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本身的真相——是在身受完了内外失衡而致的残缺的痛苦后才有的觉醒、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0:00:19 点击:455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存在本身的真相即实相——不懂,不觉,不明——是因为只有身受完了失衡、扭曲的残缺的不幸,即痛苦才会——才能有的觉悟或者觉醒——恰是不需要受就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关于所谓生死的实质性——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的两个字“生与存”这是生存的真正的意义所在

  生存是因为有生才有存——谁都无例外,就是本身本真的本体也要自应,自证、自存、自受、自体验的自循环的状态——生是形体像的形成的过程(是受自存性的性能而体验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来的),存是形体像在形成的过程中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不丢失,不破坏,的自循环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

  确切的说,也就是形体像的形成的过程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也就是有形的身和无形的心是内外一体性的。是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

  那么任何的单一的形体像的诞生都是来自于无形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换句话说任何的形体像的形成和诞生都自带了无形的心的性能,也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这恰是人刚刚出生时的头顶的心脑壳为什么是跳动的,没有长合的实质性——也就是这个长合的过程中会自然的输入无形的源自于心的空、净,纯、醒、明的自觉性)实质上这是入,也就是所谓的自性自带的性能——由此决定和影响着人生成长的轨迹(这也是俗话所说的三岁看老的来源)不是无缘无故说的。

  换句话说,有自性的性能的入,就必然有出,入是成长经历体验的过程,那么出必然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存的性能(也就是有形的身和无形的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自性即自存性的性能的出入都离不开头顶(入是心脑壳,出是百会穴)入而不出只有意,即思维意识的作用,是受外化的知识,习俗,习气的流转而存在的状态——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的,也就是任何一个人,若没有(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通达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的、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自应、自证、自存的性能的自循环时,身体内才是有心的实质性的,是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也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是内外贯通的,通达的,畅通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知其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的自性的性能是什么的——。反之所有的形体像都是不知道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

  ——这样的状态只是单一的深陷在外化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相互作用的状态中,只到身体倒地,也就是所谓的死,都是不知道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的,不知道自身是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是只有生,而无存,只是随外化的习气,习性的流转而继续生化和流转中、那么生也就成了白生,即无任何关于自存性的性能的意义的存在状态。实则也就是生就已经是死了的状态——是受外化的机诫的,知识的,信息的相互作用在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反应而已。

  那么出必然是在身体没有倒地的状态中进行的(这恰是活着都不知道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还要等死了知道,岂不是笑话)——而知其这一切——首先是心的净、纯、明、透、醒的自觉性——也就是悟性,悟到了就叫开悟,是靠悟性,也就是悟就是心中的自身,自生,自觉的性能的自觉性(本身就是形体像诞生即形成时自带的、到了一定阶段自然就会起作用),——这恰是自存性的自循环的同时并行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状态、——会自然进入空性,即原本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无任何一物的状态——这恰是破外化的灌输的,思维意识形成的机诫化的,理论,知识,学术、信息内容的过程,——而进入空性的自觉、自知、自验,在从空性即心而出,回到自身的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自存性的性能其本身就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无关一切思维意识的作用的,的内外呼的,呼就是气息,是无关任何习气和认识即意识的——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若没有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形体像就什么也不会知道,身也就真的变成了躯壳或者傀儡,或者行尸走肉、——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即自性的性能的存在,更别说什么自存性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受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了。


  那么毫无疑问在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不要被所谓的神通的修身,强化身体的性能的无意义给骗了,或者蒙蔽了。

  因为身体本身就是真空妙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流转的状态、而神通不过是身体自带的各种性能,也就是所有物种即人都有的自带的功能(诸如能看、能停、能感觉等等的那样不是神通?)

  ——所以只有身的有形和心的无形(无形恰是有形身,有形恰是无形体、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是有其自身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简单来说,一个人或者一个物种身体没有了只是象没有了,其本身就是妙有而非常有,即恒有,或者真有——因为真有,常有,恒有的只有自存性的性能——若自存性都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因为身体的存在是因为有自存性而存在的,自存性是无关一切思维意识的认识即意识的作用的,自存性是心自生,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即如这般告知,或者称述出来,若没有或者缺乏亲身融入的自证、自应、自受、自知、自存的性能、而有的存在状态的自循环,都是没有意义的,知道也是等于不知道,明白也是等于不明白,——也就是唯有本身本真的亲身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是具有实质性的存在的意义的。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0:10:48


  更简单的说,本真的存在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变幻过——这恰是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内外之二别的内外呼,——从来就不以形体像的变幻而为存在,更不会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固锁而有的一切认识为存在的。——因为形体像的存在是受心地的性能,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决定的,凸显的状态,没有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性能,形体像不存在,也不会凸显。

  ——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所谓的修身,修行,修性,其本身就是邪恶的,偏执的,残缺的,扭曲的,意欲的。——这是源于形体像本身就是妙有,是非常有,或者恒有——常有即恒有的只有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循环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生生不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有非本真的无认识即无意识的状态,是源于形体像的凸显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无论是所谓的天,还是所谓的人,或者所谓的芸芸众生只要脱离意识就会进入空性,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生性而有的自身应,自身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状态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性能的自循环(而不在靠所谓的芸芸众生,也就是所谓的天和人,的天即人,人即天的所谓的意识,即认识而有的所谓的芸芸众生的存在状态的停、留、住的束缚和捆绑的,惯性的,机诫的,信息化,知识化的相互反应的状态,——而无相生的内外一体性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实质性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


  ——也就是存在的实质性永远都是身心一体即心地一体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0:27:49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10:48
  更简单的说,本真的存在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变幻过——这恰是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内外之二别的内外呼,——从来就不以形体像的变幻而为存在,更不会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固锁而有的一切认识为存在的。——因为形体像的存在是受心地的性能,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决定的,凸显的状态,没有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性能,形体像不存在,也不会凸显。
  ——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所谓的修身,......
  -----------------------------

  (续)也就是一切皆心地——是层层递进、层次扩展、的内外化,是膨胀也是收缩、收缩也是膨胀、膨胀即收缩都是象——若有停、留、住、形体像就必然相互有隔阂、而有的相互不认识——其本身就是偏离或者偏执的背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存在本身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是不变的,形体像只是性能的凸显——停留于形体像无疑就是停留在了单一的外化,的象,而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恰如黄粱一梦亦是逆水行舟。是不能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一切的形体像都是心地的内外化的显现,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留、不停、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所以心地言说的一切并非是言说,而是什么都没说,即有什么都说了,这不在于所谓谁信不信,或者在乎不在乎,等等的一切的一切,因为对心地而言,一切的形体像都是自身的内外化,还需要相信或者在乎什么呀?其本身就是现象即表象,若知也是自知,若懂也是自懂,若明也是自明,若醒也是自醒,若生也是自生,若在也是自在,若存也是自存,若循环也是自循环,仅仅如此而已,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心地只知道一件事,自身的身心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应,自证,自存、自体验、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一切的形体像自带的身心的性能的失衡的损耗和伤害造成的分化,分解都将深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无法解脱或者超脱(这是自身对自身的相互固锁,相互损耗、相互伤害、相互欺骗、的相互占有、侵略的两极分化的所谓的天地、日月、阴阳、生死的机诫的、知识化、信息化的、惯性的永无止境的往复的轮回)——这都是因为本体即心地是一体,从来就没有分离过,没有内外呼。即无生死。

  ——因为本体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的自循环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就意味着身即有形的妙有的凸显恰是心无形的真空是一体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的能有所应,有所依的只有真空即心的净,纯,明,透,醒的自生,自觉性而有的妙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的能有所应,有所依的只有真空即心的净,纯,明,透,醒的自生,自觉性而有的妙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心地从本体的不停旋转的变化的膨胀和收缩同时并存并行的软柔体的旋转变化的状态中到最初形成时的仅仅只有土色的地面的无一物的相对应的空间状态即空性也就是心,——那么心中有象便是无白无黑的不冷,不热的蒙即萌状的萌芽而形成的一体化的抽离即分化——恰是黑白即冷热的两个极端化的显像,——是日即月的演化——恰是地上有形便是两仪即男女两人的思维意识——也就是所谓的太极生两仪——太极即能膨胀又能收缩性的惯性到太大的极致而有的极端化——也是物极必反——而形成的所谓的思维意识中的天地即日月、恰是男女,这是思维意识中的意化的所谓天地时的,光天化日,也就是光即是天,天即是日,日即象,也就是意象——恰是地上的男女即形体象的形成的转化,那么意根即意象起意,便是心生之日立即象,也就是意象的诞生,恰是形体像的以自身为存在的停、留、住的凸显的演绎——恰是身心一体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受意根的意化,意想,意生的作用——实则就是形体像以自身为存在的思维意识的固锁、停、留、住而有的自身欺骗自身的幻想——恰好和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是相反的——是无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状态。

