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珍真解《推背图》之(北宋)

楼主:东方释珍 时间:2018-08-09 08:32:42 点击:233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创】 释珍真解《推背图》之(北宋 )



  (第十五象 戊寅 丰 )


  


  谶曰: 
  天有日月,地有山川。
  海内纷纷,父后子前。

  颂曰:
  战事中原迄未休,
  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
  扫尽群妖见日头。



  圣叹曰:此象主五代末造,割据者星罗棋布,惟吴越钱氏(钱鏐四世)稍图治安,南唐李氏(李昇三世)略知文物,余悉淫乱昏虐。太祖崛起,拯民水火。太祖小名香孩儿,手持帚者,扫除群雄也。

  笔者按:此象言民国国、共对峙与毛泽东立国,金圣叹误解于此。苗元一先生在《推背学概论》书中曾疑是,而又以“京房八宫卦序”为据断非。然事有常有变,推背图卦序亦如此,前面乾宫八卦剥与晋之间,就插一无妄卦进去,越到后来越乱。何至于此?是因卦序亦随人类社会的发展状态而变化,上古之民淳朴、秩序,行先天八卦序,至周时已多不验,文王演后天八卦而实行之,盛唐以后,人类社会逐步走入末法,人心不古,社会逐渐变得复杂,象序离八宫卦序亦越来越远,至今日,已完全找不到京房八宫卦序。





  第十五象 戊寅 明夷 (金本第十六象)


  

  谶曰:
  天一生水,姿禀圣武
  顺天应人,无今无古


  颂曰:
  纳土姓钱并姓李
  其余相次朝天子
  天将一统付真人
  不杀人民更全嗣

  谶解:
  “天一生水,姿禀圣武” 此二句内涵深,解释出来审查不能通过。

  “顺天应人,无今无古” 赵匡胤既为真命天子,皇袍加身,顺天应人,这样事自古没有,今后也没有。

  颂解:
  “纳土姓钱并姓李” 吴越王钱俶与南唐王李煜纳土称臣。
  “其余相次朝天子” 南平王高继冲、后蜀孟昶、南汉王刘继兴先后降唐。
  “天将一统付真人” 原始天尊为道家创始人,宋太祖是他的分身,当然不乏道性,故言付真人。
  “不杀人民更全嗣” 不杀人民是指太祖性仁厚,兵征辄劝降而不滥杀,如吴越王钱俶在纳土十几年前即已称臣于宋,一日来朝,自宰相以下咸请留俶而取其地,帝不听,遣俶归,取群臣“留俶疏”数十轴封识遗俶,戒以途中密观,俶途启视,感惧,遂乞纳土。“更全嗣”则指以“金书铁券”等保护柴氏子孙。

  此象 地火明夷 内明外柔之象,太祖之征也,观太祖之行止如是;互解,征太祖杯酒释兵权,自是武官练兵、文官带兵,无割据隐患。变讼,太祖架崩之夜见“烛光红影”,成当朝难断疑案。又,宋朝多奇讼,以《包公案》和《大宋提刑官》证之。

  图中五人朝天子,为太祖收降之五王。





  第十六象 己卯 师 (金本第十七象)


  

  谶曰:
  声赫赫,干戈息。
  扫边氛,奠邦邑。

  颂曰:
  天子亲征乍渡河,
  欢声百里起讴歌。
  运筹幸有完全女,
  奏得奇功在议和。

  详解:
  此象谶、颂皆指澶渊之役。颂三句“完全女”是指寇准的“寇”字由完女两部分组成,寇字宝盖下的右边浑作“女”字观,故称完全女。
  公元1004年九月,契丹帝与母萧太后帅大军犯边,宋军先胜后败,北军围澶州,宋大震,参知政事王钦若等请帝牵都,三司使寇准力劝真宗钦征,真宗从寇准议,抵澶州;准再请真宗登北城门楼以示督战,诸军远近望御盖,踊跃欢呼,声闻数十里,契丹军大惊,更兼威虏军头张环射杀辽军主帅萧挞凛,萧太后闻讯痛哭,辍朝五日,随有议和意。十二月议和成,辽宋结为兄弟之国,还遂城及瀛、莫二州,宋向辽年供助军银二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设榷场(商场)互市贸易,史称“澶渊之盟”,自是两国一百余年几无战事。宋以极小代价换得百年和平,致有经济文化繁荣,意义非凡。此寇准奇功也。


