤寒”起首条文。如果我们简简单单的将此“伤寒”理解为“太阳病伤寒症”之狭义的“伤寒”的话,很多的条文不太好解释的通。故特别的拿出来放在一起进行研究。
  首先从统计学角度看,我专门对以“伤寒”起首的条文进行了统计,发现特别的多,大概有91条之多。其中,除了少阴病篇好像没有之外;其他各篇均有,并且条文号经常的连续出现。
  请看太阳病篇专门对“太阳伤寒”进行定义的狭义的“伤寒”概念。原文如下:
  三、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此条文所论的伤寒,即为太阳伤寒的定义,此也为世间所公认,也即所谓狭义的“伤寒”概念。在《伤寒论》中,以“伤寒”二字起首的条文,是不是也表示这个意思——即狭义的伤寒呢?由于太多,我随意的录几条,如下:
  三五、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
  五五、伤寒,脉浮紧,不发汗,因致衄者,麻黄汤主之。
  五六、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当须发汗,若头痛者,必衄,宜桂枝汤。
  五七、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
  二五九、伤寒发汗已,身目为黄,所以然者,以寒湿在里不解故也。以为不可下也,于寒湿中求之。
  二六〇、伤寒七八日,身黄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满者,茵陈蒿汤主之。
  二六一、伤寒,身黄,发热,栀子柏皮汤主之。
  三四一、伤寒发热四日,厥反三日,复热四日,厥少热多者,其病当愈;四日至七日,热不除者,必便脓血。
  三四二、伤寒厥四日,热反三日,复厥五日,其病为进。寒多热少,阳气退,故为进也。
  三四三、伤寒六七日,脉微,手足厥冷,烦躁,灸厥阴,厥不还者,死。
  三四四、伤寒发热,下利厥逆,躁不得卧者,死。
  三四五、伤寒发热,下利至甚,厥不止者,死。
  三四六、伤寒六七日不利,便发热而利,其人汗出不止者,死。有阴无阳故也。
  三四七、伤寒五六日,不结胸,腹濡,脉虚复厥者,不可下,此亡血,下之,死。
  以上是我随机挑选的条文。我们看看其意义:
  三十五条是麻黄汤证。太阳病表实证的正治。
  其他如“二六〇、伤寒七八日,身黄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满者,茵陈蒿汤主之。”在此条文中,如果把患者理解成患了太阳病的“伤寒”证,然后转属后边的症状,有点说不通。如果我们把此处的“伤寒”理解成患者由于“感受风寒的刺激,导致发病”,也即后世意义上的患者“感冒风寒”了,才引起如下的症状。如果按照这个意思来理解条文,后边的症状才好解释,才能解释的通。并且很多以前有争论的条文,如果用这个思路去理解,也容易解释了;如:大青龙汤的条文:
  三八、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此为逆也。
  三九、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无少阴证者,大青龙汤发之。
  以前,很多时候,人们总是斤斤计较于“伤寒脉浮缓”这样的条文,认为“大青龙汤”证是既治太阳病的伤寒证,又治太阳病的中风证;比如宋朝的许叔微的伤寒百证歌就是这样说的。
  如果我们按照伤寒论对太阳伤寒的狭义的解释,就是“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而此处来个“伤寒脉浮缓”,如果我们按照太阳伤寒来解释,此条即与提纲不相符,如果按照“感受风寒”的“感冒”义,来理解此处的“伤寒”,倒是好解释通。其他条文按照“感冒风寒”也就是“感冒”来置换“伤寒”,一般都很容易的解释的通,由于条文太多,不一一解读。

  结论:《伤寒论》中以“伤寒”起首的条文应理解成患者“感受风寒”的“伤寒——感冒”,而非“太阳伤寒”所定义的狭义的“伤寒”。而是后世人们的俗语“感冒”是也。是新疾。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4 10:36:00
  让伤寒回归至简----感冒
作者:irisjune 时间:2017-05-05 16:58:54
  看看内证观察笔记。中医也需要形而上的知识。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8 10:45:32
  十三:
  伤寒论条文1-11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

  一、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本条被公认为太阳病的纲领。
  一般的认为,凡是具有“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等症状的患者,就属太阳病。不一定全部证具备,发热和恶寒则是必备的症状。
  我认为,此纲领应该增加一个“发热”。按说,凡三阳病,包括他们的合并病,都呈现出一派的热像,即太过。本不必把“发热”一证单独列出来。但考虑到现在人们的认识,还是列出来,尽管属画蛇添足,权且如此吧。其治疗原则是“发汗”,或者以“见汗”为知。“恶寒”一证在太阳病中很重要。恶寒一证是区别太阳与阳明病的必要指标。
  按照我的理解,张仲景老师的在“辨xx病”之阶段。仅仅是为了确定患者的病理反应的属性。不是患者的症状齐全才能确定患者属“x病”。而是患者只要有相关的症状,就可以判断为属“x病”,有是证,即属是病。然后根据患者的病理属性确定大的治则。此也是我本次解读《伤寒论》的创新的原则之一。
  凡阳性病,以发热为基本条件。都属太过。从热型上分,恶风寒为太阳病;恶热为阳明病。
  二、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
  此为在《伤寒论》中给太阳病之中风证的定义。
  三、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在《伤寒论》中给太阳病伤寒证之定义。
  不过,通观《伤寒论》全书,在后面论述中,“伤寒”这个词在很多时候表述的是另外一个概念:即患者因感受风寒而得病,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感冒”了。与“太阳伤寒”的定义不太一致,特提请注意(有专文)。
  四、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
  此“伤寒”即后世所谓的“感冒”,已经不是经文第三条所定义的“太阳病伤寒证”意义上的伤寒了。患者是否“传经”也就是变证,可以凭脉证。
  五、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
  此“伤寒”也即后世所谓的“感冒”,此条告诉我们,临证要先区分“病”。没有少阳病、阳明病的症状,就是单纯的太阳病。
  六、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若发汗已,身灼热者,名曰风温。风温为病,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鼻息必鼾,语言难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视失溲;若被火者,微发黄色,剧者如惊痫,时瘛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发热,常规属阳性病。此时可以参看其他证和“脉”来细化患者属何“病”或某某合病。由患者的“渴,不恶寒”的症状可推断出患者的里热重,此证属阳明病。在张仲景书里,渴证属阳明病,发热而不恶寒也属阳明病或阳明外证。所以特地的把容易混淆的“病”提出来,引起注意。此应属阳明病,热盛。
  张仲景老师为什么在此专门把“温病”单列出来呢?我的感觉,此文不应该出现,因为张仲景老师的《伤寒论》一书是按照“六病”理论对疾病进行分类的,所以此六病应括万病。而在这里突兀的拉出来一个“温病”这个新名词,我认为应该不属于张仲景的六病系统。六病之外而单列“温病”,肯定破坏了《伤寒论》一书的整体性。我的猜想,是不是别人掺入的?内经里是有“温病”?
  我认为:不是张仲景老师不治“温病”,而是在张仲景老师《伤寒论》的系统里,压根就没有“温病”这个概念;张仲景老师只有六病的概念——此为俺的“独家”观念,呵呵,不知是否属原创。
  赵洪钧老师在《中西医结合二十讲》书中专门转述了柴中元老师在《温病求真》所研究的:在《伤寒论》中治疗所谓温病的方子,以治疗温病初起,现摘要如下:
  辛凉解表法——麻杏石甘汤:见《伤寒论》第62条。
  燥湿解表法——瓜蒌桂枝汤和葛根汤:见《金匮痉湿篇》第11、12条。
  除湿解表法——麻黄加术汤:见《金匮痉湿篇》第20条。
  清热解表法——白虎加人参汤:见《金匮痉湿篇》第25条。
  苦寒清热法——黄芩汤:见《伤寒论》第172条。
  张仲景老师不论“温病”,并不表示不治所谓的“温病”,只是称谓或者“体系”有所不同而已。
  七、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以阳数七,阴数六故也。
  本条其实很重要。本条是《伤寒论》中区分阴性病与阳性病的纲领性条文,切记。属“大法”
  关于“六七日愈”,不理解故不解。
  八、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
  本条告诉我们:太阳病可以自愈,个人素体好的经过七天,基本就痊愈了。俺不懂针灸。不解。
  九、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
  欲解“患太阳病时人体应激反应的发热程度”,可以从一天中“巳至未”这段时辰的发热状态来类比理解。
  本条条文不是表示患者在什么时辰病愈的概念,而是比喻患者在患太阳病时的应激反应发热的程度。
  在《伤寒论》中,“病”一般称“痊愈”,而“证”则称“解”。
  所以,此处的“解”应属“理解或了解”而非“病愈”的概念。
  十、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太阳中风,解表后,还得十二日愈;是告诉医生和患者,中风是素体虚,服药解后,也应该进行一段时间的调养才“病愈”。注意“解和愈”的区别。
  十一、病人身大热,反欲得衣者,热在皮肤,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肤,热在骨髓也。
  此条是“真寒假热与真热假寒”的区分方法。
作者:抱元守一001199 时间:2017-05-08 18:07:43
  怎么看到经络学到了没?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9 07:54:45
  @抱元守一001199 2017-05-08 18:07:43
  怎么看到经络学到了没?
  -----------------------------
  我认为伤寒论与经络联系不大,故没有学习经络。现在研习针灸,涉猎经络。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9 07:55:51
  @抱元守一001199 2017-05-08 18:07:43
  怎么看到经络学到了没?
  -----------------------------
  先生对经络与伤寒论有研究吗?请多多赐教
作者:抱元守一001199 时间:2017-05-09 08:15:29
  @抱元守一001199 2017-05-08 18:07:43

  怎么看到经络学到了没?