  ——这即是易经的出现,是以所谓的日的行径而形成的分化、实则也就是偏离即偏执的残缺的,扭曲的、非本真、完整的——是从来不以形体像即思维意识而有改变的身心即心地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即所谓的图像、文字,文明,文化的诞生开始而有的所谓的河图洛书(河即图、也就是水即象、其本身就是洛即经、其本身就是识、不过是思维意识的编织的理论因而有的按照理的脉络来轮回演绎的过程——并非是有形亦非形,无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所谓易经——即太极生两仪的演绎——易其本身就是经——也就是围绕日即阳性即所谓的男权的行径而形成的演绎——在到所谓的老子与牛其本身就是人与物即所谓的道体的一体化,恰是所谓的人与天的演绎,即天人合一的出处的道德经的来源————就是因为如此——一切的存在在思维意识即意根的反作用下——也就是缺少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恰是心觉即心生而有的地载、地长的身受,身应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一切依然是无所依、无所应(是所谓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就是这个状态的万物即天地是没有区别的,还在理论中,按照理的脉络在轮回演绎——也就是易经,道德经、都是以所谓的阳性即日为脉络的演绎)。

  ——恰是无所依、无所应而生其心,——其实质性恰恰是因为,仅仅停留住在大脑即思维意识层面的所谓的好坏,善恶,正负,生死等等的停、留、住、于形体像为自身的存在的思维意识的意想,意生,意化的固锁,而有的概念性,文化性,知识性的自欺欺人的,欺世盗名的,极端化的,也就是偏执的,以男性即男权的意欲即阳性为主导的实则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一体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邪恶所致——致使一切无所依,无所应的——是偏离了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存在中,——心就是地相对应的空间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自觉性,是非空性,不能入,不能生,不能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致使有所谓的先有的都需要后有的来验证和印证——这就自然的出现了所谓的释迦摩尼的心经的脉络的出现即空性的验证——在到王阳明的心学的出现——恰是从易经的意欲的阳性的膨胀的惯性的脉络转向心即空性的脉络的过程——其实质都是一样的——也就是大日如来即王即阳性,其本身就是意识的显象到空性即无意识的转变,——恰是刚刚过去的所谓的几年的往复中道家所说的紫金丹、即紫气是随意识的意根、意想、意化而成的气体的机能的形成。——这一切实则都不是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也就是性能其本身就是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证、自知、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自身的身心的性能决定了自身的反复的存在的状态——是时时刻刻都身在其中,是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停、留、住于一切的形体像的思维意识的作用其本身就是固锁的,束缚的,偏离的,扭曲的,残缺的,邪恶的,相对的,正负的,生死的——这是源于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平衡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那么相对于不能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是因为自身的存在——在思维意识对形体像上有停、留、住的作用而导致了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失衡、即偏执、而有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的妙有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思维意识的作用刚好和心的作用是相反的——这是源于思维意识的作用是基于形体像的停、留、住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概念的、名称的、称谓的、知识的、信息的,文化的,教育的,科学的,宗教的等等的知识性的——实则也就是死的——即机诫化的反应——是思维意识即大脑对自身即身心的性能的欺骗的认为的认知,——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是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那么有所谓的现在,过去,未来,都是因为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在思维意识上的分化的失衡的偏执、对错、善恶、生死等等的演绎——是非心地本真,何来内外呼的其本身就是原本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也就是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旋转,变化的状态的反复性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

  ——更确切的说——所有的过去,未来,现在实质上都是思维意识的作用而导致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分化,分离的偏执,的失衡——而不能有本身本真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所谓的天地,也不过是虚化了的,即放大了的实质上并没有存在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恰是身心一体——其本身就是本真的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心的性能即作用就在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的通达而有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即自存、自在性、其本身就是觉性即空性的作用而引发无认识即无意识——实则就是意净识纯的性能——恰是眼睛的明亮、纯透,干净、透彻、并因此而有的气的净,在鼻根的作用贯彻周身而无内外的流通,畅通,的循环的状态、恰是地的作用在舌身上的一日一餐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心地来到所谓的世间的为什么出生在所谓的王家庭院_并以所谓姓王名晓宗为示意——其本身就是王即上下唯一的等同十方之土、恰是日的行径即脉络而谓宗,即根本也谓知其宗教的实质性之寓意也——并明白和知晓王的本意其本身就是上下谓一等同即一乃十方之可谓上下之土也——是继王阳明即土明白阳即日的路径恰是日月的合二为一——知其阳性也知其心的实质性。

  ——实质上是随心地本身本真即心身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流转的显现——的现象——而有的心地本身本真的完全,彻底的清醒,并知其一切的往复即来源都是环环紧扣的——皆因心地化身为人身出世时只带了早就自有的本真,的本体即本源以梦相伴而出世的,——是从所谓即能膨胀又能收缩的不停的旋转即放大,的生化其本身就是身心即心地而出现的、是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本身本真的性能的存在状态——这也是因其一切身在思维意识中的一切存在的性能即作用都是无法认识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这是源于因为有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存在——才有意化的衍生的、意化衍生的一切都是偏离了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的状态的意的显像、是到达不了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心地出世在所谓的王家庭院,透彻谓王(也就是王之所以谓‘王’是上下即十方之界构成是土即上下都是一的等同即土也,这也是为什么有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王的实质就是土,也就是一切的存在都离不开的土即地也——也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即膨胀有能收缩的不断放大旋转的圆有扁扁有圆的是土色又非土色的绿白软体的有晕恶化的反复性——直到好大的土色的地面落定和形成时,便没有了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却变成了所谓的地面即地面相应的所谓的空间、——实质也就是外显的地、那么相对于外显的地而有相对应的空间的存在即空性恰恰就是心、——其本身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生化——这也是为什么有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一切的一切都在心地之内流转、转化、循环)的谓识的概念,名称的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化成谓人身的心地——也就经历了所谓外在的意根作用的性能的意识的反应在形体像上的各种状态的反应——而透彻的——包括所谓的大日如来即王阳明之后明白日的实质性(恰是意欲的欲望的单一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显像)而有脱离日的实质性——开始的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恰是以心地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心地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一切的存在都是按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的有胀又能缩的绿白软圆扁的又扁圆的状态的反复性,的规律在运行——这个规律即所曾经的谓的道,也是所谓的心经、更是所谓的真理的体系,——都离不开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的反复的、循环的膨胀即收缩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内外一体性的相互作用的存在的演绎状态——而每个体系的形成都有其缺陷,是不完整的、是所谓的先天不足、后天来补——也就是运行到一定阶段之后,这个体系自然就会坍塌——其实质性是思维意识形成的思想体系的坍塌和奔溃,——其根根源都是源于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本体本真的性能,也就是不能到达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心地的出现自然是本真足的,是无内外呼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0:50:17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10:48
  更简单的说,本真的存在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变幻过——这恰是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内外之二别的内外呼,——从来就不以形体像的变幻而为存在,更不会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固锁而有的一切认识为存在的。——因为形体像的存在是受心地的性能,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决定的,凸显的状态,没有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性能,形体像不存在,也不会凸显。
  ——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所谓的修身,......
  -----------------------------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27:49
  (续)也就是一切皆心地——是层层递进、层次扩展、的内外化,是膨胀也是收缩、收缩也是膨胀、膨胀即收缩都是象——若有停、留、住、形体像就必然相互有隔阂、而有的相互不认识——其本身就是偏离或者偏执的背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
  -----------------------------

  (续)——那么为什么会有停留或者固锁于形体像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呢

  若不停留住即固锁于形体像,那么存在本身就会单一的虚长,即膨胀化——就会没有存在的载体即形体像。就会形成虚空。

  所以固锁,停,留、住形体像是必然的,那么单一的固锁、即、停、留、住于形体像就比如是自私的,私欲的,固化的,僵化的,就会形成物化。

  那么毫无疑问停、留、住、形体像必然是意根的作用,即意想,意生,意化的凝结形成的认识即意识的载体,思想,理论,学术的、信息即内容。——而形体像本身并不会停、留、住、那么由此而有的停、留、住的思想,理论,学术的信息即内容,必然就会成为形体像轮回的反复的内容的填充——而这恰恰就是所谓的社会化的发展即所谓的历史的演绎。

  ——无疑也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那么社会化的存在状态必然也是机诫化的,理论化的,学术,学说,知识、信息化的内容的反复性的相互作用的演绎。——也就是无情的,无信任的,残酷的,现实的,无真诚,无真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僵化的,机诫化的,理论化的、知识信息化的反应在大脑中的,即意识层面上的进进出出的反应而有的相互作用的状态即现象。

  也就是单一的停留住于形体像本身就已经是偏执的,失衡的,思维意识的作用,其本身就已经偏离和失衡了身心一体化即心地一体性的无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那么活不好,寻找其存在本身的意义,也是必然的了,因为偏执即失衡本身就是残缺的、不完整的、——这恰是一个人的身心不完整,有残缺,是身心不在一处,不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存在的状态能好受吗?舒服吗?能自在吗?会有真正的,完整的,洁净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吗?

