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虫池德灏

楼主:a51524 时间:2018-10-19 19:01:17 点击:9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池德灏的精灵或形体是猪和虫;粤广州市人,县官级别;曾在黑象袁长青院长的管理之下。
  不同系别、不同班级的我们被学院安排在同一宿舍,所以就有了“攻城夺池”,不知谁喜欢这样培养我们的忧患意识?开学报到那天,我们在宿舍里,池德灏热情地挥手示意我,希望我可以和他们广州人坐在一起,容易互相学习。可是,我并没有靠近他们,不仅是因为蛇人潘展鸿,更是因为我看到他父亲就像当年使我从高中重点班转班的班主任相似,可能会让我再次失败,虽然那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广州人。事实证明,后来的学习确实如此,我的预测没有错。
  起先的一年里,我对德灏稍微有点好感,因为他胖矮的近视眼形象让人觉得有点可爱,宿舍的内务他也积极,例如,自己掏钱为宿舍洗衣机洗衣买洗衣粉。不过,他不喜欢我把衣服和他们的混在一起,因为来自农村的我的衣服低档,怕我的衣服掉色,染色到他们的衣服;幸好,我赶时间很少和他们一起洗。在这方面的事情,我就察觉,同一省份的不同地方,贫富差距的观念造成的同学情谊是很有区别的,来自落后地区市县的我是受排斥的......
  大二下学年,我在宿舍里遇邪大哭一场,当时只有青龙狗邓万祺在场,事后,不明情况的他说我搞事,在学校里搞事,和同学、校友闹矛盾?当他知道蜘蛛精邓诗琪曾在背后骂我“人渣”时,他和狗人梁正浩找机会替我出气,骂回了她,这是表明,他们还是挺讲义气的!对于这些,我就不是很懂了,本来在学院里,本人属于弱势群体,因为我们没有同乡会,朋友圈受限;我终究不明白他的立场,但知道他有点歧视我的贫寒出身。
  德灏的兴趣爱好相对广泛,但不太是与我有多少共鸣的那种,可能我们本来就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吧?大一,我们都选修了梁培根教授的太极拳课,但是,大家很少一起去上课或者一起下课回宿舍或吃午餐。大学期间,我们有且只有一次在学院的商业街饭堂同台吃饭;也只有一次我们在校外的餐馆聚餐,那就是梁正浩生日的那次聚餐。大二时,他还在英语学会任职,我还拿过他参加英语活动后剩下的证明,我借来加分英语科目总分。
  离开学院后,尽管我们没有道别,但是,我曾留言在他的新浪微博,他也回复“依个仔”(原来,意思竟是,乞丐仔!);18年在家里,我还是感知到了他的出现,他仍旧说“依个仔!”他还是没肯改变他对我的看法,在那所贫富学生都有的学院里,像个地主仔的他总是觉得我会给他们带来晦气,使他衰落?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