  —————————————————
  @自学中医的蜗牛 53楼 2017-05-09 07:55:00

  先生对经络与伤寒论有研究吗?请多多赐教
  —————————————————
  我也是至爱中医之人,未曾习得医术,确听闻些许医道。
  习得反观内视之法,看得见经络运行,方可进得中医大门。楼主可去寻此法。
  
我要评论
作者:抱元守一001199 时间:2017-05-09 08:34:39
  我回复出去了么?怎么看不到?。。。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09 09:09:24
  @抱元守一001199 2017-05-09 08:34:39
  我回复出去了么?怎么看不到?。。。
  -----------------------------
  51楼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0 16:08:55
  十四:桂枝汤
  十二、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一三、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桂枝汤主之。
  按照一般的解释,桂枝汤主治就是太阳病的中风证,此条也就是桂枝汤证的提纲;属虚人感冒的方子。前人无不对其推崇备至。历代医家把此方誉为“群方之首”。认为其是治疗太阳病表虚证的方剂,仅此而已。而赵老师对桂枝汤别有心得,我非常佩服,以下是赵老师的解释:
  “桂枝汤乃补中益气而固表之方也”。在患者患病初期,由于体质弱,发热的热度不是太高,反而自汗,头痛,脉浮。由于患者发热,自汗,人体本能有欲发汗自解的要求,所以,因势利导,利用桂枝汤的补中益气而固表之作用,使患者达到病愈的目的,同时强健了体质。赵洪钧老师的详细讲解可以参看老师的书《伤寒论新解》。
  关于补中益气而固表。我的理解。就是通过桂枝汤补中功效,强化患者的能量,特别是通过补中使体液(胡希恕老师称其为“阳气”)达到滋润全身,而达到解表的作用。桂枝汤的这个“补中益气”与李东桓的“补中益气汤”的补中作用的目标应该有所不同。药后啜粥也是为了补充体液能量。
  从这也可以解释后边的桂枝加葛根汤及小建中汤等以桂枝汤为基础方剂的原因。以及发汗后一般都“再”用桂枝汤原因。
  我的引申:从赵老师的“补中益气而固表”的结论来考虑,桂枝汤应该也是治疗“阳明病”之里虚寒证的方剂。从患者的“干呕”证,可以说明应该属“阳明病”。参考《金匮要略》的治疗孕妇“呕吐不止”证来看,桂枝汤就是主“太阳阳明合病”之太阳病中风证加阳明病里寒呕吐证。可能阳明的虚寒下利证也是桂枝汤所主,这从葛根汤的主下利也可看出端倪。从太阴篇的用桂枝汤更是明确无误的告诉我们桂枝汤的主里虚寒下利证。
  所以,我的解释:桂枝汤主“太阳阳明合病”之太阳病中风证加阳明病里虚寒证之呕吐、下利证等证。
  一四、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患者本来就“项背强几几”了,说明体表缺体液严重。此时又“自汗出”,为了尽快的补充体液,必须在桂枝汤的基础上,添加葛根来加强补充体液的效果。桂枝汤的功效尽管是“补中以固表”,此时固表的力量有所不足,所以通过添加葛根来加强。
  一五、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太阳病,经常被庸医误用下法进行治疗从而产生変证。此处的气上冲,应该是患者的其他桂枝汤证备,而兼有“气上冲”证。是不是患者的“阳明虚寒”导致了患者的气上冲?也用桂枝汤。教育我们应该慎重。
  气上冲按照现在西医该怎样解释?按照赵洪钧老师的《伤寒论新解》说:“此属误下致里虚,经用桂枝汤方,故(腹内)气上冲为中气虚的证,尤可反证桂枝汤补中益气作用。再对看理中汤方后注“脐上筑者,肾气动也,去术加桂四两”,亦应如此解。今似少见奔豚证,由其病理及治法逆推,必非实证。中西医结合理解奔豚证,极可能是较轻的低血糖(最重要的谷气之一)证”。
  从赵老师之解。
  一六、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提醒我们要树立“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诊疗观,同时提出了“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的告诫。现在人们对此应该很清楚了。
  一七、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之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由于嗜酒,可能患者蓄水、蓄血等,还可能有其他症状,所以告诫我们在见到“酒客”时更应该从多方面进行审证。很可能“酒客”有“阳明里热”证?而里热证是不宜用桂枝汤的。
  一八、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
  喘家,肯定是患者素体虚弱,患病而有桂枝汤证的症状,所以,就例加“厚朴、杏子”。以补中为先同时兼顾治喘。
  一九、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肯定是不对症了。
  二〇、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很多的专家在讲解本条时,大部分认为:增加附子是因为患者已经转入阴证了。
  而我通过研究认为:根据张仲景老师的治疗原则,患者如果转入阴证,其治疗的大原则应该是先救里后解表。而此时为什么仍然使用桂枝汤的作为基础方?就是因为桂枝汤有“补中益气”的温里作用。桂枝汤的“补中”效果实际等同于“救里”。
  但为什么加用“附子”呢?我认为,患者患病初期,由于发汗导致了患者的“遂漏不止,其人恶风”,所以患者此时仍有轻微发热的症状,又发热自汗,属阳性病。所表现为太阳病的中风桂枝汤证,同时由于患者兼有“四肢微急,难以屈伸”的症状。所以在桂枝汤的基础上增加附子。而“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这个症状按照我的理解,是必须增加使用附子这味药的关键或采用以附子为主药的处方的关键。
  首先,谈谈我对附子的认识。《本经》:附子 气味辛、温,有大毒。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疮,破瘕坚积聚,血瘕,寒湿痿蹙,拘挛,膝痛不能行步。“通过《本经》原文,结合20条,我认为,《本经》及张仲景老师都在告诉我们:临床上见到“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这个症状时候必须采用“附子”这味药,此证即“小四逆”——我给自创的名词(呵呵)。”——摘自我的博客(在复兴中医网,不知怎么回事,在网上找不到了)。
  其实,按照阴证来解释桂枝汤加附子,也可以解释的通:桂枝汤也是治疗“阳明或太阴”虚寒的处方。先救里吗。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0 16:10:03
  本节讨论了桂枝汤以及加味方
我要评论
作者:姜纸牙 时间:2017-05-14 00:34:52
  拜读
作者:抱元守一001199 时间:2017-05-15 10:02:50
  写的这些东西实践了没?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6 07:59:48
  @抱元守一001199 2017-05-15 10:02:50
  写的这些东西实践了没?
  -----------------------------
  实践——》上升到理论——》指导实践——》检验理论——》

  这是一个循环过程。
  由于伤寒论的六病(或六经)与经络重名,所以从成无己以来大多以经络来解释六病(六经)。我认为六病仅仅是六种类型。辨别出六病仅仅能指导治病的大方向。
  • 自学中医的蜗牛: 举报  2017-05-17 09:00:25  评论