  所以识真,求真,归真就是必须要走的过程、要经历的过程、、、这恰恰就是生活,工作,学习,的体验的过程、、、都是因为对形体像的单一的、偏执的固锁的停、留、住、的思维意识的作用而有的认识即意识的相互作用带来的——是自身束缚自身,自身固锁自身带来的——是不知自身的有形恰是无形的空净、明、醒、纯的自觉性的自生性而有的自身的,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过来说——单一的执着于修行,修道,学佛,就不是趋向虚空化的偏执吗?神、佛、上帝、道都是什么样的?谁见过?——这心地自身见过,都离不开意识的虚空化,而有的意象,意境,意身的纯粹化——也就是所谓的精神化,或者唯心化!只能存在于意识层面的净,纯,透,明,醒的状态,而无自身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无论是单一的停、留、住、形体像,还是停、住、精神的唯心化、其实都是偏执的,极端的,两极分化,是不能良性的循环的,稳定的,更好的存在的。都是身心与身心的分离和捆绑的束缚,是身与心的心与身的分离和束缚的捆绑而有的矛盾的,纠结的,不解的,消耗的,排斥的,分化的,存在状态的反应,——都是背离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就是没有外化,也无内化,而是内外本身就是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和贯通的症状)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除此一切的反应不少非外化的就是非内化的,都是偏执即偏离的,非相生的,残缺的,惯性的,膨胀的,冷缩的,表象的,浅薄的,表面的、无知的、意欲的、不知其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一切的一切皆源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至始至终都是无始无终的无根无具体的形体像的不停的旋转,变化的能膨胀即又能收缩的瞬间变化的软柔体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化身为人的心地其本身就是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是—— 心地为什么是心地——心地都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会说人本自身心地的认识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升级,净化,进化的实质性的存在——至始至终缺乏的——唯有对谓人本身本体的身心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不自知,自觉,自醒、自悟、自证而有的自存、自在、自受、自体验、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罢了。


  也就是说——人的存在不是以被称谓‘人’的个样子来定性的——而是以心地自身的认识来定性——认识不同,即认知度不同,决定了人的不同存在的状态。

  那么人的认知度即认识是否能让人获得更好存在的状态呢?——这是不一定的——因为人本身的认识即认知度的这个状态就是在不断变化中的——这是其一。

  其二、人本身的认识即认知度的构成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化的——是和诸多物种即人都有着一定的共性的相同性和非相同性的——这也是人和所有物种之间有矛盾和纠结和不解的地方。

  ——而这也恰恰凸显了以认识和认知度为主导的存在状态中——人是没有真正的自己的,自主的,自性的性能的认识的。

  ——除非人破了自身存在的主导作用是认识即认知度的作用——是共性的,相同性的和非相同性的相互的作用而有的存在状态。进入空性即心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换个角度来说——暂且去掉作为人本身的认识即认知度——人就剩下了身体本身——即无认识也无意识的状态——那么人本身的身体的存在——依靠的是自然生态环境中的各种物种、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而这一切依然需要认识、若不认识、不知道、不了解、那么人依然是依靠不了的、或者活不好,不能更好的存在的。——这是其二。

  其三——进一步说;其一和其二都是人本身的存在需要的依靠自身本体之外的认知度即认识才能活好,或者更好的存在的不可缺失的外因——除此还有人本身对自身本体的认识即认知度——这个本体即本身的认知度是对——人本身的本体的这个身躯的存在和运行的性能的认识即认知度——也就是身心的认识即认知度。——毫无疑问人对本身的身心的认识即认知度才是对本身本真的认识即认知度——而这恰是所有认识即认知度中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认识即认知度。却也是最缺乏的——是人对自身的认识即认知度,也就是对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认识即认知度。

  换句话说——身谓人,若缺乏或者没有人对人本身的本体的这个身躯的存在的运行的性能的认识即认知度——也就是对自身的身心的认知度——就失去了身谓人本身的本体的这个身心的运行的性能的自存性的自循环!——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相对失去或者没有对身谓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运行的认知度——自然就会遭受非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运行的性能的一切认识即意识的欺骗,占有,侵染的,不被侵染,占有,欺骗是不可能的。——这也是身谓人,人为什么一定要认识自身,认识自己,就是因为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是人自身真正的存在的实质性。

  这恰是心地自所谓的出生以来——就遭遇着,遭受着非身谓‘人’的人本身的本体的本真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之外的——认识即意识的侵染、占有、和污染的实质性的体验的遭遇。——而有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这些状态恰恰就是心地本身本真之外的非谓人本身的本体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造成的。

  ——其根源是身谓‘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只有心地自身有,这个自身有,其本身就是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心地自身即本身其本身就是本真的——是不需要认识即认知的。


  所以相对于已经被束缚、捆绑、占有、而有的失衡的、残缺的、扭曲的、偏执的一切的存在状态——是不可能知其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也不可能明白和知晓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至此——不难明白,人本身的存在就不是单一的,从来就没有单一的作用,单一的能独立存在的性能即作用——换句话说若有单一的人,或者单一的性能的作用独立存在能运转、运作的、存在的人——其本身就是骗人的、是虚假的、这都是非心地本身本真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之外的思维意识形成的意欲,私欲的意的单一的膨胀形成的概念,念头,知识,的认识即意识对大脑的侵染和占有而导致的状态。——换句话说这个所谓的世界上就没有真正的,独立、完整的人。人只是一个概念和名称——而不是实质性的存在。


  ——实则也就是身心即心地,若无身心即心地,那就什么存在都没有——换句话说,形体像的形成本身就是从自觉性开始的,其本身就是有自生,自觉、自应、自证、自体验、自存自循环的性能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恰是身心其本身就相生互应的内外一体性的存在状态,——都离不开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并不是单一存在,单一作用的——因此而有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

  ——也就是唯有不停、不留、不住、才能有同时并行并存的,即真空妙有的状态,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状态而有的妙有的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流转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相对而言,其它的形体像也是一样的,心地是一切形体像的流转和流通的循环的本身本真的体系。


  ——这也恰是对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而言——天地和万物都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天地和万物都是思维意识的作用——更确切简单的说无论怎么认为或者认识即大脑怎么意想,意生,意化、或者怎么说、怎么讲、怎么写、怎么画、怎么表达——都不等于谓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不能改变身心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不当即认知度是非对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内外一体性的自循环的不当——只会侵染、占有、损耗、污染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从而处于——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本真的本源的性能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恰是心地的出现,即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是以体验破体,破心——而彻底清晰清醒的、有着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

  这也恰恰是为什么说人本自身心地的认识——也就是若人离开自身心地的认识——其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没有独立的,实质性的,能自行存在,自行运行的状态——也就是人本身仅仅只是一个名称和概念,——而不是人本身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恰是心地亲身经历了所谓人与人之间的意欲的,私欲的,自私的,欲望的,盲目的,荒诞,荒唐的、无真正的情,无真正的爱,的还不如刍狗给自然生态造成的破坏和影响的相互排挤,欺骗、占有、侵略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人缺乏或者没有心地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当人有了或者回归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

  ——人也自然就落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有着心的净、空、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了。

  也就是人——对自身真正的认识即认知度是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

  换句话说——人本身的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的运行其本身就是心即空性的净、明、纯、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也就是任何时候、任何境地形体像会发生变化,而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却不会发生变化——若性能发生变化,就必然会导致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存而有的自存性、失衡,残缺,扭曲——并因此而失去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沦为其它物种,——这也恰是所谓的飞禽走兽的来源——其根源在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从来就没有内外,没有区分,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飞禽走兽都是因为人本身的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分化,也就是有内外而有的失衡的偏执的,造成的邪恶(也就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导致的结果(恰是因为偏执,即失衡而有的残缺,扭曲、的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什么是性能——就是心生的作用即心生的品质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自觉性本身就是性能即自生的状态——因而有的身即形体像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性能——从来就无关形体像,形体像只是因为性能的存在而有的凸显——恰是性能本身的作用而凸显了形体像——这也是心地近所谓的四十年来亲身应证了(梦、即思维意识的意想、意生、意化的作用)——思维意识的实质性——并非是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简单来说——思维意识的实质性恰恰就是——同时膨胀又能收缩的反复的,不停的,变化,旋转的、放大的这个惯性的作用——其本身就是虚幻、虚化的、同时也是凝固的、僵化的、也就是虚即实、实即虚。有即无、无即有、真即假、假即真、生即死、死即生,都是受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能同时膨胀又能收缩的圆又扁扁又圆的——反复的、不停的、旋转的、变化的——其本身就是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状态。也就是心地本身的性能从未改变过也不可能改变——若有改变仅仅只是形体像自身的思维意识对形体像的停留住而有的作用的思维意识对思维意识的欺骗。