  此象 地水师 师有大将帅师之象,其意应寇准之用事;互复,为战而复和;变同人,征两皇结为兄弟,共同享有天下。


  图中河边二人相礼,为南北二圣,象征澶渊之盟。





  第十七象 庚辰 艮 (金本第十八象)


  

  谶曰:
  天下之母,金刀伏兔。
  三八之年,治安巩固。

  颂曰:
  水旱频仍不是灾,
  力扶幼主镇埏垓。
  朝中又见钗光照,
  宇内承平气象开。

  谶解:
  “天下之母,金刀伏兔” 公元1022年,宋乾兴元年二月,宋真宗崩,遗诏十三岁太子赵受益于柩前继皇帝位,是为仁宗,尊养母劉皇后为皇太后,权处军国事,自此劉太后临朝主政。劉太后之劉字由“卯”、“金”、“立刀”组成,故为“天下之母,金刀伏兔”。
  “三八之年,治安巩固” 三八为十一,言刘太后临朝十一年之数;仁宗继位年少,太后称制,虽政出宫闱,然号令严明,恩威加于天下,致天下太平。

  颂解:
  “水旱频仍不是灾” 太后临朝二年起,连续六年,多地发生旱、涝、虫等天灾,然太后诏令实施开仓赈济与蠲免租赋等,使灾区灾而不灾。
  “力扶幼主镇埏垓” 劉太后临朝听政,力扶幼主,并无凌于幼主之上,史载:太后、帝将同幸慈孝寺,太后欲以大安辇先帝行,仁宗道曰,“夫死从子,妇人之道也”,太后遽命辇后乘舆。太后主政,身边亦不乏谄佞,“先是,小臣方仲弓上书,请依武后故事立刘氏庙,而程琳亦献《武后临朝图》,后掷其书于地曰:'吾不作此负祖宗事' ”。因此,太后之名威震边疆,使四方安定。埏垓,边界意。
  “朝中又见钗光照” “又”字是继唐武后而言,刘太后临朝即为钗光再现。
  “宇内承平气象开” 仁宗承刘太后临朝主政太平之基,具恻怛之心,行忠厚之政,史称仁宗盛世,有言比“周之成康,汉之文景有过之者”,此言虽过,然仁宗一朝即聚有大宋三百二十年最重要文化代表如欧阳修、三苏、柳永、蔡襄、王安石、司马光以及名臣范中淹、包拯等,使宋文化迅速进入自先秦诸子百家以来第二个文化繁荣时期。


  此象 艮 艮止也,应太后当止能止,止其妄念妄行,不然即为武后之第二;互解,解又主捕获狱讼,显于当朝包拯;变兑,兑主口舌,亦主戏说,应后来关于仁宗身世《李卯换太子》之演义。

  图宫闱中一女一犬,象征太后女权且忠,非武后之能事。图中之犬有以仁宗属相言喻仁宗者,然以仁宗比太后顺犬,于理不通。




  第十八象 辛巳 贲 (金本第十九象)


  

  谶曰:
  众人嚚嚚,尽入其室。
  百万雄师,头上一石。

  颂曰:
  朝用奇谋夕丧师,
  人民西北尽流离。
  韶华虽好春光老,
  悔不深居坐殿墀。

  谶解:
  “众人嚚嚚,尽入其室” 嚚,音银,意愚蠢,又言:“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此言王安石变法,排除异己,召揽嚚嚚同党入室。
  “百万雄师,头上一石” 公元1068年,宋熙宁元年,进士王韶上《平戎策》书,提出收复河湟,招抚诸羌,孤立西夏的主张,王安石以为奇谋,极力推崇,神宗遂发兵西向,令王韶负责对蕃、羌之招讨。此句言王韶《平戎策》之实施与王安石极力推崇有直接关系。