    读书,就是学习前人实践的结晶,后人好拿来用。 目前我学习伤寒论,就是汲取前人的经验。 而后用。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7 08:58:19
  连载十五 桂枝汤去芍药
  二一、太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
  患者的太阳病,由于庸医的误下,导致了患者增添了“胸满”这一症状。患者的“脉促”证在下文中有专门的解释,为“表未解”,也就是患者的“太阳病”症状仍在。
  在伤寒论中有桂枝甘草汤与芍药甘草汤。桂枝甘草汤所主为“奔豚”证。按照赵老师的解释就是轻微的低血糖。
  “胸满”一证,很难解释。
  赵洪钧老师的解释:此处去芍药,因芍药缓急不利于胸满,盖芍药虽可益气而不能治弛缓(芍药治腹痛,因其解除平滑肌痉挛,故胃肠弛张所致胀满,不宜用之)。此证之胸满(仲景所谓胸满,实则上腹部胀满,患者自觉胸腹满闷,病不在胸中)无痛,实为弛张太过,故去芍药。又因其不属实证,而有脉促,仍用桂枝汤余药。总之按旧说解此方不可通。
  在伤寒论中的太阴病篇,专门写了一条,以示告诫:二八〇、太阴为病,脉弱,其人续自便利,设当行大黄、芍药者,宜减之,以其人胃气弱,易动故也。
  280条明确说明,由于“芍药”与患者的“下利”证不利,所以在患者有“下利”证时,如果需要“芍药”的话,也应当减少。而本条(21)又是患者被“泻药”所伤。为防止引起患者的“下利”,所以在补充体液的时候,去掉了芍药。
  所以,我对芍药的认识,其一为益气,二为缓解肌肉痉挛,三为利排泄。

  此条(21)从赵老师的讲解为佳。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8 10:02:22
  继续盖楼。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8 10:07:59
  连载十六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

  二二、若微寒者,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主之。
  根据我对附子的研究心得,此处的“微寒”,也应该与二十条的小四逆同,即患者兼有“四肢微急,难以屈伸”的小四逆症状。

  与21条应该链接起来。
  加附子这味药,就是为了回阳救逆——那是在冷厥逆的状态下。本例是误下,已经出现了“四肢微急,难以屈伸”的小四逆症状,所以也例加附子。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19 08:34:28
  连载十七 桂枝麻黄各半汤

  原文:23、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讲解:
  “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从“发热恶寒”之证推断出患者属阳性,“寒少”证表明患者恶寒轻微,但扔属表——太阳;从“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之症排除了阳明病,证明患者还是纯粹的太阳病,没有合并病。在这种感冒了8、9天,出现了如上面所叙述的情况下,有三种情况:
  1、“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讲的很明白:“脉微缓”是向愈的表现。可以不用药物辅助,按照现在的说法,多喝水,多休息就好了。
  2、“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此很可能由阳转阴,要小心。但不能用发汗的药来,倒是可以用桂枝汤啊?
  3、“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通过头面目部的发热,证明患者还属阳性病,由于“其身痒”,判断患者还属表。由于患者症状轻微,此时可以用“宜桂枝麻黄各半汤”。我的猜测:此方是不是治疗“身必痒”的方子呢?现代有人身体痒,西医毫无办法,我想不妨此方试试。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23 13:32:12
  引以为傲的伤寒论六经(六病)没有讲明白吗?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23 13:34:25
  重发:
  五、太阳病与表病
  表病:按照当前一般的解释或认知,“表病”就是人体的躯体表面受邪。大多学者也按照太阳经络的巡行路线来解说,即太阳经络巡行在体表,特别是背部表面,所以称之为“表病”。在《伤寒论》中也称“解表或解肌”。故太阳病与“表病”近似是同一的概念似成定论,等等。如果我们看古中医大家对疾病治疗时的议论时,感觉到洋洋洒洒,似很有学问。读后却依然浑浑噩噩。
  赵洪钧老师在《临床带教问答》中说:“中西医结合理解表证,就是热病初起的反应状态”。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5-23 13:37:01
  太阳病或表病,就是发热恶寒二者条件必背,就是必要条件,缺一不可。

我要评论
作者:安昊儒 时间:2017-06-04 15:03:51
  @自学中医的蜗牛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6-04 16:07:31
  楼主,平时头皮长痘,这几天额头也有,加上口腔溃疡,是不是上火?该怎么治疗呢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6-04 16:22:27
  @炉石小金袋 2017-06-04 16:07:31
  楼主,平时头皮长痘,这几天额头也有,加上口腔溃疡,是不是上火?该怎么治疗呢
  -----------------------------
  大椎放血会有用吗?
  
  • 自学中医的蜗牛: 举报  2017-06-05 10:30:09  评论

    看来先生懂得针灸吧,我刚刚学习针灸。按照针灸理论,大椎放血应该有用。 对这样的上火,按照伤寒论六病(经)辩证,(我的理解)应该属少阳病。中医治疗和胃法。生姜泻心汤可以试试。
  • 炉石小金袋: 举报  2017-06-05 23:42:07  评论

    评论 自学中医的蜗牛:有道理,我也得多看伤寒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6-08 14:16:33
  50岁妇女,眼花多年,带老花镜可以缓解,这是肝肾亏虚吗?该用什么药物好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20 09:59:26
  母亲有病忙了一阵子。无法继续,今日继续我的伤寒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20 15:51:11
  连载十八 24、25条
  二四、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
  解读:
  1、本条大意是:患者属太阳病桂枝汤症,服用桂枝汤后出现了 “反烦不解者”的情况。宜“先刺风池、风府”。然后再“与桂枝汤则愈”。
  伤寒论是指导临床的书,当然得告诉后学临症出现情况的处理方法,后面会有更多的情况出现。
  2、没有特别说明,应该不是误治。是服用桂枝汤正常反应。
  3、为什么要“刺风池、风府”?
  由于我不懂不懂经络,所以本条不释。请高人补充之
  二五、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解读:
  本节为服用桂枝汤后出现了两种情况,临症时要区分的。
  1、服用桂枝汤后,导致患者的“脉洪大”,而还用桂枝汤。
  本条与24条相同。就是出现“大汗出,脉洪大”的情况时,继续用桂枝汤治疗。
  不要一见到“脉洪大”就用白虎汤来清热。
  2、如果出现“形似疟,一日再发”,的情况,则需要变法了。
  “若形似疟”句应该和前述第23条相联系。23条是“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从23条可以理解为患者仅仅轻微的发热,且其“恶寒”轻微。并且是“一日再发”,所以排除了“疟疾”这个大患。又是大汗出后,然后才确定用“桂枝二麻黄一汤”。
  结合23条,都是轻微的发热恶寒,所以,前者用“桂枝麻黄各半汤”,后者用“桂枝二麻黄一汤”,说明都是到了太阳病的末期,用轻微的药物。两者的区别在于“形似疟”的轻重:“一日再发”,一天仅仅两次寒热,所以病情轻微,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说明一天多次寒热,病情重,所以用“桂枝麻黄各半汤”
  服用桂枝汤后大汗出后,继续用桂枝汤是定例,由于患者的症状变成了“形似疟或如疟状”这个症状,所以用桂枝汤和麻黄汤的合方,轻重缓急不同,麻黄汤的比例也不一样,看来当时用药是很规范的。
  两次提到“形似疟或如疟状”,是提醒医者注意:一定要和真“疟疾”这个疾病进行鉴别。
  毛延升
  2013-04-23初稿
  2017-06-20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28 14:09:33
  连载十九 白虎加人参汤
  (26条)
  二六、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解读:
  1、本条属“误治”。但没有出现伤寒论中提到的出现“坏病”情况。
  桂枝汤服用后,按照伤寒论的说法是“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离”。本条的“服桂枝汤,大汗出”肯定是不对症,故称其为误治。
  2、误治后出现的新症状为“大烦渴;不解,脉洪大”
  “大汗出”说明发热也盛,再加上“大烦渴;脉洪大”故用“白虎加人参汤”。白虎汤就是对症大热的,又大渴,故加人参。此为白虎加人参汤的定式。
  正常情况下,发汗后,如果病还不痊愈的,一般再服用还是“桂枝汤”。而本条却用“白虎加人参汤”。说明了桂枝汤不是本条的适应证。“大汗出”也不是服用桂枝汤后的出汗特点。由此又得出:
  3、患者原为阳明内热证;脉洪大再次确认了患者属阳明病里热盛。
  4、“服桂枝汤,阳盛则毙”的传统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5、尽管属“误治”,但没有激化患者的病情,说明桂枝汤是很稳妥的一剂中药。
  6、关于“白虎汤”,到阳明病篇时,专门解读。其实本篇已经给出了使用条件:阳明病,里热盛,没有燥屎的症状出现。
  2013-05-03
  2017-06-28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29 15:07:49
  连载二十,桂枝二越婢一汤(27条)
  二七、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发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汤。
  解读:
  1、 “脉微弱者此无阳也”的意思。
  明明为太阳病,此处来个“此无阳也”,此无阳,不是阴阳的阳,不是太阳病的阳性病的阳,此处的无阳,应为患者病情的发热的症状“阳”不盛,即发热轻微,患者的病情不严重,是对脉微弱者的解释。
  2、关于“越婢汤”
  由于涉及“越婢汤”,所以,先录金匮原文: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越婢汤主之。从《金匮》原文解读,则越婢汤是为了把身体皮肤表面的水汽——所谓的“风水”给发越掉。由于其“无大热”,所以其实际仍然是“微发汗”。
  3、“热多寒少”
  从字面理解,就是患者发热重,恶寒轻。如果没有恶寒,则属阳明病,此时虽有恶寒,但轻微,可以理解此时几乎相当于太阳阳明合病。
  4、不可发汗
  发汗一般是指麻黄汤及大小青龙汤而言。
  本条患者太阳病,又无汗。常规应该麻黄汤发汗,由前面叙述的症状知其不为麻黄汤症,故先确定“不可发汗”。
  5、既在23、25、27条论述中都出现了“热多寒少”,都是桂枝汤与麻黄汤的合方,且回顾23、25条:
  二三、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面色反有热色者。
  二五、若形似疟,一日再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23条是 “如疟状,热多寒少,面色反有热色”比27条热像重,用桂枝麻黄各半汤;25条是“如疟状”,比27条脉微弱热像重,故用桂枝二麻黄一汤。由于27条脉微弱,故不能用麻黄汤发汗,而用越婢汤的麻黄石膏来清热。
  总结:本条是太阳病轻症,无汗,脉微弱。恶寒很轻微,接近阳明病。桂枝二越婢一汤应为解表清热双解轻剂。