  换句话说——思维意识的存在就是让本身本真的本体能明白——存在本身只有心地即心身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恰是心地亲自应证了——在习惯性的思维意识中的习惯的把所思,所想,所学,所知都认为是自己,是我,本我,独我、本心等等的仅仅只是意欲的本身就无身心的性能的实质性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存在的状态——失去或者忽略了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才会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彻底的清醒和明白了——一路走来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知的,错误的,习惯的惯性的——把思维意识即思维意识形成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知识,思想,学问,文化,艺术、等等的内容和信息的认识即意识当成了自身即我,人、天地、自然万物的实质性的存在——而经历了无所应,无所依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因此才彻底的证悟了——存在本身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其本身就是谓人的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若不知,或者缺乏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实质性的存在。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1:06:26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10:48
  更简单的说,本真的存在至始至终从来就没有变幻过——这恰是心身一体,即心地一体,男女一体的、从来就没有内外之二别的内外呼,——从来就不以形体像的变幻而为存在,更不会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的,思维意识的固锁而有的一切认识为存在的。——因为形体像的存在是受心地的性能,也就是身心的性能决定的,凸显的状态,没有身心的性能即心地的性能,形体像不存在,也不会凸显。
  ——那么毫无疑问,所有的所谓的修身,......
  -----------------------------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27:49
  (续)也就是一切皆心地——是层层递进、层次扩展、的内外化,是膨胀也是收缩、收缩也是膨胀、膨胀即收缩都是象——若有停、留、住、形体像就必然相互有隔阂、而有的相互不认识——其本身就是偏离或者偏执的背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
  -----------------------------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0:50:17
  (续)——那么为什么会有停留或者固锁于形体像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呢
  若不停留住即固锁于形体像,那么存在本身就会单一的虚长,即膨胀化——就会没有存在的载体即形体像。就会形成虚空。
  所以固锁,停,留、住形体像是必然的,那么单一的固锁、即、停、留、住于形体像就比如是自私的,私欲的,固化的,僵化的,就会形成物化。
  那么毫无疑问停、留、住、形体像必然是意根的作用,即意想,意生......
  -----------------------------

  (续)更简单的说,谓人本身的本体的身心就是存在的实质性,是无内外即无二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不知也是身心自身的不知,自迷也是身心自身的自迷,无所应,无所依也是身心的无所应,无所依——皆都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失衡,而有的偏执,所致的残缺的,扭曲的,不能完整的,彻底的,觉醒、明、净、纯、透、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至始至终都是如此,从未改变过。——反之自明,自醒、自净、自纯、也是身心的自明,自醒、自净、自真、自纯、自存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大脑即思维意识的唯一作用就是让身心知其大脑即思维意识是没有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无所依、无所应的状态——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只有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一切的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大脑即思维意识恰恰是一直处于想了解,改变,认识的意想,意化,意生的状态中——并因此而诞生了无以计数的概念,名称,称谓,思想,学问,文化,艺术,知识,信息等等的载体,其本身就是死的,机诫的——是脱离了谓人本身的本真本体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也只有脱离了思维意识即思维意识形成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所谓的知识,信息的思想,学术、理论、文化、教育、艺术等等的体系的相互作用的惯性即习性——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才会彻底清楚和明白的存在的实质性——这恰是心不净,不空,不纯,即不透,不明,不醒的状态。——而有的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意识的实质就是迷心的,入意就会和心分离、心是可以完整的,彻底的,感觉,察觉、容纳、触摸、融入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状态。而意识只是脱离了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状态,对其体验本身的状态进行的了解,认识的反应状态——这个了解和认识的反应本身就脱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这个状态,——这恰是所谓鬼迷心窍的实质性的存在,也就是心是有七窍的,而意识是没有的,也就是思维意识仅仅只是意欲的、膨胀性的意想,想化,意生的概念,名称,称谓,思想,知识,信息,等等的一切恰是所谓的天人合一,芸芸众生,其实质性都是意识,的机诫化的,或者机制的,编织的理论,学术、思想体系、都是死的,这也是所谓的、理、道、经、或者术也就是所谓的法即方式。——都是迷心的,——而实质上不过是意识自身欺骗意识自身罢了。

  ——那么意识为什么能存在,影响心地或者迷心地呢?这是源于意本身就源于心地——意的识,恰恰就是心地自觉、自生的形体像的凸显的反应——即思维意识是形体像自身脱离了心地而自身以形体像为自身的起意——即思即维,维即意的化,想,即生的概念,名称,其本身就是编织,编织其本身就是思维,因此而形成的思想、理论、体系,就是意体,意象的体系、也是所谓的天意、(整个人类仅有的几套理论体系的实质性、诸如圣经、心经、黄帝内经、易经、道德经、河图洛书、相对论、量子力学等等的其实质性都是一样的)——这一切都只能借助大脑来起作用、也只能存在于大脑即意识层面——因为心本身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不留,任何的,形体像的,也恰是地生一切形体像,却不留一切形体像,是一样的。——所以意识对心地是没有任何意义,也其不了任何作用的——恰是心地知道意识是什么——而意识并不知道心地是什么。

  这就如随思维意识反应在身体上的任何特点,特征、症状(诸如打嗝、排气、喷嚏、咳嗽、耳痒等等的症状的反应——这些都是习气即习性也就是惯性的思维意识的作用引发的现象——也就是常态上是没有这些习气即习性也就是思维意识的作用引发的现象的——这些现象的引发是因为破了思维意识的惯性的作用——而有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而引发的现象的反应——换句话说破了思维意识的惯性的人都是知道所思、所想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自身的身心的性能的作用——真实的自身的身心的性能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没有欺骗的,坦诚的、简单的、身心洁净的本身本真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所以随思维意识反应在身体上的任何的特点、特征、症状——都是无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这也是源于身心本身就是本真的,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无内外呼的实质性是,心地即心身本身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没有内外之别之呼的——又何来的内外呼的气息引发的特点,症状,特征呢。

  ——换句话说任何形体像即思维意识有内外,都是要自受的。——因为这都是自身与自身的身心的分离、是思维意识上的偏执的惯性即习性而引发的习气的流转——恰是身心的性能的失衡,扭曲,变形,变相——必然要承受这样的意识对意识自身的欺骗性带来的相互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状态。——和本体即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是无关系的,也就是和心地是没有关系的,这也恰恰为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

  更确切的说——心地本身和他人、它物有什么不同呢,——就是心地自身无内外呼的区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性能的不停、不住、不留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不失衡的,不偏执的,不扭曲,残缺的——并因此能察觉和发现时时刻刻因为思维意识的思想念的惯性的相互作用引发的习气(也就是习气本身的性能在思维意识上的反应就是惯性的——这种思维意识的引发的习气的性质即性能本身就是残缺、扭曲的、也就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身受,身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是单一的外化的贼性的——是无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无所依、无所应而导致的惯性即习气的流转的反应的现象——所以别天真的以为深处在意欲的膨胀性的思维意识的惯性中的一切的习性即习气是可以改变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本身就是在受的状态中、受不完,受不净,是脱离不了的——是背离了自身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在身体即形体像上的受的各种症状即作用的受的状态——是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换句话说——这是随时随地的反映,是所谓的当下报,现报的状态——这相对于所谓的大多数人,或者其他物种不能和没有有随时随地的反映,有当下报,或者现报的状态的反映——是因为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分化或者偏执的距离即差距太大或者太远的缘故——所以是不能在时时刻刻的——也就是当下,现在的当下报,现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受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就如心地若要和他人有最显著的区别在于,心地自身不会把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的状态即内容当成——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自身的存在——只会把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因为有着真实的实质性的身心存在的状态是性能,——身心的性能是无关所谓的时间,即形体像的变化——却只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才会有性能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存在本身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除此都是在虚度人生。
  这也是心地为什么是无内外呼的,无内外的区别——而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呢——这不仅是因为心地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应了自身的存在的一个实质性的状态的反应——更是心地在自身自证,自觉,自明,自醒的这个过程中也透彻了——所谓的道,佛、太阳、天、等等的实质性是什么——而这个过程恰恰是相对于无数的形体像的存在是逆行的。

