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危和友衰:红玫瑰与白玫瑰(转载)

楼主:步非烟s 时间:2018-11-19 18:01:13 点击:77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27星宿关系里,命之星是《霸王别姬》里蝶衣和四爷执手相望泪眼那般的契合,也是林夕笔下“失心疯般地爱一个人似对镜自残”;而荣亲呢,则是浑然天成如联珠璧一般的亲近和温暖;业胎更无需多说;安坏也是虐恋关系中越虐越知心的最好情侣。似乎,就只剩下成危和友衰,是不适于情的。
  但我不这样认为。很多时候一个人最爱的人未必就是他星宿关系上所匹配的那人,而可能恰恰相反。曾经在写业胎关系词条时不吝认为“这是一种最适合情侣的关系”,现在对前情的感觉则完全剩下恶心这个词。还是说回主题吧:
  关于成危,先说两句,我见过很多人最爱的,就是他的近距离成危。
  一般来说,成星更爱危星。
  爱情这东西,个人感受是:两人关系里更需要被爱的人恰巧是更被爱的一个,这种关系几乎都能走得很长远。因为更需要被爱,其实也就意味着这人潜意识里已经爱上了对方,但如果不是在被爱的条件下,TA无法付出;而如果TA爱的那人恰巧就是TA眼前的恋人,而TA眼前的恋人恰巧也更爱TA呢,他们基本是能长久在一起的。
  不能长久的关系道理反之:两人关系里更需要被爱的人恰巧是更爱对方的那一个。
  再说友衰。友衰是一种我个人不太会选择的关系。当然人生很长,说这句话或许为时太早。但我觉得友衰很难是稳准狠地探到对方心里的,这种关系到最后几乎都免不了被世故销毁后的凉薄,难以支撑。
  成危是红玫瑰,友衰是白玫瑰。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红线里被软禁的红。这两句歌词,很精确地概括出了成危关系中两方的心理。
  成危很难是超脱世俗而清澈纯粹的。两人的关系始于柴米油盐的温暖,和身体交接的羁绊,甚至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句关心。这种关系并不如水晶透明,却契入人心。
  什么是“人心”呢?——先说人这个词吧。27星宿里,似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动物作为守护神。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这些动物就像是我们的守护神,《哈利波特》里喊一声“呼神护卫”就能被召唤来的灵魂真身那般,牢牢地吸附在我们身上。
  而人,是我们此生此世的外在化现,是我们的饥饿我们的爱欲我们的自身。
  我暗自觉得,《暮光之城》中,单论角色本身,这两者应该是成危关系,虽然这本书我也没从头到尾看过。
  成危关系是饥饿的,是爱欲的,也是跟自身密切相关的。
  关系本身是一种羁绊,成危则是最具体最急不可待最迫在眉睫的羁绊。
  关系有“合”,也有“破”,但成危关系本身很难有“破”,所谓“破”指的是切开一个点进入对方的心里。这个切入口在命之星身上是直接看到,一目了然;在荣亲里是自然而然如春风化雨化入对方心扉之中;在业胎和安坏里,都是准确激狠的“破”,不同的是,业胎是骨骼里的破,而安坏是血液里的破。
  成危则不然。成危难以被打破,所以说,成危关系,跟《红玫瑰》歌词里的意境是相似的——永远相望,永远渴待,却又永远不愿再接近,不愿再打破。永远不在同一个轨迹上生存,却又永远难以分开。
  《红玫瑰和白玫瑰》不是一本楼主很喜欢的小说。原因在于,在张爱玲的小说里我无法看到一种对百分百爱情的期待。我说的甚至已不是爱情本身,而是期待,张爱玲的期望值里似乎本身就不包括有百分百的爱情。
  而红玫瑰与白玫瑰,一个蚊子血,一个米饭粒,都是世俗的,都是凉薄的。
  ——虽然在有时候,它们也会摇身一变,化为胸口朱砂痣,床前明月光。
  再说友衰。
  很多人对友衰存有一种理解:柏拉图式的爱情。这样的追逐,确实是有。就像吴虹飞先后爱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娄一个是尾,都是衰星,她的爱情成为了一种精神层面上的追逐。
  可是,友衰的本质,却只停在精神上跳跃的火花,而不是真正的内部互契。
  一句话概括友衰:磨合与配合。友衰是白如白牙,热情被吞噬,香槟早挥发得彻底;友衰亦是白如白蛾,潜过红尘俗世,俯瞰过灵位。
  香槟是酒,是激情的浓,却容易在友衰中通过长年累月的磨合和配合,被磨到荡然无存。
  灵位是魂,是精神的房,却容易在尘世大风中被吹得四瓦俱裂,陋不可居。
  友衰终究是一种世俗之爱。
  精神寄托在友衰里,总是初步的。开始两人找到共同语言,后来却只剩在灵位前隔世的观赏,只因友衰里……终究缺少与生俱来的激情,缺少奋不顾身的勇敢。
  你会为你的友人做很多,但你难以为他放弃一切。
  所以,一旦友衰当中一方,首先放弃了这种友情里的凉淡与浇薄,不愿再进行磨合和配合、而要进一步地追求灵魂里的互动时:这种关系就会裂毁。
  而先要求这点的,通常都是友星。
  衰星对友星是有需要的。但衰星不能跟上友星对精神的追逐。友星的完美,对于衰星几乎永远是一种折磨。
  对吴虹飞和朱小龙是如此;对于张国荣和唐鹤德,我不敢说是否如此,毕竟逝者已矣。唐先生在生前为张国荣做了如此之多,在他抑郁时陪他一同服药,然而张国荣终究是先一步离开,沉浸在自己的深渊里面。
  为何友衰偏偏就难以触碰到对方的深渊?
  床前明月光,虽然照得你心里发疼,但你的肉身却终究是一个人,你难同月华真正流照三百里。
  胸口朱砂痣,虽然诱得你血管生痛,但你的灵魂却终究是一片云,难让岩上无心云停片岩之中。
  一个红玫瑰,一个白玫瑰。
  徐志摩至死未忘林徽因,这对爱过他的张幼仪和陆小曼来说多么残忍。她是他的红玫瑰。而那危宿的、为了他不惜低微到尘埃里的张幼仪呢?她甚至连白玫瑰也不是,在徐志摩眼里。
  因她不懂他。
  很多时候我憎恶诗人表面的痴情和血里的寒薄,他们的风花雪月,多么寡淡,多么浮华啊!他们没有能力得到自己爱的人,却又任凭自己不爱的人倍受耻辱,浑身伤害。
  爱是保护,爱是无私,爱是慈与悲。
  只愿每一个手握红玫瑰却痴惦白玫瑰,或灵前白玫瑰心底红玫瑰的人领悟到这一个道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步非烟s 时间:2018-11-19 20:53:58
楼主步非烟s 时间:2018-11-19 23:27:17
楼主步非烟s 时间:2018-11-20 04:20:35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