  2013-05初稿
  2017-06-29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30 09:09:30
  连载二十一 伤寒论28条

  (原文)二八、服桂枝汤,或下之,仍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
  在讲解《伤寒论》的书中,本条的争论也是最多的。
  从经文“仍头项强痛”可以推断出患者不是桂枝汤的适应症,所以其结果是不效。但患者在服桂枝汤后也没有出现所谓的“变证、坏病”或“传经”。
  以下开始详细辨证了:发热属阳性病,但没有恶寒,则排除了“太阳病”。而“翕翕发热”是内热蒸腾,属阳明病内热盛。从以上推理可以得出患者属“阳明病”的结论。当然用桂枝汤是属于误治了。
  又从“小便不利”推导出患者同时还有蓄水证,水气蓄在胸腔间。所以例加了“茯苓、白术”以利水。
  结论:本条属于阳明病,故不能用桂枝汤,由于其胸满痛,故加“茯苓、白术”以利水。
  但为什么以桂枝汤为基础进行加减呢?且去掉了桂枝汤的主药的“桂枝”呢?实在的可疑?所以世间对此的争论颇多。”
  “心下满微痛”证与“结胸病”类似。经过研究,我认为本条应该也是“结胸病”的一种。故专门把28条与结胸类的条文放在一起,进行对比研究,以下就是对比研究的文字: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30 10:12:20
  连载二十二伤寒论28条与结胸类之研究

  伤寒论28条与结胸类之研究
  伤寒论的28条历来争议纷繁,其争议点主要在“去桂或去芍”之争。我的感觉,28条与结胸类相关。
  先试看伤寒论的原文:
  二八、服桂枝汤或下之,仍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
  一二八、问曰:病有结胸,有藏结,其状何如?答曰:按之痛,寸脉浮,关脉沉,名曰结胸也。
  一三一、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病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也。所以成结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痉状,下之则和,宜大陷胸丸。
  一三二、结胸证,其脉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则死。
  一三三、结胸证悉具,烦躁者亦死。
  一三四、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憹,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若不结胸,但头汗出,余处无汗,齐颈而还,小便不利,身必发黄。
  一三五、伤寒六七日,结胸热实,脉沉而紧,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汤主之。
  一三六、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者,与大柴胡汤;但结胸,无大热者,此为水结在胸胁也,但头微汗出者,大陷胸汤主之。
  一三八、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脉浮滑者,小陷胸汤主之。
  以上是伤寒论的原文。我试着分析如下:
  一、28条属于结胸症的论述
  张仲景老师在28条的原文中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哪就是患者的——“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这些症状都是在服用“桂枝汤”或“下”后仍然存在的;换言之,就是服“桂枝汤”或“下之”对患者的病情没有效果——既没有好转,也没有恶化。说明了“桂枝汤及下法”都是不对症的。离患者的主证较远。
  28条的患者有“小便不利证”。而里又有热,而又小便不利,如果不结胸,身体将发黄(见134条)。但28条的患者没有身体发黄证。按照134条推理,患者应为结胸证。
  135条的“结胸热实,脉沉而紧,心下痛,按之石硬”,明确的点名了结胸证是在“心下”,而28条也是心下:“心下满微痛”。从这里看,患者应该与135条的部位一致,症状有轻重的区别,小陷胸汤主“按着痛”,28条是“满痛”,是自觉性疼痛。
  而28条的症状表现与131条对结胸病的成因分析也相同。
  所以我认为:28条主要论述的也是结胸证的一种,而关于“去桂与去芍”之争是没有必要的。

  二、28条与其他结胸类条文的区别
  如果上面推理可以成立,那么28条的处方应该是治疗结胸类病证的一个方剂了。
  1、28条与138小结胸病的异同
  138条主要症状在“脉浮滑”,可以推论出“热”象的;其疼痛是一个“按之痛”的简单症状。而28条的“热”更胜,“翕翕发热”——形象的指出了热的性质“里热”以及程度“翕翕”。由于发热,结于胸下。二者的区别在于患者发“热”的轻重的不同与疼痛的不同。138条发热和疼痛都轻微,28条发热和疼痛都较重;138条是“按之痛”,28条是“心下满微痛”。所以说28条比138条的症状更重一些。
  28条与138条另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在其有“头项强痛”症状。所以其不但有小结胸的症状,同时又多了“头项强痛”的症状。故其治疗方剂与结胸类大不一样了。
  2、28条与131条大陷胸丸的异同
  131、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痉状,下之则和,宜大陷胸丸。
  则28条与131条的大陷胸丸相比,都有胸部的疼痛,一个是按之疼,一个是自觉疼痛,所以28条的疼痛应该更重;都有“头项强痛”的症状,131条是 “项亦强”,比28条也轻微;从发热看,28条的发热比131条为盛。
  三、从方剂上看看与结胸类方剂的异同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切) 白术 茯苓(各三两) 大枣(十二枚,擘)
  大陷胸丸方
  大黄(半斤) 葶苈子(半斤,熬) 芒硝(半斤) 杏仁(半升,去皮尖,熬黑)
  大陷胸汤方
  大黄(六两,去皮) 芒硝(一升) 甘遂(一钱匕)
  小陷胸汤方
  黄连(一两) 半夏(半升,洗) 栝蒌实(大者一枚)
  从方剂上看,差异很大。(这个结果是不是对迷信“药量”的一个冲击:症状的轻重,不是简单的剂量的轻重就能应付的)
  四、28条在结胸症类治疗的意义
  我们从132条就可以读出28条存在的意义:由于不可以用“大小陷胸汤”的“下法”进行治疗,所以才有28条的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的治疗方法。
  28条是另外一种治疗结胸症的方法。
  五、结胸症的治疗。
  128条对结胸进行了定义。131论述了成因,132、133条提出了治疗原则。
  以发热症状从重到轻微排列,则: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大陷胸汤;陷胸丸;小陷胸汤没有提到,从脉浮滑,应该有热。
  从疼痛来区分,则“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满痛且头项强痛”,应该是自觉性的疼痛,虚疼。而其他均硬痛;症状较重。
  从病情的轻重程度上,大陷胸为最重,有热且结,纵然治疗,预后也不良。
  陷胸丸则主结胸且颈项强。
  小陷胸汤主单纯性结胸切没有自觉疼痛状。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则主发热情况下的“满痛且头项强痛”,是结胸证兼头项强痛症。
  关于桂枝的去留,再说几句:从桂枝汤,我读出其主要作用是“补中益气”(赵老师语),相当于古代的“输液”。既然这样,作为28条的“心下满痛”是由于“水与热解”的这一成因,则去掉桂枝是必须的。因为患者体内不仅不缺水,反而因“水”二生患呢。
  2017-06-30修改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6-30 10:13:50
  连载二十三 当代对结胸类的治疗
  为了按照当代理论解释陷胸汤类,特意摘抄赵洪钧老师的《伤寒论新解》中之于结胸的论述:
  结胸、脏结和除中
  第133条:“结胸证悉具,烦躁者亦死。”条文甚简单,但目前能认准结胸证的人恐怕不多,特别是“大结胸”。今日之中医用大陷胸汤(丸)者亦罕见。因其峻攻、峻下需医家有识有胆。何谓结胸?综合128至138条内容可总结为:心下痛、按之石硬、发热、脉沉而紧,心中懊憹,但头汗出等。由西医角度看,结胸应包括胰腺炎、上消化道穿孔、胆道感染等疾病引起的腹膜炎以及渗出性胸膜炎等。然第131条说:“所以成结胸者,以下之太早故也。”若中西合参,仲景此说未必尽是,读者可回头参看“太阳篇新解”中的“结胸证新解”。至于治法,则中西医结合治急腹症用通里攻下峻法有效确是事实。中医治结胸是忌脉虚(浮大亦为虚,见132条)、忌烦躁的,二者皆为死证。若中西医结合,则大多可活。文献甚多,不必举例。以上简析供中西同道参考。——摘自赵洪钧老师的《伤寒论新解》第2版第211页