  颂解:
  “朝用奇谋夕丧师” 熙宁六年,安抚使王韶击吐蕃,取宕、岷、叠、洮四州,招抚羌民三十余万,辟地两千余里;然于宋元丰四、五两年,进攻西夏与镇守永乐城两次重大失败,先后丧师四十余万,《平戎策》失败。
  “人民西北尽流离” 平戎策失败,夏人拥入虏略,西北民众流离失所。
  “韶华虽好春光老”韶华本指青春年华,在这里指事情之初始阶段,春光老则喻指随时间延深而显露弊端。此言王安石之变法和《平戎策》实施结果一样,亦是初有成效,如国库收入显著增加等,然随时间延续,各种弊症相继暴露,最终因触及各方利益,招至上下怨恨而失败。
  “悔不深居坐殿墀” 王安石罢相归乡,一路所闻皆怨其变法之害,悔不当初,如勿兴变法何致于此,最后于家中忧郁而死。

  此象 山火贲 贲为装饰,非实用之质,征王韶之《平戎策》与王安石之新法看似完美而不能实际操作;互解,变法期间,若干庭官因反对变法被解职;变困,《平戎策》与《变法》失败,使朝庭陷入困境。


  图一亭坐于石台之上,前有半围之网。亭上部象“安”字之宝盖;亭中无物为虚,离象,暗含“女”字,与上之宝盖成“安”字;安下为石,即指王安石也。半围之网应朝庭官员近半数入王安石一党。



  第十九象 壬午 同人 (金本第二十象)


  

  谶曰:
  朝无光,日月盲。
  莫与京,终旁皇。

  颂曰:
  父子同心并同道,
  中天日月手中物。
  奇云翻过北海头,
  凤阙龙廷生怛恻。

  谶解:
  “朝无光,日月盲” 指承相司马光死后,朝庭党争纷乱,蔡京父子专权乱国,朝庭暗而不明,有日月晦盲之象。
  “莫与京,终旁皇” 宋徽宗一向知蔡京之奸,继位后立夺其尚书职。昔年哲宗亲政之初,复行真宗新法,改元绍圣,,称作“绍述”(继承)。蔡京于苏州通过南方公干之童贯等,行贿于京官与后宫,人多于圣前美言蔡京。时徽宗意向新法,起居舍人邓洵武上《爱莫助之图》助蔡京,此图对宋徽宗下决心重新起用蔡京起到关键性作用,此即“莫与京”意;蔡京复职,以绍圣、绍述名义设讲议司把持朝政,钳制天子,为祸百姓,多遭弹劾,兼有彗星两见,蔡京数次罢相又复相。亦即说,宋徽宗在用不用蔡京一事上始终徬徨不定,此为“终旁皇”意。旁皇通徬徨。


  颂解:
  “父子同心并同道,中天日月手中物” 蔡京、蔡攸父子同心又同道,共同纵皇上挥霍以邀宠,遂后与奸人勾结把持朝政,玩朝纲于掌股,任意攸为,致朝纲大乱,民怨沸腾。
  “奇云翻过北海头”奇云指金人致胜之师;北海头则指现锦州湾至辽河口以北海域。此句指金人于公元1125年灭辽,其势力扩展到辽属东北广大地区以后,遂调兵翻回,以宋营藏匿辽国降将为由大举略宋。
  “凤阙龙廷生怛恻” 凤阙龙廷指皇宫与朝庭;怛恻,意为忧伤、悲苦。此句言宋庭皇族贵胄闻北金强势来袭,河北、山西两面守军连连败北,大军逼近黄河,恐本朝不保,富贵不再,固生忧伤悲苦。


  此象 天火同人 应蔡京父子同心同道,祸乱朝庭;互姤,应宋徽宗与李师师事;变师,主战事,北金大举侵宋,是宋、金联手灭辽之变也。

  图中两草围水,水势滔滔。象征:两草为蔡京父子,围喻意“为”(音同),水多为祸,称祸水。图解为:蔡京父子为祸不浅。




  第二十象 癸未 损 (金本第二十一象)


  

