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有觉悟的众生才会——有可能知道一切存在的真相——并能更好的存在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09 03:41:02 点击:355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心地本身和所谓的他人、它物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不同


  心地自身的存在是本身本真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存在的——是不受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作用的非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而存在的。

  ——换句话说任何形体像即思维意识有内外,都是要自受的。——因为这都是自身与自身的身心的分离、是思维意识上的偏执的惯性即习性而引发的习气的流转——恰是身心的性能的失衡,扭曲,变形,变相——必然要承受这样的意识对意识自身的欺骗性带来的相互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状态。——和本体即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无关系的,也就是和心地是没有关系的,这也恰恰为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


  更确切的说——心地本身和他人、它物有什么不同呢,——就是心地自身无内外呼的区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性能的不停、不住、不留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失衡的,不偏执的,不扭曲,残缺的——并因此能察觉和发现时时刻刻因为思维意识的思想念的惯性的相互作用引发的习气(也就是习气本身的性能在思维意识上的反应就是惯性的——这种思维意识的引发的习气的性质即性能本身就是残缺、扭曲的、也就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身受,身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是单一的外化的贼性的——是无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无所依、无所应而导致的惯性即习气的流转的反应的现象——所以别天真的以为深处在意欲的膨胀性的思维意识的惯性中的一切的习性即习气是可以改变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在受的状态中、受不完,受不净,是脱离不了的——是背离了自身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在身体即形体像上的受的各种症状即作用的受的状态——是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换句话说——这是随时随地的反映,是所谓的当下报,现报的状态——这相对于所谓的大多数人,或者其他物种不能和没有有随时随地的反映,有当下报,或者现报的状态的反映——是因为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分化或者偏执的距离即差距太大或者太远的缘故——所以是不能在时时刻刻的——也就是当下,现在的当下报,现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受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就如心地若要和他人有最显著的区别在于,心地自身不会把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的状态即内容当成——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自身的存在——只会把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因为有着真实的实质性的身心存在的状态是性能,——身心的性能是无关所谓的时间,即形体像的变化——却只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才会有性能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就如心地若要和他人有最显著的区别在于,心地自身不会把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的状态即内容当成——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自身的存在——只会把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因为有着真实的实质性的身心存在的状态是性能,——身心的性能是无关所谓的时间,即形体像的变化——却只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才会有性能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存在本身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除此都是在虚度人生。



  这也是心地为什么是无内外呼的,无内外的区别——而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这不仅是因为心地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应了自身的存在的一个实质性的状态的反应——更是心地在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醒的这个过程中也透彻了——所谓的道,佛、太阳、天、等等的实质性是什么——而这个过程恰恰是相对于无数的形体像的存在是逆行的。



  也就是逆行——是通过在不思、不想的状态中进入意识,透彻意识的实质性即空性的作用即实质性——从而破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惯性即习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而知其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并有其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因其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每个形体像即身体的形成都是一个循环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按照一定的规律、也就是形体像本身的存在就是——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即形体像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从所谓的无到有,有到无,是无中有有形的,有形中有无形的——这是需要自证,自明,自醒、自体验的、是需要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换句话说就是如何来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是源于身谓人本身本真的存在就带着这样的性能即作用——这个作用恰恰是身即形体像的向外的凸显即成长——需要食物、是食物的作用也就是物质的作用的循环,从有形到无形的转变——其本身也是心自生、身自受的作用——那么不同于思维意识即物质的作用——也就是心自生的,身自应,即身自受、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这个性能即作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生的性能即作用恰恰是向内的——这个向内的过程恰恰是——大脑即思维意识停止,不想的状态——然后进入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因为意识是形体像即身体凸显循环的过程——那么不思、不想的状态就自然进入了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会见到意本身的显像——即意的显像——而非物的显像——知其意根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而非物象,物体,肉身,肉体——至此才能破意的显像——也就是知其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是什么——知就是破,识就是破——破完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自然就进入空性——也就是空间——一无所有的空间——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状态——从而彻底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



  ——这恰是一个证体,证身,即见体,见身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叫证道,证果、证莲花、证佛、证神、证上帝等等的证——而这些证都在意识的空间里——是非所谓的物质,即非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也是所谓的道,佛,龙、莲花、太阳等等都是意化,意生,的意体——但都需要进入意识空间——来透彻——这恰如心地自身证完即透彻完了意识空间即意根的作用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仅仅只存在于思维意识中的概念即念头或者念力、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回归到本体即本身的形成和存在的最初的状态——才彻底证悟自身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自证,自明,自醒,自觉,自存,自受的自循环的意义在哪里呢——就是彻底的知其自身的存在,是如何存在,为何而存在——并有真正的无迷惑,不解,无知,虚无,纠结、痛苦、生死、捆绑的存在状态——而这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因为心本身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恰好应证和反应了——身即形体像深在一切思维意识中的存在状态相对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都是无真,即无心的空性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的实质性。