  以上是我在研读28条时的思考。提请同道指正。
  2017-06-30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03 16:01:59
  连载二十四 (29、30条)
  (29、30)
  二九、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
  解读:
  一、 第一段“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是患者当前的症状。下边都是围绕这个主证进行治疗过程中出现情况的对策:
  虽然开始标一个“伤寒脉浮,自汗出”。 条文中起首来一个“伤寒”,就是患者“感冒”了,且又有“自汗”;一般按照六病推理,应该是桂枝汤证了。
  二、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
  此段论述误用了桂枝汤导致了恶果“厥”。从桂枝汤的功效来说,不会产生这样的恶果,应该是“麻黄汤”之误。
  在伤寒论里,攻表或发汗一般是麻黄汤的功效,一般也代指麻黄汤类。
  三、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
  由于麻黄汤的发汗效果大,导致了患者的“烦躁吐逆者”症状。怀疑出现了阴症,故立即用“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对甘草干姜汤的使用论述的很详细,不用讲解了。
  四、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若胃气不和,谵语者,;
  这段是描述服用“甘草干姜汤”出现的两种结果:1、对症即“若厥愈足温”,则治疗其原有的症状,所谓的痼疾“脚挛急”,用芍药甘草汤;2、不对症,出现了“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则“少与调胃承气汤”。讲的很通俗,与今天的白话没有什么区别。用“调胃承气汤”治疗其“胃气不和,导致的谵语”症状。
  五、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
  本条的第一治疗方案就错了,如果再出现“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这样的治疗方法,则出现四逆汤的症状了。这就是多次误汗造成的结果。再一次提出误发汗,也就是用麻黄汤类,会出现的恶果。
  四逆就是“四肢厥逆”,方名已经很好的解释了一切。
  赵洪钧老师已经讲明白了,按照现代讲解,四逆汤就是治疗“冷休克”的。故四逆汤的第一功用就是“温里”——遵张仲景说。
  四逆汤在少阴病篇中解释。

  三〇、问曰:证象阳旦,按法治之而增剧,厥逆,咽中干,两胫拘急而谵语。师曰:言夜半手足当温,两脚当伸。后如师言。何以知此?答曰:寸口脉浮而大,浮为风,大为虚,风则生微热,虚则两胫挛,病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参其间,增桂令汗出,附子温经,亡阳故也。厥逆,咽中干,烦躁,阳明内结,谵语烦乱,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两足当热,胫尚微拘急,重与芍药甘草汤,尔乃胫伸。以承气汤微溏,则止其谵语,故知病可愈。
  以上为张仲景老师(或后世医家)对29条的理论讲解。我的感觉和前文不太符合。此处不解释了。



  2013-05-28
  2017-07-03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04 11:10:22
  连载二十五葛根汤(31、32、33条)
  原文:
  三一、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
  三二、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三三、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但呕者,葛根加半夏汤主之。
  一四、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解读:
  一、首先再申明论伤寒论中关于“合并病”的问题。
  张仲景老师在这里以举例(第三十二条)的形式专门讨论并确立了《伤寒论》中的合并病原则:即由于患者病情呈亢奋、太过的状态,属阳性;所以,尽管患者此时患有“下利”证,却依然命名为“阳明病(按照一般常规,下利证属太阴病)”。也就是说,阳性病与阳性病合。反之亦然。
  此为伤寒论中重要的合并病原则,不可不察也。
  在讨论葛根汤的过程中,必须把第14条也拿过来,才全面。
  二、葛根汤:
  通过对比14条与31条,从原文很容易的读出:其区别在于太阳病患者的 “出汗”上;出汗的患者,要用桂枝加葛根汤,无汗的患者,要用葛根汤。
  所以,31条的太阳病就是无汗型的。鉴于患者有“项背强几几”这个特殊主证,所以必须用葛根汤。
  32条在太阳病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自下利证。此处的太阳病,也是无汗型的,如果是“出汗”型的,就要用桂枝加葛根汤了。
  结论:三条合起来,就是:葛根汤主无汗型太阳病的项背强(痉挛)证以及主“太阳阳明合病”之无汗型太阳病+阳明病之自下利证。
  为什么强调无汗型呢?鉴于14条才提出的。患者如果是出汗型太阳病同时又有自下利证,则需用“桂枝加葛根汤”来主治。通过32条,也推理出14条也应增加了一个治疗自下利证的功能即:出汗型太阳病兼自下利证。
  三、葛根汤加半夏汤
  关于“呕吐”:在张仲景的《伤寒论》里,把“呕吐”这一症状归属阳明或太阴病。这主要根据患者的主证是“阳性或阴性病”来判断归属的。在本条中,由于患者此时呈现太过的阳性病特征(太阳病),所以就把本证的“呕吐”也归入阳性病的范畴,就是“阳明病”了。
  结论:结合14条,则本条属太阳阳明合病,其太阳病同样是“无汗”型的,阳明病就是呕吐下利症。
  如果是有汗型的,则需要用“桂枝加葛根加半夏汤”主之了。
  总结:
  通过对14及31、32、33条的对比研究,1、从桂枝汤加葛根与葛根汤的区别,扩展到32、33条,得出32、33条所讨论的都是无汗型的太阳病;2、扩展了桂枝加葛根汤的治疗范围——自下利以及呕吐,只要是出汗型太阳病,都可通过“桂枝加葛根汤”或加味来治疗。