  什么是逆行——逆行是相对于形体像即身体的存在都是向所谓的外凸显,转化的、外求的过程、其实这个过程从来至始至终都在心地之内——这个过程在没有本身本真的本体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证、自应、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时——是由所谓意识(也就是启思动念都和意识即意识形成的概念、名称、称谓、知识、信息、等等对形体像的认识的环境)在起作用——也就是意的作用就是识——识是通过体验来验证和印证的——从而有存在和转化的过程——而逆行——恰恰是不需要意识的作用——也就是识、并知其意的根本、即意体、意象、意身(恰是概念性的,习惯性的,所谓的天,佛、道、上帝、龙、神即意,和意形成的意体,意像,意境)来通过体验和验证——从而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存在和转化的过程。

  也就是逆行——是通过在不思、不想的状态中进入意识,透彻意识的实质性即空性的作用即实质性——从而破意识即思维意识的惯性即习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而知其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在的——并有其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因其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每个形体像即身体的形成都是一个循环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按照一定的规律、也就是形体像本身的存在就是——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即形体像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从所谓的无到有,有到无,是无中有有形的,有形中有无形的——这是需要自证,自明,自醒、自体验的、是需要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换句话说就是如何来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是源于身谓人本身本真的存在就带着这样的性能即作用——这个作用恰恰是身即形体像的向外的凸显即成长——需要食物、是食物的作用也就是物质的作用的循环,从有形到无形的转变——其本身也是心自生、身自受的作用——那么不同于思维意识即物质的作用——也就是心自生的,身自应,即身自受、自证,自觉,自醒、自明的这个性能即作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生的性能即作用恰恰是向内的——这个向内的过程恰恰是——大脑即思维意识停止,不想的状态——然后进入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因为意识是形体像即身体凸显循环的过程——那么不思、不想的状态就自然进入了意识本身即意的空间——会见到意本身的显像——即意的显像——而非物的显像——知其意根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而非物象,物体,肉身,肉体——至此才能破意的显像——也就是知其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是什么——知就是破,识就是破——破完意根的意象,意境,意体——自然就进入空性——也就是空间——一无所有的空间——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状态——从而彻底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

  ——这恰是一个证体,证身,即见体,见身的过程(这个过程有叫证道,证果、证莲花、证佛、证神、证上帝等等的证——而这些证都在意识的空间里——是非所谓的物质,即非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肉眼所见的一切形体像,也是所谓的道,佛,龙、莲花、太阳等等都是意化,意生,的意体——但都需要进入意识空间——来透彻——这恰如心地自身证完即透彻完了意识空间即意根的作用形成的意象,意境,意体(仅仅只存在于思维意识中的概念即念头或者念力、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回归到本体即本身的形成和存在的最初的状态——才彻底证悟自身其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自证,自明,自醒,自觉,自存,自受的自循环的意义在哪里呢——就是彻底的知其自身的存在,是如何存在,为何而存在——并有真正的无迷惑,不解,无知,虚无,纠结、痛苦、生死、捆绑的存在状态——而这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因为心本身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存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恰好应证和反应了——身即形体像深在一切思维意识中的存在状态相对于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的性能——都是无真,即无心的空性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无所应,无所依的存在状态的实质性。

  换句话说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形体像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都是在以万变不离其宗来启示,也就是明示,存在本身的实质性是什么——这也恰恰是宗教的实质性,宗就是启示性的作用,但非本质即本真——也就是非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心地就是用千万种不断变化和循环的形体像来告诉自身形体像本身就是变化的——是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而千变万化的形体像中本身就携带了即有蕴藏着持续性的循环的性能——这也就是所谓的开花结果的持续循环性——这个性就是性能即作用。性能是无关形体像、无关所谓的认识即意识的——也就是性能是没有间隔,没有区别,没有区分的这也是真性情的实质性、也就是真即性,性即情——也就是因为有这个性能,才有了形体像的凸显变化的过程其本身就是情景互应的——也就是形体像都是因为情景而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身谓人自身本身本真的本体的性能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同样就是对人本身本体本真的身心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

  ——也唯有如此身谓人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不会乱性,变性,失衡,才不会丢失了身谓人本身本真的本体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人生的实质在于能把一切虚无的,并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认识即意识看透或者看破——不在受这些认识即意识的影响和左右——就是莫大的成就,极致的智慧——才不会虚度人生,浪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无内外,无间隔,无区分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亿万年和一日都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性能恒定的状态即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而这也恰是——生死的实质性皆在时时刻刻的启思动念之间在转化——着身即固是谓意,即意欲的膨胀而有的意想,意化之趋向,实为心已死。着于心即空、明、醒、净、纯是谓识真、智透——实乃身以忘——实乃偏执,即邪恶(邪即偏、实为以嘴说耳听为实、为真、为信、的状态、恶即执、执即迷而谓习性即惯性的作用是也、惯性即潜移默化之生死轮回是也——是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所致、的身与心的分化而无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存、自在的自性——即心自生的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1:09:09

  (续)实则也就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一切存在——都深陷在虚无、荒诞的梦中,在做梦,说梦的状态中——之所以是梦、是因为缺乏或者无本身本真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源于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从来都无关白昼和黑夜的所谓的醒或者睡中的一切认识即意识,只关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状态。


  换句话说——满世界都是深陷在机诫化的思维意识惯性中的潜移默化的行尸走肉——这也包括了心地自身,——心地和满世界的深陷在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唯一的区别,就是知道满世界都是机诫化的行尸走肉,并因此而知道一切的存在都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心未动过,即未活过,也未生过,又何来的情,何来的爱,何来的真,何来的存在——如此若还有存在——不过是意想,意化,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机诫式的行尸走肉罢了——若言意、即一切意本身就不存在——如过眼烟云——转眼即逝而已——又何来的真正的存在——恰是所谓意识中的人生本就无意义。——心若生,即无二别,也无二像、是谓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是也。——恰是谓本真而不需要意义是也。

  更确切的说——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状态而有实质性的存在——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的自应、自受、自证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彻底的觉醒或者圆满即知其本身本真的存在依然毫无意义——毫无实质性的存在可言——不过还是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里的机诫化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相应,相互作用的行尸走肉或者傀儡罢了——因为存在的实质性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大逆不道的真正的寓意——是大而无形,即无象,是谓虚也、即无路、无经是也、是谓逆也——也就是在说凡事,凡物、凡体、大凡趋向大的存在,大的凸显、的大同的、都是虚无的、是无路、无经、无存在的实质性的(恰是天地由万物构成并无天地也)——这恰是小而精致即精细——而无有漏也——是谓有其细若游丝的精微而有之体验是也——所以能查、能觉、能知、而知其体验本身的存在是也——其本身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因为精细、精致而出显其形态谓之体验本身的实质性也。——恰是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是也——即如做人做事即言语形态皆在细微之处的妙而不宣的言而未言之体验之不可言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无认识即无意识是也——是非能认识即意识的思、想、念到的存在状态是也。

  也就是说的、言的、讲的思、想、念都非体验本身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是也——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皆由精微、细致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而无内外呼、内外之区别而有其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是也。——也就是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很细微的,精致的,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也。——恰是呼之无内外的气息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精致即精细的微到无二别之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是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并非是身、形、意、之凸显、意想、意化的思、想、念、即概念性的所谓的天地即万物的存在是也。

  ——恰是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无存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是也。——也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之——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什么也没说是也。

  换句话说——一个人在不懂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前提下——周围的人、无论是谁也都不能或者无法做到真正的理解或者懂得这个人——这是源于一个人——哪怕知其自身是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也是源于一个人自身对自身的本身本真的懂而有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懂——而凸显出的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并因此才有可能让周围的其他的人懂得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而这个懂一定是源于这个人自身的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凸显而有的理解而有的认知度。——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有着本身本真的实质性的人若不懂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那么他一定是从小受身所处的周围的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而忽略了,或者忘记了——了解自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除此不可能有第二个原因。

  实则也就是——出梦、即脱离思维意识的牢笼——也是脱离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生死悲欢离合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用——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体验——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实质性的存在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存在本身的真实性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除此都是深陷在空乏的,无意义的损耗和浪费自身存在的状态中而不自知、自觉。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或者苏醒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仿谓真正的人,而有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心地自身用所谓的近四十年的亲身经历应证和验证了无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所谓的自由意志——也就是思维意识即认识的意欲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状态中的——无真正的心自生、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存、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所谓的天人合一,也是芸芸众生的——其实质性就是——天、人、即众生、都是具有能动性的物种的所谓的自由意志即思维意识的意想、意化、意生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存在状态——是无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的——是和万物即众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换句话说人本身与万物即众生的真正的区别在于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人性的回归和苏醒就是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是只关乎人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实质性——并无关什么神,佛,道,儒等等的性即作用。——人性就是人心的自觉、即自生、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在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人性即人心的苏醒或者回归仅仅只是身为人成为人的第一步——才知其人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作用——并因此而懂得身谓人本身存在的实质性是什么——从而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受、自在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出梦、即脱离思维意识的牢笼——也是脱离无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生死悲欢离合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用——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体验——心自生、即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无实质性的存在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也就是存在本身的真实性就在于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除此都是深陷在空乏的,无意义的损耗和浪费自身存在的状态中而不自知、自觉。