  换句话说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形体像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都是在以万变不离其宗来启示,也就是明示,存在本身的实质性是什么——这也恰恰是宗教的实质性,宗就是启示性的作用,但非本质即本真——也就是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心地就是用千万种不断变化和循环的形体像来告诉自身形体像本身就是变化的——是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而千变万化的形体像中本身就携带了即有蕴藏着持续性的循环的性能——这也就是所谓的开花结果的持续循环性——这个性就是性能即作用。性能是无关形体像、无关所谓的认识即意识的——也就是性能是没有间隔,没有区别,没有区分的这也是真性情的实质性、也就是真即性,性即情——也就是因为有这个性能,才有了形体像的凸显变化的过程其本身就是情景互应的——也就是形体像都是因为情景而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身谓人自身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同样就是对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


  ——也唯有如此身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不会乱性,变性,失衡,才不会丢失了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人生的实质在于能把一切虚无的,并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即意识看透或者看破——不在受这些认识即意识的影响和左右——就是莫大的成就,极致的智慧——才不会虚度人生,浪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无内外,无间隔,无区分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亿万年和一日都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性能恒定的状态即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这也恰是——生死的实质性皆在时时刻刻的启思动念之间在转化——着身即固是谓意,即意欲的膨胀而有的意想,意化之趋向,实为心已死。着于心即空、明、醒、净、纯是谓识真、智透——实乃身以忘——实乃偏执,即邪恶(邪即偏、实为以嘴说耳听为实、为真、为信、的状态、恶即执、执即迷而谓习性即惯性的作用是也、惯性即潜移默化之生死轮回是也——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所致、的身与心的分化而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存、自在的自性——即心自生的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一切存在——都深陷在虚无、荒诞的梦中,在做梦,说梦的状态中——之所以是梦、是因为缺乏或者无本身本真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源于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从来都无关白昼和黑夜的所谓的醒或者睡中的一切认识即意识,只关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状态。



  换句话说——满世界都是深陷在机诫化的思维意识惯性中的潜移默化的行尸走肉——这也包括了心地自身,——心地和满世界的深陷在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唯一的区别,就是知道满世界都是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并因此而知道一切的存在都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状态而有实质性的存在——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依然毫无意义——毫无实质性的存在可言——不过还是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里的机诫化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相应,相互作用的行尸走肉或者傀儡罢了。


  恰是——大逆不道的真正的意思——是大而无形,即无象,是谓虚也、即无路、无经是也、是谓逆也——也就是在说凡事,凡物、凡体、大凡趋向大的存在,大的凸显、的大同的、都是虚无的、是无路、无经、无存在的实质性的(恰是天地由万物构成并无天地也)——这恰是小而精致即精细——而无有漏也——是谓有其细若游丝的精微而有之体验是也——所以能查、能觉、能知、而知其体验本身的存在是也——其本身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因为精细、精致而出显其形态谓之体验本身的实质性也。——恰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是也——即如做人做事即言语形态皆在细微之处的妙而不宣的言而未言之体验之不可言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无认识即无意识是也——是非能认识即意识的思、想、念到的存在状态是也。



  也就是说的、言的、讲的思、想、念都非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是也——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皆由精微、细致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而无内外呼、内外之区别而有其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是也。——也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很细微的,精致的,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呼之无内外的气息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精致即精细的微到无二别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并非是身、形、意、之凸显、意想、意化的思、想、念、即概念性的所谓的天地即万物的存在是也。



  ——恰是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无存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也。——也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之——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什么也没说是也。