  2013-07-09
  2017-07-04修改
  • 自学中医的蜗牛: 举报  2017-07-06 09:50:00  评论

    我认为合并病是现代被理解错了,应该为阳病与阳病合,阴病与阴病合。这也是我很自豪的发现,怎么网上没有一点涟漪?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06 09:48:07
  连载二十六(34条葛根黄芩黄连汤)
  三四、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
  解读:
  葛根黄芩黄连汤的医案很少,说明在中医哪里也很少使用;就是用了,也改的面目全非;这是为什么呢?我怀疑,可能传承过程中的失误,本来应该是葛根汤的加味方,即“葛根加黄芩黄连汤”的,传到后来,变成葛根黄芩黄连汤了。
  以下为分析:
  一、强调伤寒论治疗的规矩“阳病先表后里”
  按伤寒论的规矩,在患者阳性病阶段,有表病应先解表;本条明明讲着“太阳病,桂枝证”,医生还是用下法,所以说其 “医反下之”,就是误治了。
  本条第一句话就是强调伤寒论的规矩:“阳病先表后里”。
  二、误治后的症状:利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
  1、自下利与利不止
  关于这两种下利,我摘录黄煌老师《经方100》中的解释:下利有轻重之别,轻者仅大便溏薄,或时干时溏;重者为泄泻不止(p204)。自下利就是“轻者”;利不止就是“重者”。
  2、脉促者,表未解
  表未解,说明患者的原有症状还在,就是桂枝汤症状的发热汗出恶寒还在。
  3、喘而汗出
  医者开始就用下法,说明患者同时有阳明病的症状。结合36条的“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说明现在的“喘而汗出”症状,在服用下药以前,可能就存在。可能医者误认为患者的“喘而胸满”为阳明实症了。伤寒论在36条才又一次的告诫“喘而胸满”不能用下法的。
  下后,患者还有喘,而且汗出。
  三、分析:
  1、从“喘而汗出”分析,患者应该属“太阳阳明合病”有汗,32、33条都提到“太阳阳明合病”用葛根汤,36条又提出“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是,麻黄汤无汗型的。所以,结论应该用葛根汤
  2、从“利不止”看,32条的自下利,用葛根汤,本条的“利不止”比自下利严重多了,葛根汤的功效已经不够用了。为了治疗利不止,增加黄芩黄连。
  结论:葛根加黄芩黄连汤,简称葛根黄芩黄连汤。
  四、葛根黄芩黄连汤用药分析
  1、黄芩黄连的作用
  黄芩汤(67条)治疗下利
  1黄芩
  《神农本草经》:【黄芩】味苦。平。主治诸热。黄疸。肠澼泄痢。逐水。下血闭。恶疮疽蚀。火疡。一名腐肠。生秭归川谷。
  《名医别录》:【黄芩】大寒。无毒。主治痰热。胃中热。小腹绞痛。消谷。利小肠。女子血闭淋露下血。小儿腹痛。一名空肠。一名内虚。一名黄文。一名经芩。一名妬妇。其【子】主肠澼脓血。生秭归及宛朐。三月三日采根。阴干。(得厚朴黄连止腹痛。得五味子牡蒙牡蛎令人有子。得黄芪白蔹赤小豆治鼠瘘。山茱萸龙骨为之使。恶葱实。畏丹参牡丹藜芦。)
  黄连汤(173条)治疗腹中疼
  《神农本草经》:【黄连】味苦。寒。主治热气。目痛。眦伤。泣出。明目。肠澼。腹痛。下痢。妇人阴中肿痛。久服令人不忘。一名王连。生巫阳川谷。
  《名医别录》:【黄连】微寒。无毒。主治五藏冷热。久下泄澼脓血。止消渴大惊。除水。利骨。调胃。厚肠。益胆。治口疮。生巫阳及蜀郡太山。二月八月采。(黄芩龙骨理石为之使。恶菊花芫花玄参白鲜。畏款冬。胜乌头。解巴豆毒。)
  两者合用,为治疗下利的主药
  2、葛根的作用治疗项背强几几
  《神农本草经》:【葛根】味甘。平。主治消渴。身大热。呕吐。诸痹。起阴气。解诸毒。【葛谷】治下痢十岁已上。一名鸡齐根。生汶山川谷。
  《名医别录》:【葛根】无毒。主治伤寒中风头痛。解肌发表出汗。开腠理。疗金疮。止痛。胁风痛。【生根汁】大寒。治消渴。伤寒壮热。【白葛】烧以粉疮。止痛断血。【花】主消酒。一名鹿藿。一名黄斤。生汶山。五月采根。暴干。(杀野葛巴豆百药毒。)
  从本经上,单单一个葛根,是无法承担治疗喘而汗出的太阳阳明合病的。
  五、结论
  从上面的药物来看,黄芩黄连的增加,主要是为了患者的利不止。而患者的发热恶寒喘而汗出,单单一个葛根是无法满足需要的。只有葛根汤才能达到上面所说的功效。
  所以,本汤的底子应该为葛根汤无疑。本条也就是葛根加黄芩黄连汤更为合适。
  2013-07-19
  2017-07-06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06 09:51:16
  葛根黄芩黄连汤应该为葛根加黄芩黄连汤也是我的重大发现,有同感者吗?
我要评论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7-10 01:15:39
  你好,之前说的生姜泻心汤我服用了5剂,服药期间完全没有长痘了,胃胀也好了很多。这几天停药之后,额头和唇,下巴的痘痘又出来了。。。这是我的量吃的不够吗?头皮的没有再出现了。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0 08:41:17
  @炉石小金袋 2017-07-10 01:15:39
  你好,之前说的生姜泻心汤我服用了5剂,服药期间完全没有长痘了,胃胀也好了很多。这几天停药之后,额头和唇,下巴的痘痘又出来了。。。这是我的量吃的不够吗?头皮的没有再出现了。
  -----------------------------
  可以再服几天,这个方子应该是很平和的。我老婆也经常服用。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0 14:01:13
  连载二十七麻黄汤
  (35、36、37麻黄汤)
  三五、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
  三六、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
  三七、太阳病,十日以去,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者,与麻黄汤。
  四六、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服药已微除,其人发烦,目瞑,剧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阳气重故也。麻黄汤主之。(46)
  五一、脉浮者,病在表,可发汗,宜麻黄汤。(51)
  五二、脉浮而数者,可发汗,宜麻黄汤。(52)
  五五、伤寒,脉浮紧,不发汗,因致衄者,麻黄汤主之。(55)

  解读:
  涉及麻黄汤的条文基本上就这几个。
  麻黄汤总的来说,就是太阳病,发热恶寒,无汗且喘。
  36条强调了太阳阳明合病的治疗规矩“先解外”,所以,明令“不可下”。
  37条与46条是对感冒后拖延治疗的原则:对无汗型感冒,只要没有发汗,证不变,都可以用麻黄汤。变化的话,应随证治疗,举例就是: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
  51、52及53都是说明一个问题:对无汗型的感冒,用麻黄汤发汗。当然,如果不及时发汗,患者也可能“因致衄”的。
  总之:麻黄汤和桂枝汤一样是伤寒论的明方。所有学习中医的人也都基本了解。并且中医界对麻黄汤的认识几乎是一致的;没有新意可说。
  关于麻黄,需要多说几句:
  中医书上有很多对麻黄这味药功效的解释的;我认为,还是我的老师赵洪钧在《伤寒论新解》中讲解的清楚,明白,今特地把相关链接复制如下:由于老师的博客还没有发表到麻黄汤的章节,所以我简要的节选一部分:
  赵洪钧老师书上说:那么,麻黄究竟如何发汗?此需结合现代药理解释。
  据现代药理,麻黄之主要成分麻黄碱,作用酷似肾上腺素而较温和持久,属于拟肾上腺素药,其分子结构亦近似肾上腺素。治疗量之麻黄碱,主要作用为:①加速心跳;②升高血压(或脉压差增大);③扩张支气管及肺内、心内血管;④扩张骨骼肌血管;⑤收缩皮肤及内脏(心肺除外)血管;⑥升高血糖;⑦兴奋中枢;⑧减少唾液分泌。
  总之,麻黄碱之作用酷似交感神经过度兴奋。用此药后,人体近于应激状态,代谢特点是异化过程加速,同化过程减援。即呈现快速消耗营养、产生能量,以应付紧急事变的状态。
  将上述药理现象与前述急性发热现象对照一下,便发现二者颇相似。人体内突然进入大量致热原,也使人体处于应急状态。这与正常人突然愤怒、紧张、恐惧时的表现(交感神经过度兴奋)很接近。
  所以,麻黄之发汗并非其药理成分直接促进汗液分泌。相反,麻黄有轻微抑制汗腺分泌作用。但是它加速产热过程——加速营养消耗、快速产热,从而使体温迅速达到顶点——比不用麻黄应稍高。至此体温调节中枢之产热中枢抑制,散热中枢兴奋,故有汗出且应较多。麻黄碱口服后约半小时,血内浓度至高峰,两小时后,含量即很低。故其药理过程大致与急性发热过程相对应。
  西医有无类似麻黄汤的疗法呢?数十年前,西医曾用伤寒杆菌毒素或自家血清注射使患者发热,其加速产热的效果略同麻黄汤。但目的不是为解热,发热原理亦不同,而且不用于热病初起。不过,就促进发热这一点看,与麻黄汤用意接近。
  中西医结合看麻黄之发汗,原理如上述。简言之,它既非象解热镇痛药那样直接兴奋散热中枢,亦非如古人设想之直接促进汗腺分泌,尤不同于肾上腺皮质激素使机体“忘记”热原,而是主要靠兴奋交感神经,加速产热过程。
  此过程亦可由麻黄素中毒之主要表现得以验证。1993年《中华内科杂志》第11卷第350页,上官冠芳,“麻黄碱中毒3例报告”云:其症状除与教科书所载麻黄碱药理作用大致相似外,并见大汗、体温升高(38~39.2℃)和明显的消化道症状(上腹痛、恶心、呕吐、吞咽不畅)等。由此应知麻黄汤内何以要用桂枝、杏仁、甘草。盖治疗量之麻黄亦须防止其消化道反应,故伍用桂枝、甘草。杏仁之用应系抑止呼吸过快。杏仁与甘草有助于缓解热病常见的咳嗽。窃以为,麻黄汤虽仅4味药,而照顾颇周到,乃古人无数次治疗经验之结晶。
  自然,麻黄汤之发汗,并非血内麻黄碱之浓度达到中毒量。
  8.麻黄汤何以治表实?
  麻黄汤发汗之机理既明,其治表实之机理便不难解。此方之总功用是使人体处交感神经兴奋之消耗状态,从而快速产热。表实证为寒邪在表,正气充实。正邪处在激烈相持状态。此时用麻黄汤兴奋机体、激化正邪抗争(以消耗正气为代价),驱除邪气,于是邪去病解,同时正气也较前虚弱。由此应知麻黄汤何以亦用桂枝。盖表实发汗亦应预防消耗正气太过也(而过汗亡阳者仍偶见)。
  表实证具备用麻黄汤的三个条件:①病在表;②正气充实;③正邪相争剧烈。此三者以第②最重要,无此条件便无用麻黄汤之物质基础。倘正气虚弱,即使末患伤寒,用此方也可出现不良后果。
  西医即认为,麻黄碱对儿童和老人均应慎用。读者或见久喘之衰弱患者常用麻黄制剂。此系自止喘角度看,用量多小。又,麻黄碱有较快耐受性,久用可渐加量。慎用并非禁用。但亦有约1/3至1/4之喘家,不能耐受麻黄制剂而不用。
  表实证宜用麻黄汤之理明,表虚证不宜用麻黄汤之理便自明。