  谶曰:
  空厥宫中,雪深三尺。
  吁嗟元[首首],南辕北辙。

  颂曰:
  妖氛未靖不康宁,
  北扫风烟望帝京。
  异姓立朝终国位,
  卜世三六又南行。

  谶解:
  “空厥宫中,雪深三尺” 公元1125年,宋宣和七年,金兵抵黄河,徽宗急禅位于钦宗而出京南行避难。靖康元年十一月,金兵渡黄河,闰十一月汴京陷,宋钦宗乞降。翌年正月,钦宗二次赴青城金营为人质,是时汴京自去年闰十一月以来连降大雪,故言空其宫中,雪深三尺。厥,意其。
  “吁嗟元(首首),南辕北辙” 吁嗟意为叹息;(首首)双首即二圣。句意为:可叹二皇遭此大难,双双被掳去了北方。


  颂解:
  “妖氛未靖不康宁” 此句翻钦宗靖康年序词意。妖氛喻金人略宋、凌宋之行。
  “北扫烽烟望帝京” 北扫烽烟本指宋、金联合灭辽之军事行动,不想宣抚使童贯率十五万军攻辽燕京惨败,与金约定归还燕云十七州不能得,金见宋军涣溃无战力,反以藏匿辽国降将为由大举略宋,战火迅速逼近汴京。
  “异姓立朝终国位” 靖康二年二、三月间,金废宋钦宗与太上皇宋徽宗为庶人,立一向主和之张邦昌为帝,掳二帝与庭官、宫人三千余北去,北宋亡。
  “卜世三六又南行” 三、六为九之数,自太祖至钦宗凡九帝;康王赵构于南京(今河南商丘)继皇帝位,随后展转南逃,都临安(今杭州),称临安府行在。


  此象 山泽损 宣和、靖康之损,损主,损兵、损财,损去半壁江山,其损也大矣哉;互复,应康王于临安复宋室;变咸,咸为感,应徽、钦及众人于他国异乡(金之会宁府与五国城,于今之哈尔滨附近)倍受欺凌,悲苦与思乡悽凉之感至深,录徽宗于五国城题壁作证:“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无南雁飞。”

  图中三人背行,象征徽、钦二帝与宫人被掳,背京而北行。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4张 | 更多 |
楼主东方释珍 时间:2018-08-10 08:27:52
  续 南宋部分:

  第二十一象 甲申 睽 (金额本第二十二象)

  

  谶曰:
  天马当空,否极见泰。
  鳳鳳淼淼,木冓大赖。

  颂曰:
  神京王气满东南,
  祸水汪洋把策干。
  一木会支二八月,
  临行马色半平安。

  谶解:
  “天马当空,否极见泰” 见读现。“天马”意指康王赵构。赵构属马、爱马,喻称天马,又于公元1126年-靖康元年(丙午马年)十一月,被钦宗遣往金营议和,至磁州,守臣宗泽劝止,使康王免遭金俘,此为北宋向南宋之转折点,宋庭再现生机,故言“天马当空,否极见泰”。(注:原书中天马之“马”字为【易彡】,为古马字。)
  “鳳鳳淼淼,木冓大赖” 鳳鳳,此二字风头下本为“馬”字,读“泛”音,电脑不上此字。(fan\fan)之意,按《古识记》应理解为秩序混乱不堪;淼淼为无边大水,喻无边险难;木冓合为真写“構”字。此二句意为康王赵构有赖于当时这种无边险难与混乱形势,才有机会登上皇位。


  颂解:
  “神京王气满东南,祸水汪洋把策干(赶也)” 康王赵构先于南京登基,迫于金兵追赶,不断策马南奔,历尽重重险难,先后经扬州、江州、临安、越州、乘舟泛海至定海,再至温州,最后于东南之临安定都,是此二句意 。
  “一木会支二八月” 一木会即一“桧”字;二月为春之半,八月为秋之半,半“春”半“秋”成秦桧之“秦”字。按传统排版,秦桧之名为秦在上、桧在下,会意为“桧”字支撑着“秦”字,故言“一木会支二八月”。此言秦桧为相,力主求和,陷害精忠报国之岳飞等抗金领,成为代遭唾骂之历史罪人。
  “临行马色半平安” 句中含南宋都城临安二字;马色本意马之成色,“临行马色”喻赵构于临安之所为。此句指南宋都临安只占有半壁江山。