  实则也就是——出梦、即脱离思维意识的牢笼——也是脱离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生死悲欢离合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用——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体验——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实质性的存在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存在本身的真实性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除此都是深陷在空乏的,无意义的损耗和浪费自身存在的状态中而不自知、自觉。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或者苏醒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仿谓真正的人,而有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心地自身用所谓的近四十年的亲身经历应证和验证了无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所谓的自由意志——也就是思维意识即认识的意欲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状态中的——无真正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天人合一,也是芸芸众生的——其实质性就是——天、人、即众生、都是具有能动性的物种的所谓的自由意志即思维意识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存在状态——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的——是和万物即众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换句话说人本身与万物即众生的真正的区别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和苏醒就是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是只关乎人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并无关什么神,佛,道,儒等等的性即作用。——人性就是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在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人性即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仅仅只是身为人成为人的第一步——才知其人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作用——并因此而懂得身谓人本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从而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受、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无论是谁、管人就是束缚自身、骗人就是骗自身、教化人也是教化自身——愚弄谁也是愚弄自身——都是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自欺欺人的或者欺世盗名的可怜虫——因为存在的实质性——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除此就没有实质性的真实的存在——而这从来就无关思想、即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认知、知识、信息的认识即意识的内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而有的演绎。——换言之若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就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一切世界的实质性在于真本体验——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真即空,空即净、纯、透、明、醒的、无目的、无污染的、空性即空间——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妙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若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的即真空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应、自在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妙有的实质性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实质性的存在——实则也就是真正的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真空制衡着一切的存在——一切的存在都存在于真空之内——而真空本身本真的凸显就是妙有——妙有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真空妙有才是一切存在的实相即性能——其本身就是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若无真空就没有妙有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行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不可能有妙有的即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本身本真的存在,但并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真即地实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同时并行并存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存在依然无意义即无实质性——这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即心真地实而存在的实质性所在。



  换句话说——无论是人、神、佛、道、仙、妖、魔、怪、圣、天、还是各种动物等等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姓氏、的认识即意识——若无本身本真的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大脑中的即思维意识牢笼的荒诞而虚无的无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作用的存在状态的演绎。


  更确切的说——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中的一切的存在体都是认知不了心地的——因为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所谓的存在状态还无法具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恰是本真——其本身就具足了完整、圆满、而极致的智慧而有的彻底纯透的觉悟后的自在、而不需要智慧即觉悟——而有的本身本真身心融入的存在状态,是不需要在知其存在本身,了解本身的存在的实质性而谓真即本真足的状态——所以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无法知晓和透彻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无法理解什么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可、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长远、久远、稳固的、良性的存在关系本身就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是真空的性能,身是妙有的状态、身是由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心自生的即自觉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是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应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的(头顶的百会穴的存识的性能的反应症状而引发的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所有具有能动性的形体像即身都自带六道轮回即六根的作用——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存在的——说白了身就是屋——恰是屋由尸至的实质性就是尸至而无尸谓屋是也。——若连这都不自知,自觉,那就是真的仅仅只是行尸走肉。——若把身单一的当成自身存在的实质性不过是意根即思维意识的自欺的纠结罢了——这恰是出六道即轮回的相互作用的存在而有的身谓人的实质性在于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知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大凡没有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的即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的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自应、自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头顶的不会穴的谓识的思想念的性能引发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缺乏或者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自身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的。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在有实质性的存在的意义上值得而言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爱——而爱是需要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会有真正的由心而生,而发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相生互应的情——才会真正的体验到真情的实质性的存在——是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并非是说,讲、言就能知其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除此一切的存在皆无意义——即人生无意义——所谓的意义不过是行尸走肉或者傀儡式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罢了。