  下面是老师的博客地址,有兴趣的可以参看:
  (http://blog.sina.com.cn/zhaohongjunchuanxintang。)。

  2013-08-21
  2017-07-10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0 14:02:51
  麻黄的作用讲解,喜欢中医,且理科男的可以仔细的阅读一番赵洪均老师的讲解。也可以看其新浪博客。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7-10 15:34:30
  楼主,一个新闻说400岁的银杏树边上的村子,几十年来很多人做了同一个梦:幽长通道中,被一个并不认识、但面貌姣好的异性追逐、甚而同眠。醒后,做梦的人变得恍惚、精神不济。这树是不是成精了?
  
我要评论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7-10 19:26:51
  楼主,我平时伴有便秘的症状,但不是干便,是湿润的细软便,排出费力。吃药期间也正常了。还有半夏是用法半夏吗?
  
作者:炉石小金袋 时间:2017-07-10 19:27:21
  楼主,我平时伴有便秘的症状,但不是干便,是湿润的细软便,排出费力。吃药期间也正常了。还有半夏是用法半夏吗?
  
我要评论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1 11:28:37
  连载二十八大青龙汤
  (大青龙汤38、39)
  三八、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此为逆也。
  三九、伤寒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无少阴证者,大青龙汤发之。
  解读:
  两条合在一起解释。
  一、关于伤寒与中风的讨论
  关于“中风”与“伤寒”,我的解释就是“感冒风寒”了。因为按照伤寒论原文:“二、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三、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看,38条的脉证为“伤寒”,却命名为“中风”;而第39条的脉证是“中风”,却命名为“伤寒”。如此相互贯通的说法,只能用“中风与伤寒”是同一个指向——“感冒”来解释才能圆满,否则无法合理解释。
  所以,在这里,伤寒与中风都按照现在词——“感冒”来理解。
  二、关于大青龙汤是否“发汗的峻剂”
  一般人都把大青龙汤作为发汗的峻剂来看的。我认为有先入为主的嫌疑。
  从原文看,
  1、第38条的“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此为逆也。”此为大青龙汤的第一条禁忌。该禁忌很明确的说明桂枝汤症不能用大青龙汤。
  2、从39条的仅仅提出“无少阴证”的提示来看,大青龙汤的所对症的也仅仅是“必须是阳性病”,所以发热的症状应该不是大青龙汤应用的第一考量。
  则大青龙汤的禁忌是一发热汗出的桂枝汤症不能用,二是阴症不能用。
  从这两条禁忌来看,大青龙汤所治疗的病症发热不是很重的。当然也就不是所谓的“发汗的峻剂”。 所谓的“发之”应该是“发越水汽”的意思。大青龙汤在实际应用中不应特别的畏惧。严重的发热无汗恶寒应该是麻黄汤症。
  三、关于大青龙汤证
  1、38条的脉证也很清楚“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这段就是麻黄汤症。下面又出现了“不汗出而烦躁的烦躁”证,所以改成大青龙汤。从这点看,大青龙汤与麻黄汤的区别就是“不汗出而烦躁”,烦躁是因为身体无法排汗引起的(不汗出吗)。说明患者身体的湿气、水气大。
  所以从38条看,大青龙汤就是麻黄汤症加身体有湿气水气的烦躁症。
  2、39条的脉证很明确与38条不一样:“脉浮缓,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
  从“脉浮缓,身不疼”可以推断出患者的发热恶寒症状轻,接近于桂枝汤,但没有提出是否“出汗”这个症状;
  从提出了“身不疼”这个症状解读,而身疼痛是麻黄汤的症状,应该是没有麻黄汤的身疼痛症状但有不汗出的症状。
  从“身不疼,但重,乍有轻时”是讲本条症状的重点在于“身重,乍有轻时”;“ 身重,乍有轻”这个症状,我的解读是身体有湿气,水气,身体有湿气了才身重。水气湿气在身体里不排出(汗),正是由于身体不出汗吗,所以本条应该有“不汗出”的症状。当然,在学习的时候最好结合金匮要略的咳嗽与水气篇结合着学习。
  本条症状是发热轻,不汗出,身体重(肿)有湿气水气,用大青龙汤发汗。
  四、结论
  大青龙汤主患者的浮肿体质,在感受风寒后呈现的太阳病无汗兼浮肿症证。就是发热,不汗出,浮肿;烦躁是由浮肿引起的。
  患者的发热轻重均可,但是必须特别注意要区分出患者的“阳性病”才可用大青龙汤。
  当然发越水气的治疗方法的论述在金匮要略里论述的比较详细。此处仅仅提到了浮肿而又感冒风寒后的治疗方法。
  所以:大青龙汤只是主太阳病无汗兼水气症状的方子。
  大青龙汤发表水
  小青龙汤发里水
  2013-10-08
  2017-07-11 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1 16:14:25
  大青龙汤通过胡希恕胡老的渲染,都畏之如虎了,原文应该不是这样的。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2 10:19:48
  连载二十九(小青龙汤)
  (小青龙汤40、41)
  四〇、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
  四一、伤寒,心下有水气,咳而微喘,发热不渴;服汤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青龙汤主之。
  解读:
  1、第四〇条:
  “伤寒表不解”是说患者刚刚感受风寒,有表证——发热恶寒。在服用解表药(麻黄汤)后,病情仍然没有解除。就是说,麻黄汤是不对症的。
  “心下有水气”呢,是结果,是通过后面的症状由“医者”判断出来的结果。“干呕发热而咳”,是主证。这里省略了恶寒这个症状。是通过这个症状得出了“心下有水气”这个结果。
  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原文很明确,就是这些症状不是小青龙汤时的必然的症状;不是主症,而是兼症。
  或者说,在判断出患者的“心下有水气”的主症状后,对后面这些或然的症状,不需要专门增减药物即可的(这些症状在适用小青龙汤时不用加减)。只要抓住主证即可的。

  2、第四十一条
  “咳而微喘,发热不渴”是与四十条的“渴”证相反。其实是一致的。因为第四十条的前提是“服用麻黄汤”以后,也就是已经误治了的结果。正常情况应该是“不渴”的。
  “服汤已,渴者,此(服用小青龙汤后)寒去欲解也”——原文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
  结论:小青龙汤主治太阳阳明合病之里寒水饮证(咳与喘症)。
  为什么仅仅说太阳病,而没有进一步的区分“中风与伤寒”?从条文看,可是也没有提汗之有无。我认为,从麻黄汤到大小青龙汤的链接紧密顺序看,此处所论应该也是无汗型的太阳病。
  另外,大小青龙汤所主有明显的区别:大青龙驱表水气——浮肿;小青龙驱里蓄水饮——干呕而咳;共同点是患者皆有太阳病。大青龙的太阳病兼水肿胀为主;而小青龙汤以里证之水饮——咳喘为主。
  在治疗上,小青龙汤常见,主要是其对症的咳喘多见。老师经常用小青龙汤与二陈汤的合方再加减治疗哮喘、老慢支等。但是对是否有太阳病倒是没有太严格。