  此象 火泽睽 睽为乖戾,不正常。观高宗之所为,确乎乖戾,就其书法之造诣,深得二王要旨,古今难有出其右者,其人不可谓不聪不敏,然却有用奸、害忠、屈膝卖国之所为;构之诗文多流露淡泊名利、向往田园之情趣,然金人以立钦宗相协,即立用秦桧议和,深恐失位;说其懦弱,却能及时地平定反叛与流寇。诸事之异,异乎寻常。互既济,主小事吉,应赵构不能恢复疆土,却能偏安一隅。变蹇,蹇滞不通也,因高宗听命于奸臣残害忠良,屈膝议和等渥行,官民多有不满,至绍兴三十二年,金人海陵王完颜亮征集大军欲一举灭宋,被文人中书舍人虞允文,率从江北退守江南采石矶之一万八千兵打得大败而归,完颜亮被部下杀死,使南宋再度转危为安,至此,高宗觉无颜在位,即时禅位于族姪赵伯琮。


  此象图中水上一马,马为走为快,应高宗被金人追着四处狂奔;水为险为陷,主高宗于险中行。高宗与马颇有些渊源:高宗爱马、识马且能隔墙听音即知马之优劣,况又有泥马渡康王之说;以1126年高宗不赴金营,为大宋否极泰来之转机,是年为丙午马年,纳音天河水,以此论,称赵构为“天马”有据也。



  第二十二象 乙酉 履 (金本第二十三象)

  

  谶曰:
  似道非道,乾沉坤【黑僉】
  祥光宇内,一江断楫。

  颂曰:
  胡儿大张挞伐威,
  两柱擎天力不支。
  如何兵火连天夜,
  犹自张灯作水嬉。

  谶解:
  “似道非道,乾沉坤【黑僉】” 似道非道指权臣贾似道;乾沉指天子受权臣贾似道协迫与谎言欺骗,沉暗不明;【黑僉】音检,意黑。坤【黑僉】意指四岁幼帝登基,谢太皇太后临朝,暗而不明,元兵深入之机,群臣请杀粉饰太平、殆误军机、临阵脱逃之贾似道,以聚涣散军民之心,不许,只作贬处,兵临城下,速即奉玺上表乞降,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往元营议和。
  “祥光宇内” 公元1277年,时任枢密使文天祥率军挺进江西,于雩(音雨)都大破元军,收复赣州十县,吉州四十县,人心大振,江西各路响应,全国抗元纷起。
  “一江断楫” 一江,指江淮招讨使汪立信之“汪”字为一江。宋德祐元年七月,宋京湖都统制张世杰攻元,大溃;十二月,宋遣宗正少卿陆秀夫往元营乞和,不许。是年,江淮招讨使汪立信募兵抗元,闻其事,见时局已非,扼喉而卒。


  颂解:
  “胡儿大张挞伐威” 公元1274年,元世祖忽必烈大举略宋,渡长江,几入无人之境,宋两度乞和不许。
  “两柱擎天力不支” 时权臣贾似道当国多年,利用群小朋党,正者多受排挤,危乱之机,忠勇惟见文天祥与汪立信二人,汪立信先觉不支而扼喉,文天祥虽有连胜,亦难敌强势之元,最后兵溃被俘。
  “如何兵火连天夜,犹自张灯作水嬉” 公元1270年,宋咸淳六年,元兵围襄阳,襄阳告急,贾似道隐而不报,度宗问襄阳事,道曰:蒙古兵已退,何有此言?宗曰:适有女嫔言之。道借罪杀女嫔,自是无人敢言边事。襄阳被困五年,贾似道却于西湖日夜歌舞筵宴,张灯水嬉,宫人娼尼有美色者日淫其中。