  因为存在的实质性——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除此就没有实质性的真实的存在——而这从来就无关思想、即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的认知、知识、信息的认识即意识的内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而有的演绎。——换言之若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就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一切世界的实质性在于真本体验——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真即空,空即净、纯、透、明、醒的、无目的、无污染的、空性即空间——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而有的妙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若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的即真空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证、自应、自在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妙有的实质性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没有实质性的存在——实则也就是真正的真实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真空制衡着一切的存在——一切的存在都存在于真空之内——而真空本身本真的凸显就是妙有——妙有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真空妙有才是一切存在的实相即性能——其本身就是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若无真空就没有妙有的体验本身的实质性——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同时并行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不可能有妙有的即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真空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法是本身本真的存在,但并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心真即地实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净、透、明、纯、醒的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同时并行并存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存在依然无意义即无实质性——这恰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即心真地实而存在的实质性所在。

  换句话说——无论是所谓人、神、佛、道、仙、妖、魔、怪、圣、天、还是各种动物等等的一切概念,名称,称谓,姓氏、的认识即意识——若无本身本真的心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大脑中的即思维意识牢笼的荒诞而虚无的无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相互作用的存在状态的演绎。

  更确切的说——深陷在思维意识牢笼中的一切的存在体都是认知不了心地的——因为思维意识中的一切所谓的存在状态还无法具有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恰是本真——其本身就具足了完整、圆满、而极致的智慧而有的彻底纯透的觉悟后的自在、而不需要智慧即觉悟——而有的本身本真身心融入的存在状态,是不需要在知其存在本身,了解本身的存在的实质性而谓真即本真足的状态——所以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无法知晓和透彻什么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更无法理解什么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可、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长远、久远、稳固的、良性的存在关系本身就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恰是——真空妙有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是真空的性能,身是妙有的状态、身是由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而有的身自应,自证,自有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心自生的即自觉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是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应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的(头顶的百会穴的存识的性能的反应症状而引发的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仅仅是能应证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但不等于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由心而生的情——其本身就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所有具有能动性的形体像即身都自带六道轮回即六根的作用——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存在的——说白了身就是屋——恰是屋由尸至的实质性就是尸至而无尸谓屋是也。——若连这都不自知,自觉,那就是真的仅仅只是行尸走肉。——若把身单一的当成自身存在的实质性不过是意根即思维意识的自欺的纠结罢了——这恰是出六道即轮回的相互作用的存在而有的身谓人的实质性在于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知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大凡没有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即自生的即的作用即性能在自身上的有反应的、这个反应就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受、的自应、自证、是可以自知、自觉、自证(头顶的百会穴的谓识的思想念的性能引发气的作用在自身上的反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缺乏或者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自身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的。——更别说有什么真正的由心而生的情或者爱了。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在有实质性的存在的意义上值得而言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爱——而爱是需要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才会有真正的由心而生,而发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相生互应的情——才会真正的体验到真情的实质性的存在——是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自存性的性能——并非是说,讲、言就能知其存在本身的实质性的。——除此一切的存在皆无意义——即思维意识中的人生无意义——所谓的意义不过是行尸走肉或者傀儡式的机诫化的思维意识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罢了。

  因为爱即真——都是本身本真自有、自足、自知的身心的性能——若不去释放出来,有怎么可能真正的体验到本身本真的自有,自知,自足的身心的性能的真正的爱是什么样的体验状态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呢。——所以真正的爱即真从来都是需要靠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释放出来的——从来就不是索取或者占有或者欺骗——索取和占有或者欺骗——从来都是私欲即欲望或者意欲的空乏即虚无的膨胀的惯性的反应。——恰是真正的一无是处、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反应。

  更确切的说——真正的觉醒或者苏醒——就是自身清楚的知道所思、所想、所看、所阅读的一切认识即意识都——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存在本身的实质性却从来都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身心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受、自在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0 21:10:17

  (续)实则也就说一切的身体本身的存在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是在六根即六道(耳、眼、鼻、身、意、舌)中转化、流转的、也就是每个形体像本身都是具备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和转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身养性一说——也就是真正的修身养性——也就是在于身并非是身,若要有真正的身就必须养性——性乃心生的作用即性能是也——只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会有身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心是真空,身是妙有——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之一切的身体即形体像就深陷在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侵染,和占有的损耗状态中的——这也是为什么说,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心地之内的一切的存在即自在,都是谓识的性能即作用,而谓识的性能即作用不等于是身即心本身的性能——这也是为什么有所谓的修身养性,即内外双修,或者性命双修等等的言说——这是源于身即形体像被所谓的六道即六根的不干不净的污染,侵染,的损耗或者占有——恰是六根不净,六道不痛,不畅、的停、留、住的状态——而无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而有的无实质性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并非是原本的本身本真的身心的性能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性能的自循环都是状态——是身心的性能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知、自证而有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根即六道干净了,身体又怎么可能生病呢?爱即情又怎么会不干净不清白、不真呢?又怎么能活的不轻松自在呢——而六道即六根干净了,恰恰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恰是破身,破体,即破我,破人、破物、破心、破神、破天、破地、破佛、破道、破仙、破上帝等等的破一切思维意识中的意身,意体,意像,意境的意欲的膨胀性而有的惯性的潜移默化的习性的习气的流转的状态(是因为破而有空、净、纯、透、明、醒的自觉性——才不会有非空,净,纯,透,明,醒的性能的自觉、自应,自依的停、留、住的侵染、占有、的损耗)而有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简单的说——若连身心都不能有干净,健康、有良性、稳定的相互相生循环的性能、那么其存在状态能干净,健康,清白,稳定的循环存在吗?很显然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的循环的性能其本身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性能是身可以自应、自知、自证、自受、自在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反过来说——一切不能让身心健康,清净、良性、稳定循环的性能——并能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概念,无论是佛、道、儒、还是科学的、教育的、圣神的、权威的、智慧的、知识,理论,学术,咒语,思想、语言、等等的认识即意识——无论是打着什么旗号,噱头、岂不都是在自欺欺人,欺世盗名?愚人愚己、误人误己?岂不是在恶性的,偏执的,扭曲的,浑浊的、荒诞的、沉沦的、残缺的、欺骗的、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健康,清净,良性的,稳定的循环中受苦,受难吗?


  恰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真正的有效的,有实用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是可以用内外一体性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状态,自觉,自应,自证——而有的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反之不能用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谓识的性能的启思动念的一思、一想、一念不仅不能是身心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还会深陷在失去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扭曲的,残缺的,恶性的,欺骗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误人误己,愚人愚己,的荒诞的,虚无的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的状态中不自觉、自知、自醒。


  简单来说——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就是检验心的真空的性能的,恰是心的真空的实质性的性能而有的身的妙有的存在状态的性能——也就是心的净,纯,透,明,醒的作用即性能就凸显在身的妙有的状态——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其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性能。


  ——恰是一切写出来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呈现出来的一切概念,名称,语言,思想,学术、理论、知识、信息、文化、艺术、教育、的认识即意识或者心里明白的,思、想、念、都不等于形体像即身自受,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假,皆无实质性的存在。


  ——也就是一切的一切——唯有自有即本身本真的自足,也就是真足,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即如爱,即如情,即如本身本真的存在——是因为自足,即本身本真足,才知何谓真、何谓真爱,即真情、真知、真识。——也恰恰因为本身本真的自足,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所以知其伪爱,伪情、伪识、伪知、而能避免伪情,伪爱、伪知、伪识的欺骗和忽悠。——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06:02:33
  @心地认识界 2018-01-10 21:10:17
  (续)实则也就说一切的身体本身的存在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是在六根即六道(耳、眼、鼻、身、意、舌)中转化、流转的、也就是每个形体像本身都是具备六根即六道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和转化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修身养性一说——也就是真正的修身养性——也就是在于身并非是身,若要有真正的身就必须养性——性乃心生的作用即性能是也——只有心的净,纯,透,明、醒的......
  -----------------------------

  (续)更确切的说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心是真空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是整个空间即空性,是在思维意识之外恰是在天之外的存在——是对应——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贯通而有的意净,即识纯的状态——意不净,识不纯就还处在大脑即百会穴未通的相互作用的,并没有真正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有的能彻底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自应,自存,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恰是身是地的作用而有的妙有、不停、不留、不住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一日一餐的、不生病的,无任何异味的走到哪里都自净的状态。