  2013-10-23
  2017-07-12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2 12:59:13
  老师的治疗支气管哮喘的散剂:
  附子250克,肉桂100克,茯苓250克,五味子250克,麻黄125克,熟地250克,半夏250克,细辛50克,甘草150克,干姜150克,白芍250克。
  上共为细末,每天三次,每次10克。
  上方附子与半夏按照当今药典相畏,其实在伤寒论中没有这个要求。到药店买药时,要把方子拆开,分别购买。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2 12:59:37
  就是小青龙汤的加味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3 08:40:22
  连载三十(42~45)
  汗后、下后扔有太阳病的治疗原则
  四二、太阳病,外证未解,脉浮弱者,当以汗解,宜桂枝汤。
  解读:
  本条很简单,解释也简单些
  外证就是太阳病,脉浮弱,是桂枝汤是常规用法。
  从“外证未解”来看,应该是用过发汗药了(麻黄汤),发汗后一般用桂枝汤收尾。
  四三、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
  解读:
  1、太阳病而用下法,应该是太阳阳明合病,也许本来就是胸满微喘。
  2、由于误下后,仍然“微喘者,表未解”,此时患者的太阳病应该属脉微弱,汗出,所以例用桂枝汤,同时增加治疗“喘”证之厚朴杏子;如果患者无汗而喘的话,就需要麻黄汤了。
  四四、太阳病,外证未解,不可下之,下之为逆。欲解外者,宜桂枝汤。
  解读:
  1、本条叙述了太阳病阳明合病的正确处置方法,是先解表后攻里。
  2、“外证未解,不可下”表明患者同时有里实症,患者患病初起应该是“太阳阳明合病”。
  没有特别指出,患者应该是脉浮弱的桂枝汤脉症。故用桂枝汤。
  四五、太阳病,先发汗,不解,而复下之,脉浮者不愈。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脉浮,故在外,当须解外则愈,宜桂枝汤。
  解读:
  既发汗,又下,过后,患者的太阳病症状仍在的。就需要补中益气的“桂枝汤”为宜。
  这也是普遍的规律了。
  总结:42~45条综述了太阳病汗后或下后太阳病仍在的治疗原则是以桂枝汤为主。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4 09:14:27
  连载三十一(46~52)麻黄汤使用的补充解释

  四六、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服药已微除,其人发烦,目瞑,剧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阳气重故也。麻黄汤主之。
  解读:
  本条分两段,
  第一段是“太阳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证仍在,此当发其汗”是麻黄汤症。麻黄汤主之是指这一段。就是患者的麻黄汤症,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只要症不变,方也不变。
  第二段是没有服麻黄汤的可能出现 “病自解” 的情况:“发烦,目瞑,剧者必衄,衄乃解”,对其解释是“阳气重故也”。就是现代讲的表实症。

  四七、太阳病,脉浮紧,发热,身无汗,自衄者愈。
  解读:
  提出麻黄汤证的患者也有自愈的情况。与上一条第二段近似一致。
  四八、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若太阳病证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可小发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气怫郁在表,当解之熏之。若发汗不彻,不足言,阳气怫郁不得越,当汗不汗,其人烦躁,不知痛处,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可得,其人短气但坐,以汗出不彻故也,更发汗则愈。何以知汗出不彻?以脉涩故知也。
  解读:
  分段解读
  1、“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
  这一段是讲太阳阳明合病,先发汗后,患者转为阳明病。症状就是“续自微汗出,不恶寒”。
  2、“若太阳病证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可小发汗”
  这段是讲太阳阳明合病的治则,不能先用下法,这个以前已讲,本次再次强调。
  3、剩余为一段
  以举例的方式讲解了不发汗出现的情况。
  四九、脉浮数者,法当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发汗,当自汗出乃解。所以然者,尺中脉微,此里虚,须表里实,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
  解读:
  1、太阳病如果误下,导致患者的“身重、心悸”之证,则不可再次的发汗了。待其“当自汗出乃解”。
  2、后面的是对此种情况的解释。
  五〇、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
  解读:
  脉浮紧与身疼痛应该相关,一般也是宜“麻黄汤”的。本条提出了“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的告诫。脉证应该合参。
  本条是对麻黄汤应用设定的一个不要条件,切记。
  五一、脉浮者,病在表,可发汗,宜麻黄汤。
  解读:
  叙述的不全,麻黄汤有禁忌,50条就是。
  五二、脉浮而数者,可发汗,宜麻黄汤。
  解读: 麻黄汤的治则,此处不全。
  以上条文是对麻黄汤应用的补充解读。使用麻黄汤宜审慎。


  2017-07-14修改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8 09:42:43
  连载三十二(53~60条)

  五三、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
  解读: 对桂枝汤的解释,不需解。
  五四、病人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
  解读: 专门提到“藏无他病”就是在排除患者内脏的病患,“藏病”就是痼疾了。“藏病”的低热按现代人的理解就是内脏器官出现了炎症之类的。这种低热不是桂枝汤的适应症。
  在没有其他病患的前提下,才用桂枝汤。
  这条警示很重要。
  五五、伤寒,脉浮紧,不发汗,因致衄者,麻黄汤主之。
  解读:麻黄汤的正治。
  “因致衄”是 指前述症状可能导致患者鼻子“衄”血。而不是“致衄”后才用麻黄汤。
  当患者“衄”后已无“脉浮紧,不发汗”的症状后,就不能再用麻黄汤了。麻黄汤是在患者的“衄”之前才用的。如果患者的“衄”后扔有上述症状。当然还用麻黄汤(笔者少有临床经验,所以不知道鼻子出血后是不是症状已经解,抱歉)
  五六、伤寒,六七日,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当须发汗,若头痛者,必衄,宜桂枝汤。
  解读:
  本条患者的基本症状为“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可能出现三种情况:
  1、“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一般的里热实证,当用承气类方剂。前提是没有了“恶寒”这个症状。文中没有交代。
  2、“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此句就是张仲景老师告诉我们怎样区分太阳病表热或阳明病里有热的方法。
  3、 “头痛者,必衄”不好解释的。应该是患伤寒“六七日天了又不大便”,导致了鼻子“衄”血,那么就不能用麻黄汤,而用桂枝汤了。
  五七、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
  解读:
  这是张仲景老师治疗伤寒的规矩——麻黄汤发汗后,再次发汗必用桂枝汤。
  五八、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
  解读:
  条文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医生给患者治疗后,不论是“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只要患者的“阴阳自和” 了,必自愈。
  问题是怎样判断“阴阳自和”呢?很难的。本条不容易掌握。
  五九、大下之后,复发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
  解读: 此也为临证心得。条文很清楚,不需讲解。
  六〇、下之后,复发汗,必振寒,脉微细,所以然者,以内外俱虚故也。
  解读: “内外俱虚”指误治,导致人体的能量不足。宜桂枝汤来补虚。
楼主自学中医的蜗牛 时间:2017-07-19 11:12:53
  连载三十三(61条)干姜附子汤
  六一、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附子汤主之。
  解读:
  本条的前提是误治。
  但是,本条提出的问题历代医家几乎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没有重视到的;那就是:
  “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
  正常人的白天都是有精神,不应该想睡觉的;而这个患者却是白天思睡而又烦躁导致无法入睡。然而患者晚上又很安静。这段论述反过来思考,就是患者“思睡”,或者说患者“但欲寐” 也。
  那么:
  1、 “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说明患者思睡。这又说明了问题呢?我们知道,少阴病的症状是——“281,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所以,首先,患者很疑似少阴病。
  2、 患者白天展现出来“烦躁”,晚上又安静了。通过这个症状表现,可以推断出患者的“烦躁”症状不是主要的症状,或者说是结果而不是病因。真正的病因是患者的阳气不足,而又没有彻底到达少阴病的地步(状态)。“身无大热”也昭示了这一点。
  3、如果这段症状是患者的表述的症状的话(患者自觉的症状),那么,“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微,身无大热”,这些症状就是作为医者提出的(他觉的症状)。患者有那么多的“没有的”症状不提出,为什么特地的提出这几个“没有的”症状呢?
  其实,这还是为了进一步判断患者的患病的阴阳属性问题,是“阳性病”呢:或是“阴性病”。通过排除少阳的呕吐,阳明的烦渴。又没有了太阳病表证的发热恶寒,又没有大热。且脉沉微这样就排除了患者的阳性病。
  结论:通过以上排除法,把阳性病排除在外,所以就确认了患者的“少阴病”。
  又由于“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患者没有到达“四肢厥逆”的四逆地步。所以不用四逆汤急救里,而仅仅用本方 “温里” 了。
  干姜附子汤主治少阴病的思睡症。
  以上就是我对本条的分析。
  本条看似简单,如果不找出隐藏在论述里的内在意思,分析学习起来肯定会南辕北辙。这也是学习《伤寒论》的难处,也是乐趣。

  2014-4-14初稿
  2017-07-20修改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