  此象 天泽履 履为随,喻为臣之道,易曰:“履虎尾,不咥人,亨”。咥,音细,意为大笑,此处形容老虎呲牙发威状。俗言伴君如伴虎,随虎而行,一不小心踩上虎尾,那老虎是要发威甚或吃人的,然此 言“履虎尾,不咥人,亨”,此情状,非宠臣即为权奸也。贾似道三代当国,以此卦象推之,主、互、变不离贾似道。想贾之为官,并无半点真实军功,而因忽必烈急需退兵北去争位,方同意贾似道之纳贡议和,贾趁忽必烈退兵之机,仅追杀元兵后殿七百余人,却谎报大获全胜,诸敌肃清,各路解围,使宗社危而复安,骗得皇上令群臣列队恭迎,封卫国公、少师,自是威福起来,后至太师。贾之官运,不可谓不亨,是其命也,亦宋之刼数也;互家人,度宗时,准贾似道十日方有一朝,平时只家居亨乐,家人之象;变谦,1275年于芜湖一带,贾似道几乎未加抵抗即弃十三万精兵驾舟而逃,被贬,其仇人郑虎臣主动请求送押广州,至此时,贾似道平时威风尽失,不得已而谦卑于仇人郑虎臣。


  图中阙下一人难支,象征文天祥一人难扶宋室。



  第二十三象 丙戍 中孚 (金本第二十四象)

  

  谶曰:
  山厓海边,不帝亦仙。
  二九四八,于万斯年。

  颂曰:
  十一卜人小月终,
  回天无力道俱穷。
  干戈四起疑无路,
  指点洪涛巨浪中。

  谶解:
  “山崖海边” 指广东新会南之崖山,凸于海中。
  “不帝亦仙” 幼帝赵昺海上伏难。
  “二九四八” 二九为“十八”数,四八意“三百二十”数。
  “于万斯年” 于为在,于万是说在位万岁爷之数,自太祖至帝昺历十八帝,此前“二九”之意;斯为这,斯年即宋朝前后历时这些年,指后一数字“四八”三百二十年。


  颂解:
  十一卜人小月为“趙”字。趙氏天下临終之前一年,即祥兴元年六月,枢密使张世杰随幼帝赵昺进驻广东现新会南之崖山,其山孤悬海中,元将张弘范分水陆两路进攻。十二月,文天祥兵败五坡岭,被俘。翌年二月,宋军都统张达,夜袭元营失败,四日后元军以奏乐为号南北进攻,张世杰军大溃。左丞相陆秀夫谓宋帝赵昺曰:“国事至此,陛下当为国死,端宗辱已甚,陛下不可再辱”。遂丈剑驱妻入海,自负幼帝赵昺蹈海殉国。




  此象 风泽中孚 杂卦曰:中孚,信也。帝昺入海,十万军民不甘受辱,随幼帝入海伏难,象应中浮,此亦华夏民族之信,宁死不肯偷生于外辱也。互颐,颐养正也,十万军民壮行,扬华夏之正气,显国人之性骨;变小过,为小之过度,事应幼帝伏难,不久漂浮于深圳赤湾,被僧人捞起安葬。

  图中落日为帝昺末路;一木为宋室倾覆于海。





  更新时间: 18/8/9 9:36 返回首页

  欢 迎 来 到 本 网 站

楼主东方释珍 时间:2018-08-12 16:30:22
  【原创】 释珍真解《推背图》之九(元)



  第二十四象 丁亥 渐 (金本第二十五象)


  

  谶曰:
  北帝南臣,一兀自立。
  离离河水,燕巢补{麥弋}。

  颂曰:
  鼎足争雄事本奇,
  一狼二鼠判须臾。
  北关锁钥虽牢固,
  子子孙孙五五宜。

  谶解:
  “北帝南臣” 公元1279年,宋祥兴二年,元灭南宋统一中国,自此进入北方牧族统治时期。
  “一兀自立” 一兀即“元”字。就元统治区而言,元以前为多国并存,现统一于元,故称一兀自立。
  “离离河水” 离离指斡难河,今罹难之罹字与古之離同。此言铁木真起家于斡难河(克鲁伦河)上游(于今蒙古国肯特省境内)。
  “燕巢补{麥弋} 括内字音“艺”,意为碎麦壳,有一种家燕,常衔泥和以碎麦壳筑巢。此言元太祖铁木真于斡难河称帝后,以此为基础,象燕子筑巢一样不断扩大地盘,其势力渐渐控制亚欧广大地区,成为古今世界第一大国。