  因为爱即真——都是本身本真自有、自足、自知的身心的性能——若不去释放出来,有怎么可能真正的体验到本身本真的自有,自知,自足的身心的性能的真正的爱是什么样的体验状态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呢。——所以真正的爱即真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释放出来的——从来就不是索取或者占有或者欺骗——索取和占有或者欺骗——从来都是私欲即欲望或者意欲的空乏即虚无的膨胀的惯性的反应。——恰是真正的一无是处、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反应。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觉醒或者苏醒——就是自身清楚的知道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一切认识即意识都——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存在本身的实质性却从来都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受、自在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说一切的身体本身的存在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是在六根即六道(耳、眼、鼻、身、意、舌)中转化、流转的、也就是每个形体像本身都是具备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和转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身养性一说——也就是真正的修身养性——也就是在于身并非是身,若要有真正的身就必须养性——性乃心生的作用即性能是也——只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会有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心是真空,身是妙有——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之一切的身体即形体像就深陷在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侵染,和占有的损耗状态中的——这也是为什么说,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存在即自在,都是谓识的性能即作用,而谓识的性能即作用不等于是身即心本身的性能——这也是为什么有所谓的修身养性,即内外双修,或者性命双修等等的言说——这是源于身即形体像被所谓的六道即六根的不干不净的污染,侵染,的损耗或者占有——恰是六根不净,六道不痛,不畅、的停、留、住的状态——而无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无实质性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并非是原本的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性能的自循环都是状态——是身心的性能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根即六道干净了,身体又怎么可能生病呢?爱即情又怎么会不干净不清白、不真呢?又怎么能活的不轻松自在呢——而六道即六根干净了,恰恰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恰是破身,破体,即破我,破人、破物、破心、破神、破天、破地、破佛、破道、破仙、破上帝等等的破一切思维意识中的意身,意体,意像,意境的意欲的膨胀性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状态(是因为破而有空、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才不会有非空,净,纯,透,明,醒的性能的自觉、自应,自依的停、留、住的侵染、占有、的损耗)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若连身心都不能有干净,健康、有良性、稳定的相互相生循环的性能、那么其存在状态能干净,健康,清白,稳定的循环存在吗?很显然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的循环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身可以自应、自知、自证、自受、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过来说——一切不能让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循环的性能——并能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概念,无论是佛、道、儒、还是科学的、教育的、圣神的、权威的、智慧的、知识,理论,学术,咒语,思想、语言、等等的认识即意识——无论是打着什么旗号,噱头、岂不都是在自欺欺人,欺世盗名?愚人愚己、误人误己?岂不是在恶性的,偏执的,扭曲的,浑浊的、荒诞的、沉沦的、残缺的、欺骗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健康,清净,良性的,稳定的循环中受苦,受难吗?


  恰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真正的有效的,有实用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是可以用内外一体性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状态,自觉,自应,自证——而有的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反之不能用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的一思、一想、一念不仅不能是身心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还会深陷在失去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扭曲的,残缺的,恶性的,欺骗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误人误己,愚人愚己,的荒诞的,虚无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中不自觉、自知、自醒。


  简单来说——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就是检验心的真空的性能的,恰是心的真空的实质性的性能而有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性能——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就凸显在身的妙有的状态——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其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


  ——恰是一切写出来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呈现出来的一切概念,名称,语言,思想,学术、理论、知识、信息、文化、艺术、教育、的认识即意识或者心里明白的,思、想、念、都不等于形体像即身自受,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一切的一切——唯有自有即本身本真的自足,也就是真足,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即如爱,即如情,即如本身本真的存在——是因为自足,即本身本真足,才知何谓真、何谓真爱,即真情、真知、真识。——也恰恰因为本身本真的自足,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所以知其伪爱,伪情、伪识、伪知、而能避免伪情,伪爱、伪知、伪识的欺骗和忽悠。——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09 17:12:36
  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假,皆无实质性的存在。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06:05:12
  (续)更确切的说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是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是整个空间即空性,是在思维意识之外恰是在天之外的存在——是对应——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贯通而有的意净,即识纯的状态——意不净,识不纯就还处在大脑即百会穴未通的相互作用的,并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能彻底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自应,自存,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是地的作用而有的妙有、不停、不留、不住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一日一餐的、不生病的,无任何异味的走到哪里都自净的状态。


  实则也就是——思维意识即所谓的天人合一,也就是思维即天,意识即人,思维其本身就是意识,也是所谓的芸芸众生、眼睛就是日月——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的地即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17:52:19
  更确切的说;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就等于破了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称谓不同,其实质性是一样的(这也恰是所有的形体像即所谓的肉身、都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无主的相互感应、相互作用的、相互机诫化循理的反复和轮回、是没有真正的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在六道即六根之外有了身,也就是有了根,这个身,即这个根,才是真正的身,真正的根,是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之外的百会聚集的身(并非是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也就是形容众多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而自觉即自生的汇集而形成的谓识思想念的性能,在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身应,自身受,自身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中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16:38:19
  换句话说——整个自然人类——不知,不觉,不识自身存在的状态的实质性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有病的——其本身就病的不轻不浅。