  实则也就是——思维意识即所谓的天人合一,也就是思维即天,意识即人,思维其本身就是意识,也是所谓的芸芸众生、眼睛就是日月——因为有心的真空即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才有的地即身的妙有——恰是头顶的百会穴的贯通而有的心生即意净,识纯的一思、一想、一念的作用而有眼的明亮透彻、鼻的香气可闻、耳的舒畅痒感、和身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一日一餐不生病的状态即内外身气的无异味的反应状态——其本身就是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只有在这个的状态下身心才是有实质性的真空妙有的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作者:夜雨风斩天 时间:2018-01-11 11:32:47
  越是高明的道理越是简单你这个太长了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17:37:15
  更确切的说;头顶的百会穴的畅通,就等于破了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称谓不同,其实质性是一样的(这也恰是所有的形体像即所谓的肉身、都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无主的相互感应、相互作用的、相互机诫化循理的反复和轮回、是没有真正的自身的存在的实质性),是在六道即六根之外有了身,也就是有了根,这个身,即这个根,才是真正的身,真正的根,是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之外的百会聚集的身(并非是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也就是形容众多的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而自觉即自生的汇集而形成的谓识思想念的性能,在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身应,自身受,自身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中自存、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1 22:58:36
  @夜雨风斩天 2018-01-11 11:32:47
  越是高明的道理越是简单你这个太长了
  -----------------------------
  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心地面对的是一切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存在状态,并非仅仅只应对什么高明的道理,或者简单的什么、、、

  若说高明,或者简单,那么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好像什么也没说,却又什么都包含了,却有什么也没说。是不是呢?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2 16:37:26
  换句话说——整个自然人类——不知,不觉,不识自身存在的状态的实质性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有病的——其本身就病的不轻不浅。

  也就是一切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都是有病的——不健康的——这种病就是弱智病,也是幻想病,更是无知病,是真正的神经病、即本质就是思想、意识病——其存在状态总是处在说着、讲着、言着、本身就无实质性的,无意义的,损耗的,浪费自身存在的,虚无的,荒诞的,空乏的,不知道是相互欺骗的,无自知,自觉的自识的非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扭曲的,残缺的,偏执的,邪恶的,野蛮的、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受,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因为心地自身就在这样的状态中病了近四十年而不自知、自觉、恰是仅仅只是知道了自身一直以来的思维意识是有病的。自身的病,需要自身来治、自身来修,就如这些所谓的文字,文章,话题,思想,即认识、总该有个结尾。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3 01:39:20
  @心地认识界 2018-01-12 16:37:26
  换句话说——整个自然人类——不知,不觉,不识自身存在的状态的实质性只有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有病的——其本身就病的不轻不浅。
  也就是一切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
  -----------------------------


  大脑即思维意识为什么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实质性

  大脑即思维意识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原因是——人本身仅仅只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道、也是所谓的六神、相互作用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的状态。——在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的相互作用和轮换即轮回中,意根,即意识是可以编织,理解,文字,字符,即理论的、是可以意想,意生,意化的,那么意化,意想,即意生的状态就是意净,意纯,而有的意生身,意化身——意生身,即意化身——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神中就属于所谓的天道了,是意化身,意生身而存在的。


  这也就是所谓的天意,也就是天就是意化的意生象,意生身,是意的净,意纯时意生化成的意象,意生身。这种意化身,意生身是随意根起作用的,这也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实质性——也是芸芸众生的来源——也就是从人自身的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中脱离出去的,单独存在的意生象,意生身,同样还在六道即六根中,——有所不同的是,意生身,即意生象的,意净,会影响,和作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身——实则也就是不分类别的形体像即身,净化,干净,致使六道,即六根清净。


  那么意根为什么能净,并生出意生身,意化身,从而有所谓的天意,其实质性就是心即空性的作用——心本身就是空性,是不停,不留,任何的形体像的,觉性即自生性,也就是心生的作用本身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身即形体像自受,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之中,意根能净,能独立形成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是因为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作用。——恰是意根在形体像即身体也就是大脑中的无所应,无所依的状态下,即无所住的状态下——实则也就是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下——才能进入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


  反之,意根在有所住,停,留,的固锁,束缚,和捆绑的状态下,意是浊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这也是一切形体像的即身中的六道即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神无主,不清楚,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的根本原因——是源于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即轮回中,本身就是没有真正的有着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


  换句话说——被称谓人或者其它的形体像的身躯都是自带了空性即心自生的作用即性能的——人自身携带的空性即心的性能即作用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性就是心生的作用即性能——心生的性能即作用都是干净的,本身本真的,是不受心之外的意根的意生,意化,意想,也就是所谓的天意的侵染和占有而有的意浊,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流转和沉沦的状态。——这就如单一的停、留、住于形体像即身而认为的我,人,神,佛,菩萨、上帝、动物,等等的这个念头,都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把(耳,眼,鼻,身,意,舌)的相互作用,相互流转,的六道,六根,即六神的相互作用的变化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妙有的状态,当成了所谓的我,人,神,佛,动物等等的停,留,住,而有的意根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矛盾的,纠结的,痛苦的,消耗的,浪费的,损耗的,欺骗的存在状态。


  其本质上一切都是没有生死的,形体像即身本身就是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的载体,也就是宿主——恰是除了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一切都在心地之内在流转和循环,其性能即作用都是相互的相生相应的——相吸的,净的自然吸引净的,相生的自然相应相生的,意欲的相应意欲的,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反应,相互融合,相互分化的——这恰是芸芸众生——实质上就是社会即整个自然人类的存在的演绎状态。


  也就是其本质上根本就是没有所谓的你,我,他,或者动物,国家,民族,世界——有的只有实质性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只是在六道即六根的往复的循环或者轮回中所相互作用的宿主即形体像存在的状态不同罢了——而形体像即宿主、也就是身其本身就是在不断的变化和流转,并非是永远的,长久的,不变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要出六根或者六道唯一的方式就是破体即破形体像,超出意根,也就是超出天意即天道,或者让意净,意纯,生出意生身,意化身,意生像,或者入空性即心,不住任何的形体像,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4 01:36:33
  恰是真正能医身心者——皆因知其身心的实质为真空妙有之本身本真之空净,而通,畅、之生生不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也。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4 20:09:30
  续、、、

  大脑即思维意识为什么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实质性


  大脑即思维意识永远都解决不了人自身从何处来,何处去,为何而存在的原因是——人本身仅仅只是(耳,眼,鼻,身,意,舌)的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道、也是所谓的六神、相互作用的反应而有的存在的状态。——在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的相互作用和轮换即轮回中,意根,即思维、是魂,也是神,名称称谓不同,实质性是一样的,诸如佛,菩萨,都是内外一体的相生互应的作用,这也恰是天人合一,芸芸众生,等等的来源和出处——恰是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即内外,也是男女,仪是器,也就是有形态的器——实则也就是人是器——这也是所谓大器晚成的来源——人的这个器就在于(眼,耳,鼻,身,意,舌的六根即六道即六神或者是魂都是名称即称谓不同,实质即性能都是一样的)是可以,独立思考、编织、理解,文字,字符,即理论的、也是可以单一的,纯、净的、意想,意生,意化的,那么单一的,意纯、意净、的意化,意想,即意生的状态就是意净,意纯,而有的意生身,意化身——意生身,即意化身——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神中就属于所谓的天道了,是意化身,意生身而存在的。

  这也就是所谓的天意,也就是天即意、就是意化的意生象,意生身,是意的净,意纯时意生化成的意象,意生身。这种意化身,意生身是随意根自身起作用的,这也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实质性——也是芸芸众生的来源——也就是从人自身的六根,即六道,也就是六神中脱离出去的,单独存在的意生象,意生身,同样还在六道即六根中,——还没有摆脱形体像,仅仅只是意纯,识净了的状态——也就是有了思维意识中的意身——有所不同的是,意生身,即意生象的,意净,会影响,和作用六道即六根、也就是六神(诸如,佛,菩萨、紫薇,上帝,龙,日,紫莲、等都是意生身,意化身、实质上也就是所谓的、道体、净土、紫像的分别的所谓的不同的显像)——实则也就是不分类别的形体像即身,净化,干净,致使六道,即六根清净。

  那么意根为什么能净,并生出意生身,意化身,从而有所谓的天意(道体、净土、紫像),其实质性就是心即空性的作用——心本身就是空性,是不停,不留,任何的形体像的,觉性即自生性,所以是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也就是心生的作用本身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身即形体像自受,自应,自证,自在、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之中,意根能净,能独立形成意生身,意生像,意生体,是因为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作用。——恰是意根在形体像即身体也就是大脑中的无所应,无所依的状态下,即无所住的状态下——实则也就是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下——才能进入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的作用即性能。——恰是思维意识的不作用、也就是不思、不想、不念的状态而有的进入意的空间,透彻一切的意生象,意化生,意生境的意体。并进入彻底的空性,见——本身本真的本体即心地本身的自身的无始无终、无根的不停的旋转,在瞬间收缩,放大,膨胀即收缩的绿软体的圆了又扁扁了有圆的存在体。