  颂解:
  “鼎足争雄事本奇” 赵构立南宋与金、西夏成鼎足之势。
  “一狼二鼠叛须臾” 草原窜来一狼,须臾之间,吃掉金与西夏,夏、金与草原之狼相比,只算二鼠。
  “北关锁钥虽牢固,子子孙孙五五宜” 中国历代北方多边患,而元人不同,长城以北广大面积是他们自己版土,固然锁钥牢固。牢固归牢固,于中原统治还是不能长久,忽必烈之后,子孙只传十帝而终(元于中土总十一帝,历时八十九年)。


  此象 风山渐 易曰:“渐进也,进得位,往有功也。”元以燕巢补{麥弋},渐进渐有,其功也大。互未济 未济之卦,事有不了而终。此象言大元开国兼言元朝国运。其应一,元人企使汉人元化,以八月十五杀鞑子告终;其征二,元人为征军粮,人六十而活埋,传因辨夷鼠而终。变卦归妹,事应元顺帝携宫女北归续统,世称北元。

  图中一大斧,斧铁柄木,象征元太祖铁木真;斧头又象征于中土开疆称帝之忽必烈,柄十节,象征忽必烈之十帝子孙。





  第二十五象 戊子 震 (金本第二十六象)


  

  谶曰:
  时无夜,年无米。
  花不花,贼四起。

  颂曰:
  鼎沸中原木木来,
  四方警报起边垓。
  房中自有长生术,
  莫怪都城彻夜开。

  谶解:
  “时无夜,年无米”公元1355年,元至正十五年四月,元顺帝拜西僧习男女双修法,广取妇女,男女裸处,顺帝及宣臣日夜行其术,此为“时无夜”。 公元1348—1353年,盐贩方国贞、颍州刘福通、罗田徐寿辉、竹山孟海马、定远郭子兴相继起兵。元至正十八年,时河南、山东郡县皆被兵,民之老幼避聚京师,京师大饥疫,死者相枕藉。帝遣朴不花置地葬二十万尸。此应“年无米”。
  “花不花,贼四起” 元至正二十年,拜搠思监为中书丞。时顺帝日厌政务,宦者资政院使朴不花与中书丞搠思监,趁机内外相结为奸利,四方警报、将臣功状,皆抑而不闻,气焰熏灼,内外百官趋附之者十有八九,各路反兵相继坐大,势不可挡。


  颂解:
  “鼎沸中原木木来” 公元1355年,元至正十五年,刘福通迎韩山童子韩林儿首先于亳州称帝,林为双木,故称木木来。
  “四方警报起边垓” 公元1360年起,陈友谅、明玉珍、朱元璋相继称帝,元室危。
  “房中自有长生术,莫怪都城彻夜开” 顺宗溺于西僧所传之房中密术,厌理朝政,忽闻朱元璋大军迫近,遂趁夜开城门携后宫及皇子北奔。常遇春兵至,见城门大开,不遇敌抗而直入京都。


  此象 震 易曰:“震 亨 震来虩虩(音瑟,虎惊貌),笑言哑哑(音饿),不丧匕鬯(音唱)。”匕鬯意为主宰主祭,喻指权力。此意应顺帝于宫中行房中密术,对朝野震动极大,“震得老虎都害怕”,引得众人都耻笑,但此事没有从内部动摇其皇权,宫中行密法十几年,皇位仍稳(不丧匕鬯)。互蹇,彖曰:“蹇 难也,险在前也。”虽不丧匕鬯,国危。变巽,巽者顺也,两风相催,有速象,应顺帝闻风速逃,其逃也顺。

  图中众女随僧,象征淫行,男女双修为西高僧修炼密法,于常人中行,即入邪淫,元人丧国于此。





楼主东方释珍 时间:2018-08-13 19:56:45
  贴子发不了,有兴趣者,可到我的个人网站《释珍网》去阅读全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