  也就是一切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有病的——不健康的——这种病就是弱智病,也是幻想病,更是无知病,是真正的神经病、即本质就是思想、意识病——其存在状态总是处在说着、讲着、言着、本身就无实质性的,无意义的,损耗的,浪费自身存在的,虚无的,荒诞的,空乏的,不知道是相互欺骗的,无自知,自觉的自识的非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扭曲的,残缺的,偏执的,邪恶的,野蛮的、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因为心地自身就在这样的状态中病了近四十年而不自知、自觉、恰是仅仅只是知道了自身一直以来的思维意识是有病的。自身的病,需要自身来治、自身来修,就如这些所谓的文字,文章,话题,思想,即认识、总该有个结尾。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6 18:19:22
  更精确的说——在六根即六道或者所谓的六神即六识中(耳、眼、鼻、舌、身、意)的相互作用的轮转的相互反应——若不是以相互相生而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都是虚无的,机诫化的反应(诸如听到的声,看到的图像,影视、文字、理论、知识、信息等等的反应、或者人物本身的相互的话语、行为、事项——而相互深入的作用的状态的、矛盾的,纠结的、消耗的、浪费的、不自净、自纯、自醒、自觉的、自知的、状态都是缺乏,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也就是对这样的非内外相生性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自存性的信息的,知识的,图像的,声音的,——反应的停,留、住的反应的矛盾、纠结、排斥、争论、的思、想、念、的反应都是机诫式的,浪费的、损耗的,状态——都仅仅只是虚无的反应——而非相生互应的亲身融入的有实质性的体验本身的感受的状态——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


  ——恰是若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仅仅还处在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的轮转中。


  ——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6 18:20:11
  更精确的说——在六根即六道或者所谓的六神即六识中(耳、眼、鼻、舌、身、意)的相互作用的轮转的相互反应——若不是以相互相生而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都是虚无的,机诫化的反应(诸如听到的声,看到的图像,影视、文字、理论、知识、信息等等的反应、或者人物本身的相互的话语、行为、事项——而相互深入的作用的状态的、矛盾的,纠结的、消耗的、浪费的、不自净、自纯、自醒、自觉的、自知的、状态都是缺乏,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也就是对这样的非内外相生性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自存性的信息的,知识的,图像的,声音的,——反应的停,留、住的反应的矛盾、纠结、排斥、争论、的思、想、念、的反应都是机诫式的,浪费的、损耗的,状态——都仅仅只是虚无的反应——而非相生互应的亲身融入的有实质性的体验本身的感受的状态——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


  ——恰是若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仅仅还处在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的轮转中。


  ——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2 00:50:10
  换句话说,对气的作用即性能的体验已经脱离了所谓的(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反复的,习惯性的,潜移默化的重复或者轮回——恰是知其所谓六道即六根的反复相互作用的轮回——就是六道即六根中的第六道,即第六根——也就是意根。——反复作用,轮回,轮转的,且是习惯性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就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思维意识。——知其思维意识也就是意根的无意义即无认识的无意识的实质性,就是破了六根即六道——也就是意根即思维意识之后而有的——直接以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念力融入呼吸即气的出入,内外体验气的无异味的循环的性能即作用——从而体验到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的妙有,其本身就是真空,——真空是体验到的一种状态——就如一所屋子,已经看不见,屋子,但却能觉察到即体验到真空的,净,纯,透,的状态。——其实质意义在于身净,的妙有的不生病的状态——不在受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停、留、住而有的占有,固锁,污染,而有的损耗,残缺,不净,不纯,不透的不能健康,良性的循环的存在状态。恰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证,自在,自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在对气的作用即性能都没有了辨别,区分的体验的实质性的状态时,就彻底的进入了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本真足,即是脱离六根即六道的直接有效的途径,也是体验气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更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22 09:20:11
  便于理解,简单的来说,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就是六根即六道中的所谓的天道即天意是也,——明白天道即天意的实质性——是一个人自身从意根即六道或者六根即思维意识的层面的脱离,而有的意净,识纯的状态生出的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其实质性恰是所谓的天人合一,更是芸芸众生,的一体化,是天,也是人,更是芸芸众生。——是在意根上的独立的,净,纯,透,明,醒的存在状态。——恰是可以直接净化,芸芸众生,即人天或者天人的。

  明白这个状态——就像有人写了剧本,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是根据思维意识写出来的剧本来演的——那么毫无疑问,电视剧,或者电影都是思维意识的作用下衍生的即杜撰的剧本的图像显示的演绎——是按照思维意识的作用而衍生出来的即杜撰的剧本来演绎的。

  那么同样,人生的意义,无论是人,写剧本,还是演电影,电视剧,或者拍电影,电视剧、演员都是意生身,意生象,意生境的作用——这个作用就是存识,是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应而有的人生的凸显的反应——其演绎的轨迹——是脱离不了所谓的天意即天道的。

  ——那么能脱离所谓的天意即天道——自然是意净,识纯的状态,是需要脱离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引发的气的性能即作用在形体像上的流转的无异味,无内外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