  反之,一切形体像即身在有所住,停,留,的固锁,束缚,和捆绑的状态下,意根编织,形容和模仿自身存在的,我、人、动物、等等的分别的念头、概念,名称,称谓的,作用,并非是意本身,或者空性即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的作用——而有浊的,住,停,留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这也是一切形体像的即身中的六道即六根,也就是所谓的六神无主,魂不守舍、其实质性都是不清楚,自身从哪里来,哪里去,为何存的根本原因——是源于六道即六根或者六神的相互作用的流转即轮回中,本身就是没有真正的有着自身存在的实质性的。

  换句话说——被称谓人或者其它的形体像的身躯都是自带了空性即心自生的作用即性能的——人自身携带的空性即心的性能即作用就是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性就是心生的作用即性能——心生的性能即作用都是干净的,本身本真的,是不受心之外的意根的意生,意化,意想,也就是所谓的天意的侵染和占有而有的意浊,而有的意欲的膨胀的惯性的作用的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流转和沉沦的状态。

  ——这就如单一的停、留、住于形体像即身而认为的我,人,神,佛,菩萨、上帝、动物,等等的这个念头,都是意根的作用。——也就是把(耳,眼,鼻,身,意,舌)的相互作用,相互流转,的六道,六根,即六神的相互作用的变化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妙有的状态,当成了所谓的我,人,神,佛,鬼、灵、动物等等的停,留,住,而有的意根的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矛盾的,纠结的,痛苦的,消耗的,浪费的,损耗的,欺骗的存在状态。


  其本质上一切都是没有生死的,形体像即身本身就是六根即六道或者六神的载体,也就是宿主——恰是除了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一切都在心地之内在流转和循环,其性能即作用都是相互的相生相应的——相吸的,净的自然吸引净的,相生的自然相应相生的,意欲的相应意欲的,都是相互作用,相互反应,相互融合,相互分化的——这恰是芸芸众生——实质上就是社会即整个自然人类的存在的演绎状态。


  也就是其本质上根本就是没有所谓的你,我,他,或者动物,国家,民族,世界——有的只有实质性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偏离了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只是在六道即六根的往复的循环或者轮回中所相互作用的宿主即形体像存在的状态不同罢了——而形体像即宿主、也就是身其本身就是在不断的变化和流转,并非是永远的,长久的,不变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要出六根或者六道唯一的方式就是破体即破形体像,超出意根,也就是超出天意即天道,或者让意净,意纯,生出意生身,意化身,意生像,或者入空性即心,(而这只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自应,自证,的自知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形体像即身的破体即超出意根的体现、就在百会穴的贯通和畅通、百会穴是有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并因此引发的气的性能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生生不息的、也就是排气无异味的——内外流通,畅通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其实质性就是真空妙有的状态、这也是身即其本身就是地的妙有的作用,心本身就是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觉知的作用——而有的气净无异味的内外流通、的反应——是六道、也就是六根为什么净,不会生病的一日只有一餐的实质性)是不住任何的形体像,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在六道即六根中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的存在状态中,存什么都不如存识,而所有的识中,唯有体验到的识,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自存的谓识的性能,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也是为什么说人本自身心地的认识,也就是人本身的存在就是心地自身的认识,是谓识的性能,恰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也就是身心其本身就是心地,不知自身的来源即来去,是因为心不净,不纯,不透,不明,不醒的状态,是受意浊,意不净的,停,留,住的污染,占有,的固锁,而有的不能觉知或者体验的自应,自证,自在罢了。

  ——实则也就是解释的,听到的、看到的都非实质性的存在,都非身心的性能,身心的性能唯有体验,是由体即验的,恰是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不多不少,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

  换句话说——人身的宿主那么好得吗,或者好守吗?这也为什么叫如来,如什么呢?就是如最初来时的样子呢——也就是还是人身的宿主,而这除了内外平衡恰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如何来确保,如何来守,如何来知?如何如来呢?

  ——恰是一切写出来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呈现出来的一切概念,名称,语言,思想,学术、理论、知识、信息、文化、艺术、教育、的认识即意识或者心里明白的,思、想、念、都不等于形体像即身自受,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假,皆无实质性的存在。


  ——也就是一切的一切——唯有自有即本身本真的自足,也就是真足,才是有实质性的存在,即如爱,即如情,即如本身本真的存在——是因为自足,即本身本真足,才知何谓真、何谓真爱,即真情、真知、真识。——也恰恰因为本身本真的自足,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所以知其伪爱,伪情、伪识、伪知、而能避免伪情,伪爱、伪知、伪识的欺骗和忽悠。——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更确切的说一切的存在很简单——也就是看待一切事物本身的实质性在于什么性能就凸显什么样的作用即状态的反应——这是永远不变的实质性。


  换句话说——身谓人自身存在的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健康良性的自循环的存在的实质性——都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要说着,唱着,讲着,写着,宣传着——为什么他人,民族,地区,土地、国家,世界即众生造福铺路了——连自身的身心的性能都不健康良性的循环的存在,都不能保障,还能保障什么,建设什么,还要造福什么,能造福什么?可能吗?这不是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自身愚弄自身的荒唐闹剧是什么呀?觉的谁会信、有身心健康的人都信是吗?


  因为无论如何,身心的性能的健康不仅是自身良性存在循环的基石,也是一切健康良性循环的基础——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先要有这样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身心的性能,才会体现、发生这样的作用的,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真正能医身心者——皆因知其身心的实质为真空妙有之本身本真之空净,而通,畅、之生生不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也。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5 17:51:03
  (重点总结)因为无论如何,身心的性能的健康不仅是自身良性存在循环的基石,也是一切健康良性循环的基础——恰如——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先要有这样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身心的性能,才会体现、发生这样的作用的,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回归到一日一餐,精神饱满,身心健康、不生病的状态、而有的简单、自然、无孤独、寂寞、无聊、的充实、丰盈的、心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本身就是在造好了的福,建好了的机能、是健康的,本身本真的,有所应、有所依、的非扭曲的,残缺的,浑浊的,不清,不醒,不明,不净,不纯,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这个有所应,有所依就是身能自应,自证,自存,自在、自存谓识的性能了,所以是有所应,有所依的有着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也就是这个应,是相互的相生互应,是身心无二别的应,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只在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应)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而非什么文字,声音,或者思维意识的、一思一想一念引发的习气的流转的现象的应。





  这也是存谓识的性能的反应,因为有存谓识的性能所以才会知其自身的存在,是能自应,自证,自觉,自知,自在,自存,自循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恰是真正能医身心者——皆因知其身心的实质为真空妙有之本身本真之空净,而通,畅、之生生不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是也。





  换言之——若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启思动念皆是在玩思维意识中的游戏的机诫式的相互作用的潜移默化的,惯性的反应而,皆无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就是在六道即六根(耳,眼,身,鼻,舌,意)中的相互作用的反应的存在状态中,存什么都不如存谓识的性能,而所有的谓识的性能中,唯有体验到的谓识的性能,也就是心即空性的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头顶的百会穴的同时并存并行的)自生性而有的身自应,自受,自证,自在,自存的谓识的性能,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不停、不留、不住、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生生不息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楼主心地认识界 时间:2018-01-16 18:18:01
  更精确的说——在六根即六道或者所谓的六神即六识中(耳、眼、鼻、舌、身、意)的相互作用的轮转的相互反应——若不是以相互相生而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同时并存并行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就都是虚无的,机诫化的反应(诸如听到的声,看到的图像,影视、文字、理论、知识、信息等等的反应、或者人物本身的相互的话语、行为、事项——而相互深入的作用的状态的、矛盾的,纠结的、消耗的、浪费的、不自净、自纯、自醒、自觉的、自知的、状态都是缺乏,净,纯,透,明,醒的自觉,即自生而有的自应,自受,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状态——也就是对这样的非内外相生性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的自存性的信息的,知识的,图像的,声音的,——反应的停,留、住的反应的矛盾、纠结、排斥、争论、的思、想、念、的反应都是机诫式的,浪费的、损耗的,状态——都仅仅只是虚无的反应——而非相生互应的亲身融入的有实质性的体验本身的感受的状态——恰是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存性的实质性的存在的状态的。


  ——恰是若不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同时并行并存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仅仅还处在六道即六根的相互作用的机诫的,反应的轮转中。


  ——而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自应、自证、自存、自在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同时并存并行的真空妙有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

  ——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本身的自觉,自知,而有的自应,自证的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不停,不留,不住的生生不息的真空妙有的同时并行并存的自存性的性能的自循环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实质性的存在状态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